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聽完后,李聞對愚人眾的目的也了解了一些,就在一個月前,愚人眾突然在這裏駐守。

2021 年 12 月 5 日

似乎在裏面是一個七神之前的遺跡,已經破舊不堪,卻吸引了愚人眾的前來。

正在李聞思考的時候,一聲爆炸聲傳來,是在遺跡內部,他飄了過去。

遺跡內部已經站滿了愚人眾,債務處理人、雷錘、風拳這些愚人眾常見兵種都在此。

人數不少,粗略一望就有了三十多個,不可力敵,愚人眾的戰力可是不容小視的。

遺跡里的山壁被炸開一個大洞,估計就是剛剛爆炸聲的起源,李聞不禁靠近了一些。

「誰!出來!」

被發現了?李聞打算逃竄的時候,另外一邊冒出來一個盜寶團成員,速度很快,轉身就沒影了。

「追!封鎖入口!」

遺跡內的愚人眾魚貫而出,試着去追上那個盜寶團,但是速度太快,追不上。

一些跑的慢的愚人眾則是守住了入口,不放任何人進去。

李聞也已經離開,愚人眾有邪眼,是能看到他的,不過,在走之前,他瞥了一眼山壁后的情景。

那是一個神殿的入口,而入口后,放置著三個女神像,神像背後,有一輪巨大的月亮石頭,散發着銀白色的光芒。

李聞在周邊觀察了一陣子,決定先放棄,愚人眾的兵力太多了,單靠他一人之力無法解決。

或許忽悠純水精靈過來,有可能滅掉,但不是現在,李聞打算還是先去輕策庄。

那個神殿到底是哪個神明的,他不記得原神里有代表月亮的女神。

正在他思考的時候,輕策庄也到了,和無妄坡幽靜的環境不同,這裏仍然是一片祥和。

「若心奶奶,早上好。」

李聞乖巧地打了聲招呼,若心奶奶點了點頭,認出了是李聞。

「常九爺在嗎?」

「小常啊,他現在應該在大堂那邊在給小孩子講故事,真的變了不少呢。」

給輕策莊裏的小孩子講故事么,是對小九九的預演吧。

只不過那個嫌棄輕策庄人們的常九爺,變成了這樣,也不錯啊。

「久遠的傳說中,大地上的草木走獸都擁有自己的王國。」

「在那時,如今蒙德城的所在還只是一片森林,是野豬嬉戲的天地。」

「野豬的王國就坐落在這片森林裏,王國在野豬國王的統治下富足快樂。」

李聞剛飄到大堂,就聽到了常九爺的聲音,他在講一本來自蒙德的童話書《野豬公主》。

常九爺是看不到他的,所以也沒有在意,繼續講著故事,而李聞也暫時沒有打斷的想法。

「所以,我要犧牲我的所有,填飽你的肚子,好嗎?」

當常九爺念到這裏的時候,聲音一下子停下,眼睛眨了眨,彷彿看到了不敢相信的東西。

孩子們在鬧,李聞也有點不解,在腦海里找了找野豬公主的結局,他才想起這是本黑童話。

「咳,常九爺,方便嗎?」

李聞打算給常九爺解下圍,而常九爺也有了借口,對孩子們說有事情要忙。

哄完孩子后,常九爺對空中作了個輯,方向是錯的,李聞就只好讓他回去家中,到那裏再細談。

「怎麼會有這種書!」

常九爺一進門就把野豬公主扔到一邊,這個轉折性的結局讓他很是無語。

喝了杯茶,冷靜下來的常九爺,從柜子裏取出一小本書稿,這裏面正是他寫的書籍。

李聞接了過去,書稿一下子消失在常九爺面前,讓他有點驚奇。

「常九爺變了很多呢。」

李聞也沒急着走,反而變成了水形態,坐在了凳子上。

「終於能瞧見李聞先生的真容,看起來修為進步了不少,真是天縱奇才。」

常九爺悄悄的恭維了一下,給李聞倒了一杯茶,開口說道他在輕策庄的經歷。

剛開始的常九爺是掉在了錢眼裏,本來就想着發財,然後讓小九九知道他。

現在卻是陰陽相隔,他也對錢沒了慾望,開始不斷買入故事書。

而在一次運輸過程時,被村裏的小孩子瞧見,他們纏着常九爺,鬧着要聽故事。

常九爺看到此景,想到了小九九,也放下心防,開始與輕策庄的人們交流。

總算是個好結局吧,李聞抿了一口茶,褐色的茶水,進到喉嚨處就變回了普通的水。

「如此甚好,那麼,請恕我失陪,我去趟邊界,把書籍帶過去小九九。」

「請稍等。」

李聞被常九爺攔住,只見他再次從柜子裏取出一張紙,上面畫着一幅畫。

將畫放在了桌面,常九爺開始講起了故事,這是他從若心奶奶口中知道的。

在久遠之前,輕策庄還未建立,此地本是「螭」的巢穴。

「螭」是一隻龍型的魔獸,它在璃月為禍一方,被岩王帝君擊敗。

它的身體蜷曲成了頑石,血液化成了碧水,鱗片則變成了梯田。

然後,為了封住「螭」的遺骸,不讓它再為禍世間。

帝君將遺骸被釘在了某個極低的地方,用水將螭的遺骸封堵,又用寶器將它鎮在了密藏中心。

「這是個傳說,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李聞先生是水屬性,遺跡可能會有你需要的東西。」

常九爺的話讓李聞想起了古雲有螭這個任務,那個時候,他被那幾個遺跡守衛打的死去活來。

這個消息很有用,本來李聞突破材料缺少,螭的遺跡里可能會有突破材料。

看來是必須去一趟了,李聞向常九爺道聲感謝,他擺了擺手,轉身修改起野豬公主的結局。

李聞從常九爺家中走出,在想當時任務的細節,他記得挺麻煩的,需要找到三個石片,才能開門進去。 抹了幾下眼睛,常衛明怒從心中起,惡從膽邊生,脫口就吼:「秦建英你來這裏做什麼?快給我回家去!」

秦建英瑟縮了一下,「嚇」得只敢緊抱着孩子,頭埋在孩子襁褓上無聲哭。

當他不存在了,瑪的真的有必要開會講尊重婦女的事了,書記冷冷開口:「你就是常衛明啊?」

他對這個員工只有些面熟,名字和人對不上號。

一聽書記語氣中的冷意,常衛明心底一個激凌,忙收斂情緒,點頭哈腰道:「書記,我就是常衛明,這是我農村來的媳婦,不懂規矩跑這來影響您工作,我馬上叫她回去。」

常衛明一時間心底發涼,這才知道書記叫他來幹什麼?是秦建英這刁婦跑單位來告他黑狀了。

瑪的他跟這刁婦一天一秒都過不下去了。

「她沒影響我的工作。」書記冷笑,「新社會人人平等,你沒必要跟我強調你媳婦是農村來的。」

「農村來的怎麼了?你我身上穿的衣,嘴裏吃的食,那樣不是農村來的?」

「你如果嫌棄,當時就不應該和人家結婚,現在孩子都生出來了,憑什麼嫌棄自己孩子的媽?」

常衛明臉都嚇白了,他怎麼忘了,書記就農村幹部選拔來的,忙陪笑道:「是我說錯話,對不起書記,我向我媳婦認錯,以後我再不會這樣了。」

這邊他對秦建英的態度馬上春風般和煦,道,「建英啊,咱們夫妻床頭打床尾和,有什麼咱們回家說,你說什麼我都答應,跟我回家去吧,來,我攙你走。」

從常衛明進來,秦建英就微垂著頭,一副害怕常衛明大氣不敢出的樣子。

恰好這時女秘書端著早點進來,秦建英畏畏縮縮道:「能不能讓我吃兩口早點再走?我會快點吃的。」

常衛明都快氣炸了,秦建英這是裝什麼逼樣?難道要讓所有人以為他在家是萬惡的資本家,連口飯都不給這女人吃?他不給這女人錢,不過是他要讓女人主動跟他離婚的手段,又不是他捨不得一碗早點錢,如果秦建英識相主動跟他離婚,二三十塊他還是會補償給她的。

女秘書聽的眼淚都要掉下來的,忙把碗端到秦建英面前,溫聲道:「我給你端的是雞湯麵,你現在要給孩子餵奶,吃這個好,你慢點吃,小心燙著。」

外人都如此關心餵奶婦,常衛明還有什麼臉說,不準媳婦吃碗雞湯麵?這世上還是好人多,秦建英端過面,哽咽道:「謝謝你。」

想着自己所受的委屈,秦建英邊吃面,眼淚水一樣朝下流,背上的孩子什麼都不知道,但他能感知母親的傷心,小嘴一咧哭了。

大人流淚小孩哭,女秘書也不停抹眼淚,書記煩燥的想摸出煙抽,煙已經拿到手邊,又想到抽煙對孩子不好,便「啪」的放桌上,冷嗖嗖的瞪了常衛明一眼。

常衛明汗毛直豎,忙硬擠出笑容,上去像對祖老爹一樣說:「建英啊,你慢慢吃,小心別燙著。」

還去哄孩子,「噓噓,寶寶別哭,爸爸在這呢。」

看着那樣像自己的孩子,常衛明心裏只有厭惡,因為他認為這「丫頭」像秦建英這農村媳婦的更多。 張繡得知曹操引兵前來,急發書報劉表,使為後應,一面與雷敘、張先二將領兵出城迎敵。

兩陣對圓,張綉縱馬而出,指操怒罵道:「曹賊,你這假仁義無廉恥之人,與禽獸何異!」

曹操笑道:「曹某平生最喜他人妻,此乃天性使然。你前番既已歸降,這宛城中的一切當歸我所有。區區一個小寡婦,我取之何妨?你犯得上殺了她么?」

張綉怒道:「呸!那蕩婦與你勾搭,壞我叔父名聲,殺了她,我於心無愧。倒是你,為了一個女人,搞得子侄喪命,最器重的【獅蠻】典韋也成了廢人。所為何來?」

曹操聽他所說,似乎知曉典韋下落,急道:「阿綉,難不成你知曉韋兒身在何處?不若把他交還於我,我即刻罷兵。以往之事,不再追究。如何?」

張綉冷冷道:「不知。他臂膀已廢,只恐早已喪命狼吻,埋骨深山了吧!呵呵。」

曹操臉色一沉,道:「誰可與我,拿下張綉?」

話音未落,早見一人縱馬而出,直取張綉。手揮鑌鐵九環刀,卻是許褚。

張綉持槍在手,欲相迎。卻不妨身後閃出一人,手揮長槍,去迎許褚。乃是張先。

這張先乃是張綉同族中人,雖槍法精熟,但比起張綉,差之甚遠。豈是許褚敵手,戰了十餘合,被許褚斬於馬下。

張綉挺槍相迎,與許褚戰了三十餘合,猶勝負難分。

曹操這廂,猛將眾多。尤以夏侯惇脾氣最為暴躁。眼見許禇與張綉陷於膠著,按捺不住,怒吼一聲,挺槍沖入張綉軍中。

夏候惇雖是獨目,卻是勇猛非常,如虎入羊群般,長槍飛舞,不住有人倒地。

雷敘見了,一手持盾護胸,一手揮動大刀,來敵夏侯惇。

戰了有十餘合之際,夏候惇暴喝一聲,那長槍竟刺穿盾牌,自雷敘胸前刺入,透後背而出。

夏侯惇奮力拔槍,雷敘慘叫一聲,落於馬下,眼見是不能活了。

聽得雷敘慘叫,張綉略一分神,手中槍被許褚的鑌鐵九環刀重重一砍,登覺虎口發麻,手中百鳥朝凰槍險些脫手。

張綉暗呼不妙,高喊一聲:「撤!」率眾狂奔。

曹操引軍來趕,直至南陽城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