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且這種陣法大師,一般都在俗世擁有很高的地位,對於這種人來說,金錢權利都已經是浮雲,只有這種絕世法門纔是真正的渴望。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而擁有下半部勘龍決,徐福就擁有了控制這些陣法大師的資本,到時候一出世,就會有一幫實力強大的手下,爲蕩平陽間打下基礎。

可是他做夢都沒想到,神君觀還有一個葉小曼,不僅擁有九段光至寶乾坤八卦鏡,而且還得到了先天八陣圖解。

這些圖解,可是凝聚了無數大師一生所得,兩相映照,讓葉小曼在陣法一道上進步神速,現在不說華夏第一,至少也是陣法一道的頂尖人物。

徐福留下的半部勘龍決,如果落到其他人手中,自然不會對他構成威脅,但是讓葉小曼看到可就不一樣了。

每個陣法大師都是經過幾十上百年的苦心鑽研,最後才形成了自己的陣法之道。

可以說同一個陣法,如果由不同人來佈置,雖然最後效果可能差不多,但是手法和陣法氣息運轉規律都大不相同。

這些差異,就是陣法大師的個人密碼,也是最珍貴的東西,因爲一旦泄露,自己佈置的陣法就很容易被人看透,繼而失去作用。

而徐福作爲華夏第一術士,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陣法大師,在陣法一道上自然也有自己獨到的手法,除了他自己再無第二個人知道。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僅憑藉半部勘龍決,葉小曼就能從哪些殘缺的陣法中推演出自己的習慣,繼而找到生門所在。

這種眼力,這種對陣法一道的領悟,絕對是達到了駭人的地步!

其實葉小曼能做到這一點,主要還是靠對先天八卦的參悟。

先天八卦乃是萬陣之源,世間一切陣法,可以說都是從中演化而來。

而且八卦之數,自古以來就被用於推演,所以即使徐福可以隱藏,還是沒有瞞過葉小曼的眼睛。

原本想彰顯自己這一生最偉大的成就,沒想到最後反而坑了自己,徐福越想越氣,如果不是已經將自己煉成活屍,只怕現在已經直接暈死過去了。

“爲什麼!爲什麼你轉世之後還有如此氣運!爲什麼天道還能容忍你繼續存在!”

徐福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表情扭曲到了極點,猶如一頭髮狂的野獸,朝着張誠瘋狂撲去。

無數血紅色的霧氣從徐福身上放出,組成一道道巨大的血色刀芒,轟然間從天砸落。

“居然燃燒靈魂……要拼命了嗎?”見到這一幕,張誠搖了搖頭,不屑的說道:“這麼點事就激動成這樣,就你這心理素質,也敢說稱霸三界?早點洗洗睡吧!”

失去先天聖體,屍身又受損嚴重,現在連陣法都沒了。

徐福唯一能動用的,就只剩自己的靈魂。

但是他跟張誠不同,並不是鬼屍同修,雖然現在魂魄還沒有離體,作爲華夏第一術士,靈魂遠比普通人強大,但依舊無法和張誠相提並論。

而且這種手段,比教廷人員之前使用的聖痕還要恐怖,因爲就算失血過多,肉身死亡,起碼還有魂魄存在,依舊有轉世的機會。

但是燃燒靈魂,造成的傷害卻是不可逆的,一旦靈魂燃燒完全,那就是魂飛魄散,從此再無蹤跡。

不過,徐福此時明顯已經被刺激得失去了理智,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殺掉張誠!

徐福放出的血芒,雖然只有幾米長,但裏面的氣息卻前所未有的凝聚,明顯將自己所有的屍氣殺氣都灌入這一擊之中,不成功便成仁。

如果說之前陣法的攻擊是大範圍殺傷,那這一擊就只針對張誠一人,是徐福用靈魂爲代價的最後一擊。

華夏第一術士發出的拼命一招,聲勢雖然不如之前,但是威力卻絲毫不差,甚至猶有過之。

對此,張誠沒有一點懼怕,反而燃起昂揚的戰意。

對方有聖體時自己不是對手,要是沒有聖體還打不過,那以後就不用混了,乾脆自己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來吧!”

張誠冷喝一聲,哭喪棍高高揚起,澎湃的屍氣如大江大河般洶涌而入,眨眼時間就變作水桶粗細,帶着龐大的威勢,猶如一顆巨木般,朝着徐福頭頂砸下。

“去死!”

徐福雙眼血紅,也伸手一指,血芒瞬間一衝而上,與哭喪棍撞在了一起。

“轟!”

一聲巨響,無匹的勁力以撞擊點爲中心,轟然朝周圍翻滾而去。

剛剛安靜下來的血峯,瞬間再次陷入一片狂暴。

無數碎石和沙塵被颶風捲起,飛上半空,然後噼裏啪啦的砸落下來。

血峯方圓幾公里之內,都被宛如冰雹一樣的石塊覆蓋,周圍的雪山也同時發生雪崩,洶涌的雪線如同海嘯般翻滾而下,到處都是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場景。

過了好久,轟鳴聲才逐漸消散,遍佈周圍的煙塵也緩緩落在地上,露出兩個男人的身影。

徐福依舊立在原地,外表看上去與之前似乎一樣。

而張誠站在距離他十幾米之外,手中提着已經還原的哭喪棍,手腕微微震顫,臉色無比蒼白,身體不斷搖晃,好像隨時都可能倒下。

此時,那些教廷人員才從一堆碎石中爬了出來,灰頭土臉的看向這邊,見到這一幕,同時愣住。

“這……到底是誰贏了?”

“糟了!看張誠閣下的樣子,好像受傷不輕!”

“天啊!莫非那怪人勝了?”

教廷人員滿臉驚駭,一顆心瞬間就涼到了極點。

連張誠都不是對手,現在只能等死了? 但只是幾秒,原本穩立原地的徐福突然身體一晃,七竅之中涌出黑色的屍血,在臉上劃出一條條黑色的印記,原本幽光閃爍的眼眸也變得黯淡下來。

“這……怎麼可能……”

“我是華夏第一術士……先秦國師……”

“我……怎麼會輸?”

徐福的靈魂此時已經燃燒殆盡,頭頂璀璨的血芒也消失不見,只剩下一股濃重的悲涼籠罩其身。

在他看來,自己歷經痛苦,隱藏數千年,本應該一朝出世、橫掃三界纔對……

沒想到不死之地……

最後居然真成了自己的葬生之地……

“原來無極帝君……真的無人可以取代……”

徐福說完這一句,瞬間就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氣,雙腿一軟,跪倒在了地上。

張誠咳嗽了兩聲,嘔出一口黑血,杵着哭喪棍一步步走到他眼前,沉默了一會兒,才沉聲說道:“你想成爲無極,但是我卻不想,我只是來取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說完,張誠擡腳邊走,沒有再看徐福一眼,也沒有理會一旁已經完全石化的教廷人員,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血峯之巔。

徐福半跪的身軀一動不動,宛如一塊殘破的岩石,眼中的幽光已經完全熄滅,再無生息。

華夏第一術士……

先秦帝國的國師……

這是何等尊貴顯赫的名號,但是他卻在自己如日中天之時悄然退隱,欺騙了秦皇,也欺騙了全天下無數年……

隱居不死之地!

佈下世間無雙的陣法!

收集無數生靈屍氣將自己煉製成活屍!

這一切,都只爲了成爲第二個無極!

可惜的是……

他最終還是沒能離開不死之地……

這片他苦心建造的煉屍絕地,最後真正成爲了他的埋骨之所……

……

三日之後,不死之地的驚天大禍傳出,震驚各國修行界,在世界各地都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宗教裁判所歐文主教殞落,形神俱滅,什麼都沒有留下……

樞機院第一大主教塞繆爾隕落,同樣連骨灰都沒有……

與其同樣遭遇的,還有十七位紅衣主教,三百七十餘聖廷騎士!

這些人,都是教廷的絕對高層,真正的中堅力量!

此消息一出,瞬間石破天驚,震撼全世界,所有修行者都是瞠目結舌,久久無法相信。

十七位紅衣主教……

這是什麼概念!

除了教皇這類站在世界頂端的超強者,紅衣主教已經可以說是人世間的極限力量了。

這種人物,就算是在一個國家也不會擁有多少,兩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但是現在,教廷居然一次隕落了十七名紅衣主教!

這種巨大的損失,不光是教廷無法接受,世界各國的修煉界也根本無法相信。

一片譁然!

世人皆驚!

這消息流傳開之後,沒有一個人可以平靜,就算是以前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修煉界也沒出現過這種大禍,一下子死這麼多極限強者。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知道詳情嗎?”

“爲什麼殞落這麼多紅衣主教,聽說與華夏張誠有關,不知是不是真的!”

這樣驚世的消息一出,震撼天下,但是教廷傳出的信息有限,世人沒有了解到真正的情況,一時間四處打聽。

就算教廷是世界第一大宗教,一下死十七位紅衣主教,也絕對是傷筋動骨了,整個梵蒂岡高層可以說去了一大半。

二十餘位紅衣主教,數百聖廷騎士,在很多勢力看來都是足以橫掃一切的力量,但最終卻血染喜馬拉雅,這一結果實在是太讓人不可思議。

這次事件引發的風波實在太大,所有修士都在熱論,每一個角落都是這個話題。

“我聽說教廷這次大動干戈,好像是去尋找什麼仙藏,但是卻遇到一個絕世兇星,最後損傷慘重。”

“沒錯!我也打聽到一點消息,好像當時是華夏鬼王張誠碰巧路過,才救下了這麼幾個人,要不然肯定已經死絕了!”

“這件事情的起因,好像跟東瀛神道教有關,是一個叫巴霸的神道教高手主動找上門才發生這種事,靜等消息吧,教廷吃了這麼大虧,肯定不會輕易罷休的!”

一些消息靈通之人,很快就打聽到部分消息,留言一時更盛,所有人都等待着教廷的態度。

教廷這次吃了這麼大的虧,那些倖存者離開血峯之後,找遍了附近也沒發現先天聖地的蹤跡,肯定是被張誠拿走了。

雖然心有不甘,但是經歷過這次事件之後,他們哪裏敢再找張誠討要,只能灰溜溜的回道了梵蒂岡。

死了這麼多人,最後毛都沒撈到一根,簡直可以說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整個梵蒂岡的氣氛都低沉到了極點。

終於,在教皇聞訊趕回來之後,教廷便展開了雷霆般的報復。

一夜之間,東瀛各大神宮同時遭到襲擊,損傷慘重。

伊勢神宮、熱田神宮、明治神宮同時失火,被燒成了廢墟,就連剛剛重建完成的鹿島神宮也沒能倖免,整個被夷爲平地。

當天夜裏,無數市民看見這些神宮之中金光閃爍,爆炸聲不絕於耳,還以爲是發生了恐怖襲擊,都緊閉門窗,不敢外出。

當東瀛官方收到消息,派出自衛隊時,戰鬥已經結束,留在他們面前的只有無數屍體和廢墟,而那些襲擊者,卻宛如人間蒸發一樣全部消失,最後一個都沒抓到。

這一天,簡直可以說是東瀛的國難日!

往日裏代表東瀛民族精神的神宮,全部被付之一炬,那些享有崇高聲譽的神官,也變成了一具具焦屍。

無數信徒跪倒在廢墟之前,跪地痛哭,泣不成聲。

東瀛政府官員也是驚懼交加,不明白這場彌天大禍到底是因何而起。

只一夜,東瀛第一大教神道教就被連根拔起,從此在世間除名。

東瀛法術界聽到這消息,瞬間宛如天崩地裂般。

自從宮川安壽戰敗,東瀛法術界就一蹶不振,淪爲世界各地修行勢力的笑柄。

原本他們打算暫時蟄伏,等恢復元氣之後,再找張誠報此大仇,踏滅神君觀,挽回東瀛法術界的顏面。

可他們做夢都沒想到,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莫名其妙的,神道教怎麼就被一幫神祕強者給滅門了…… 東瀛修士也不是傻子,雖然那些襲擊者都進行了僞裝,事後也沒留下過多的證據。

但是從那些屍體上看,很多都殘留有聖光的痕跡,不用想也知道跟教廷有關,再聯繫最近的傳聞,一幫東瀛修士就猜到了大半。

可是宮川安壽自從敗給張誠之後,很快就離開了伊勢神宮,直到現在也不知所蹤。

而據宮川安壽的弟子說,也從沒聽過宮川安壽還有一個叫巴霸的師父……

但平白遭受如此大禍,東瀛法術界又怎麼可能善罷甘休,發動所有力量查遍了全國上下,幾乎在國內進行了一次人口普查,但最終都沒找到這個帶來彌天大禍的神道教高手。

整個東瀛修行界,這次可以說被張誠坑到吐血,但是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

雖然明眼人都知道是教廷做的,但是東瀛法術界卻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證據。

就算有,他們也不敢再招惹教廷,否則到時候……很可能就不是覆滅一個神道教那麼簡單了。

就在世界各地都因爲這一連串事情沸騰不已的時候,始作俑者卻一聲不吭,始終不露面,神君觀也突然宣佈閉觀半月,終日大門緊閉,不管是香客還是軍方政界高層上門都被婉拒,無法進入。

先天聖體的左臂自然被張誠帶走,不過因爲落在徐福手裏數千年,還被用祕法嫁接在自己的身上,現在張誠想要融合,就必須先磨滅掉徐福留下的印記。

據張誠估算,想要將徐福的痕跡全部消除,至少得花費幾周時間,而且這也就是他才行,要是換了別人,估計數百年都搞不定。

看着手中金燦燦的左臂,張誠心中滿是熟悉的感覺,表情也十分歡喜。

只要自己融合這條左臂,屍身肯定會強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到時候再面對滅殺劫,應該也沒什麼問題了。

這段時間,張誠幾乎什麼事都不管,一心一意撲在先天聖體上。

神君觀裏的其他人,也明白此事對張誠的重要性,都不敢打擾他,將所有求見張誠的來客全部擋了下來。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一直到第五天的時候,意外突然發生了。

這一天張誠依舊在摸出徐福留在聖體上的印記,但是到中午時分,臉色忽然一變,擡頭看向一個方向。

雖然那邊是一堵牆壁,但在他的感知中,牆後百米之外,突然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氣息,位置應該在神君觀的偏殿之中。

如果是其他氣息,張誠並不會在意,因爲神君觀現在的防禦力量已經十分強大,不僅了先天八卦陣守護,還有阿肥、相柳和一幫蛇人妖王當保安,就算是地仙級別的強者闖進來,最後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這團氣息,卻讓張誠臉色一變,因爲那不是真氣,而是聖力,屬於教廷人員的聖力。

現在神君觀已經閉門謝客,這團氣息突然出現在觀內,絕對有問題!

一想到這兒,張誠赫然站起,爲了怕調虎離山,他先將先天聖體放進旁邊一個巨型保險箱中,鎖好後又在上面連貼十幾張鬼符,每一張都是暗金色,就算有人趁自己離開偷跑進來,短時間之內也無法打開。

做完之後,張誠身形一閃,直接從三樓陽臺跳下,化作一道青影,轉瞬之間就到了偏殿之外。

剛到門外,張誠就見到一羣人圍在門口,議論紛紛。

“觀主這是怎麼了?怎麼莫名其妙就暈過去了?難道是大保健做得太多,身體太虛?”

“別廢話了,現在不能打擾大師兄,趕緊打電話叫醫生啊!”

“開什麼玩笑!咱們神君觀現在可是遠近有名的靈山仙府,要是觀主生病還要找醫生,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那……要不然找葉天師來看看?”

張誠聽到這些話,臉色猛然一沉,暗道一聲不好。

王大富雖然修爲不高,但好歹也是方士,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生病,更不會突然昏迷,肯定跟之前那道聖力有關。

之前那道氣息十分隱晦,其他神君觀弟子沒發現,但是卻逃不過張誠的感官。

他來不及細想,腳下一動就衝入偏殿之中,圍觀的神君觀弟子頓時被衝的七零八散,莫名其妙。

進入偏殿,張誠就見到王大富歪坐在一張八仙椅上,滿面紅光,呼吸均勻,看上去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