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且,這人還是林楠,他更不願意。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他的弟弟,在仙緣大會上被林楠斬殺,這一刻他要報仇。

「啊!!你們都要死!」古藺大吼,渾身氣息竟然再度突破變強。

隱約間,竟然有著朝仙王境突破的架勢,林楠也被他隨手一擊給拍飛了出去,口中咳血。

「什麼!」東林仙庭這邊,一群仙王境高手見狀臉色難看,古仙庭一方反而喜形於色。

這一刻,受到刺激的古藺竟然似乎找到了突破的口子,隱約間要突破到仙王境!

「快,殺了他!」和林楠聯手的兩位天仙境強者臉色難看不已。

林楠臉色也鐵青,先前的覆滅三刀,是林楠的最強攻擊之法,但都無效。

身形一閃,林楠出現在古藺身側,沒有再動刀。

「鎮!」

剎那間,強大的空間之力爆發而出,針對空間一道的古藺鎮壓而去,阻攔周圍空間規則之力被他調動。

「滾開!」古藺氣息爆發,正到了突破的關鍵,這一刻他大喜不已。

要在大戰中突破,衝擊仙王境!

強大的氣息,這一刻林楠也做不到壓制了,反而再度被轟飛出去,其他兩人也步了林楠的後塵,根本不是古藺此刻的對手。

此刻的古藺,甚至已然能當成普通的天仙境來對待。

包括方振在內,一個個臉色都大變。

太強了!

「一定要殺了他!」方振大吼。

剎那間,林楠臉色陰沉了幾分,越是關鍵時刻,他的作用才巨大。

他畢竟是天仙境初期,此刻想要斬殺他,很難。

但並非沒有希望!

趁著兩位天仙境巔峰強者上前鎮殺的瞬間,林楠渾身氣息再度提升一些。

一瞬間,左右手之上,風屬性規則之力和空間屬性規則之力交融。

古藺正在和兩位天仙境巔峰高手廝殺,不斷壓制,殺的節節敗退,反而沒有顧得上林楠,但遠處的仙王境強者發現了。

一瞬間聲音子啊古藺耳邊響起。

「小心林楠的封禁之術!」

頓時,古藺臉上再度布滿了陰霾,索性放棄了其他二人,對著林楠殺了過來。

「封禁!」剎那間,林楠的封禁之術再度打了出來。

不過這一次,失效了。

古藺早有準備,第一時間躲開。

「去死!」躲過這一擊,古藺大怒,直接怒吼一聲,手中一支戰戟對著林楠轟殺而下,極強! 雲夢恬錘了他一下:"你還沒告訴我,你到底喜不喜歡婚禮呢!"

藍銘晟看著她:"其實,跟你在一起,做什麼都行,只要你喜歡就行,因為你喜歡的,就是我喜歡的!"

雲夢恬臉蛋紅了紅:"肉麻!"

"你不喜歡嗎?"藍銘晟輕笑。

雲夢恬歪著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雖然喜歡,但是,我還是希望你正常點!"

藍銘晟輕笑著拉著她的手,神色滿足。

同一時間,另一輛車山,水天芸和歐陽辰坐在一起。

歐陽辰看她側著頭,看向車窗外,忍不住說了一句:"怎麼,看見別人求婚,羨慕了嗎?"

水天芸皺眉:"歐陽辰,你沒事吧,我羨慕羨慕,關你屁事啊!"

歐陽辰挑眉:"水天芸,你這樣罵人不好,女孩子家家的,要淑女一點,我記得你小時候,還非常乖巧懂事呢,怎麼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

水天芸氣的抓狂:"歐陽辰,你還是乖乖閉嘴吧,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還有,小時候的事情,我全忘了!"

歐陽辰有些無奈:"怎麼就忘了呢,我還記得,你那個時候經常喊我辰哥哥!"

水天芸真的暴走了:"歐陽辰,你非得沒事找事嗎?看見我發飆,你就那麼開心嗎?"

歐陽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是我想沒事找事,我也不想讓你生氣的啊,只不過,你每次看見我,就要跟我過不去,都跟鬥雞一樣,我也沒辦法!"

水天芸最終還是沒忍住,一拳打過去,歐陽辰非常快速的接住了她的拳頭。

水天芸生氣的將自己的手抽出來,憤怒的瞪著他:"你才是鬥雞呢,歐陽辰,我是真不知道,你這些年在國外怎麼長的,怎麼就歪成這個樣子了呢,你說我看見你,非要跟你過不去,你怎麼不想想,你前天在街上追尾的時候,到底什麼素質,對於你這種人,我怎麼可能給你好臉色呢,你自己的讓別人不爽,還問別人怎麼了!"

歐陽辰聽到她說了這麼多,眸子閃了閃:"所以,那天追尾,咱倆吵架,才是你一直看我不順眼的根由嗎?"

水天芸冷哼了一聲:"你這個人的存在,就讓我很不舒服,你難道不明白嗎?"

歐陽辰唔了一聲,神色複雜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轉身看向車窗外,不說話了。

水天芸看他這個樣子,心情突然有些煩躁,自己說的雖然是氣話,可是,歐陽辰的確很欠罵啊!

難道她還要愧疚,去安慰他低落的心情嗎?真是見鬼了!

到了酒店之後,水天芸就趕緊去找雲夢恬,省的她跟歐陽辰繼續吵起來。

雲夢恬老遠就看見歐陽辰神色有些不好,她戳了戳水天芸:"表姐,你又怎麼招惹歐陽辰了,我說,大家都有親戚關係,你就稍微冷靜點對他,他還是朵朵的表哥呢,關係挺親近的!"

水天芸反駁:"我怎麼招惹他了,明明是他招惹我的,再說了,我也沒把他怎麼樣啊,難道一個大男人,別人還不能說兩句了!"

雲夢恬對自家表姐這個直脾氣,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低聲勸了兩句:"歐陽辰跟我們不一樣,他一直在國外長大,可能性格比較自由奔放,隨性慣了,再說了,他最近心情不好,那天追尾的事情,你就別再計較了,你可能不知道吧,他回來之後,今天婚禮上見到他爸媽,連話都沒說,可能是不想回國,繼承家裡的公司吧!"

水天芸皺眉:"那他們家就他一個獨子,他不繼承,難道等別人去繼承嗎?"

雲夢恬笑了笑:"這可能就是他心裡最彆扭的地方,他覺得,他爸媽是為了公司,才讓他回國的,從小沒在爸媽身邊長大啊,他心裡指不定怎麼想呢,所以,你要用合理的眼光去看他!"

"怎麼個合理的眼光?"水天芸不解。

雲夢恬開口道:"就是……換位思考啊,你如果從小沒在父母身邊長大,心裡有怨念,對父母彆扭,覺得父母不愛自己,覺得父母是為了公司,才讓你回來繼承家業的,你會開心嗎?"

水天芸皺眉:"好像是有點彆扭啊,只不過,清凌阿姨和葉叔叔,也不是那樣的人啊!難道歐陽辰自己不明白嗎?清凌阿姨當年差點被火燒死,自那之後,葉叔叔就格外的擔心她,就算是歐陽辰在國內,葉叔叔也不會讓清凌阿姨對他太費心的,害怕清凌阿姨傷神,把他送到國外,讓他外公外婆照顧他,也算是對他負責啊,葉叔叔就是太愛清凌阿姨了,我就不相信,這一點,歐陽辰都不能理解!"

"這些他應該知道,但是,長期不在父母身邊的孩子,對父母有些怨念,也能理解,而且,你也沒有真的有過他那樣的經歷,不能設身處地的去為他想!"雲夢恬開解水天芸,希望她能理解歐陽辰,別見面就吵。

結果,水天芸神色很不好:"我怎麼就不能理解她了,我媽媽當年……當年也把眼角膜給了別人,失明了那麼久,我爸現在恨不得把她捧在心尖上,我跟我哥就像是抱來的孩子一樣,只不過,我跟我哥都能理解她的!"

聽到自家表姐的話,雲夢恬沒好氣的笑了:"你還是沒理解我的意思,你爸媽就算是跟歐陽辰爸媽,有相似的經歷,可是,你跟歐陽辰經歷不同啊,你在父母身邊長大,沒有體會過缺失父母愛的感覺,可他有這種經歷,這樣來說吧,其實他就跟留守兒童差不多,比別人敏感!"

水天芸這下是真的懂了,只不過,她有些吃驚:"不是吧,他還算留守兒童?"

雲夢恬點點頭:"不然呢,所以,他脾氣大,情緒敏感,你都要理解,好歹你們小時候也認識,幹嘛這麼凶呢!"

水天芸癟癟嘴:"也不是我凶他,你都不知道他那張嘴,簡直就說不出來一句好話,剛才藍銘晟跟你求婚了,結果車上的時候,他居然一臉挑釁外加諷刺,問我是不是羨慕的不得了,我羨慕他大爺呢我!"

雲夢恬沒忍住笑出聲:"你確定他是挑釁家諷刺!"

"不然呢?他不是挑釁問我這個幹什麼,他說這個,可不就是諷刺我年紀比你大,現在還沒男朋友嗎?"水天芸憤憤不平的說道。

雲夢恬忍著笑意,開口道:"其實,我覺得他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水天芸輕哼了一聲:"反正,他也不是什麼好人,只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他吵架了,就……把他當成留守兒童來看,就OK了!"

雲夢恬滿臉笑意點頭:"恩,就把他當成留守兒童!"

雲夢恬看歐陽辰一個人坐在那邊的沙發上,低著頭沉悶的要命。

她開口道:"那我們善良大度的小表姐,要不要去跟這位留守兒童道個歉呢!"

"憑什麼我道歉,他對我客氣也相當不好,好不好!"水天芸不開心。

雲夢恬笑著說:"退一步海闊天空,我覺得,小表姐一直都是個大度的人,不會在意誰先道歉的事情呢!主要是,你們要和好,你不都說了嗎?他跟你哥哥還一直都有聯繫,如果你們以後一直這個樣子,見了面會很尷尬的!"

水天芸癟癟嘴,想了想:"那好吧,就看在你為他說話的份上,我就給他道個歉唄,反正本小姐能屈能伸!"

雲夢恬點了點頭:"那我們過去吧!"

水天芸立馬開口:"你還是先站在這裡,我去道完歉之後,你再過來,不然,我主動跟他道歉,你站在旁邊,我多沒面子啊!"

雲夢恬不是很明白自家小表姐的邏輯思維,只不過,既然水天芸願意道歉了,那她就不過去了。

水天芸向著歐陽辰那邊走去。

歐陽辰正在低頭想事情,結果,看到水天芸過來,他抬頭,挑眉看了水天芸一眼:"怎麼?有事?"

水天芸想道歉的心,突然就抽抽的厲害,這人這語氣,聽起來怎麼就這麼欠揍呢?

她忍:"歐陽辰,今天我心情不大好,所以,對你說話有點沖,如果有什麼讓你覺得不舒服的地方,我跟你道歉,以後我們和好,別那麼幼稚的吵架了,好歹小時候就認識了!"

歐陽辰錯愕的看著她,愣了好幾秒,他才開口道:"你被誰魂穿了?"

水天芸渾身一僵,瞬間一臉怒容:"歐陽辰,本小姐就不能主動跟你道個歉嗎?你這人怎麼就這麼不知好歹,算了,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我們以後就當不認識!"

水天芸說完,氣呼呼的轉身就要走,卻被歐陽辰喊住了。

他輕笑著開口:"別這麼生氣嗎,我剛才就是隨口一說,該我主動跟你道歉才是!"

"呵呵,是嗎?我倒是沒看出來,你歐陽辰居然還會有這樣的覺悟呢,真是讓我好吃驚啊!"水天芸挖苦諷刺。

歐陽辰有些無奈:"你不是來道歉的嗎?怎麼這副語氣,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水天芸冷笑一聲:"如果剛才你沒有說我魂穿的話,那咱們倆還能好好說話,你既然覺得剛才道歉的不是我本人,那我還跟你費什麼話!" 歐陽辰皺眉看著她:"水天芸,我說句實話,你別發飆,女孩子要是有你這樣的性格,真的很難嫁出去!"

水天芸氣得咬牙切齒:"歐陽辰,你大爺!"

"我大爺可能已經死了!"歐陽辰攤開手,一臉無所謂的看著水天芸。

水天芸氣的跳腳,卻不能在晚宴上對這人動手,她深吸了一口氣:"算了,君子不跟小人計較!"

"小人前天晚上還親了我一口呢!"歐陽辰突然嘴角帶笑,玩味的看著水天芸。

水天芸一怔,立馬想到前天晚上真心話大冒險的事情,她紅著臉,惡狠狠地等著歐陽辰:"那是玩遊戲,你懂不懂啊!"

"玩遊戲有如何,就算是玩遊戲,也不能否認你親我的事實啊!"歐陽辰的態度有些無賴。

水天芸氣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呵呵,我就當是親了豬一口,我都不介意,也不知道豬在介意什麼?"

歐陽辰眼睛眯了眯,開口道:"被狗咬一口,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狗沒意識到,自己真的咬了人!"

"你才是狗!"水天芸罵不過,氣得只能瞪他。

歐陽辰勾唇:"恩,那你就是豬!"

"你……"水天芸真的遇到剋星了,她從小身體不好,家裡的人,身邊的朋友,基本都讓著她,她從來沒有遇到歐陽辰這種德性的人。

她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那一頭,雲夢恬本來就關注著這邊的動靜,看這倆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們不對頭了,趕緊拉著藍銘晟來解圍。

藍銘晟也無所謂,走過去充當背景板。

雲夢恬笑著坐在水天芸旁邊:"表姐,你怎麼了?怎麼這麼生氣,誰惹你了,我揍他!"

水天芸立馬指向歐陽辰:"他惹我了,你揍他啊!"

看著水天芸任性的樣子,雲夢恬沒好氣的笑了笑,開口道:"歐陽辰,你怎麼惹我表姐了,你身為男孩子,就不能讓著她嗎?"

歐陽辰一臉無奈:"我真沒惹她,就是順著她的話接了幾句而已,誰知道她氣性這麼大,你該好好勸勸她的,女孩子別這麼大,容易傷身體!"

雲夢恬無語:"歐陽辰,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聽你現在這說話風格,要是換做我,我也會生氣的!"

歐陽辰扯了扯嘴,不說話。

水天芸抓住雲夢恬的手,開口道:"你跟他費什麼話,這人就是個……算了,我們走,我以後要是再搭理他,我就不是人!"

水天芸說著,已經站起來,向著晚宴廳另一邊走去。

雲夢恬無奈的搖搖頭,看了一眼無所謂的歐陽辰,開口道:"歐陽辰,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可是,你這麼惹女孩子生氣,真的不好?"

歐陽辰挑眉:"是嗎?我也沒有故意惹她生氣,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雲夢恬無語的起身,去追水天芸了。

藍銘晟坐在原地不動,歐陽辰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你怎麼不跟過去?"

"她們女孩子說話,我就不摻和了!"藍銘晟面無表情的開口。

歐陽辰輕笑了一聲:"也是!"

"你可能會後悔!"藍銘晟開口說。

歐陽辰看了他一眼:"啊,你神神道道的說什麼呢!"

藍銘晟平靜的看著他:"我覺得你現在正在作死,你們家在臨海市,跟靳家關係不錯吧!"

歐陽辰扯了扯嘴唇:"水天芸的媽媽,跟我爸爸算是青梅竹馬,兩家是世交,所以,我們家跟他們家,關係也算不錯吧,我這幾年,才跟水天昊聯繫,只不過,都是電話聯繫,見面也少,至於水天芸,我出國后,就再也沒見過!"

藍銘晟開口道:"水天芸很少出門的,她身體不好,雖然你們沒怎麼見過,但是,小時候還是認識的,你不是說,你以後要回臨海市嗎?你如果回到臨海市,不可能跟靳家沒有交往,到時候,你對水天芸這個態度,家裡人肯定會罵你的!為難的是你自己!"

有些話,藍銘晟沒有說,他感覺到,歐陽辰跟水天芸之間,就像是那種最尖銳的碰撞,很容易產生火花。

再加上,兩家這樣親近的關係,其實挺容易產生感情的。

只不過,看歐陽辰現在這態度,以後如果真的跟水天芸在一起,後悔莫及的人八成是他自己。

藍銘晟現在也只不過稍加提醒,這人能不能明白,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歐陽辰看了一眼藍銘晟:"你說的倒是沒錯,如果我對水天芸那樣說話,我爸媽肯定會罵我,只不過,我也不一定真的回臨海市,反正那只是我爸媽的想法!"

藍銘晟笑了笑,沒說話。

晚宴結束,兩對新人回了家去洞房,家長領著自家孩子走了。

雖然歐陽辰今天壓根就沒跟歐陽清凌和葉墨笙說過話。

可是,歐陽清凌喊他的時候,他還是乖乖跟著父母走了,真真是彆扭的緊。

葉墨笙和歐陽清凌沒有住葉一朵那邊,而是跟葉紫涵和楚蕭,一起住了酒店。

歐陽辰跟著父母回了酒店,葉墨笙讓歐陽清凌先睡,自己要跟兒子說會話。

只不過,歐陽清凌拒絕了,他們希望兒子回國,這事兒,不能讓葉墨笙一個人說,不然,兒子肯定會埋怨。

三個人在小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

歐陽清凌看著父子倆,臉色一個賽一個難看,忍不住開口:"辰辰!"

歐陽辰低著頭不說話,歐陽清凌無奈的嘆口氣:"你是不是不想回國?"

歐陽辰猛地抬頭,看向母親,他也不是不想回國,他就是覺得,需要繼承家業,才讓他回來,難道他就是個繼承家業的工具嗎?

他彆扭的看著歐陽清凌不說話,葉墨笙發飆了:"你媽媽問你話呢,你啞巴了!"

歐陽辰聽到父親的話,一下子也生氣了:"我啞巴沒啞巴,你們不知道嗎?"

歐陽清凌伸手拉了拉靳言的手,夫妻倆雖然年近五十了,可是,保養得宜,看起來就跟三十歲差不多。

她開口道:"辰辰,別這樣跟你爸爸說話,這些年,你也不願意回家,我們現在讓你回來,知道你心裡不開心,你有什麼話,敞開心扉跟爸爸媽媽談談,好嗎?"

歐陽辰看著歐陽清凌,悶聲道:"是我不願意回家嗎?是你們把我送給外公外婆了!"

"逆子,你說的這什麼話,我只是讓你去他們那裡上學而已,什麼叫送給他們了?"葉墨笙被兒子氣得不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