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其他的精怪和巨蛇也在於諸神的戰爭中慘敗,等待他們的將是被驅逐到死亡柏樹紮根的地下世界,在黑暗與山澤的主人還很年輕的時候,見識過神王斯文托維特踩著巨蛇頭顱搭建的屍骸之橋,率領著三百戰神渡過冥海的場景。

2021 年 1 月 6 日

他的表情從容而平靜,踩踏的巨蛇屍骸就像踩踏著弱小的螻蟻,用巨蛇的污血染紅了整片海域。從此之後,眾神始祖羅德消逝的漫長歲月之中,巨蛇一族也不敢在踏出黑暗的地下世界。他們籠絡了所有的精怪和邪惡的生物,試圖反抗眾神的統治,然而雷神佩倫在天空之中晝夜不斷地巡視,並且用雷電將他們釘死在大地之上,警告著每一位試圖沖黑暗世界中伸出魔爪的怪物。

此刻的場景就像那場諸神之戰的重現。

他的身後是矮人和精怪的屍體,神王穿梭於整個地下世界,沒有一個人敢貿然的出手阻攔。雖然三頭巨蛇的無禮讓莫里安惱怒,然而斯文托維特的舉動卻讓大邪神敢怒不敢言。眼眸之中流露的除了驚訝,還有轉身即逝的憎惡與恐懼。只能幹瘦的臉龐極力的擠出一個笑容,來接待突然降臨的眾神殿之主。

「神王,沒有想到你居然會親自的光臨黑暗世界。」

斯文托維特睜開了第二雙眼睛,左側的頭顱側轉過來,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望向了大邪神莫里安。

他的其中三雙眼睛,代表了天空,大地和冥界。

斯文托維特是行走在群狼之中的巨龍,對於莫里安等人,沒有如臨大敵的態度。只要他想做,莫里安和三頭巨蛇都逃不出去。

「我只是來跟黑暗世界做一筆交易。被放逐的冥海之神列維斯殺死了佩拉斯基亞,並且將蛇神的血灌溉了整片大地。」

「然後呢?」

大邪神莫里安不屑的說道,「這與我有任何關係嗎?」

「斯基珀的兄弟被殺,他不會善罷甘休。如果誰能殺死維列斯,那麼他就是下一任的冥海之神。當初我們將維列斯從眾神殿驅逐出去,就已經註定了會是這樣的結局。維列斯是冥海之神,掌管冥界的神祇,連眾神殿也沒有資格過問。」

斯文托維特的提議連默不作聲的黑暗大公也變了臉色,不過他依舊沒有表現出其他的態度。掌管冥海意味著他們獲得與眾神殿平分秋色的資格,不需要躲在黑暗的地下世界等待漫長的復仇。

「聯手對付維列斯?」

「不,眾神殿之間有約定,我們並不會出手,所以必須由你們來殺死世界巨蛇。不過如果你們誰能殺死維列斯,誰將會成為第二位冥界的統治者。」

莫里安心中有躍躍欲試的想法,殺死維列斯統治冥海。將宇宙之樹的統治權一分為二。

眾神管理大陸,他們統治死後的冥界。

然而想起佩拉斯基亞那顆被海魚啃食到只剩下一層鱗片包裹的頭顱,他心中不禁泛起一陣寒意。傳聞七年前的諸神戰爭中維列斯咬斷了佩倫兩根手指,讓雷神無法再用右手握箭,強悍的實力只有神王才能壓住強悍的冥海之神。

「怎麼,你們都害怕了?」

斯文托維特八目具開,望著猶豫的莫里安和三頭巨蛇,嘲諷的說道,「連維列斯的腦袋都砍不下來,還想砍下我的腦袋?」

八年前與佩倫旗鼓相當,七日前輕而易舉的斬殺了佩拉斯基亞,還殘暴的用巨蛇之血澆灌世界,作為冥海之神的維列斯,簡直比邪神更加殘暴。黑暗與山嶽的主人在聽到了

神王的話音剛落,黑暗之中響起了另外一個冰冷的聲音。

不帶半點的感情。

「當初我將佩倫封鎖在地母西拉的身體之中,讓火神斯瓦羅格在我面前俯首稱臣。不過是與我同父異母的維列斯,哪裡來的自信站立在諸神之上?」

比三頭巨蛇更加龐大的身軀出現在死亡與悲傷柏樹的根基上,雖然有著巨蛇覆蓋的密鱗和一個碩大狹長的醜陋頭顱,與蛇神佩拉斯基亞不同的是,這條蛇仗著強壯有力的四肢和鋒利的爪子,攀爬著巨大的樹根行走,同樣猩紅色的豎瞳和不時吐露的蛇信望著面前的神王斯文托維特。

巨大的灰色身軀覆蓋了將近死亡柏樹的一半的根須,粗長的尾巴在樹根之間來回的晃動。它盤踞在眾邪神和魔怪的頭頂,不屑的打量著腳下的眾生。

它強大而狂妄。

除了巨蛇的始祖,他對於眾神毫無敬畏之心。潛伏在無盡的黑暗歲月之中,只是為了等待復仇的時機。

「神王斯文托維特,以諸神殿的榮耀發誓,你會遵守承諾?」

「當我親手割下維列斯的腦袋之後,你會讓我成為冥海的主神?」

那一聲穿透亘古歲月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地下世界之中。正在宣告自己的出現。

「我當然遵守承諾,以眾神殿的榮耀發誓。」

斯文托維特高昂著頭,對面前的兇惡的巨獸說道,「連佩倫也要顧忌三分的凶獸之神斯基珀,在你殺死了維列斯之後,將會成為下一位冥海之神。」

「成為冥海之神對於我而言沒有任何的意義,我只有一件事要做。」

狂暴的斯基珀想起被佩倫驅逐的恥辱,便開始目露凶光。它咬牙切齒的說道,「殺死了維列斯之後,我要跟佩倫進行一場死戰。」

「當年的仇恨,我要連本帶利的還給他。」 「這與你無關!」李學浩的一番話讓幽靈女孩瞬間警惕起來,原本跟著出來的報復之心也淡了下去,「你們走吧,這次就放過你們。」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說得太過託大了,畢竟還有一個可以看到她的陰陽師在,她又補充了一句:「就算你是陰陽師,我也不會怕你。」

嘴上說著不怕,但其實已經在某種程度上示弱了,估計是第一次遇到可以看到她的人,所以在不清楚敵我雙方的實力之前,不敢輕舉妄動。

「倉兼小姐,我想你還不能走。」李學浩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讓她離開。

「哼!」幽靈女孩直接冷哼一聲,身形一轉,整個人化為一陣粉色的輕煙,朝天空飛去。

李學浩暗暗搖了搖頭,伸出右手,一道紅光從掌心中射出,追上了粉色輕煙之後,化為一條紅色的鎖鏈,一把將輕煙圈住鎖死。

旁邊的池鯉鮒安娜看得目瞪口呆,幽靈可以變化飛走她能理解,但這是怎麼回事,某人居然還能從手裡變出東西把幽靈抓住,這就是陰陽師的能力嗎?

半空中粉色的輕煙被鎖住之後根本就逃不掉,又落回到了地上,重新變成那個幽靈女孩,只是雙手連同身體已經被捆在了一起,任她怎麼掙扎也掙脫不開。

「放開我!」幽靈女孩臉上憤怒之餘也帶著強烈的驚慌之色,這種事情她從來沒有遇到過,以前只有她欺負人的時候,現在卻被人抓住了。

「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放開你。」李學浩再次伸出手,只見捆住幽靈女孩的紅色鎖鏈,瞬間分出一縷,飄到了他的手上,看上去就像他拿鎖鏈捆著什麼寵物一樣。

眼前的一幕很詭異,看得池鯉鮒安娜已經麻木了。

「你就只會欺負女孩子。」幽靈女孩這時候哪還有半點幽靈的架勢,完全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女生那樣弱者被強者欺負的不忿。

「你是『飛緣魔』,對於普通人來說,可是很危險的。」李學浩沒有絲毫以強凌弱的覺悟,有些事情他一定要搞清楚,畢竟「血煉之法」可不是普通的大路貨。

「哼,我根本就沒有把人殺死過,一點也不危險,而且那些混蛋全都是色狼,我只是懲罰他們,這是正義之舉。」幽靈女孩憤憤不平地瞪著他。

李學浩直接忽視了她的惱怒,淡淡問道:「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會成為『飛緣魔』?」換句話說,就是你是怎麼成為飛緣魔的,其間到底經歷過什麼。

被問及這個,幽靈女孩頓時不說話了,傲嬌地轉過頭,來個不理不睬。

「不說嗎?」李學浩咧嘴一笑,忽然神色一變,變得惡劣起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著話,另一隻手豎起一根食指,一點藍色的光芒從指尖中亮起,然後慢慢漲大。

藍色的光點越來越大,隨之而起的,是不斷旋轉著的電火花,噼啪作響。

是雷電!

藍色的光點因為漲大到乒乓球大小,終於讓人看清了它的真面目,只見內里是一道道閃爍著的細小電蛇,無數道的細小電蛇匯聚在一起,終於聚成一個圓形的球形閃電。

雖然只有乒乓球大小,但無形的恐怖威壓已經散發開來,哪怕是身為普通人的池鯉鮒安娜,也能以肉眼察覺到其中的毀滅性破壞力。

更不用說對這個更加敏感的幽靈女孩,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看起來小小的東西,能輕易地傷害到她,甚至會把她直接殺「死」。

「好,我說了,我說了,是我撿到的。」在危及「生命」的情況之下,幽靈女孩終於妥協了,一臉驚恐慌亂地叫道。

「撿到什麼?」李學浩帶著疑惑問道,指尖上的球形雷電並沒有收起來,這可是威脅的大殺器,沒有得到答案之前,就是最大的威懾力。

「撿到一本書,上面記載了一種方法,可以……」後面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似乎是因為更加隱私或者需要保密的東西。

李學浩也沒在意,他更在乎的是,幽靈女孩的說法,撿到一本書?上面記載了「血煉之法」,這跟天上掉餡餅有什麼分別?

當然,他不是不信這個說法,而是懷疑,她的運氣真的有那麼好嗎?剛成為幽靈,就撿到了最適合靈體修鍊的功法,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那本書現在在哪?」無論幽靈女孩說的是真是假,那本書還是勾起了李學浩的好奇心。那到底是一本什麼書,要知道,「血煉之法」可以說是靈體的高級修鍊功法,他自己在族譜中找到的筆記雖然描述過「血煉之法」,但並沒有詳細記錄修鍊法門,像這種珍貴的東西,又怎麼會隨隨便便被人撿到?

果然是想要她的寶貝,幽靈女孩這時已經明白過來對方的目的,不由憤恨地咬了咬牙,形勢比人強之下,她也不敢隱瞞,但是就這麼拿出去也不甘心:「我可以把那本書給你,但你要幫我一個忙。」

「你說說看。」李學浩點點頭說道,以他的實力,自然可以強搶,但說實話,這個幽靈女孩並沒有真的做過什麼大惡,相反還非常克制。要知道一個幽靈,通常毫無顧忌之下都會很瘋狂,可不會在乎什麼法律,但她依然能剋制沒有傷人命,這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我要報仇!」幽靈女孩惡狠狠地說道。

「報仇?」李學浩輕輕一怔,馬上反應過來,「你是非自然死亡?」問出口之後發現自己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想想一個花季少女,根本沒到大限的時候,怎麼可能自然死亡?

「就是在那裡,有個混蛋想要非禮我,我反抗就被他殺死了。」幽靈女孩目光幽幽地看了看小巷子里更加陰暗幽森的地方,「十年了,那個殺死我的混蛋還沒有被抓到,你答應幫我找到他,我把那本書給你。」

這是個交易,李學浩並非一定要得到那本書,他只是想「借」來看下,不過幽靈女孩的遭遇令他同情,既然知道她的冤屈,那幫她找出那個殺死她的人也不算什麼,不過已經過去這麼多年,要找一個人可不容易。 當冬日重生的太陽神亞利拉戰勝了嚴寒和黑夜之時,春之神維斯那的腳步如期而至。

在迎接了雨季和瑞雪之後的斯拉夫人,終於等到了下一個的春耕日。

沃洛夏節。

斯拉夫人中祭祀維列斯的節日,斯拉夫人在謝肉節的周四或者大齋第一周的周四舉行。沃洛夏節的這一天,人們讓牲畜休息,不再耕作土地,並在太陽落山前訓練牛犢或馬駒。家中的女主人會在當天準備豐盛的食物,主人邀請親朋好友到家中做客。宴請之後,人們會在村中慢行。

在秋收的時刻,斯拉夫人會在田間專門留下一把未收割的麥穗,獻給主神維列斯,將其稱為「維列斯的鬍鬚」。斯拉夫人相信,這樣可以促進土地肥力的恢復,保證來年有個好收成。

在基輔羅斯的一個村落,健壯的伊利亞·穆羅梅茨正在出門狩獵巨熊,冬季剛剛過去,沉睡了一整個冬天的萬物開始慢慢復甦。

伊利亞腰間挎著一柄散發著柔和光芒的斷戟,他用布條和獸皮將短刃纏繞起來,做成了一柄短刃,用來狩獵。

原本他從一出生就被認為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孩子。不僅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直到三十歲那天,家裡突然來了三位朝聖的長者。他們懇求伊利亞·穆羅梅茨為他們打一些水喝。當時伊利亞躺在場上無法動彈,但是長老們堅持要求他起身。

於是奇迹出現了,卧床不起的伊利亞慢慢的站起來,他去河邊將泉水取回,然後倒在了長老的金盆里,長老讓他將水喝下去,就這樣,一股神奇的力量注入了伊利亞體內,此後,他不禁能夠正常的走路,還變得力大無窮,擁有媲美神的力量。

似乎掌控著萬物時間的長者,將一支鋒利的斷戟交給了他,並且告訴他,會有一天,有一位神明向他索要這根斷戟。

伊利亞遵循著三位長者的話,好好保管這柄不是凡物短刃,並且隨身攜帶。

他在森林之中悄然無聲的前進著,臉上時不時的呈現出憂慮的神情。原本熟悉的森林,此卻顯得危機重重。

最近他總是從遠方而來的吟遊詩人口中聽到關於在基輔羅斯到處作亂的巨蛇傳聞。

「一條如同延綿不絕的山嶺一般龐大的巨怪,擁有著山峰粗壯的四肢與尖銳的利爪。他在大地之上到處作孽,摧毀村莊,吞噬村民,甚至連斯摩棱斯克的城鎮也沒有放過。」

「他如同天災,一口氣吞噬了幾千人的軍隊。弓箭和刀砍不開他堅硬的鱗片,所有的一切都成為獻祭巨怪的腹中之物。」

「在他的肆虐之下,基輔羅斯緊閉著大門,慌張的弗拉基米爾大公正在全國招募大力士,來阻止巨怪的進攻。用奴隸向巨怪獻祭,祈求他不要繼續肆虐這個國家。」

巨蛇沿著西北到東南的一條直線前進,恰好伊利亞他們的村落在這條直線上。原本今天他應該在家裡準備沃洛夏節的食物,然而卻被自己的父親命令必須帶獵物回來,村民等著慶祝。

他不想讓其他人覺得,自己的兒子是一個空有一身力氣卻一無是處的廢物。

「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

伊利亞這樣安慰著自己,之前剛剛下了冬季的最後一場暴雪,謝肉節之後,春季將來臨,又到了萬物復甦的季節。

深厚的積雪開始慢慢的消融,踩踏在松針林的落葉之中,發出細微的動靜。

此時他的腳底傳來了細微的震動,似乎有什麼頭頂上的懸崖一大塊的積雪突然抖落。然而流露出來的是卻不是灰色粗糲的岩石,而是一片光滑的黑色鱗片。

接下來整個山谷都傳來了可怕的動靜,躲在巢中度過冬季的群鳥在這一聲震動之後,拍打著翅膀飛起,驚慌的沖向了遙遠的雲端。躲藏在樹洞中的田鼠和狐狸不顧一切的倉皇逃竄,似乎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躲藏在山谷之中。

轟隆,轟隆。

又是兩聲巨響,原本佇立在自己面前的懸崖開始震動,積雪不斷的從覆蓋的山崖之上剝落。這一次的巨響,甚至引發了連鎖效應。

遠處白色的群山開始崩塌,延綿不斷的山峰出現了連鎖式的雪崩。白象似的群山開始朝著一個方向移動。

在山腳下,一頭從樹洞之中鑽出來的巨熊試圖躲避這一場移動的天災,伊利亞親眼看著他向前飛速的向前奔跑,然而從它頭頂上投下來的陰影卻越來越大,最終一座山峰般的巨爪,將它狠狠的壓下了地平線上。

灰飛煙滅。

龐大而鋒利的爪子,延綿幾千米,等到那座「山峰」在一起的抬起時,平原上留下了一個湖泊般巨大的爪印。

剛才在巨爪陰影之下奔逃的活物,無一倖免。

延綿不斷的山脈向前移動,抖落的積雪露出了他的真正面目。那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身軀,只能窺伺到一鱗片爪。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伊利亞匆忙的躲在灌木叢中,他看見了一雙紅色太陽般的眼睛,時不時從低矮的雲層之中湧現,透露出兇狠的目光,轉瞬間又被雲海淹沒。巨大的嘴巴一張一合,露出了流淌著唾液的,鋒利的獠牙。

渺小的伊利亞只看到了它的半個頭顱,巨大的身軀比肩纏繞世界的巨蛇維列斯。

那是一條龐大的巨獸,如同他在吟遊詩人口中描繪的移動天災,龐大的四肢如同四座山峰,踩著雪地前進。

每次前進一步,都激起了地下的積雪,如同散落的暴雪一般,朝著伊利亞的頭頂落下。比第聶伯河還要漫長的尾巴,正在宣告著末日的黃昏。

「不,這不是真的!」

「你這頭該死的怪物,給我停下!」

突然,躲藏在灌木叢後面的伊利亞意識到了什麼,臉色驟變,他不顧危險的站起身,立刻站起身朝著巨怪移動的方向賓士而去。一邊跑還朝著巨獸的背後大聲叫喊。然而細微聲音被整座山谷發出的挪動巨響給淹沒。

那條緩緩前進的巨怪天災,正在朝著村莊的方向前進!

神情絕望的伊利亞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必須制止這隻怪物! 「已經過了十年了,你沒有碰到過他嗎?」李學浩看著被捆綁的幽靈女孩,十年的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然而幽靈女孩既然還沒有報仇,那說明她還沒有遇到那個殺死他的人。

「我一直在這裡等著,但是他沒有再出現了。」幽靈女孩恨恨地說道,要不是因為那個混蛋,她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說不定已經大學畢業,找到了一份好工作,然後還有一個溫柔帥氣的老公……

「要找一個人可不容易,他有什麼明顯的特徵嗎?」可惜時間過得太久,幽靈女孩的肉身都已經火化了,想從中找出點線索都不可能。而且幽靈女孩在這裡等了十年都沒有再碰到過那個殺死她的人,說明對方很謹慎,或者因為害怕的原因不敢現身,甚至要是出國了,那才是真正的大海撈針。

「特徵……」幽靈女孩苦苦地思索著,過了一會,可能是想起了什麼,遲疑地說道,「他三十歲左右……不,現在已經四十歲了,最明顯的特徵是,他的額頭中間,有一個字……」

額頭上有字?

李學浩表情有些古怪,一般人額頭上根本不可能有字,如果有的話,那也是故意刺上去的,這種人要不是蠢得可以,就是囂張得不行,在額頭上刺字,是生怕別人不認識他嗎?

「咦!」旁邊的池鯉鮒安娜忽然驚咦了一聲,似乎是遇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李學浩心中不由一動,轉而看向了她:「池鯉鮒前輩見過那樣的人嗎?」

這話聽得幽靈女孩也是雙眼一亮,忍不住有些激動地看著她。

「我確實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池鯉鮒安娜考慮了下措辭說道,神情也嚴肅了起來。

「他在哪裡?」幽靈女孩完全激動了起來,如果不是身上被綁住的話,恐怕早就撲過去質問了。

「在我回答你以前,我想知道,你看到的字,是什麼字?」池鯉鮒安娜肅穆問道,臉上顯得很鎮定,沒有半點慌張,似乎忘了被她問的人幽靈的身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