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羿鋒此時也沒有保留,一出手就施展最適合被群攻的阻擋招式。此時羿鋒實力達到五階,施展第四式也沒有以前吃力。

2021 年 1 月 17 日

不過,這兩個七階和五階卻為之心寒,這一招招凌厲的攻擊,次次指向他們的要害位置。這等凌厲的劍法,他們前所未見。

在羿鋒如此凌厲的攻擊之下,兩者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一絲的鬆懈。各自把自己的心神調節到頂峰。

「瞬移……」

羿鋒見對方居然擋下他如此多凌厲的攻擊,也終於有些忍不住了,瞬移不斷施展,與此同時,一道道攝魂術也轟向他們。

原本就只能擋下羿鋒第四式攻擊的他們,此刻在羿鋒瞬移不斷施展下,加上攝魂術的攻擊。兩者漸漸有些吃不消,那個五階應對不急之下,被羿鋒一劍刺在肩膀之上。

這讓羿鋒準備再接再厲,一劍把他解決,另一個七階再次施展月輪,向著羿鋒橫掃過來,讓羿鋒不得不回手擋過去。 第一一零零章

對方的這一劍,顯然蓄勢已久,這一劍之下,羿鋒被震的倒飛出去,嘴角一絲血液湧出,身影倒退了數十米之遠,這才堪堪穩住。

「不錯!好狠的心!」

羿鋒看著那個七階,滿是讚美的說道,沒有想到這個七階居然會這麼狠,居然用他的同伴做誘餌,然後藉機想要重傷他。


要不是羿鋒體內的經脈多了兩條,調動體內的鬥氣度極快,一般的偷襲根本無用,怕是已經重傷了,可是這也依舊讓他受了點傷勢。

那個七階望著羿鋒在他蓄謀已久的攻擊下,居然只是受一點小傷。他也錯愕不已,眼中滿是可惜和震驚之色,很難理解羿鋒在措手不及之下,為何還有那麼強的力量抵擋他那一招。

「可惜,居然沒有重傷你!」七階咬牙切齒的看著羿鋒說道。

「是很可惜,但是你馬上就不會可惜了。」羿鋒帶著一絲邪魅的陰笑,龍劍一揮,向著對方直直的刺了過去,利劍所過之處,空間宛如水波分流,一道道波痕漣漪向著兩邊散開。

「星爆蒼穹!」

沒有保留,施展出邪帝技能之中,攻擊最強的一招。

七階見狀,臉色大變,體內的鬥氣爆涌而出,月輪施展到極致,向著羿鋒就迎了過來。兩者力量對碰,驚雷之聲伴隨著勁氣,把羿鋒和對方都包圍在其中,阻攔了眾人的視線。原本和寧萱打鬥的兩個黑袍人,聽到這聲驚雷,也猛的逼開寧萱,目光灼灼的看著剛剛碰撞之處,此次任務的失敗與否,顯然是看這一招的結果如何。

兩道人影從中心位置暴退而出,各自向著後面倒退出去,空間在兩人的踩踏之下,一片片扭曲。

黑袍人注意到七階尊者,他嘴角湧出一股血液。羿鋒同樣嘴角掛著血液,只是不知道是剛剛的還是現在震出來的。

而就在以為兩人打成平手的時候,在七階尊者倒退的同時,兩朵不起眼的藍蓮花向著他疾馳而去,在他落定的同時,狠狠的轟在了七階尊階的胸口之上。

在藍蓮花的爆炸下,七階尊者一口血液狂吐出來,從虛空之上摔落,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

而原本倒退出去的羿鋒,此時也向著砸在地面之上的七階尊者疾馳而去,絲毫不給對方機會,利劍在他的喉嚨抹過,在他的魂體沒有消散之前,攝魂術猛的施展,一把把他的魂體取出,而後灌入玉瓶之中。

羿鋒這讓人反應不及的度,讓一個個愣愣的望著七階尊者的屍體。劉星更是雙腳不斷的打顫,他沒有想到羿鋒會這般的強悍,看著他帶來的另一個五階尊者,刺穿肩膀的五階尊者,怕是戰鬥力不足五成。這如何是羿鋒的對手?

劉星臉色一片慘白,看著羿鋒的眼中終於帶著驚恐。心底隱隱有些後悔,可是此刻後悔已經沒有絲毫作用了!劉星只能偷偷的打量四周,找著合適的逃跑路線。

兩個黑袍人望著羿鋒七階尊者就如此隕落,兩人也輕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羿鋒的實力如此之強,想起那些人帶來的情報,他就忍不住怒罵。

兩個黑袍人此時也生了退意,兩人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想著一方就疾馳而去。

「既然來了,那就別急著走!」

見對方居然妄想逃跑,羿鋒和寧萱一人追上一個,擋了下來。

兩個黑袍人望著站在他們前面的寧萱和羿鋒兩人,目光猛的一凝,眼中滿是猙獰之色道:「憑你們?就想留下我們?」

說完,兩人體內鬥氣爆涌而出,想著羿鋒和寧萱就砸了過來。

這一拳之下,讓羿鋒不得不閃身逼開,八階頂峰的爆力一拳,讓他感覺極為的驚悸。

黑袍人見羿鋒避開他,眼中閃過了一絲喜色,身影猛的變幻,向著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想逃?」

羿鋒沒有想到對方絲毫沒有和自己交手的意思,一心只想著逃,這讓羿鋒冷笑了一聲,體內的死氣爆涌而出,向著對方轟了過去。

黑袍人望著凝聚在羿鋒手上漆黑陰寒的能量,眼中有著驚懼,他一咬牙,看了一眼被寧萱擋住的黑袍人,身影一閃,逼開羿鋒的死氣,再次向著一個方向逃竄。

雖然他不至於怕羿鋒,但是對於寧萱卻顧忌不已。他們兩人聯手都奈何不了寧萱,那要是羿鋒和寧萱聯手,那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這麼一想,黑袍人也沒有和羿鋒打鬥的意思,身影猛的變幻,向著遠處的山脈疾馳而去。

「想跑?」

羿鋒冷笑了一聲,身影也施展到極致,有魅影身法,即使他是八階,羿鋒也不擔心他能逃走。

「草……」

那個黑袍人見自己總是擺脫不了羿鋒,心頭也有著著急,沒有想到羿鋒的度如此之快。


不過,羿鋒和對方畢竟相差三階之多,雖然藉助魅影身法度比起他快了許多,可是短期內還是追不上他。這讓羿鋒準備動用鬥氣雙翼的時候。原本逃跑的黑袍人,居然猛的停下來,身影暴退出去。於此同時,在遠處一股能量直轟黑衣人。

這一幕,讓羿鋒錯愕,心道他還有幫手?難道是落霞谷?

而就在羿鋒疑惑的同時,在不遠處,兩道人影從一個隱秘處走了出來。

羿鋒看著兩道人影之中的一道,極為驚訝的出聲道:「是你?」

那個年輕的男子微微笑了笑:「鋒少,別來無恙啊。」

羿鋒看著這個年青男子,眼中滿是疑惑之色,對於這個年青男子羿鋒也不熟悉。就是當初柳夢然的才藝比試的時候,他進入前十,成績甚至壓了四大才子一頭。羿鋒沒記錯的話,他的名字應該叫劉偉。只是沒有想到,此刻會再碰到這人。

當初第一次見到劉偉的時候,羿鋒就現他有些與眾不同。現在看來確實,雖然他此時的實力才王階。可是從他身邊的老者來看,實力應該不下於八階。

能有八階強者作為隨從,身份想來不簡單。 第一一零一章

&nb被那人一把抓住,直直的丟在羿鋒的面前。

羿鋒定眼向著飈射出來的這道人影定眼看去,現也有七階的實力。這讓羿鋒目光再次一凝,看著劉偉的眼神更加不同。出門一個七階,一個八階隨從。這等待遇,足以證明劉偉的不凡。

而就在羿鋒猜測著劉偉身份的同時,劉星看著劉偉眼中滿是猙獰之色:「劉偉,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對本少宗主動手。」

劉偉看也沒有看劉星一眼,對著身邊的七階隨從說道:「長老,幫我讓這個垃圾閉嘴。」

「是!少爺!」侍從恭敬的對著劉偉行了一禮,而後一把抓住劉星,粗暴的用著鬥氣封住劉星的的聲音,劉星原本猙獰的眼神,更是狠辣忌恨。

劉偉對於劉星視而不見,隨即看著羿鋒笑道:「劉星是我堂哥!」

這一句話,讓羿鋒似乎有些明白了:「你也是星月宗的人?」

劉偉點頭:「鋒少果然聰明,想來你也明白大概了。我一直覺得,少宗主的位置,這樣一個廢物配不上。」

「可是他是尊級二階,你卻尊階都不到。」羿鋒看著劉偉直言說道,意思很是明顯。

劉偉無所謂的聳聳肩道:「要是我能得到劉星一樣的培養,絕對不會下於他。舉宗之力,才培養出這樣一個廢物,星月宗的臉都被他丟盡了。」

羿鋒不可否置的笑笑,這劉星確實是給廢物。一個尊階二階,膽小怕事不說,而且什麼都得依靠別人。起碼,劉偉的狠辣就比他強很多。

而就在這時候,在另一旁和寧萱打鬥的黑袍人,也被寧萱一掌震的吐血倒飛出去。那個黑袍人被寧萱逼到了眾人的包圍之中。兩個黑袍人見四周強敵,臉色也變的極為難看。原本還有幾分希望逃走的,可是此時多了一個八階和一個七階,他們想要逃跑怕不會這麼輕鬆。

劉偉望著寧萱,眼中有著驚艷的同時,也對著寧萱笑道:「雅宗的寧宗主果然強悍。」

寧萱看了劉偉一眼,雖然驚訝劉偉能把他的身份認出來,但是也沒有說話,靜靜的站在羿鋒的身邊,氣勢把兩個黑袍人鎖定,防止他們逃跑。

兩個黑袍人見所有人的氣息都鎖定在他們的身上,兩人的心也不斷下沉。隨即目光轉向劉偉:「劉偉公子,你星月宗就是如此出爾反爾的嗎?」

「出爾反爾?」劉偉笑道,「兩位護法大人是不是說笑了,那是你和劉星的約定,又和星月宗有什麼關係?」

「你……」黑袍人怒急,「劉星作為星月宗少宗主,難道他不能代表星月宗嗎?」

「呵呵!或許他能代表一些人,但是絕對代表不了我。起碼,你們和劉星合作,就等於站在了我的對立面。」劉偉直言說道。

「一個小小的星月宗,難道想和我天府作對不成?」黑袍人此時也明白劉星和劉偉之間的矛盾很深,只能用天府的名頭來壓劉偉。


「天府我自然不敢惹。」聽到劉星這句話,黑袍人鬆了一口氣,不過劉偉下一句話,讓他那雙鷹目猛驟,「不過只要殺了你們,自然沒有人知道我和天府作對了。」

「鋒少,你說呢?」劉偉沒有管黑袍人的眼神,含笑的對著羿鋒說道。

羿鋒雖然不知道劉偉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但是對於他這個提議羿鋒自然不會拒絕。高階尊階的魂體,修鍊老頭子給的他那本秘籍,可大有好處。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把這些人解決了如何?」劉偉對著羿鋒笑道。

「正有此意!」

這一句話,讓羿鋒和劉偉兩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兩個黑袍人聽到兩個青年如此久決定他們的生死,心中早已經怒極。知道羿鋒和劉偉下了殺心的他們,心頭也一狠,向著羿鋒和劉偉就撲了過來。

以他們的實力,想要勝絕無可能。但是只要把羿鋒和劉偉給抓住,逃跑就絕無問題。

「哼!」

羿鋒望著向著他撲來的黑袍人,哼了一聲對著劉偉說道:「一方一個!看看誰先把他們解決。」

劉偉聳聳肩,心道這比試不比也罷,他們顯然比起羿鋒那邊實力差遠了。

劉偉自然不敢和黑袍人交手,以他尊階不到的實力,和黑袍人交手,絕對十死無生。他猛的後退出去,身後的兩個長老猛的迎了上去,和這個黑袍人戰在一起。

而羿鋒和寧萱也對望了一眼,向著另一個黑袍人轟了過去。

寧萱九階的實力,黑袍人自然不敢硬接。所以一招招都不要命的轟向羿鋒。知道八階力量恐怖的羿鋒,自然不會硬接他的力量,藉助的魅影身法,對方也奈何不了羿鋒。

「草……」黑袍人見羿鋒躲閃著如此快,忍不住怒罵了一聲,但是卻絲毫沒有辦法。

寧萱的攻擊,卻也絲毫不慢,身影不斷閃動,一招招直轟黑袍人,原本兩人都才堪堪擋住寧萱,此時單獨他一人,如何我寧萱的對手,黑袍人一咬牙,知道避無可避的他,手上的攻勢也不留情,每次的力道都驅使到極致,向著寧萱迎了上去。

可是儘管如此,寧萱一次的攻擊以及讓他血氣翻滾。

黑袍人心頭一狠,一咬舌頭,一道猩紅的血液飈射出來,整個氣勢暴漲起來,手臂之上的光芒大漲,原本的手臂居然咯咯作響,黑袍人的臉色也為之扭曲了起來。

羿鋒和寧萱看到這一幕,兩人身影各自退後了數步,這等強者施展秘法,威力定然十分之大。

寧萱和羿鋒體內的鬥氣也爆涌而出,一把把全身覆蓋住,寧萱的高階武技也施展出來,龐大的鬥氣牽扯的虛空泛起道道漣漪。

而黑袍人在血液落在手臂之上的時候,氣勢居然再次一漲,手臂甩動之間,一股澎湃的鬥氣爆涌而出,向著羿鋒和寧萱狠狠的就抽了過來。 第一一零二章

「哼!」

寧萱望著對方施展秘法之後,鬥氣暴漲到如此地步,雖然心頭警惕,但是見對方居然想憑藉著這一招就解決他們,心頭卻極為不屑。

她體內的鬥氣沿著一種奇特的路線運轉,浩瀚的鬥氣把整個虛空都照的深藍無比,而後向著對方爆涌而來的鬥氣轟了過去。

「碰……」

兩人施展的高階武技對碰在一起,整個地面和天空都為之震動。一道人影在這次對碰之下,在天空留下一路猩紅軌跡,向著遠處跑了過去。

與此同時,寧萱身影也向著後面倒退出去,腳下踩動,一個個數米大的巨坑憑空出現。

而原本站在另一處的羿鋒卻猛然消失,瞬移不斷施展,留下一道道殘影之後,瞬間就到了虛空之中拋飛的人影旁邊,龍劍猛的向著那道人影刺了過去。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這道人影也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與此同時,這道人影身上一個模糊的魂體猛的飈射出來,向著遠處逃竄。

見到這一幕,羿鋒冷哼一聲,攝魂術透體而出,一把把對方鎖定,而後猛的拉扯回來,在那道魂體的驚恐之中,灌入玉瓶之中。

不過,對方魂體的逃竄,讓羿鋒也極為驚訝。想不到達到八階之後,魂體居然還能逃竄。那豈不是說,八階之上的尊階,以後對付他們,都得小心對方的魂體逃竄。

寧萱見羿鋒把玩著玉瓶,開頭說道:「達到八階之後,隱隱能自主修鍊原魂了。所以魂體和平常尊階不同,八階之上的魂體,有一定的攻擊性,也能透體逃跑。」

羿鋒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一點什麼說道:「那突破君階,是不是和原魂有關?」

寧萱點了點頭:「君階和尊階是分水嶺。雖然八階開始就隱隱能修鍊原魂了。但是要突破到君階,那就得鬥氣和魂力徹底融合,不能再單獨修鍊了。然後才有可能衝刺君階。原魂的因數最大!我現在雖然步入九階,但是想要衝刺君階卻還不知道那一日。」

羿鋒笑了笑,握了握寧萱的手道:「我相信你,很快的。」

聽到羿鋒的話,寧萱嘴角也有著一道淡淡的笑意。輕聲嗯了一句,也沒有說什麼。

見寧萱如此,羿鋒的目光也轉向了劉偉那一邊。羿鋒心底很清楚,想要突破君階必定有著什麼特殊。不過他的實力還未到那種層次,現在還用不著著急。


至於寧萱,有老頭子魂渡的感悟,想來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劉偉那一邊並不輕鬆,一個八階和一個七階雖然佔據了上風,但是想要斬殺對方卻極難。

「要不要幫忙?」寧萱看著羿鋒詢問道。

羿鋒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戰決!」

寧萱展顏一笑,曼妙的身影閃動,向著打鬥中央就疾馳而出,羿鋒也不甘示弱,同樣疾馳而去。

隨著羿鋒和寧萱的加入,那個黑袍人的壓力大升,被四人層層包圍,他知道想要逃出去怕是不可能,看了一眼另一處黑袍人的屍體,牙齒一咬,整個軀體爆漲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寧萱臉色一變,對著幾人大喊道:「退!他要自爆!」

這一句話,讓羿鋒和寧萱等人急的倒退出去,羿鋒體內的噬珠能量爆涌而出,把寧萱和他層層包圍,隨即兩人身影化作一道道殘影,疾馳而走。

「轟……」

隨著驚雷般的巨響,以自爆中心,一股能量向著四周蔓延開來,能量蔓延之處,空間一塊塊的碎裂。強大的能量衝擊,即使是以羿鋒和寧萱的度都閃躲不急。

一股能量餘波轟在了羿鋒噬珠組成的能量罩上,雖然被吞噬了大半。可是殘餘的能量依舊轟在了羿鋒的身上,龐大的力量,讓羿鋒嘴中一口血液噴了出來。

而同時,劉偉的兩個隨從。也一口血液噴吐了出來,兩人拋飛出去。唯一沒有受到大傷害的就只有寧萱,羿鋒的噬珠幫他擋住大半攻擊之後,以她的實力輕而易舉就接下了餘波。

「羿鋒!你怎麼樣?」寧萱幫羿鋒擦拭了一番嘴角的血液,對著羿鋒著急問道。

羿鋒搖搖頭道:「不礙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