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能從那樣的壓力之下緩過勁來,再次成為虛空境,在心境上都得到了不小的提升,這也算是給他們的一點補償,畢竟大多數人在成為半步虛空境之後都是直接就崩潰了的!

2021 年 1 月 8 日

冷昊宇安靜的看著他們,然後再次開口道:「其實你們或許不知道,在你們成為我血旗會的人之後,你們的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上,只是在一般的情況下我並不想用這個來約束你們而已。現在是誰將丹藥之事傳出去的,最好自己站出來說清楚,不然就不要怪我了!」

此時在場虛空境的表情各異,不過要從這表情上就看出到底是誰做的。這一時間還真的沒有人能看出。

但是對於這個冷昊宇也並不是很在意,淡淡一笑:「既然沒有人承認,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這話一出。不少人的臉色變了一下,然後只聽冷昊宇淡淡的開口道:「木易遠你有什麼話說嗎?」


被冷昊宇點名的木易遠眉頭一皺。然後不解的問:「會長你就那麼肯定是我傳出去的,如果不是呢?」

冷昊宇看著木易遠道:「我也沒有說就是你傳出去的。我只是想問一下你有什麼話說而已,不要緊張!」

木易遠看著冷昊宇,半響之後他笑道:「不錯就是我傳出去的,我在血旗會只有百年的時間而已,加上你跟我神通盟之間的關係,我說出這樣的消息也沒有什麼不對吧!」

其實這段時間木易遠一直都知道神通盟的巫高嶺跟冷昊宇之間關係怎麼樣,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讓木易遠最後決定了將這個消息給傳出去,因為還給他的震撼真的太大了。

其實如果不是他沒有第二次進治療中心那麼他也會將治療中心的消息給傳去的,但就算是沒有將治療中心給傳出去,但是技能強化中心這卻是已經被神通盟給知道了。

此時的木易遠雖然感覺壓力不小,但是卻在說出了之後感覺一陣輕鬆,現在的血旗會是不弱,甚至冷昊宇還被稱之為飛升境之下第一人。


但是不管怎麼說他也只是飛升境之下的第一人而已,要知道在整個神武大陸,飛升境的數量可是不少的。

不要說跟神通盟相比,就算是跟神武大陸大多數的勢力相血旗會都算不上升,這就是木易遠的底氣!

冷昊宇點了點頭:「其實還有一點你所不知道,那就是只要你加入了血旗會,那麼除非得到我的同意不然你一直都是血旗會的人,雖然我們有誓言只是百年的時間,但是一百年的時間真的太長了,根本就用不了那麼長的時間!」

此話一出,讓木易遠的臉色一下就變了,看著冷昊宇問道:「你想做什麼!」

冷昊宇對此淡淡一笑:「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但是背叛了血旗會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雖然的笑容很甜,但是看在木易遠的眼中卻是那麼的詭異,他有些恐懼的問:「我可是神通盟的人,你對我做了什麼,神通盟是不會放過你的!」

冷昊宇點了點頭:「其實我知道,不過我不會讓你失望!」

冷昊宇的話說完,瞬間消失,而在冷昊宇消失的之後,木易遠的也從總堂之中消失了,與此同時在瀛州大陸聯軍之中。

冷昊宇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瀛州大陸聯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冷昊宇周圍多了兩個身影,其中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天上。

在地上的就是木易遠,而在天上的就是浮光金雕,冷昊宇直接跳在了浮光金雕的身上,然後浮光金雕化著一道金色光影瞬間消失。

而在浮光金雕帶著冷昊宇消失之後,瀛州大陸的人似乎才反應過來,其實這不管瀛州大陸的人反應遲鈍,只是因為冷昊宇出現的位置是瀛州大陸大宗師所在。

不錯冷昊宇並沒有直接出現在瀛州大陸的虛空境之中,畢竟這一次來的目的又不是斬殺敵人,那何必出現在虛空境之中呢。

這些大宗師的反應雖然快,但是要跟浮光金雕比起來卻是差了不少,冷昊宇已經直接消失,但是冷昊宇消失了還有一個木易遠在此。

於是這些瀛州大陸的大宗師一個個怒吼著就向木易遠沖了過來,雖然大宗師肯定不是虛空境的對手,但是這也要看到底有多少大宗師。


要知道此時所在的大宗師數量那絕對是人山人海一般的存在,雖然木易遠是一個虛空境巔峰,他甚至每出一招都能斬殺無數的大宗師。

但是這相對於瀛州大陸所有的大宗師數量來說真的算不上什麼,木易遠無奈的斬殺說這些大宗師的同時,冷昊宇的傳音進了他的耳中:「只要你將這些大宗師都斬殺完那麼我就還你自由,但是如果你想要逃走,那就算了,我會隨時送你回來的!」

這話直接就讓木易遠徹底的絕望了,雖然面對數量如此巨大的大宗師,但是真要說起來木易遠也並不是很害怕,畢竟如果木易遠要走,這些大宗師肯定是抓不主推的。

但是現在冷昊宇的話卻是直接斷了木易遠逃走的路,因為他一點都不懷疑冷昊宇話中的真實性,畢竟這之前發生的事情就已經是很好的證據。

但是要說將這些大宗師給斬殺完,這可能嗎,他雖然是一個虛空境巔峰,但是這可是十幾萬大宗師呀,就算累死他也殺不完了!

冷昊宇在離開之後,直接回到了血旗會的總堂,先是讓他們知道木易遠此時的下場,然後看著一個個都還有有些緊張的虛空境道:「我承諾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但是敢做出什麼背叛血旗會的事情,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冷昊宇的這話說完,然後直接消失,而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中心城市的會堂之中,此時在會堂內並沒有其他人。

而冷昊宇則是開始對那六個傳令兵傳音:「開會!」

在這消息傳出之後,足足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該進來的人才都到齊了,冷昊宇看著最後進來的人問道:「現在才來,你們商量好了嗎?」

被冷昊宇問話的人是七星崖的一個虛空境巔峰,他對冷昊宇不屑一笑,但是卻什麼都沒有說。

但是馬上他的臉色一下巨變,因為就在這個時候冷昊宇的心靈威壓啟動直接壓在了他的身上。

現在冷昊宇心靈威壓有多強,其實冷昊宇都不是很清楚,最少在對上同樣只是虛空境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效果,這個冷昊宇真不是很清楚。(未完待續。。)

… 這一次也算是第一次單獨將心靈威壓用在一個人的身上,而且還只是一個虛空境,這也讓冷昊宇更加直觀的認識到心靈威壓的強悍!

唐銘宣在受到冷昊宇心靈威壓的壓迫居然直接爬在了地上,臉色鐵青的他掙扎著想站起來,但是在這威壓之下他卻是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看到這一幕在場之人臉色再次一變,雖然在這之前大家都知道冷昊宇很強,但是現在所表現出來是不是太逆天了一些。

要知道唐銘宣這可是一個虛空境巔峰,但是在冷昊宇的威壓之下卻是直接爬在了地上,而且看樣子冷昊宇就算是直接將其壓死都有可能,這怎麼能讓他們不驚。

⌒★wan⌒★書⌒★ロ巴,↑ansh≥uba.因為在場的人都知道自己比唐銘宣強不了多少,甚至不少人還比不上唐銘宣,但現在就算唐銘宣都在這樣的下場那算成是他們那麼又會怎麼樣。

冷昊宇耍威風自然有人阻止,巫高嶺一下站了起來喝道:「姓冷的你想做什麼?」

冷昊宇的眼睛一瞪:「我做什麼還要你來教嗎?」

在對上巫高嶺的時候雖然沒有用上心靈威壓這個技能,但是冷昊宇現在的氣勢卻是那麼的驚人,畢竟在冷昊宇的身上可是還有一個千人斬的稱號,而這個稱號的威力可不小天呀。

巫高嶺在冷昊宇那殺氣之下心中滿是驚駭,他張嘴道:「你,你!」

但是卻沒有說出話來,因為就在他剛將第一個字說出的時候,冷昊宇的眼中突然爆出殺機。這讓巫高嶺為之一顫。

這殺機是那麼的真實,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巫高嶺卻感覺冷昊宇真的有可能直接斬殺了他,不對應該說很想殺了他。在等待著一個借口。

見巫高嶺在冷昊宇的氣勢之下都是如此,這讓其他人心中驚駭的同時,也一個個都在心中想一會還怎麼說!

要知道他們都已經得到了指令,那就是一定要將血旗會那種丹藥的丹方給弄到手,但是現在冷昊宇的強勢卻是超出了他們的預計。

在巫高嶺不敢說話之後,冷昊宇再次看向唐銘宣冷道:「這一次就饒了你,但是絕對不會有下一次!」

這話說完的同時將心靈威壓收起,而唐銘宣這才站了起來,但是此時他心中的恨意卻是達到了最高點。如果不是打不過冷昊宇,他肯定會出手將其斬殺,但是同樣的對於冷昊宇的恐懼也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此時他一個字都不敢說。

同樣是不說話,只是表情卻完全不一樣了,在之前是不屑,但現在卻是不敢,可以說這改變絕對是巨大的!


畢竟冷昊宇只是用氣勢就讓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如果冷昊宇是一個飛升境也算了。但是他明明只是一個虛空境呀,但是卻做到了一般飛升境都做不到的事情。

冷昊宇在唐銘宣站起來之後看著在場的人,冷冷的開口道:「召集大家前來是有事宣布,十分鐘之後。進攻瀛州大陸聯軍,這一次要將他們徹底絞殺!」

冷昊宇的話一出這就讓人傻眼了,他們還真的沒有想到冷昊宇在這個時候居然直接就下令要對瀛州大陸聯軍攻擊了。

畢竟從剛才冷昊宇的表現就能看出冷昊宇是知道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但是他此時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就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不過馬上大家都反應了過來。冷昊宇這是以退為進的辦法,既然沒有人提出問題。那麼就直接無視這個問題,大家就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直接對瀛州大陸聯軍進攻好了。

只是這絕對不是他們想要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還不說話那就真的沒有什麼好辦法,巫高嶺不得已開口道:「進攻瀛州大陸的事情先不急,我們先說一下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好了!」

他的話一出,頓時不少人開口道:「是呀,進攻瀛州大陸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的,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說!」

原本就有不少人對於冷昊宇當這個總指揮不是很滿意,畢竟血旗會的實力真的太弱,就算這段時間冷昊宇表現得很不錯,那也是一樣畢竟有些事情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改變過來的。

當然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對冷昊宇有好感,或者已經認可了冷昊宇當這個總指揮的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因為他們都知道將要說的事情是什麼,而這對於他們來說好處也是不少的。

正所謂沒有絕對的敵人只有絕對的利益就是這麼一回事,在當前這樣的情況下,只要冷昊宇將丹藥的事情給了一個滿意的答覆,那麼不用說誰都能得到好處,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還有人站出來幫冷昊宇說話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就在他們說話之後,冷昊宇依舊很是平靜的看著他們,然後淡淡一笑:「居然還有比進攻瀛州大陸更加重要的事情,那我倒要聽上一聽,巫高嶺你來說吧!」

冷昊宇說話這個態度讓巫高嶺心中那是一個恨呀,這明顯就是領導對手下說話的態度嘛,而這樣的說話方式真的好嗎?

不過此時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所以在冷昊宇的話之後,巫高嶺冷冷的開口了:「不錯還有比跟瀛州大陸開戰更加重要的事情,因為只要將這事情給解決了,那麼我們要戰勝瀛州大陸那就是輕易而舉的事情,你認為這事情重要還是不重要!」

冷昊宇似乎很是人真的聽完了巫高嶺的話,然後依舊是那樣的平靜問道:「真有那麼厲害,既然能輕易戰勝瀛州大陸,那麼這件事情還真的很重要了,說說看吧!」

見冷昊宇那說話的表情,不少人都在心中暗想,你就裝吧,我看你要裝到什麼時候。

畢竟冷昊宇要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那麼剛才在對唐銘宣的時候就不會這樣了,還有就是木易遠的事情雖然還沒有傳進所有人的耳朵,但是卻已經有不少人知道。

一個小時的時間絕對不短,在這段時間內很多事情在有心的打探之下是不難打探出來的,再加上對於這件事情冷昊宇本就不打算隱瞞,那就更加容易了。

不過現在既然冷昊宇裝出什麼都不知道,大家也不能直接說出來,巫高嶺看著冷昊宇道:「不錯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但是卻跟冷會長有關,所以還希望冷會長大義為先!」

這話算是先給冷昊宇下一個套,當然真要算起來這話其實也不算是錯,畢竟這丹藥的事情對於整個大陸來說幫助都是巨大的,甚至算得上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如果這都還算不上是大義,那麼要什麼樣的事情才能算是大義呢,大家此時都看著冷昊宇,很想從冷昊宇的眼中看出一些什麼,但是在冷昊宇的臉上卻是表現得很是平靜,當然似乎還有几絲好奇,一句話說,那就是此時的冷昊宇真表現得很是好奇,似乎當真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而巫高嶺則是盯著冷昊宇道:「在貴會有一批效果很強的丹藥,這事情冷會長應該不會否認吧!」

巫高嶺這是一點都不客氣呀,這種事情在一般的情況下大家或許還要客氣一番,最少也要來個什麼傳聞呀,據說呀之類的。

但是也不知道巫高嶺到底是顧忌什麼,或者說他當真是什麼都不顧忌,直接就開口點明了,當然這也很有些搓搓逼人的樣子。

冷昊宇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不錯,我們血旗會的東西絕對是最好的,有的可不只是丹藥那麼簡單,就算是裝備也是最好的,怎麼你們想要!」

巫高嶺的話出乎大家的預料,畢竟誰都沒有想到巫高嶺居然會直接將其點明,但是冷昊宇的表現就更加讓大家不懂了,在開始的時候大家還以為冷昊宇會否定的。

甚至大家在心中都已經開始想辦法要怎麼才能讓冷昊宇承認,但是真沒有想到的是,冷昊宇居然那麼爽快的承認了,這真有點超出他們的預料呀。

話說不但是大家處於預料,就算是巫高嶺等人也都在一時間懵了,雷修勇也是一樣很是好奇的看著冷昊宇.

雖然因為展承鋒的關係雷修勇在對冷昊宇的時候可謂是很有好感,但是對於雷修勇這樣的人來說,很少有東西能在心中高出他對宗門的地位。

那就更加不要說只是一個冷昊宇了,雖然現在他跟冷昊宇之間的關係還算是不錯的,但是如果冷昊宇宗門有令一定要得到丹方,而恰好冷昊宇又不願意給出,那麼得罪冷昊宇的事情雷修勇肯定是會做出來的。

只是現在冷昊宇的做法真有些讓他們不解了,還好巫高嶺反應得快:「既然冷會長都承認了那就好,這丹藥對神武大陸來說事關重要,只是丹藥就算了,這畢竟是你們辛苦煉製出來的,我們只要丹方就行!」

他說話的語氣很重,眼神中也滿是認真,但是在他的話說完之後,冷昊宇卻是淡淡一笑:「你想要我就會給你,不知道你當自己是什麼人?」(未完待續……)

… 雖然冷昊宇的表情似乎沒有什麼,甚至都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但是在冷昊宇說完這話之後,大家的似乎都感覺會堂之中的空氣凝固了一般。

巫高嶺似乎沒有聽出冷昊宇話中的意思,直視著冷昊宇道:「既然冷會長深明大義,那麼還請公開丹方,讓整個神武大陸受益,想必在有如此丹藥的幫助下,我們要戰勝瀛州大陸那絕對不是難事,為了神武大陸無數眾生還希望冷會長做出明智的選擇!」

在巫高嶺的話似乎讓緊張的氣氛瞬間變得輕鬆了,在他的話之後下面馬上就有人開口了:「冷會長還請看在神武大陸無數眾生,看在神武大陸眾多修鍊者性命的情況公開丹方吧。」

當然∈wan∈書∈ロ巴,a≡ns≈■om也有人說:「事關我們整個大陸,冷會長如此深明大義他一定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藏私的!」

可以說在巫高嶺的話之後整個會堂頓時就亂了起來,當然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說話,雷修勇就一直都沒有開口,看他此時的樣子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而在這鬧騰了半響之後,大家的聲音才慢慢的安靜了下來,畢竟他們說這些話其實也就是想得到那丹方而已,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他們在不停的說,但是冷昊宇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話說這絕對不是他們所想看到的。

所以在這吵鬧了半響之後總算是停了下來,在這聲音停下之後,只聽巫高嶺對冷昊宇道:「請冷會長說句話吧。我相信你不會讓在場人失望的!」

這話中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冷昊宇如敢不公開這丹方。那絕對就是在跟整個神武大陸作對。

如果換了一個人此時的壓力絕對不小,畢竟與整個神武大陸為敵。就算是靈竹府也不一定就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在巫高嶺的話之後,冷昊宇看了一眼巫高嶺,然後在看看在場的眾人,似乎十分不解的問道:「我血旗會是有哪些神奇的丹藥,但你們要說什麼丹方這個還真沒有!」

此話一出,頓時眾人再次喧鬧起來,畢竟冷昊宇這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總結起來就是,要丹方沒有!

這與他們的要求已經不合。這怎麼能讓他們不滿意,此時說什麼話的都有,而巫高嶺的聲音更是大了幾分:「冷會長難道你真的要於我們眾多人的生命與不顧嗎,你可要想好了,這個可不要讓我們難做呀!」

在巫高嶺的話之後,馬上有人道:「是呀冷會長,你現在可是我們的總指揮,你得為整個大陸著想,得為外面的性命著想!」

此時在場之人似乎出奇的一致。那就是一定要得到那丹方,而且看上去還吃定了冷昊宇,畢竟在場之人心中所想就是,冷昊宇就算再怎麼強勢。但這也只是一個人而已。

好吧就算他不是一個人,而是在背後有血旗會,但是一個小小的血旗會還真沒有放在他們心上。就現在血旗會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在場的勢力任何一個都能輕鬆的將其滅掉。

所以在場之人都不認為當真敢不答應。但是在他們鬧騰了半響之後,冷昊宇突然開口了:「先不說有沒有丹方。就算是有丹方我憑什麼要給你們?」

這話一出,讓不少人傻眼了,因為冷昊宇這話更是直接明了,當然真要算起來其實也沒有錯的,畢竟這丹藥畢竟是血旗會的他並非就一定要公開,畢竟這怎麼說都是私人物品。

但是這話巫高嶺可就不接受了:「雖然這丹方是你血旗會的,但是這事關整個神武大陸的未來,所以還請見丹方交出來,不然我們也不好想宗門交代!

依然不少人同時發言:「是呀冷會長還請三思呀,要是不公開丹方,這一開戰還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我們這有點不好像宗門交代呀!」

這話中的意思那就更加的明顯了,這可不只是他們想要冷昊宇的丹方,而是他們後面的宗門在要,可以說這給冷昊宇施加的壓力瞬間就大了不少。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冷昊宇,如果說這點壓力就想要冷昊宇屈服,那麼他也不會有現在的成就了!

在他們說話的過程之中,冷昊宇一言未發,當然從他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出他並不是怕了,而且只是從他的臉上還真的看不出他此時所想是什麼,畢竟他臉上的表情真的太淡定了一些。

而在他們的聲音小了一些之後,冷昊宇才冷冷的開口道:「你們怎麼向你們的宗門交代這慾望何干!」

這話一出,那直接就讓在場之人怒了,雖然冷昊宇表現出來的實力是很強大,單獨一兩個人誰也不敢說是他的對手。

但是此時的情況卻是不一樣,大家心中都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在場那麼多人,就算冷昊宇再強,難道還敢真對他們怎麼樣不成。

先不要說冷昊宇是不是有這樣的實力跟他們所有人一戰,就算他真的有這樣實力又如何,畢竟他們的背後算得上是整個神武大陸,說大了就是,只要冷昊宇真跟他們發生什麼衝突,那就是與整個神武大陸為敵了。

所以這話一出,頓時有人怒道:「姓冷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真當自己無敵了不成!」

巫高嶺也是盯著冷昊宇道:「冷會長還請三思,千萬不要自誤!」

在這話之後,整個會堂之中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而冷昊宇則是冷冷一笑,不屑道:「自誤,在你們這群渣滓面前還有什麼自誤不自誤的說法!」

這話算是嘲諷技能了,頓時整個會堂中人無比憤怒,巫高嶺更是厲聲道:「姓冷的你太狂了,難道你真當我們在場之人都入不得你法眼!」


在他的話一說完,冷昊宇直接盯上他,冷道:「要丹藥可以,加入血旗會,不是血旗會之人無論誰都不要想得到任何一顆我們的丹藥!」

巫高嶺冷笑:「看來你真的是鐵了心不交出丹方是吧,我覺得你應該先問問他們是不是同意你這樣做!」

此話一出,會堂中人-大部分都站了起來,這立場可謂是表明了,只等冷昊宇的回答!(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更多支持!

本來在會堂之中的氣氛就很緊張,而此刻隨著巫高嶺的話一說完,此時大家都站了起來,那更是充滿了火藥味,一點就會著了,看樣子很明顯那就是要冷昊宇交出丹方,不然很有可能就會有些不開心的事情發生了。

如果只是少量的人,那麼他們或許還沒有膽量,畢竟冷昊宇表現出來的戰鬥力那絕對不是一般虛空境巔峰所能望其項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