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即使是張華,留在海洋界的走私集團數年(兩界的時間不均衡性)的努力,張華得到的也不過是數百斤的粉末和小顆粒的海樓石。

2021 年 1 月 5 日

不過,也算是幸運異常,在恆星智腦的兵工廠之中有著一台壓縮機,而張華才能夠把這些低級的海樓石殘渣重新的壓縮之後,分配在了最為精銳的一萬鼠人J-4戰士的外殼之上。

從而能夠在一次的交鋒的情況之下,造成了這種意想不到的結果。

看著鱗人陣型開始不停凹陷起來,在隊伍後方的張華有些感慨起來,「哎,海樓石真的是好東西啊,不過,可惜數量還是太少了啊!」

是的,因為只有一萬的海樓石鼠人戰士,所以,張華的策略就是以這一萬人為尖刀,狠狠的插-入了十二軍團,而其他的鼠人戰士只是形成側援和恐嚇的作用,緊緊的跟隨著這最強的一萬鼠人,狐假虎威的衝殺那些鬥氣被驅散或者吸收,還沒有來的及恢復的鱗人精銳們。

但是,雖然張華的策略有些虛張聲勢,但是,正在被衝鋒的鱗人戰士們可不這樣認為,戰鬥,流血,犧牲,他們並不害怕。

畢竟一個戰士的生活就是如此。

但是,戰鬥是戰鬥,而現在這種,可不是戰鬥了,而是屠殺,徹徹底底的屠殺啊。

誰可以悍不畏死的去進攻根本不可能戰勝敵人?而且是自己數倍的數量的『無敵一般』的敵人的瘋狂屠殺之中。

當然,有些鱗人戰士做到了,但是,之後,他們也毫無意義的倒下了。

於是,在戰鬥持續了不到二十分鐘之後,鱗人們開始崩潰了。

轉身,狂奔,成為了鱗人的主旋律。

而身為軍團長的雷林看到了自己部隊的潰散,也是一口的苦味,阻止?

然後讓自己的手下無意義的送死?

雷林辦不到啊!

但是,機會卻是轉瞬即逝。

就在雷林猶豫的這一瞬間,天空之中傳來了無數野獸的低鳴聲。

「黑煙蝙蝠!!?」

看著天空之中密密麻麻的飛行『蝗蟲們』,雷林的思考能力完全的已經短路了,只是傻傻的抬著頭,直直的看著。

看著那數不清的渾身冒著火焰的鼠人,開始從空中,追趕著那些噴跑的鼠人的背後,灑下無數的火球,隕石。

這是一場載入史冊的戰役。

這是張華帝國的成名的一戰,也是鱗人帝國千年來輸的最快,最為詭異,最為慘重的一戰。

但是,這一戰卻非常的簡單,黑髮的惡魔帶領著他的金屬軍團,控制著潰散的鱗人部隊,讓他們衝擊著自己的友軍軍團,然後金屬軍團順勢插-入,把那些有組織的友軍重新的變為大量的屍體和更多的潰軍。

然後在空中和地面的控制之下,開始重新的驅趕這些新的潰兵,然後找上新的鱗人防禦部隊。

簡單的敘述出現在鱗人高級軍官的學習文件之上,由於太過於簡單的,以至於這些軍校高材生們只是簡單的掃過一眼之後,一般都能夠在隨後的考試之中在這一題之上拿到滿分。

是的,對於後世的鱗人高材生們,這一場戰役只是一道考試題目而已。

但是,對於他們的老師,那些當年從飛羊城之中僥倖活下來的高級鱗人軍官們來說,那一天,卻是自己的全部,失卻了所有屬下,失卻了所有的榮譽,失卻了所有的驕傲,最為重要的是,失卻了所有的勇氣,面對那個黑髮惡魔的勇氣。

戰鬥已經不能視為戰鬥了!

衝擊,潰散,在衝擊,在潰散,雖然如此的簡單,將近兩百萬的鱗人正規軍,除了巴德的八十多萬的部隊以外,在張華的J-4兵團的衝鋒屠殺之下。

整個飛羊城的裡外全部都被無數的鮮血和屍體所填滿。

一個個聲名顯赫的軍團,一面面所向無敵的旗幟都在這場著名的戰役之中徹底的毀滅。

而就算這樣,擊潰一百多萬的鱗人部隊,也整整用去了張華部隊一天一夜的時間。

戰後,在統計之後,呈獻給張華的報告書之中,七十萬,這是鱗人倒下的戰士們的數量。

其中真正死在J-4步兵的手中的鱗人倒是不多,只有區區的八萬多人而已。

而『瘋血少女』這個稱號則在這個地下世界成為了無上的魔鬼的代名詞,無數的父母都用這個名字來阻止自己啼哭的小孩。

而「瘋血少女」手下的那隻瘋狂的巨鼠騎兵,這是成為了地下世界各個勢力都為之防備的首要敵人。

是的,小紅,這個瘋子帶著她的八萬鼠人騎兵,整整屠殺了五十多萬的鱗人戰士。

至於那些有著飛行優勢的大尾人空中編隊和火焰鼠人的配合,相反還沒有達到小紅的「瘋血騎兵」一般的戰績。

於是,在第二天的火蜥蜴重新把無數的光明和火焰投射出來的時候,飛羊戰役正式的結束了。

戰役的結果,在巴德的八十萬膽戰心驚的部隊的注視之下,在那些一臉驕傲的鼠人戰士們的歡呼聲之中,瞬間傳遍了整個地下世界,然後,傳遍了整個天星大陸。

之後,各個王公貴族們,皇親國戚們,偉大的陛下們,在集體張大了嘴巴,痴獃五分鐘之後,總算是清醒了過來。

然後,十個人之中的八個風疾火燎的重新讓自己屬下的情報部門重新的確認戰鬥情報的是否正確。

當再三確認的的確正確之後,一份要求百分之一千的纖細過程報告,成為了所有統治者的必備的床頭讀物。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這樣大驚小怪的,其他的十個裡面的兩個,則是一臉的無所謂的把報告一扔,感嘆到,地下世界果然弱的沒邊啊,一個黃金上階隻身一人就把整個地下世界給奪了過來。

「嗯,是不是應該派遣兩個黃金上階的屬下去,雖然地下世界不怎麼樣,但是,擴展領土的功勛還是不錯的吧!」

有著這種想法的領袖還是不少的。 鱗人帝都。

宏偉的帝都之中,那氣派的都督府之中,突然傳出了一聲震動雲霄的怒吼。

「混蛋!」

接著,隨著這聲巨吼,整個都督府,隨後,甚至是整個帝都都沸騰了起來。

無數的城防軍,大量的高階鬥士們,開始把整個皇城全部的戒嚴了起來,就是一隻蒼蠅,一隻老鼠,都在整個魔法塔的監視圈之中了,完全的身形畢露。

所以很快的,在都督府之中大發雷霆的,帝都最高長官,阿瑟,得到了來時法師塔的魔法彙報。

看了一眼手中的魔法水晶傳來的對方的位置和隱隱的鬥氣類型,阿瑟一咬牙,大罵一聲之後,便帶著自己的親衛,沖向了城東那片平民區域。

而就在阿瑟衝出都督府的大門之後,一個魔法通訊部的官員來到了都督府,準備上報一件怪異無比的事情。

但是,非常不巧的,帝都軍團長阿瑟卻剛剛離去,所以,這份報告也就沉睡在了都督府的書房之中。

而這份報告其實也非常的簡單,就是帝都附近出現了罕見的魔法風暴,而由於風暴的干擾,四周的魔法通訊開始紊亂,甚至癱瘓起來。

當然,這種魔法風暴雖然不常見,但是過去也是發生過幾次的,所以,魔法部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而這位通報的官員在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也失去了耐心,只是簡單的吧這份報告交給了都督府的下人,然後便離開了。

而發生這件事情的時間,正是飛羊戰役的最高潮的同一時刻。

狹小的街道飛速的倒退,無數的劍芒,拳芒狠狠的轟向那個時隱時現的瘦小身影。

但是,一切的攻擊雖然密集無比,可是效果卻微乎其微。

當然,如果不算上四周那倒塌的無數的貧民房屋的話。

不過,對於在帝都之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阿瑟來說,這些卑賤的鼠人,綠膚人的屋子就算全部毀掉也不算什麼大事情,儘管這些財產需要這些貧民一生為之奮鬥。

無視周圍膽戰心驚的貧民們,阿瑟的雙眼之中幾乎已經熊熊燃燒了起來,那是憤怒的火焰,憤怒到了極限的火焰。

整個衛隊,整整百人衛隊,十一名的黃金中階,二十二名的黃金初階,還有其他的六十七名的白銀上階的超級高手團,平且在全城法師塔的全力協助之下,整整追了自己面前的影刺客三個多小時的時間。

而現在,三個小時唯一的成果就是數個城區倒塌無數的房屋,還有自己身後開始重重喘氣的白銀鬥士們了。

就在阿瑟胡思亂想的時刻,四周高速倒退的景物開始變換了起來,純白的牆壁,琉璃的瓦片,還有那氣派非凡的大門。

不過,再好看的建築物,也禁不起百人高手的轟炸。

不過,在恐怖的爆炸聲之中,在百人推土機過後,一片殘瓦廢墟之中,傳來了無數的咒罵和抱怨,以及威脅。

是的,這些王公貴族們,可不是那些鼠人平民可以比擬的。

雖然現在阿瑟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但是,至少阿瑟還沒有喪失理智,雖然自己是皇帝陛下最喜愛的女婿,但是,畢竟自己也絕對不可能在帝都之中一手遮天的,而身後這些大臣們的住宅還是有保護的。

「這樣下去不行!」

既然有了決定,阿瑟便開始下命令了。

隨著阿瑟的新的命令,整個帝都的防護開始撤去,甚至連巨大的城門都在轟鳴聲之中緩緩的開啟了。

而對手也如同阿瑟所想的一般,察覺到了這種變化,身形一爆,飛一般的從緩緩而開的城門之中,向著城外逃去。

「呵呵,逃吧,越遠越好的!」

阿瑟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百人的速度也增加到了最大,緊緊的咬住前面的影刺客不放,然後蜂擁而去。

很快,眾人便帶到了城外的平原之上,四周小小山丘開始起伏起來。

不能再遠了。

阿瑟如此想到,再遠,真的進入了山區,放跑對方的幾率可就是大增了。

「動手!」

於是在阿瑟的大喝之後,十一名的黃金中階的高手們突然身形消失,然後在空間波動之後,十一人幾乎出現在了影刺客所有能夠逃離的方位之上。

在試了幾次突圍之後,那些覆蓋著巨量黃金鬥氣的武器構成的包圍網是如此的堅固,牢不可破。

偷偷摸摸的影刺客第一次的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然後就這樣靜靜的站立在了鱗人之中的空地之上。

看著眼前的矮小的黑暗地精,阿瑟皺了一下眉毛,阿瑟並沒有因為捉住了這隻老鼠特別的高興。

恰恰相反,阿瑟覺得有著什麼不對勁的疑惑。

但是,是什麼了?

突然,阿瑟看到了的矮小地精手中的那顆腦袋,那是張華手下元帥的腦袋,自己本來應該交到軍部去確認功勛的,但是,由於昨天的事情實在是太忙,所以,就暫時的放在了自己府邸的金庫之中。

可是,在今天中午時分,自己忙完之後,來到金庫卻發現自己的『功勛』不見了,所以,憤怒的阿瑟才會發動全城力量,尾追這個該死的小偷。

「你要這顆頭顱有什麼用?」

阿瑟總算是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聽到了阿瑟的問題,蕭影微微一笑,對著阿瑟回答到,「不是我要,是有人拜託我的!」

「誰!?」

對於阿瑟的質問,蕭影只是一臉的微笑,然後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並沒有回答阿瑟的提問。

雖然蕭影沒有回答,但是有人卻回答了。

一隻小巧的部隊出現,一個阿瑟無比熟悉的部隊出現了,他們始一出現,阿瑟的整張臉都鐵青了起來。

「不可能!」

情不自禁的三個字的發出之後,就是一場激戰。

而戰鬥的結果是在阿瑟驚訝的目光之中,雙方勢均力敵,而準確的說來,應該是阿瑟一方反而有些失利,吃了一些小虧。

而天天的部隊也沒有真的要把這剩餘的數十人的超級強者留在這裡的打算,畢竟,這可是在對方的首都之下,那遠處的升騰的濃濃煙塵說明對方的援軍可是不遠了。

「阿瑟,謝謝你幫我把頭保存的這樣的好,我們後會有期吧!」

取回了頭顱的天天一臉微笑的對著這個老對手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帶著這些血色部隊從容的離開了。

阿瑟沒有追,因為自己的援軍的距離還有一些遠,而對方的功法和身體透著一絲絲的古怪,和原來的感覺完全的不同了。

而沒有把握的事情當然不會做,即使是在現在這種被欺騙之後的惱羞成怒的狀態之下。

當然,這並不是說阿瑟是準備放過天天的這隻隊伍,恰恰相反,盛怒之後卻是冷靜果決。

冷靜下來的阿瑟開始抽調出了最為精銳的十萬帝都精兵,開始在鱗人的腹地追殺天天的部隊起來。

數天前的一幕再一次的呈現出來,天天逃,阿瑟追。

一個狡猾的如同泥鰍,一個鍥而不捨的追捕,雙方開始鬥智斗勇的追捕。

但是,當三天之後,阿瑟帶領的最為精銳的五千部隊把天天的部隊圍困在了一處山谷之中的時刻,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也正式的落下了帷幕。

「蕭天!!」

不過,誰是貓?誰是老鼠?

現在還真的很難說。

站在山丘之上的阿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山谷之下,兩撥人涇渭分明分居在山谷的兩側。

一側自然是天天那隻兩千人的部隊,而另一邊,另一伙人人數只有區區的兩人,但是給阿瑟的感覺卻是世界末日一般。

耀眼無雙的蕭天,以及和他平排站立的一個金髮藍瞳的絕美女孩。

蕭天是什麼人?

那是神級,而且他還是魔神。

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實力等級有的時候幾乎是超過官位和出身的,就算鱗皇,對於神級的鬥士也只是卑微的存在,而四周的人也絕對不會覺得奇怪的。

而現在,神級的蕭天竟然讓一個小女孩和自己平起平坐?

阿瑟只要不是白痴,就知道這個小女孩的實力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