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羿鋒現,經過剛剛的數十人的圍攻,自己的攝魂術有咯極大的提升,原本只是能利用到六成的魂力,現在居然能利用到七成了。羿鋒在想,是不是自己也應該去找肯利手下麻煩,用他們不斷練手。顯然這效果比起用魔獸和靈好多了!

2021 年 1 月 18 日

土虎見一直攻擊不到羿鋒,他也被打出了火氣。索性不再等肯利。體內的鬥氣猛地迸出來,身上的衣衫也被這強力的提升而崩破。

強大的鬥氣,宛如實質一樣覆蓋在全身,那原本影子般的鎧甲,居然漸漸的清晰了起來。龐大的氣勢居然節節攀升,把整個虛空壓的嘶嘶作響。

如此氣勢,讓所有人心頭大駭:「天啊!土虎居然在晉階!」

「將級啊!天啊!這是晉階將級的氣勢!」

「這少年危險了,將級和師級可是天壤之別啊!絲毫不誇張的說,一個將級就算對抗十個九階頂峰師級也絕對是完勝啊!」

眾人議論忿忿,誰也沒有想到,土虎會突然在這個時候晉階,這少年現在不要說殺對方了。就算是抱命都難了。

那還在不斷攀升的氣勢,讓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急的向著這裡湧來的靈氣,讓所有人看著羿鋒的眼神也同情了起來:「這孩子!真悲劇了!」 第兩百一十三章斬殺偽將級

羿鋒也沒想到,對方會在這個時候晉階。望著氣勢依舊在不斷攀升的土虎,他無奈的搖搖頭。要是讓土虎真的晉階到將級,自己就麻煩了。別說殺他,到時候自己也只能跑!

想到這,羿鋒沒有絲毫停留。全身的鬥氣猛地迸出來,一道道凝聚在拳身之上。白色的鬥氣散著恐怖的勁氣。讓四周的人看到之後,不禁古怪道:「這小子現在還不逃,難道還想硬拼么?」

在所有人古怪眼神中,羿鋒運轉起原魂所能控制的所有魂力。不斷的壓縮成針。

此時的土虎,氣勢依舊在攀升,周圍的天地靈氣彷彿都被他吸引過來似的,一道道急的湧入他的身體中,帶起的一道道風暴。可見將級強者的威勢,這一幕也看的所有人震撼不已。

「你以為,你晉級將級我就殺不了你嗎?「

冷冷的聲音傳入所有人的耳中,在所有人的驚愕之中,只見羿鋒右拳探出,醞釀著一股強大的恐怖勁氣,向著土虎的胸口砸了過去。

可是這拳勢雖然強大,可是所有人對羿鋒並不抱有信心,雖然土虎還沒完全晉級將級,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偽將級了。不管怎麼樣,也不是一個師級能對抗的。

劇烈的壓迫風聲,四周的空寂氣彷彿有形似的散一道道漣漪。拳頭之上的鬥氣,在移動的過程之中,越積越多。

「去死……」

羿鋒猙獰的大喝一聲,一拳死死的向著土虎的心口轟去。

土虎滿臉不屑的望著羿鋒,以自己現在無線接近將級的實力,他還能奈何的了自己嗎?可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駭人的魂力向著他刺了過來。

土虎感受到這一幕的時候心頭大駭,全身的魂力瞬間聚集了起來,死死的護住自己,防衛著那向著自己直刺過來的魂力。

羿鋒感受到土虎魂力的防禦,他不得不感嘆,將級的靈敏度就是高。要是普通師級的話,就算自己施展攝魂術他也察覺不到。可是,土虎卻能憑藉的一點氣息瞬間做出反應,這就是實力差距帶來的效果。

將級的魂力,果然不是自己半桶子水的攝魂術能攻入的。在突破土虎幾道防線,擊起虛空之中一道道波瀾之後,自己拿全力施展的攝魂術也消失一乾二淨。

可是,這一切並不是無用功。土虎運轉的鬥氣全力抵擋著自己的攝魂術,身上的防禦瞬間就弱了下來,原本那向著他涌去的靈氣這一刻也煙消雲散。氣勢猛的一散!

就在這一瞬間,土虎根本沒來得及反應,羿鋒的拳頭帶著破天之勢,狠狠的砸在了土虎的胸口之上!


「碰……」

一聲悶響,所有人死死的盯著場中,場中勁氣不斷迸,龐大的颶風居然阻擋著眾人的視線,周圍的人群,呼吸顯得有些急促,一個個瞪大的眼睛想看到結果!

肆虐的颶風並沒有阻擋人群太久的視線,半分鐘不到,場中的一切都呈現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土虎嘴角掛著一絲血液,單跪在地上,臉上一片慘白。身軀不斷顫動。隨著他的顫動,一道鮮血猛地噴了出來。血紅滾燙的血液,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儘管這裡已經是修羅地獄了,但這口血液也顯得頗為刺眼!

望著噴血重傷的土虎,一個個嘴角微微的抽搐,看著羿鋒的眼神更加的驚恐了起來。

「他,不止阻擋的將級晉階!還一拳重傷偽將級?」

所有人心頭湧起了一股徹骨的震撼,纏繞在周身,久久不散,他們不相信眼前的是事實!

不過,土虎慘白的臉,讓所有人心頭幸災樂禍了起來:「土虎悲劇了!」

晉階將級也被人打斷了,這對於土虎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悲劇。

羿鋒見單跪在地上不停顫抖的土虎,嘴角揚起了一道冷凝的笑容,原本立於地面的身體,猛地又在所有人詭異之中消失。

下一刻,羿鋒猛地出現在土虎的身邊,在土虎驚駭之中,摻帶著恐怖勁氣的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土虎的胸口之上。

「噗嗤……」

再次到噴血之聲,土虎向著身後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一個已經僵硬的屍體之上,染紅了全身。

土虎努力的想站起來,可是卻絲毫移動不了身上的任何部位,可見羿鋒出手的狠辣了。

「咦……你居然還活著?」

羿鋒很驚訝,在重傷情況下,承受自己全力的一腳,對方居然還活著,這大出他的意外。對於將級高手。他又多看了一分。

這淡淡的一句話,讓旁邊的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涼氣:感情這小子連肯利的左膀右臂也想殺啊?!他就不怕肯利不顧一切的報復嗎?!

望著地上已經凝固的血液,他們一個個心頭涼:「這小子或許真是惡魔轉世!」

珍妮丹也怔在了原地,一個將級,儘管是偽將級!可是卻也不是師級能對抗的啊,可是這一切,偏偏出現在自己眼前。他的實力真高到如此層次嗎?!

「虞姐姐!看來我真的惹了一個大麻煩!」珍妮丹苦笑道,連降級都能殺,那他在恐懼之城還怕什麼?難怪如此有恃無恐了!

虞妃看著珍妮丹說道:「你現土虎原本不斷攀升的氣勢猛的消失的一瞬間沒有。他就是借著這一瞬間敗的將級。只是不知道他使用的什麼手段,讓土虎忽然撤掉了自己的防禦!」

珍妮丹一愣,她搖搖頭道:「我沒注意!」

虞妃點了點頭,要不是因為自己琴魂太過強大,也不會現這一瞬間,這瞬間幾乎一閃就逝。在外人看來,羿鋒就是一拳敗了土虎!

「他很記仇!所以,他肯定會找你報復!如果你不想被他報復的話,叫克拉克去調和一下是哥不錯的選擇!」虞妃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說叫我去請那陰賊?!」珍妮丹雙目一瞪,顯然恨克拉克到極點,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恨上羿鋒,在加上對方侮辱自己和虞姐姐,才鬧到這種程度。

虞妃點點頭道:「要不然,你們根本擋不住它!當然,取決看你了!」

珍妮丹一怔,眼神也變幻莫定,直直的看著羿鋒!

……

羿鋒慢悠悠的走到土虎身邊,俯身在他耳邊細聲邪笑道:「沒有想到。本少還是一個攝魂師!」

土虎眼神死死的瞪著羿鋒,此刻他當然知道羿鋒是一個攝魂師:高級醫師,師級強者,攝魂師?!三個身份,讓土虎驚懼的同時,不由為老爺的命令感到可笑了起來。

「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本少現,用人練攝魂術效果很好。所以,我會去找你們老爺手下麻煩的。看他的人挺多的,應該夠我練手用!」

「噗嗤……」

土虎聽到羿鋒這句話,他一口血液再次噴了出來,眼中滿是驚恐之色:魔鬼,魔鬼……只有魔鬼才有這樣的舉動,用人命練攝魂術!

「噴血多繁瑣啊!我給你放血!這樣死的更快一些!」羿鋒淡淡的說道,劍尖輕輕的在他喉嚨處滑過。

望著又消失的一條生命,而且還是一個將級。一個個望著羿鋒的眼神也更加的驚懼!

這小子,下手太狠了?

「希望你們幫我傳個信!本少會報復的肯利的!報復行動明天開始,希望他們做好準備!」

淡然的聲音,讓所有人心頭只嘆囂張!如此猖狂有恃無恐的對肯利宣戰,無疑不是證明著他不屑肯利。

但是沒有一個人認為羿鋒可笑。經歷過剛剛一幕,羿鋒足以有說這句話的資本了! 第兩百一十四章八階!到了!

某個房間之中,四周滿布靈氣,盤坐與中間的少年手上印結不斷結起,無數靈氣順著他袒露的肌膚轟涌而去,瞬間被其納入體內。

隨著靈氣的不斷湧入,羿鋒氣海之中的能量漸漸的凝聚了起來,散著道道濕氣,彷彿要凝聚成水滴似的。

隨著氣海的不斷旋轉,一道道靈氣宛如實質般納入氣海,濕氣也漸漸加重了起來。羿鋒控制的魂力不斷的壓縮著靈氣。

將級的魂力,果然不容小視!壓縮靈氣做的輕巧萬分,那龐大的漩渦在羿鋒的作用下,一點點的凝聚了起來。

宛如清晨的白霧,其中融合著點點露水。羿鋒並沒有因此而停下自己的動作,魂力依舊壓縮著漩渦,偌大的漩渦在羿鋒一味的壓縮下,很快就縮成了一半,但是旋轉的度卻快了幾倍!

羿鋒沒有想到,這一戰會是他晉階的一個契機。羿鋒不得不佩服凌神決,釋放自己心中的殺戮,居然也能提升鬥氣。

現在羿鋒似乎有些明白邪宗的唯一一條宗規了——隨心所欲率性而為!歷代邪帝的這種心態,一定融進了凌神決中!只有這種心態,才能極快的提升凌神決!

想想歷代邪帝的手段,其中手段血腥,殺人如無物的並不在少數!殺戮在凌神決中應該有一個極高的地位。


羿鋒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控制著魂力不斷壓縮著靈氣,但是已經達到了極限的漩渦,再也縮小不了。只是散的道道濕氣,證明著他的靈氣已經極其濃厚了!

「七階!已經到了!」

羿鋒望著體內濃郁的靈氣,喃喃自語道,嘴角也閃過了一絲喜色,自己離將級又進了一步。

可是羿鋒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他的動作,從納靈階中取出克拉克給他的五階高級魅丹,想也不想的就丟人口中。

正好借著剛晉階的這個機會,羿鋒想憑藉著魅丹的能量再次晉級一階!達到八階的自己,那時候應該足以全身心放在修鍊攝魂術上。也足以鬧的肯利天翻地覆!

魅丹入腹即化,一股龐大的的如同滔天巨浪的能量向著羿鋒的氣海之中只轟了過去,如此強勢的能量,即使是羿鋒身為將級的魂力,也不得不小心控制,牽引著這道能量向著漩渦之中涌了過去。

頓時,那鵝蛋大小的漩渦,瞬間變大了一圈不止,在能量的湧入之中,體積還在不斷的變大。

如此狂暴的能量,即使是羿鋒也不敢掉以輕心,他急的控制著控制著漩渦旋轉起來,一點點的納入這這狂暴的能量。

羿鋒的額頭滲透出了冷汗,魂力的控制里達到極致,一點也不敢鬆懈。強大的能量轟擊著體內,讓他臉色慘白,嘴角微微抽搐。顯然是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隨著能量的不斷湧入,漩渦的度越來越快,體積也越來越大,那道道濕氣也凝聚了起來,形成了點點水珠!

氣海之中容納不了的能量,羿鋒向著經脈之中就牽引過去。按照凌神決的路線不斷的行走了起來,凌神決作為魂體雙修的功法,每次遠轉一拳,羿鋒就感覺自己腦海為之一清醒。他知道,這是他魂力在緩緩的提升。

感受到這一幕的羿鋒,也越來越對這歷代邪帝嘔心瀝血創造出來的凌神決佩服了起來,這功法確實變.態的逆天!

魅丹狂暴的能量依舊向著羿鋒氣海轟了過去,絲毫不顧及羿鋒慘白的臉色,強大的能量在羿鋒魂力的封鎖牽引中,只能融入漩渦,形成一點點水滴!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羿鋒全身的汗水流淌在全身時,那狂暴的能量才漸漸的緩了下來。這讓羿鋒大鬆一口氣的同時,精神也微微鬆弛了下來,緩緩的吸收著那原來越小的能量。

直到狂暴的能量變成溫和的水流,羿鋒這才開始壓縮體內的漩渦。

此時的漩渦,已經大變模樣了!原本白霧狀的氣海,此時白霧之中懸浮著點點水滴,好像是鑲在其中的晶瑩寶石似的。

隨著羿鋒魂力的作用,原本龐大的漩渦也一點點縮小了起來,懸乎的水滴也越來越多,當水滴佔到大概三分之一的時候,不管羿鋒再怎麼努力,他始終壓縮不了一點靈氣。

「這應該是魅丹能提升的最高實力!」羿鋒感受著體內濃郁的能量,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喃喃說道。

不得不說,這魅丹的效果極大,居然直接提升羿鋒到八階頂峰。羿鋒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攝魂師地位如此崇高了,單單能煉製魅丹這一條,足以世人為之瘋狂了。嘖嘖,一顆魅丹居然直接可以提升一個階層!這能是多麼大的誘.惑啊!

不過,利益和風險是同在的,要不是自己有著將級的魂力,怕是今天的結果就是爆體而亡。魅丹的作用大,但是危險也不小。

羿鋒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克拉克那麼小氣的人也願意把魅丹給自己了,要是等到他能服用的時候。怕還不知道多久以後!

羿鋒感受到體內平緩流動的鬥氣,查探一下自己的識海,嘴角也揚起了一道弧度,想不到魂力提高了許多,原魂也變得更清晰了一點,顯然是借著這次晉級再次吸收了一些魂力。

羿鋒微微的查探了一下,自己的攝魂師水平應該達到了師級二星!但是,他真正能展出來的實力不到八成!

看來,還得努力的提升原魂和魂力的契合度了。只有達到完美的契合度,自己才能緩緩提升攝魂術,也才能施展那些攝魂術攻擊!

只要完美的契合,就算自己真碰上將級二階以下的強者,自己也可以解決他!

羿鋒緩緩的收功,取過一套衣服裹在自己的身上,全身上下無不散著精力的他,拳頭微微一揮,在桌子上的杯子瞬間粉碎,變成了粉末飄散在虛空。

「八階的力量!果然舒暢,不知道將級的力量。那又將是如何?」

羿鋒笑了笑,將級離自己並不遙遠了。

「肯利!你不是要殺本少么?那我就讓你嘗試一下自己的人被殺的滋味。將來本少的攝魂術要是有所成就的話,我會記得你的!」

羿鋒沒有忘記昨天的話,他要要肯利為之膽顫!他要讓對方知道,自己惹上了一個不該惹的人,同時警告珍妮丹,警告克拉克。讓他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要不是看在克拉克同為聖宗的份上,要不是自己對他還有幾分好感,羿鋒怕是直接殺上珍妮丹府邸了。

「那麼……殺戮從現在開始!」

==純情的我明天生日,十八歲,恩對,就是十八,十八好幾年了!咳,還是一如既往的純情,這讓我很糾結。兄弟們有沒有美女介紹來禍害我啊== 第兩百一十五章殺戮開始

「砰……」


肯林暴怒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之上,那木質的桌子瞬間分崩離析,飛散的木刺直直的刺在前來彙報的手下腳上,但是深知肯利脾氣的他,硬是忍了下來,任由著血液染紅褲腳!

「你說什麼?」肯利拳頭之上青筋暴動,那雙三角形的細小眼瞳瞪了出來,死死的盯著這個身著黑衣的手下。

黑衣男人雖然膽怯,但是還是重複道:「老爺,那醫師血洗了我們七八個分散的勢力。」

「土豹呢?!他難道吃屎去了嗎?」肯利怒吼道,強大的聲音,讓黑衣男子的腳顫抖了起來。

「土豹長老每次趕過去的時候,對方已經見不到人影了。所以……」黑衣男子沒有把話全部說出來。

黑衣男子也從來沒有想過,對方會冷凝到如此地步。昨天不止殺了數十個人,甚至連土豹長老也殺了。更恐怖的是,聽說土豹長老被殺的時候,已經開始晉階將級了。那這高級醫師到底實力有多強啊?!

想到這,黑衣男子不由打了一個冷戰,眼睛不由輕輕的望了自己老爺一眼。果然現自己的老爺全身顫抖,臉色鐵青猙獰,顯然的怒和恨到極點!

想想也是,自己老爺在恐懼之城,何時受過如此的侮辱。對方昨天不僅把他的手下數十人殺了,更是殺了他的左膀右臂。這一切還僅僅是開始,對方現在更是猖狂的撲滅著老爺的勢力。這無疑是在恐懼之城所有人的注視下,在他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更讓他鬱悶的是,珍妮丹也趁著這個機會趁火打劫,瞬間讓他在恐懼之城的勢力縮水了大半!

肯利現在很後悔,後悔惹到這麼一個凶煞,原以為自己冒險殺了他就是,但是卻沒有想到對方實力也高的駭人,幾乎可以與自己媲美了。

一子錯滿盤輸,他在這場交鋒中,輸的很慘很慘。特別是恐懼之城現在湧起的無數不屑之聲,更是讓其怒火狂飆。

「小子,我要讓你生不如死!」肯利死死的握著拳頭,咬著牙齒一字一字的狠聲道。

「傳令下去!全城範圍內找尋找那小子!」肯利深吸了一口氣,微微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說道。

「老爺,土豹長老已經吩咐下去了!可是……」黑衣男子欲言又止!

「說!」肯利怒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