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腦袋一疼,差點就被於才跟著拍過來的火色靈力掌給拍中。

2021 年 1 月 10 日

她忍著痛身體一扭,躲帶一邊。

紅色的靈力掌拍在窗台上,把閣樓拍出一個大窟窿。

小挫看不下去了,正要上前,被凌祁雪制止了。

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腦袋雖然疼,但還不至於像一般被神識攻擊后的修士,感到腦袋都要爆炸,疼的不能自已了。

這時,她竟然還有能力把黑色的靈力慢慢的彌散出來,往於才的識海侵蝕過去。

這可是跨越了兩個大級的對戰,稍有不慎,她便會粉身碎骨。

哦,不對,稍有不慎,最多小挫及時出手把她救下來,她也不會死。

於才準備發出第二個紅色的火屬性靈力掌,乘勝追擊。


他有自信,這次一定能命中凌祁雪。

紅色的靈力章在雙掌間慢慢成形,越變越大,最關鍵時刻就要發出去了。

突然!

於才感到識海處傳來一陣漣漪。

「哈哈哈!區區靈將後期也想用神識攻擊我,說你天真呢還是說你天真,你才是什麼等級,而我又是什麼等級,你……」

沒有說完,便感覺到識海出傳來一陣刺痛!

系統鑒定師


不過,她卻能依舊能堅持使用神識里,黑色的靈力覆蓋在於才的識海處,瘋狂的侵蝕著他的神識力。

凌祁雪甚至能感覺到她黑色的神識力,帶著吞噬和毀滅的力量,正在吞噬於才的神識力!

這可是之前她前所未有過的感覺!

凌祁雪欣喜的忍痛繼續攻擊於才的識海,想要從他的識海處獲得更多的神識力。

於才發覺到異樣時,才明白剛才那股莫名其妙的不安感出自哪裡。

他駭然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正在下降,正在被凌祁雪吞噬!

雖然不像是高等級的修鍊者神識攻擊低等級修鍊者那樣,腦袋會疼,可這種潤物無聲的慢慢的蠶食才是最可怕的。

明明能感覺到自己的神識里正在被對方蠶食,卻無法改變現狀,像是待人宰割的弱肉一般,想逃卻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給扼住咽喉,無法逃離。

凌祁雪從來沒有感覺到這樣爽過了。

黑色的神識力具有侵蝕別人識海的作用不說,還能變他人的神識力為己所用,簡直就是超級外掛!

初次見面,凌祁雪也不貪心,萬一把這個赫赫有名的將軍給廢了,下一次的獸潮來襲,說不定就找不到這麼驍勇善戰的將軍了。

在來的路上,凌祁雪也聽魏學彥聽說了一些關於於才的事。

他很護短是沒錯,尤其護著自己唯一的親弟弟沒錯,但他在車陸國人民的心中威望很高。

人們都很感激他牢牢守住了車陸國的大門,打退獸潮的進攻。

就憑這一點,凌祁雪都不會殺他。

感覺差不多了,凌祁雪便把神識力收回來,淡聲道,「你走吧,回去問問你家於傑做了什麼,以後不要再來找我的麻煩了,我不敢保證自己還會有第二次饒你的機會!」

靈尊後期的神識力啊!

吞噬之後,凌祁雪便感到體內的力量保證,一直找不到突破口的靈將後期,也開始鬆動了。

「小挫為姐姐護法!」

說著就地盤腿而坐。

剛才在打鬥過程中,她已經快要控制不住等級要提升了。

盤腿坐下之後,她便開始悉心的引導體內那股暴增的力量,流向經脈,回歸丹田。

三天,小挫都一動不動的坐在窗台上,警惕的盯著下面一群人。

這些人都是皇帝派來的,聽說了凌祁雪所住的地方發生了打鬥,趕緊派人過來看看。

結果全部被小挫攔在門外。

小挫不善解釋,也不屑解釋。

倒是魏冰燕,聰明靈巧,隱晦的說了凌祁雪不出來的原因。

可江飛揚還是不放心。

這麼一個丹道天才,才入駐他皇家煉丹師團隊,萬一有個什麼,他怎麼受得了打擊啊!

可皇宮裡又有國事必須回去處理,只好派出皇家最優秀的侍衛隊,守在閣樓的下面,以防突發事件。

凌祁雪是在第五天正式醒過來的。

醒來時全身被一股酸臭味給包圍了,讓小挫把魏冰燕支開,進入混沌世界泡了一個溫泉之後,才出來。

見到閣樓下面的陣仗,也是嚇一跳。

不會是於才那個蠢材來找茬啊!

不過,在人群里她看到魏學彥,一臉焦急的看向這邊。

魏冰燕試圖跟他解釋些什麼,便安心下來,這些人應該不是於才的人,否則應該會衝進來,早就被小挫給人道毀滅了才是。

見到凌祁雪從閣樓上走下來,魏學彥第一個走出來打招呼。


「凌大小-姐!」

「魏大人您好|!」

凌祁雪神清氣爽的笑笑,又看向魏冰燕,「冰燕,我們那天談好的,可以走了嗎?」

升級后第一件事不是試試手,而是要去吃美食,這樣的想法也只有凌祁雪這樣的吃貨能想出來。

小挫也是醉了。

平時姐姐還說她是一個吃貨,如今看來,姐姐才是一個大大的吃貨呢!

「當然可以!」魏冰燕開心的走過來帶路。

「皇上金福!」人群里,不知是誰帶頭喊了一句,然後在場的人齊刷刷的跪下。

「朕今天來時微服私訪,大家就裝作不認識朕,該幹嘛還是幹嘛吧!」江飛揚親和的沖跪著的平民揮揮手。

凌祁雪很喜歡江飛揚這種一點架子都沒有的皇帝,其實很多事不是靠威嚴威壓強橫的壓制人家做出來的。

更多時候,人家自願的為你做事,效率和結果才是最好的!

「皇上!」凌祁雪淡漠入水的沖江飛揚微微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 513

江飛揚也不介意,反而笑呵呵的牽著身邊一個小女孩的手,走到凌祁雪的身邊,「凌小-姐你好!」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氣,能讓皇上問好的小女孩,這凌祁雪到底是什麼來頭!

大家的印象里,只有天域大陸來人了,不管年紀大小,皇上才會這麼和氣的跟人家打招呼。

難道眼前這個小女孩是天域大陸來的?

很多人在心裡猜測,甚至有竊竊私語的在議論,天域大陸狠多年沒有下來人了,怎麼會突然之間想到派個人到落天大陸來。

很多人都記得,天域大陸上有很多好東西,賣給落天大陸的價錢雖然貴了一點,人也高傲難相處一點,卻能幫助落天大陸的修士提高等級。

心裡頓時雀躍起來,如果真的是天域大陸來人,那他們便有福氣了!

凌祁雪雪用神識偷聽,聽到他們的話,心裡頭樂了。

如果她是天域大陸上來的就好了!

可是不是,她正想要去天域大陸上去呢!

「我正要去吃你們陸陽城的美食,如果皇上有興趣可以一起來。」凌祁雪揮揮手,「皇上再見!」

「啊!」江飛揚愣了,從來沒有人邀請他去城中的什麼美食店裡吃東西,而他怕擾民,也從來沒有像這樣出來過。

凌祁雪難道不知道,好廚子都在皇宮裡,好吃的皇宮裡都有嗎!

「若是凌祁小-姐不嫌棄,可以跟隨著朕到皇宮裡吃,朕保證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重樣。」其實他更想把凌祁雪誆到皇宮裡。

他有十個兒子,五個年紀跟凌祁雪差不多,若是凌祁雪住在皇宮裡,近水樓台先得月,說不定以後有機會成為她的父皇。

成為皇家的人,以後皇家再也不用擔心凌祁雪會離開車陸國了。

江飛揚雖然豁達,但作為一個皇帝,是不可能一點算計都沒有的。

比如,今天,他聽說魏學彥帶了孫女來伺候凌祁雪,便把自己最愛的女兒給拎來了。

可惜他的女兒養尊處優習慣了,沒有魏學彥的孫女兒機靈。

都跟在他身邊這麼久了,也不知道跟凌祁雪打個照顧。

凌祁雪雪依舊邁著均勻的步子,不為所動,「皇上覺得皇宮裡的東西精緻好吃,又豈知外面更有外面的味道。」

說到底,她還是不喜歡江飛揚把女兒拉來。


以為她這裡是垃圾桶啊,以後大家都把女兒往這裡拉,她豈不是成了保姆了。

「父皇,你看她這是什麼態度啊!」江飛揚身邊的江玉顏撅起小-嘴,不滿的說道。

「你懂什麼,以後見到凌小-姐要恭恭敬敬的喊一聲姐姐!」江飛揚當眾責備江玉顏道。

說來都怪他,皇帝當久了,剛才竟然不知道要先跟凌祁雪介紹他的女兒,以前誰不是見到他都跟他介紹自己的人,如今,也有了他想要巴結的人。


不過,看樣子,他這位女兒也不入凌祁雪的法眼,否則凌祁雪不會不給他面子。

光是從她有耐心的跟他談價,又主動下降薪資來看,凌祁雪絕對是一個爽脆的人。

蠻妻有毒:腹黑大叔寵上天

江飛揚探嘆口氣,拎著江玉顏,往皇宮裡走去。

今天的介紹沒有完成,還是明天再另外帶一個女兒到凌祁雪這裡來吧!

若是此刻凌祁雪得知江飛揚要將女兒一個個的介紹給她,一定會笑壞了:皇上,我可不是百合,你的女兒再多在美也沒有用喲。

可江飛揚似乎是鐵了心的要把女兒介紹給凌祁雪,趁當天派人來修被於才打壞的窗子時,便派了一個女兒進門。

茅山妖王 ,一定會得凌祁雪喜歡的。

把女兒留在小閣樓之後,自己離開了,意思要他的女兒自己搞定凌祁雪。

聽說凌祁雪身邊已經有了魏學彥的孫女,他堂堂一國的公主,怎麼會被當成是禮物一樣交換了出去呢!

這位在江飛揚眼裡吃苦耐勞的公主才進來,就被裡面簡陋的設施給嚇到了,等江飛揚走後不久,就溜回宮裡,甚至進皇宮大門時,還比江飛揚要早了許多。

一連幾天,江飛揚都往凌祁雪院子里塞人。

只是,不是宮主就是郡主,凌祁雪自詡本領再好也經不起他們的折騰,於是幾次都委婉拒絕了,讓他們該滾哪裡去就滾哪裡去。

最後,實在是無奈,只能進入皇宮,找到江飛揚,把來意說明了。

「皇上,若是我是一名美男子,好-色之徒,我就那您的那些公主郡主全部都收了,可我是個女的。」

凌祁雪的幽默逗的江得楊忍俊不禁,轉念一想,不喜歡女的,那簡單,他還有幾個皇子,「那把我的幾個皇子給收了吧,他們是難得,而且哥哥都貌美如花。」

凌祁雪冷汗,有這樣誇自己兒子的嗎?是誇還是損啊!

「我有相公了!」凌祁雪的臉立即冷下來。

江飛揚見凌祁雪臉色都變了,便收住開玩笑的心思,他是聽魏學彥說過有這麼一回事。

但誰都沒有見過凌祁雪口中的相公。

「不會是凌小-姐你杜撰出來的吧!」江飛揚開玩笑道。

提到東方翎天,凌祁雪的心陰沉沉的,不知現在怎樣了,是否安全,是否健康。

聽到江飛揚似是而非的玩笑話,目光一冷,「我不會拿自己的相公來開玩笑!」

江飛揚看凌祁雪嚴肅而認真的臉色,也不敢再開玩笑了,「我懂了,只是還請凌小-姐以後不要有疙瘩才好。」

「以後皇上不提,我心裡自然不會有想法,但我是有夫之婦,還請皇上以後不要再想一些不可能的事了。」

「朕明白了!」

君無戲言,凌祁雪感激道,「來車陸國這麼久了,也該幫助車陸國煉製丹藥了,上次我給你的煉製爆靈丹的藥材準備好了沒?」

江飛揚也是開明豁達之人,否則今天她的態度足以讓一個皇帝心生妒怒。

既然人家好說話,她也不能太過為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