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墨九狸這一次突破的是浩天大陸之際的玄神七級,加上他的天地九神訣的關係,因此墨九狸這次的雷劫,加在一起共有九九八十一道雷劫……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把落花谷不少人都吸引到了,就連隠族的其餘家族,也都是望著落花谷的方向,對於墨九狸來了以後,隠族的雷劫就多了,隠族的人已經都習慣了……

雷劫就在墨九狸的院子上空,連著差不多劈了一個時辰左右後,雷劫才開始緩慢了下來,但是墨小夜等人,卻感覺到每一道雷劫的威力,比之前大了很多……

因為墨九狸最後的九道雷劫,對於她很重要,很有好處,因此小雷不但不能放水,還要因為墨九狸體內有紫雷的關係,想辦法幫助墨九狸加重雷劫的威力……

「女神,你沒事吧?」還剩下三道雷劫時,小雷擔心的看著狼狽的墨九狸問道。

「放心吧,我沒事,謝謝你了小雷!」墨九狸爬起來,吃了一把丹藥說道。

要不是小雷控制著雷劫的速度,給自己機會服用丹藥,哪怕體內有紫雷的關係,也沒辦法這麼輕鬆度過雷劫,她現在只是表面看著狼狽,其實還不錯的…… 還別說,也說不準是我的口才好講述生動,還是這胖子的確是個好聽衆,這一邊聽着,一邊發着各種抑揚頓挫的語氣助詞,幾乎都不帶重樣的,讓我十分佩服。

聽我說完話,胖子想了想說道:“哦,原來如此,你是說要我幫忙剝離那千年烏金石上的怨念,才能取出那藏在石中的烏金判筆對不對?可是你們怎麼知道這事情找我啊?難道我的名氣在你們豐都地界上都這麼火?”

我看着李振豐腴的身材總是憋不住想笑,“沒錯,我們特意到句容尋你就是爲了這件事情,至於名氣的事情,你就拉到吧,我們是聽你師弟謝天和他父親均純先生說的。”

李振聽着我的話,有些沮喪的點了點頭:“我還以爲我的名氣已經從句容擴散到豐都了,原來是這樣啊,這剝去千年烏金石上的怨念確實不難辦,剛好好久也沒有見過我師弟了,我這師弟性子倔,你們沒被他爲難吧?想當年,這小子剛去茅山的時候,我算是遭老鼻子罪過了,不過這小子對各種道家陣法很有研究,就咱們那聚陰鬼陣,要是這小子在,估摸着撒泡尿的功夫就搞定了。好了不說他了。”

聽見李振又提起那謝天,我就感覺眼前有許多古劍在飛,我只是不稀的說,怕被李振笑話,便笑着說,“沒有刁難,怎麼可能刁難我們。”

戳在河水裏的李振,看見我在看他,這胖子故意下蹲了一點,因爲這河邊的水當真很潛,所以胖子鬆軟的胸肌將這美好的畫面瞬間便糟蹋的不和諧了。我怎麼也想象不到每天修煉的高手竟然有如此白胖的身材,光是看看就很有喜感。

就在我和胖子聊天的時候,鐵衣已經準備上岸了,胖子看着鐵衣一身的腱子肉,悄聲對我說,“餵你兄弟是幹苦力的吧,看這身子累的一點脂肪都沒了,這冬天可咋過。”

我看着胖子,表示完全無語。

“別轉移話題,那胸前掛着的那兩塊脂肪估摸着有個百八十斤吧。”我看着胖子的身材打趣道。

“滾,臭流氓。”繼續蹲在水裏,我估計這剛纔的挺身是因爲腿麻了,沒想到這小子還是很注意形象的,雖然這形象基本屬於沒形象。

“那我問你,你的烏金判筆和我師父留下的冊天符之間有什麼關係? 婚在愛情燃盡時 難道我師父很早就知道你會找我不成?還是你的冊天符抄襲我的冊天符的名字?”李振好奇的看着我。

“我去,你當我是神仙啊,你去問你師父去。”這傢伙的問題,問的時候完全不過腦子。

就在我和胖子在水裏嬉皮笑臉的時候,鐵衣已經穿好衣服抽完一支菸了,鐵衣在岸邊喊道,差不多了,再洗天就黑了。我看了看天,光顧着逗李振了,這事情差點忘記了。

打打鬧鬧的洗完澡天已經快黑了,到了英子家的時候,英子撅着小嘴看着我們說道“我都餓死了,你們怎麼纔回來啊,三個大男人洗澡比女人還麻煩,討厭。”

看着樣子佯裝生氣的樣子,想象剛見面的時候,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很替英子高興,也爲我們辦成了這件事而驕傲。

看着我們嘻嘻哈哈的樣子,英子也憋不出笑了起來,我對着英子說,:“英子啊,你要怪就怪你李振叔叔吧。你看李振叔叔的肉有多少啊,光是洗這肥肉沒個把小時完全不行啊。其實我們早就洗完了,一直在等着你李叔叔。”

英子看着我咯咯的笑着。

李振急眼了,說道“你纔是叔叔好不好,看我臉就知道是哥哥,叫哥哥就行了。哪裏來那麼多廢話啊。看我身手就知道我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了,其實啊英子妹妹,都是你崔伯伯洗澡太慢了,是我和你鐵哥哥在等他。”邊說話胖子邊朝着鐵衣使勁眨眼使眼色。

鐵衣視而不見的樣子,連胖子自己都笑了。

這頓飯吃的很愉快,文嬸的手藝那是相當棒,每道菜精緻可口,光是看看就開胃,有葷油素,滿屋子都是飯菜的清香,聞一聞心曠神怡,嗅一嗅肚子嚎叫。說實話,我們這折騰了快一天了,當真是餓了,加上這飯菜如此之棒,蔬菜都是剛採摘的,雞魚都是剛剛宰殺的。

隨着胖子的一句開動,還來得及喝口文叔自己釀的酒就開吃了,我本來是打算先乾一杯再吃的,可看着胖子狼吞虎嚥的造型,生怕我這一口酒喝完,這胖子連盤子都吃了。

於是也趕緊拿起筷子從李振嘴下搶了點飯菜。鐵衣倒是一副慢條斯理的樣子,我估計鐵疙瘩要麼是想裝逼故意細嚼慢嚥,要麼就是怕身材走形,很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不過想想,要是鐵衣也像是胖子這種吃法,我估計連菜湯都搶不到。

看着我們狼吞虎嚥的吃法,文嬸不住的說,“慢慢吃,慢慢吃不夠了還有,別噎着。”這傢伙一頓飯愣是吃成了動作大片,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是飯菜真的很可口,還是這氛圍特別好的原因,總之這是我吃過的最喜慶的一頓飯了。

我看着胖子的吃速遠遠超過我,我一邊咀嚼着,一邊含糊不清的對着李振說,這說話的時候還不時的噴出幾顆大米粒,我也顧不上。

“胖子,你這辛苦一天好不容易減點肥,這一頓飯都補回來了吧,少吃點,我幫你吃吧。”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我看着握着一個雞頭狂啃的李振說道。

這個時候李振完全顧不上說話,只見這死胖子將一個整雞頭放在嘴裏之後,不斷變換嘴型,表情十分享受,嘴角抽搐的樣子,我都忘記吃了。

隨後,這停下嘴部動作的李振,一張口,噗噗噗的吐出了許多零碎的雞骨頭。我也是醉了,這功夫,簡直是剔骨高手啊,一個雞頭下去吐出來的細碎骨頭竟然乾淨的看不見一根肉絲,怪不得這傢伙號稱廚藝雙馨啊。

這個時候李振問文嬸要了這雞的詳細做法,說是下次參加廚神大賽的時候用,這吃到興起的胖子,一激動還跑到廚房又整了幾個菜,這傢伙喜歡裝逼的性格暴漏無疑啊。

這哪裏是做菜啊,簡直是玩雜技啊,這拋在空中的黃瓜,落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黃瓜絲了,來了幾道涼菜之後,文叔文嬸英子幾個人都說好。

我也準備試試的時候,突然想起這傢伙好像在地下的時候還對着那菜刀桃木劍噴過血,上來以後好像都沒見他洗過消毒,想到這裏,我便硬硬的忍住了,因爲大家都在場,我也不好意思說明原因,一邊說着吃多了,吃多了,一邊加着文嬸做的菜。

在李振埋頭喝湯的時候,我把這事情告了鐵衣,結果鐵衣直接放下筷子去了外面茅廁,不知道是不是吐去了。

這個時候,胖子正在抱着一個盤子狂舔,形容十分猥瑣,作爲與這傢伙同行之人,我感覺十分尷尬,下意識的說道“哎呀我擦,你小子不是鬼俯身吧。那針咽餓鬼不是在你那吧?”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不改說的,好不容易不想這件事情了,我這一禿嚕句說出來了。我看見文叔,文嬸還有剛剛還在嘻嘻哈哈的英子都停下了動作,臉色難看,我趕緊對着文叔文嬸道歉。

胖子則沒心沒肺的說,“沒事,沒事,隨便說吧,這事情已經徹底結束了,不會有續集,不會有意外了,這聚陰之地的陣法已經完全破了,不信你們去門外看看,六個時辰之內那些門外的鬼樹必然會死亡,文叔,這些樹死了之後,你隨便種些什麼觀賞樹木沒有問題,一定長勢很好。

吃完飯的時候,我會給你們畫一個鎮宅符,放心吧,吃,接着吃。”我感激的看了胖子一眼,卻被他雙手捧着的盤子擋住了。 第827章

小靈兒在玄谷看著天空的雷劫,心裡也十分的開心,之前她還有些擔心娘親,會不會因為她外公,表哥,和寶寶爹爹的事情,太過傷心,擱置了修鍊,沒有想到雖然娘親整日沉迷在煉丹和煉器中,竟然也只用了三年的時間,就突破了,娘親這次回來的天賦,比以前強大了太多太多了……

如果說以前娘親的天賦是變態的,那麼現在娘親的天賦就是逆天的!

最後三道雷劫,一道比一道威力大,使得墨小夜等人不得不再往後退開,他們擔心是不是因為他們靠近了,才使得墨九狸的雷劫威力變大了……

於是他們便往後一直退開,希望不會因為他們的關係,影響到墨九狸,看著那一道道恐怖的雷劫,劈在墨九狸的身上,讓他們的心也都跟著顫抖不已……

小雷也是十分的擔心墨九狸,它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雷劫,自己已經盡量控制了,威力還是這麼大,大的幾乎超出它的想象,它知道這次雷劫過了,女神就要離開這個大陸了……

只是小雷心裡奇怪的是,一般人渡飛升雷劫的時候,身為雷靈的它,是能看出渡劫之人飛升到那個界面的……

可是墨九狸的它卻看不到,只知道這次是墨九狸的飛升雷劫,卻看不出來她會飛升到那個界面去,讓小雷有些鬱悶了……

「咔嚓……」

「咔嚓……」

隨著接連兩道恐怖的雷劫落下,墨九狸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酥,被劈的都已經麻木沒有感覺了……

而此時她的腦海中,也是一片的迷霧,什麼都看不清楚,又什麼都想不起來,墨九狸有些疑惑,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墨九狸知道還剩下最後一道雷劫了,也知道這最後一道雷劫,哪怕是小雷,也無法幫助自己放水的……

她更加知道這最後一道雷劫,對她來說十分的重要,她再次吃了一把丹藥,盡量將已經麻木的身體,調正到最後的狀態,準備接受這最後一道雷劫的洗禮……

此刻,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劈的都成為了灰燼,而原本要赤裸的她,身上忽然出現一件華美的衣服,墨九狸記得,這是當初突破神玄時,出現在自己身上的,是娘親給她的……

只是墨九狸才剛想到娘親,就覺得識海一片混沌,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她的識海湧出來,卻又被一片迷霧擋住了一般……

讓她一時有些難受,只不過此時墨九狸知道,不是分心想其他事情的時候,她現在必須要時刻準備承受著最後一道雷劫,而且必須成功……

看到控制醞釀的無比巨大的最後一道雷劫,所有人都很擔心,只有玄谷外的小靈兒眼神一亮……

「娘親,好棒哦!」小靈兒低聲的說道。

而劫雲中的小雷,已經徹底傻眼了,因為這最後一道雷劫它控制不了就不說了,這最後一道雷劫,根本就不是它帶來的,應該說,根本就不是浩天大陸應該出現的雷劫啊…… 第828章

應該說,根本就不是浩天大陸應該出現的雷劫啊!這到底是什麼鬼啊!小雷心裡無語的哀嚎著……

墨九狸抬起頭,看著頭頂漆黑如墨,閃爍著電閃雷鳴的雷劫,此刻都已經醞釀到足足有五六個成年人懷抱那麼粗了,還是沒有落下來……

墨九狸的嘴角微微抽搐著,這雷劫該不會成精了吧!

「女神,你要小心啊!這雷劫根本不屬於這裡,我也沒有辦法控制它,你要多加小心啊女神!」小雷著急的喊道。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墨九狸眼神堅定的說道。

她不會有事,她也不允許自己有事,因為她有太多的事情還沒有做,她怎麼可能讓自己有事呢……

隨著墨九狸的想法剛落下沒多久,空中傳來一聲巨響……

「轟隆……咔嚓……」

這一聲巨響,使得整個隠族的晃動了幾分,帝琛和墨小夜,看著墨九狸所在的位置,被一片煙塵形成的氣流分割開,使得他們想要過去都沒有辦法,只能等著墨九狸自己出來,因為他們很清楚,墨九狸絕對不會有事的……

而墨九狸此刻昏迷的躺在地上,渾身焦黑無比,空間中的雲夏等人再一次,被丟了出來,這一次連雪封和紫夜,都不得不從空間中出來了……

顯然,墨九狸的空間再一次晉級了……

「主人,你沒事吧?」雲夏看到墨九狸的樣子,有些擔心的想要上前,卻被紫夜攔住了。

「別過去,她沒事!」紫夜淡淡的說道,看著墨九狸露出一抹淺笑,讓雲夏等獸都看的呆掉了。

一個男人,怎麼可以笑的這麼好看啊,簡直就是妖孽啊!

紫夜沒有理會幾隻的花痴,看了眼不遠處的帝琛等人,手一揮,他和墨九狸所在的位置,被濃厚的迷霧籠罩了起來……

許久,小書說好了,紫夜才帶著墨九狸和她的獸獸,回到了空間。

「不要碰她,等到她自己蘇醒就可以了!」紫夜說完人就消失不見了。

雪封看著紫夜消失的背影,又看了看墨九狸,轉身也回去繼續沉睡了……

此刻,墨九狸的情況,也十分的糟糕,因為她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確切的說,應該是她的靈魂,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也沒什麼,最重要的是,她以著靈魂的形態來到這裡后,看到一些讓她煩躁無比的人和事情……

墨九狸只記得最後一道雷劫劈下來之後,她整個人就失去了意識,等到她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院子裡面,站起身墨九狸看到不遠處,走來兩個丫鬟,剛想問什麼,卻發現兩個丫鬟直接穿過她的身體走了過去……

墨九狸見狀一驚,抬起手一看,發現竟然是靈魂的形態,這讓墨九狸有些無語,也很想知道自己靈魂來到了什麼地方,要如何回到自己的身體,寶寶還早閉關,她可不想寶寶出關后,沒了爹爹又沒了娘親,那樣的話,寶寶一定會非常難過的…… 這一桌子菜很快在我奮筷疾吃和胖子風捲殘雲啃的瘋狂攻勢下被席捲一空,因爲實在是飢腸轆轆了,所以也顧不得客氣謙讓了,很有可能餓過點的原因,所以怎麼吃都不覺得撐,加上這飯菜極爲原味可口,因此,我不出意外的吃多了,有心無力的看着剩下的幾縷青菜,實在是塞不進去了。

這時候,鐵衣從門外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發白,我有些後悔告訴他,李振用來切菜的桃木劍噴過口血的事情,看這架勢估計剛剛吃的那點東西基本浪費了,肯定吐了個半死無疑。

李振放在雙手捧着的盤子,這基本都不用清洗了,一點污跡都不見,這嘴比洗碗機好使喚多了。李振看着鐵衣進來後,指着一堆子空盤剩碗筷說道:“來來,鐵衣坐下來接着吃,看你臉色這麼蒼白,一定是沒吃飽。

鐵衣則果斷搖了搖頭,估計這心理陰影的緣故,好像有一種連吃都戒了的感覺。我現在很後悔不改告訴鐵疙瘩這事情了,其實,大概也沒有那麼那麼噁心吧,雖然胖子後面捯飭的號稱色香味形俱佳的幾道涼菜我是果斷的一筷子都沒有碰過。

而文叔文嬸看着我們一直在笑,不知道是因爲這針咽餓鬼與聚陰之地事件的解決,還是我們的吃相十分具有戲劇效果,總之很開心的樣子。而英子則在揣着李振肥碩的肚子,歎爲觀止的感慨着體積的碩大。

我看來看滿桌子的空盤子,說道“今天吃的好爽啊,胖子差不多了吧,再整就改下盤子啃碗筷了,收工吧?”

胖子還沒說話就先來了一串飽嗝,很舒爽的表情看着我說:“吃好了,不多不少,剛剛好,文嬸的手藝確實不錯,有空了一定切磋切磋,收吧。”

說話間這死胖子裝逼的就要送碗筷,結果不出意外的被文嬸攔下,然後裝出一副沒有洗碗很遺憾的表情,演技極渣滓。

文嬸對着我們說“你們都是我們文家的恩人,要不是你們,我們這個家都毀了,怎麼能讓你們洗碗啊,如果你們喜歡咱這粗茶淡飯,啥時候來我都給你買做。”說話間,文嬸文叔拉着英子就要下跪,這玩意太突然了,幸虧鐵衣身手快一下攔住,要不我們也的對跪了。

看着眼前的一家人,我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安德福利院的日子,想起了父親母親,也是動了情。說道“文嬸,您就別客氣了,遇見有困難的人能幫一把就要幫一把,在說了這三個人中,一個道士還有我與鐵衣也算是這行的人,所以幫你們是責任,不管怎麼說,現在一切都好了,黑暗過去了,好好活着,好好生活就行。”聽到我的話,英子一家人連連點頭。

這場面有點小煽情,我怕時間長了自己受不了,於是隨便找了個由頭,對着文叔說,“文叔啊,咱那小院子不錯啊,我們去院子裏抽根菸涼快涼快,你們先忙吧。”說話間,我拉着還準備找點說過塞牙縫的李振,鐵衣到了院子裏,一人點了一個煙。

文嬸還真就端出一碟子水果和一壺茶水,我們也不客氣了,顯得假惺惺的,謝過文嬸後,我對着李振說道,“胖子這件事情就徹底完結了吧?不會在旁生出什麼枝節了吧。英子一家人不容易,都讓這鬼給折騰怕了!”

胖子衝着我吐出一口煙,在我咳嗽的時候笑着說:“我辦事,你放心,我是誰,句容茅山廚道雙馨的李振,這聚陰鬼陣已經不復存在了,這裏也便不再是聚陰之地了。凌晨一過,文家四周栽種的那些陰木鬼樹便會枯涸而死,到時侯隨便種植點什麼樹都可以。

再來,我準備送英子妹一份禮物,親自畫一幅鎮宅求安符,只是暫時時間未到,所以一會再畫。離開前順便將這風水格局調適一下,以後英子一家定然會過的很好的,這點你放心好了。”

聽到這裏,我感覺鐵衣好像笑了笑,一扭頭還真是這鐵疙瘩在笑。不用問,也是爲了英子家的美好未來笑的。

就這樣聊着天,大概過了有十分鐘的樣子吧。我看見李振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我的蘋果梨手機,將嘴裏的煙丟在地上用腳踩滅後,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說道:“時間差不多了,現在開始準備畫符的東西,這個時辰的符最爲靈驗!”

我好奇的看着胖子說道“這畫符還要看時間不成?聽起來好複雜的樣子!我看過你畫了很多次了,不是噴血就是臨空好像很簡單的樣子,你直接咬舌不就行了?”

胖子則回過頭來說:“咬你妹啊,咬舌我還自盡哪,想什麼想,這鎮宅符與戰鬥符相比,更講究天時地利人和,這鎮宅符的畫法與戰鬥符不同,講究一個靜與淨,而戰鬥符側重的是快與力。”

這時候胖子攤開手來,發現手裏有許多的水果汁水,於是在水管子上衝了衝後,徑直將雙手背在身後,在屁股上擦了擦,我頓時就汗了,心裏暗暗念着,這尼瑪也叫乾淨?還能再邋遢點嗎?這神仙要是知道這胖子如此猥瑣的舉動,不剁下這廝的爪子纔怪。

說話間,李振讓文叔找來了一個寬大點的桌子,在擦拭乾淨後,鋪上了一塊黃色的檯布,然後胖子從自己的包裏取出了許多東西,我看了看香爐、三支清香、一疊壽金、符紙、筆、墨、水、硯臺、硃砂等,還有許多我叫不上名字見都沒見過的零碎玩意兒,看這架勢應該是大動作了。

擺好香爐之後,胖子讓文叔去廚房和菜地裏取來了一些新鮮果蔬,放在白瓷盤子裏作爲祭品,一共六隻白瓷盤,都裝滿了各種吃食供品。

看見準備的差不多了,李振先是點燃了三柱清香,然後雙手恭恭敬敬的插在在香爐裏,從臺子上拿起一個銅製的鈴鐺,一邊搖着,一邊踏着罡步,還嘴裏不停的一邊唸叨:“今夜以三根清香,化做百千萬億香雲,驚天動地,呼風喚雨,朵朵五彩祥雲,叩請三清祖師,賜弟子靈驗神符。但願所畫靈符,蒙獲道法垂憐。護佑。賜福。得以萬分靈驗,以濟世救人,弟子李振再三拜請叩求,說話間李振真就來了個三拜,動作標準到簡直可以作爲教科書了。

完成了這些儀式之後,李振立起身來,將一張黃紙平放置在祭臺上,右手手執硃砂毛筆,開始畫符。

這次難得這傢伙不是用手臨空畫符,而是用筆來畫。我遠遠的看着李振,只見這傢伙,眼視筆尖,如怒目金剛狀好像這符咒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似得,完全搞不懂這傢伙不就是畫符麼,這麼激動幹嘛。

我看了看鐵衣,剛想擠兌兩句李振,結果鐵衣示意我不要說話,別打擾了李振的創作激情,我無謂的點了點頭,總感覺這小子依舊是在裝逼似得,雖然的確有那麼一丟丟大師的風采了。

李振畫符的動作倒是真的不快,甚至和他平時臨空畫符的時候慢上很多,但這中間並沒有一秒的停頓,一氣呵成,看着李振畫完的時候滿頭汗水,好像又洗了一遍澡似得。

李振舉起剛剛完工的符紙,像是很滿意自己的作品似得,點頭微笑,還對着月亮的位置晃了晃,不知道是爲了甩幹還是有什麼說道講究,總之我看着這樣子應該是完工了,我剛想上前。

結果就看見李振放下了符紙,右手握着那一柄菜刀桃木劍,左手食指?中指伸直,大拇指扣倒無名指與尾指上,比劃着一個指訣,緊閉着眼睛唸叨着“賜吾一指降魔劍指,點天天清,點地地靈,點神神顯聖,點人人長生,點符符好用。”

說話的時候,李振的手也沒有停下,最後拿起符紙在清香上繞了三圈,最後說道弟子李振虔誠謝過,三清祖師在上,助弟子得此靈符,所畫靈符,威力鎮八方,神蹟赫赫,萬丈光芒。恭送祖師駕安返天界,日後弟子有事相求,再燃香叩請仙駕駕臨。坐鎮,弟子李振謹誠恭迎。

我又等了一會才確定是真的完事了。 第829章

只是眼前陌生的環境,讓墨九狸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無奈墨九狸只能以著靈魂的狀態,飄著四處行走,反正也沒有人能看到她……

墨九狸發現這裡似乎是什麼地方,一個很大的門派,因為她看到除了一些丫鬟雜役之外,還有很多穿著相同服飾的男女,見面都會相互喊師兄師妹的……

因此,墨九狸猜測這裡應該是一個門派,墨九狸靈魂狀態在周圍飄蕩了一圈,發現這似乎是後院,於是她跟著兩個女子,向著前面走去……

「師姐你聽說了嗎?聽說我們小師妹,下個月就要嫁給聖子了,真是好羨慕啊!」其中一個女子羨慕的說道。

「羨慕什麼,小師妹是宗主的女兒,嫁給聖子是必然的!如果你也是宗主的女兒,你也可以嫁給聖子的!」身邊另外一個年紀較大的女子隨意的說道。

「我也就說說,不過師姐,之前聖子不是有未婚妻嗎?就是神主府的大小姐墨九狸,而且聖子不是當著眾神的面前說過,此生非墨九狸不娶嗎?為什麼現在忽然答應娶小師妹啊?」那女子小聲的說道。

「呵呵……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再說那神主府一家三口早就失蹤多年,聖子又怎麼可能會一直等待神女呢!再說,小師妹一直暗戀聖子,以前有神女在,她各方面都不如神女,自然不敢肖想聖子,如今神女不在,這整個神界,大概也也只有小師妹的身份地位和容貌,能夠配得上聖子吧……」另一個女子淡淡的說道。

兩人邊說邊走遠了,可是他們的對話,讓墨九狸心驚的同時,又是一頭的霧水,墨九狸?是說她嗎?是跟她有關嗎?

墨九狸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去,剛走沒幾步,看到兩個看似護院打扮的男子,急忙跑向左側,墨九狸好奇之下跟了過去……

跟著兩人護院來到了一處極致奢華的院落,名為凌雪閣,不知道為什麼,……墨九狸總覺得這個名字非常的熟悉,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

兩個護院跑到院子里,跪下喊道:「大小姐,有事情彙報!」

「進來!」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隨著一道溫柔的女聲說道,兩個護院起身走了進去。

墨九狸也跟著走了進去,進去之後是一偏廳,裡面應該是一個睡房,門口掛著一道幕簾,遮擋住了裡面的人影,隱約看到一個女子端坐在梳妝台前,身後一個丫鬟正在為她梳頭……

「什麼事情,這麼匆忙的!」女子沒有轉頭輕聲問道,而她的聲音,也讓墨九狸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

卻一時之間想不起到底在那裡聽過……

「大小姐,我們打探到消息,聖子明天會去神泉山的神泉沐浴,所以急忙回來告訴大小姐……」其中一個護院開口說道。

「真的?你說寒哥哥要去神泉山?」女子聞言有些激動的轉頭問道。

但是猶豫有帘子遮擋著,墨九狸根本看不清她的容貌,只是她的那一句寒哥哥,讓墨九狸微微皺起眉頭…… “別叨叨了,哪裏來那麼多疑問,也不看看現在是個什麼形勢,好好撐着祭臺,別走神了,能活能活着出去就看這幾分鐘了!”,說話間這死胖子竟然朝着我屁股踹了一腳,因爲重任在腰,我也動彈不得,心念完事之後再找這老小子算賬,尼瑪差點踹出來幾個屁。

可能這李振的紫薇印真是激怒了對面的那隻針咽餓鬼,這東西竟然加快了從英子身體剝離的節奏,目前只剩下雙臂的手部還在英子體內。

而此刻蜷縮在牆角的英子表情已經沒有那麼痛苦了,已經不再拿着那隻雞腿朝着嘴裏塞,不過嘴角的血跡依舊在一滴滴的滴落,落在地上的肉塊肉屑和碎骨頭中,閉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昏死過去了,還是李振這紫薇印的效果。

這個時候,鐵衣手中的青銅承影開始隨着漸漸剝離的針咽餓鬼而有了反應,劍身震動頻率明顯加快,劍尖朝着針咽餓鬼的方向,綻放着青色光芒,似乎隨時要脫手飛出的樣子。

隨着那隻針咽餓鬼從英子身體的剝離,這身形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已經不再像是剛剛那麼霧濛濛的了。

六子道士張開一張大嘴看着緩緩移動的針咽餓鬼,一會看看我,一會看看李振,激動的說不出話了,這造型我完全看不出是因爲見到這麼牛逼的鬼而過分激動,還是見到這醜惡的形態而驚恐,總之六子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шшш тTk дn ¢ Ο

我能夠很清晰的看到這玩意兒慢慢將已探入英子體內的觸手緩緩抽出,胳膊細的像是我在某網上見過的那個讓很多人看到後流下同情眼淚的難民兒童,如同兩隻棍子而不像是手,纖細的胳膊上佈滿瞭如靜脈曲張一樣的類似經脈的玩意,密密麻麻麻鼓鼓囊囊的,十分噁心。

隨着咯噔一聲,這針咽餓鬼終於從英子體內抽出,徑直落在了英子旁邊的空地上,而英子則輕輕的呻吟了一下後徹底昏了過去。

這時候我算是完全看見了對面的這隻臭名昭著的針咽餓鬼。

碩大的頭顱,透明的頭皮像是透明的一般,甚至能看清腦袋裏亂七八糟的肉塊之類的東西,各種顏色皆有,像是觀摩解剖後屍體的感覺,令人作嘔。腦袋佔據了身體的大部分,軀幹像是個一兩歲的頑童一般大小,四肢細短,但手腳碩大,像是有璞一般,這玩意簡直不能叫手與腳了,而是爪子。

可能是我潛意識裏總覺得這鬼應該都是人而來的,忘記了這東西本就是獸體的鬼獸身份。

這東西先是直立着靠在牆角,此刻像是一隻猛獸趴在地上,

手臂腿部上面密佈着經脈一樣的東西,肚子上都是密密的灰色鱗片,尤其是兩個前抓十分碩大,感覺就是一個嬰兒長了一對巨人的手一般,尖銳的爪子,便是看着就有一種深深的噁心與恐懼。就在我努力憋着嘔吐慾望的時候,對面的六子道士已經開始了。

這簡直就快把腸子心肝脾肺腎都吐出來了,而我努力憋着的嘔吐慾望也終於在這一刻失手,像是咳嗽會傳染一般,我也是第一次嘔吐也能傳染,我看着吐了一地零碎的六子道士,我也開始嘔吐起來,我們這兩隻桌子腿同時嘔吐,頓時導致祭臺開始晃動。

胖子一人給我了我們一腳,“看不下去逼着眼睛看別的地方這時候吐個毛線啊,米酒差點灑了,到底能不能愉快的捉鬼了?”

說完此話,李振大喝一聲鐵衣。

鐵衣動了,準確的說是,鐵衣手裏的青銅承影動了。 側妃有喜 伴着一道青色的光芒,一道亮堂的劍影穿透空間的紫光裏傳出了一陣破口之聲,向着針咽餓鬼便飛刺過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