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聞言,其他幾女略一感受,也都皺起了眉頭。

2021 年 1 月 1 日

眾人遂不再耽擱,運轉自身元力,鬥氣外放,如同噴氣機一般,飛快地朝「雲海」深處躥去。

一路上,不斷有或大或小的球體從他們身畔劃過。這些球體,有的完全是晶瑩的發光物,有的則是藉助光反射發光,而自身卻是各種材質的實心球。

偶爾,遇到實在好看的小球,幾女還會伸出手指輕輕一點,將它們推向各處,然後看著幾個球碰來碰去,趣味之極。

只有特蕾婭,手持那柄金色短劍,短劍上發出璀璨的黃金之光。

這光芒穿透方圓數丈,於這虛空雲海中,映照出一些星星點點,這些星點不大,如同夜幕上的繁星,一路綿延往前,匯聚出一條「星路」。

眾人正是沿著這條「星路」前行。

他們的速度極快,這「雲海」雖然不斷吞噬生靈元氣,但並不妨礙內中之物的行動。相反,當幾人運轉鬥氣時,體內元力與外界元氣共鳴,反而大大加快了他們的速度。

一晃,一個時辰過去了,幾人也不知走出多遠,終於,「星路」在一顆較大的球體上消失了。

也就是說,劍歌傭兵團的人,正是進了這扇「星門」。

星門,

是大陸上的生靈,對這些「球體」的稱呼。

這個世界上的人,雖然不知道天上的星辰是何模樣,但通過這些發光物的外貌,還是將其與星辰聯繫起來。再加上,這裡的每一顆球體,都具有空間傳送之能,將真正的落星森林與外界連通。

是以,大家就稱呼它們為「星門」,一扇連接神秘新世界的大門。

「好了,就是這裡,我們進去吧。」收起短劍,特蕾婭縴手一指。

「等一下。」法恩忽然阻止眾人。

「怎麼了,二哥。」特蕾婭面帶不解,看向他,卻見自家二哥一臉深思,雙目死死盯住面前的球體。

法恩也不答話,就這麼對著球體一直猛瞧,眼也不眨,心中有著深深的不解。

早在先前,

尚在遠處時,他就感應到這些球體有生命波動。奈何,走近后,再沒有發現什麼異狀,他也就沒有深究。但方才一路走來,隱約間,他又有了那種感應。

那種感覺,就好像這些球體都是活著的生命,正看著他們一樣。可等他再度細究時,那種感應又一次消失了,彷彿只是他的錯覺。

這……

眼前這些東西,到底是『死』,還是『活』?

不知為何,法恩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總覺得這些球體並不簡單。

「二哥,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見他沉默,特蕾婭再度問道。

「啊,沒什麼。」想不出所以然,法恩只好收起心思,搖搖頭,「可能是我感應錯了,我們進去吧。」

「誒?」

秀眉一簇,見他不太想說的樣子,特蕾婭只得不再過問。隨後,眾人緊挨在一起,抬腳向球體跨去。

一陣波紋閃爍,幾人瞬間消失。

與此同時,另一片空間之內,倏忽間出現了幾人的身影。 唰——

空間震動,七道人影憑空出現,隨後,元力波動隱匿,這方空間再度恢復清冷。

這七人正是法恩一行。

脫離了怪異的極物星海,眾人立感渾身一輕。先前那種明顯的,元力被吞噬的癥狀得以緩解。這裡雖然依舊存在吞噬之力,但已好上許多了。

動了動身子,以恢復之前經過空間傳送時,所帶來的不適感,七人向四周打量。

但見,入目儘是一方廣袤的綠石林,一根根擎天巨柱,其上布滿奇異的針型草,草的頂端,全都往地面下垂,遠遠看去,令這些石柱變得柔順起來。

但七人的目光,卻是被這些綠草所吸引了。

「哇,好多的定風草。」

「誒,還真是定風草,奇怪,為什麼它們全都向下呢?」

「是呢,好奇怪啊,不是說,它們都是順風而長嗎,難不成,這裡常年會有自上而下的大風?」

很快,幾女發現了問題。

但很快,她們又放棄探尋結果了。

沒辦法,她們都是第一次來這落星森林,對這裡面的了解,全靠別人的隻言片語,又哪裡找得出什麼有用的東西呢。

「算了,不想這些了,我們還是趕緊追上團長他們吧。奇鳥那三個傢伙,人家已經等不及……要殺掉他們了。」說到最後,小白的語氣冷了下來。

「我同意。」說到這個話題,青兒的聲音也低了下來。

一時間,幾女不再打鬧。

特蕾婭倒是沒說什麼,只是默默拿出短劍,開始尋路。

很快,幾人便再次啟程。

這一次,他們的速度又快了幾分。一路上遇到攔路的魔獸,法恩就親自出手打發掉,沒有再讓幾女浪費元力和體力。

之前的那一戰,不過是他刻意安排,好讓幾女對天行者的戰力,做到心中有數罷了。

尤其是特蕾婭三女,雖然在家中的時候,他和幾位大師,還有大姐艾潔琳,都曾與她們對戰過,但那畢竟是自己人,行招之間難免有所保留。

經過此番生死之戰後,相信她們也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這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大戰,應該會有些幫助才是。

至少,

也能提高她們的警覺性吧。

就這樣,七人快速逼近杜爾邦辰他們了。

而在另一邊,距離法恩他們將近三百里的地方,劍歌傭兵團一眾已然抵達目的地,開始著手實施捕風計劃了。

這是一處幽靜之地,周圍仍然是數不盡的綠石林,只不過,這裡的石林更加茂密,一根根石柱也更加地高大,每一根都在百丈開外,直入高天。

偶爾,還有輕柔白雲飄蕩在一些石柱的半腰間,給這方石林增添了些許蒼莽、悠遠的意味兒。

當然,這裡最奇妙的還不止是這些石林,而是被這些石林圍繞,呈一個規則圓圈的中心地帶。

那是一灣小型湖泊,方圓不過里許左右,或許,放在地球上,這方水域並不小,至少是一個大型水庫的規模,但在這裡,那就是十足的袖珍湖。

但這湖,是如此的瑰麗多姿,湖面上煙波浩渺,以區區微小之姿,透出無限廣袤之勢,湖水清澈見底,曲折幽幽藍日之光,照映出水下的炫爛。

一群群憨態可掬的游魚,甩著肥碩的尾巴,悠閑地徜徉其中,豐盛的水草,似妖魔扭曲的爪子,肆意向四周飄颻,引得魚兒爭相嬉戲其間。

湖面之上,又有許多小型飛行魔獸撲食而下,叼起自己的午餐,招搖過市。

這是一片和諧的生靈王國,與落星森林其他地方的兇險完全不同,給人格格不入之感。

但這反而增添了湖泊的魅力。

從高空俯瞰下去,這方湖泊就像一顆靈氣十足,空靈安靜的眼瞳,而圍在她周圍的石林,則是她的睫毛,也是將她保護起來的防護層。

不過,此時此刻,這方湖泊的靜謐已被打破,劍歌傭兵團的人馬,已盡數將其圍住,近七百多人,兩兩相隔丈許,恰好將整個湖泊都圍住。

是的,如今的劍歌傭兵團已經只有七百多人了。

一路上,過生命蛇道,過星喉要塞,過極物星海,又有其他一些險地,使得原本近千的人馬,陸陸續續折損下來,只剩下這七百人了。

不過,活下來的這些,要麼實力夠強,要麼有眼力見,夠機靈,也算是去蕪存菁了。

若是法恩此刻在場,就會發現,這些傢伙的裝扮已完全不同了。

先前,一個個還是紅鎧甲,黑披風,但現在,所有人都換上了另一副重甲,裹頭包腳,將全身每一寸肌膚都覆蓋,就連眼睛也用透明度超高的魔晶板擋住了。

看這架勢,彷彿是為了抵擋什麼大凶之物一般。

重甲上,魔紋密布,隱隱有魔法師灌注的魔力流動。顯然,這不是普通的重甲,而是被附過魔法的魔動裝甲。

大手筆。

好魄力。

須知,在艾尼大陸上,但凡被附過魔法的器具,哪怕它只是個夜壺,那也是一壺值千金。

畢竟,王者之下,相比起武者,具有各種神奇能力的魔法師,無疑是全才集級別的人物。

就拿雕刻一道來說,你武者將刀工練得再好,若是跟一位魔法師比雕刻,怎麼也比不上魔法師一個化石術,瞄準什麼生物,化出來的就是什麼雕像,絕對栩栩如生。

在這武器之道上也是一樣,最頂尖的規模型制式武器大師,除了一眾魔法師,不作他想。

也許一個矮人打鐵一千個日夜,能打造出一把神器,但人家魔法師隨便附魔一下,便是成千上萬的制式兵器出爐,若兩軍對壘的時候,其中一方缺少這種魔法師。

那不好意思,在至強者不出手的情況下,此方必定被瞬秒。

這就是魔法師的霸道,他們就相當於地球上的規模型工廠,一出手就是鋪天蓋地的玩意兒,強不強先不說,但絕對是集團型作戰的超級宗師。

這就意味著,一個傭兵團,一旦出現規模性裝備附魔武器,那它的戰鬥力將是平時的十倍以上,乃至更多。

換句話說,劍歌傭兵團現在這七百多人,足以抗衡至少十個之前的劍歌傭兵團。

可怕!

為了這所謂的-捕風計劃-,杜爾邦辰等一眾傭兵團的高層,怕是下了血本了。

一旁,奇鳥三人見狀,心中也是陡然一緊。

面對劍歌突然展現出來的誇張武力,他們忽然明白過來,也許自己三人之前想得太天真了,若安德羅爾真要對付他們,即便沒有法恩·李維斯,單以眼前這些人,就能讓他們飲恨了。

「可惡,人類實在太陰險了。」奇鳥雙拳緊握,心中很不安。

他的臉色仍舊有些蒼白,即使有安德羅爾給的王者級聖光,依舊沒能徹底痊癒,可見法恩當時那一擊何等可怕。

「唉,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小心防範便是。」克豹沉聲道:「放心,這種附魔武器只能成建制使用,若真出事,只要我們快速逃離,他們拿我們也沒轍。」

「只能這樣了。」奇鳥不甘。

沒辦法,他們對人類的戒備,早已深入骨髓。饒是安德羅爾真心與他們相交,也無法打消他們的顧慮。

不遠處,幾位隊長發完各自手中的附魔重甲,開始商討布陣事宜。

沒錯,這七百多副重甲,正是通過他們各自的空間魔導器帶來的。事實上,這種附魔重甲有一千多副,原是為兵團的每一個人都準備了,只不過只有七百多人有命用而已。

只見站在隊長小隊中心的杜爾邦辰,一身金甲,大手一揮,豪情萬丈地道:「好了,副團長,幾位隊長,布陣的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大家各自歸位吧。」

「讓我們祈禱真神庇佑,順利捕到獨角獸吧。」

「是極!」幾位隊長齊聲應道。

旋即,人影四分,各自歸位,組成大陣,靜待傳聞中的獨角獸現身。安德羅爾則是朝奇鳥三人點點頭,也開始隱匿起來。

神秘湖泊,再度安靜下來,但,這安靜的背後,卻有一張天羅地網。

也不知過去多久,突然,高空出現一枚『風眼』。

獨角獸,現!

風,起! 絲~~~

微風輕掃,一根長長的定風草,倏然自石柱脫落,隨風飄向湖面。

於無聲中,發出輕微的割裂聲。

湖面上煙氣朦朦,兼霧水天藍,映著水底迴環往複的游魚,水獸,形成一幅動靜疊加的水墨畫面。

突然,

狂風驟起,於高天之上,一枚風眼瞬息成型,猶如宇宙奇點,以爆炸般的姿態,迅速擴大,又似海底漩渦,不斷旋轉,將周遭的空氣撕裂拉扯。

嘁——

不同於疾風穿孔的尖厲,更多了幾分空竹傳響的淳厚。

僅僅數個呼吸后,風眼攪動虛空元氣,烈烈狂風如浪濤般傾瀉而下,將方圓數里的石柱沖刷得嘩嘩直響,受風力所引,一根根定風草拉直身體,直指向地面。

原來如此,這些定風草之所以盡數朝下生長,是受了這風眼的力量。

就在這時,空中風眼再變,其核心處,虛空忽然掀起一陣元力波動。

繼而,空間扭曲,折射陽光,形成一簾光幕。光幕中一道雪白的身影踩踏虛空,悠然而出,卻是一匹美得驚艷的異獸。

全身上下,一身白毛披蓋,看不到哪怕一丁點兒雜色。四足修長有力,纖纖有型,後頸鬃毛長達兩尺,尾巴直拖三尺有餘,給人以強烈柔順感。

最奇異的是,它的額頭上,生有一隻晶瑩剔透的閃電形長角,散發著熒熒青光,聚斂無邊的風之元力。

此異獸,正是獨角獸,風系領域中,天生的王者之獸。

但見它甫一現身,風眼剎那間煙消雲散,漫天風力盡數斂入獨角中。

噠~~~

獨角獸奮起四蹄,姿態優雅地漫步虛空,向湖面行來,但整個過程卻是沒有一絲聲音發出。來到湖面上,獨角獸依舊不停,步履輕快,繞著湖面來回奔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