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而且似乎這個文泰身上有著什麼傳承的消息,讓葉蒼天有些心動,或許這是荒天帝留下的傳承。

2021 年 1 月 16 日

靈魂力注入其中,但是很快葉蒼天便感覺到,自己進入戒指之中的心神,遭到了猛烈的反抗。

「哈哈,你這個白痴,就不要白費力氣了,難道你不知道儲物戒指已經認主了,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夠進入其中嗎?想進入其中也可以,除非你殺了我,哈哈哈哈,到時候你想知道什麼,就到地府來問我吧,哈哈哈哈。」看到葉蒼天那個樣子,文泰就忍不住肆意的嘲笑了起來。

靜靜的看向了文泰,葉蒼天從他的眼神深處看出了一抹悄然的放鬆。

「呵呵,你真的太天真了,現在我巴不得你去死,居然還想我告訴你關於我得到的奇遇的事情,真是白日做夢,有種你就殺了我吧,小子,嘎嘎嘎嘎。」如果說一開始的文泰還有些害怕的話,現在的文泰心中一點也沒有害怕之意了。

因為他知道葉蒼天想得到自己的傳承就不會殺了自己,只要葉蒼天不敢確定自己的戒指之中有沒有關於自己傳承的事情,他就不會殺了自己。

想到這裡,文泰的膽子也是大了起來,叫囂著讓葉蒼天殺了他,他賭的就是一個葉蒼天不敢殺了他。

可是這一次他卻是錯了,如果一開始他就這樣昊天還真不敢殺他,因為昊天不敢賭,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昊天已經變成了葉蒼天,葉蒼天從文泰的眼神之中他已經能夠確信他的戒指之中一定有著關於那奇遇的東西。

「呵呵,本來還想留你一段時間的,但是既然你如此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吧。」說完,在文泰震驚的目光之中一道劍光抹向了其脖子。

「你···嗬嗬。」 最後一杯酒 ,以及濃濃的後悔,他到死這一刻也不知道葉蒼天為什麼就這樣直接出手了,難道他真的不怕自己的戒指之中沒有他想要的東西嗎?

看著不甘倒地的文泰,葉蒼天的眼中沒有一絲的憐憫,在這個世界不是你殺人,就是人殺你,他從來不受任何人的威脅。

這一次葉蒼天的靈魂力很容易就進入了文泰的這一枚儲物戒指之中,在文泰的儲物戒指之中葉蒼天發現了許多妖丹,這些東西都被葉蒼天自動的忽略了,葉蒼天的靈魂力全部放在了一個戒指中間的一枚鈴鐺之上。

心念一動那鈴鐺就出現在了葉蒼天的手中,看著這一枚鈴鐺葉蒼天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解。

隨即整個心神進入了鈴鐺之上,但是很快葉蒼天就發現了其中不同之處,雖然文泰已經死了,但是文泰還是在上面發現了文泰的精神烙印。

「哼,居然你本體都已經死了,還留下你這一縷靈魂力在這裡做什麼,死去吧。」隨即葉蒼天整個靈魂力沖向了文泰留在鈴鐺之上的靈魂力。

「啊!!!昊天,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在下面等你,哈哈哈哈。」

「哼!我好不好死,你是看不見了,死吧。」隨即葉蒼天的靈魂力狠狠的沖向了鈴鐺內部,伴隨著一聲慘叫,文泰留在鈴鐺之上的一縷靈魂力也是徹底的消散了。

滅殺了文泰留在鈴鐺之上的靈魂力之後,葉蒼天才慢慢的研究起這個鈴鐺來,最後葉蒼天發現這鈴鐺居然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秘寶,秘寶也是法寶之中的一種,只是比法寶更加強大而已。

隨即葉蒼天靈魂力伴隨精血滴入鈴鐺之上,幾個呼吸之後,葉蒼天就感覺到自己和這鈴鐺之間有著一種密不可分的感覺,就好似這鈴鐺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般。

同時葉蒼天也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那文泰得到的奇遇應該就是這鈴鐺了,他九陰斷魂指讓自己熟悉也是這鈴鐺了,不,準確的說是鈴鐺內部攜帶的地圖。

在鈴鐺認主的一瞬間,葉蒼天腦海之中就出現了一副地圖,看著這一副地圖,葉蒼天心中猜測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某個大能的墓穴,或者是傳承之地。

「或許這就是荒天帝在這方世界之中獲得的傳承吧,想不到這麼容易就得到了!」葉蒼天得意的笑了笑,沒想到會這麼輕鬆。

而在另外的一方世界之中,葉楓穿越了過去,正在遭遇一幫太古凶獸的追殺,慘淡無比,讓得他直罵娘。

而花千樹那一邊,則是不知不覺的就處在了酒樓之中,渾身光著,被一群女的伺候著,讓得他大喊,他的處男之身啊。

葉蒼天猜測,這鈴鐺正是那大能的法寶,而且葉蒼天還發現了這鈴鐺的另外一個恐怖的功能。

那就是這鈴鐺對於真正的天材地寶,或者是瑰寶有著無與倫比的感應之力。

即使是那瑰寶在別人的儲物戒指之中只要你想這鈴鐺也能夠感應的到,對於這一功能葉蒼天感覺就實在是太恐怖了。

同時葉蒼天心中也知道了當初為什麼文泰這一伙人會找上自己了,因為在昊天的戒指之中有著真正的瑰寶萬年寒冰地乳精華,一定是被這鈴鐺感應到了,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就是這個道理。

葉蒼天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一次的傳承,收穫豐收啊,連昊天戒指之中的寶貝都是他的了。

這裡除了文泰的屍體之外,還有著三人,其中有著一個是刀疤男。

想到這裡葉蒼天心中一動,看這個樣子,刀疤男等人做這等勾當應該不是第一次了,那麼····。

想到這裡葉蒼天在一次把;靈魂力進入了戒指之中,只是這一次並不是進入一個戒指,而是分成四股靈魂力分別進入了四枚戒指之中。

很快葉蒼天就發現了,四枚戒指之中存在著不少的好東西,其中甚至是一些天材地寶讓葉蒼天都心動不已。

而且葉蒼天在刀疤男的戒指之中發現一瓶神丹,全部加在一起雜七雜八的好東西不在少數。

「呼!!!賺大了,賺大了,真的賺大了,沒想到啊,居然有如此之多的額好東西,這一次也不算虧了。」看到這戒指之中如此之多的好東西,葉蒼天心中就忍不住蕩漾開來了。

本書源自看書罔


… 隨即葉蒼天閉上眼睛,把精神放在了腦海之中的那一副地圖之上,喃喃自語道:「這地圖並不複雜,恩,地圖上那牛頭應該就是終點了吧,沒有想到荒天帝的傳承這麼容易找到。」

若是葉楓和花千樹兩個人此刻聽見葉蒼天的話語的話估計會氣得吐血,但這也不怪葉蒼天,進來隨機傳送然後附體是有運氣成分在裡邊的。

睜開眼睛,眼中閃過一縷精光,身形一動消失在了此地,掠向了遠方的天際。

隨著葉蒼天的離開,此處只留下了文泰的屍體,對於殺死文泰葉蒼天沒有絲毫的愧疚感,他繼承了昊天的記憶,現在可以說他就是昊天,而且,若是想要在這個世界要想好好的活下去,就只有不斷的殺人,殺人,再殺人。

繼承了昊天記憶的葉蒼天對於此地也是比較熟悉,此刻也是輕車熟路的朝著前方走去,這一次葉蒼天的目標不在是那些城中或者別的地方,這一次葉蒼天是有目的的前往哪一個地方,那就是文泰地圖裡所顯現的的傳承之地。

雖然不知道這傳承之地到底存在著什麼,但是葉蒼天相信哪裡一定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在哪裡說不定真的能夠得到荒天帝的傳承。

一上走走停停,不斷的辨別著途,倒是費了葉蒼天不少的心思,昊天的記憶之中也沒有這條路的記載,一切都需要小心翼翼。

而且,之前他們所在的範圍是一個西門家族的大勢力,葉蒼天所傳送到的這大陸叫天晟大陸。

不知不覺間,倒是出了屬於西門家族的勢力範圍之內。


一路上葉蒼天也碰上了不少的麻煩,許多人瞧見葉蒼天只有破武境第一重的修為,而且又在這荒山野嶺之中倒是都想打劫葉蒼天一番,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被葉蒼天殺了個片甲不留。

一路上葉蒼天殺的人不知有多少,收穫的儲物戒指也是越來越多,這樣一來葉蒼天也算是小賺了一把。

但是此事有好處定然也有壞處,那就是葉蒼天獲得的儲物戒指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眼紅了,因為每一次激戰都不可能全部把人擊殺,總有那麼一兩個激靈的,見勢不妙拔腿就跑,對此葉蒼天也無可奈何。

由於葉蒼天還是用的昊天這個名字,所以後來慢慢的這片地域之上倒是傳出了昊天這一號人,一開始別人都不知道昊天的名字,但是後來慢慢的知道昊天名字的人多了,慢慢的傳開了。

許多人不分先後的去找葉蒼天的麻煩都希望能夠從他的手中獲得寶貝,具體葉蒼天手中有什麼寶貝他們不知道,但是他們知道一點,那就是一路上葉蒼天殺的人不少,獲得的儲物戒指也不少,其中必定有些寶貝的。

葉蒼天太強大了,憑著破武境第一重的修為竟然可以戰破武境第四重的武者,甚至於身上有著一種神秘的能量,連破武境第五重的武者都被他斬殺了。

這種神秘的能量,自然是葉蒼天所吸收的混沌之氣,之前的時候在古族葉楓渡劫的時候補充了許多混沌之氣,倒是足夠用了,即便是破武境的高手前來殺他也不怕,混沌之氣一出,根本無法抵抗。

不過貪婪是原罪,許許多多的人前仆後繼的去圍殺葉蒼天,希望獲得葉蒼天手中的儲物戒指,也有的希望獲得葉蒼天為何能夠越級戰鬥的秘密,各種想法不一而足。

即使葉蒼天在強悍也只是破武境第一重而已,雖然是破武境第一重,但是也只是破武境,對付一個破武境第五重的高手還勉強,但是兩個呢?三個呢?

這樣一來葉蒼天慢慢的也出現了不支。

葉蒼天的不支終於告訴了所有人一個消息,那就是葉蒼天也不是無敵的,也會失敗的。

終於越來越多的人對葉蒼天群起而攻之。

最後甚至是出現了破武境第六重的高手來追殺葉蒼天,因為突然有著一道消息被傳開了。

那就是葉蒼天手中居然有著萬年寒冰地乳精華此等瑰寶。

一開始那些真正的高手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不屑,笑話,萬年寒冰地乳精華是什麼東西?那可是超越了破武境的強者,傳說之中的神境高手都心動的東西,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小小的破武境第一重武者的手中?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傳聞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了,就在昨天居然傳出了葉蒼天擊殺了天煞公子,天煞劍在葉蒼天手中。

天煞劍是什麼?在天晟大陸之中誰沒有聽說過?千年前可是真正的大放異彩啊,而且天煞劍的功能更是讓每一個勢力都眼紅了,要知道,要是那個勢力掌握了天煞劍就等於是掌握了一種用不完的天煞啊。

這一次不管這個傳聞到底是真是假,許多的二流流勢力都心動了,都紛紛派出高手去絞殺葉蒼天,希望能夠從葉蒼天的手中奪得天煞劍。

··········

「噗!!!」一處山坳之處,葉蒼天剛剛停下來就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神情有些萎靡。

「尼瑪,這一次玩大了,早知道就不殺那個天煞公子了,惹了這麼大的麻煩,不然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狼狽了,噗!!!」說完之後又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葉蒼天的心中並沒有後悔,雖然這一段時間之中被追殺的厲害,有幾次甚至差點就身隕了,但是都被葉蒼天硬抗了下來,天煞劍確實是一個好寶貝,沒有理由放出去,而且這種生與死的磨礪,讓他感覺到有種要突破的感覺。

反倒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戰鬥受傷的次數多了,當初封印在丹田之中的混沌之氣,倒是在慢慢的擴散開來,一邊修復他的傷勢加強著戰鬥力,一邊增加著底蘊。


本來葉蒼天破武境第一重的實力也已經到了瓶頸,底蘊已經夠深厚了,但是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反而在次增加了,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至於外界傳聞的萬年寒冰地乳精華和天煞劍,對此葉蒼天也只能夠苦笑。

當初陷入了幾個破武境第六重的高手圍攻,無奈之下以命換命的打法服下了萬年寒冰地乳精華,最後雖然擊殺了兩個,但是還有一個逃離了,所以萬年寒冰地乳精華也就這樣暴露了。

這段時間之中葉蒼天也不敢盡心去突破破武境第二重,因為他怕在突破關鍵時候突然有人出來打擾,或者追殺自己,那樣一來自己就真的麻煩了。

而且現在距離葉蒼天的目的地已經不遠了,葉蒼天相信只要進入那處地方就沒有人敢在繼續追殺自己了。

想到這裡葉蒼天的腳步不由的又加快了幾分。

「哼!昊天難道你還要逃嗎?現在的你已經重傷了,我勸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交出手中的天煞劍和儲物戒指,那樣興許還能夠留你一命。」剛出山坳,一道身影猛然出現在了葉蒼天的前邊不遠處,攔住了葉蒼天的去,淡淡的說到。

校花空姐的秘密 媽的,真是陰魂不散,怎麼快就追上來了,真當小爺是吃素的不是?」看到這個人影,葉蒼天恨得是牙痒痒,這個人正是擊殺他的那人,是天晟大陸一個名叫大羅天宗的強者羅忠生。

「砰!!!」就你還想要老子交出天煞劍?你配嗎?想要天煞劍除非殺了我,但是你行嗎?你有那個本事殺了我嗎?

「你····。」

羅忠生也被葉蒼天說到了痛楚,這已經是他第次追上葉蒼天了,但是每一次都是擊傷了葉蒼天之後,都被葉蒼天那神秘莫測的手段逃掉了。

葉蒼天就好似一條泥鰍一般滑不溜秋的一不小心就跑掉了,而且也不知道葉蒼天上輩是不是蟑螂,命硬的要死,要是一般的破武境第一重的武者,或者是破武境第五重的強者被自己這樣擊傷都很有可能已經死了。

但是葉蒼天非但沒死反而每次都從自己的手中逃走了。

現在羅忠生終於有些相信葉蒼天手中有著萬年寒冰地乳精華這等瑰寶了,即使是沒有這等瑰寶,也是有著各種好東西,就沖葉蒼天這份逃命的本事,要是自己得到,到時候即使是面對破武境第七重的高手,自己未必不能逃脫。

想到這裡羅忠生看向葉蒼天的目光之中頓時充滿了貪婪。

「昊天,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我承認你很厲害,但是也僅此而已,如果你乖乖的交出你的儲物戒指,說不定我愛惜你這樣的人才非但不會殺你,而且還會給你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羅忠生大笑道,他想不戰而屈人之兵。

「榮華富貴?漬漬,好誘人的誘惑啊,哈哈,但是你騙鬼去吧。」猛然大喝一聲,在羅忠生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葉蒼天一舉殺向了羅忠生,他知道羅忠生不同於其他的破武境第六重的高手,極為的難纏,要打一個出其不意。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而在另外一片大陸之中,葉楓躲在一個巨大無比的山洞之中,外面已經是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一群太古凶獸,看上去就讓人頭皮發麻。

「靠,怎麼傳送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了!」葉楓肚子裡邊憋了一肚子的怒氣,之前遇見的幾頭太古凶獸還好,他還能夠應付過去,現在不知道怎麼山林暴動,所有的太古凶獸都出來了,宛如遇見了妖獸潮一般,無比的可怕,現在的他只能夠藏在這個山洞之中,隱蔽掉自身的氣息,等到妖獸潮散了才敢出去。

葉楓的身上,已經是有著數道的傷口,他只能夠強忍著疼痛,即使身上有著靈丹妙藥也不敢吞噬,更不敢運轉玄力,稍有動靜,那一幫太古凶獸便是會發現。


…………

而在另一片世界之中,一個房間之內正在上演著一幅幅生動的春宮圖,花千樹躺在一張大床上喘著粗氣,他已經不行了。

「草,莫名其妙的被剝奪了處子之身,這個荒天帝的傳承是什麼鬼啊!」花千樹想想就覺得毛骨悚然,特別是昨天一堆胭脂濃厚的女人壓在他的身上,讓他就有些頭皮發麻。

不過花千樹仔細想想,其實還蠻不錯的,那種嫩滑的柔軟,讓得他確實是有些欲罷不能。

三個人之中,就屬花千樹運氣最好,是在享受,而葉蒼天和葉楓都是在逃亡,一個是遭到了太古凶獸的追殺,一個是遭到了無數強者的追殺。

但是,只有葉蒼天找到了荒天帝傳承的眉目,葉楓被那一群太古凶獸困在山洞之中,根本無法了解外界的情況,花千樹沉溺在溫柔鄉之中,還遲遲不肯醒來。

…………

天晟大陸之中,葉蒼天在羅忠生淬不及防之下已經發起了攻擊。

「哼,不知好歹的東西,既然你誠心去死,那你就去死吧,這個世上留不下你了。」聽到葉蒼天前面一句話羅忠生心中頓時一喜,但是卻沒有想到葉蒼天居然如此之快的就對自己下手了。

只見羅忠生猛的一指眉心,其眉心之處,一股絕強的能量猛的鑽了出來,仰天咆哮,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向前轟去,猶如一股衝擊波一般,在葉蒼天心目中強大無比的一百層疊加神紋自爆,能夠轟殺破武境第三重武者的手段,加上混沌之氣之後連破武境第六重的高手都可以被擊殺,就被羅忠生瞬間衝散,支離破碎起來,根本就傷害不了羅忠生。

葉蒼天這才知道破武境第六重強者的厲害,他現在可以擊敗甚至是殺死破武境第六重的高手,甚至就算是兩個破武境第六重的高手他都能殺死對方,但是那些都只是普通武者,像羅忠生這種實打實的破武境第六重的強者,葉蒼天倒還是有些束手無策。

破武境第六重的武者,擁有著諸多神通,可以駕馭靈魂力在空中飛行,可以利用靈魂力攻擊敵人,讓人防不勝防,施展武技的時候還會產生武技法相,無比恐怖,甚至於說還形成了不滅金身,不死不滅,破武境第六重,又被成為世界境,體內已經形成了一方世界,玄力源源不斷。

「哼,不交出來是吧?殺了你,你的一切自然歸我,死吧!」羅忠生指揮著他的靈魂力化作了一道光芒向葉蒼天衝來,這是羅忠生強大的靈魂力,羅忠生專修的就是靈魂力,無比恐怖。

葉蒼天強行忍著要噴出去的鮮血,五臟內猛的震動,這種境界的武者太恐怖了,他的肉身根本不夠看了,即便是擁有著混沌之氣,也只能夠自保而已,並不能夠徹底的擊殺羅忠生。

「轟」


當初他體內丹田之中的混沌之氣多次幫助了他抵禦這一招,現在混沌之氣被葉蒼天瘋狂的打開了,雖然混沌之氣很是狂暴,但是在葉蒼天《萬物造化訣》的運轉下,也是逐漸轉化成為他的力量攻擊羅忠生。

「嗡嗡嗡」

無數的混沌之氣被葉蒼天化作了一道猛烈的攻擊,轟向了羅忠生,雖然知道這一招不能夠對羅忠生怎麼樣,但是葉蒼天還是希望能夠給羅忠生帶來一些麻煩。

成千上萬的混沌之氣,尤其是其中還摻雜了葉蒼天那渾厚的玄力,用在一百層基礎神紋疊加自爆之中,其所燃燒所爆發出來的力量究竟有多麼強悍?隱隱的都快要形成實質了,不再是看不見摸不著了,就好象是一股暴風一般,瞬間向羅忠生籠罩而去。

即便是羅忠生這等強者,也沒有見過這麼恐怖的場景,混沌之氣這種氣息他見都沒有見過,此刻就當是神秘能量,如此之大的威勢蔓延開來,他覺得葉蒼天不是瘋了就是想要同歸於盡。

「瘋,你就是個瘋!」

羅忠生已經顧不得再攻擊葉蒼天了,他的手一招,立刻就想要把其靈魂力招回來,但是瞬間,他便感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而且讓他心悸的能量,他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

葉蒼天嘴角微微露出一絲微笑,卻是沒有乘勝追擊,他知道,以羅忠生這等強者的力量,只需要片刻時間就能夠抵禦這力量,現在正是逃走的最好時機。

「羅忠生,哈哈,記住了,下次再見你時,或許就是你的死期了,哈哈!」

葉蒼天狂笑一聲,整個人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向東飛去,下次找個機會閉關將修為提升,而後吸收一滴精血,他憑著混沌之氣就應該可以和羅忠生一戰了,不過這需要時間。

「可惡,可惡啊,他竟然又在我的眼皮底下逃走了?簡直不可原諒,不可原諒啊!給我爆爆爆爆!」

羅忠生渾身爆發出了恐怖的力量,其靈魂力更是狂吼一聲,就好似被惹怒的凶獸一般,身上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音,轟擊而來的力量瞬間便被掙脫。

「昊天,我不把你殺了,我羅忠生不是人,我永不罷休!」

羅忠生氣得七竅生煙,原以為是煮熟的鴨,就等著自己享用了,沒想到煮熟的鴨也能飛走了。

不過他相信葉蒼天釋放燃燒了如此之多的神秘能量一定不好受,這幾乎就是元氣大傷,一般的武者絕對不敢動用的,但羅忠生又怎知道葉蒼天的情況,燃燒的如此之多的神秘能量,絲毫都沒有動搖他的根本,因為這些神秘能量根本就不是他的,準確的來說他還沒有煉化成自己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