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後,當說完這話,少女才將目光落在另外一條路上,對著無奇吩咐道:「小哥,你就負責把你這隊人帶進那條通道吧。剛才的事,多謝你啦,放心,你那邊也不會怎麼吃虧的,只是不會受到獄主的寵幸而已,但今後想要過上舒適的生活,不會有任何問題。

2021 年 1 月 7 日

獄主還是挺寬厚的。」

說完這話,少女就頭也不回的帶著身後那批死靈走入了絢爛多彩的熒光通道之中,無奇和小白對視一眼,雖然不明白自己這是要去往何方,少女臨行前為什麼要對自己說什麼寵幸之事,這寵幸又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勇敢的走入了屬於他們的通道之中。

通道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非常的普通,就是和人間沒什麼區別的道路,只是通道兩邊明顯有些老舊而已,特別是兩邊的牆壁,似乎已經不知多少萬年沒有修補過了,居然都已經徹底變質了。

雖然外表還是牆壁,但內部已經不再牢固了,最好的證明就是,他們經過之時不小心碰落了一大塊牆壁這件事,只是輕輕一碰,竟然就能讓一大塊牆體徹底消失,完全可以想象的出來,這牆得有多久沒有人管了。

不然,以無奇和小白現在對於地獄的認知,他們遼絕對不信,在地獄這個明顯任何事和物都要強於人間的空間,會出現這麼脆弱不看的牆壁,要知道,不久前,他們還被這種牆壁給死死困住過呢。

當時,那些牆的材質就和眼下通道四周的牆體幾乎一模一樣,既然在善靈之間的牆可以完全承受住他們倆的攻擊而紋絲不動,這裡的牆就不可以了?答案自然也是可以的,之所以被輕輕一碰就崩潰,只有一種可能,因為時間太久,材質被徹底腐蝕了而已。

意識到這一點,無奇和小白不禁生出了都一種同樣的怪異感,難道自己現在要去的地方,是一個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死靈去過的地方?那豈不是說,那個地方和牢獄一樣?

等等。少女不是一直在說「獄主,獄主」的嗎?難道,這個「獄主」指的並不是地獄之主,而是自己即將前往的牢獄之主?(未完待續。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 也許虛幻人影擁有靈性,小白的笑聲幾乎才剛一響起,虛幻人影就暴怒的直接從地上跳了起來,不顧無奇的狀態到底有多詭異,整個人瞬間如同一頭激怒的公牛,「轟轟轟轟」不計後果的揮舞雙臂,向著無奇發出暴雨梨花一般的攻勢。

無奇的身子劇烈顫抖之下,幾乎片刻的工夫就變得四分五裂,支離破碎,即將化成一片淡淡的血霧,消失在這層地獄之中,成為膽敢挑戰虛幻人影而亡的無數亡魂中的一員,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情況卻是驀然間又有了變化。

也不知道這無奇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明明都快要形神俱滅了,無論是肉身還是靈魂都已經完全爆開,化成了細小的碎片散落在虛幻人影的面前,虛幻人影一一攻擊之下,已經寸寸炸開,化成齏粉,一點不剩了。

但就在這種情況下,居然莫名其妙之間,那些化成齏粉的肉身與靈魂碎片在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作用之下,又強行融合與粘連,彷彿一個人在用膠紙強行把破碎的鏡子碎片粘合的一般,齏粉互相匯聚之下,沒過多久就漸漸現出了一個粗糙的人體輪廓。

而後,來自於四面八方的齏粉越來越多,速度也越來越快,很快,粗糙的輪廓就慢慢變得細緻了起來,就如同有某位大神通修士正在耐心而又緩慢的作畫一般,一筆一筆的將人的五官。四肢和肌肉線條栩栩如生的勾勒了出來。

這一幕實在太詭異了,別說是小白沒有見過了,就連閻帝也是如此。閻帝幾乎就是屏息看完了這一切,一秒一秒的見證著無奇這個已經陣亡的人,在自己無法置信的目光注視下,重新恢復肉身與靈魂完整的。

「這……這不可能!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我沒看錯,剛才那小子明明都已經形神俱滅,魂飛魄散了,又哪裡還有能量修復靈魂和肉身?就算是意念之魂也絕不可能做到這一點。一個人意念再強也必須依託於靈魂,若是連靈魂都崩潰了。還怎麼可能會有意念?」

閻帝難以置信的喃喃自語,內心已經完全被無奇這遠超自己預料的表現震撼住了,正準備開口向著小白髮問,但還沒來得及扭頭去看小白。就被一旁的小白驀然間傳來的一句話說的再次一愣。

「閻帝大人,您現在不要太著急,老大的本事怎麼可能只有這點,我早就說啦。老大一定會消滅虛幻人影的,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還只是開始。」

此言一出,閻帝都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什麼?這小子能在魂飛魄散的情況下重新復活這件事本身就已經相當了不起了,居然還能再與虛幻人影一戰,而且。還要消滅自己利用聲音凝聚而出的虛幻人影?

閻帝實在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即便內心已經對無奇刮目相看,但還是更相信自己。輕哼一聲,他就恢復了冷靜,將注意力再次落在了場中剛剛恢復肉身和靈魂的無奇身上。

無奇,你的確了不起,在沒有我的幫助下,現在居然可以做到莫名的復活。我不知道你到底動用了什麼神通,還是掌握了什麼生命的奧秘。但是,想要依靠這種方法贏下我的虛幻人影還是不可能的,它可沒有那麼好對付。

閻帝對此充滿了信心,他很清楚虛幻人影的戰力有多強,那是連地獄守護者都無法輕視的存在,你這個實力還不如地獄守護者的人類又憑什麼輕視呢?

不過,有些時候,人往往都會犯同樣的錯誤,那就是過度的自信,此刻的閻帝就是如此,他自己覺得已經夠高看無奇了,把自己對於無奇的實力評估值提高了很多,但其實,還是低估了無奇。

既然連他堂堂地獄之主都會犯這樣的錯誤,就更別說是只有一點點靈性的虛幻人影了,為了阻止無奇的復活,這虛幻人影可沒任何的善意,不假思索就將自身的戰力發揮到了極致,一衝而出之後,直接連肉身帶靈魂一起打,整個人如同發狂了一般,停都停不下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不絕於耳的爆響回蕩而起之際,無奇恢復了一半的肉身幾乎是片刻都沒維持住,就又再次炸開,化成了粉碎,與此同時,和肉身一同爆開的還有靈魂,又再次一顫之下,化成了齏粉。

可就在這些齏粉眼看著將要消散,一道道恐怖的無形聲音衝擊波已經被虛幻人影毫不留情的一一打出,化成一場密如牛毛的聲音暴雨,勢不可擋的撲面而來,眼看著要將無奇徹底抹殺在這層地獄的時候,一件足以讓虛幻人影崩潰的詭異之事發生了。

無奇肉身和靈魂的修復突然毫無預兆的停了下來,就像是放棄了最後的抵抗一般,一瞬間沒有了任何的動作,看到這一幕的第一眼,虛幻人影忍不住得意的身子亂搖,發出一聲得意而又誇張的大笑,整個人都因此變得前仰後合,停都停不下來。

遠處的閻帝雖然沒有和虛幻人影一樣得意忘形,但也在這一刻,嘴角一挑,露出了一道毫不掩飾的笑意。

在這一刻,這兩人已經認定無奇必輸無疑了,閻帝甚至都已經抬手掐訣,凝神聚氣之下,開始施展神通收回虛幻人影了,打算收回之後,再讓死去的無奇重新復活,就像是過去無奇多次死在他的面前,又被複活的時候一樣。

可是,現實卻最終讓兩人不約而同的一愣之下,一下子呆住了,因為他們所料之事根本沒有發生,發生的事實與所想竟然是南轅北轍。也不知道這無奇到底搞了什麼鬼,當致命的暴雨攻勢浩浩蕩蕩而去,結結實實與無奇發生接觸的時候,一切都變得詭異了。

明明按照常理,無奇的肉身應該被轟的皮開肉綻,支離破碎,四分五裂,甚至是瞬間炸開,直接化成齏粉,靈魂也絕對維持不了太久,半秒的時間都不用,就會和肉身一樣,慘遭不幸,崩潰在虛幻人影這勢不可擋的攻擊之下。

不過,這一次,卻是有些不可思議,無奇的肉身和靈魂就像是突然間變強了無數倍一般,在這幾乎必死無疑的攻勢面前,做到了毫髮無傷,而且,非但如此,無奇的肉身與靈魂居然還在慢慢的繼續修復。

當暴雨梨花一般的攻勢徹底過去,不可阻擋的攻擊能量完全耗盡的時候,無奇還是好好的留在了原地,虛幻人影卻因為連續不計後果的出手,消耗了自身太多的能量,一瞬間體型縮小,變得只有原來的一半大小了,站在無奇面前,儼然已經成了偏弱的一方。

當然,這只是從體型上來看,但體型上的差距很快就化成了實力上的差距,雖然虛幻人影看到無奇莫名的復活又接連不斷的出手,可無奇的狀態仍舊是絲毫不受影響,無論迎面而來的攻擊有多可怕,有多難以抵擋,都被他最終成功擋下來了。

於是,接下來的情況就變得有些詭異了,明明攻擊一方是虛幻人影,被挨打的一方是無奇,但無奇卻像是強勢的一方一般,渾身上下非但絲毫沒有受傷的情況出現,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就連後退的跡象也越來越小了,整個人儼然如同一座巨山一般,越來越難以撼動。

而相反,自始至終都處在強勢一方的虛幻人影,卻因為不計後果的消耗越來越多,很快就給自己帶來的越來越大的負擔,非但沒能一舉消滅無奇,反而在時間的作用下,自身變得越來越虛弱,個頭也越來越小。

到了最後,當「轟!」的一聲悶響不絕於耳的在無奇胸前回蕩而起,一股恐怖的衝擊波驀然間在無奇身上炸開,卻連讓無奇的身子動一下都困難的時候,虛幻人影自身終於是不攻自破,自我崩潰了,只有手指大小的身軀驀然間一顫,化成了煙霧,消散在半空之中。

這個時候,無奇的身上還遍布著觸目驚心的傷口,鮮血仍舊是在止不住的狂流,整個人的樣子也相當的可怕,四肢扭曲,面目猙獰,鼻子和嘴的位置都不知為什麼調換了,遠遠看去,已經不像是人了,就和一頭完全由死屍的碎片堆積而成的怪物一般。

與此同時,無奇的靈魂如今也是這個模樣,哪裡還像是人的靈魂,簡直就是無數靈魂強行粘合在一起的另類。

一個人的肉身和靈魂居然變成這個樣子還能活?

閻帝難以置信的看著無奇,正準備開口詢問無奇,你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能夠突然間做出如此有違常理之事,這明顯已經超出規則的範疇了,難道對方已經可以做到不受世間規則之力的影響嗎? 傳奇從登頂開始 ,對方又怎麼能做到?難道這就是意念之力的不凡之處?

不過,還沒來得及開口,閻帝的瞳孔就猛地一縮,再一次一呆,一時之間,腦海空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他又看到了更不可思議的畫面。

只見無奇慢慢扭頭沖著他微微一笑,在下意識起身向著他款步而來的過程中,每走一步,肉身與靈魂的模樣居然都會有不可思議的改變,讓人不由得愕然。(未完待續) 不過,這還不是閻帝最震驚的,他最震驚的地方在於小白最後居然成功了。雖然渾身上下的傷勢越來越重,力氣消耗的越來越多,但小白攀爬的速度非但沒有銳減,反而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在雙目熾熱堅定的目光碟機使下,強行爬到了崖頂,這才是閻帝震驚的原因。

此刻,小白的模樣看上去簡直慘不忍睹,一身金光燦燦的金色毛髮沒了,被鮮血和灰塵染得一塊紅,一塊黑,不倫不類。專屬於凶獸的凶戾目光也沒了,只剩下了昏昏欲睡的惺忪睡眼,疲憊而又無力。猙獰的表情也沒有了,只有一副灰頭土臉的狼狽模樣。

至於四肢與身軀,那更是慘,粗壯有力的前肢變細了不少,支撐地面的前端血肉模糊,每走一步,都能在地上留下一個鮮艷的血印。尾巴上的絨毛排列也變得不再整齊,左一半,右一半,就像是剛剛被什麼重物壓過一般,顯得特別的滑稽。

不過,即便是這種情況下,小白也沒有任何的抱怨與恨意,反倒嘴角始終掛著發自內心的感激之色,沖著閻帝不注的點頭致謝。

與此同時,小白的大嘴勉強的張了幾下,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但可能是真的太疲勞和辛苦了,最終一句話都沒說出來,人就「噗通」一聲摔在地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無奇與閻帝對視一眼,二話不說,人就一閃之下來到小白近前,為它施展醫療術療傷。隨著一團團白霧的出現,很快,不可思議的畫面就以最清晰的方式出現了閻帝面前,閻帝在旁看的是目光灼熱,唏噓不已。

序列玩家 ,但親眼再目睹一次,還是忍不住驚嘆,世間竟還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妙法。

「天書之主果然每一個都卓越不凡,你父親當年就是。現在你的實力儘管還不及你父親,但論這神通的奇異,已經不輸於你父親了。光是這醫療術,恐怕就會引起很多人的垂涎。不瞞你說,若不是我有地獄獨有的療傷功法,甚至我都有可能惦記哦。」閻帝好心的提醒。

無奇感激的連連點點頭。

我能升級萬物 ,就沒什麼坎坷了。當無奇修復好小白的傷勢后,閻帝立刻就把兩人神神秘秘的叫到了自己近前。


「老大。閻帝大人今天這麼急著叫我們去大廳要說什麼事嗎?」

「不知道。他給我們倆的考驗都已經結束了,我想應該是交代我們一些離開地獄后的事情吧。反正,不管什麼,我們好好聽聽就是了,走吧。」

無奇和小白在見閻帝前,忍不住小聲討論了一下,才來到閻帝面前。

此刻,大廳之中,閻帝已經正襟危坐。沏好了茶,他美滋滋的抿了一口。看到無奇和小白前來,閻帝臉上露出了一道神秘的笑容,抬手一揮,在兩人面前畫出了一個漩渦,讓兩人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但就在無奇和小白下意識的對視一眼,打算要詢問一兩句的時候。這個漩渦卻是驀然間快速轉動,一下子就飛出了好幾道黑光,如同脫離肉身,出竅而去的靈魂一般,「嗖嗖嗖嗖」發出四道輕響,在無奇兩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化成了四道透明的身影。

無奇和小白下意識的向著四道身影莫名其妙的看去,一瞬間兩人的身子就都控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與此同時,兩人的心跳瞬間「砰砰……砰砰」加速了無數倍,淚水一下子湧現,就如同開閘之水一般,驀然間奪眶而出,一時之間。流的滿臉都是,雙唇更是顫抖個不停,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訴說,但在這一刻,卻硬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只是下意識的顫抖。

因為,眼前的這四道身影太熟悉了。

最左面的一人,身材高大,長著和人類一般無二的四肢與身軀,耳朵卻是長的如同樹葉。雖然是靈魂形態,但隱約間能清晰的看到,靈魂的顏色不是簡單的透明,而是會時不時有淺綠色的光芒流轉,就像是靈魂被塗抹了一層淺綠色的熒光一般,顯得與眾不同。

在看到這個人的那一刻,無奇和小白兩人眼中的淚水都轉個不停,即便這個人他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見到了,但直到今日,誰都沒有忘記此人帶給自己內心深處最大的感動,特別是最後,此人為了救自己一群夥伴時,主動犧牲的那一刻。

「休斯大哥!!!」

無奇和小白不約而同的叫出了那人的名字,休斯一怔,帶著莫名其妙的目光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瞬間,靈魂就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露出了很久很久都沒現出過的笑容,開懷的像個孩子。

「無奇?小白?」

雖然相比過去,無奇和小白的樣子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是,這種對自己獨一無二的稱呼,他即便是已經化成亡魂都忘不了。

「你……你是……」

就在這時,其他三個人影的兩人聲音顫抖著發出了聲音,也許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見是真的,語氣竟聽上去有些哽咽,但哽咽的人又豈止是這兩人?當無奇和小白的目光分別落在這兩道熟悉的身影上的時候,就變得比他們更哽咽了。

理由很簡單,這兩個人都是對於無奇和小白來說,更有意義,是即便相隔之日已經相當遙遠,也永遠不會忘記當年對方是如何含辛茹苦的把自己養大的親人。

「媽媽……媽媽……」

小白一頭就撲進了母親奧梅拉的懷抱之中,心神一動之下,直接元神出竅,化成貓形態,哭得眼淚稀里嘩,如同當年還未離開對方身邊的幼兒,激動的心神顫抖,不能自已。

「師……師父……真的是你嗎……師父?」

相比之下,無奇的反應就有些遲鈍了,但卻不是比小白的內心激動,反而恰恰相反,論激動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自從當時師父犧牲的那一刻起。無奇就從來沒有想過,有生之日,還能有相見的一天,即便是到了地獄,見到了閻帝,也不敢奢望。

沃爾森還是原來的樣子,一點沒變。和記憶中,那個平日里不高興就喜歡打罵自己。一高興就會帶自己去偷看師姐們洗澡的形象沒有任何的改變,唯一改變的只是對方的目光,在看待自己之時,似乎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嚴厲,多了一份慈祥。

這種目光,無奇記得只有在對方犧牲的那一刻才看過一次,而今天則是有生以來的第二次。

「小傢伙,你終於長大了啊。」

沃爾森看著外形與自己記憶中已經相差有些大的無奇,視線模糊。欣慰的點了點頭,即便是身為靈魂形態,沒有眼淚,但還是習慣性的擦拭了一下眼角,讓無奇內心震動。

不過,即便這個時候,無奇也仍舊沒有上前一步。不是不想和心中思念太久的人相擁。而是身子顫抖,腿感覺從未有過的沉重,害怕這一切只是夢。

「師……師父……我……我這是在做夢嗎?」無奇哽咽著輕語道。

沃爾森慈笑著點點頭,什麼話都沒有再說,只是默默的抬步向前,朝著無奇一步一步的走去。他的步伐也很沉重。每走一步,似乎都會因為身子不穩,摔倒在地,但是,搖搖晃晃之下,還是最後安然無恙的走到了無奇近前。

可這個時候,沃爾森臉上的慈祥之色卻突然消失了。臉色一正,就像是時光倒轉一下子又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無奇還小的時候一樣,竟然沒好氣的把臉一板,直接抬起大手,朝著無奇的額頭扇了過去,做出一副生氣至極的模樣,吹鬍子瞪眼,沖著無奇叫罵。

「你個小兔崽子!別以為長大了就可以在我面前沒大沒小。你的名字都是我取的,長大了,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今天我不教訓你,我就不是你師父,沃爾森。」

說完這話,只見一道黑影驀然間在無奇臉上一閃,沃爾森勢大力沉的一掌立刻就要帶著一股呼嘯的風聲落在無奇臉上,可最後卻是落空了。因為沃爾森只是靈魂的形態,一掌落下,最終什麼都沒有打中,只是穿透了無奇的臉而已。

當然,這也是因為無奇不躲不閃的緣故,不然的話,以無奇現在的戰力,又怎麼可能閃不開實力連聖域強者都不是的沃爾森一擊呢?一切都因為他根本就沒想過要閃躲。

因為,一聲陪伴了自己好多歲月的「小兔崽子」剛一回蕩而起,就讓無奇整個人徹底呆在了原地,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很多的往事,讓他的思緒回蕩,想著想著,嘴角就忍不住笑了。

小兔崽子,對,只有師父是這麼叫我的,我的少年時光,似乎每天與它相伴,師父……師父……真的是你……師父……

不過,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隨著記憶的漸漸清晰,無奇卻越笑眼角的眼淚越多,越笑,反而越笑的勉強,到了最後,更是連擠出一絲笑容都變得遙不可及,所有的笑容與回憶都泉涌而出,如同擠壓了太久的開閘之水,最後化成了一聲如同嬰兒降世一般的啼哭,爆發了。

「師父……」

直到這時,無奇對於沃爾森的思念之情才完全宣洩而出,如同回到了很多年前,還是孩提時一般,撲到了沃爾森的懷抱之中。

儘管沃爾森已經是靈魂形態,與自己的靈魂相觸,並沒有任何的暖意,但無奇卻並不感覺到一絲的寒冷,直接元神出竅,肉身的眼淚順著眼角滑落,滴在靈魂上,反而感覺無比的溫暖,如同父親的懷抱一般,讓人留戀,不願離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整整五分多鐘的抽噎,無奇的身子才從沃爾森身上離開,但還是心有不舍,希望能再在師父的懷抱中多待一會。

可沃爾森卻不願意這樣了,沒好氣的瞪了無奇一眼,沃爾森故作生氣的罵道:「你個小兔崽子。還要呆多久?師父我這把老骨頭可吃不消你這般折騰。」

聽到這話,無奇一開始很生氣,雖然知道師父說這話不是故意的,只是在逗自己,就和小時候一樣,時不時都會笑罵自己幾句,但還是不喜歡沃爾森這不坦率的語氣,師父難道會不想和自己繼續宣洩一下心中的思念之情?

開玩笑。如果真是如此,那沃爾森也就不是自己心目中那個外表嚴厲內心善良的師父了。

一念及此,無奇只好搖搖頭,也學著沃爾森的樣子露出了一副生氣的表情,但就在他打算開口故意要回沃爾森說些氣話的時候,雙目不經意的一瞥,卻是意外的發現沃爾森的目光居然沒有看向自己,而是意有所指的向著身邊看去。

恩?

帶著疑惑的心情,下意識的將目光向著沃爾森所看望去,一看之下,目光所及之處立刻就看到了一個人,和沃爾森一樣是靈魂形態,但個頭要稍微矮上一些,可是,卻絲毫不給人矮小的感覺,反而遠遠看去,還感覺有些身材修長。

因為,這道身影是女性,身材苗條。大腿很長,故而個子不算高,卻很迷人。但這並不是引起無奇注意的地方,讓無奇引起注意的是此女的相貌,太熟悉了,熟悉到差點心臟都要從胸膛之中跳出來,呼吸更是不由得停滯。

除了那個能讓自己的生活變得五彩斑斕,不再黑白的女子,還能是誰?

「小蝶……」

在看到小蝶的瞬間。無奇整個人都為之動容,身子不受控制的顫抖。眼淚都驀然間涌了出來,化成兩道喜悅的淚水,呈現在了臉上。

「阿奇……」

小蝶同樣如此,只是。相比於無奇,她顯得更加沉默一些。

因為,自被閻帝召喚過來以來,直到這個時候,才第一次開口,即便心中迫切的渴望與無奇早日相見,早日相擁,就和剛才沃爾森的時候一樣,但她卻始終默默的等待著。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而沒有主動去干擾無奇。

這就是她的性格,也是無奇之所以深愛小蝶的原因。能夠處處為他人著想,能夠處處體諒別人的女人,在無奇看來,比什麼都珍貴,更何況無奇還始終都記得自己與小蝶相識的那段時光。

其他女人他都可以無視,但卻絕對無法眼前的女子。為了見小蝶,歷經千辛萬苦終於走到今天。為了小蝶他可以捨生忘死,為了小蝶,他甚至還能拋棄自己的性命,為了小蝶,他什麼都可以做,只求能夠再見小蝶一面。

有些人在我們的生命中注定永遠都只是過客,即便當時感情再深,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會漸漸的淡去,最終被我們的記憶不知不覺的拋棄,但還有些人卻永遠都不會忘記,反而會印象越來越強烈與深刻,對於無奇來說,小蝶就是後者。因為,他們會陪伴著你一生。

無論經過多少的歲月,無論接下來會有多麼危險的事在等待著自己,無奇都可以為了小蝶而不顧一切,哪怕是與閻帝這樣的強者為敵。

「小蝶我……」無奇聲音哽咽的開口道。


本來他已經想好了很多話,很多自以為能夠打動小蝶的話,很多能夠讓彼此產生共鳴的思念之語,比如兩人曾經共同經歷過的種種,無論是幸福的,還是痛苦的,亦或者是艱辛的,無奇都想說,都想談,只要能真的再見到小蝶一面,他什麼都願意說。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真正與小蝶再見的時候,此刻,卻是一句話別的話都說不出來了,萬千思緒到了嘴邊似乎都被不小心弄丟了,只剩下了一句最為簡單,最為樸實,也最讓無奇覺得不好意思的問候。

一句簡簡單單的問候,但這已經足以說明此刻無奇的心情,無奇自己也知道不應該這樣,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張口了好幾次,都是這樣,似乎在這一刻,其餘的話都變得多餘了起來,只能傻乎乎的重複著這自己聽上去並不厭煩,卻可能會讓其他人笑話的稱呼。

「小蝶……小蝶……小蝶……」

「阿奇……阿奇……」

小蝶此刻的情況也是如此。

多麼熟悉的聲音,多麼思念的人啊。這是自己的愛人,原本以為一死之後,將永隔陰陽,沒想到居然還能有相見的一天,即便這一天來得很晚,過了有將近百年左右的時間,卻並不遲。

「小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