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總之怎麼能讓南初傷心,他就怎麼去做。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時間轉眼過去幾天。

傍晚琉璃別院客廳,南初坐在沙發邊上,陸司寒陪在她的身邊。

但是南初心情顯然不是很好,就在剛剛想陪奶包一起去和肉肉玩耍,但是奶包說她假仁假義。

所以即使看著搞笑綜藝,南初臉上仍舊沒有笑意。

「你管這個小兔崽子去做什麼,就是欠揍。」

「要是你不開心,現在我就揍他一頓,給你出氣?」

「你敢!」

聽到陸司寒要揍奶包,南初立刻攔在他的面前。

奶包不壞,只是對她似乎總是不能卸下心防。

正說著,祝林進入客廳,這是上次花園跪下半個小時以後,首次出現。

「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稟告。」

「你說。」

陸司寒做出嚴肅表情,不再去和南初嬉嬉鬧鬧。

「這段時間,自知沒有臉面待在先生身邊,我想立功,所以著手調查聽話水事件。」

「總算幾天探訪,讓我挖到一點內幕。」

「自從前段時間,先生放出口風,您說想要徹查聽話水,整個錦都聽話水立刻消失,不過仍有一家酒吧還在頂風作案。」

「這家酒吧名字叫伊甸園。」

「聽話水,好像就是以前周政給我喝的迷/葯」南初坐在一旁安靜聽著,等到祝林說完,她才開口。

陸司寒點頭,確定她的懷疑。

「錦都這是國都,怎麼能有這種齷齪玩樣,既然現在知道伊甸園存在,是不是該把壞蛋一網打盡?」 這時,車頭掛着的鈴鐺,叮咚叮咚的響了起來,特別刺耳響亮,帶點幽怨,就像鬼哭狼嚎一樣,反正聲音聽起來特別不舒服。它響得越厲害,窗外的風就颳得越大,漸漸地還從四處躥進來了一股黑色濃煙。頓時整個車廂就煙雲霧繞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起來。

郝健莫名感到一陣寒意,從四面八方襲來。他心裏越害怕這裏就顯得越陰森恐怖。

驟然狂風大作,整個車廂的燈光忽閃忽閃若有若無的樣子,然後刺喇了一下,就熄滅了下來。

這是要大幹一場的節奏!厲鬼出沒麼?

等郝健反應過來,那傢伙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等郝健看清楚他的樣子,極爲大吃一驚,那哪裏是一個人啊!分明就是一頭兇面獠牙的羊頭怪物!

這怪物,羊頭人身,手裏拿着一把金黃色的鋼鐵釵,身披血紅色的披風,羊頭毛色雪白,雙眸卻呈血紅色,暗紅幽深的目光向着他猛紮了過來,嚇得郝健倒吸了一口涼氣。

郝健連連退後,仔細一看,這羊頭人身的鬼東西全身上下都散發着詭異和危險的氣息,絕對是一個超級危險的怪物。

嚇得郝健連忙周旋了起來,怪物上前一步,郝健就後退好幾步。直到他被逼在車廂的角落裏,無處可逃,無地可躲。

“叮咚……叮咚……”

“叮叮…咚咚…”

“叮叮!——咚咚!”

這時怪物脖子上的那顆銅綠色的鈴鐺,叫得更厲害了。這鈴鐺貌似有妖氣一般,發出的鈴聲有攝人心魂的作用。

郝健剛纔稍不注意,差點就被這鈴聲給迷惑住了。

這羊頭不僅長得像個怪物,穿着打扮也這麼奇怪,黑紅色的眼珠子也很瘮人,怪異。尤其是他那羊頭脖子上掛着的那顆銅綠色的鈴鐺,聲聲幽怨刺耳,就像是在招魂一樣,特別怪異。

看着空中旋轉的股股黑氣一點點被着銅綠色的鈴鐺給吸收。郝健頓時有種超級不好的預感。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銅綠色的鈴聲正在漸漸的,漸漸的吸引那些亡魂,孤魂野鬼的怨力,靈力,戾力,他是想把他們的力量都歸於自己,然後再用這些力量來對付郝健。

我勒個去,我該怎麼辦?

瞬間,那怪物橫在了郝健的面前,他的羊頭鼻子還源源不斷的向外冒着怒氣,還有那散發着詭異紅光的眸子,都對郝健充滿着敵意。

怪物一副要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還要把郝健打成豬頭的樣子!

“不”,郝健拼命搖頭,他不能坐以待斃!

人在面臨恐怖與死亡的時候,總是不願意靜靜地等待死亡的降臨,人到這個世界上,總要做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哪怕是臨死的時候,也要翻天覆地的做出一些抗爭纔是。

(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郝大哥,都快自身難保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廢話啊你。)

“救命,有沒有人?”

“快來人啊!怪物吃人啦!”

我願意 郝健被嚇得下意識的呼救出來………

“小子,你別費勁了。是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我最後給你兩個選擇。你給我聽好了。”

——“第一,掏出手機,充值冥幣。”

——“第二,抗爭到底,接受死亡。”

“我去!”

郝健目瞪口呆了。

“這,你要我怎麼選?我沒法充值,手機無法開機。”

“呔!”

“滿嘴跑火車,小子,你休得要討價還價。老鬼我的耐性並沒有那麼好。”他揚起手中的鋼鐵釵欲向郝健猛刺過去。

已經嚇得郝健連連作揖,求饒道:“鬼大哥,拜託,可不可以有第三個選擇?你不要衝動,打人是犯法的,打人是不好的,打人是沒有禮貌的。俗話說,暴力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得以德服人,才能立信於民立威於我啊?”

“小子,你休要給我賣乖,你個坐霸王車的傢伙,怎麼可能說出大道理來!肯定是從書上學來的。說不定還是死記硬背的。老鬼我可沒那麼好糊弄。快選,就這兩個選擇。”那羊頭怪物步步緊逼絲毫不退讓。

我還就不信了,這招萬能的拍馬屁對閻王那摳老頭都有用,對你會沒用?看來是沒裝逼到位,繼續……

郝健一邊對着他好一頓吹噓誇捧,一邊對他使用着激將法,希望能有用。

“你想啊,這方圓幾百裏都都知道你楊老鬼是一個大名鼎鼎,威風凌凌,從來不仗勢欺人,也從來都不以強欺弱,所以他們才佩服你呀,佩服得五體投地勒。若是今日你,只給我這兩個死路的選擇,是不是會有揹你的名聲?你就不怕將來會被人恥笑?”

果然被郝健這麼一說,怪物開始有點動搖了。他眼睛裏的紅光也若隱若現,若有若無了,鼻息也開始,漸漸平穩起來。只是他的瞳孔有點深邃莫測,似乎在思考着啥東西。

怪物頓了幾秒,才鬆口道:“那好,小子,我就給再給你個選擇。我楊老鬼也不是一個不通情達理的人。你今天能否活着出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若是本事不濟,那就別怪我一口吞了你。反正我也好久沒開葷了。”

我怕什麼,反正我都已經是死人一個了。活着與死了對自己來說,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就儘管說!”郝健也十分坦誠,豪爽的說道。

——“第三,十秒求救,機不可失。”

“啊,只有十秒,這也太短了?”

——“現在倒計時,十秒開始。”

——“十。”

我去,這麼坑!這簡直就是驚魂倒計時啊!

——“九。”

郝健在大腦,高速旋轉中,找誰求救呢?閻王?閻王肯定是不行了,冒死打攪他的美夢?否定……

那找誰?找牛頭?就更不行了,一來關係不好,二來就憑他那個拍馬屁的性格,恐怕早就跟在閻王的屁股後邊寸步不離了。

對了,傻,找妞妞啊?看看她有沒有什麼補救的辦法?死馬當活馬醫唄!

——“八。”

“妞妞,妞妞,不要睡了。快醒醒,出事了。”郝健驚慌失措的默唸道。

——“七。”

妞妞一如既往的睡意朦朧道:“哥哥,發生什麼事了?”

——“六。”

“妞妞,我身旁這個,羊頭怪物我給了我三個選擇,若是我不能,支付起公交車費,這個怪物就要把我給吃了,就在幾秒之後。妞妞你快一點給我想個辦法!”郝健差點有點語無倫次道,“就是快點給我充值冥幣,充值冥幣呀!”

——“五。”

“啥?哥哥,你能不能說慢點,我有點消化不良啊!”妞妞的聲音聽起來一臉蒙逼的樣子。

——“四。”

“我的姑奶奶,這是要命的事!”聽着倒計時,越來越接近完結,郝健的心裏也越來越慌亂了起來。

——“三。”

“就是在手機裏面給我充值冥幣,充值冥幣,充值冥幣,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懂了嗎?”

——“二。”

“哦,我懂了。”

——“一。”

“啊,完蛋了。”

——“十秒倒計時,已結束。”

郝健雙腳發軟,立馬癱軟地坐在了,角落裏。

一想到自己將要被那羊頭怪物給一口咀嚼碎了,血淋淋的吞進肚子裏,再進入他的消化系統,一陣搗鼓,最後,通過他的十二指腸,變成便便給排了出來。

哦,no?

那將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啊! 第790章做不到讓南初冒險

「夫人,伊甸園這件事情,恐怕還要從長計議。」

「先生,他從事件開始,就在懷疑聽話水是和警衛處存在千絲萬縷關係。」

「前段時間先生故意放出口風,當著韓邢的面說出聽話水,然後聽話水立刻消失,很明顯警衛處通風報信。」

祝林解釋道,所以光光剿滅一個伊甸園根本不夠,他們需要將所有黑暗邪惡勢力通通連根拔起。

「其實,我還有個情報,或許對於挖出幕後勢力有些幫助。」思考過後,祝林吞吞吐吐的說。

「這都什麼時候,祝林,你就趕緊說吧,早點解決這件事情,就能減少女性受到傷害。」南初一貫都是急性子,忍不住開始催促。

「我在伊甸園喝酒時候,認識一位顧客。」

「他說他的女友,有次與他吵架,就在伊甸園喝酒,結果失蹤。」

「後來他去報警,懷疑女友就在酒吧被拐,但是最後不了了之,還是毫無音訊」

「我是懷疑這個酒吧內部或者錦都某處機構,專門藏著這些失蹤女孩,就為滿足某些禽獸私慾。」

祝林一邊說著,一邊去看先生臉色。

果然先生臉色非常難看。

在他統治時候,發生這種醜聞,底下某些混蛋利用權利為所欲為,簡直就是罪該萬死!

「既然這樣,我想我們也能安排女性間諜進入酒吧,找到那些無辜女孩被關地點,到時不就能夠治罪?」

「而且或許那些女孩見過幕後主使,到時也能指認指認。」

南初細細思索想出這個辦法,但是立刻就被陸司寒否決。

「不能這樣去做。」

「如果我想安排間諜,勢必將會驚動警衛處,驚動韓邢,到時一切都將沒有意義。」

陸司寒淡淡的說,內部出現腐敗,所以變得難以處理,現在真的誰都不能信任。

偏偏短暫時間,想要重新培養一個間諜,根本難以做到。

「我怎麼樣?」

「雖然沒有接受專業培訓,但是長的過關,心理素質勉強可以,最重要的,絕對不會背叛你們。」

南初話音落下,陸司寒,祝林目光通通落在她的身上。

的確南初她從各個方面考察,都是這個案件最最合適間諜。

首先南初剛來錦都,沒有任何案底,懂得散打,跆拳道,同時嗅覺味覺靈敏,能夠品出聽話水味道。

「不行!」

「誰都可以,就你不行!」

思索過後,陸司寒直接拒絕。

到底自己還是自私一把,他想保護他的子民,但是做不到讓南初過去冒險。

只要是個任務,就有風險,萬一出現不可抗力因素,萬一救援不夠及時,南初孤身留在危險地帶,很有可能滅口。

她是他的珍寶,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絕對不能再出一點閃失。

「沒錯沒錯,夫人您的身份尊貴,這個任務暫時不急。」

「我再找找,我再找找,肯定能夠找到其他合適間諜。」祝林同樣支持先生這個決定。

「身份沒有尊貴分別,那些女孩現在可能處於水深火熱當中!」

「如果再晚一天,說不定就有其他女孩遭到他們毒手!」

你的愛似水墨青花 「總之這件事情免提!」

「祝林,以後聽話水事件,單獨和我報告。」

陸司寒揚聲呵斥,起身沉臉朝著書房走去。

他還沒有弱到要靠南初為他隻身犯險!

南初看著他們背影,氣的粉拳捶在沙發上面。

有些時候,南初覺得陸司寒就是真是倔。

明明事情可以有個更好辦法解決,但是他就不肯同意,什麼事情他都想要自己解決,知不知道這樣很累!

總之這件事情,南初已經決定幫他,當然也不只是幫他,南初想要解救被綁女孩!

打定主意,翌日傍晚,南初就以外出購物理由,自己開車離開。

陸司寒這段時間,一直忙著尋找合適間諜,所以根本沒有在意南初動向。

匆匆忙忙來到銀座廣場,南初隨意買上幾件衣服付錢,隨後直接前往伊甸園。

晚上九點,伊甸園只是剛剛開門,但在這條街上隨便打聽打聽,就能知道這裡已被稱為錦都銷金窟。

南初心中暗想,這樣一間小小門店,破舊不堪,如果不是做些違法生意,只怕根本沒有生意。

很快打起精神,南初嘴角勾起一抹淺薄的笑,閃身進入酒吧。

酒吧裡面龍蛇混雜,男男女女都在舞台下方扭動身軀。

南初穿著白色羽毛弔帶背心裙,搭配濃濃煙熏妝。

純潔邪惡兩種落差,落在她的周身,讓人想要破壞卻又畏懼。

一雙杏眸掃過舞台,落在二樓卡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