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後,徐夏丟出了第二個圈,依舊沒有套中,還是落在了獎品之間的空地上。

2021 年 2 月 3 日

徐夏一點都不着急,一個又一個的朝着外面丟圈子,當他手頭的圈子少了一半之後,手感漸漸的也有了。

“哇!中了!中了!”

沈婉玲激動的喊道。

只見着徐夏剛剛丟出的那個圈子,套在了鎮店之寶排名第三的小米平衡車上,這車子好像也要值個兩千塊錢了。

“老闆,我這算是套中了吧?”

徐夏笑眯眯的轉頭看向套圈老闆宣哥。

宣哥嘴角抽抽,一臉的肉疼,但臉上還是保持着笑意,必須要顯得他闊氣,一點都不心疼的樣子,點頭道:

“恭喜、恭喜,自然是套中了,這輛小米平衡車歸你了!”

說完這話,宣哥立即走向獎品區,將小米平衡車取了出來,交到徐夏手中。

而後又接着對周圍的圍觀人羣喊道:

“大家都看到了吧,宣哥套圈,童叟無欺,兩千塊的小米平衡車,現在歸這位小兄弟了!

這邊買圈子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還有鎮店第一、第二之寶沒有被套走,錯過了就沒了哈!……” 徐夏也是大寫的服,這位套圈老闆還挺有天賦的啊,送出一個小米平衡車,還不忘藉着這個機會打一波廣告,拉拉客戶。

作用還不小,轉眼間,套圈老闆就賣出去了六百塊的圈子。

不得不說,擺攤套圈這個職業,還挺來錢的。

當然了,這得有個前提,而這個前提也是必然,真正能夠砸場子的人,不會有幾個。

剛纔賣出去的圈子,估計平均一個人,能夠套中十來塊成本的獎勵,已經非常不錯了。

徐夏看着手頭上還省了小半的圈子,也不着急,讓其他人先套了後,他纔再套圈。

不然將鎮店第一、第二之寶也給這位宣哥給套沒了,影響了人家的生意,多不好啊。

“小兄弟,你也套啊,怎麼不套了?我這裏可是沒有退貨這一說法。”

套圈老闆宣哥瞅着徐夏不爲所動,旋即笑眯眯的走上前開口說道。

徐夏淡淡一笑,

“不着急,等他們結束了,我再上,不然一個不小心,將你所有的鎮店之寶都給套沒了,估計也沒人再買你的圈子了。”

套圈老闆宣哥眉頭再次一挑,這話說的是不是太有自信心了,他覺得,徐夏剛纔能夠套中小米平衡車,那完全是走了狗屎運。

將近三十個圈子都沒套中,最後一個才一個不小心的套在了小米平衡車上,完全是運氣使然,不能複製的。

“沒事,儘管套,你要真有那個本事,哥哥也不會眨一下眼睛,童叟無欺,這就是我做生意的宗旨!”

徐夏卻是搖了搖頭,沒有動手,也沒去接話,心頭暗樂,你要是不眨眼睛,他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套圈老闆宣哥瞅着沒勁,便去招呼其他客人。

擺攤這種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個人氣,人氣旺了,就會有更多人加入圍觀,然後這部分人當中,又有一小部分花錢消費。

不過一小會的功夫,套圈老闆宣哥又賣出了四五百塊的圈子。

這一幕看的徐夏都覺得嘖舌,這錢也太好賺了吧。

而先前第一批買圈子的那些客人,正如徐夏所料那般,基本上都沒套中值錢的玩意,套圈老闆可以說是純賺。

剛剛花錢的買圈的人,估計結果也差不多。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兩撥買圈的人都套光了手頭上所有的圈子,套圈老闆宣哥紅光滿面,整張臉都快笑成一朵花了,虧損的小米平衡車的錢,這不就快賺回來了啊。

“小兄弟,喏,就剩你了!”

“是啊,那我就在試試。”

這時,套圈老闆壓了壓手,而後朝着人羣喊道:

“各位走過路過的朋友,都過來看看,我身旁的這位,揚言要將我的鎮店之寶給套走,我覺得他沒那個手藝,大家也都一起來做個見證啊!

宣哥套圈,值得擁有!只要你敢套中,宣哥就敢讓你帶走,不管是什麼!”

徐夏無語了,這傢伙又拿他做起了廣告。

“老闆,要是圈子套在了你的腦袋上,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都是我們的了,然後所有的獎品都是我們的了啊?”

人羣中,有人起鬨道。

立即就引得一衆看熱鬧的人哈哈大笑,這話說的有點道理。

“別瞎說,我賣藝不賣身,休想饞我的身子,宣哥只賣圈,不賣身!這是原則問題。

那個什麼,要買圈的儘快了哈,要是真的被這位小哥將本攤的鎮店之寶給套走了,你們就酸吧。”

套圈老闆宣哥立即做出一副摟住自己胸口的模樣,頓時就將在場的人逗樂的哈哈大笑。

“老闆,我們酸一下沒什麼,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心疼死啊。”


“肯定疼唄,兩萬塊的筆記本,太奢侈了,老闆,你也是夠捨得。”

“大氣,給我來兩百塊的圈,我也要試試。”

“我這裏來五十塊的吧。”

“我這裏來一百塊的……”

一陣起鬨,宣哥喜滋滋的再次賣出去幾百塊的圈子,臉都快笑爛了。

他的心頭喜滋滋的,這樣下去,不僅能夠回本,還能狠狠的賺一波啊。

本來徐夏都準備開始套圈了,但看着又有這麼多人來套圈,旋即再等等,也不用太着急。

再次過去了十多分鐘,宣哥送出了一堆不值錢的小獎品後,視線重新落在了他的身上。

此時看向徐夏的眼神,那是滿面春風,精神抖擻,暗道這小子就是個財神爺,就這麼一會的功夫,還不到半個小時,都當得了平時擺攤一晚上的銷售了。

徐夏迎着宣哥的目光淡淡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塑料圈子,站在了橫線前面,將一個個的圈子丟了出去。

一尊觀音塑雕,套中。

一個遙控玩具車,套中。

一臺電飯鍋,套中!

……

幾分鐘後,徐夏手中的圈子就還剩下了兩個,面前的地攤上所擺放的東西,基本上都有個圈圈,宣告着它們的所有權,不再歸屬套圈老闆宣哥所有,成了徐夏的囊中物。

宣哥前一刻還面帶春風的笑容,漸漸的變得生硬,然後徹底的僵住,嘴角機械化的抽動,時不時的嚥了一口唾沫,非常清晰的表現出了他的緊張,無與倫比的肉疼、心塞。

怎麼可以這樣啊,扮豬吃老虎啊,太過分了,太心疼了,想哭啊。

唯一感到還算欣慰的是,鎮店第一、第二之寶的那兩樣,目前還屬於他自己。

可是,看到徐夏手中還剩下兩個塑料圈子,而徐夏的目光已經落在了那兩樣獎品上,頓時又讓宣哥的心肝都提了起來。

他很想阻止徐夏,給他認錯道歉,讓他立即滾蛋,然後拉入宣哥套圈地攤的黑名單,這種客人,再也不接待了。

但……

周圍這麼多人看着,剛纔還說了那麼多的大話,要是現在出爾反爾,以後就沒法做生意了啊,誠信這個東西,一旦失去了一次,就沒人再給你第二次機會了。


宣哥腦海中蹦出了一個想法,要不以後去別的城市擺地攤,到哪不是做生意啊?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徐夏手中的兩個圈子,分別從他的左右兩隻手,嗖的一下就飛了出去,在夜晚的燈光照耀下,拋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漸漸朝下落去…… 套圈老闆宣哥的心徹底的懸了起來,兩顆眼珠子跟着塑料圈子的軌跡,死死的盯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因爲眨了一下眼睛,圈子就落在了蘋果筆記本和蘋果手機上。

“千萬別套中,千萬別套中啊!”

兩道細微的塑料圈子墜落的聲音傳出。

現場突然爆發出一陣陣驚呼聲。

“臥槽!中了!竟然中了!大寫的牛逼啊!”

“真的酸了,狗屎運也太好了點吧,左右兩隻手同時丟出去,竟然同時套中,怎麼做到的啊!”

“太不可思議了!兩萬的筆記本電腦,五六千的手機,賺大了啊。”

“你們快看,老闆捂着心口哭了。”


“哈哈哈,雖然不是我自己中的,但感覺還是好爽啊!我剛纔套了一百塊的,毛都沒有一個,就送了我一個布娃娃。”

“宣哥、宣哥,童叟無欺哦……”

沈婉玲瞅着徐夏的將那兩件獎品套中,眼眸中閃過一抹自豪的光彩,自己看中的男人就是不一樣,不管做什麼都是最棒的!

“夏哥,你真厲害。”

沈婉玲挽住徐夏的胳膊,笑着說道。

徐夏颳了刮沈婉玲的鼻樑,淡淡道:

“那是必須的!”

而後,徐夏又看向了一臉比吃了蒼蠅還要難受的套圈老闆宣哥,淡淡道:

“宣哥,我算是套中了吧?”

宣哥哭喪着臉,生無可戀的說道:

“套中了!小兄弟,你不厚道啊!”

“不厚道?”

徐夏納悶了,


“哪裏不厚道了?”

“你明明是個高手,還故意來砸場子,不過你放心,我宣哥說到做到,套中的都是你的,不過,我要把你拉入黑名單了!”

“其實,你說錯了,我這是第一次套圈,我也沒想到這麼簡單,老闆,你這樣做生意,早晚得虧得褲衩都沒有,實在是太實誠了。”

宣哥嘴角抽抽,看看這風涼話說的,還尼瑪第一次套圈,打死他也不相信,就算打不死也不相信,我信了你個鬼!

一手套圈的前後節奏,那是相當的嫺熟啊,不知道坑了多少套圈攤才練出來的,前面的套圈故意套不中,就算套中了也只是套了個第三鎮店之寶。

隨後纔是一波絕地反擊,將他的套圈攤差點就要全包下來了。

套圈老闆腸子都悔青了,自己有毛病啊,竟然還送了他十個圈子。

“夏哥,你真的是第一次套圈?”

沈婉玲瞅着套圈老闆那可憐兮兮的樣子,不知爲何,想到套圈老闆之前說的那些話,超級想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