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其他九龍澗當家則是面帶笑容,紛紛拱手,向宮奇打招呼。

2021 年 1 月 5 日

「宮大師,久聞大名啊。」龍四那殭屍臉也擠出一絲笑意。

「我可是聽老二說了,宮大師乃是與東方木大人其名的人物啊,了不得,了不得啊!」龍九含笑道。

「呵呵,虛名,虛名而已,不足為掛。」宮奇顯然很享受這種被眾星捧月的感覺,一捋青須,笑呵呵說道。

簡單寒暄過後。

「眾九龍澗兒郎聽令!」龍一背負著手,俯瞰下方人群,朗聲道:「寒星統領鎮守山寨,其他三位統領率百夫長千夫長與我等齊去修羅嶺!」

山寨中,眾九龍澗兒郎聞言,盡皆單膝跪下,整齊高呼:「是!」

呼啦

霎時,山寨中便動了起來,四個一千人方陣盡皆散開,其中一個方陣站立不動,而其他三個方陣中頓時有一道道人影從隊伍中疾飛而出。

咻!咻!

一道道身影陸續騰飛至虛空,站在龍一等人身後,而後又整齊排列成三個一字型隊伍。

百夫長、千夫長、統領,盡皆是九龍澗的精英,最次也是祭骨修士,而能被此次選中的,那都代表著榮耀,所以,一個個都抬頭挺胸,神情興奮。

片刻后,清點完成,算上龍一龍二宮奇等人,一共92名祭骨修士整裝待發!

四大統領,麾下祭骨修士過百!這便是九龍澗的實力!也是排行17大勢力的底蘊!

在泠域,如那東陽縣,劉家所有修士一共不到十位,已算是扛鼎大勢力了,可在九龍澗面前?隨便派出一個統領,翻手可滅之。

到了九龍澗這個級別,即使是放在泠域的一個大州中,那也算是一流大勢力了,不容小覷。

「出發!」龍一大手一揮,一群人浩浩蕩蕩向萬里之外的修羅嶺飛去。

呼!呼!

92人相距數丈排開,此時又正值上午,陽光格外刺眼,那黑壓壓的人群就宛若烏雲一般。

並且,龍一等人是故意製造聲勢,飛得較低,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宛若雷鳴,想不讓人注意都難。

「怎麼回事?」一青年震驚地望著虛空。

「這些都是九龍澗之人,天啊,九龍澗七位當家盡皆出動,這……這……」

某無名小山中,一青袍中年正盤膝靜修,忽然,他睜開眼睛,疑惑地盯著虛空中呼嘯而過的九龍澗眾人,「嗯?九龍澗傾巢出動?莫非是去修羅嶺?」

「跟過去瞧瞧。」中年當即身形一閃,跳上虛空,隔著十餘里遠遠跟著。

不單是青袍中年,92名祭骨修士齊聚的轟動太大了,一路走來,沒有不注意的,一時間,無數散修,甚至一些山頭當家的都是跟了過來。 修羅嶺後山竹林。

蕭默站在一棵綠竹下,皺眉思索著。

片刻后,他手腕一抖。

咻!

一塊青黝黝的上品源石電射而出,精準無比的射入數十丈外的一棵綠竹根部的土壤中。

霎時,綠竹表面青色光暈一閃,旋又消逝,不仔細看,根本不能發現這綠竹有什麼不同,可用源識細緻窺測便能發現,這綠竹竹葉比之以前更綠了,碧綠欲滴,即使是靠近一些都能感受到綠竹散發出的勃然生機。

咻!

又是一塊上品源石脫手飛出,進入一棵綠竹根本土壤。

超級神途 「四階紅塵幻心陣居然需要10036塊上品源石。」蕭默皺眉思索著。

蕭默正在布陣,四階紅塵幻心陣,此陣蕭默已經布置兩天了,可依舊還差數十塊上品源石才布置好。

距離完全參悟透紅塵幻心陣已經有十天了,十天里,蕭默在耗費過百塊須靈簡后,終於製成一塊四階須靈簡,除此之外,多次想在後山竹林也布置一個,卻一直沒成功。

若是三階法陣,有五六天時間布置十個八個都沒問題,可四階法陣嘛,卻是太難。

三階和四階,僅差一階,可難度卻是成倍增加!即使蕭默已經完全參透此陣,也不敢大意。

「不能急,必須保證每一塊源石鑲嵌的位置都精確無比。」蕭默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就好比繪畫一樣,越到後面越難,一幅畫,可能本來勾勒得很美,可就是最後幾筆稍微畫岔了,這整體意境就全亂了。

布陣也一樣,越是到了後期,法陣就更像是一個整體,必須保證每一塊源石鑲嵌的位置絕對精準,並且,時機也要選好,否則,一步錯,全陣毀。

這幾天,就因為稍微急了點,毀在蕭默手中的上品源石都有好幾萬了。

咻!咻!

接連數塊源石射出,盡皆精準鑲嵌入指定的綠竹下。

「呼」

蕭默長呼一口氣,額角隱隱滲出些許汗珠。

這布陣和廝殺一樣累,是心累,必須經過精密推演,才能確定陣基位置。

咻!咻!

又是數塊源石。

片刻后。

「還差一塊!」蕭默雙眸隱隱有些發紅,一眨不眨地盯著竹林的東南角的某一株約有石碗粗的綠竹。

根據推演,這最後一塊就應該鑲嵌在那,可是蕭默卻有些猶豫。

陣法布置到了這,已經鑲嵌了10035塊上品源石,這若是最後一塊岔了,那真就前功盡棄了。

蕭默右手已經扣緊一塊上品源石,正當他想擲出之時。

忽然。

「不對!這一處假的,是迷惑!」蕭默忽然搖頭,仔細盯著那綠竹左邊的另外一棵較小的竹子。

「這一棵才是真的!」蕭默忽然咧嘴笑了笑,當即手腕一抖,最後一塊上品源石也是脫手飛出。

咻!

源石毫釐不差的鑲入那綠竹根部土壤。



整個後山竹林霎時光芒大放,綠光衝天而起,與此同時,竹林中無風自動,綠竹搖動,那一片片竹葉也是簌簌飄落下來。

這一刻就像是綠的海洋,而處在海洋最中心的蕭默在一瞬間便被「海」吞噬了。

一片片綠葉落下,輕飄飄地落在蕭默頭上、雙肩。

蕭默瞬間怔住了,同時雙目在這一刻也失去了焦距,宛若靈魂離體。

恍惚中,蕭默像是墮入了無邊的黑暗,他獨自走在黑暗中,漸漸的,黑暗中出現了一點微光,順著光亮一直走,他開始見到一個個熟悉到陌生的人。

像是做夢,很真實的夢,在夢中,蕭默見到了父母,殺死了紅眉,同時成功解救了藍薇,最後如願的和芹兒、藍薇生活在一個僻靜的小山村裡。

村裡人很好客,白天,蕭默與洪鈞蠻羽以及村裡的壯漢上山打獵,而晚上,大家聚在篝火堆,大笑著看著姑娘們跳著肚皮舞,一邊喝著烈酒,是那種很烈的酒,烈到浸人心脾的酒。

「怎麼回事?」蕭默陡然轉醒,不可思議地看著竹林。



蕭默身形數次閃爍,連忙跳出竹林,同時探出源識,掃了一眼山寨練功場最中央的一根日晷。

「我竟然迷失了半個呼吸時間?」蕭默瞪著眼珠,神情震驚。

半個呼吸時間,說長不長,可高手之爭,有半個呼吸時間,很多時候都足以決定生死!

須知,蕭默心性何等堅定,通天梯那等幻境都能清醒過來,可如今,在這四階紅塵幻心陣中也迷失了,這足以說明此陣的強橫!

心性和境界修為那不是完全成正比的,有的人即使修為高,可心性一樣不堅定,若是這樣的人在這紅塵幻心陣中的話……

毫無疑問,或長或短,也會迷失。

「我自己布置的法陣,卻差點被這陣法給害了,幻陣果然可怕!」蕭默臉色略有些蒼白。

「姐夫,吃飯嘍。」藍蝶一襲素白色百褶裙,白皙的鼻尖有著細汗,玉手拎著菜籃子,含笑著走來。

「每次都是廢寢忘食,要不是本姑娘護著,可都被傻大個偷吃光了哩。」藍蝶投去一個白眼,努努紅唇,將香氣四溢的菜籃送到蕭默身前。

蕭默略微有些失神,曾經也有一個姑娘,我砍樹,她送菜,她做的菜也很好吃,我很懷戀。

「想什麼呢?」藍蝶美眸眨了眨,玉手倏地一下就將菜籃掀開了。

菜籃內,一碗飯,飯粒白膩如珍珠,粒粒飽滿,如小寶塔一樣,最中央是一八角碟,碟內清湯飄香,鮭魚肚微微開著,一朵桂花靜靜綻放,桂花上還猶掛著幾滴晶瑩。

鮭魚,魚中佳品,蕭默很喜歡。

在鮭魚旁邊,則是還有一壺黃湯,醇厚的酒香混以濃郁的菜香,讓蕭默瞬間就食指大動。

「胃口都讓你養刁了。」蕭默有些苦惱。

「哼,得了便宜還賣乖哩。」藍蝶氣鼓鼓地看著蕭默,「快吃!」

「哈哈。」蕭默大笑,當即端起碗,狼吞虎咽起來。

「唔,今兒怎麼沒戴面紗啊?」蕭默一邊吃,頭也沒回道。

「沒戴,太悶了。」

「還是戴著比較好,小丫頭得聽話,知道嗎?」蕭默瞥了她一眼。

藍蝶柳眉一豎,「叫誰小丫頭?本姑娘不比你小好嗎?」

「那是輩分。」

永不沉沒的星艦 「哼,再叫小丫頭,以後不給你送飯了。」

蕭默不說話了,藍蝶這話算是戳到了痛處。

正如蕭默所言,藍蝶的廚藝那是相當的好,吃過第一次,沒有不想第二次的,若就這麼放棄了每日三頓佳肴,蕭默實在捨不得。 霸寵萌妻,閃婚狠纏綿! 蕭默吃飯的速度向來很快,但在藍蝶這算是一個例外了。

一頓飯,足足吃了一炷香才吃完。

「咕嚕」

蕭默喝了一口酒,眸子微眯,在喝酒的時候,蕭默一般是不會用修為抵禦的,那樣便失了樂趣。

在凡俗,飯後一口酒,活到九十九,吃飯完,三兩個老友,吃上一壺老酒,嘮嘮嗑,也是一大快事。

「好吃嗎?」藍蝶托著下巴,微笑著看著蕭默。

蕭默一笑,正想接話之時。

陡然——

「轟隆隆」

響徹天際的轟鳴聲傳遞開來,其中還夾雜著一陣陣長嘯聲。

蕭默臉色一變,猛地抬頭,眺望虛空,同時,源識探出,窺測五十里範圍內的動靜。

只見在十裡外的虛空中,一行上百人盡皆氣勢渾厚,神情冷厲地飛來,那黑壓壓的一片,都遮擋了些許陽光,在這些人身後數里之外,是更多的修士,都是御空而行,遠遠跟隨著。

為首幾人蕭默都認識,正是九龍澗的剩餘的七位當家,並且還有一鶴髮童顏背負著雙手的老者,此時那老者臉上卻是噙著一絲玩味的微笑。

這老者蕭默並不認識,可能與九龍澗七位當家並肩的,豈能一般?

讓蕭默略微放心的是遠遠吊在後面的那一群人,這些人據此相距在二十里之外,雖然也是氣息強大,可與前面九龍澗這一批卻是涇渭分明,顯然不是一路人。

「丫頭,你呆在這別動,無論發生什麼事兒,記著都別亂跑,知道嗎?」蕭默嚴肅地向藍蝶說道,隨即源識傳音洪鈞,蠻羽:「老二老三,大敵來了!」

其實,不用蕭默說,洪鈞蠻羽等人也已經感受到了虛空中的異動,不單是他們,就連銀耳等人都發現了。

九龍澗眾人速度何等之快?十里距離也就不到半盞茶時間而已,僅僅片刻,已然到了修羅嶺山寨正上空!

呼啦

修羅嶺山寨中,霎時就慌亂起來,這次不同以往,這可是足足92名祭骨修士啊!絕對的九龍澗精英。

九龍澗可謂傾巢出動,並且,很多人都是認得九龍澗諸位當家的,而此時,七位當家居然齊至修羅嶺!

尤其是那龍一和龍七!乃意境級修士!這足以引起九成以上人的恐慌!

「天啊,九龍澗當家齊至修羅嶺!」練功場內,一青年神情震驚。

「當真是天要亡我修羅嶺么?」即使是銀耳,此時臉色也是難看的很。

一名意境級修士便已經很難對付了,更別說來了兩位,並且還有如此多的問鼎修士和祭骨修士,沒有人認為九龍澗是來喝酒的。

更沒有人認為此戰修羅嶺能贏!

咻!

蕭默身形一閃,速度極快的飛向山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