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翌日。

2021 年 1 月 19 日

瀟夜在阿彪的陪同下,接姚貝迪出院。

瀟夜親自去辦理的出院手續,然後很安靜的聽著醫生交代了很多事宜,要吃的葯,平時的注意事項,如果不吃東西,身體很差還是要繼續輸液,很多很多,瀟夜沉默著一一的記下。

辦理好所有一切,瀟夜去病房接姚貝迪。

姚貝迪看著瀟夜,冷冷的看著他。

瀟夜走過去對著她說道,「我們出院了。」

姚貝迪這次意外的沒有反抗,她站起來,從沙發上站起來,似乎是默認著和瀟夜離開。

瀟夜其實是有些詫異的,他一直以為姚貝迪不會跟他走,他會在接她出院的過程中,遭受到她的冷嘲熱諷,亦或者拳腳相向,他做好了所有準備,卻看到姚貝迪已經走出了病房。

瀟夜轉頭看了一眼姚貝坤。

姚貝坤表示不清楚姚貝迪在想什麼,但忠懇的提醒了瀟夜,這絕對不是好事兒,所以不要慶幸。

瀟夜帶著要姚貝迪坐在小車內,因為怕她不自在,自己坐在了前天,丟下了阿彪。

在坐車的整個過程中,瀟夜一直在小聲的提醒司機開慢開穩一點。

因為醫生說了她身體不好,低血糖容易感覺大眩暈。

而那麼一輛高級的勞斯萊斯在路上就跟顯擺似得,開得穩重無比,後面的車排上了長龍。

瀟夜絲毫不在意。

姚貝迪肯定更加不會在意什麼。

一路原本只有20分鐘的車程,硬生生的開了將近一個小時。


到達地下車庫,瀟夜一點一點清理著姚貝迪的東西,其實東西不多,很多都是遺囑和藥品,他清點完了所有一切后,轉頭姚貝迪已經自己做著電梯上樓了。

瀟夜沉默著,等了一會兒電梯,才上去。

入戶電梯。

瀟夜走進客廳,姚貝迪不在這裡。

他有些心驚的,來不及放下任何東西,直接走向2樓,然後推開姚貝迪的房間。

房間內,姚貝迪坐在床頭上,雙手抱著自己的雙腿,頭埋在膝蓋間,仿若習慣了這麼一個,保護自己的動作。

瀟夜鬆了一口氣。

他現在真的很怕姚貝迪突然消失。

他輕輕地給她關上房門。

現在房間裡面的所有房門都不能上鎖,他怕姚貝迪把自己鎖在某一個房間,所以再姚貝迪出院前,他把所有的鎖全部都卸掉了。

他下樓,把姚貝迪的東西分類放好。

看了看時間。

覺得這個點是應該做飯了。

他其實不太會做飯,但是熬粥應該不難。


他之前看過很多菜譜,醫生說現在姚貝迪的身體狀況,可以適當的吃點清稀飯最好,慢慢的,讓她的而身體機能恢復了些,才能夠吃點油葷的大魚大肉。

他按照書裡面的方法,淘米,加水,然後一直守著廚房熬粥。

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有慧根。

半個小時后,一大碗清粥被他熬得很好,看上去軟軟的,不幹不清。

他盛了些出來,放在一個小碗裡面,然後稍微冰涼了一下,端著走向2樓。

推開姚貝迪的房間,姚貝迪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一動不動。

瀟夜將稀飯斷在她面前,低聲的開口,「吃點飯。」

那個蹲坐著的人影似乎是動了一下。

然後又突然當沒有聽到一般的,一動不動。

「吃飯了,姚貝迪。醫生說你現在要吃點清稀飯。」瀟夜繼續說道。

姚貝迪沉默了一會兒,她抬頭,看著瀟夜。

眼神獃滯,似乎不聚光一般的,就這麼看著他,獃獃的看著他。

「我喂你嗎?」瀟夜揚了揚手上的碗和勺子。

姚貝迪冷冷的看著瀟夜,手突然一揚。

那碗在瀟夜手上的稀飯和勺子,就這麼始料不及的的被姚貝迪一下子推翻在地上,還有些溫度的稀飯就這麼直接的倒在了瀟夜的手上。

還好。

剛剛怕燙著姚貝迪,他稍微溫了一下,雖然還有一定的燙度,但還不足滾燙到受不了。

瀟夜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姚貝迪無動於衷的看著他,「瀟夜,這不算什麼,比起心裏面的痛,這算什麼?!」

是不算什麼。

瀟夜沉默著。

沉默著說道,「如果不吃飯,就又只有輸水。」

「我不需要你管!」姚貝迪尖叫。

「你休息一會兒吧,我給醫生打電話。」

「瀟夜,你到底憑什麼,這麼理所當然的要站在我面前,要這麼的出現在這裡。你應該去找雷蕾,我成全你,我成全你去和那個女人,雙宿雙飛!」姚貝迪大聲尖叫,諷刺無比。

瀟夜撿起地上的碗,離開。

無力反駁。

如果姚貝迪的恨能夠支撐著她這麼生存下去,他真的不介意一直被她這麼恨著。

真的不介意。

他下樓,拿起電話,「阿彪,幫我找個最好的醫生過來,姚貝迪姚輸營養液。」

「是。」

掛斷電話,瀟夜把碗筷放在廚房。

洗了洗剛剛被燙傷的地方,有點紅,只是有點紅腫而已,並沒有起泡。

他轉身走向客廳,找到醫藥箱,拿了一盒燙傷軟膏,擦藥。

他身體上的傷很多,第一次開始學著要保護好自己。

因為是右手受傷,左手有些不方便的,有些笨拙的一點一點擦拭紅腫的地方,眼眸突然一頓,他看著姚貝迪突然從2樓上走下來,一步一步,看著他在擦藥的時候,似乎是冷冷的笑了一下,似乎又只是錯覺一般的,她徑直走向廚房。

廚房裡面又響起了劇烈的摔打聲音。


因為是開放式廚房,瀟夜其實能夠看清楚廚房裡面所有的動靜。

姚貝迪在摔掉他剛剛煮的稀飯,憤怒的,摔在地上,滿地都是。

然後,自己開始淘米,煮飯。

她站在廚房裡面,看著水開。

有那麼一瞬間,她真的很想把那滾燙的開水,直接倒在瀟夜的身上,她很怕,瀟夜感受不到她現在的滋味,她真的很怕,瀟夜比她更好過。

所以她跟著瀟夜來到了這裡。

想要報復一個人,不就是要這樣?!要隨時隨地的看著他的難受嗎?!

她咬著唇,狠狠的咬著。

從來沒有恨一個人,恨到這個地步。

她看著滾燙的稀飯。

然後盛了一碗,端在飯廳,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來。

她吃得很慢。

因為很燙。

因為每吃進去一口,就有一種欲。望想要吐出來,仿若面前的白稀飯真的是讓人難吃到崩潰的東西,她吃進去,好半響才能夠咽下去。

這麼一口一口。

突然。

「嘔。」姚貝迪猛地一下全部都吐了出來,吐在地上,到處都是。

瀟夜坐在沙發上,想要站起來過去看看,又沉默著,看著她因為嘔吐突然有了血色臉頰。

姚貝迪這麼休息了一會兒,她擦了擦嘴角,繼續吃了兩口。

越吃胃裡面越難受。

她強迫自己咽下去。

她還不能死。

至少不能把自己這兒餓死。

在沒有看到瀟夜那麼難過之前,她為什麼要死?!

還有雷蕾。

還有那個綁架了她瀟笑,然後讓瀟笑消失了的女人,她要去見見那個女人,她要去看看她的下場。

就算瀟夜不動她,她也會想盡辦法,即使罪犯法律,她也會殺了那個女人。

她不停的讓自己吃東西,不停的吃。

然後,稀里嘩啦,全部都吐了出來。

瀟夜捏著手指,終於忍不住走過去,「你怎麼了?」

「你滾!」姚貝迪怒吼。

瀟夜看著他。

「我夠狼狽了瀟夜,你還想看到我怎麼樣?!我突然對吃飯什麼胃口都沒有了,我吃進去的東西,就噁心的想要全部都吐出來,夠了吧?!看到我這樣的下場,你夠了吧?!」姚貝迪薰紅著眼眶,狠狠的問他。

瀟夜抿著唇,唇瓣在那一刻似乎都已經抿得發白。

「滾!」姚貝迪尖叫。

瀟夜看著她的模樣,默默的轉身離開。

身後,突然響起碗筷摔在地上的聲音,不用回頭也知道,姚貝迪此刻正在狂暴的摔著東西。

似乎沒有什麼可以發泄,只有這麼不停地,製造各種聲音。

正時。

房門外響起敲門的聲音。

瀟夜開門。

阿彪帶著一個醫生出現在門口。

瀟夜看著以上,一字一句說道,「她情緒很激動,吃東西就吐出來,應該是胃裡面開始排斥食物,會不會是厭食症?!」

「多久了?」

「不知道,平時她沒有吃東西,現在才吃了一點粥就變成這樣。」

「如果是心理上的厭食症問題不大,過段時間就會好,按照你太太的情況,應該是這段時間突然遭受的打擊所致。我進去檢查一下最好。」

「但是她現在很激動,我怕……」瀟夜猶豫了一秒,道,「你進來吧。」

醫生和阿彪走進來。

房間裡面雜亂不堪。

飯廳和廚房到處都是破碎的碗筷。

阿彪看了一眼瀟夜,他冷靜的臉一直對著姚貝迪。

他轉頭又看了看姚貝迪,看著他姚貝迪趴在飯桌上,身體在一直微微的抽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