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肖長河心悅誠服地拱了拱手,嘆道:「要是其他人,從我手裡撿漏這幅畫,我腸子都得悔青了。」

2022 年 1 月 14 日

「但是你不同,我知道你是有真本事的人,這幅畫在你手裡,才不算暴殄天物。」

要知道,古玩這一行可是經驗越老越吃香。

那些上過電視台的專家教授,哪個不是五六十的老頭子?

而林晨才多大,也就二十齣頭吧……

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造詣,假以時日的話,那還得了?

這一刻,肖長河心裡已經埋下了一顆種子,無論如何也要與林晨交好。

像這種頂級鑒寶大師,稍微一句點撥,就能讓他受用終生。 李由摔了好幾個屁股蹲,蒙博機靈也是有限的,不比李由好多少。

小蘿蔔頭太多,夏平為了讓兩個小蘿蔔頭性格快些改變,

就讓兩個小蘿蔔頭也和其他小蘿蔔頭一樣端著一個大碗,

看着碗裏熱氣騰騰,香噴噴的大雞腿,兩個小蘿蔔頭眼睛有些紅。

黑蛋比李由蒙博更慘,摔屁股蹲更多不說,還不知道被哪裏得到消息的黑蛋老爹,又抽了一頓屁股蛋子。

畢竟夏平這裏的待遇簡直不要太好,這些小傢伙又肉吃就罷了,還有雞腿。

如果不是不能帶回家或者分給其他人,他們都想讓這些小傢伙帶回去,再熬個雞湯啥的了。

要是因為打架被趕走了,這些小蘿蔔頭的父母估計能氣壞。

畢竟家裏可沒多少糧食讓這些小傢伙吃了。

院子外,李由蒙博緊挨着,坐在一處太陽不錯的地方。

兩個小蘿蔔頭正有些神傷的啃著雞腿,王離來了,一邊其他幾個正在啃雞腿的小蘿蔔頭立即跑到了一邊。

這個板着臉有些殺氣的傢伙威懾力還是有幾分的。

王離一屁股坐在兩個小傢伙身邊,嘆了口氣,率先開口道:

「哎,你們兩個小傢伙,公子讓你們去勸架,你們倒好直接打起來了,打架也就罷了,還是被打的,被打了也就算了,還不知道打回去,就像公子說的,你兩……簡直………弱爆了!」

「我………」

李由眼睛更紅了,想說些什麼,卻被蒙博拉住了。

蒙博啃了一口雞腿,看看王離,咬牙道:

「王兄,你是故意的!」

正想着完成慫恿兩個小傢伙打架任務的王離噎了一下。

立即板着臉道:

「胡說八道,某故意什麼了故意?某是聽了你們老師的命令去讓你們勸架的!」

「打架不過別人就打不過別人,你離哥是那種坑人的人嗎?」

李由梗著脖子,一臉不服氣道:「我沒打架,我去勸架的!」

「勸架還被打,那就更丟臉了,要是某,某絕對先打回來再說!」

王離毫不客氣的打擊小蘿蔔頭。

一上午經歷了許多的李由眼珠子一下子就濕了,

他感覺自己好像被針對了。

黑蛋他們千方百計的來騙自己的糖,自己明明去勸架還被欺負。

被欺負了也沒人安慰,王離這個傢伙還來諷刺自己。

他感覺以往自己那位位高權重的父親教給自己的那些為人處世的方式一下子就失去了作用。

黑蛋他們不講武德也就算了,連王離也不講武德了。

一看李由眼眶都濕了,王離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自己這是按照公子任務來慫恿兩個小傢伙打架的,可不是來把兩個小蘿蔔頭欺負哭的。

見此,立即乾咳了一聲道:

「某跟你倆說,下次勸架被打的時候,一定要先打回去,那個啥………某這裏還有些事,就先走了!」

話落,立即轉身就走。

李由看着王離離開,眼淚啪嗒一聲掉在了雞腿上:

「蒙博,我想家了!」

李由哭了,蒙博也想哭。

但是想到自家老爹把自己送來時的警告,蒙博一個激靈。

「李由,不能哭,你爹可是堂堂大秦的丞相!」

蒙博安慰道。

李由聽的更難受了,自己身為堂堂大秦丞相的兒子,今天居然被打了。

「李由,王離說的對,下次他們再欺負咱們,咱們就打回去!」

蒙博咬咬牙,想到自己屁股蛋蛋的遭遇,狠著心道。

「可是………這樣的話不會被老師趕走嗎?」

李由立即有些糾結起來。

「你個瓜蛋,老師不是說了嗎,要讓我們多學習他們,他們打架,我們也學習打架!」

「這………行嗎?」

李由想到自己被狗剩推了好幾個屁股蹲,有些躍躍欲試,又有些擔心。

「行,肯定行,大不了………大不了被老師打一頓!」

蒙博豪氣道。

「嗯嗯,蒙博我聽你的………」

…………

後院,賬房裏,夏平看着吃完飯後,繼續忙碌著衛季,笑了笑,隨手拿起幾個賬冊,翻看了一下。

衛季看到是夏平,立即起身行禮。

夏平擺擺手,道:

「吃了嗎?」

「回公子,已經吃過了!」

衛季點頭。

「嗯,我過來看看,最近幾天上班,感覺怎麼樣?」

夏平點點頭,這個學生無疑是他最省心的。

不像兩個小蘿蔔頭,為了讓兩個小蘿蔔頭改變一下性格,他可是操碎了心。

衛季有些不理解什麼叫「上班」,懵了下。

夏平見此,撇撇嘴,隨口解釋了一下,衛季這才明白過來。

眼睛很亮,道:「回公子,學生這段時間,時常會遇到一些不懂的問題,與管家交談后發現,學生雖然學了不少知識,但是如果運用到生活中的話,以前一些簡單的算術,也都會偶爾出現問題,並不能一味的按照自己所學的知識去解決問題!」

「你能發現這些問題,已經很不錯了!」

夏平滿意的點點頭,衛季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

如果換一個人來,即使發現了問題,或許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方法。

滿意歸滿意,該敲打的,夏平自然也會敲打,就道:

「我聽老高說,你最近這段時間都一直待在賬房裏,雖然你發現了不少問題,但是這些是還不夠的。」

頓了下,夏平繼續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你對數學的運用已經沒什麼問題了,不過你需要去看到更多的風景,以及了解到更多的人。」

「明白這些人知道什麼,在想什麼,需要什麼,以及喜歡什麼,只有知道了這些,你才能知道大秦需要什麼!」

「而只有知道了這些,你才能明白,數學對於大秦的意義,而不是坐在房間里苦思冥想!」

夏平看着若有所思的衛季,微微一笑,拍了拍衛季的肩膀,問道:「所以你明白你接下來該做什麼了嗎?」

衛季點頭,這段時間他已經隱隱有些感覺了,知道是自己無法動筆的真正原因就是自己的見識。

此時夏平點撥后,立即明白過來,看着夏平轉身離開的背影,只感覺心裏從未如此踏實過。 「這,這都是你給我準備的?」

早上,陳曉雲驚訝的看着電腦上面的畫面,整個人有點懵。

這將近一個月以來,她也在不斷的總結,整理資料以及所有學到過的知識。

但是,人無完人。

她再怎麼樣,都不可能記住太多,所以資料整理上面的出入還是很大的。

但是藍天的這一份資料,直接給她砸懵了。

電腦畫面上的資料,不只是資料,而且還有很多她做的失誤的地方。

比方說,抽取骨髓液的第二針的位置。

再比方說她在拿捏髂後上棘的位置不準確。

總而言之,藍天做的,比她詳細的太多太多。

「沒錯,這是我昨晚回去之後給你整理出來的,不是還有一周多的時間嘛,一個月的進修,然後是研討會,等我結束之後,我們就回去了,趁著這段時間,你可以把握一下。」

藍天笑着說道。

「嗯嗯,好,謝謝啊!」

陳曉雲露出了笑容。

「朋友間的幫忙而已,我今天就不陪你去看燈塔了,我還有點事情。」

藍天微微一笑,告別了陳曉雲。

看着他的背影,陳曉雲嘴角忽然下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