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聞言,盛永年也頗為不悅地看了盛羽西一眼。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去年花了不少錢才把盛羽西送進聯合大學,可今年盛雪落憑自己本事考進去,還免了學費。

這差距簡直不要太大!

盛羽西氣得簡直快要吐血了!

舒曼麗的慈母形象也快要裝不下去了,她只能拿出長輩的樣子來,說:「雪落,你就算是考了第一,也不能驕傲自滿。」

盛雪落輕飄飄地看了她一眼,洋洋得意道:「我考了第一名。」

舒曼麗嘴角抽搐道:「大家閨秀做人一定要謙卑有禮,不然會惹人笑話的。」

盛雪落:「我考了第一名。」

舒曼麗接不下去了,因為她知道,不管她說什麼,盛雪落只要來一句「我考了第一名」就可以KO她。

她真的要被盛雪落給氣得少活幾年。

盛羽西氣得罵道:「盛雪落,你現在的樣子很囂張嘛!」

盛雪落:「誰叫我考了第一名呢?我有這個囂張的資本呀,畢竟我不花爸爸的錢就能去讀聯合大學呢!」

之前在這個家裡,她被這對母女耍得團團轉,還以為她們是真心對自己好。

其實她們背地裡不知道怎麼嘲笑自己蠢笨呢!

現在看到舒曼麗、盛羽西她們氣成這樣,盛雪落心裡就一個字:爽!

盛羽西冷笑道:「你什麼成績,你自己心裡沒點數嗎?要不是靠著齊家,你能考到第一?你真不要臉,作弊還敢這麼囂張!」

盛雪落:「我是公開考試的,在全校老師學生的監督下考的。你敢說我作弊,你覺得你出去說誰會相信呢?」

「夠了!」盛永年大聲呵斥了一聲,瞪著盛羽西沒好氣地說:「你胡說八道什麼,你姐姐憑自己本事考到的第一,你不為她高興,還誣陷她作弊?你是安的什麼心??」

「老爺……」

舒曼麗剛開口,就被盛永年用眼神給制止住了,「你也給我閉嘴!都是我的女兒,為什麼區別這麼大?你到底是怎麼教導羽西的?」

舒曼麗嘴角扯了扯,不敢說話,只能藏起眼底的怨毒之色。

盛永年看向盛雪落的時候,馬上就收起了臉上的怒意,露出了一張慈父的臉,「真不愧是我盛永年的女兒,果然是好樣的!」

他慈祥地拍拍盛雪落的肩膀,「雪落,你進學校讀書,以後要好好努力,缺什麼東西儘管跟爸爸開口。」

盛雪落之所以回來,就是等著他這句話呢!

她半點也不客氣地說:「我馬上要去參加社會實踐活動了,確實還缺很多東西呢!」

盛永年難得的大方了一回,帶著盛雪落去庫房,說:「你缺什麼,儘管拿!」

雖然盛家這些年敗落了,但是底子還在。

庫房裡的好東西多著呢!

盛雪落的眼睛一一掃過那些珍玩,她在心底冷笑:這些東西全都是我花家的,我早晚都會把它們全部拿回來!

盛雪落收斂眼眸,笑著對盛永年說:「爸爸,我這次的社會實踐任務,是要前往緬甸去賭石,靠賭石賺取一百萬。這些珍寶我帶在身上不方便,不如你給我現金吧!」

盛永年連連點頭:「是爸爸糊塗了,走,我馬上給你轉賬。」

舒曼麗氣得要死,「老爺,不過是學校布置的作業而已,你給雪落這麼多錢,不太合適吧?我們羽西去年去緬甸的時候,你也沒有給她這麼錢啊!」

「愚蠢!」盛永年沒好氣地說:「你懂什麼?」

盛雪落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聯合大學,這固然是讓盛永年面上有光。

可是最重要的是齊家啊!

盛雪落不是說了嗎?她這段時間都住在齊家,是齊木蘭幫她複習的功課。

這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齊家很看重他這個女兒啊!

他現在有個項目,一直沒有批下來,他很著急想要和齊州長搭上線。

如果齊州長肯幫他,以後隨便什麼項目,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盛永年大手一揮,直接給盛雪落轉賬三百萬。

盛雪落美滋滋地走了。

舒曼麗氣得翻白眼,一向摳門的盛永年卻不以為然。

三百萬怎麼了?

聯合大學光是一年的學費就是五百萬!

盛雪落省下來了學費,這些錢投資在她身上,絕對以後會賺翻的! 盛雪落興匆匆地回了孟家莊園。

她這次去緬甸,不僅是要完成學校布置的任務,她還要去找哥哥。

她哥哥盛英奇離家出走好幾個月了,一直都沒有消息。

盛雪落只知道哥哥在緬甸,但是具體在什麼地方她不清楚,她打算這趟親自去找哥哥。

盛雪落回到孟家莊園,決定給孟星寒說一聲,免得他回來都找不到自己。

可是她給孟星寒打電話,他卻依舊不接,還是和往常一樣,回了個簡訊,問她什麼事。

盛雪落氣不打一處來,孟星寒到底在搞什麼,他去了哪裡,在做什麼,她統統都不知道。

每次打電話都不接,簡訊就簡短几個字。

寵婚,蓄謀已久 他到底有沒有把她當作是女朋友啊!

盛雪落決定去找霧影問問。

霧影可是孟星寒的暗衛隊長,就像是孟星寒的影子一樣,每次孟星寒在哪裡,他就會在哪裡。

這一次霧影卻沒有跟孟星寒離開,這太不合常理了!

她跑到拳擊室去找到了霧影。

霧影正在和暗衛隊員們訓練。

總裁的天國愛戀 盛雪落叫住他:「霧影,我有話問你。」

霧影皺眉看了她一眼,轉頭吩咐隊員們繼續訓練,然後就跳下擂台,朝著她走過去。

他站在盛雪落的面前,面無表情地說:「你找我有什麼事?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就不要來打擾我訓練!」

總裁閒妻不好當 「呵!」盛雪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知道孟星寒去哪裡了嗎?」

霧影面容陰沉地說:「你以前不是很討厭星寒少爺嗎?你在面對他的時候,總是充滿了恐懼和厭惡,你現在還會主動打聽星寒少爺的行蹤?你這樣處心積慮的接近少爺,你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盛雪落眯眼看著他。

在以孟星寒為首的超能力天團里,就屬霧影排斥她。

她聽說霧影這個名字,並不是姓氏,而是來自於一個村落的名字。

而這個村落的人,傳說是隱居的日本忍者的後代。

霧影對於武學有一種偏執的痴狂,可以說他愛武成痴。

他也是最早追隨孟星寒的人,對孟星寒強者的力量有著絕對的崇拜和敬仰。

前世的自己的確是瘋狂地仇恨孟星寒。

恨他囚禁自己;

恨他把自己當成是寵物貓看待。

可是在前世臨死前,她已經完全清楚了孟星寒對她的深刻感情。

重生后,她也努力去回應著孟星寒的愛。

孟星寒這次突然失蹤,實在是太過奇怪了。

電話不接,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就連一向跟他形影不離的霧影都沒有跟著去……

「我有個武學上的問題不懂,我可不可以請教下你?」盛雪落忽然開口道。

霧影有點跟不上她轉變話題的速度。

這也太跳躍了吧?

但是她說的是武學上的事情,霧影就多了一份耐心,問:「什麼問題?」

盛雪落淺淺一笑,提了幾個問題。

霧影面無表情的臉上,漸漸出現了凝重的表情,到最後已經變成了震驚。

他死死盯著盛雪落,急切地問道:「你剛才說的這些,是你從哪裡聽到的?」

盛雪落施施然道:「我有一次路過古玩店,無意間在一本破舊的古籍上看到的。」

她是騙霧影的。

實際上,盛雪落告訴他的,是霧影自己寫出來的修鍊心法。

上輩子,孟星寒曾經派霧影來教導盛雪落武術。

盛雪落當時哪裡有什麼心思學?

她當時整天滿腦子只想著,怎麼偷取孟星寒公司的機密給江瀟。

霧影來教她的時候,她都是學得很敷衍。

可她又怕孟星寒發現會懲罰她,於是她就把功法給背下來了,背得滾瓜爛熟。

孟星寒抽查過她的功法,也沒發現什麼問題,還以為她真的在學。

當盛雪落現在原封不動的,把這套功法背下來告訴霧影,霧影整個人都獃滯住了。

豪門歡:冷少的霸寵前妻 他是個武痴,對於功法之類的書籍都是過目不忘的。

而現在盛雪落說的這一套功法,卻不知道是出自哪裡。

細細思考,卻又覺得的確是一套適合她學習,難得的好功法。

盛雪落道:「我對於這幾個地方不太明白,你能給我解釋下嗎?」

霧影想了想,說:「我要回去研究下,等我琢磨明白我再告訴你。」

盛雪落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她點點頭,臉上的表情非常認真地說:「好,那就謝謝你了。」

謝謝你曾經為我量身打造的功法。

是我沒有認真去學。

可這一世,我一定會努力地去學,再也不會被賤人踩在腳底下!

看到她突然這麼鄭重地跟自己道謝,霧影呆愣了半天,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地說:「你不是知道我討厭你的嗎?幹嘛要跟我說謝謝?」

盛雪落只是笑笑:「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事情,很難在短時間讓你對我改觀。可是我現在真的不一樣了,我是真心愛孟星寒,也會好好對待他身邊的人。」

頓了頓,盛雪落真心地說:「霧影,你身手不凡,除了保護孟星寒,你平時也沒少幫著孟星寒做事情吧?」

霧影警惕地看著她,「你想說什麼?」

盛雪落斟酌了下語句,說道:「我希望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勸勸孟星寒。孟氏家大業大,也不缺錢去做點慈善事業,讓大眾對孟氏殺伐決斷的形象改觀下。」

霧影眯起眼,看著她的眼中,有冰晶一樣的寒芒:「星寒少爺公司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插手!」

盛雪落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很想插手嗎?要不是害怕孟氏的形象太差,而導致將來有什麼事情的時候,所有人全都落盡下石,我至於跟你說這些嗎?」

前世就是這樣的。

雖然她是盜取了孟氏的機密資料在先,可是孟氏的負面形象太過深入人心也是有重要的原因。

大眾因為憎惡孟氏公司開發的新能源高科技,節省了大量的人力,使得許多人失去工作,家破人亡。

所以在孟氏出事的時候,沒有人肯站出來為孟氏說話。

所有人都幸災樂禍,說:看,這就是那個壞透了的孟氏公司,他們終於完蛋了,太好了! 這一世,盛雪落打算好好勸勸孟星寒。

讓他多做一點慈善,讓大眾對孟氏改觀,覺得孟氏是一個有責任、有社會擔當的好公司,能為孟氏樹立正面的形象。

可看到霧影的表情,盛雪落就知道自己找錯人了。

果然,霧影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冷哼道:「那些人死不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少爺就算願意做慈善,也是在施捨那些螻蟻!哼,廢物,活著也是浪費空氣!」

霧影是個武痴,他關心的人只有孟星寒,關心的事只有武學。

其他的事情,其他人的生死,他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與其在這裡跟霧影浪費口水,不如等到白墨回來,再跟白墨去說。

白墨可是孟氏的智囊,他智多如妖。

相信這些話,他一點就透。

盛雪落無力地擺擺手,「算了,你還是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說完,她轉身就走。

她知道,霧影也不會告訴她孟星寒的去向的。

既然這樣,那她去哪裡,也必要讓孟星寒知道了。

是他先不在乎自己,先不告而別,先不接她電話的!

盛雪落也完全不擔心,因為她知道,憑孟星寒的本事,想要找到她,就算她去到天涯海角,他也會找到她。

盛雪落的身影剛走,在霧影的身後就出現一個小小的身影。

霧影察覺到動靜,回過頭來,眼眸收縮了一下,「星寒少爺!」

孟星寒依舊還是小孩子的模樣。

他目光靜靜地凝視著盛雪落離開的背影,眼神幽深得讓人難以捉摸。

霧影面色陰鬱道:「星寒少爺,她跟我打聽你的下落,還說要你多做點慈善,改變公司的形象。」

一直到盛雪落那抹纖細的身影看不到了,孟星寒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一旁的霧影道:「我記得,你不是一直不喜歡她嗎?」

「我……」霧影臉色很不好地說:「星寒少爺,我是覺得她沒安好心,我怕她會害你。」

孟星寒挑眉:「我很好奇,她跟你說了什麼,能讓你對她改觀?」

霧影的嘴角扯了扯,「她跟我說了一套內功心法。」

他把這套心法跟孟星寒講了一遍。

然後,霧影燦燦地說:「就算我再不喜歡她又能怎麼樣?她是少爺你認定的女人,以後說不定還會成為孟家的當家女主。我反對也沒用的……」

孟星寒神色微動,卻依舊漫不經心問:「只是這樣?」

霧影靜默了片刻,波動的眸光慢慢沉靜,臉上露出一抹與他年紀不想符合的滄桑,「我只是覺得……她開始為孟氏公司形象考慮了,說不定是真的改變想法了。」

天神聖典 孟星寒薄唇輕抿,臉色糾結變幻了好幾遍,最後聲音低得像是被風一吹就會散,「你說,有一天她知道真相……會不會恨我?」

霧影身軀一震,痛心地說道:「星寒少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