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老張老邢他們笑了起來,天奇的話落在張遠耳中是佔便宜,可在老張耳中,卻有另有的意義,要知道如今的天奇可是手掌權利的梟雄。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張遠,還不趕緊謝你林叔。」

爸,這小子占我便宜你還讓我謝他,你是不是老糊塗了?張遠皮笑肉不笑的說:「多謝林叔。林叔,第一次見面,晚上你得請客。」

「林叔我請你沒問題,不過你這個做小輩的都不先孝敬一下叔叔,這也太不孝順了。」

林天奇你太不要臉了。張遠差點沒噴血!對天奇的恨意更強烈。

老張和老邢想著這是年輕人的較勁,所以沒放在心上。

「十少爺,你的事都忙完了嗎?」

「忙完了,剩下的有其他人在忙。」天奇左右環顧,問:「咦。。。邢凱不在嗎?」 「大哥,你怎麼回事!」山貓著急的問道,語氣里有一絲憤怒。

這個傢伙今兒個是怎麼了?怎麼跟吃了槍葯似的,說話這麼嗆?難道周陽又玩弄他了?

顧忘玩味的笑了笑,緩緩回答:「什麼怎麼了?我在工作。」

看來,他還沒有看到今天的報紙,連自己上了八卦頭條都不知道。

「你這個大名人該看看今天的報紙了,還是趕緊想想應該怎麼向嫂子交代吧。」說著山貓直接掛了電話。

交代什麼?不是前兩天剛交代完嗎?他們倆早就已經坦誠相待了好嗎?

「哎,顧忘怎麼回事啊?怎麼還出了這麼一個八卦新聞?」

「就是,那個周陽真的成了小三了?」

「顧總也真是的,人家趙以諾多好啊,他怎麼就外面有人了呢?」

顧忘走向茶水間的時候,聽到幾個加班的同事在旁邊小聲議論著。

她們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他什麼時候外面有人了?他對趙以諾那可是愛之如命好嗎!這群人真是閑的沒事幹,凈是扯一些有的沒的。

不過他很奇怪,他們怎麼就敢扯到自己頭上了呢?

「你們在說什麼?」突然,顧忘直接出現在幾個員工面前,大聲問道。

頓時,幾個員工的臉上表情很是尷尬。

「那個,沒有啦,顧總,我們就是休息一會兒,閑聊。」其中一個員工趕忙說道。

剩下的幾個人身子向後退了退,眼睛里有幾分恐懼。

不對,她們肯定知道一些什麼。

「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我要的是實話,不然你們就沒有資格在這個公司里繼續待下去。」顧忘冷冷的說道。

「我說!顧總,我告訴你,你可千萬不要開除我!」

然後員工就把報紙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什麼?自己上了頭條?還和周陽?拋棄自己的糟糠之妻?這都是誰編造的謊言!此時的顧忘心中一陣憤怒。

「把報紙拿給我!」

翻了又翻,看了又看,是昨天晚上周陽喝醉,因為一時衝動親吻自己的畫面,竟被一些有心之人拿來做了文章。

他就知道一定會出事,只是沒有想到會出這麼大的事情,現在好了,不僅被趙以諾知道,現在只怕是整個市的人民都知道了。

完了,自己樹立起來的形象,肯定一時之間在一些政府人員的心裡跌落了不少。

「這件事情純屬就是一個誤會,好了,你們去工作吧。」說著,顧忘直接拿著報紙走進了辦公室。

沙發上,顧忘仰頭看著天花板,眼睛里有一股殺氣,竟然把玩笑開到他的頭上了,看來他還真的得好好處理一下了。

想了想,他還是拿起手機撥了過去,可是對方卻一直沒有接聽電話。

此時的趙以諾,哪裡還有什麼心思看手機,她正閉著眼睛躺在沙發上整理著自己的心情。

而旁邊的凌辰一直在等待,等待她的堅強和發泄。

「好了,走吧。」說著趙以諾直接站了起來。

「去哪裡?」他趕忙問道。

「出去轉轉,想吃燒烤。」趙以諾大聲笑道。

「好啊。」凌辰應道,吃什麼都可以,只要她開心,想到什麼又問道:「趙以諾,剛才你的手機響了很久,要不要打過去?」

「不要,走,今天晚上我們就徹底的瘋狂吧!」趙以諾大聲喊道。

看來,她這是要看開了,其實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反倒是給自己提供了陪伴這個女人的契機,顧忘,我是不是應該要感謝你?

凌辰冷笑了一下,隨即離開。

「去哪裡?海邊嗎?」

「對,去海邊!」現在的趙以諾,顯得很興奮,很激動。

很快,車子停在海邊,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哎,凌辰,你什麼時候準備的?我可是臨時決定要來這裡的啊。」趙以諾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男人,感覺很是神奇。

「在你說要吃燒烤的時候啊,你以前說過,你最喜歡在海邊吃著燒烤,吹著海風,看著浪潮,欣賞著天上的月亮。」凌辰緩緩回答。

趙以諾突然有些感動。

這麼多年以來,好像顧忘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這種奇葩想法,因為他從來就不喜歡自己吃什麼垃圾食品。

「凌辰,謝謝你。」趙以諾真誠的為他鞠了一躬。

「哎,以諾,你這是在做什麼,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你這樣搞得就跟我是你長輩似的。」凌辰故意說道。

趙以諾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緊接著便開始忙碌起來。

「今天晚上,你就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啊,不準動手,我做給你吃。」她大聲喊道。

「好,要不要來點啤酒?」

「當然,怎麼能少的了啤酒?」

男人立馬起身,跑向旁邊的便利店。

「好久沒來了,來,送給你們的。」老闆直截了當的笑道。

「哎,老闆,這怎麼行,必須得收錢,我們經常來這裡,再這樣下去你就虧本了。」凌辰趕忙說道。

拗不過老闆的客氣,最終,凌辰將老闆和他的孩子們一起拉到海邊玩耍。

僅僅就他們幾個人,海邊就變得異常熱鬧起來。

為了營造氣氛,老闆還專門拿來很多熒光棒,一邊搖著一邊唱著,幾個孩子一起追逐打鬧,喊著,叫著,正在燒烤的趙以諾臉上也是一副開心的表情,好像她從來都不曾聽說過顧忘外面有人的消息似的。

通天神帝 「阿姨,我來幫你吧,你休息一會兒。」突然,老闆的女兒過來說道。

「嗯,真乖,沒事,你去玩吧,阿姨一個人可以的。」趙以諾趕忙說道。

「好吧,那我們一起做吧。」說著,女孩便拿起簽字開始串肉。

真是一個可愛又懂事的女孩,趙以諾微微笑了一下,表情很是欣慰。

「哎,怎麼著,你還在等趙以諾啊?」老闆突然問凌辰。

那不然呢?不然他早就出國了,凌辰輕輕嘆了口氣,只是不知道,這個等待,究竟什麼時候才算是個頭。

「沒有,我們倆現在只是好朋友而已。」他輕聲回答。

「兄弟,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別等了,不值得。」老闆半眯著眼睛看著海水,低聲說道。 「那小子,昨天在酒店喝得不省人事,是被抬著回來的,到現在都還沒起來。」

提到這事,天奇也無奈,要不讓林峰弄邢凱一下,林峰准暗中下手不可,所以昨天他才阻攔易冰藍。

「奇少,你老可來了!」

說曹*曹*到,一身睡衣的邢凱面色發白的從廚房側面的卧室揉著太陽穴走出來,瞧他神色,像是沒睡醒,又像是酒還沒醒。

坐在天奇身邊,邢凱說:「我沒得罪林峰啊,他幹嘛對我下手?能否指點一二。」

天奇帶著不懷好意的笑意。「還敢喝幾杯不?」

喝幾杯?

邢凱想到白酒把味道,酒還沒完全清醒的他,面色一陣變化,捂嘴跑進洗手間。聽到嘔吐聲,老邢老張連連搖頭。

天奇起身打著去看邢凱的理由,實則是借故將已經出來的邢凱拽到飯廳。

「奇少,不帶你這麼整人的啊!」

邢凱是部隊出身,一兩斤白酒對他來說不是問題,可一向自持酒量還行的他,昨天見識了什麼才叫海量,林峰他們那群人,真TM能喝。

「奇少,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

天奇看了一眼在客廳閑聊的兩位,壓低聲線說:「林峰對冰藍有意思,聽到你跟冰藍有關係,你說他整你不。」

「靠,我跟冰藍又沒什麼,怎麼就把林峰給得罪了!那小子,夠狠。」

「不過說真的,我很好奇你怎麼不要冰藍,那姑娘各方面都很優秀的。」

邢凱苦笑著開口。「不是不要,而是在我心裡一直都把她當妹妹看待,老頭子他們倒是希望我們好,可把兩個沒有感情的人弄在一起,不會幸福的。再說我心裡已經有別人了,怎麼能接受冰藍呢!」

聞言,天奇理解之後,點頭說:「既然是這樣,算我沒問!有時間帶你心上人出來瞧瞧。」

「她在南方,是我以前的戰友,有機會一定介紹給你認識。」給天奇倒杯水,邢凱瞄了瞄廚房一眼,小聲問:「我妹妹怎麼樣?」

「彪悍!」

「那你想不想管管她?」

想不想管她?這話可有意思了,天奇眼珠一轉,立即想到之前在邊陲的時候老易的那番話,旋即,回道:「我有老婆的。」

「沒聽說你結婚啊?什麼時候的事?」

「不久前!」

邢凱心裡一陣失落。「算我沒提,可我家老頭已經看上你了,說要把邢蘭嫁給你,唉。。。」

「是我沒那個福氣!」

話音剛落,老邢走了過來,帶著慈祥的笑容對天奇說:「十少爺,你。。。」

「叫我天奇吧!」

「好,叫天奇舒服一點。」老邢爽朗一笑。道:「邢蘭她辭掉了之前的工作,天奇你人脈廣,看看能不能幫她重新找份工作?又或者你那裡有適合的位置就給他安排一個!有你罩著他,老邢我放心。」

醉翁之意不在酒。老邢你放心,可我不放心啊,我現在跟莊語詩都不知道是合還是分,要是再加一個邢蘭,那還不鬧翻天了!

「不瞞老邢您,我在京都認識的人還沒多少。這工作的事。。。」

「那你那邊的,今天我可是打電話給冰藍的,她說後勤嚴重缺人手,我正想著讓邢蘭過去幫忙,你要是沒意見的話,今晚她就過去!」

今晚就過去?天奇心裡那個恨啊,恨易冰藍多嘴,怎麼。。。

老邢都把話所到這個份上了,人家又沒提婚姻事情,天奇還真不好拒絕!隨即,無奈的說:「邢蘭要過去的話估計還要等一段時間,現在他突然插進去怕是不妥。」

「隨你怎麼安排!」

把女兒交給了天奇,老邢心裡的石頭算是落了!飯桌上,他多喝了幾杯,竟然催促邢蘭和天奇趕緊離開,別呆著家裡了,出去走走。

天奇心裡那個鬱悶,邢蘭更是羞得不行!出了們,邢凱跟出來將天奇拉到一邊,小聲說:「邢蘭對你是有點感覺,但是還沒陷得太深,趁著這個機會,說清楚啊!你這個兄弟我是認的,但是不能傷我妹妹。」

「你說什麼呢,除了戀人不可以做朋友嗎!」

邢凱哈哈一笑,關上門!

剛下樓的天奇和邢蘭,兩人都很局促,但也沒說什麼!張遠像個跟屁蟲,隨後出現在天奇他們身邊,這讓天奇心裡很不舒服。

「邢蘭你們去哪兒,我跟你們一起,免得你被某些色狼欺負。」邊說,張遠邊看天奇,那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天奇把張遠當空氣,邢蘭笑笑不言!黃昏下,高樓下的花壇艷麗奪目。涼風輕撫,鼻中飄進一絲若有若無、似蘭似馨的淡淡的處子體香,天奇不禁側臉。

邢蘭,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人,齊肩短髮迎風凌亂飄揚,鵝蛋形的臉蛋潔白如玉,高挺的小瑤鼻,彎彎的柳葉眉,長長的眼睫毛忽閃的忽閃的,藍寶石般的大眼睛宛如望著自己,眼神是那麼的清澈明亮,猶如一潭秋水,誘人的櫻桃小嘴因剛才的緊張而微開,吐氣若蘭,真的是美到了極點。

上身粉紅色的短袖T恤,米黃色外套,下身一條淺藍色的牛仔褲,襯托出了眼前美人的阿娜多姿,玉頸肌膚欺霜賽雪。整個人豐滿結實,不愧是軍人出身。

被天奇用這種眼神打量,邢蘭心頭一顫,帶著盈盈笑意。問:「你對京都熟悉嗎?」

「還行吧!想去哪兒?」

「走走吧,只要別被你老婆看見,別誤會你就行。」

「什麼?林天奇你有老婆的。」張遠突然跳了過來,怒道:「你有老婆你還勾引邢蘭做什麼,林天奇你可真不要臉!」

天奇面色一沉,踏出一步。

邢蘭急忙擋在天奇身前,沉聲道:「張遠,我和林天奇只是朋友,你再胡說八道別怪我不客氣了。」

「邢蘭你別生氣,我錯了。。。 億萬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我錯了。。。你別生氣!」

邢蘭懶得去理張遠,這人真煩!與天奇並肩離開,可張遠總是陰魂不散的跟在他們身後。

霓虹燈交錯的京都城,是美麗的!只因之前京都大洗牌,天奇很難感受萬家燈火的氣象。

夜幕降臨,與邢蘭漫步走到車如流水的街頭,呼吸著清新空氣,天奇一陣感嘆。「記得剛來京都的時候,人生地不熟的,群義會和蒼茫幫恨不得將我千刀萬剮,如今,物是人非!」

「是啊,現在的林天奇已經不是月前的林天奇了,我還記得我抓你的時候你差點將京都變得人間地獄。」

「那時候很生氣,不過你怎麼辭職了?那份工作挺適合你的。」

「適合我,但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天奇,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

天奇反問:「為什麼不可以?」

邢蘭撇嘴一笑,道:「狄家雖為華夏著想,可他們家自恃清高,其實已經做了很多令人寒心的事,我不喜歡被束縛,我更喜歡自由,血腥的生活,你那裡若是有這樣的事,別忘記叫我。」

「我身邊的血腥生活很多,但是你一旦加入也會被束縛,奇門有門規!昨天你也看到了,林峰和夏蘭都被處罰。」

邢蘭確實震撼奇門的規矩,可那些規矩都在情理之中,她若是首領,戰爭期間也會下死命,不準喝酒,服從命令就是天職。

「奇門門規天經地義,我能接受!」

「只要你能接受,我會想辦法安排適合你的位置給你,像你爸說的那種文活,你這彪悍的人是做不來的。」

「誰彪悍了?」

邢蘭叉腰瞪著天奇,天奇咂咂舌,不斷搖頭。

「你什麼意思嘛?」

「這還不算彪悍。」

這兩人的關係,不知不覺中親近了許多,這一切都因為天奇不冷漠,確切的說,這才天奇沒認識夏妍的性格。

夏妍,她到底傷天奇有多深,讓天奇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忍痛消除那一段記憶。現在的夏妍又是在哪裡?

PS:六更….呼!呼喚各種支持. 「夫人,趙以諾回來了嗎?」顧忘跑到客廳里急忙問道。

「沒有。」 唯劍永尊 林夫人冷冷的回答。

今天的報紙她也看了,自然對他的態度不會友好。

此時的顧忘心情很是焦慮,她會去哪裡?超市?不對啊,都已經這個點了,肯定下班了。

最佳特攝時代 「哎,我說顧忘,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嗎?」沙發上的林夫人突然問道。

替嫁萌妻:傅少,太偏執! 「不是,夫人,我回頭向你解釋,我要去找趙以諾。」

說著顧忘就要離開,他當然想和趙以諾白頭偕老,共同過完這一生了,這還有懸念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