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聽到黃民軍說不小心把傳訊符弄掉了,華季剛就滿臉汗水直冒。這麼重要的東西在一個這樣的高手手裡,都能給弄掉,真的是無語了。

2021 年 1 月 10 日

看著滿頭大汗的華季剛,黃民軍說:「就知道我這麼說你很難相信。其實我的傳訊符是在我暈迷之後掉的,所以到底掉那去了我也不知道。」

華季剛表現出了原來如此的神情來:「前輩,我這倒是有一塊傳訊符。不過是放在後院里的研究室那邊。」

剛完成對天武液研究的華興邦帶著自己的團隊剛走出研究室的大門,就看到迎面而來的黃民軍。

「前輩您好,想不到我們剛一把天武液的研究完成,前輩就知道了。」

「完成研究?你是說你們已經把天武液的秘密都弄清楚了?」雖然已經晉級,但是黃民軍還沒意識到天武液的作用對自己的作用已經沒有了,就急忙問道。

「嗯,我們剛完成研究,原來前輩不是聽到我們已經完成研究才來的。我說呢,怎麼可能我們這邊才完成研究,那邊前輩就到達了,這也太快了吧。」

「跟我說說,你們研究出來的結果是什麼?」

「其實這天武液的作用雖然在晉級先天後已經無法發生效果了。但是,在我們晉級前不是有一段時間基本上可以說是停滯不前嗎。其實不然,那是因為這天武液正在改造我們的身體,從而使得我們的身體能夠真正達到先天級別。而且,它還不是只把我們的身體改造成先天就完了,而是把我們的身體改造成到接近先天巔峰的程度。這也就是為什麼前輩已經是先天巔峰卻還無法突破的原因,因為您的身體強度連先天巔峰都沒達到,怎麼可能會再晉級到更高層次呢。所以,當修為無法提升時,最好的方法就是改修肉體強度。至於說我們之前所說的什麼天武液的第二個副作用,那隻不過是天武液的效力已經沒有了而已。」

聽了華興邦的話后,黃民軍仔細想了想。終於,對於自己能夠晉級的原因豁然開朗起來。

原來,自己的身體強度本來還是不能達到的,不過由於在核彈爆炸中所受到的衝擊力太大,而為了抵抗這衝擊力,自己的身體不知不覺中慢慢變強了起來,直到突破了先天極限達至練氣期才停止下來。

如此看來,這修真也不是隨隨便便只要把體內真氣聚集夠了就能突破的。身體就好比一個容器一樣,沒有堅硬的容器,那麼這個容器就不能裝更多的東西,否則會把容器壓破的。知道了原因后,黃民軍的心結終於得以解開。

終於的,從行動開始至今,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了。也就在這時,全世界所有的通訊系統全部恢復正常,同時的,所有監測中心全部都發現了小日國東海洋有核彈爆炸的消息。一時間,因各核彈基地及導彈基地被佔領后的消息已經感到恐慌的各國政府再次沸騰了起來。

有衛星監測的國家立時把視線投到了小日國,當看到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個布滿廢墟及各種殘骸的城市以及還有一些正在噴發的火山的圖片時,人間地獄這個詞立時湧進了所有看到這些畫面的人腦海里。也就是在這一刻,所有看到這些衛星圖片的人們,都確定了一件事情,小日國徹底的從龍星上消失了。一個曾經以小國身份,經濟世界領先的國家,就這樣被十枚核彈給摧毀了。就算世界其他地方有一些小日國的移民或沒在小日國內的人還活著。可是由於人數太少了,所以還想再現小日國昔日的風光卻是不知要多久,甚至永遠都不可能。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短短一個小時,小日國滅國給全世界各國政府帶來了一團陰影。

當各國政府把眼光從小日國領土上移向小日國的鄰居們時,奇怪的畫面出現了。

相比小日國,領土與華夏接壤,又距離小日國僅僅三百公里遠的南漢國和北漢國,雖距離不遠,但是畫面上這兩個國家的國民都一無所知的生活著。而反倒是距離小日國較遠的華夏國,由畫面中,各國看到了密麻麻的人潮正在撤離華夏的各沿海城市。從中,各國看出了華夏國的這一舉措應該是早就已經在實施了的。

從華夏國的動作當中,各國嗅出了其中的詭異情況。

為什麼華夏國能夠在通訊不暢的情況下獲知有海嘯要襲擊華夏國的沿海城鎮?是不是這次的陰謀是華夏國發動的呢?隨著對無法通訊的三小時進行了解,各國再次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華夏國根本沒有發生各國都發生的這種所有通訊系統都無法使用的情況。

這種情況使得各國都以為這次為時三小時的無法通訊事件是出自華夏國的手筆。頓時的,所有人都以為現今的華夏國的科技技術已經遠遠領先所有國家了。

當核彈爆炸五個小時之時,全世界所有國家都收到了一個華夏國外交部準備在一小時后發布信息,到時華夏國將公布影響全世界格局的消息。

一石擊起千層浪,這一條消息一下傳遍了全球,一時之間人心慌慌的。

當時間到達華夏國外交部發布最新消息之時,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端坐在電視、電腦等設備之前準備收聽關乎全世界命運的消息。

「請大家安靜,發布會現在開始。首先,感謝所有到場的各國記者們,以及坐在電視、電腦前的各位聽眾。今天我所要公布的消息是:第一,我宣布,從這一刻起,全世界所有有可能摧毀龍星的大殺傷武器已經全部由我華夏國接管。這些武器將在近期全部運送回華夏國,其中部分將就近銷毀。」站立於新聞發布會會場發布台上的華夏國外交官員如是說。

「哇,這是真的嗎?」

「不會吧,這怎麼可能?」

「編故事也不用這麼編吧。」

「我不會還在做夢吧,怎麼聽著好像一點也不真實的樣子。」

「絕無可能,我們北部國這麼強大的國家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打敗呢,一定是騙人的。」

「哇,原來我們華夏國這麼強大啊。超級棒。。。」

。。。。。。。。

聽到華夏國外交官員的話,一下子整個會場就熱鬧了起來。各種聲音傳遍了會場。

「請大家剝剝肅靜一下,我剛才所說的話絕無半分虛假之處,如有不信的,可回國加以驗證。下面我將發布第二條信息。雖然這是第二條,不過我想在座的各位有可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那就是華夏國東方海外的島國小日國,已經在四個小時前,在龍星消失了。現在我宣布,小日國原領土從今天起將歸入華夏國成為我華夏國的一部分領土。」

「這是強盜行為,雖然小日國已經被摧毀了,但是,在沒被摧毀前,小日國是我北部國的附屬國。所以,小日國被海浪摧毀后,他們的領土也只能是我們北部國的。」

「你們也太無恥了,小日國剛被摧毀了,你們華夏國就想佔為己有,怎麼可以這樣啊。」

「好,做得漂亮,這才是一頭清醒的獅子,看來華夏將強盛起來了。」

。。。。。。。。。。。。

華夏國外交官的再次的發言又再次的引發了不小的地震來。

「第三條消息,為了龍星上所有人類的安全著想,從今天起,華夏國將接受任何國家的申請加入華夏國的提議,時間為期一年。一年後,所有沒加入華夏國的國家,我華夏國將派兵對其進行打擊,以確保一年後,龍星能夠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好了,我所要發布的所有信息已經全部發布完畢,謝謝大家。如果各位還有什麼疑問的話,請在發布會結束後到華夏國外交諮詢。散會。」

滿肚子疑問的各國記者們一聽到散會這兩個字,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正穩步走下發布台的華夏國外交官員。如此簡短,而且還是沒給所有記者提問的機會的的發布會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不單是所有在場的記者一個個都給驚呆在現場,同一時間的,所有在電視機、電腦等設備前收聽到這樣的新聞發布會時,也都是一個個目瞪口呆的說不出話來。

短短一會而已,全世界從很安靜一下就變得嘈雜無比起來。

各種電話、手機等通訊設備一瞬間的都響了個不停,各種討論的聲音也都充斥著這個世界。只為求證華夏國的信息里有多少假情報。

當只聽到自己國家政府機構的各種敷衍聲音之後,所有打聽消息的人這一刻都確認了華夏國在發布會公開的信息是正確的。

而那些大國,在得知自己的手中的終極武器已經沒有了之時,都把眼光投到了各個存放終極武器的場所。由情報人員傳遞給這些國家首腦們時,大家才知道華夏國隱藏起來的真正力量。

真正讓這些大國首腦們感覺到心驚膽戰的是,從這些人的面貌上,他們看到了一些不應該出現在這的人。就是那些之前雙方互相激戰時戰死了的那些人員,如今卻是出現在了各個戰場上。也通過攝像機展現在了全世界的人面前。

「完了,想不到華夏國這麼強大,居然能夠把這些人死而復活,還是以前只是讓這些人裝死?不管怎麼樣,這個世界看來註定是華夏國的了。」某國首腦如是想。

當所有人都得到這樣的消息后,有的國家有權力的人員馬上就做出了反應,以權謀私,大量傾吞國家財產後逃亡外國。有的對民眾們實施鎮壓、強搶等等手段。。。。。。。。。。。

這些各種各樣的手段所產生的後果是十分嚴重的。各國都暴發了各種各樣的動亂,全世界都陷入了騷亂之中。

只有華夏國,此時卻是正在緊急處理因核彈爆炸所產生的海嘯影響而努力減少國家及民眾的損失。因為有大量人員需要遷移,所以各種各樣的保障措施也都在有條不紊的實行,以確保民眾們的各種需求。還要對那些就近登高山的人員們進行援助、救援。單隻是這些事,就讓華夏國的官員們一個個焦頭爛額的了。所以,對於各國反饋回來的暴動消息,華夏國政府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睜的看著。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相比全世界動亂的開始與持續,此時的黃民軍正在華府大廳裡邊聊天邊看著正在發生的世界各地的事件。

當看到各地都在發生著各種人為災難時,黃民軍感到很無奈。

「唉,想不到,就因為華夏國的這一個新聞發布會,就使得全世界居然產生這麼大的動亂。對了,華家主,像這樣的事發生,華夏政府怎麼不出來制止呢?這樣亂下去,將來接收回來后,又要重新建設,是不是很不划算呢?」

「的確是不划算,不過為了將來能夠更好的統治,讓他們先內亂,以消耗那些有不軌之心的人的力量。還有就是從這些動亂之中,我們可以更清晰的看到一些有能力的人的出現以及發現那些隱藏的威脅。」

「我看沒必要,我們的國力已經是世界第一了,只要政權在我們手中,其他的一切都無所謂。你不想想,當我們華夏國突然湧現出了一大批的先天強者之時,那些個跳樑小丑那還有翻身的可能。你趕緊的按排人去發布聲明,就說對於那些搞破壞的人員,我華夏國在接收各國領土之後,將嚴厲的打擊這些犯罪分子,呼籲全世界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看著,所有舉報后得到證實的人員都將受到獎勵。還有各國政府人員不得做出危害自己國家的事,一旦發現,我們將嚴厲打擊。各國要保證在華夏國接收政權之時能夠接收到一個完好的國家,而不是一個布滿各種犯罪分子的國家。我就不信他們還有人敢出來亂搞。」

「唉呀,差點忘記了我們擁有絕對的武力,根本就不用怕那些心術不正的傢伙。我這就去傳達前輩的命令去。」華季剛說完就匆匆的向外趕去。

不久后,當華夏國再次發表了一則與黃民軍所說差不多的聲明后,看到華夏國聲明的所有人等,全都把提著的一顆心給放了下來。可是那些個犯罪人員卻更是變本加厲的製造各種動亂,企圖做最後一博。

另一方面,華家主終於找人把傳訊符給送了過來給黃民軍。

「浩然兄,你們那邊怎麼樣了?鬱悶死了,我這邊反倒是出了點問題了。」

聽到黃民軍的話,龍洗然回道:「嗯,你那邊的事我們都聽說了。你沒事吧?只要你沒事就好了,其他的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謝謝你們的關心,我沒事。不單沒事,我還因此而因禍得福的把修為給提升了上去了。」

「哇,真的嗎?你晉級練氣期了嗎?實在是太好了,恭喜你了。怎麼樣,晉級后的感覺是不是很好?」

「嗯,的確感覺很好,混身都充滿了力量。現在感覺好像就是再給核彈打中了也沒事的樣子。好奇怪的感覺。」


「真的,那是不是只要晉級練氣期就可以不怕核彈的正面打擊了?」

「不知道,這只是我的一種感覺,不過我覺得只要不是正面給打到了,有一定距離來緩衝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無傷的。」

「嗯,對了,那個華夏國的聲明是你們讓人發布的吧。如今我們華夏國已經是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了,所以你們的做法很對。」


「是的,那是我跟華家主一起商量的結果。就是覺得我們的絕對武力已經是無人可比了了,所以就讓他們發布這樣的聲明來,以便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們的強大,以及我們是主張和平的。」

「嗯,可惜這邊的事還沒了,可能還要在這呆好多天才行。要不我們就可以提早回去看看練氣期和我們的先天相比到底有多強大了。」

「嗯,等我先回崑崙把那邊的事了了后,就駕馭著我的飛劍去你們那轉一圈,展示一下我的實力。哈哈。。。」

「臭小子,居然向我們炫耀。」

隨後斷了通訊后,黃民軍再次找到了華興邦,細細詢問了一下他們研究出來的天武液的效力。

「前輩,這天武液的效力就是我之前跟您說的那樣。最多使得注射者實力達到接近先天巔峰的程度。怎麼您還有什麼疑問嗎?」

「嗯,剛才跟龍老哥聯繫了后,我就一直在想,這天武液既然能使得注射者晉級先天後直達接近先天巔峰的程度,那是不是可以給那些自己修練到先天的人也注射呢?是不是可以幫助他們把身體的強度給快速的提升上去,從而讓他們有向更高境界晉陞的可能。」

「對呀,我們怎麼沒有想到,老祖宗他們都是自己晉級先天的,注射這天武液對他們是不是有效?嗯,這個問題還是需要仔細的研究一下才行。」華興邦聽到黃民軍的話后,滿臉興奮的說道。

想了一下后,華興邦又說:「前輩,按這天武液的效力來看,我覺得給他們注射起來會有效果的。他們都是用了很長時間來修練晉級先天的,對於他們來說,制約他們的應該是他們的身體強度方面。而這天武液正是先從改造人的身體強度入手的。所以我初步的估計這天武液對他們來說是增強體質而已,至於裡面所蘊含的能量,對他們的做用倒是不大。」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你給我準備一批天武液吧,我拿到崑崙去給紫珊大姐使用看看有沒效果。」

聽到黃民軍的話,華家主馬上吩咐了人去準備一百支的劑量準備給黃民軍攜帶到昆崙山去。

而華興邦卻說:「前輩,我想這天武液的效果對他們來說可能一時起不了多大作用,如果要讓祖宗他們注射的話,最好是慢慢增加劑量試試,看看一次要注射多少才會有反應。至於前輩您嘛,我想,就算是不停的注射都絕對不會有任何效果產生的。」

「好的,到時我在旁邊護著,看看情況吧。至於你們的研究,沒有先天的人配合你們的話,你們也無法做研究吧。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們不如就休息一些時間,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去其他國家的科研基地看看也好。反正目前來說,這個龍星已經是我們華夏國的領土了。」

聽到外面已經是華夏國的領土這一句話后,華興邦居然興奮得差點跳上天去:「真的?外面已經是我們華夏國的了?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可以去北部國及烏洲看看一些科研室的資料了。不過就怕他們提前把各種資料銷毀了。」說完后,又滿臉的擔心。

「銷毀就銷毀吧,最少他們還是有一些存檔的。只要我們腳步快點,還是有不少有用的東西留下來的。」黃民軍安慰道。

「嗯,前輩說得對,興邦,你馬上準備就出發吧,另外的事我來按排。」華家主聽了黃民軍的話后,對華興邦如是的道。

然後對著門外喊道:「來人,馬上發出聲明及命令,聲明各國科研機構從現在起不得銷毀任何資料,不單不得銷毀,還必須清點清楚所有資料,等待我們的人員去接收。如發現有人銷毀資料的,一律格殺。如有保存完整的,華夏國將對其所有人等進行獎賞。命令所有一品以上人員盡量分散開前往所有有價值科研基地保護資料,如有抵抗者,一律格殺。」

「是,謹遵家主令。」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隨著聲明的公布,華夏國高手的調動以及政府各部門的動作,各國本想銷毀秘密資料的人員,全都放棄銷毀動作,反而對所有資料進行歸類存檔,以方便華夏國來人進行驗收。只有小部分死忠頑固分子做出了抵抗,不過最後還是因為人數太少被擊殺清理。

隨著戰火的平息,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到了因核彈產生的海嘯對華夏國所造成的損害程度,以及其他一些臨近小日國的同樣遭受到海嘯襲擊的國家。

這些受到海嘯襲擊的國家,只有華夏國因為先知先覺,所以在人員的傷亡上卻是奇迹般的為零。而其他的幾個較近的國家卻是損失慘重,甚至所有沿海城市的人員全部遇難。所以所有的衛星照片里只有華夏國幾個被摧毀的城市沒有看到類似人類的屍體,而小日國及其他國家被摧毀的城市裡遍布了一具具的屍體。


看到這樣的慘景,對於一直以來都只在報紙、書籍、電視上看到什麼核彈爆炸后所造成的巨大破壞力到底大到什麼程度。同時更加慶興的是現在龍星已經被華夏國統治了,那也就意味著核彈這種破壞力巨大的殺傷性武器有可能不會再現了。以後的世界才是真正的進入了和平年代。

而此時的黃民軍卻是再次踏在飛劍上直飛昆崙山而去。

由於是踏著飛劍,所以黃民軍盡量的向高空飛行,並且飛行方向也是向著崑崙主脈的方向而去。

「啵」的一聲響,黃民軍一頭扎在了通向主脈的結界之上,隨後出現在了師父所在山洞的上方部位。

「師父,我回來了。」急匆匆飛進山洞的黃民軍對著結界里的宋雲開道。

而正站在結界外的龍紫珊卻是滿臉羨慕的表情的看著腳踏飛劍的黃民軍正臨空停在結界外。

「知道了,只要你沒有丟棄這昆崙山的副陣基,它就能保你在這龍星上的安全。」

「副陣基?那是什麼?師父您給我們說說。」黃民軍聽到師父的話后,滿臉疑問之色的道。

同樣一臉迷惑樣的龍紫珊,放下了對黃民軍能夠踏著飛劍飛行的羨慕之心,豎起耳朵準備聽聽宋雲開的回答。

「嗯,為師給你的修真資料里介紹的大部分都只是修真者階段的修真知識,至於仙人以上階段的知識,卻是沒有傳授給你。為的是怕你基礎沒鞏固好了對以後的發展不利。不過這副陣基嘛,現在倒是可以跟你們說說。」

「先說說主陣基吧,主陣基是遠古先人們為了不讓自己布置的陣法失效,而在布置陣法時,給陣里加入一個主陣基,讓這個主陣基不停的吸收著空間中的各種能量,維持著陣法持續的存在下去並具備陣法最初布成的威力。有的主陣基不單會讓陣法一直保持著原有的威力,而且還會慢慢的加強陣法的威力,只不過這種陣法早已經失傳了。」

「而副陣基,卻是遠古先人們為了在自己離開后能夠再回來時能暢通無阻的進入自己布的陣中,而煉製的一種能夠跟主陣基聯繫的小東西而已。簡單的說吧,就像你們龍星現在的一些科技研究所什麼的,都需要驗證進入者身份才讓進的話太麻煩了,就製造了什麼門禁之類的,只要要進入者刷一下卡什麼的就能進去一樣。其實這副陣基的作用就跟這門禁卡的作用類似。」

停頓了一下后,宋雲開接著說:「這昆崙山護山大陣的副陣基的真正作用還不只是做為鑰匙這一功能而已。它還有很強的防護作用,能夠保護著佩戴它的人的人身安全。其實你這一次能夠倖免遇難,最大的原因就是你身上的副陣基所起的作用.另外還會有一些其他功能,只是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了。」

「真的?原來我這次能夠逃過大難是這副陣基的功勞呀。那師父,這副陣基在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煉製無數個的,那這昆崙山的護山大陣的副陣基倒底有多少個?能不能多送我一點,讓我可以送送親朋戚友什麼的。」當聽說到副陣基的巨大作用后,黃民軍厚著臉皮向師父討要。


「臭小子,這副陣基雖然不難煉製,但是每個布陣的人都不可能無限量的弄出一堆的副陣基來。基本上每個陣能有十個副陣基就很不錯了。甚至有的還只是製作了一個副陣基出來而已。」

「哇,這麼少?仙人們真摳門。」黃民軍回道。只不過說到最後一句時,聲音變得很小聲而已。

「你個混賬的東西,居然罵為師摳門。是不是屁股癢了,要不是這結界,老子一定打得你屁股開花才行。」

聽到師父的話,黃民軍一時呆了,然後就一下子從半空中裁了下來,砸在地面上,發出了「嘭」的一聲響。

「哈哈。。。。看你小子以後還敢亂說話不,看看這報應來了吧。」天空中傳來了宋雲開舒暢的笑聲。

而一旁的龍紫珊卻是一邊看著黃民軍的模樣,一邊抿著嘴偷偷的笑。

黃民軍灰頭土臉的爬起來,對著結界里的師父說:「切,只是一時不小心而已,跟報應沒關係,您老別混為一談。」

「好了,繼續剛才的話題吧。剛才說到主陣基跟副陣基,其實主陣基是屬於仙器範疇的特殊物品。而副陣基的級別只是靈器級別而已。」

「仙器?靈器?師父,我身上的這個副陣基是個靈器?我還以為是法寶級的呢,不過這靈器的作用也不大嘛。」黃民軍一臉的興奮樣的說道。

「作用不大?哼,能讓你在十枚核彈爆炸中心完好,這樣的作用還不大。當然,以你現在的身體強度來說,只要再進一階,就可以站著讓人用核彈炸都沒事。不過現在嘛,還是會受重傷,當然死亡的話就有點難說了。」

「啊,這副陣基的防護作用才這麼點啊。只相當築基期的身體強度而已。真垃圾。」黃民軍有點失望的說。

「哼,你只看到皮毛就這麼認為,真氣死人了。靈器雖然只是修真階能煉製出來的最高階法器,可是在這天地靈氣這麼低的一界,這靈器卻是無比稀少。恐怕就是修為到了大乘巔峰的人想在這一界煉製出靈器級的法器,都沒有可能成功。」宋雲開聽到黃民軍的話,要不是有結界的阻隔的話,一定會過來敲他兩下。

「啊,在這一界連煉製都做不到?真這麼難?那師父,這昆崙山還有沒有這一階層的法器存在?給徒兒多幾個怎麼樣。」黃民軍聽到師父說的靈器級法器這麼稀少,就厚著臉皮向師父討要。

聽到黃民軍這麼無恥的話,宋雲開伸出手來就朝著黃民軍的方向拍了過來,「啪」的一聲,手掌給結界擋著了。「你個混小子,真真氣煞老夫了。要不是為師給困在這,你要仙器為師都能煉製給你。更別說這什麼垃圾的靈器,看你小子眼裡怎麼只有靈器。要討也要討仙器嘛。」

「真的?那師父送徒兒兩件仙器耍耍如何?」

「呃,仙器?」隨後宋雲開把手伸到面前,「嘩」的一下子,就看到宋雲開的面前出現了一堆器物。什麼飛劍、護心鏡、手鐲、戒指等等各種各樣的東西堆得比起百米巨人的宋雲開都高。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