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老劉獃滯了一下,看看自己再走一步就將死陸觀父親了,心中頓時莫名其妙。

2021 年 1 月 5 日

「還有人為了輸讓人連走兩步的么…」

劉夏看到陸觀下逐客令,自然也沒有留下來的理由,直截了當拎起自己的包包,蹬蹬蹬邁著步伐離開了。

陸觀的母親在廚房看到兩人準備出門,頓時開心的要命,尤其是看到陸觀拉開防盜門,為劉夏開門,心中頗為讚許:「這臭小子,竟然還知道給人家姑娘開門,有兩下子啊!」

不但陸觀的母親心中頗為欣慰,就連正在下棋的老劉也暗暗點頭,嘴角都快揚到眼角了。

不過下一秒,二老頓時陷入獃滯。

只見陸觀笑眯眯地朝著劉夏擺擺手,送劉夏離開后,自己不但沒有跟出去,反而砰地一聲將門關上了!

這下陸母不淡定了,趕忙用手在自己圍裙上擦了擦,跑出來對自己兒子問道:「兒子,怎麼了?怎麼小夏…」

「哦,她說她忽然想起來點事情,所以先走了。」

陸觀也沒有說實情,畢竟已經沒有什麼用了,反正對方已經走了,說不說都是一樣的。

「有事情?」

陸母愣了下,不過也不覺得非常奇怪,可能人家看不上自己家兒子也是可能的。

這個時候,陸觀的父親和老劉一起從書房走出來。

「怎麼了?你是不是氣走人家了?對人家不禮貌了?」

陸觀的父親不悅地看向自己的兒子問道,他真以為陸觀說了什麼話將人家氣走了。

這個時候老劉從陸父的身後走出來,趕忙圓場道:「別生氣,我給這閨女打個電話,有事也不行,回來吃了飯再走…」

「劉伯伯不用了,劉夏她是真的有事,這個飯改天我再請她吧,畢竟事情重要。」

陸觀好不容易將那小妞請走了,這要回來,還不給自己父母添堵嗎?!

老劉見狀,也只好借坡下驢,他也沒有把握叫回來自己閨女。畢竟現在的年輕人都比較有主見,不可能一味聽他的話,他剛才也不過是在陸觀父親面前做做樣子,表示半路離開可不是他的責任。

實際上,陸觀的父親總覺得是自己兒子不滿意,將人家趕走了。

但既然已經讓人家走了,再請回來也只能鬧得不愉快,陸父想了想,非常抱歉地對老劉說:「那真對不起了,老劉,我家這孩子都是被他媽慣壞了,有什麼招待不周的地方,改天我請客給你賠不是。」

「哪有,孩子挺好,挺好的。」老劉連忙擺手道,他現在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然也趕忙說些場面話。

恐怕這傢伙也管不住自己的女兒,才會這樣說的。

「他們孩子是孩子,咱們繼續下棋?」

陸父邀請道,當然實際上就是客套這麼一句。

老劉故意抬起手看看手錶,說道:「不用啦,我突然想起來一點事,我還是先走了。下次,下次老哥你跟嫂子一起來我們家做客,到時候讓我媳婦給你們做我們的家鄉菜,一定要來啊!」

說完,也趕忙離開了,這弄得在廚房的陸母一陣無語,這忙活的個把小時的活,結果這件事情還沒有開始竟然就這麼黃了?!

看到老劉離開,陸觀的父母不由露出失望的神情,說實在的,他們現在的心情就好比熱鍋上的螞蟻,很不得明天就能夠看到自己兒子結婚,後天就能夠抱上孫子。

「唉,少做點吧。我先去躺一會!」

陸父有點沮喪的回到自己的書房,坐在桌子旁邊獃獃的望著棋盤。

他們也不能說陸觀什麼,畢竟這件事情事先沒有跟陸觀說過,他們是害怕陸觀直接拒絕。

在他們看來,不管能不能行,先見一面再說,說不準就對上眼了呢!

所以,他們才特地隱瞞,不過這樣的結果也在他們的預料之中,哪有在第一次相親的時候就能成功的!

隨後的幾天時間裡,陸觀也獲得清凈,他也能夠體諒自己父母的心情,所以並不是十分抗拒相親。只是能夠跟他相親的對象真的太少了,再加上他父母還想要找個樣貌好的,那就更難了。

等了兩個星期後,星期一的一大早,陸觀就被父親帶著,乘坐公交跑去上班。

路上父親有些泛白的鬢角讓陸觀有些心疼,年紀這麼大了,卻還要跟他一起擠公交,陸觀有點於心不忍。

「去了那裡,多問多學,知道么?你王叔叔也很難,開了一個人才讓你去的。」

陸父胳肢窩裡夾著報紙,這是他多年的老習慣,沒事就看看報紙。而且報紙還有個妙用,那就是如果你想在路邊坐下休息的時候,屁股下面也能夠有個墊的東西,這樣就不用怕臟褲子了。

「嗯,我知道了。」

陸觀點點頭,默默聽著。

「你的脾氣我倒是很放心,你不是個惹事的孩子,但如果太受氣,也不能憋著,知道么?」

這麼多年來,陸父還是知道自己兒子的性格,不是那種特別愛顯擺自己的人,但一樣有些事情也放在心裡。想到這種性格跑到社會上很容易吃暗虧,陸父還是不由想要提醒自己兒子。

「嗯。」

「放心,就是個茶葉店,裡面你跟上他們學著怎麼稱重,怎麼介紹就行了。平常沒有別的事情,沒人的時候你也可以休息一下。」

如果不是急功近利的話,買東西還真不是個累人的活。

「好的,不過王叔叔的生意這麼好了么?連茶葉店也開了?」

雖然有挺長時間沒有來往,陸觀還是驚訝於對方生意越做越大。

「是啊,你王叔叔這兩年的生意越來越好了。這個茶葉店也只是他手下一個玩票性質的副業。平時他都是交給別人打理的。」

陸父嘆口氣,當年都是在一起喝酒吹牛壓馬路的,卻沒想到他依舊還是個職工,人家卻已經身價不菲了。說是不羨慕那是哄人的,陸父也只能感嘆這就是命。

「別人打理?」

陸觀不由想起來小時候那個特別難纏,跟個小霸王似得刁蠻小妞,嘴角抽搐地問道:「不會是…」

「你王叔叔的女兒,王婉婷。」

「…」

陸觀覺得怎麼自己怕什麼,他就來什麼呢?!

別看這小妞名字叫做婉婷,實際上一旦也不委婉,亭亭玉立更加跟她沾不上邊。

想當年小時候,這傢伙每天比他還要野,還要瘋,說她是周邊鄰居小孩子們的一姐一點也不過分。

那小拳頭,砰砰砰砸人都拳拳出響聲的,就連他都被這小妞打過。比如讓他買冰棍,結果他買錯牌子了,啪啪一頓揍,讓他玩藏貓貓,他想要玩遊戲機,然後就又是一頓揍。

這脾氣到了初中都不改,有一天把他堵在學校里差點回不去家,害的他最後死活都不願意去那個王叔叔家了。

沒辦法,陸父陸母也只能作罷,再加上這個王叔叔的生意越來越大,漸漸沒有了時間,兩家走動也就少了。

「沒想到,這個世界轉了一圈之後,竟然又轉回來了…」

陸觀哭笑不得,想起那個時候的自己,其實也多虧了有這個小霸王。

他只是單純受這個小妞的欺負,別人還真不敢動他。上學的時候也是,初中高中還都脫了這小妞的福,人家小混混一看他,就說他是霸王婷的小跟班,還真沒有人敢明目張胆的欺負他。

只是現在他倒不是以前的他了,可他又是以前的。

雖然神域的家經歷沒有給他特殊的技能,但卻給了他更加成熟的心志。

畢竟經歷了那麼多,是個人都會成長,沒有了逃避,剩下的就是勇敢面對。

「到站了!」

陸父拉了拉沉思過去之中的陸觀說道。

陸觀也隨即清醒過來,然後跟上自己的父親一起趕忙下車。

「諾,你看,就在這裡!」

走了沒百米的距離,陸父指著街邊高層寫字樓下方一間極大的門面說道。

整個門面都是透明的玻璃,巨大的廣告牌上寫著『望月茶樓』,旁邊還立著兩幅字,一則『伊人婉約』,另一個則是『登樓望月』,看起來似乎很有味道的樣子。

「走吧!」

陸父拍拍陸觀的肩膀說道。

陸觀感覺額頭滴落一滴汗水,尼瑪走了這麼一遭,竟然回到了這個地方。

人的命運就是這麼的有趣,越是什麼不想面對的,最終還是會面對什麼。

大早晨,誰會來喝茶,賣茶?

陸觀跟自己父親剛登門,卻發現裡面基本沒有人,甚至連個迎賓小姐都沒有。

陸觀腦門各種黑線飄起,這也太清閑了吧,大清早竟然連個人影都看不見。

陸觀跟著自己的父親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迎面而來一股非常典雅的熏香味,令人頓時神清氣爽,實木地板搭配古典的木製傢具,將整個茶樓構建的更具一股古代典雅的味道。

「這絕對不是那小妞的風格!」

陸觀記憶中的王婉婷可是風風火火,說風就是雨的傢伙,讓她經營一個酒吧或者KTV還可以,讓她搞這種高雅的玩意,恐怕要憋死那傢伙。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穿著旗袍的女子款款走上前來,面帶微笑地問道:「請問兩位,有什麼需要的嗎?」

「啊,你好姑娘,我姓陸,是王總讓我們來了,你跟你們經理說一下,她應該知道的。」

陸父趕忙說道,這地方看起來就不一般,陸觀父親還真有點待不下去的趕腳。

「哦哦哦,好的,請跟我來吧。」

女接待轉過身,在前面帶路,穿越過茶樓招待客人的區域,穿越過放茶的柜子之後,走向後面的辦公區域。

後面的辦公區域也不單純只是為了辦公,還有各種煮茶的道具,以及貼著VIP牌子的標間。

一直到盡頭一間掛著經理室標牌的門前,女接待扭過頭來對陸觀和他的父親說:「經理就在裡面,兩位請進去吧。」

推開門,只見一名典雅的女性端坐在桌子前段,一身職業裝,修長的雙腿疊起,肉色絲襪搭配黑色高跟鞋,頗有一股職業女強人的風範。

女子轉椅轉過來,面帶非常專業的微笑,伸手邀請陸觀和他的父親坐在自己對面的轉椅上。

「陸叔叔,好久不見了。」

女子熱情跟陸觀父親打招呼。

陸父也趕忙回答道:「是啊,這麼一轉眼,婉婷都已經這麼大了,亭亭玉立,用年輕人的話講,標準的女神啊!」

「陸叔叔過獎了。」

王婉婷流露出一抹嬌羞之色,搞得陸觀都不由對她刮目相看了,想當年這小妞別說嬌羞了,就是害羞兩個字都不知道怎麼寫的。當然,女大十八變,也許人家變了也說不準。

「我爸爸跟我說了,那麼今天就開始讓陸觀在這裡上班吧。雖然我這個地方小,但也五臟俱全,他也沒有什麼經驗和特長,我只能讓他在這裡先做些他能幹的。」

女強人就是女強人,客氣一套之後,立馬就直奔主題。

陸父聽到王婉婷的話,趕忙點頭道:「沒問題,應該的,這孩子什麼也不會,就讓他在這裡學點東西。」

陸父說完,這位齊耳短髮,一身職業裝裝扮的王婉婷按了下桌面上的按鈕,口吻平靜淡定地吩咐道:「小李,你過來下,帶帶這個新人熟悉一下環境。順帶在倒杯茶過來。」

沒多久,一名同樣穿著職業裝的女子進來,端著一杯清澈見底的茶杯走了進來。

「陸叔叔,這是我們這新來的好茶,您嘗嘗。」

王婉婷站起來,這些年打架可不是白打的,曲線有致的身段妖嬈曼妙,搭配黑色職業裝和肉色絲襪,還真心誘惑力十足。

「他就是新來的陸觀,你帶他先熟悉下環境,看看有什麼能讓他乾的就先干著。」

「好的,王總!」

小李點點頭,扭頭對陸觀說:「跟我來,我帶你先熟悉一下我們這裡的環境。」

陸父見狀,也不好繼續留下,趕忙站起來說:「那我也先走了,等有機會再來品嘗婷婷的茶。我先走了,小子,你可好好聽話,勤奮點幹活啊!」

說完,陸父先陸觀一步離開。 (抱歉各位,上一周去工地工作,在goldcoast和sunshinecoast之間來回的跑工地,還是晚上的工作,只好斷幾天。本周繼續更新,請諒解。畢竟又要讀研,又要工作,再寫小說,壓力真的很大。)

陸觀也跟隨小李離開了經理辦公室,跟在小李背後,這貨不由地感慨不已:「還以為是肉包子打狗呢,看來那傢伙也變了,成淑女了啊~」

不過這個念頭還沒有存在超過一分鐘,陸觀就感覺不太對勁了。

尼瑪,這個小李將自己帶到了一間看起來似乎是倉庫的地方,庫房裡瀰漫著各種茶葉的味道,上上下下的架子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箱子,有點是紙質箱子,有的是木頭的箱子。

咣當,只聽外面上了鎖,陸觀定睛一看,不知道什麼是那個小李竟然跑到自己後邊去了。

這傢伙精的一逼,竟然利用慣性引導陸觀進入房間,自己卻跑到外面反鎖上門了。

「怎麼有一種很不好的趕腳?」

陸觀頓覺不妙啊,周圍昏暗,光線不足,誰知道這些箱子和貨架後面有什麼玩意。

突然間,他覺得自己對王婉婷的結論下的有點早,俗話總是有矛盾的。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沒等陸觀開口,忽然整個倉庫的燈嘩啦一下全都亮了,倉庫內的喇叭傳出來剛才還友好態度接待自己和父親的王婉婷的聲音。

「裡面的人聽著,現在立馬給我脫掉上衣,如果你不這樣做,那麼就必須被關在這裡一上午,中午也沒有飯吃。」

陸觀無語,怎麼都已經是大人了,這個王婉婷還玩小時候的那一套。

如果是個小娃娃,不,哪怕是個初中生,都可能被嚇著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