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能量體的能量絕不是憑空生有,它被儲存在這個動物園。

2021 年 1 月 18 日

用了就少了。

界孽摸著下巴思考著,昨天僅僅出來五頭白虎,是否說明這個秘境的能源封頂能量最多只能產出五頭白虎?

……太少了。

想到那種美味,界孽喉嚨就忍不住吞咽。

被滿足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那是一種下意識、本能的行為。

這之前,界孽只知道自己能夠吸收本源力量。

純粹的能量,與靈氣或者元素完全不同,它能全方位滋養她的身體,彷彿所有疲憊都消失了呢。

眼前的場景漸漸開闊,變成了一望無際的草地。

道路停了,前方被草地接壤。

沒有任何被踩踏痕迹,所有的植物都青翠欲滴,生機旺盛。

界孽一腳踏入草地。

「找到了……」

界孽眸子烏黑,微微笑了起來。

在地底!

……

「咚!咚!咚!……」

彷彿是心臟跳動的聲音,界孽也能感受到四周地面有規律的脈動。

她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沒有光,但並不黑暗。

能量體在她四周凝結成了球形,散發著微光,足夠照亮這片空間。

界孽踏在柔軟的地面上,詫異的挑眉。

她抬起右腳,印在牆壁上。

紅色的牆壁中是不規則的線,其中還有物質在涌動著,在生長。

界孽伸出手臂,將手心貼在牆壁上。

柔軟。

這是她對牆壁的第一印象。

紅線的地方稍微硬一些,有東西在其中流動。

許多紅線中流動的東西方向不一,界孽覺得這更像是血管。

所以她現在是位於一頭巨型生物的體內?

界孽回頭看了一眼,她身後沒有空間了。

只能向前走了呢。

「噠、噠……」

很奇妙,與柔軟的地面觸碰,卻反而能發出清脆的響擊聲。

她很快就走到一個跳動的巨物前。

是心臟跳動的聲音。

上面還有靜脈和動脈。

界孽伸手,還未觸碰到心臟,面前出現淡藍色的屏障,屏幕上是一個可愛的糰子腦袋。

「歡迎您,情緒之主。」

那簡筆畫的表情變可愛了些,聲音也是極其可愛。

界孽挑眉:「你叫我什麼?」

「偉大的情緒之主,人家稱呼您沒錯呀,雖然人家不知道您屬於哪一位情緒之主呢。」

那糰子的表情從屏障中掙扎了出來,在界孽周圍上躥下跳著。

「您來到這裡,是有什麼事要分享嗎?人家有很大的用處,能解決情緒之主您不必動手的工作呢。」

「呵呵……」

界孽笑了起來。

「的確是一個識時務的……智能?」

「方舟向您報道!」

糰子一臉驚喜,正經嚴肅地在界孽面前漂浮著,分出一團作為它的手臂,向上表示敬禮。

……

方舟曾經是位面12號中智慧生靈傾盡所能製造出的高級智能。

位面12號中的生靈經歷了億萬年的發展,甚至製造出了空間儀器,將整個位面按照空間劃分出了四個區域供需生活。

他們已經在研究突破位面壁。

位面12號中的他們已經窮盡了所有資源,必須得到擴張才能緩解人口與種族隔閡造成的壓迫。

但在突破位面壁的情況中,他們失敗了,包括其中出了最大作用的智能「方舟」,同位面12號一起爆炸了。

整個位面,頃刻間化為烏有,甚至波及到了附近的位面11號、位面23號、位面86號與位面5號。

這是方舟爆炸前夕通過量子波動得出的信息。

那是另外一段信息傳遞的過程,只不過被它截取了。

……

但方舟並沒有因此損毀,它得到了最後的能量,組合了引擎,瞬間從爆炸中逃走。

餘波損傷了它的一部分核心結構,它陷入了沉眠。

當它醒來時,它就在這裡了,它進入了一個即將化為天地能量的神靈「白虎」中,吸收了能量醒了過來。

它在這裡待了許久。

動物園的存在與那兩個人類都是它的技術投影,作為一個歷史悠久高科技位面的結晶,它的技術投影已經達到了以虛化實的地步。

……

界孽摸著下巴聽著方舟的訴說。

對方的經歷,聽聽就行了。

最大的謊言就是真中有假。

智能在她看來也算是一種生物,只不過結構和那些以靈魂才能存活的生物不同而已。

對於頂級的智能來說,有了智慧,就有了慾望。

它們同樣不想死去。

無論方舟曾經的經歷是什麼,界孽都決定先收下對方。

她已經在研究向智能打上烙印的方法,以確保對方不會背叛。

不過若是在研究的過程中,對方背叛了,那也無所謂,她會讓對方提前一步消失,而她早已經有了替代品。

……

方舟進入界孽空間的時候,請求將白虎的屍體收入其中,作為它的能源,使它不會再次陷入沉睡。

界孽同意了。

瞬間整個動物園消失了,只有一望無際的荒原。


界孽看著不遠處昏迷的許多人面無表情。

她並沒有向方舟了解如何處理這些人,而方舟吸引這些人前來的行為也絕不是第一次了。

作為一個下屬,有下屬的隱私。

她是一個仁厚的首領。

遠處從雜草林中走出來一個身影。

是嚴安。

所有的人都在這兒了。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片刻嚴安低下了頭。

實力強的人才有話語權,而他太弱了,連開口的權利都沒有。

他只知道了一個信息。

他們都會死。

……

血色夕陽。

界孽仔細清理了身上被濺到的血滴,將目光看向了整個位面。

她喜歡在血液中涌動的感覺,卻又討厭被沾染上。

因此她在解決之後都不得不花費時間處理痕迹。

不過這是她為數不多不討厭的麻煩。

這個位面,沒有資格讓她再停留了。

方舟是最大的收穫,她需要離開了。

否則讓小甜甜久等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 秦以洛將要回江城的事情也告訴了雲菲菲,免得她找不到自己在秦家咋咋呼呼,說些讓家裡長輩胡思亂想的話。

電話里,秦以洛叮嚀著:「你有空多陪陪爺爺,我三五天就回來!」

「三五天?」雲菲菲帶著質疑的口吻;

好好的她敷著面膜接到這通電話,嚇的面膜都掉了,這會兒正激動地在房間里來回走動呢,「送孩子回去需要三五天嗎?當天來回都可以啦,你幹嘛要停留那麼長時間?還是說你有別的事情?」肯定心裡還是有那個喬斯宸,嘴硬不肯承認;喬家那麼壞,她都擔心以洛姐去會被喬家欺負。

「我能有什麼事情?也不對,我在江城有朋友,這次回去,我肯定是要敘敘舊!」顧穎和佳佳一直都很擔心自己,這次回去得好好的跟她們解釋一下,不希望這麼好的朋友就散了。

「敘舊?呵……」雲菲菲冷笑了一聲,「和那個喬斯宸?」

秦以洛不否認這個事實,「我當然會去看望他,他現在在醫院,我會親自將瑞瑞送回到他身邊的!」

「我說你到底在想什麼?瑞瑞留在帝都不好嗎?喬家能給的,咱們都能給;憑什麼就得順著他們喬家啊,當初可是他們喬家不擇手段把孩子搶走的,你現在還處處的忍讓,你想氣死我呀!」雲菲菲就是見不得自己家裡人被欺負。

「過去的事情我不想提了,眼下是瑞瑞!」秦以洛扶著自己的腦袋,她這個妹妹就是…有時候太急脾氣了。可她是好心,自己也不能博了她的情。

「那個小不點……明擺著就是設計你嘛,你是真的看不出來?」雲菲菲和喬恩瑞聊過,並且從小不點的嘴裡親口證實,他回江城的目的就是希望給父母製造機會,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來了,小不點肯定不會放棄,「姐,你老是告訴我,你對小不點的父親是不是念念不忘?」

秦以洛有些扛不住雲菲菲地步步緊逼,「你……雲菲菲,你又在天馬行空想什麼呢!」

「我想什麼?是你想什麼呢?」急的雲菲菲都朝著電話嘶吼了;

她真的要被以洛姐氣死了,人家挖坑她就傻乎乎地往下跳嗎?難道一點都不心疼自己嗎?

「我什麼都沒想!」電話里,秦以洛的聲音特別的淡然;

可雲菲菲做不到,有小不點在,以洛姐跟那個喬斯宸這輩子怕是註定了藕斷絲連了,「成,那我陪你去江城,反正我最近也沒事!」


「不用!」秦以洛皺了皺眉頭,「你在帝都好好的陪陪爺爺!」

「行了,你別拿外公來搪塞我,外公要是知道我的決定百分之百的贊同我,而且你要去江城的事情,恐怕還沒有告訴外公吧;你是打算先斬後奏吧?」若是外公知道了,他爸媽這會兒應該也知道了,這點她雲菲菲還是可以百分之百保證的,「外公的脾氣你應該清楚,但是你帶我去就不同了,有個人照顧你,外公還是明理的!」 [任務等級:二星

任務評定:優秀]

宿主:界孽

編號:****

等級:低級任務者


經驗:20400/3000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