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羅天伸手對著眾人一抹,掌中陣陣綠色光芒沒入他們體內,不一會兒,林達清醒過來,白賜站立起來,其他人的傷勢也被治療好了。

2021 年 1 月 5 日

此時,禁室當中的屠殺已經接近尾聲。

「求求你,別殺我,我乃是聖者學院的副院長,我家裡有很多……」一個過百老頭兒跪地求饒。

鄭福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滅殺。

羅天走過來,看剩下的生還者。

「聖者學院所有領導,都在這兒嗎?!」羅天問一個生還者。

那生還者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抬頭看了一眼羅天,低聲道:「回大人,正是。」

聞言,羅天眉頭一皺。

「大人,請您……」這生還者話沒說完,便被羅天揮手滅殺。

「剩下的,一個不留。」羅天說完這話,轉身對白賜幾人招了招手,示意可以離開了。

「遵命。」鄭福舔了舔嘴唇,轉身獰笑望著這群瑟瑟發抖的豬崽,御氣凝刀,一刀一個小豬崽。

……

聖者學院已經成為廢墟,高層領導也被屠殺的一乾二淨,羅天琢磨著,這場所謂的天下第一魔法學院的比賽,他格力皇家魔法學院可以說是拔得頭籌。

一行人走出避難所,羅天對眾人道:「這次比賽,我想也到頭兒了,你們先回去,我得尋點兒東西。」

白賜舉手道:「天兒哥,可以跟著你嗎?」

羅天搖頭:「你跟著我幹嘛?!」

「因為可以變強。」白賜正色道。

這時,林達和大力對視一眼,兩人走出,齊聲道:「加我一個吧。」

見此,羅天有些頭疼地撓了撓後腦勺。

他留下來的原因一是準備搜尋一下這聖者學院是否擁有大陸之心,二則是前往那空間裂痕,去玄幻世界走一遭。

唰。

這時,天空上一道銀色流光閃過。

羅天抬頭一看,流光目標直指不遠處的空間裂痕。

凝眼再看,一道身影顯現,正是之前在聖者學院大門阻攔他的那個青年,與之同行的還有那個火之精靈。

「那是?!大陸之心?!」突然,羅天看到青年手中的一枚石圓球,臉色一怔,就是這一愣兒神,那青年與火之精靈踏入空間裂痕。

羅天整個人騰空而起,對地上眾人道:「我搭建傳送魔法陣將你們送回去,我有要事為先。」

霸道總裁小萌妻 說完,兩個傳送魔法陣被他搭建在半空當中。而後對鄭福道:「你隨我一同前往玄幻世界。」

鄭福一愣兒,不過很快回神兒過來,身子騰空而起,來到羅天面前。

「走吧。」羅天朝空間裂痕處飛了過去,鄭福緊跟其後。

地上的白賜眾人想不到羅天竟然如此果斷離去,一個個氣的直跺腳。

「太可惡了。」白賜道。

「加一。」林達附和道。

「無知。」一旁地慕容珊冷笑道。

「誒,你這丫頭,別以為你是妹子,我就不敢動手打你啊?!」白賜一撩袖子,上前一步。

「哦?!」慕容珊冷笑迸發出自己的聖者氣勢,道:「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怎麼樣?!」

撲通一聲。

白賜直接趴倒在地,哭喪著臉道:「小姐姐,對不起。」

……

這邊兒,羅天兩人一前一後踏入空間裂痕。

「順著這條通道走下去即可。」鄭福在後面兒道。

羅天點頭,發現這條通道黑漆漆,一點兒亮光都沒有。

「主人,等會兒降落的大陸名為中央大陸,乃是玄幻世界最為中心的一塊大陸。」通道內,鄭福介紹道。

羅天擺手道:「我知道。」

鄭福先是一愣兒,隨即想到這位主人擁有神鬼莫測之能,可以將一個人的記憶轉接到另一個人腦海當中。

這時,前方傳來一陣亮光。

鄭福振了振精神,他知道,通道快到盡頭了。

兩人再走一段路程,來到通道盡頭。

「大人,踏進這個光圈,咱們便降臨玄幻世界了。」鄭福這時候上前一步,手指前方一個光圈道。 此時,中央大陸,徐州邊境的一座森林當中。

「肖恩,你一定要與我令狐家為敵是吧?!」森林中心,有兩方人對峙著。一個黃毛少年冷視一個紅髮少年,臉上儘是怒氣。

紅髮少年冷笑一聲,指著不遠處的妖獸屍體道:「這妖獸並非你我所殺,能者獲得,何來先後一說?!」

這話一出,令狐宇眼睛眯起來,透露出一絲殺意。

兩人同為徐州城內大家族子弟,雖說平時小有摩擦,倒也沒有生死相鬥。

不過,這可是一具武尊級別的妖獸屍體,價值連城,他令狐宇自然不可能拱手相讓。

「這麼說來,戰吧!」令狐宇懶得廢話,武宗級別的氣勢迸發出來。

吼。

就在這時,森林深處傳來一聲獸吼。

緊接著,一頭三米多高的白色巨猿從陰影地帶蹦了出來。

轟。

距離眾人不遠處的一個空地,直接形成一道深坑。

唰地一聲,白色巨猿跳出深坑,來到地面,碩大的眼珠子掃視四周,在見到不遠處一具妖獸屍體之時,頓時發光起來。

白色巨猿的出現,讓令狐宇臉色一變,身後十幾個年輕人臉色也是齊齊一變。

「白猿?!這可是武尊級別的妖獸!」肖恩眉頭一皺,輕聲吐出這妖獸的身份。

一個少年扭身,想要悄悄逃跑。在這頭武尊級別的妖獸面前,十死無生。

「人類,死!」白猿一指點出,身影消失在原地,一眨眼的功夫,來到這想要逃跑的少年面前,一指戳死。

咕咚。

一陣吞口水地聲音響起。

白猿醜陋的臉上儘是笑意,揮舞雙拳捶了捶自己的胸口,發出一陣震耳欲聾地吼叫聲。

「可怖!」令狐宇深呼吸一口氣,在場的人,最高不過武宗級別的小高手,如何是這頭妖獸的對手啊?!

「我不想死啊!」這時,又一個少年想要逃走,不過剛出聲,一道黑影閃過,眾人目光轉過去,便見白猿從天而降,一腳踩死這個少年,

噔噔噔。

瞬間,這個區域的人,急忙後退,一個個臉上掛滿恐懼。

屠殺!完完全全的屠殺,一點兒反抗之力,都沒有!

肖恩露出一絲苦笑,搖頭嘆息起來。

武宗級別的妖獸,他們這群人合起來輕鬆擊殺,但這武尊級別的妖獸,就算再來二十個武宗,恐怕都要全死在這兒。

「人類,都死!」恐懼在眾人心裡開始蔓延,白猿怒吼出聲。

撲通。

氣勢洶洶,震的在場人全部趴倒在地,等待死亡的降臨。

吼。

北京雪人 白猿怒吼一聲,捶打胸口,隨即身影消失在眾人視線當中。

噗哧。

身影顯現,一個趴倒在地的少年被白猿一腳踩死。

吼。

再吼叫一聲,同樣如此,又一個少年被踩死。

「到了。」在白猿第三次吼叫的時候,天上一道亮光閃現,而後傳出一道聲音。

白猿耳力驚人,停腳朝天空看去。

一個少年,一個中年,站立高空。

「人類?!死!」白猿眼睛瞪大,一個蹦身,跳到空中,對著少年一拳轟出。

「哎。」地下的肖恩重嘆一口氣,這兩個人,當真運氣不好。

高空上,羅天一臉懵逼。

這特么,剛踏出通道,就被人……啊不,一頭妖獸惦記上了?!

轟。

羅天還處在懵逼狀態當中,這白猿的一拳已經轟在羅天身上。

「嗷……」羅天啥事兒沒有,反而這白猿粗壯的手臂竟然無故炸裂開來。

「神經病。」羅天搖了搖頭,他的肉身強度,便是這玄幻世界中的神王之境所全力轟出的一拳,恐怕都無法撼動他半步。

這一個小小武尊級別的妖獸,對他出手,沒被反震死,這真是天大的幸運。

「這……」這一幕,讓地下趴倒的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將心中的恐懼衝散一絲,不可思議浮現心頭。

「這個少年,太強了。」黃毛少年令狐宇目瞪口呆,一個武尊級別的妖獸全力出手,手臂竟然反被震炸裂,這如何不令人震驚?!

吼。

白猿手臂炸裂,疼的它朝著羅天怒吼一聲。

羅天眉頭一皺,一旁的鄭福察言觀色,一步踏出,武聖氣勢迸發。

嘩。

「武聖?!這是一尊武聖?!」地下的少年感受到這股氣勢,震驚出聲。

「沒錯,這等氣勢,比之家中長輩還要強勢幾分。這位大人,在武聖當中也是頂尖存在。」令狐宇從地上爬起來,昂頭望著高空上的鄭福,目光當中儘是崇敬。

一尊武聖,抵得過百尊武尊,甚至,個別頂尖武聖,任你千尊萬尊武尊在其面前,都如同螻蟻一般。

「肖家第三代嫡系子弟肖恩,拜見大人。」肖恩也從地上爬起,緊接著朝天空高呼一聲,以一種朝聖的姿態跪下。

聞言,令狐宇臉上一陣驚愕。

隨即,很快回神兒。

高空之上,可是一尊武聖級別的絕世強者啊!

「可惡!」令狐宇懊惱自己的後知後覺,急忙複製肖恩的動作姿態,同樣高呼道:「令狐家第三代嫡系子弟令狐宇,拜見大人。」

「哼。」肖恩目光轉下,看了一眼令狐宇,嘴角勾起一絲鄙夷地笑容。

令狐宇置若罔聞,在一尊武聖面前,不求獲得青睞,單單讓這種大人物對他有個印象,那便是已經獲得天大的好處。

「人類,強!我,逃!」白猿齜牙咧嘴,手臂傳來的疼痛讓它面容扭曲,此時再感受到鄭福武聖級別的氣勢,逃跑的念頭浮現出來。

「逃?!」鄭福臉上儘是冷笑之色,探手一抓,這看似沒有任何力量的一抓,卻是讓這白猿面露驚恐。

「氣爆!」鄭福喝道。

手掌一緊,便見白猿巨大的身軀轟然炸開。

白猿一死,地下的少年一陣歡呼雀躍。

「主人,下方有群玄幻世界的人。」鄭福後退一步,低聲道。

「下去看看吧。」羅天道。

兩人飄然落下,發現這群人跪倒在地,面露崇敬之色。

「這是中央大陸?!」鄭福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