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老虎再次惱了:「媽的,沒聽到老子的話?」

2021 年 12 月 5 日

「非得給你們鬆鬆骨才行?」

幾個人這才慌忙行動,跑到樓上,七手八腳地把樓上那張床搬了下來。

進過那個房間的,是四對男女。

四個女的都在低聲啜泣,讓男的想辦法解決錢的事。

四個男的則是滿臉黑線,其中有兩個有錢的,倒是能拿出這兩萬。

可是,剩下兩個,口袋比臉還乾淨,哪裏拿得出兩萬啊。

把床搬出去之後,他們便立馬開始四處求人借錢。

沒辦法,誰也不敢把老虎的話當成耳旁風啊!

老虎又讓那幾個師傅,把新送來的床搬到樓上房間里。

眾人眼睜睜地看着那新床擺好,都是滿臉的震撼。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好書等你來看。

這可是價值快兩百萬的床啊!

當師傅調試的時候,眾人方才真正知道,這張床為什麼那麼貴了。

別的不說,單單兩個床頭櫃的音箱效果,簡直都讓人震撼到了極致。

這個價錢,真的很值啊!

一切安排妥當,眾人下樓,那些人便偷偷摸摸地想要溜走。

林漠直接攔住了他們:「各位,別急着走啊。」

「咱們的酒還沒喝完呢。」

「你們不是都要跟我喝嗎?」

「來來來,繼續!」

老虎不知道什麼情況,低聲詢問了一下,頓時惱了。

他經常在夜店混,當然知道這些人是什麼心思了。

這麼多人灌林漠一個,擺明就是想把林漠撂倒。

「你們這幫王八蛋,真他媽是活膩了!」

「連林先生都敢灌?」

「你們想喝酒是不是?來,老子跟你們喝!」

「我找兄弟來陪你們好好喝!」

老虎怒道。

一群人嚇得瑟瑟發抖,真要是老虎帶人過來了,那他們不得喝死在這裏。

尤其是黃良和許冬雪,兩人之前見識過老虎的手段。

讓那一批小混混,把飯店裏的酒喝完了,當時那些人就全部送醫院了。

許冬雪立馬可憐巴巴地看向許半夏:「姐,這些都是我朋友,你……你就當給我留個面子吧……」

許半夏冷聲道:「剛才他們灌林漠的時候,你怎麼不給我面子?」

許冬雪啞口無言,這件事,也是她們挑起來的,這又能怪誰?

此時,林漠開口了:「老虎,不用這麼麻煩。」

「他們說要跟我喝,那我就陪他們喝。」

「你在這兒幫我盯着,別讓他們跑了。」

「還有,我喝多少,他們就得喝多少。」

「別讓他們耍賴了!」

老虎不由一愣,這二三十個人,你一個人去跟人家喝,這得吃多大虧啊?

「林先生,這……這能行嗎?」

「要不,我替您喝?」

老虎低聲道。

林漠擺手:「不用,喝點酒而已,算得了什麼!」

「來,繼續。」

「咱們還是一個一個來,我喝多少,你們就喝多少!」

眾人互視一眼,表情都有些喜悅了。

真要是林漠單獨跟他們喝,那他們反而不怎麼怕了。

畢竟,他們二三十個人呢,林漠只有一個。

一人跟林漠喝半斤,那也十幾斤了,林漠撐得住嗎? 其實,不用問,程晚晚也非常清楚,非常明白。

前世,那陸新苗是在沈玲玉收養她之後才將程千金推河裡的。

這一世,沈玲玉是不可能再收養這個陸新苗了。

可是,哪怕如此,也不能說明前世軌跡就已經發生了改變。

就像,當初在百花村附近走動的人販子全都落網了,小胖子仍舊還在六歲生日當天被隔壁村的瘋女敲暈扛走一樣。

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註定是要發生的,該來的始終還是要來的。

她沒法阻止事情的發生,只能影響結果。

在小胖子、程嘉泯,以及程嘉沁的事情上,她已經察覺到了這個規律。

哪怕她事先知道了,知道了程嘉沁會跟林淑梅改嫁,可是仍舊防不勝防。

因為,一切都來自於不確定性明天。

程晚晚躺在床上睜著眼睛,靜靜地看著上方的蚊帳。

隔壁村不是很遠,翻過一個山頭就到了。

傍晚時分,沈玲玉便背著布袋從隔壁村回到了程家院子,臉色比出去時還要凝重。

程嘉欣和大哥程嘉朗一樣,一點都不喜歡做家務,不過,真要他們做時,那飯菜比奶奶做的還要香。

沈玲玉進屋時,程嘉欣已經做好晚飯了。

這二孫子難得做了一桌好菜,沈玲玉卻沒有什麼胃口,吃下半碗米飯後,就端著半盆熱水進屋給床上還在發高燒的小孫女擦身子。

程晚晚不習慣晚上不洗澡,艱難地撐著身子坐了起來,撒嬌道:「奶,我要洗澡。」

沈玲玉默默將毛巾放回盆里,一反常態,一句都沒有說,端著鐵盤起身出去了。

沒一會兒,就折回來將人抱到了廚房旁的沖涼房裡。

搓肥皂時,她忽然微笑著問道:「小九轉去鎮上的中心小學讀書好不好?小九這麼聰明,在中心小學讀兩年,就可以去縣一中跟四哥哥一起上學了。」

這陣仗,似乎不僅僅是要把她送去鎮上這麼簡單,估計送去縣城才是目的。

這巴不得「越遠越好」的架勢,程晚晚很想問問那瞎子都說了什麼了?

想了想,安全起見,還是作罷了。

「奶生氣了?」程晚晚伸手摟住一臉愁眉苦臉的奶奶,一臉的傷心,「因為小九不聽話,又跑去後山了,所以奶不喜歡小九了?所以奶要把小九打發得遠遠的?」

沈玲玉不禁一怔。

她一心想著讓她遠離這裡,從沒想過會引起什麼不良影響。

更加沒想到會引起她這樣的想法。

她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笑道:「奶怎麼會不喜歡小晚寶了呢,奶忙完了,馬上去鎮上找小晚寶,我們以後都在鎮上生活,以後我們就住鎮上,二哥三哥,還有五哥哥六哥哥他們也一起。小晚寶先跟八哥哥到乾媽家住一段時間,我們很快就搬過去。」

看來這奶奶是打定主意要將她送去鎮上了。

程晚晚也不好再說什麼。

這事,如果沒有小暴君跟著,其實也算不上是件壞事……

只是,這小子,她要是跑去鎮上讀書了,應該也是會跟來的吧……。 東方離沒想到,自己在鳳白泠眼中如此不濟。

怒火在他胸膛里燃燒,他是天家之子,豈用上陣殺敵。

九弟所言極是,有些人註定生出來就是臣,要為君主拋頭顱灑熱血,而有些人生來就是君主,高高在上。

他昂首闊步走來,那張俊美的臉上頂著兩個大字,驕橫。

「鳳白泠,你以為你巴結上獨孤鶩你就得勢了?你可真不走運,你相中的男人廢了一條腿。他下半輩子都得躺著,不能人道,你跟著他只能守活寡。」

東方離想著獨孤鶩再也無法翻身,心情大好。

獨孤鶩重傷,聽說人都昏迷了,太醫所焦頭爛額迄今沒有治療之法。

消息已經在宮中不脛而走,最高興的莫過於皇子們。

獨孤鶩是親王之子,可這些年享受的榮光比他們這群正兒八經的皇子還要多得多。

紗巾下,鳳白泠的臉有些蒼白。

眼前這個男人說的話,她並不在乎,她在乎他的話傷了獨孤小錦。

獨孤小錦咬著唇,眼底滿是淚水。

不會的,父王不會變成殘廢。

他很勇敢,也很聰明,可總歸還是個孩子。

頌春宴結束后,那些人太監宮女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東方離,說夠了沒有。」

鳳白泠的眸里騰起了怒意。

東方離本以為自己會暗爽,可看她的模樣,心有些更不是滋味了。

她這是什麼態度?

她不應該服個軟,用甜潤潤的小嗓子求求他,他也許還會原諒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