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臉蛋像似火燒的一般,在燭光側襯托下,不算異常精緻的臉龐,卻是更顯幾分美意。

2022 年 4 月 28 日

林天霄連忙夾了點菜放在她的碗中,叮囑,慢點,吃點菜。

天靈也不管那麼多,吃下了碗中的菜。總算好了些許,然後放下碗筷,眼睛直盯盯地看著林天霄邊上的酒罈。

看著臉上紅雲依舊的天靈,林天霄有些詫異:「還要?」

天靈眼神有些閃躲,有些不敢直視林天霄的雙眼,羞羞地再次點了點頭,眼神中充滿肯定和期許。

林天霄拿著酒罈子往胸口縮了縮,有些猶豫,將信將疑。不過在天靈的催促下,再次將其酒杯倒滿,而後天靈示意也將他自己的酒杯倒滿。

這次,換成了天靈將酒杯雙手遞給了林天霄,然後拿起自己的酒杯,再一次「叮」地相碰,兩人各自一飲而盡。

一回生兩回熟,這個天靈倒是比之前好了許多。

緊接著又是來了一杯,這前後一共連續喝下了三杯,除了第一次的時候,稍作停頓了一下,後面基本上算是沒有停歇。

雖然酒盅很小,但是很顯然天靈不是那種天生勝任酒力的人,加上第一次喝酒,有喝的如此急,很快酒勁就上來了,直衝大腦,有些暈乎。

覺得面前的少年出現了好幾個。

。 隨着各大勢力的觀禮使團抵達東海,同時掌門登位儀式也近在眼前,無涯島附近萬裏海域內,開始變得逐漸繁忙起來。

這些來自不同勢力的觀禮使團,少則幾人,多則上百人,規模不一。這些前來觀禮的修者,自然不可能被真正放入無涯島暫居。畢竟這次前來觀禮的返虛,可不是一位兩位,那是一大群!真要是把這些前來觀禮的高手,都放入無涯島內的話,那對於天玄宗自身來說,也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就算如今葉朝歸已經執掌萬劫塔,有仙器鎮壓氣數,天玄宗仍是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冒任何不必要的風險。

再說,無涯島作為如今天玄宗的大本營,裏面的秘密海了去了!怎麼可能讓這些觀禮使團的人接觸到?

於是,在過往的三個月里,一座座新島在附近海域開始出現。這些島嶼,有的原本只是荒島,天玄宗修士向上面牽引過靈脈之後,對島上的環境進行改造。有的島嶼,則完全就是天玄宗修士憑空造出來的。

衛易當年修為低弱時,覺得能一劍斬斷山峰,已經是莫大的神通。如今回頭來看,相比這種直接從海底抬升地脈,直接早就島嶼的神通,根本就是小兒科了。

實際上,從葉朝歸回歸宗門,宣佈接下來要迎接各大勢力的觀禮使團開始,僅僅過了一個月,天玄宗的修士就已經做好了這一切。在那些島嶼之上,更是建造了無數華美的洞府。當然,這些用以接待使團的島嶼,一個個都不算大。所有這些用以觀禮使團落腳的島嶼,都位於無涯島西側一片方圓數百里的海域內。

衛易先前其實有些好奇,為什麼不直接找一座大島,讓所有的使團都駐留在那座大島上面?這豈不是能節省很多的人力物力?後來經過王垂志的分析之後,衛易才想明白宗門的打算。這些勢力,有的彼此之間相互敵對。雖說是來天玄宗的地盤觀禮,鬧不出什麼大問題。但若是有那麼一兩個不開眼的,到時候攪了局,那得多晦氣?再說,如果同在一座島嶼上,那大家很容易為了所佔的區域大小和好壞爭執。因為這已經不是什麼住的舒不舒服的問題,而是各大勢力的臉面問題。

反倒是如眼下這樣,不同的勢力分出不同的島嶼,最能減少不必要的麻煩。

而當天玄宗這個龐然大物真正運作起來以後,這些看似工程量龐大的建造任務,也不再是什麼難事。事實上,如果只是建島和修造洞府的話,這個時間還能繼續大幅縮短。不過,對於這些用來給觀禮使團居住的洞府,天玄宗自然不可能一點手腳都不做。每個洞府內部,肯定都有一些隱秘的監視手段,或者是控制手段就是了。

等到這些島嶼和洞府都建造好之後,終於開始有各派的觀禮使團抵達東海。期間又經歷了葉朝歸渡天劫,妖族來襲,鎮殺兩位妖族純陽等事情,這些先到的使團,也算是大開眼界了。

等到葉朝歸徹底度過了天劫之後,又過了十餘日後,東海終於迎來了第一個聖地門派的觀禮使團。

原陵曹家的觀禮使團。

在曹家之前,來的多是一些修真界散修成名高手,或者一些一等門派的觀禮使團。對於這些人或者使團,天玄宗需要表現出足夠的敬意,比如讓王虎臣這位足夠分量的名將出面接待。但要說讓整個門派大張旗鼓的迎接,那就不至於了。

曹家觀禮使團第一個到來,這裏面的意義,可就有些深了。

曹家第一個到來,其實也很正常,畢竟原陵修鍊界和東海本就相接,距離最近。不過,就算這樣,曹家使團第一個趕到,仍是在向外界表現一種姿態,意味着曹家和天玄宗確實關係緊密。

而曹家觀禮使團的使節,正是那位之前曾持吉祥宮親至的寶羽真君。先前葉朝歸渡劫,若非原陵曹家持極道仙兵前來支援,恐怕葉朝歸當時還真的就危險了。寶羽真君作為使團的首領,持吉祥宮先行抵達無涯島。當日渡劫一戰之後,寶羽真君又將那座吉祥宮送回了原陵。當然,作為一件極道仙兵,肯定不用寶羽真君自己去跑一個來回,只要那位曹家族長在五原府召喚這件極道仙兵即可。

然後,等到曹家使團正式抵達時,寶羽真君才再次以使團使節的身份出面。而對於曹家使團的到來,天玄宗也是給予了最高的禮遇!

不但葉朝歸這位天玄宗掌門,親自出無涯島迎接。就連天玄宗十二脈的首席長老,亦是悉數到場。天玄宗的返虛,凡是在無涯島上的,幾乎無一人缺席。而如王虎臣之類雖未達返虛,但自身重要性也不遜色於返虛的存在,也都前來迎接。

衛易作為天玄宗掌門的唯一弟子,自然也在其中。

另外,為了迎接曹家使團,天玄宗難得破例,在無涯島上設宴為曹家使團接風。這個待遇,不管是之前來的使團,還是接下來其他幾個還沒到的聖地使團,都不可能有。就算是咸安城的使團,都沒這個待遇。

天玄宗對於曹家如此禮遇,自然也不難理解。畢竟,在之前的一場大戰中,若非曹家借來了那座吉祥宮,當時天玄宗就危險了。而且從如今曹家的表現來看,等若是和天玄宗徹底結盟,兩者徹底綁在一輛戰車上一樣。對待這樣的盟友,天玄宗不管展現出什麼樣的誠意,都不算過分。

而在曹家的使團當中,衛易更是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昔年曾在天玄山上交手,曹家年輕一代第一人的曹慈!

說起來,曹慈間接幫助衛易戰勝雁寶,拿到了最後的仙器傳承資格。這件事,衛易當時沒有來得及想,但事後卻覺得欠了曹慈一個大因果!

畢竟,若非奪得了仙器傳承資格,別說今日的這些成就,就算是性命,他都肯定是保不住的。

對曹家的接風宴,設置在無涯島上的一座專門用以舉辦宗內廷宴的地方,衛易倒是也有資格參加這場宴席。對於高階修者來說,吃其實是一件可有可無的事情。畢竟周天境以上的修者,就算是不吃不喝,也絲毫問題沒有。不過,在修者的很多文化當中,吃喝二字,仍是一個很重要的標誌,大家都不能免俗。

當然,不管是衛易還是曹慈,都是十足的小字輩。有資格參加這場廷宴,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以他們的身份和位置,也就只配敬陪末座。不過這樣一來,倒是很方便兩人交流。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天玄宗內特別安排,衛易的位置,和曹慈更是近在遲尺。

「想不到,這才十年沒見,如今的你,竟然已經達到這個地步了?你如今雖然尚未達到化靈圓滿,但根基之深,就算是我當初在化靈巔峰的時候,都遠遠不及。我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修行的。」

對於衛易的變化,曹慈有着不加掩飾的驚訝。即便是在這位原陵曹家年輕一代第一人的眼裏,如今的衛易,也有了足夠的資格讓他正視,甚至可以說是忌憚!

「說起來,曹兄當年在天玄山上於我,也算有大恩情。這情分,衛易日後肯定要找機會還給曹兄的。」

十年過去后,如今的曹慈,早已躋身周天境,修為深不可測。

對於曹慈,衛易其實同樣十分好奇。當年在天玄山,曹慈等人是以純粹神魂入山,既無靈體,也沒有什麼法寶。而原陵曹家,本就是以靈晶法寶著稱。一位曹家修士的戰力,幾乎九成都在靈晶法寶上面。所以衛易也一直在想,如今身在外界可以自由使用法寶的曹慈,其真實戰力到底又如何呢?

「十年前在天玄山上的事情,我也只是順勢而為,反正不可能讓那傳承落入妖族之手,這是底線,所以你也用不着太過在意。」曹慈搖了搖頭,話鋒一轉,忽然輕聲道:「這次來東海,我受到家族長輩的暗示。如果其他幾大聖地,讓年輕一代出手挑釁的話,必要時候,我會替天玄宗出面攔下。不過,看到如今的你之後,我反倒是覺得,我未必有出手的機會了。」

「另外,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很想找機會和你同境交手一次。當然,是以我們私人的身份,不涉及天玄宗和我們曹家,你覺得如何?」

衛易倒是能夠理解,曹慈的這種心態。不涉及任何宗門之間的利益,只是純粹的看到一個令他興奮的對手后,想要打上一場而已。

「若是能和曹兄打上一場,我也是樂意之至。不過,如今情況特殊,這種事情,我們也不好私自決定。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問問各自長輩,讓師門長輩們去安排此事吧!」

衛易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眼下這個時候,他如果真的和曹慈打上一場,很容易對外界釋放一些難以捉摸的信號。在這種敏感的情況下,衛易可不願意給自家宗門找什麼麻煩,還是讓師門長輩去安排好了。

至於衛易自己,其實倒還真的很想和曹慈交手一下試試。衛易也很想看看,如今的他,到底和曹慈還有多大差距。

……

這場賓主盡歡的廷宴之後,曹家使團正式入駐了一座天玄宗特意安排的島嶼。因為原陵和東海相接,距離相對較短,所以曹家這支使團的規模,也就能更大一些。整個使團以返虛後期的寶羽真君為首,共有返虛真君三位,封號真人兩位,周天境後期七位。剩下的,也全都是周天境以上的存在。

當然,若是像距離東海最遠的西漠,位於西漠的珈藍寺,這次估計就不可能派出人數太多的觀禮使團。畢竟,短短三個月的時間,要想從西漠趕到東海,就算是封號真人,恐怕也做不到這一步,也就只有返虛期才有這個能力。返虛修士當然可以帶着周天境修士一起趕路,可以大大提升趕路的速度。但那樣的話,未免太過麻煩。所以如珈藍寺這種,註定是不可能派出上百人的觀禮使團就是了。

而在那場對曹家的接風廷宴之後,衛易回到了杏花島,對王垂志問了一個自己困惑已久的問題。

「原陵曹家,也是堂堂八大聖地之一,為何願意和我天玄宗結盟?」

對於衛易的這個問題,王垂志直接給出了答案。

「這有什麼奇怪的?八大聖地當中,曹家是唯一一個以家族形式存在的聖地。當年曹家那位吉祥仙尊,曾給曹家後代立過幾條祖訓。第一,後世曹家子孫不得爭霸,曹家的勢力範圍不得出原陵以外。」

「第二,曹家不稱臣,不納貢。這一條,也是當年那位吉祥仙尊在世的時候,就曾和咸安城方面訂下過約定。你知道,除了曹家以外,其他七大聖地,包括我們天玄宗在內。不管實際情況如何,但在名義上,總歸是大離朝廷的臣子。」

「第三,曹家以永遠以家族首要目標。這點所指的範圍比較寬泛。比如說,曹家子孫一旦被蠻荒俘虜,按照曹家的家規,絕沒有拿錢贖人的說法。一旦發現,曹家會自己派高手去處決這名曹家子孫。但同時,相關勢力也會成為曹家瘋狂報復的對象。」

對於王垂志所說的這些,衛易其實也都知道。在隨葉朝歸修行的十年當中,衛易增長的可不只是修為和戰力,還啃下了那堆如小山一樣的玉簡。不過,哪怕眼下王垂志說出這些,衛易仍是不明白,曹家當年的這些祖訓,和當下與天玄宗結盟有什麼關係?

「笨!」

王垂志沒好氣的白了衛易一眼,無奈道:「對於他們曹家來說,不爭霸歸不爭霸。但同時,為了保護自身家族安全延續下去,當然也要做些事情!而自從吉祥仙尊飛升以來,咸安城那邊,就一直不曾斷了讓曹家稱臣的念頭。這是雙方本質上的衝突,不可調和。因為對於咸安城而言,他們遵從的,是當年那位大離皇祖留下的祖訓,必須盡量統一修真界。」

「如此一來,一旦萬年之期到了,萬一出現什麼變數?雙方會不會產生更激烈的衝突?曹家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天玄宗?這點誰都說不好!再加上,當年我派祖師證道之前,就曾與曹家頗有淵源,曾問道於曹家。所以天玄宗開派之後,我們兩家的關係始終就比較親密。」

「一個需要盡量保護自己的安全,一個需要收復雲莽,再謀算更多。我們兩家,利益關係一致,又有咸安城這個共同的潛在敵人。雙方結盟,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 「老實說……現在的情況出乎了我意料,看來我的預感沒有錯,你的確是有可能威脅到我的強者,如果被那「眷獸」冰封,我恐怕是會如同第四真祖一般陷入長眠。所以……」

「忘卻戰王」有着出色的戰鬥智慧,也是有着簡單粗暴的戰鬥方法,他在這一刻召喚出了全部的眷獸,那一頭頭巨大的怪物從他的身體中緩緩走出。

奇形百態,各種各樣,足足六十九頭眷獸,有大有小分別擁擠在了一團。

各種各樣的能力頃刻間發動,這些能力形成了交錯施展,向著羅恩發起了進攻。

「忘卻戰王」的眷獸是真祖之中最多的,而數量諸多也代表着相對應的重合,眷獸能力的重合。

這些交錯的攻擊中,很多都是相似的,這對於他來說十分正常。

「凍結吧!」

羅恩也沒有多廢話,水瓶之海妖煽動翅膀,寒流頃刻之間將諸多眷獸按下的終止鍵,它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在寒流涌動的瞬間便被化為了一座座栩栩如生冰雕。

「哼~~」

「忘卻戰王」露出一抹冷笑,對於他而言,他已經達成了戰略目標,凍結更多的眷獸,也就意味着雙方的消耗都會增加,而他憑藉着更強(自以為)的恢復能力,便可以輕易的佔據上風,將羅恩擊敗。

想到就敢去做,這也不得不承認他的戰鬥智慧,只是這種行為,成功了叫果斷,失敗了叫做魯莽。

在所有眷獸被冰封的瞬間,「忘卻戰王」沒有猶豫,直直朝着羅恩衝來,他相信,羅恩不可能還有餘力將他給凍結,要不然他現在應該已經是冰雕了才對。

的確,羅恩體內近乎沒有一點可支配魔力輸出量了,這樣下去就算是肉搏都未必是「忘卻戰王」的對手。

羅恩主動解封了一頭並非為正面戰鬥的眷獸,並通過這部分魔力先進行強化自身。

「嘭~~」

「忘卻戰王」與羅恩正面碰撞,「忘卻戰王」手掌閃爍雷霆,羅恩手掌燃起火焰,兩者交鋒,烈火與雷霆直接炸裂開來,由魔力組成的電漿將羅恩的衣衫氣化,而烈火則是焚燒了「忘卻戰王」的軍裝。

兩人同時上身赤裸,精緻完美的肌肉線條莫名其妙的令場面焦灼了起來。

「哼~~」

「忘卻戰王」露出微笑,事情正如他所料,羅恩為了能夠與他交戰不得已解開了一頭眷獸的封印,也就證明了羅恩的魔力終究還是比不上他的。

他完全可以通過消耗來搞定羅恩。

「布銳斯!」

那是一匹白馬,那白馬身邊凝聚出一件件樂器,這些樂器紛紛的奏響音樂。

嘈雜的音樂伴隨着魔力影響着羅恩體內「魔術迴路」的運轉,並不斷的維護著「忘卻戰王」的魔力流淌。

使得「忘卻戰王」的魔力在體內更加絲滑順暢,而羅恩則是更加磕磕絆絆,十分的不利。

「真是沒想到…我還能再用上這些術式。」

「忘卻戰王」哈哈大笑,手掌的雷霆不斷的交錯,劇烈的嘈雜聲從他手中傳來,雷霆在他手上呈現了類似於切割刀的效果。

這是他曾經用過的近戰技巧,不過自從「聖殲」之後,他就基本上沒能用到這個了。

畢竟,其他人連他的眷獸都打不過,何況是把他逼到這個份上?

吸血鬼們並不是不會使用人類的術式,只是沒必要,因為眷獸本身就是它們最強大的武器,如果說需要本人上場,也就意味着眷獸被打敗,而眷獸都被打敗了,吸血鬼也就是多送個人頭而已。

真祖也是如此,而對於真祖而言,即使是人類普通的術式,在他們龐大的魔力基數下,也會被增幅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雷霆在「忘卻戰王」手中咆哮,雷電隨手的揮動都掀起劇烈氣浪,氣浪吹過臉頰,汗毛因為靜電不斷是閃爍光芒。

羅恩手中燃燒烈火,準確說……他召喚出的「劍刃」燃燒着烈火,他正在用着劍刃與「忘卻戰王」對碰。

每一次碰撞,雙方都要產生一陣強光,那是劇烈魔力之間相互對碰,湮滅的反應。

這強光具有實質性的魔力污染,如果有普通人在旁邊觀看,甚至會被這強光直接閃瞎眼。

這是一場足以被傳唱為神話的戰鬥,在這燃燒的地獄中,人類與吸血鬼真祖之間的鬥爭。

他們打得是地動山搖,隨意的交鋒便掀起一陣陣氣浪,大地佈滿龜裂,伴隨着氣浪被掀起,地獄土地中的烈火被氣浪席捲,形成了足以焚燒一切的火浪。

無數弱小的惡魔逃竄著,而伴隨着他們的戰鬥一些強大的惡魔則是被驚醒。

當發覺是「忘卻戰王」的魔力之後,原本沒有觀戰慾望是惡魔們突然好奇是誰能夠跟這位大戰至此,於是也紛紛投向了目光。

它們發現與「忘卻戰王」大戰的並非是它們曾經的熟人,而是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身影。

「那是誰?」

「不認識!」

「不是天部的人。」

「肯定不是,天部早就滅亡了……」

惡魔們議論紛紛。

而戰鬥中的「忘卻戰王」逐漸臉色變得陰沉。

他不斷的喘息著,他同時在供給七十二頭眷獸釋放着大量的魔力,一頭輔助戰鬥,剩餘掙脫控制,那些魔力僅僅是全力的噴發足以掃平一座大陸,但是現在卻被薄薄的冰霜壓制在軀體之內。

他的體內的魔力開始肉眼可見的消失了,而羅恩卻依舊是那一副樣子,那一副…淡定的樣子。

「裝模作樣?還是說……嘖……」

「忘卻戰王」認為九成九羅恩是在裝模作樣,他認為羅恩一定也是累的不行了,而他還能繼續支持很久,好幾天也不成問題。

但是他卻也不得不擔憂那百分之一的概念,不是在裝模作樣。

「兩天……」

兩天之後,也就是「忘卻戰王」魔力大關跌下五成之後,他就要想辦法結束戰鬥,因為沒有必要再戰了。

他也不得不擔心他自己本身的情況,以及「燭光晚宴」計劃的進行。 算了,愛咋想咋想,老子不解釋了!

朽月板著臉問兩位女仙:「二位來這裡做什麼?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帝尊不知道么?」湘茵訝異,於是跟她簡單介紹了下:

此處乃是霞瑜仙嶺,仙嶺上有座羅隱道場,是眾仙家和道友交流切磋,論道辯法的聖地。

許多名家大神在此論經講道,開辦法會,講壇,聽上幾場既能對修道大有裨益,又能拓展眼界,結交朋友,所以不少仙家紛紛慕名而來,使得此地遠近聞名,很少有人不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