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在場的眾人,都饒有興趣的看着這一幕,說實話,各大勢力之間,除了合作,還有各種競爭關係,誰願意看着競爭對手強大?齊雲山老祖境界又往前走了一步這個消息,不少勢力都收到了,所以大家都不想看着齊雲山變得強大,所以看到眼前齊雲山的天才被嚴經緯身邊的天才打壓,讓所有人都起了看戲的心態。

2021 年 12 月 13 日

這樣的局面,更有趣,不是么?

「從良,過來!」

這個時候,嚴經緯喊了一聲。

「經緯哥!」

姬從良趕緊走到嚴經緯身邊。

「接下來的比試,你來!」

「好的,經緯哥!」

姬從良邁開步子走到場中,看向齊雲山一方的人,一臉認真的說道:「你們誰來?」

姬從良的話,讓大家的目光都落在齊雲山的一方。

很明顯,現在是嚴經緯在咄咄逼人了,直接派出了小天位境界的手下,現在,該輪到齊雲山做決定了!

「大師伯,此人就是嚴經緯帶去熙城那名小天位的天才!」盧崇看到姬從良走出來后,低聲在王勤耳邊說了一句。

「就是他?」

王勤目光落在姬從良的身上。

說實話,他們齊雲山在小天位這一境界,也有強橫的天才。按照之前的計劃,王勤本來就是要帶着他們齊雲山小天位的天才強勢而來,壓一壓嚴經緯身邊的人,但現在,他沒這個自信了!

大宗師和王境兩場比試,已經讓他沒了信心!

誰能保證,眼前這個小胖子的天才程度,不會壓過他們齊雲山的天才呢?

如今已經輸了兩場,如果再輸一場,他們齊雲山恐怕連頭都抬不起來了!

「嗯?」

姬從良看向齊雲山方向,發現齊雲山方向沒人走出來,他微微皺眉,只好轉身返回嚴經緯的身邊,說道:「經緯哥,他們不派人出來!」

「呵呵,從良,他們是怕了!」

嚴經緯話音剛落,王勤直接忍不住了!

「嚴經緯!」

王勤目光陰冷的看着嚴經緯,冷笑道:「好吧,你今天真讓我意外了,沒想到……你的手下,竟然有天賦如此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Duang!

一聲脆響,工藤新一腦門就長了個大包,然後翻著白眼昏了過去。

工藤夫婦在外面看得心痛,但也知道這都是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夠順利活下來。

醫生剛鬆了口氣,擦了擦汗,走到門外,對工藤夫婦道:「我們暫時也只能用這種極端的方法了,還請理解。」

「這孩子因為頭腦一直處於高強度的活躍,導致麻醉和鎮靜都不起作用。」

「謝謝醫生了,下手的話還請你們來,我們下手也怕沒個輕重。」工藤有希子慌亂地道。

醫生眉毛一跳,你這說的,好像說我們醫生對打昏病人很擅長似得……

於此同時,小溪邊。

已經趕到,和大叔一起對敵的肖龍,緩緩拔下了氣泡罐:「你有兩下子嘛,不愧是真身啊。」

「呵,鏡像分身只有我的百分之二十的實力,現在的我可是100%!」鐘錶座冷笑道。

「雖然你不對孩子下手的行為,讓我對你有些另眼相看,但是為了新一君的生命,還請你獻身吧。」肖龍說着,拿出兔坦瓶和危險扳機。

他不打算用兔兔或坦坦,雖然新手保護期的說法很玄,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依據的。

只是長短的問題罷了,有的時間比較長,比如說大結局才吃癟,有的就比較短,比如說剛出場半集就吃癟。

鐘錶座將時針長劍和分針匕首,相互颳了下,摩擦起點點火花,說道:「我也沒想到只是一次仁慈,就讓我陷入了困境,果然進化的星徒,就應該拋去情感,可惜我沒聽井坂大人的話。」

肖龍一瞬間變成了危險Build,他雙手握拳,在身前做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我~要~暴~走~了~!」

「哈,阻止我試試吧!!」

「你這次又變成了什麼?」鐘錶座無語道,從一開始這傢伙先是從兔子坦克,到飛鷹加特林,再到忍者漫畫,再到猩猩鑽石,各種稀奇古怪的組合,看得他目瞪口呆。

這次又變了個黑漆漆的傢伙,完全看不懂這傢伙花里胡哨的意義。

「紅色兔子與藍色坦克,暴走的漆黑戰士,假面騎士Build——危險形態!」危險Build右手呈現手刀狀切下,大喝道。

「聽不懂的,你這紅藍黑的,是在搞什麼啊?!算了,你的時間,就在這裏停止前進吧!」鐘錶座左手反執分針匕首,右手正執時針長劍,沖向了危險Build。

危險Build身子一矮,隨後高躍而起,正好跳落在鐘錶座身前,隨後危險Build迅速轉動搖桿,進入充溢模式。

強大的能量從腰帶湧出,在外部呈現出電流狀,最後貫通了腿部。

砰!!

危險Build一腳踢出,速度快到鐘錶座完全看不見,就瞬間騰飛而起。

緊隨其後,危險Build身子倒轉了過來,來到鐘錶座底下,以違反地心引力的方式,一腳又一腳踢出。

危險Build就這樣,違反地心引力的倒飛而起,帶着鐘錶座越飛越高。

「怎麼可能,這種違反科學的方式……」鐘錶座這時候還有心思,對這個表達出了異議。

危險Build一抹天線,指著鐘錶座道:「勝利的科學法則,已然確定!」

下一瞬,危險Build在鐘錶座底下的身影變得模糊,而真正的Build已經來到了鐘錶座頭頂,轉動搖桿,發出了至強必殺。

轟!!

被踹中后,鐘錶座用來抵擋危險build飛來的騎士踢,所用的時針劍與分針匕首,都瞬間碎裂。

感受着身體不斷被狂暴的能量所破壞,鐘錶座還不忘記用腐朽的聲音,吼出自己的心裏話:「你的必殺怎麼看,怎麼不科學啊!!!!」

轟咔!!!

發出最後的腐朽聲音,鐘錶座就化為漫天灰塵,四處飄散。

啪嗒。

安穩落地,危險Build一劃頭頂的天線,笑着道:「這就是V3前輩經常說的,骨灰都給你揚了吧?」

而在另一處戰場。

鏡像星辰魔看見不遠處的高空中,鐘錶座被危險Build,用反引力上升踢終結,湛藍的雙眼閃爍神色。

身影一晃,躲過Skull射擊來的子彈,沉聲道:「我就和你們玩到這裏吧,藤尾已經敗了,他失去了價值,我也沒必要繼續和你打了。」

說完,鏡像星辰魔腳下出現一片水晶,立即,鏡像星辰魔就想要進入水晶內,脫離戰鬥。

「怎麼會讓你如願以償!」

『Skull!MaximumDrive!』

「拓!」

一腳飛出,紫色骷髏頭頓時被Skull踹飛向鏡像星辰魔。

「納尼?!」

轟!!!

火光和煙霧散去,Skull拇指扣著腰帶,看着地面上,鏡像星辰魔留下的部分身體組織,輕聲道:「還是讓他跑了嗎?」

醫院。

醫生們再一次用物理療法,將昏迷沒有幾分鐘,又馬上醒過來的工藤新一,再次敲昏后。

「呼,呼,黑木醫生,這樣下去不行啊。」一個護士抬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有些疲憊道。

這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強制物理療法了,一開始還管用十多分鐘,後面幾乎一兩分鐘,工藤新一就得醒一次。

不說護士自己多疲憊,光看工藤新一頭上的包,也知道這一切有多艱難。

「嗯,再這樣下去,我們不管體力撐不撐得住,這孩子可撐不住連續遭受大力打擊……」黑木醫生也沉聲道。

就在所有人都一籌莫展的時候,工藤新一的額頭忽然出現了一個鐘錶,立刻把病房內外的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這是……?」黑木醫生有些緊張。

病房外,工藤夫婦和毛利蘭,還有鈴木園子,擔憂地看着裏面,工藤有希子幾次想要衝進去。

但都被丈夫,工藤優作攔住了:「冷靜點,不要進去添亂,蘭,你去把醫生們喊出來,萬一……也不要牽連無辜人。」

很快,醫護人員都在毛利蘭的提醒下,快速離開病房,並且跟着眾人,將能行動的患者,遠離了那間病房。

在眾人緊張地注視下,鐘錶的指針開始快速轉動,到最後就像是鐘錶內有增添了一圈黑色一樣。

鐺!!

一聲鐘響,工藤新一唰地醒了過來,隨後身體蒙上了一層白光。

「啊啊啊,身體好痛,好熱!!」在白光中,工藤新一的身體迅速成長,最後回到了本來十七歲應該有的大小。

————————————————

PS:咳,打崩壞忘了時間,不好意思,實在是崩壞太久沒回,要肝的太多了,一時間給忘了。 或許林海覺得自己是這個公司的骨幹,不應該得到這個結果。

卻沒有想過他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太過分了,林海這樣的人就是那種給點顏色就蹬鼻子上臉的。

「不行,我不就是這一次做的不好嗎?你就要把我開除這麼多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這個做也不怕寒了我們這些老幹部的心!」

林海還在不依不饒的讓錢偉業給他一個說法,錢偉業見林海這副樣子也沒有了之前的和氣。

「你自己做了些什麼自個心裡沒點數嗎?我讓你回家休息兩天,這還是說的好聽的,難不成還要讓我現在去把你之前做的那些事都一件一件的翻出來扔你臉上嗎?」

錢偉業這樣一說,林海也不敢再作妖了。

只是心裡多少還是有點不舒服的,林海眼裡閃過了一絲陰暗的情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你不讓我好過那你也別想好過!

錢偉業,老子跟你幹了這麼多年,你竟然一點好也不念你等著,老子弄不死你,老子跟你姓。

林海的這一番心理活動,錢偉業和李泉自然是不知,不過就算他們知道了也不會放在心裡,不過就是一個有一些小心思的人還怕他們摁不住嗎?

不過他們也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個放鬆,竟然差點讓林海把他們新興材料的事情透露給了對方的公司,差點給他們埋下一個隱患,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

林海見錢偉業那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直接扭身就走了,連扔在辦公室里的東西也不要了。

老子遲早有一天讓你後悔!

林海自己嘀嘀咕咕的說了一句,連之前的那個女人也不管了,女人見沒人注意她連忙起身跑了,她可不想留在這讓別人當個靶子一樣的罵。

錢偉業沒想過今天和李泉出來視察工廠會出現這麼一件糟心的事兒,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會發生這些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