img

至少打不過還能逃跑,楊峰心底暗忖。

2021 年 1 月 1 日

流星步和流行劍法都是以快、准、狠,著稱,記得當時挑選武技的時候,還是開篇那句話話吸引了楊峰。

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流星步,其實是一種以體內的內勁為動力,在一瞬間壓在經脈之上,猛然爆發,令整個人的速度立馬飆升起來,最後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

流星步總共分為三層,其中每增層都會把速度提升一倍。

雖然只是一倍,但不要小看一那倍的速度,一般的實力相當對決當中,一絲一毫的速度都完全有可能決定著生死。

一倍!那完全的壓倒xìng的勝利。

如果是練到巔峰的第三層,那簡直是一種恐怖的存在。

不過,想要練到第三層那也是異常的難,前世巔峰時期的楊峰才把第一層練完,發現要想練第二層的必須要進入先天境界。

而後邊的第三層,據說還沒發現有人練到,那只有屬於傳說當中存在。

「可惜,現在體內的內勁根本無法全力發出流星步,恐怕流行劍法也只能施展第一式了。」楊峰嘆息一聲,用手輕輕擦拭掉額頭上的汗水。

剛才全力施展流星步的時候,雖然速度提升接近一倍了,但是還沒有完全的達到增加一倍的程度,就已經把楊峰體內的內勁耗光了。

「還是先恢復內勁,待會看看流星劍法怎麼樣。」楊峰暗想。如果兩種武技配合起來,恐怕實力相當的人沒幾個能抵擋得住。

前世替華夏國斬殺那兩個惡貫滿名的紅毛的時候,就是以流星劍法配合著流星步,以瞬間的速度斬殺的。不過楊峰也明白,那需要相當多的內勁。

屋外,月光柔和,一縷縷清風吹過。

房間內,楊峰平靜的閉目坐於床榻之上,緩緩的運氣修鍊功法,全身的毛孔立馬闊張開,貪婪的吸收著外界的玄氣。

而體內的那些細胞也如同餓了幾天的豺狼一般,每當一縷玄氣進來的時候,就迅猛的吞噬掉,瞬間轉化為內勁流轉於體內的經脈之中。

時間飛速的流逝,而體內的經脈中所流淌的內勁也越來越多,慢慢的匯聚成一條小河流狀,雖然沒有達到波濤洶湧的地步,但隱隱約約間一種達到了某種飽和的狀態。

「終於恢復了。」

微微睜開眼睛,略微感應一下體內的那種飽和狀態,楊峰裂開嘴一笑:「好功法就是不錯,才不消半刻鐘的時間,已經恢復了。」

「現在該試試流行劍法了。嘿嘿!」伸開雙腿,小臉上露出一種期待的表情,輕靈的從床上躍下來。

「施展流星劍法,最好的武器首選短劍,輕靈的那種細劍,最好的硬度越硬越好。」楊峰心底暗忖,開始尋思哪裡弄劍去。

以快著稱的劍法,如果拖著一把重千斤,長几米的大巨劍,恐怕多快的速度都變得慢半拍了。

突然,楊峰眼睛一亮:「那把黑sè短劍,正好合適。」

……

「果然和猜想的一樣,只能施展第一式。」楊峰收回黑sè細劍,擺放在桌子上,回想起當時看到流星劍法的介紹:

流星劍法總共分為九式。

第一式:劍法的攻擊力和破壞力將會提升一倍。

第二式:劍法的攻擊力和破壞力將會提升兩倍。

……

第五式:劍法的攻擊力和破壞力將會提升五倍。

……

第九式:劍法的攻擊力和破壞力將會提升九倍。

如果練到最後一式,兩人對決的時候,一個人的攻擊力突然提升兩倍,那是何等的恐怖。

「這套劍法果然恐怖如斯,也不知道哪位前輩高人創造的,他能練到第幾式呢?」楊峰心裡疑惑。

前世巔峰時期,才能練到第三式,要想練第四式的時候發現內勁不夠用來催發了,而且也異常的難以修鍊,需要領悟天地之意。

剛才施展流星劍法的時候,剛想要施展第二式,沒想到體內的內勁無法催發劍法路徑,只能無奈的嘆一聲。

「慢慢來吧,以後的路還長,一步登天的事情還是不要想了。師父說過不要好高騖遠。」楊峰心底暗忖,「明天還是去武堂練習兩套武技,不然太拿不出手了。」貓撲中文 安下心來,楊峰再次恢復體內的內勁。

不消一會時間,再次感到經脈內的內勁充滿了,他才緩緩的往床上躺下去…剛才可是兩次耗空了全部內勁,雖然恢復了,但身體還是有些疲憊。

「咳,峰兒,睡了嗎?」剛準備躺下的時^H小說候,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大長老的聲音。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呢?楊峰心裡略想一下,立馬穿好衣服,從床上下去,撓撓頭的往房門走去。

「大長老,有什麼事嗎?」剛打開房門便看到大長老慈祥的站在門外。

嘴角略微一動,楊林有些沒好氣的道:「難道沒什麼事就不能來看你這小傢伙了,一天到晚就不知道你在鼓搗什麼。」

「呵呵,沒事就亂鼓搗鼓搗。」楊峰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望著楊林的慈祥的表情,感覺有著一種親切的感覺。

兩世為人的楊峰,除了當年對自己師父有過這樣的感覺,從來沒有過了。莫名之間,楊峰發現自己不僅融入這個世界了,更是因楊林而融入了這個楊家。

「聽說你最近一直在附近的山裡修鍊身體,為了那件事努力?想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楊林笑眯眯的看著楊峰,溫和的問道。

「呵呵,我一定會打敗他的,放心吧,大長老。」楊峰笑道。

楊家在烏山鎮也是一方豪強,耳目眾多,楊峰在外邊如此努力修鍊身體,時間久了也會被人發現了,這一點肯定也瞞不住楊家,更瞞不住悉心關照楊峰的楊林。

「有志氣,這一點很像你父親,果然繼承了我大哥一脈優良血脈。既然你這麼有志氣,我這個作為長輩的也該給你點鼓勵了。」楊林讚賞的拍拍楊峰肩膀,從懷中掏出一個精裝盒子,遞給楊峰:「這個算是我給你的嘉獎。哈哈。」

「這是?」楊峰接過盒子。

「打開看看,或許對你修鍊有幫助。」楊林神秘的笑道。

輕輕打開盒子。

「千年血精人蔘!」楊峰大吃一驚,雙眸一動不動的盯著盒子之內的那株根狀物。

在盒子之內,一株狀若嬰兒,全身通紅的,渾身上下都是鬍鬚皺紋的樹根狀物躺在裡邊。通身周圍還冒著一絲絲的玄靈氣息。

千年血精人蔘那是特等補藥,對修鍊經脈、血液,肉身都是極為重補。在前世,楊峰曾經在一本古老的書籍上見過。據說是一般的血人蔘經過吸收天地靈氣,天地精華而後才異變成而的,那是非常非常的罕見。

還有,每當這種異變血人蔘出現時,附近都會有著一些超強的妖獸護住。

雖然這個世界玄氣充裕,但是千年血精人蔘也是屬於罕見物種,基本上只要一出現都會被各個勢力強爭奪。

「大長老,這東西太貴重了。」楊峰燦燦的說道。

畢竟這不是普通東西了,恐怕整個家族上下除了那把五階巨劍之外,沒有什麼東西比得上這株千年血精人蔘了。

「哈哈,只要你努力修鍊,不管多貴重都值得。如果你真是天才,那這株人蔘不歸你歸誰。」楊林大笑一聲。

「呃…大長老您把這麼貴重的東西給我,恐怕家族裡邊的其他幾位長老又開始不滿意了,您也不太好做吧?」楊峰擔憂的道。

心裡也非常清楚,雖然大長老作為掌舵人,但是家族中也不是一個人說的算。如果真的因為自己要了這株人蔘而導致大長老難做人,那楊峰寧願不要。

「哼!那幾個傢伙平日也不是省油的燈,暗地也給自己子孫弄不少好處了。」楊林冷哼一聲,鼻子略微一翹:「這次我拿這株人蔘給你,量他們也不敢多說什麼。再說這東西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屬於我的?

楊峰略微一驚,靜靜的聽著,沒有說話。

「當年我大哥,也就是你爺爺拼著命才弄到這株人蔘,你作為他唯一的後人,不是你的,還是誰的。如果那幾個傢伙想要,也得看看我臉色。」楊林臉上閃過一絲森冷之色。

「謝謝您,大長老。」楊峰心底泛起一絲感動。

心裡明白楊林雖然嘴上說得簡單,恐怕日後又得頂著其他幾位長老的壓力了。畢竟一個大家族,有些事不是那麼簡單的。

「和我說什麼謝呢,只要你努力,一切都值得。」楊林笑道。

「嗯,我一定不會令您失望的,這次家族賽上我一定會豪奪第一,雲天城爭奪賽也一定為您拿下一個好名次。」楊峰毅然道,眼中閃過鋼釘劃破鐵板般的堅定。

「哈哈,那我期待你的表現。」楊林發現眼前這個侄孫和往前不一樣了,心底再次不由的相信楊峰今晚所說的話將在不久之後實現,略微看了一眼,隨即拍拍楊峰肩膀:「好了,這麼晚了也該休息了。我就先走了。」說完,直接大步離開。

看著楊林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楊峰才緩緩的走回房間。

房間內,楊峰坐在桌子前。

「我一定不會令您失望的。」楊峰端倪著桌上的精裝盒子,雙眸盯著裡邊的那株千年血精人蔘喃喃說道。

……

清晨,天氣晴朗,一縷縷溫和的陽光灑到大地。

楊家武堂。

門口的那塊匾額上邊,那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迎著陽光散發著金燦燦的光芒。

此刻,武堂大廳裡邊已經堆滿了一大堆少年。

為了九天之後的家族預選賽,楊家之內未滿十八歲的族人可謂是拼勁十足。現在正在武堂之中刻苦修鍊武技,都想在將要開始的家族預選賽上奪得一個好名次。

武堂大廳中,少年的身影隨處可見,有兩人對打,有一個人演練都有,各種兵器和喝喊聲充斥著武堂的大廳。

然而。

相比武堂大廳,內堂就顯得安靜了許多。

內堂,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供奉五階巨劍和存放武器的地方,另外一部分是楊家功法和武技的存放處,武功閣。

武功閣,存放著楊家收集的所有功法和武技,可以說是楊家極為重要的財富。這裡時刻都會被楊家委派兩名實力不錯的楊家二代族人在此守護。

此刻,在武功閣門口一張桌子前,兩名族人正悠閑的嗑瓜子聊天,偶爾還看向大廳外邊的那些少年。

「楊科,你說這次家族預選賽,誰會奪得冠軍?」一名中年人,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往大廳外邊看了一眼。

楊科微微一愣,停下嗑瓜子的動作,略想一下:「揚厲那小傢伙據說已經達到了高級玄兵了,不出什麼意外,應該是他了,畢竟第三代當中也就他一人達到高級玄兵而已。」

「呵呵,那傢伙也挺努力的。」中年人端起茶杯接著喝了一口,「想想當年我十八歲的時候,也就接近高級玄兵而已。」

放下茶杯,又開始嗑瓜子了。

「楊誠叔,楊科叔,早啊。」突然一道突兀的聲音傳進看守武功閣的兩位中年人耳中。

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過頭看向大廳外…

「楊峰?」

兩人同時微微眯起眼睛,看著走進來的那道消瘦的身影。

手打更新首發站!想找請百度《》! ?楊峰緩緩走進來,眼睛也不由的往武功閣的門口望去。

武功閣,在內堂之中一個獨立的房間,門口上邊也是用金色調料龍飛鳳舞的寫著『武功閣』三個大字。

「楊峰,這麼早啊。」

「楊峰來了啊。」

看到楊峰進來,兩人也是微笑著打招呼。

「兩位叔叔,這還早啊,太陽都快曬屁股了。」楊峰笑道。

這兩人在楊家之內算是站在大長老楊林那邊的,平日里對楊峰也算是不錯。

「嘴皮子變了,哈哈。」楊科發現楊峰好像不同往日了。

「今天怎麼過來了。」楊誠看著楊峰,笑道:「聽大長老說你平時這個時候都跑到烏山鎮外邊的山裡修鍊去了,怎麼有空過來這邊了,不會想想念我們了吧,呵呵。」

聽著兩人善意的玩笑,楊峰也是笑笑:「兩位叔叔就別笑話我了。」

「說吧,今天過來幹啥呢。」楊科認真的看著楊峰。

「嘿嘿,距離家族賽就只有九天了,我得過來選一下武技修鍊呀,不然到時候拿不出手,又得被你們笑話了。」楊峰嬉笑的說道。

「選武技?」

兩人同時驚呼起來。

「怎麼了?」楊峰奇怪的看著兩人。

難道過來選武技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還是出了什麼事情了。但好像沒聽說啊。「你還沒選武技?」楊誠一臉疑惑的看著楊峰。

這段時間,家族預選賽就要開始了,族內未滿十八歲的都在之前一段時間內瘋狂的借武技修鍊,想要在預選賽上奪得一個好名次。所以這段時間基本是沒什麼借武技了,兩人此刻才落得有些清閑。

因為守護武功閣是輪換班的,兩人以為楊峰在他們不在的時候,應該已經借走了武技修鍊,沒想到…

「嗯,還沒選。」楊峰點點頭。

「哎,真是的。」楊科帶著略微責怪的眼神看看楊峰,「怎麼不早點來,現在才過來選,可能一些好的武技都被別人借走了。」

「呵呵,沒事的。」楊峰笑道。

被借走只不過是一些比較易於修鍊的武技而已,而那種太過於平常的武技,也不是楊峰所想要的。

「那得趕緊啊,這個時候了還沒修鍊武技,真是的。」楊誠也略微責怪的看著楊峰。

楊峰笑笑,沒有說話。

「知道武功閣的規矩了吧,進去裡邊只能挑選一本武技,不得藏著私自帶走,被發現了直接取消再次進去的資格的。」楊科嚴肅的說道。

「這都知道了。」楊峰笑道:「兩位叔接著喝茶吧,那我先進去了。」說完一下子閃進武功閣內。「這孩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