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秦楓和小銀狼都心知肚明,能夠產生這麼大的破壞力,無非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銀色巨狼或者是陰宗長老的自爆造成的,不過答案很顯然是前者,不過不得不說的是,一旦失去了銀色巨狼的庇佑,秦楓他們的逃亡之路肯定無比艱辛。。。。。。

2021 年 1 月 7 日

… 「媽的,居然被一頭畜生給陰了,沒想到這頭死狼這麼不要命,居然自爆,要是它的幼崽落在我手裡的話,我一定要將它的肉一塊塊割下以解心頭之恨.」陰宗長老捂著自己的右手錶情陰冷的說道,他原本是完全壓制銀色巨狼的,並且已經造成了一些傷勢,只要繼續拖下去的話,銀色巨狼肯定會被活活拖死的。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在陰宗的長老以為即將可以拖死銀色巨狼的時候,銀色巨狼突然沖向了陰宗長老,陰宗長老以為銀色巨狼只是最後想反抗一下,但是沒想到的是銀色巨狼居然直接自爆了。

而身為五階的銀色巨狼所產生的自爆威力可是十分恐怖的,雖然陰宗的長老及時展開了防禦,但是處在爆炸中心的陰宗長老所受到的傷害卻是最大的,他的防禦幾乎是瞬間就告破了,要不是有足夠的實力,說不定陰宗的長老可能都要交代在那裡了,僥倖躲過了一劫了,可是卻受了不輕的傷,至於陰宗剩下還留在山洞周圍的人無一倖免,全部都死光了。

陰宗的長老其實也是十分肉疼的,這次帶過來的人破空境界的就有三個,雖然之前有兩個去追秦楓和小銀狼了,但是剩下的那個直接化為灰燼了,其他那些晉修人平的也都是一同陪葬了,這對於陰宗來說還是極大的損失的,尤其是陰宗即將要與天魔門和殺之帝國開戰,這種最需要人手的時候還損失這麼多中堅力量,他這個長老是頗為失職的。

「走,走,走,趕緊跑,陰宗的那幫人是屬狗的嗎?怎麼追的那麼快。」秦楓騎在小銀狼的背上臉色蒼白的說道,秦楓現在的狀態真心不算太好,一直在忍受斷臂之痛就不說了,之前還受到陰宗長老氣勢上的壓迫,現在又要拚命逃跑,雖然是不用他趕路,但是一直在小銀狼的背上顛簸也是十分痛苦的事情。

小銀狼也是連頭都沒敢回,拚命加速逃跑,對方既然能夠這麼快的追上來肯定是派了實力比他們強的人,如果說之前秦楓和小銀狼還有一拼之力的話,現在的秦楓和小銀狼是根本沒有希望的,失去右手的秦楓基本上已經算是廢了一半了,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這確實是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另外一邊,天魔門之中。

「近來道盟發展的怎麼樣呀?有沒有引進什麼新人呀?此外近期發生了什麼大事沒有呀?」王風亮出關之後對著陳靜芳問道。

王風亮不久前被一名天魔門的內門長老所看重,收為了弟子,雖然地位上算不上水漲船高,但是修鍊上要順利很多,前段時間他就去他老師那裡閉關,剛剛出關便找到了陳靜芳他們。

「道盟發展的還算順利,王晶那幫傢伙近來突然老實下來了,很可能是在準備什麼大動作吧,至於新人的話,確實是引進了幾個,有機會的話可以帶你去見見,雖然實力上算不上強悍,但是人品肯定是一流的。」李鐵牛摸了摸腦袋開口回答道,作為目前外門第一的李鐵牛,所得到的修鍊資源肯定是不會少的,雖然要忙著打理道盟一些的瑣事,但是自身的實力卻是達到了人品八重,進步的非常快,再加上他本身所修鍊的**和戰技,就算是晉修一重的傢伙都不一定能夠破開他的防禦。

「至於大事的話還真是有一件,之前妖獸山脈之中產生了一些天地異象,很可能是出現了什麼異寶,我們天魔門也派人前去了,但是貌似並沒有收穫,不過需要一提的是,自從前往妖獸山脈的長老回來之後整個天魔門便開始戒備起來,似乎隨時做好了戰鬥的準備。」陳靜芳這個時候開口說道,不得不說,陳靜芳一如既往火爆的身材總是讓人想對她幹些什麼,不過要是真把她當成花瓶來看的話那就慘了,說起來,陳靜芳的實力還要比李鐵牛高上一些呢,達到了人平八重巔峰的實力,雖然戰鬥力上可能不如李鐵牛,但是就算是面對剛剛晉陞到晉修的人也是有一戰之力的。

「對了,月兒和嵐妹妹呢?怎麼沒有見到她們倆呀?」王風亮頗為不解的說道,他現在的實力提升的也是非常快,尤其是擁有足夠的修鍊資源,之前他們的修鍊在沒有任何好的丹藥和藥材的情況都是十分迅速的,如今有了丹藥和藥材的相助更加突飛猛進了,王風亮閉關就是為了突破到了人平九重,現在看樣子是成功了,不過說起來,現在他們幾個人中實力最可怕的並不是王風亮,而是原本一直墊底的秦月。

也許很多人都會說這很正常,畢竟人家的馴獸師,王風亮他們怎麼可能能夠比得上呀,但是這次你們都大錯特錯了,他們五人之中率先達到人平九重的其實並不是王風亮,而是秦月,自從秦楓出事之後,秦月便表現出勤奮的修鍊熱情,完全是以前秦楓的翻版,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修鍊,與此同時,秦月也是展現出可怕的修鍊天賦,如果王風亮從人平五重跳到人平九重算是天才的話,那秦月從人平二重跳到人平九重只能算是妖孽了,這種修鍊速度就連沐長老都瞠目結舌。

「月兒的話,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在競技場找人比試,她現在也算是我們天魔門的一個小名人了,每天都要去競技場找人戰鬥,而且基本上每次下手都很狠,人送外號—人性母暴龍。話說,自從上次和秦楓一別,秦月就變成現在這樣子,就是不知道是好還是壞呀。」陳靜芳嘆了口氣說道,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不忍,她不止一次看到秦月滿身傷痕的從競技場回來,很多時候接任務也是那次頗為困難的,陳靜芳每次都是擔心不已。

「實力變強肯定就是好的,雖然我也是很喜歡以前的那個天真可愛的秦月,但是現在的月兒也很好呀,現在的她已經成長為一名合格的戰士了,以她的修鍊速度,如果我們不抓緊點說不定反而會被她甩下。」王風亮笑了笑說道,其實王風亮打心底里也不希望秦月變成現在這樣,他很擔心再見秦楓時他要怎麼解釋秦月變成現在這樣,他可是答應過秦楓要好好保護秦月的。

「嵐兒的話現在估計還泡在藏經閣呢,其實現在我們道盟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她一個人打理的,我們幾個平時都忙著修鍊,有時候想幫忙卻發現不知道應該怎麼幫,說起來我們幾個首領還真是不合格呀。」陳靜芳苦笑了一聲說道。

「嵐妹妹會處理好的,不過一定要提醒她,修鍊千萬不能落下,此外,以後我們輪流負責道盟的事務吧,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嵐妹妹確實有點不太好。」王風亮再次開口安排道,陳靜芳和李鐵牛倒是沒什麼反對的,他們是一個整體,互相幫助是肯定不能少的。

「不好了,不好了。」突然一名男子匆忙的衝到了王風亮他們所在的堂廳之後神色匆忙的大喊道。

「怎麼了?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不要有事沒事大喊大叫的,做什麼事情都要學會沉穩一點。」李鐵牛對著這個男子說道,李鐵牛對於這個傢伙也是知道一點的,實力和人平都不錯,就是有點一驚一乍的。

「秦月首領在競技場被人打成了重傷,對方似乎是向了死手,我們的幾個人現在已經將秦月首領保護住了,但是秦月首領現在昏迷了,生死未知。」那人連氣都沒來得及喘一口便焦急的說道,這種時候已經管不了是不是一驚一乍了,正事要緊。

「什麼?怎麼會發生這樣子的事情,趕緊帶我們去月兒那裡,另外派人去藏經閣把你們陳靜嵐首領給找過來,快。」李鐵牛聽了那人的話后瞬間桌子一拍便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而被他拍了的桌子也是瞬間化為了碎屑。

「鐵牛,不要這麼急,我估計十有**又是王晶那幫傢伙,到時候冷靜點,我們道盟雖然現在成長了很多,但是我們並沒有多少的優勢可言。」陳靜芳走在路上對著李鐵牛安慰道,李鐵牛什麼都好,不過對於這種情況的處理很多時候都容易失去理智。

「難道我們就這樣子看著王晶那幫傢伙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們的麻煩嗎? 寵婚夜襲:萌妻買一贈二 ?連首領被打傷都不肯出手,就算你們都不去,我這次也一點要找王晶好好算賬。」李鐵牛頗為憤怒的說道,身上的殺氣也是毫不掩飾的全部釋放出來了。

「鐵牛,不要誤解陳靜芳的意思,不過這次我們確實不能再這樣子的忍下去了,月兒是第二次受到他們的攻擊了,是時候給所有人看看我們道盟的實力了。」王風亮冷冷開口道。

道盟是時候向世人展現出它的實力了。。。。。。

… 「小子,你就不要做徒勞的掙扎了,要是真讓你們兩個小傢伙跑掉的話那我們就真的不用在陰宗繼續混下去了,雖然不知道你小子為什麼和妖獸混到了一起,但是現在都不重要了,因為連那頭銀色巨狼都被我們幹掉了,你們還是怪怪投降的比較好.」陰宗的一個預備長老對著秦楓笑道,此刻陰宗的人已經成功將秦楓和小銀狼包圍起來了,所以陰宗的這個預備長老才可以如此淡然的說道,當然,如果這個長老知道銀色巨狼自爆的事情之後估計就不會有閑情雅緻在這裡和秦楓他們廢話了。

「一次又一次,你們陰宗一次又一次逼我,我是實力比你們弱,但是不代表我就要一次次忍受你們的踐踏。」秦楓低著頭一字一句冷冷說道,整個人的也是變得陰冷起來。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子,弱智就註定被欺凌,說起來你小子還算是個天才,只不過不知道什麼是審時度勢,站在了我們陰宗的對立面,這就意味著無論你再天才也註定躲不過隕落的下場。」陰宗的那名預備長老笑道,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踐踏別人的尊嚴,給對方帶來肉體和心理上的雙重摧殘。

秦楓知道事已至此,能夠活下來的幾率真的是幾乎小到等於零了,但是他不是那種一個甘願聽天由命的人,即使在絕境下他也要嘗試一下,哪怕毫無用處。

「小傢伙,這次我們很可能就死在這裡了,怎麼樣?害怕嗎?」秦楓輕輕揉了揉小銀狼可愛的腦袋,勉強從嘴角擠出一絲笑意說道。

小銀狼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不害怕,或者說現在這個時候害怕和不害怕都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要不就拚死一搏,要不就站著等死,而小銀狼顯然選擇的是前者。

「既然如此,便給他看看我們的實力吧。」秦楓咧嘴一笑,從小銀狼的背上跳了下來,取出了背後的巨闕劍,左手握劍揮舞了幾下,感覺到很不習慣,但是現在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抱歉,本來是想打算陪你們玩玩的,只不過現在的我改變主意了,你們可以去死了。」陰宗的預備長老看到秦楓和小銀狼燃起了戰鬥的慾望,便心生邪-惡的想法,在別人重新燃起希望的時候,然後再磨滅,那才是最傷人的。

「小銀狼,給我爭取幾分鐘的時間。」秦楓對著小銀狼說道,他也是知道想要小銀狼擋住陰宗這個破空境界的長老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如果不這樣子做的話他們更加沒有勝算,就算是秦楓和小銀狼一起上都敵不過對方。

秦楓深吸了口氣,隨即淡淡鬆了口氣,看了看握劍的左手,隨即將劍緩緩豎了起來,秦楓知道一般的招式對付破空境界的強者是肯定沒用的,所以只能用滅天九式了,而且是滅天九式的第三式—山河裂。

秦楓知道無論是第一式還是第二式雖然可能給陰宗的長老帶來一些麻煩,但僅僅只是一些麻煩而已,其他的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秦楓不得不被迫施展出第三式,儘管以他現在的境界施展起來極為吃力,而且還是在他右手斷掉的情況下,想要施展出來可以說是也是頗為艱難的。

而小銀狼似乎也是感受到了秦楓的打算,目光冷冷的看向陰宗的那名長老,流露出的是野獸最基本的瘋狂,它已經決定好了,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一定要幫助秦楓拖住這幾分鐘的時間。

陰宗的長老雖然不知道秦楓到底打算幹嘛,但是他知道的是一定不能讓秦楓得逞,一旦讓秦楓得逞的話反而會助長他們的自信,這可不是陰宗長老所願意看到的呀。

小銀狼率先撲向了陰宗的那名長老,鋒利的狼爪隱藏在狼掌之中,雖然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威脅,但是如果你真的輕視的話一定會大錯特錯的。

不過陰宗那名長老壓根不給小銀狼接近的機會,直接一棍子將小銀狼擊退,雖然小銀狼是妖獸,但是力量上相比起破空境界的陰宗長老還是有差距的。

一擊被擊退,小銀狼並沒有放棄進攻,因為它知道,如果選擇防守的話只會陷入更加被動的地步之中,到時候根本不可能攔住陰宗長老幾分鐘。

但是陰宗的長老並沒有給小銀狼再次進攻的機會,直接反衝上去,一棍子掃向了小銀狼,小銀狼的反應也還算及時,躲閃開了那一擊,隨即巨口一張,一顆空氣彈以極快的速度射向了陰宗的長老,這詭異手段倒是讓陰宗的長老嚇了一跳,但是經驗老道的他並沒有因此混亂了陣腳,居然直接一棍子把空氣彈打了回去,幸虧小銀狼及時避開了,不然被自己的攻擊擊中還真是諷刺呀。

小銀狼並沒有放棄,再次巨口一張,這次它直接爆發出自己最強的戰鬥力,三顆空氣彈同時飛出,就算陰宗的長老能夠擋回來一顆,但是三顆的話,它相信就算是陰宗的長老也不能輕易應對。

不過結果卻是出乎了小銀狼的意料,陰宗的長老直接將手中的長棍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密不透風的圓形防禦,直接將三顆空氣彈給彈飛了。


這帶給小銀狼巨大的打擊,原本它以為自己的攻擊至少能夠給陰宗的長老帶來一點麻煩,但是沒想到居然就這麼容易被化解了,趁著小銀狼震驚之餘,陰宗長老直接一棍子把小銀狼給掃飛了,隨即便把攻擊的目標轉移到了秦楓身上。

而秦楓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匯聚出了很大的氣勢,他幾乎的抽幹了體內所有的靈精,同時天地間的靈精也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秦楓手中的巨闕劍匯聚,從秦楓的上方看去,可以發現靈精直接匯聚成一個漩渦不斷向巨闕劍中匯聚,可是就算如此,秦楓依舊可以感受到巨闕劍並沒有吸收到足夠的靈精,並沒有絲毫的猶豫,秦楓直接將手中的巨闕劍一轉,劍鋒朝下直接斬向了陰宗的長老。

因為秦楓知道,現在的他根本無法成功完成山河裂的釋放,如果一旦被陰宗長老破壞,光是反噬所造成的傷害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再加上秦楓已經有點控制不住手中的巨闕劍了,要是再任由靈精繼續匯聚,秦楓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所以還不如直接將巨闕劍斬下。

陰宗長老對於秦楓所產生的這一擊也是產生了莫大的震驚,這份震驚並不像小銀狼那突然其來的攻擊,而是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秦楓的這一擊已經能夠媲美他的攻擊,要知道這還只是一個連晉修境界都沒有達到的傢伙,要是這傢伙已經成為晉修境界的話,他敢肯定自己肯定會在秦楓這一擊下重傷的,不過現在的秦楓還沒有到達晉修,所以他還是有信心攔住這一擊的。

「春回大地。」陰宗長老也是爆發出一聲低喝,手中的長棍向秦楓所斬出的巨劍虛影攻擊而去,一擊碰撞,巨劍虛影並沒有產生任何的動搖,但是陰宗長老的攻擊也是由此展開。


「嘭,嘭,嘭……」只見陰宗長老揮舞長棍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到後來已經不是通過聲音所能夠判斷碰撞的次數的了,秦楓只能看見一些幻影的出現,秦楓也是暗中咋舌,陰宗長老的攻擊看似並沒有多少攻擊力,但是勝在次數上多,山河裂所產生的巨劍虛影根本沒有爆發出它該有的威力便直接被陰宗長老給打爆了,在空中徹底消失不見。

秦楓也是一陣無奈,沒想到自己所能夠施展出來的最強一擊還是被壓制住了,他現在倒是有點希望自己當時巨闕劍吸收地焱火的時候沒有壓制自己的修為,雖然從長遠來看這個做法是正確的,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要是秦楓達到了晉修境界的話,一切情況都會好很多的,而目前以秦楓人平九重的實力能夠發揮出這樣子的實力已經很不錯了,尤其還是在他斷掉一隻手的情況之下。

而這時,小銀狼則是利用陰宗長老剛剛接下秦楓攻擊的緩衝期,直接巨口一張,再次吐出三顆威力不俗的空氣彈,本來陰宗的長老是可以很容易便擋開空氣彈的,但奈何之前剛剛為了化解秦楓的攻擊,有點脫力,一時間竟然使不上勁,只能勉強躲閃避讓開,雖然被陰宗長老成功躲掉兩顆空氣彈,但還是有一顆空氣彈成功擊中陰宗的長老,直接將他擊退,並且讓對方嘴角流出了一絲血跡。

陰宗的長老緩緩站起身來,擦掉了嘴角的血跡,看著秦楓和小銀狼冷冷說道:「早知道就不玩了,既然還把自己弄受傷了,不過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我可不會那麼容易讓你死的,不好好折磨你們怎麼能夠一解我心頭之恨呢。」說完,陰宗的那個長老還tian了tian舌頭。

秦楓卻是一陣噁心,他倒是不害怕什麼折磨,但是能不能不要表現的這麼噁心呀,反正已經幹掉過那麼多陰宗的傢伙了,就算是死的話也算是夠本的吧。秦楓自己一個人暗想道。

「陰宗的傢伙一如既往的噁心呀,每次看見都讓人很不爽,雖然不想打擾你做白日夢,但是我想說的是,今天,這一人一獸我救下了。」一道淡淡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朵。。。。。。

… 秦楓抬頭看向聲音的來源,他很不能理解,別的不說,在恩澤大陸之中,這種出手救人的現象本來就是很少見的,而且還是救陌生人,這更加是少之又少,再者說,在殺之帝國這塊三畝五分地之中,除了秦楓他們幾個不怕死的,誰敢和陰宗作對?所以秦楓對說出這話的人很好奇.

入眼的是一個中年男子,看上去極為平凡和普通,一身白衣讓他看上去頗為的精神,但也是僅僅只有這樣子罷了,要是把他丟掉人群之中,估計壓根沒有一個人會注意吧,要不是他可以踏空而行,秦楓都懷疑說這話的是不是個瘋子。

「閣下既然知道我是陰宗的人,為什麼還要出手阻攔呢?我可不覺得在殺之帝國得罪我們陰宗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呀,還希望閣下能夠三思而後行呀,千萬不要因為一些不相干的人而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呀。」陰宗的長老對著那名中年男子說道,既然對方能夠破空而行,至少也是和他一樣的破空境界,雖然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但是如果真的受到一個同等級的人的阻攔的話,他想要幹掉秦楓和小銀狼還是要費上一些手段的。

「陰宗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如此囂張呀,同樣的話面對你們陰宗的人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嗎?不要覺得你是陰宗的人就可以這麼囂張呀,今天我既然敢站出來,還真就不怕你們陰宗。」那名中年男子淡淡說道,似乎並沒有因為陰宗的名號而有所害怕。

陰宗的長老見對方沒有放棄的打算,突然沖向了秦楓和小銀狼,看樣子是打算在對方還沒有落地前就以雷霆手段幹掉秦楓和小銀狼,不得不說,對方的這個算盤打的確實不錯,只要把秦楓和小銀狼殺了,對面肯定不會沒事做再繼續和他們作對了,就算真的要作對,他也不會有所擔心了,因為只要他能夠完成任務就可以了,他可不覺得自己想走對方真的能夠攔下他。

不得不說,陰宗長老的這一手連秦楓都沒有想得到,等到秦楓反應過來準備防禦的時候,陰宗長老的殺招已經到了。

「鑿金刺。」陰宗長老低喝一聲,手中的長棍似乎化為了一道利刃,對著秦楓刺了過來,秦楓想抬起巨闕劍擋在胸前,可是卻發現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看樣子是躲不掉的了,秦楓暗想道,雖然對方刺過來的是長棍,但是秦楓毫不懷疑如果被對方刺中的話他肯定會掛的。

「想要在我的面前殺我想要保護的人,你是不是太天真了點呢?給我滾。」那名中年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秦楓的身前,一把大刀直接將陰宗長老刺來的長棍斬飛了出去,同樣飛出去的還有陰宗長老。

「陰宗的人果然都是卑鄙無恥之徒,這種下三濫的事情都做的出來,說起來我之前還算是高看了你們呢,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現在怎麼才能夠在我手中殺掉這一人一獸呢?」中年男子站在秦楓的身前摸了摸手中的大刀淡淡笑道。

陰宗長老雖然被擊飛出去,但很快便穩定住了身形,並沒有因此摔倒,但是他同時也是感受到了對方的一點實力,至少在力量上,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那名中年男子的對手。

「最後問一遍,閣下真的要插手我們陰宗的事情嗎?」陰宗的長老對著那名中年男子冷冷問道,神色上卻是充滿了怨恨。

「我勸你最好好自為之吧,相信剛才那一擊你已經感受到了我的實力了,如果我真的要救下這一人一獸的話你是沒有辦法攔下我的,再加上你本來就受了傷,如果真的把我逼急的話我可以先幹掉你,而且是在你希望的陰宗的增援到來之前,當然這其中的利弊還是需要你自己考慮清楚呀。」中年男子笑道,手中的大刀已經指向了陰宗長老。

「算你狠,我們走,不過請閣下記住今天的事情了,我們陰宗以後會再次拜訪的。」陰宗的長老也是果斷之人,在知道無法幹掉對方的情況下選擇了果斷撤退。

見陰宗長老已經離開,秦楓也是鬆了口氣,而這一放鬆頓時讓他的傷口再次裂開了,疼的秦楓直接咧開了嘴,那酸爽也是要人老命了。

「好了,沒事了,不過我們需要趕緊離開這裡呀,陰宗的人很快就會包圍過來的,到時候我們想走的話就走不掉了。」中年男子回頭對著秦楓說道。

「謝謝先生了,這次要不是先生出手,我們很可能就死在這裡了,感謝先生的救命之恩呀。」秦楓忍著疼痛對著那名中年男子感謝道,畢竟對方救了他,無論如何足夠的禮貌還是很必要的。

「不用這麼客氣,我救下你們完全只是無心之舉,而且我只是看不慣陰宗這幫人的做法而已,雖然不知道陰宗為什麼派人追殺你們,但是能夠讓陰宗派出破空境界的強者來追殺你們這一人一獸,想來應該也是做了一些讓陰宗那幫人頗為頭疼的事情吧。」中年男子對著秦楓笑道。

對此秦楓並沒有說什麼,雖然對方救下了他,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可以對對方放心,因為他也不知道對方打的是什麼心思,所以他這個時候並不敢亂說些什麼,只是跟在中年男子後面。

「不用這麼拘束,你倒是不用擔心我對你們有什麼想法,雖然你們很可能確實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我對你們肯定是沒什麼興趣的,不然我和陰宗那幫傢伙有什麼區別呀。」中年男子回頭對著秦楓笑道,他知道秦楓對他還是有點提防的,所以這才出言解釋道。

「抱歉了,倒是我想法太多了,還沒請教先生的名字呢,我一定牢記在心,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好好報答的。」秦楓朝著中年男子鞠了一躬后尊敬的說道,他倒是第一次覺得自己小肚雞腸,把所有人都想的太壞了。

「名字什麼的就算了吧,你可以叫我黃叔吧,其實我們一幫人因為看不慣陰宗的做法所以組成了一個聯盟,我在裡面也算是一個高層吧,有沒有興趣加入到其中呀?如果你能夠做出足夠的貢獻的話,說不定你的右手還能夠恢復。」自稱黃叔的人笑著對著秦楓解釋道。

「我的右手不是已經斷了嗎?難不成還有重新長出來的希望?」秦楓頗為吃驚的問道,在他右手斷掉之後,他打心底里其實是很頹廢的,因為他知道,失去了右手的他等於失去了一半的戰鬥力,雖然他的左手可以繼續握劍,但毫無疑問那將會耗費很多的時間去適應,他不知道能夠做到什麼樣的效果,但失去右手這件事真的如同一個陰霾籠罩在他的心底,只不過他隱藏的比較深,並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當然,你要知道天地間很多奇珍異寶都有獨特的效果,修復斷肢殘臂的自然也是存在的,只不過相對而已更加稀少罷了,但是那的確是真實存在的,我記得當年我的一個朋友就是遇到了那種藥材,修復了他的斷指,再者有一些煉藥師也是知道一些恢復斷肢殘臂的辦法的,只不過同樣的比較稀少。」黃叔對著秦楓笑道,其實他還是蠻欣賞秦楓的,別的不說,光是那種冷靜處事的態度就可以確定這個傢伙未來的成就肯定不會低。

「謝謝黃叔了,我之前還在為斷臂的事情而煩惱,既然知道有修復的可能,我就放心多了,當然,我對於你們的那個聯盟也是很感興趣的,如果你們不嫌棄一個殘廢的話,我倒是很想去看看。」秦楓苦笑著對著黃叔說道。

黃叔笑了笑,看著秦楓和小銀狼,拍了拍秦楓的肩膀說道:「我們這個聯盟存在本身的意義就是為了保護受到陰宗迫害的人,你們既然被陰宗追殺,自然是不用擔心是陰宗的間諜,只要不是間諜,自然是可以加入其中的。」

「不過小銀狼就這樣子出現在人類之中真的不要緊嗎?這可是一頭活生生的妖獸呀。」秦楓看了看小銀狼,有點擔心的問道。

黃叔摸了摸下巴想了想,緩緩開口說道:「那確實是一個難題,畢竟妖獸給普通人類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我倒是忘記了這個事情了,真是不知道你小子是怎麼和一頭妖獸成為朋友的。」

就在秦楓和黃叔糾結的時候,原本兩米多高的小銀狼突然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起來,看上去倒是頗為的詭異,在秦楓和黃叔詫異的目光之中,銀色巨狼變化成了只有半個人高的小獸,哪裡還有作為狼的威嚴。

「沒想到這頭小狼還是一個珍惜的物種呢。」黃叔輕笑道,他也是知道這種收縮身體大小的秘法只有一些特別高貴的種族才會的,他倒是沒想到一直看上去不起眼的小狼似乎來歷並不簡單。。。。。。

… 「這樣子的話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不過現在最大的問題反而變成你了,因為你右手斷了,所以陰宗的人如果追捕起來是非常明顯的,這點我們還是要小心點的,此外,我們的聯盟所處的位置雖然也是靠近妖獸山脈,但是還是有一點的距離的,期間還要路過兩個城市,以你們現在的狀態,確實需要時間休整才行.」黃叔對著秦楓說道。

「額,既然這樣子的話還希望黃叔能夠繼續能夠保護我們呢,以我們一人一獸的話估計還沒到那裡就掛了。」秦楓苦笑著說道。

「這是自然的,不過想來陰宗的傢伙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的,你們都小心一點。」黃叔開口道。

雖然他能夠帶領秦楓逃出來,但是現在的逃出來並不意味著是真正的逃出來,要知道,以陰宗的影響力很快就會發動人來搜尋他們的,別的不說,以秦楓一直和陰宗作對的情況來看,現在秦楓的懸賞已經超過了王風亮,說起來,他的腦袋也是有很多人惦記著的呢。

「對了,有一件大事差點忘記說了,就是有關陰宗的。」秦楓突然一拍大腿驚道。這倒是讓黃叔有點詫異,他通過這短暫的相處也是知道秦楓是一個穩重的人,是不會輕易的大驚小怪的,所以黃叔對秦楓說的這個事情很好奇。

「原本我們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之前妖獸山脈出現的異象,雖然我們並不知道產生天地異象的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卻是意外得到了另外一個驚人的消息。當時陰宗的人就準備在妖獸山脈之中幹掉殺之帝國和天魔門的人,可是卻因為出現了一些變故沒有成功。」秦楓調整了一下因為趕路還氣喘的呼吸,緩緩開口說道。

「陰宗那幫人是瘋了不成,雖然他們的實力確實能夠壓制住天魔門和殺之帝國,但是想要幹掉他們的話還是比較困難的,就像我可以打敗之前的那名陰宗長老,但是想要幹掉他的話卻是非常困難的,所以陰宗的傢伙如果想要同時幹掉由兩名破空境界所帶的隊伍,至少有五名破空境界的人才行,而如果陰宗出動那麼多人的話天魔門和殺之帝國的人不可能沒有收到消息呀。」黃叔拖著下巴自言自語的分析道,都忽視了說話的秦楓了。

秦楓咳嗽了一聲,將有點走神的黃叔拉了回來,繼續開口說道:「確實如同黃叔你所分析的那樣,不過陰宗卻只是派出了兩名破空境界的長老而已。」

「可是如果只有兩名破空境界的長老的話,陰宗的那幫傢伙怎麼可能滅掉天魔門和殺之帝國兩個隊伍呢?」黃叔對著秦楓反問道。

「問題就在這裡,在我們剛剛準備進入妖獸山脈的時候,陽宗的人也是出現在了獵人城,跟隨我們一起進入到了妖獸山脈,而陽宗則是陰宗的幫手,不過我就是很不明白陰宗的那幫傢伙是怎麼和陽宗的傢伙搞上的。」秦楓開口說道。

「這你可能就有所不知了,陰宗和陽宗其實原本都是由一個創始人創辦的,但是後面分崩離析了,一個留在了殺之帝國,一個留在太陽帝國,但是要真說這兩個門派沒什麼交流,估計也沒人相信吧,但是就算陰宗有陽宗的人幫忙,陰宗的人也不太可能幹掉殺之帝國和天魔門的人吧,畢竟陽宗最主要的實力都是在太陽帝國,他們不可能抽出太多人手過來幫忙的。」黃叔再次分析道,不得不說,真的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經過黃叔的這些分析,秦楓也是想明白了很多之前沒想明白的。

「其實陰宗最大的依仗不是這些,而是靈體,而且是實力可以達到破空境界的靈體,雖然我沒有嘗試過,但是殺之帝國的六王爺在靈體的攻擊下都節節敗退,而這些就是陰宗最大的依仗,並且他們也透露如果成功幹掉殺之帝國和天魔門的隊伍就全面發動戰爭,畢竟如果有了靈體的幫助,陰宗滅掉天魔門和殺之帝國並不是沒有可能。」秦楓表情嚴肅的說道,眼神之中也是充滿擔憂,王風亮他們還在天魔門呢,天魔門被不被滅雖然和他沒什麼關係,但是王風亮他們和他的關係就大了。

秦楓這話一出黃叔卻笑了起來,笑的秦楓很不能理解,他想開口問為什麼,不過黃叔卻先開口解釋起來了。

「你也說了,如果陰宗成功滅掉天魔門和殺之帝國的隊伍他們才會動手,雖然我很詫異陰宗為什麼可以擁有實力那麼強的靈體,但是想來那些靈體的數量也是頗為稀少的,不然的話,陰宗的那幫人早就出手開戰了,不過據我所知,前往妖獸山脈的天魔門和殺之帝國的人已經安全回去了,這就意味著陰宗想要開戰目前是不可能的了,畢竟天魔門和殺之帝國肯定已經做出了地方,如果不能出其不意,陰宗是很難取到什麼好的效果,再加上他們的底牌已經泄露的差不多了,所以更加不用擔心了。」黃叔雖然說的很簡單,但是說的卻是很合理,不過這些東西秦楓還真的沒有想到,很可能就是因為所謂的關心則亂吧,他一直都在擔心王風亮他們會不會出事,但是忘記考慮這些基本的了。


「不過這些消息確實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我之前還很奇怪為什麼天魔門和殺之帝國突然召回了很多在外執行任務的強者,原來原因就是這個呀,說實話,今天要不是你說的話,這個消息我們估計還真的知道不了,你可做出了大的貢獻了呀。」黃叔有點激動的對秦楓說道,雖然這個消息可能對於天魔門和殺之帝國已經過時了,但是對於他們這種自發性的組織卻是十分重要的。

「那我這個貢獻能不能幫助我換到恢復斷肢殘臂的藥材呢?」秦楓滿心期待的問道。

雖然黃叔並不願意打擊秦楓,但是如果秦楓抱的希望越大,知道真相后失望也越大,所以還不如提前通知秦楓呢。

「雖然我說的是有這樣子的藥材存在,但是想要換到那些藥材貢獻度肯定要很高才行的,最重要的是就算你有足夠的貢獻度也不一定能夠換到那些藥材,畢竟那些藥材太過珍惜了。」聽到了黃叔的話後秦楓也是感到一些失落,但是很快便釋然了,要是那些藥材這麼常見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殘疾的傢伙了。

「對了,我有點奇怪那些靈體製造的技術不是早就失傳了嗎?陰宗的那幫傢伙是怎麼得到的呀,而且還製造出了實力那麼強悍的靈體。」黃叔對著秦楓問道。

「額,陰宗那幫傢伙是怎麼找到這個失傳的製造靈體的方法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為了製造出來的靈體可以擁有足夠強悍的實力,陰宗的傢伙都是拿活人來製造靈體的。」秦楓回答道,每次說到這個,秦楓都是一陣膽寒,他真的很難理解陰宗那幫傢伙為什麼可以做到那麼冷血。

「嘭」的一聲,一向很和藹的黃叔卻是一拳重重捶在了旁邊的一顆大樹上,只是瞬間,那棵樹便化為了木屑,這個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秦楓可以自信打穿或者打倒大樹,但是打成木屑的話實在是太困難了。

「我說之前為什麼失蹤了那麼多普通人的呢?原來都是被陰宗捉去當實驗體了,那幫混蛋。」黃叔咬牙切齒的罵道。

「黃叔,什麼情況?你知道那些靈體是從何而來?」秦楓頗為懷疑的問道,雖然他有點不相信,但是看樣子黃叔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之前一段時間,我們聯盟所在的城市少了一大批人,為此我們還調查了很久,而那段時間陰宗還派人去我們那個城市的附近,現在想來那些人應該是被陰宗抓去當實驗體了。」黃叔嘆了口氣說道,那些可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呀,有些還是他認識的,你讓黃叔他怎麼能夠不氣憤。

「原來如此,放心好了,這個仇我們遲早一定要找陰宗抱的。」秦楓也是表情嚴肅的鄭重的說道,這次他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他也要找陰宗報仇,因為陰宗這次乾的事情實在是太人神共憤了。

「走吧,我們先回去吧,等到了我們聯盟所在的地方,我們把你的情況向盟主報告的,希望到時候你的手臂能夠恢復,現在說這些的話還是有點不現實的。」黃叔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他們現在的任務還是儘快趕到那個反抗陰宗的聯盟所在的城市,只要一刻沒有趕到那邊,他們就不能算的上安全呀。

歷經了兩天的趕路,黃叔終於是再次開口了。

「前面就是我們聯盟所在的城市了,雖然這次過程有點兇險,但還好總算是回來了。」黃叔有些放鬆的說道,畢竟對於他們來說,這個城市就相當於是他們的家,回到家,怎麼可能不放鬆呢?

其實他們這兩天也是遇到了一些危險的,一部分是因為妖獸山脈其中的妖獸,雖然是處在妖獸山脈外圍,但是依舊是充滿了威脅,就算是對破空境界的強者也是有威脅,另外一部分自然是來自陰宗的危險咯,那幫傢伙確實很拼呀,一路上追蹤,差點就被他們發現了,每個城市其中都是坐鎮了兩名破空境界的強者,真的是下定決心攔下秦楓他們,不過可惜的是,還是給他們跑掉了。。。。。。

… 「走吧,帶你去看看我們的這個聯盟,說不定你會喜歡這裡的,然後留在這裡呢.」黃叔對著秦楓笑道,不過這話當然也只是說說,就算秦楓再怎麼喜歡這個地方,他也不會留在這裡的,一方面自然是因為秦月和王風亮他們,另外一方面則是他的復仇之路還沒有完成呢,怎麼可能就這樣子安逸下來呢?

秦楓並沒有說話,如果他說不留下的話很顯然會引起黃叔的不滿,這種事情他自然是不會做的,畢竟對方這樣子保護他們,而且不求任何回報,秦楓還是很感激的。

很快,秦楓便跟著黃叔來到了那座城市之內,當然在進入的時候,秦楓受到了阻攔,要不是黃叔帶著他,估計是根本進不來的。

秦楓剛進入到這座城市便感受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具體是什麼卻說不上來,但是秦楓在這裡卻感受到了很放鬆,看著街道兩邊相處的很和諧的人群,大家一起互相幫助,並沒有其他城市之中人與人的冷漠,彼此之間反而給了人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有沒有一種很溫馨的感覺呀,我記得當初我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是被陰宗的傢伙追殺,當時重傷差點就掛了,後來在大家的幫助之下才把我從閻羅王那裡拉了回來,可以說這個城市裡的每一個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拚死也會守護住這座城市的。」黃叔頗為感慨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