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讓氣死喵想心急的原因就是,當戰士一號對上刺客一號這種高爆發高移動的機甲時,必須近身,憑藉著超厚的能量盾和機甲本身超強的防禦力,壓制刺客一號,才能最終鎖定勝局。

2021 年 1 月 16 日

「咦,那個天星,居然還沒來到嗎?不會是遇到了初哥新手了吧!不管了,好機會,先埋伏起來先!」

當氣死喵想緊張萬分、小心翼翼的摸上了魔法森林中間的高地時,居然發現這裡空蕩蕩的哪裡有一個鬼影。

按理說,刺客一號憑藉著高於戰士一號很多的移動速度加成,原則上應該比他先到這裡才對。不然剛才也不用那麼的小心被埋伏了。


不過,這種事情,顯然氣死喵想遇到過。所以,他直接就在至高點上面埋伏了起來,掏出了激光槍,對準了天星的來路上。

可這左等右等的等了快五分鐘了,敵人連個影子都沒出現。讓氣死喵想心中難受至極。

「我靠,都那麼久了還沒見人,這叫天星的傢伙不會是迷路了吧!也不對啊,這個地圖並不大,而且也就只有一條路而已啊!不管了,在等三分鐘,如果再不來,老子就去他出生地找他。」

氣死喵想想了很多的可能,也沒想得出來到底對面的在搞什麼飛機。五分鐘的時間,早就可以駕駛著機甲在魔法森林中跑了半圈了。

又是三分鐘過去。

「這到底還打不打啊!真尼瑪的詭異。」

氣死喵想控制著機甲站起身子,將激光槍插進了腿部的槍架上,提著刀向天星的出生點轟隆隆的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去。

當氣死喵想來到天星駕駛的刺客一號出生點的前面不遠處時,終於聽到了機甲的聲音了。

「尼瑪,難道真的是新手菜鳥嗎?比賽開始快十分鐘了,還在調試適應機甲嗎?」

擔心是陷阱,也帶著很大問號掛在頭上的氣死喵想躲在茂盛的樹林裡面,看著刺客一號在那動動手,踢踢腿,然後在那塊小地兒上跑動起來。那動作,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說有多笨拙就有多笨拙。

「看著架勢,真的完全是菜鳥啊。看來今天首勝是輕易到手了。」

偷偷觀察了大概兩分鐘,氣死喵想得出了結論,也確實,他是對的。所以,他毫無顧忌的抽出了激光刀,猛的從樹林裡面跳出,大聲吶喊著。

「納命來!」

勢如破竹、威猛無比的沖向了那個看起來笨拙無比的刺客一號。刺客一號轉眼就要直接被爆機的場面,已經先在氣死喵想的腦海中預先播放了。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氣死喵想不先在遠處用激光槍射上機槍,在提著激光刀衝上來。氣死喵想的回答肯定是非常不屑的。

「開玩笑嗎?以犧牲防禦力和能量盾為代價換取高速移動力和攻擊爆發力的刺客一號,面對近身的戰士一號,還有得活嗎?況且,作為一個真正熱血的機甲愛好者,有什麼比提著激光劍近身搏鬥下,將敵人砍到爆機來得有成就感、刺激呢。」

鄭詩哲正駕駛著刺客一號玩得起勁。就感覺到地面出現了絲絲的震動感。然後看到一架戰士一號機甲將激光劍平伸著,對著他就沖了過來。

剛才基本適應了刺客一號的各種操作與性能的鄭詩哲,在這個時候才記起,他還要控制著刺客一號去和對手對戰的。

雙眼中,看著那戰士一號緩慢的衝鋒前刺動作。當激光劍臨近身邊的時候。鄭詩哲控制著刺客一號由直面變成了斜面。

戰士一號的激光劍貼著他刺客一號的胸膛刺了過去,卻未傷到他分毫。由於慣性的緣故,太得意忘形的戰士一號,也跟著從刺客一號的面前沖了過去。

就在戰士一號半個身子已經衝過去時,鄭詩哲的手動了。刺客一號緊跟著反應,緊握著的激光匕首被他反握著插進了戰士一號的後背。

刺客一號的武器說是激光匕首,其實只是造型像匕首而已,就長度來說,並不比激光劍短多少。

這一匕首插下去,鄭詩哲又是選擇了機師操作的艙位中,機師的心臟部位。


「天星,WIN!」

系統適時的響起了判定勝負的聲音。兩部機甲也被傳出了哀嚎的魔法森林。

「靠,怎麼回事,老子怎麼會輸,那個菜鳥剛才幹了什麼?」

特里斯特市西邊的一個WR娛樂會所的普通區中,一個頭上染著黃紅藍色發色的非主流青年氣憤而莫名其妙的從機甲操控室中走出。激動得都怒罵了起來了。

其實也不怪他,剛才的一切發生得電光火石之間,而且兩架機甲之間更是貼著身體的擦過去的。身後被刺客一號插上了致命一匕首,他又沒看到。而在這個非主流青年的意識中,他應該是用激光劍刺到了那個新手駕駛的刺客一號才對的。

怎麼就輸了呢?完全想不明白。

這一邊,鄭詩哲又再次進行了匹配。因為剛才的戰鬥對他來說,完全就是大人和小孩子之間的對決一般。沒有任何的技術含量與激情。

已經熟悉了刺客一號這台機甲操作的鄭詩哲急需要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來宣洩憋了很久的情緒。

「天星(刺客一號)VS絕不投降(戰士一號),地圖:翻滾的地心熔岩」

很快匹配系統就給鄭詩哲的刺客一號匹配到了新的對手。對面依舊如上局的傢伙一般,是用戰士一號這款機甲。而地圖,則是在地心的一片巨大熔岩空曠區之上。 翻滾的地心熔岩這個地圖,在WR裡面屬於最危險和惡劣的十大地圖之一。因為這個地圖除了腳下是焦黑的土地之外,越是靠近中間,則有越多熔岩陷阱。說不定,當你好好的控制著機甲走動著,忽然腳下的焦黑土地就裂開了,噴出足以融化機甲的火熱岩漿來。

所以,一般系統在匹配局匹配到這樣一張地圖的時候,交戰雙方一般都會選擇在最外圍的地方進行交戰,決定這一局比賽的勝負。

決不投降一進入地圖中,看到滿眼的火紅色滾滾流動的岩漿和一片焦黑的土地,就感覺頭皮一陣發麻。今天他已經連輸三場了,在WR中,叫做三連跪了。這樣一場,他剛才特意查詢了對手的戰績。

「天星,匹配局數1場,勝率100%。」

從查詢到的結果來看,對手應該是一個新手,而上一局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好,同樣碰上了新手中的絕頂菜鳥。所以,得了個開門紅。而決不投降雖然自認自己不是什麼高手,但是絕對也不是什麼菜鳥。

現在送上門的新手給他虐,他豈有不受用之理。終於可以擺脫連跪的陰霾了。想到就要獲得今天的首場勝利,想想,決不投降就覺得興奮。

找了一處稍微寬闊點,且沒有岩漿,結束的焦土區域,決不投降控制著機甲面對天星的刺客一號出生點,站定。

翻滾的地心熔岩這個地圖並不太大,雙方出生點之間可以遙遙相望得到的。只是,中間隔著危險之極的熔岩陷阱,所以,也沒人傻到會直接殺過對面去。

當三秒的出生保護時間一過,決不投降就看到那個叫做天星的傢伙,居然控制著脆皮的刺客一號從中間,對著他這裡沖了過來。

「這煞筆,真的是很新的新手啊!居然就那麼控制著機甲從中間衝過來了。等下肯定會掉進熔岩陷阱中,被融得渣都不剩。這首勝,來得太他娘的突然了。要是每一局都能夠如此,那就爽了。」

鄭詩哲其實從刺客一號一降落到這塊地圖上的時候,就已經基本知道了這個地圖的特性應該和它的名字翻滾的地心熔岩一般,充滿未知的變數和危險了。

可是,這些,他並不怕。這裡再怎麼環境惡劣,比得上他被星訓練踩木樁的基礎訓練的時候環境惡劣嗎?更別提那些隨時隨地會出現的熔岩空洞了。這些對他來說,完全就是小兒科。

所以,鄭詩哲憑藉這超強的感知能力,加上靈活的身手,控制著刺客一號在翻滾的地心熔岩這塊地圖上,快速的行進。

遇到忽然暴起的翻滾岩漿就躲過去,一碰擊碎的焦黑土地,則輕踩而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鄭詩哲已經越過了最為艱難也是最為危險的地圖最中間地帶。對面那款戰士一號機甲已經距離很近了。

「靠,這是人是鬼。那麼恐怖的速度和身法。這還怎麼打?」

看著刺客一號在恐怖的地心熔岩上面不斷的借力騰挪躲閃,一個個飄逸的動作和對方的機師嫻熟的操作。讓決不投降如同看到了鬼魅一般的恐怖。心底泛起涼氣的同時,更是失去了戰鬥的信心。

虐人,誰都想虐,但是,如果被虐的是自己,還是毫無還手之力的被虐,是誰都不會樂意的。

所以,當鄭詩哲控制著刺客一號剛站到戰士一號面前十米遠的實地上是,居然聽到了系統的判定聲音。

「天星,WIN!」

「對面投降了嗎?怎麼回事?他不是叫決不投降嗎?咋就投降了呢!」

鄭詩哲完全摸不著頭腦的已經被送出了地圖,搖著頭,卻不在選擇一對一的單挑匹配,而是選擇了五對五的隨機組隊排位賽。

這次系統匹配對手的時間,稍微有點長,而鄭詩哲也很有耐心的看著WR的官網上面的信息。當他看到最強王座上面的十個名字的時候,眼中燃燒起了熊熊的戰鬥烈火。

「這些人,應該會是很好的對手吧!只是,要挑戰他們,要不達到排位鑽石I以上的段位,要不就是獲得了十連勝。排位段位,顯然現在我要打上去完全不可能。而十連勝,似乎可以拼一下。」

這是官方對於最強王座的十位挑戰的硬性要求。不然,誰都可以挑戰最強王座上的王者,估計他們不煩死也累死。整個地球上現在可是有一百三十多億的人口的。哪怕就算只有十分之一人玩WR,也是十多億人。

至於十連勝,在WR這款機甲對戰遊戲中,也許通過一些手段可以做到連勝一兩場,但是要做到連勝十場基本是很難的。因為隨著勝率的提高和連勝場數的變多,系統在匹配對手的時候,會相應的增加難度。所以有些時候會出現,一個青銅V的玩家,因為一直連勝的原因,匹配到了白金、乃至鑽石組的玩家的特殊情況。

已經連續兩場全勝的鄭詩哲,終於等到了他第一場戰隊排位的匹配結果。

「紫色方戰隊人員:虛幻琉璃曲(白銀V段)、無敵牛叉哥(青銅II段)、深夜裡的壞蛋(青銅III段)、安於命(青銅I段)、天星(無段位)」

「藍色方戰隊人員:Cx丶大卵王(白銀V段)、愛康的丹(白銀V段)、天灰了我在幹什麼(青銅I段)、嗜血伏特加(青銅IV段)、逼逼拳(青銅II段)」

「地圖:星空困獸場」

戰隊匹配模式,一進去,首先是選擇機甲的時候。而鄭詩哲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刺客一號。當他一確認選擇,己方的隊伍聊天公共頻道上立即就罵翻了。

「靠,怎麼回事,老子好不容易打到了青銅III的晉級賽,而且現在已經是一勝一負,花了大價錢請白銀段的高手來救助,居然倒了八輩子血霉的碰上了無段位的。無段位就算了,可尼瑪的為什麼選脆皮的刺客一號啊!草泥馬的。」

這是WR名叫深夜裡的壞蛋的傢伙在隊伍頻道大吼咒罵說道。

「看來這局要果斷輸了。碰上了新手,還選了這樣一款一碰就碎的機甲。王者來都沒用了。」

「無所謂了,又不是沒輸過。只是憋屈了一點而已,不過有人是晉級賽,比我們更憋屈,我們還有什麼好想的呢?儘力就是了。」

看到這種情況,安於命和無敵牛叉哥也是無奈。對面兩個白銀V段,一個青銅I段和青銅I段,綜合實力上明顯就比他們強,而現在還有這樣一個情況存在,幾乎開局就是四打五了。他們又不是大神,打得贏才有鬼。

鄭詩哲聽著那些針對他的污言垢語,沒接話,也不反駁,很多時候,說再多的話還不如用行動來表示。所以,他實在不願意在聽下去的時候,選擇了屏蔽隊伍頻道發出的任何聲音。

和鄭詩哲這一隊在抱怨、在怒罵相反的是對面藍色方的五人。此刻五人一面分配著機甲,選擇合理的搭配,一面談笑風聲的聊著。

「對面居然有無段位的傢伙,也不知道這傢伙為什麼能夠咋們排在一起。不過,一個菜鳥,看來嗜血的這局晉級賽沒有任何難度了。嗜血,你繼續選輔助型機甲,就保護著我,躺贏即可。」

WR名叫愛康的丹的傢伙對著嗜血伏特加開心的說道。後者則是不斷的嗯嗯的應著,其實心中早已經樂開了花兒了。當然奉承的馬屁還是必須送上的。

「這還不是因為丹姐威武,丹姐一出場,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必須乖乖來送死。嘿嘿嘿……另外,Cx丶大卵王、逼逼拳,天灰了我在幹什麼三位大神,小弟晉級賽,這一場就拜託各位了。」

「不客氣。」

另外三個人難得的被稱作大神,心裡也是有一絲的得意,居然異口同聲的回答了嗜血伏特加的話。

「開始選擇機甲吧!我比較擅長狙擊,嗜血輔助我。剩下的你們選。」

愛康的丹是一個女性玩家,女孩子一般喜歡近身肉搏的確實不多,所以,多數是選擇狙擊機甲。而這一次,愛康的丹直接選擇了五大皇族之一的梵皇族暗影系列狙擊機甲。這款機甲只是梵皇族的通用狙擊機甲,性能上比狙擊一號當然是強大不少。首先是防禦力要稍微強上一點,另外最為有特色的是攻擊特性上,能夠進行三段連擊,特別是第三下連擊,完全是爆傷的效果。

嗜血伏特加則選擇了加多星生存的擅長輔助的瑪雅人製作的樹精系列輔助機甲。這款機甲的特性是較普通機甲多20%的能量盾上限值,如果能夠配合天賦能力使用,更是獲得超大的提升。另外更是可以給己方隊友釋放一個能夠臨時能量護盾,可以抵消最大一千噸攻擊當量的傷害。

而看到對面顯然已經相當於放棄比賽的節奏一般,選擇了三個刺客一號,一個戰士一號和一個輔助一號的紫色方。藍色方剩下的三人則全都選擇了戰士一號。

戰士一般情況下都是克刺客的。而現在藍色方這邊有了一個強大狙擊能力的暗影機甲。還有擅長輔助保護狙擊機甲的樹精輔助機甲。配上三個戰士一號。完全可以做到碾壓了。

亮眼的白光涌過,藍紫色兩方隊員駕駛選定的機甲就出現在了星空困獸場的地圖之上。

這是一個適合5V5團隊作戰的地圖,雖然只有一條通道,卻奇寬無比。畢竟這裡是模擬了星空困獸場的。這種地方,是銀河系某些星球的特色,將那些異族巨獸撲捉到了之後,餓上一段時間,然後將他們投入困獸場之中爭鬥蠶食。圍觀的人則是各種興奮吆喝,各種豪賭。

當籠罩著藍紫色雙方的巨大牢籠被從上緩緩的吊開。紫色方的五個人,以三個戰士一號機甲在前,樹精輔助機甲在中,暗影狙擊機甲在最後面的陣形,快速的向紫色方這邊推進。 看藍色方嚴謹的攻擊陣形,步步為營的推進模式。這才是真正團隊作戰的方式。而反觀紫色方五人。直接稀稀拉拉,東一個西一個的以擴散的隊形,向著通道裡面走去。

破罐子破摔的深夜裡的壞蛋四人,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的慾望了。現在只想快點結束這場鬱悶的排位賽。好開始下一場,將失去的勝點積分在打回來。

至於鄭詩哲,走了幾步之後,就不動了,而是站在了那裡看著他的隊友繼續一步一步,毫無警戒心,更無鬥志的向前行去。

「發現敵人蹤跡,準備攻擊。」

藍色方走在最前面的CX丶大卵王控制的戰士一號機甲,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迎面走來的紫色方四人。雖然明知對面失去了鬥志。不過,還是不能大意。

聽到警示,其他人都拿出了激光槍,閃耀著激光的槍口正在充能著,對準了紫色方的機甲。

「啵……」

首先出手的是愛康的丹控制的暗影狙擊機甲。它的武器是一把激光連弩,射速比一般激光槍發射速度快50%。所以,當她射出第二槍的時候,三架戰士一號機甲也開始射出激光槍中的激光了。

藍色方的激光射擊並不是採取分散射擊,而是採取了集火射擊,目標全都是愛康的丹的暗影狙擊機甲所鎖定的深夜裡的壞蛋駕駛的輔助一號機甲。

誰叫這傢伙段位最低不說,更是走在最前面,做著明顯的靶子呢。

一輪集火,加上暗影狙擊機甲的第三擊連弩爆傷特性。輔助一號機甲直接爆炸了,轟鳴中,化作了無數的碎片在周圍飛舞起來。

看到這一幕,興許是刺激了一下其他人。紫色方的戰士一號機甲和兩架刺客一號機甲就地一滾,躲開了激光槍的射擊,從側面沖了過來。

「想要肉搏戰嗎?還沒放棄嗎?來得好,大家上,將他們全都打爆。」

CX丶大卵王畢竟是白銀段位的高手,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對方的意圖,近身的肉搏戰鬥才是他最渴望的,而難得的居然是對面這時候居然有了一絲鬥志燃起。當方面的屠殺,確實是太乏味了。

三架戰士一號機甲同時拔出了激光劍,呈半圓形的護住了身後的樹精輔助機甲和暗影狙擊機甲。

暗影狙擊機甲這時候就如同一個炮台堡壘一般,毫無阻力、肆無忌憚的將一發發激光弩箭射向最為脆皮的刺客一號。

「轟隆……」

還沒衝到三架戰士一號機甲面前,無敵牛叉哥駕駛的刺客一號機甲就被愛康的丹使用的暗影狙擊機甲給轟爆了。白銀V段對上青銅II段,無論是技術還是意識,都相差太大了。

近身肉搏,紫色方這邊,CX丶大卵王駕駛著戰士一號機甲,迎上了同樣是白銀V段的虛幻琉璃曲駕駛的戰士一號機甲。而這時候,嗜血伏特加駕駛的樹精輔助機甲手中的能量樹杖一揮,一個能量護盾套在了CX丶大卵王的戰士一號身上,讓他的機甲防禦變得更強了。

另外一邊,逼逼拳和天灰了我在幹什麼則駕駛著戰士一號機甲,握著激光劍對著安於命的刺客一號沖了過去。

「娘個稀巴,老子跟你們拼了。」

看到衝來的兩架戰士一號,龐大的壓力下,讓安於命居然爆發了。迎著兩把激光劍,安於命居然在它們的縫隙間擦身進去。激光匕首直接捅向了逼逼拳戰士一號的駕駛艙。

這一擊若是被擊中,逼逼拳不被爆機也會損傷很大,當然,爆機的幾率更高一點。

就在這危機當頭,早就注意這一切的愛康的丹駕駛的暗影狙擊機甲,手中的激光連弩一陣光芒爆閃。

「啵——轟隆。」

點射,一槍爆頭。在兩架戰士一號的肩膀中間,只是露出一個頭的刺客一號直接被爆頭了。緊隨而起的則是刺客一號的爆炸。氣浪將逼逼拳和天灰了我幹什麼的戰士一號都推后了幾步遠。

另外一邊,同樣是白銀V段的CX丶大卵王和虛幻琉璃曲,確實是技術相當。可是,在鬥志上,CX丶大卵王勝虛幻琉璃曲太多了。加上,身後還有嗜血伏特加的不時輔助。虛幻琉璃曲被打得節節敗退。機甲更是傷痕纍纍,不斷有電光絲絲的在機甲各處冒出。勝利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不過,顯然其他人不想讓這個勝利來得太慢。所以,愛康的丹的暗影狙擊機甲還沒來的及開槍。逼逼拳和天回了我幹什麼的戰士一號已經一左一右的沖了上去。兩人各報住虛幻琉璃曲的戰士一號機甲的兩條金屬手臂。同時在隊伍頻道倒數數三二一,用力一拉,就將虛幻琉璃曲的雙臂給拉斷了。

CX丶大卵王豈會放棄這樣的機會,激光劍對著虛幻琉璃曲的戰士一號胸口就刺了下去。一陣電光交響,緊隨著則是虛幻琉璃曲戰士一號爆機了。

這一場戰鬥,打到現在,紫色方四死,藍色方几乎無損。結束這場戰鬥的最後一顆就要來了。紫色方還有一架刺客一號機甲停在了出生點的牢籠外面。

「居然敢拔出激光匕首,想一挑五嗎?對面那個無段位的小子瘋了吧!哪怕是最強王者來,用這種最基礎的脆皮刺客一號機甲,也能夠把他打成狗。」

一劍洞穿虛幻琉璃曲的戰士一號機甲胸口的刺激,也激起了CX丶大卵王的血性,而當他們接近,居然看到鄭詩哲拔出了刺客一號身上配備的兩把激光匕首。不由的笑了。



「丹姐,一擊爆他頭,趕緊結束吧!我要晉級了,晉級了。哈哈哈……」

準備晉級的欣喜讓嗜血伏特加興奮起來了。他現在只想速戰速決,等晉級到青銅III段以後,想要玩,有的是大把時間去玩,想怎麼激情、熱血都可以。但是現在,他只想要立即晉級。

「什麼?居然還不選擇投降嗎?還主動衝過來嗎?這無段位的傢伙是不是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