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聽到這聲音,卓英亢的臉色就是一變,而那些簇擁在卓英亢四周的少年,一個個神色更是變的僵硬起來。

2021 年 1 月 2 日

卓英亢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有被人打上門來的一天,他聽到這挑釁的聲音,第一個感覺,就是愕然。

不過隨即,他這愕然就變成了憤怒。

少年成名,大晉王朝年輕一代第一人,無論走到何處,都被人捧在手心,就算是他們家族之中的老祖,對他都是慢聲細氣,生恐讓他不舒服。

嫁入豪門:小妻很不乖 「是誰,好大的狗膽,竟然敢在卓少面前大吼大叫,不想活了不成!」說話的,是簇擁在卓英亢左側的少年。

此人出身在大晉王朝一個二等宗門裂雲劍宗,乃是裂雲劍宗宗主之子。雖然裂雲劍宗比不過問劍閣等高等宗門,卻也不次於三品的世家。

他之所以能夠來到葬劍宮,自然有一定的實力,八品巔峰的修為配上年紀輕輕就領悟裂雲劍宗的鎮宗劍法裂雲劍訣,讓他高出同輩人不少。

就是在前不久舉行的本州天下英才會上,此人更是橫掃本州英俊。不過在遇到了卓英亢之後,自覺不如的他,就很是熱情的緊隨卓英亢的步伐。

現在,有人敢在卓英亢的面前撒野,他就第一個站了出來,別的不說,他要給卓英亢留下一個好印象。

而就在此人開口的時候,鄭鳴和左雲從已經走了進來。

鄭鳴看著咆哮的少年,淡淡的道:「你就是卓英亢?」

「我自然不是卓少。」 狼情脈脈 那少年愣了一下,隨口答道。可是就在他說話之際,卻被一個手掌,直接抓住他的衣襟,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就被扔了出去。

「既然你不是,這裡哪有你說話的地方。」

卓英亢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來,雖然他從心中看不起這好似蒼蠅一般圍在自己周圍的少年,但是他心中也清楚這少年的斤兩。以自己的手段,想要擊敗這少年容易,但是想要像出手之人這般舉重若輕,他感到不行。

看著那張和自己差不多面容的臉,一時間卓英亢的心頭充滿了疑惑。

這人是誰?大晉王朝,什麼時候多了這樣一個英雄人物,更重要的是,自己什麼時候將這種人物給得罪了。

「小子,我跟你拼了!」作為裂雲劍宗的天之驕子,被扔出去的少年,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心頭的怒火,已經讓這少年昏了頭腦,他騰空而來的剎那,一道劍光如電而來。

這劍光長有一丈,熾烈的劍氣呈現出淡白色,蘊含著一種無堅不摧的威勢。

裂雲劍訣威力最大的一式,劍裂長天!

作為裂雲劍宗最強的劍訣,這劍裂長天如果有該宗門三品祖師施展,劍氣縱橫,足以讓長河斷流,山川洞裂。

這少年雖然比之自己的祖師,不知道差了多少,但是這一劍施展之間,卻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抵禦。

不過他遇到的,卻是鄭鳴,不但在修為上高他很多,在眼力上,在心念上更有道心種魔大法和井中月在手的鄭鳴。

這一劍,鄭鳴首先感應到的,並不是這一劍的威勢,他感應到的,是這一劍的破綻。

雖然這劍訣不錯,但是那施展的少年,對於這劍訣的掌握,別說小成,就是熟練都沒有達到。

破綻實在是太多了!

在這一劍到來的剎那,鄭鳴連動都沒有動,甚至到了最後,鄭鳴乾脆將自己的眼睛給閉上了。

閉上眼眸,這人準備幹什麼?卓英亢的心中,一下子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絕對不會以為,這少年閉上眼睛,是因為恐懼,或者是放棄。

能夠直接找他麻煩,並將這裂雲劍宗的首席弟子一下子扔出去的人,絕對不會不堪一擊。

而那施展劍法的少年,眼眸之中卻露出一絲的狂喜之色,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一劍縱橫之間,不但沒有任何收縮之勢,甚至還顯得更加的狂暴。

這一劍,如果能夠斬實的話,絕對能夠要了人的性命。

可惜,就在這劍光離鄭鳴還有三尺距離的時候,鄭鳴凌空打出一拳,狂暴的拳勁,直接破開少年的劍勢,狠狠的轟擊在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就好似一個被鐵鎚擊打的破布娃娃,重重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未完待續。)

ps:今日第二更! 「閣下好身手,不過就是出手過於狠辣!」卓英亢快步走到倒地少年的身邊,輕輕的將倒地少年扶起。

這一刻,他的動作越加的猶如行雲流水,讓人看在眼中,不由得升起一絲的欽佩之意。

只不過他這種動作,落在鄭鳴的眼中,實在是做做的很,就見鄭鳴跨步來到卓英亢的身邊道:「你就是那個卓英亢?」

「在下正是卓英亢,不知兄台如何稱呼?」卓英亢雖然心頭充斥著恨意,但是他的臉上,此刻卻是越發顯得溫爾文雅。

鄭鳴嘿嘿一笑道:「我姓鄭,至於為什麼來這裡,原因很簡單,我來這裡就準備揍你一頓而已。」

「如果卓某沒有記錯的話,我和鄭兄您應該是第一次見面,鄭兄來我住處只為揍我一頓,難動不覺得太霸道了嗎?」卓英亢的神色,依舊平靜。

鄭鳴面對有些做做的卓英亢,眼眸中的冷意更多了兩分,他嘿嘿一笑道:「老子看你不順眼,想揍你咋地。」

說話間,鄭鳴一拳直接朝著卓英亢打了過去。

卓英亢冷笑一聲,左拳絲毫不懼的朝著鄭鳴的拳頭迎了上來,而就在他的拳頭和鄭鳴的拳頭要碰撞在一起的剎那,本來猶如白玉般的拳頭,竟然變成了金色。

金剛拳!

兩個拳頭,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一起,鄭鳴就感到一股銳利無比的內氣,透過那金色的拳頭,朝著自己經脈之中猛衝。

這股內氣。不但有著普通拳法沒有的鋒利。更磅礴洶湧。比之普通的七品武者的內氣,不知道強大多少。

要不是和卓英亢對戰的是鄭鳴,換上一個普通的七品強者,恐怕光這一拳,就能夠讓人骨斷筋折!

但是論起拳力,卓英亢和鄭鳴實在是有不小的差距,雖然鄭鳴沒有將九震破山的手段拿出來,但是光憑著拳勁。他就遠在卓英亢之上。

「砰砰砰!」

卓英亢的身體,一連退了六步,那本來用青石鋪成的地面上,更是出現了六個一尺方圓的小坑。

而鄭鳴,身體只是晃動了一下。

面對一動不動的鄭鳴,卓英亢的眼眸中,越發多出了一絲戰意,他冷冷一笑道:「果然有兩分本事,不過就憑著這兩分本事,想要在我這裡撒野。你還差了點。」

說話間,卓英亢騰空而起。朝著鄭鳴直衝了過來。

鄭鳴和卓英亢交手,施展的是一套已經練到大成境界的裂山拳,雖然這套拳法,最多也就是九品的武技,但是在鄭鳴的手中,卻大開大合,威勢十足。

可是卓英亢這時候,也顯示出了他第一英才的手段,他這次想鄭鳴出手,施展的是兩套拳法。

兩隻手,一剛一柔,其中卓英亢的左拳一如赤金,大開大合,威力狂暴無比。而卓英亢的右拳,卻光潔如玉,每一次攻擊,柔柔綿綿,好似虛不著力。

一剛一柔,剛柔並濟,這對於武者來說,就已經非常的不易,而卓英亢最厲害的,是他施展的內氣,同樣是一剛一柔。

這般配合之下,直接將卓英亢的戰力,提高了兩倍左右。

「卓少,幹掉他,讓他知道知道,有些地方,不是他這種人能夠撒野的!」那被鄭鳴打到在地的裂雲劍宗的少年,捂著傷口的疼痛,大聲的喝到。

其他跟隨卓英亢的人,一個個也都沉聲的替卓英亢鼓勁,他們雖然修為不如卓英亢,但是卻也能夠看出,陰陽並濟的卓英亢,好似已經掌控了局面。

紅劍小築外的人,此時已經聚集了有三四十人,這些人之中,雖然大多數是參加葬劍之會的少年,卻也有幾個看上去上了年紀的人物。

「陰陽共濟,兩氣同修!」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武者,在看到卓英亢的出手之後,聲音之中帶著驚詫的道。

站在這武者身邊的,是一個同樣四十多歲,穿著紅色衣裙,體態妖嬈的中年女子。

這女子面容雖然不是十分的美麗,但是一雙鳳眸,卻帶著異樣的魅力,就聽她感嘆道:「怪不得被評為大晉王朝第一人,就憑這份資質,就很少見。」

「要是能夠將這卓英亢收入咱們葬劍宮,修鍊咱們宮內流傳下來的陰陽劍訣,嘿嘿,只要他的修為能夠達到三品,就能夠挑戰一品宗師!」

「這等英才,我們絕對不能錯過。」

四十多歲的武者點頭道:「師妹說得不錯,如此英才,我們葬劍宮絕對不能放過。不過這個主動挑釁的少年,修為同樣很不凡啊!」

「師兄,我們看人,看的是潛質,是對我們葬劍宮以後的發展,這個少年修行的功法雖然渾厚,但是和卓英亢的體質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

「他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功法,恐怕接下來,這場戰鬥就應該結束了。」

就在紅衣女子說話間,卓英亢陡然倒退了三步,他朝著鄭鳴深深的看了一眼道:「閣下如果沒有其他的本事,今日就該到這裡了。」

說話間,就見雙手同時舞動,金色和白色的光澤,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片閃耀人雙眼的光芒。

「大陰陽印!」

伴隨著卓英亢的一聲低喝,一道白金色掌印,朝著鄭鳴狠狠的印了過來。

這一道掌印,雖然只有一尺大小,但是在轟出的剎那,四周的天地,都好似隨著這掌印匯聚!

「陰陽兩氣匯聚如一,威力平增十倍,更攪動了一絲天地之威,這大陰陽印,不該是七品武者可以使用的功法,它最少也應該是突破了五品之後的武者,才能夠修鍊!」

紅衣女子在看到大陰陽印的剎那,聲音之中,滿是驚詫!

那四十多歲的男子聲音中帶著鄭重的道:「卓英亢的內氣之中,已經隱含了真氣的種子。」

「只要給他時間,這內氣,就會變成真氣!」

「而能夠使用大陰陽印這種法訣,除了他內氣的變異,更因為他的天資,能夠強行將這種大陰陽印簡化,從而讓大陰陽印依靠內氣也能夠施展,這才是卓英亢最讓人感嘆的地方。」

「天資不凡啊!」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鄭鳴也做出了應對,對於這大陰陽印,實際上他才是最有資格發表評論的人。

別人看到的,是這大陰陽印的威勢,而他這直接面對大陰陽印的人,才能夠感覺到在這大陰陽印中,隱含著一種攝人的威勢,這種威勢磅礴無比,這種威勢,更讓人感到難以抵擋。

一如天地!

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直接施展出了龍象拳的第一式聚龍匯象,伴隨著他雙手的推出,一條赤紅色龍,一匹赤紅色的巨象,朝著卓英亢的大陰陽印至轟了過去。

「轟轟轟!」

白金色的掌影和那赤紅色的龍象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一起,產生的旋風,將整個小院,直接颳得七零八落。

一些本來正近距離觀戰的人,在這一刻,更是快速的閃身躲避,生恐自己被餘波波及。

等那旋風落下的剎那,就見卓英亢此時已經貼在了牆根處,雖然沒有倒下,但是神色之中充滿了狼狽。

而站在卓英亢不遠處的鄭鳴,雖然衣袖也斷裂了大半,卻傲人立於院落之中。

「你只是功力比我強,等我突破了第七品,你不是我的對手。」卓英亢的聲音低沉,話語中,更充斥著不服之意。

對於卓英亢這種表現,紅衣女子和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都點了點頭,在他們看來,少年英雄,就當如此。

勝不驕,敗不餒!也唯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走得更遠,也唯有這樣,才能夠傲立於天地之間。

鄭鳴嘿嘿一笑,他漫步朝著卓英亢走了過去。

「莫非,這就是傳說之中的英雄惜英雄?」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三歲的少年,眼眸中充斥著敬慕的色彩道。

而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他身邊的幾個同伴,也同時點頭,在他們看來,這個時候的卓英亢,應該得到的,就是英雄惜英雄的待遇。

說英雄,誰是英雄!

天下少年,都有一個仗劍天地,掃平世間不平的英雄之夢!

可是,當他們的夢還在做著的時候,鄭鳴已經大踏步的來到卓英亢的身邊,一隻手抓住卓英亢的衣襟,然後。另外一隻手重重的朝著卓英亢的左邊面頰就是一個耳光。

「啪!」

這個耳光,清脆悅耳,這個耳光,比不少人而言,更是震耳欲聾!畢竟通過這個耳光,打醒了不少人的夢。

他們期待的英雄重英雄,他們期盼的雙雄攜手,都沒有,有的只是那一個耳光。

別說那些少年,就是紅衣女子和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這一刻都愕然無比,他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竟然用這種方式,對付一個天才人物。

「啪啪啪!」

一連串的耳光,只是瞬間功夫,就將卓英亢的臉打的發腫,而那一招大陰陽印,已經消耗完了體內內氣的卓英亢,這一刻根本就沒有時間掙扎!

「小子,你給我記住了,少在老子面前裝,在裝老子弄死你!」鄭鳴在停下手中的巴掌之後,就好似一個惡少一般,兇惡無比的朝著卓英亢道。(未完待續。)

ps:第一更奉上 卓英亢的臉在發虛,他的眼眸之中,射出的是無比仇恨的目光,但是當他的目光對上鄭鳴的目光,他趕忙將自己的目光垂了下去。

「你是誰?」最終,卓英亢的嘴中說出了這三個字。

「老子鄭鳴,對了,那綠劍小築就是我住的,誰要是不服氣,老子打斷他的腿!」鄭鳴說話間,霸氣十足的朝著四周眾少年掃了一眼道:「你們有不服的嗎?」

卓英亢自然聽說過鄭鳴,那驚動整個大晉王朝的劍狩,卓英亢雖然沒有參加,但是對其中的情形,他心中清楚的很。

而他還知道,鄭鳴被觀星劍宗拒絕過。

他滿是愁怨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剛剛準備開口說話,最終又將這句話咽了下去。

英雄不吃眼前虧,可是就在他咽下這口氣的剎那,鄭鳴的巴掌,又再次落在了他的臉上。

「你的眼神老子看著不爽!」這是鄭鳴給出的,揍了卓英亢的又一個理由。

紅衣女子有點看不下去,剛剛準備越眾而出,就被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拉住。

「師妹,這種事情,咱們還是不要參與,對於天才人物而言,前期受些挫折,對他們的成長更有利。」

鄭鳴走了,在打的卓英亢雙頰流血之後,瀟瀟洒灑的走了,那些觀戰的少年,也散開了大半,不過他們談論的,都是今日的事情。

「嘖嘖,這鄭鳴還真猛,我聽說卓英亢只是不服氣他佔據了綠劍小築。想要和他在葬劍之會上比試一下高低。就被他直接找上門來揍成這樣!」

一個身穿黃衫的少年。看著四周的雲氣,話語中充滿了感慨的道:「什麼時候,我能夠像鄭鳴一樣就好了。」

「哼哼,我覺得鄭鳴做事太莽撞,平白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大敵,我可是聽說,卓英亢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紫杉少年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服氣。

「是啊。我也聽說,好似卓英亢已經被某個上門預定,只要他三十歲之前突破一品,就能夠進入上門!」

「你說的是真的嗎?上門,嘖嘖,我聽說鄭鳴這一輩子,恐怕也沒有機會進入上門了!觀星劍宗的一位尊使,可是說他資質不夠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