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脈城皇家演武場,天豐等人跟隨著今天的帶隊人,天武學院副院長風蕭子緩緩進入,天豐不止一次來過這裡,平時來這裡是陪著胡飛躍等來比觀看比賽,而今天他自己將在上面戰鬥。

2021 年 2 月 3 日

「呼!」


天豐在興奮,血液不自覺的沸騰起來,這是戰鬥的**。

看一眼四周的人員, 最強皇道系統之召喚諸神

「是呀!這麼大的比賽,肯定會有如此表現。」

心中默默的運轉歸無心法,緩慢的將戰鬥**壓制,這才隨著眾人繼續向演武場中央走去。

此時的演武場早已經人山人海,來這裡的不僅是參賽人員等,更多的是居住在脈城或者其他地域觀看的修士。

演武場中央,此時眾多學員,宗派人員更是有秩序的站在哪裡!

魔神學院的副院長見風蕭子帶著天武學院一群人來到這裡,眼神中飄過一絲陰霾之色,便笑著迎向風蕭子走來,餘光更是不斷地掃向各個年級的前三名,天豐也在他掃視之中。

「風老頭,你這可來晚了呀!」

魔神學院副院長突然站在原地,笑著對風蕭子副院長說道,眼光卻再次掃向天豐,不過這一切,天豐並沒有在意,畢竟誰都想知道自己學員對手的實力。

「呵呵,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你看,這不一會就開始了!」

風蕭子副院長一句如此有哲理的話脫口而出,這倒讓前來挑釁的魔神學院副院長在言語上吃了小虧,於是冷哼一聲,悻悻離去。

「嘭嘭嘭。。。」

這時皇家演武場上再次放起美麗的煙火,只見明朗的天空被煙火渲染的五光十色,分外美麗。

蔡蕭兒依靠在付紫欣肩膀之上,痴痴的盯著天空,靜靜地回頭看一眼天豐。

時間飛逝,一轉眼所謂的開場隨著煙火的飛騰,各大宗派,學院人數盡數到來二結束!

而第一天的比賽天豐等人在場上更是再次一鳴驚人。

僅僅十招,便將同樣處在降級二階初期的對手打下台,而且這還是天豐刻意放水的結果,否則,僅需一招,天豐便可以將他擊下台去!

付紫欣,胡飛躍等人同樣是在蔡遠等人的注視下成功晉級,這第一天的比賽,天武學院竟沒有一人落台,全部順利晉級,讓前來帶隊的風蕭子副院長面龐上洋溢著濃濃的笑意。

第一天的比賽即將結束之時,天豐等人並沒有看到他們不遠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惡狠狠的盯著他。

夜晚小聚之後,眾人散去,天豐也難得再次喝出些許醉意,獨自一人送蔡蕭兒回到蔡家,最後在蔡家現今家主,蔡蕭兒的父親的注視下離開蔡家。

「咕咕咕。。。」

天豐獨自走在脈城寬闊的街道上,路旁時不時的發出陣陣飛禽叫聲,為本來就月黑風高的夜色增添一份陰森。 「蹭蹭蹭。。」

天豐突然感覺周圍氣氛出現一些異常,定眼細看,天豐更是發現在不遠處的屋頂之上,一道道黑色的身影飛馳,並且隱隱將自己包圍。

「嗯?」

天豐急忙運轉內力,將那一起醉意驅散,大腦頓時也變得格外清醒。

「帥級一階強者!!」

天豐心中不由大驚,在他眼中能清楚的看到不遠處黑衣人的修為,竟然齊齊的是帥級一階強者!

「不好!」


天豐大叫一聲,急忙運轉落葉身法,轉身就跑。

「哼!追!」

不遠處的黑衣人見馬上就能將天豐徹底包圍,卻被天豐提前發現,而且這天豐竟然直接逃跑,絲毫沒有天才得傲氣,恐嚇自己,心頭不由一驚,暗道如此能屈能伸的天才要是自己勢力的,那該多好。

可惜天豐不是,於是冷哼一聲,下令眾人急忙追殺天豐。

「這些是什麼人!為什麼暗殺我!」

天豐靈覺超常,在看到黑衣人群的一瞬間便感受到從他們身上散發出的一絲殺意。

天豐實力極強,更是和帥級一階初期的強者戰鬥過,而且有把握擊敗對方,但此時面對五名帥級一階初期強者,天豐就是能斬殺兩三名,照樣會因為內力枯竭而被殺,所以不得不跑。

天豐憑藉落葉身法,與黑衣人拉開一定距離后,回頭看一眼追來的五個黑衣人,心頭不由一震。

「什麼!!!」


神女駕到:王爺,請接招 ,這暗影呈現人形,但天豐定眼一看,這人形暗影頭部竟是一片黑霧,不由讓逃跑的天豐震驚。

「蕭兒家!」

天豐大腦飛速運轉,見一時間無法甩開黑衣人,於是方向一轉,便準備先行逃向蔡蕭兒家,以此來擺脫追殺。

那帶頭的黑衣人好像發現了天豐的意圖,嘴角微微上揚,原本飛快追殺天豐的速度也放慢幾分,慢悠悠的掉在天豐背後,連原本做好的攻擊都停下了。

「不對!」

天豐心頭再次升起一絲不妙之色,急忙催動內力,運轉落葉身法,再次轉向逃向他處。

「嗖!」

就在天豐轉向之時,一道金色的光芒向著天豐的額頭飛來。

說時遲那時快,正在轉向的天豐運轉歸無心法,將內力催動到極致,王者之身更是全力運轉。

「嘭。。。」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寂靜的黑夜中不斷回蕩。而擋住偷襲的天豐此時不得不停下飛奔,看一眼前後的黑衣人,心頭不由冷哼。

「你們到底是誰!」

天豐開口問道,但回答他的僅僅是一連串的冷笑。

「啪啪啪!!!」

黑夜中突然傳來掌聲,不一會這擊掌之人便出現在天豐的面前。

此人一身白衣,面散紅光,顯得格外英俊。

「是你!」

天豐大驚,此人天豐也曾見過,正是那夜在清心閣見到的男子——魔月。

「不止有我,你也出來吧,讓你的老朋友見見。」

魔月平靜的回頭看向一面牆壁,然後開口道。

「嘩啦」一聲清響,只見那牆壁上緩慢的出現一道身形,這身形就像是長在牆上一樣。

「法器!!!!」

天豐心頭再次一震,怪不得自己方才從此路過,並沒有發現一絲異常。

原來是因為有這種特殊的用來隱匿氣息的靈氣。

「廢物,又見面了!」

「季風!」

天豐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出現的季風,心中更是怒火恆生!

自己一開始對季風忍讓,而他得寸進尺,之後自己教訓季風一頓而爾,沒想到,此時的季風竟然如此的毒辣,聯合外人暗殺自己,而且還派出如此多的帥級強者,可謂是要徹底將自己殺死!

「廢物,我早就說過,你死定了,更何況你和魔月公子還有恩怨。」季風高傲的看著天豐憤怒的表情,心中分外高興,這次不僅可以報被打之仇,更能治天豐與死地,如何讓他不開心!

「你叫天豐是吧,前段時間我的人是你殺死的吧!」

站在一旁的魔月此時終於開口,平靜的看著天豐,用一種質問的語氣詢問天豐。

「你的人?」

天豐微皺眉頭,不一會恍然大悟,笑著看向魔月,大笑道「原來如此,原來那些人是你派的!」

說道此處天豐眼神一凝,雙手中兩道藍色光芒劃過。

「呲,呲。。。」

兩聲,只見天豐的身形緩慢的消失在魔月等人眼前,再次出現之時已經是在那起初的五名黑衣人身旁。


兩道藍光極速的在其中兩名黑衣人頸部一閃而逝。

「嘭,嘭。。。」

手氣刀落,只見其中兩名帥級一階強者應聲而頭顱落地,猶豫這二人帶著面具,眾人無法看到他們的驚恐表情,但卻可以從季風面上看出那種驚恐。

「瞬殺!」

是的,天豐此刻終於全力爆發,更是拿出了自己成人禮上獲得的兩件上品法器,這兩件法器全是匕首,所以天豐使用起來十分順手,這才有瞬殺兩人的戰績,同樣的同時運轉內力和元力,將落葉身法催動到極限,在加上偷襲,這才在沒有使出底牌的情況下瞬間殺死兩人。

天豐殺死兩人之後,腳下絲毫不在停留,極速向著天武學院跑去!

「追!」

魔月沒想到天豐實力如此之強,竟然能瞬間殺死兩名帥級一階初期強者,雖然有法器和偷襲之效,但也不難看出天豐實力之強。

如果讓他在這種情況下,別說瞬殺兩名帥級一階初期強者,就是傷到他們都難!

心中震驚之餘,又有一絲后怕。

還好自己現在包圍圈中間,殺了自己天豐也逃不出去,只能死在這裡,就是挾持自己,嘿嘿,那更是必死無疑,魔月低頭看看右手手腕上的一道印記,心中大定,更何況自己有它!誰能挾持自己!

「陰魂不散!!!」

天豐飛速逃亡一分鐘不到,就再次被其中三名帥級一階初期強者拉近距離。

評估自己速度,雖然比之一個帥級二階初期強者速度也相差無幾,但這三人明顯是比較擅長速度的內力屬性!速度比自己還要快上一絲。

「殺了他!」

天豐背後再次傳來一聲輕響,只見在天豐身後半空之中,竟然兩道身影在飛。

「風屬性法士!!!!」

天豐心頭巨震,他萬萬沒想到這些人當中竟然還有兩名風屬性法士,更達到了帥級一階初期,可以使用八級魔法——飛行術和九級魔法——風影術,如果沒有這兩人,天豐肯定可以逃離這裡。

「颶風殺」

這空中的二人異口同聲的吼出這威力巨大的十級魔法——颶風殺,這兩道颶風殺融合的威力比帥級二階初期強者全力一擊還要強勢幾分!

「呼。。。」

颶風殺攜帶者巨大的威力,向著天豐殺來!沿途中將一旁的房屋擊毀,一些被在房屋中休息的無辜修士,被捲入其中,更是無情的被撕成碎片,讓天空下起血雨。

「好狠!!」

天豐眼中怒火恆生,牙齒更是咬的吱吱作響,運轉身法,全力躲過這威力巨大的一擊!

也就在這一瞬間,天豐在次陷入魔月和黑衣人的包圍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