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絲毫不知情的王旭三人,這時已經進入山谷近百米。他們三人來到了一個狹小的山洞之外,感受著從洞內傳出的更加濃厚的香氣。霍若曦都不禁地手中緊緊地握住一張透發著古樸之色的畫卷,神色緊張地注意著四周!

2021 年 1 月 7 日

王旭只是隱隱感覺到霍若曦手中的畫卷不是凡品,卻因為根本就對天聖大陸之上的事情了解不多,也沒有著多少的異樣之色。然則,身處王旭左側的茹夢子在看見霍若曦手持的那幅古樸畫卷后,卻是神色微微變換著,顯然,她已經看出了什麼!

微微調整了心態的茹夢子,進入山谷后,也是越發地感覺到這個山谷透露著一股古怪的死寂一般的氣息。與充滿著無限生機的七色果氣息,形成鮮明的對比,更是顯得異常的相機格格不入!

臉色充滿著凝重之色的茹夢子,手中也赫然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通體晶瑩剔透的三尺寶劍!王旭甚至發現在寶劍靠近劍柄的下方,有著「天華」兩個微小的充滿陣陣流紋的古體字!王旭心中尋思著:

「看來,二師姐和六師姐都是真正有著不小來頭的,天華劍!顧名思義,有著取天地之精華方凝鍊而成!不過,現在還是得小心山谷中的那位!山谷中的那位仁兄似乎也很不簡單,就是我也只能隱隱感覺出,他至少有著三階巔峰境的實力,具體的也察看不出!」

心中有著點滴考慮的王旭,聚聲成束地對著霍若曦說到:「六師姐,我和二師姐先進去。你留在外面把風。不要讓洞中的那位仁兄再招來其他幫手!」

王旭說著,手中卻是赫然出現了陣陣流紋,傾刻之間,王旭在洞口劃下了近百道手印。一個三丈大小的太極圖出現在王旭前方!而後,王旭雙手朝著洞口一揮,整個太極頓時向著洞口飛去,而後消失不見!

有著守一境修為的茹夢子和霍若曦卻是能夠同時感覺到,在王旭的那個太極圖消失在洞口之後,她們的神識一下子就無法探出山洞之外。此時,她們也明白王旭顯然是要將山洞中發生的一切與外界隔絕起來!


大大咧咧的霍若曦還沒有感覺到什麼,而茹夢子卻是再次為王旭的舉動而感到異常的吃驚。茹夢子是越來越覺得王旭委實不像他的外表所表現的只是一個小孩子。他的一切行為,都與一個心智完全成熟的成年人,也沒有太多的區別!

壓下自己心中疑惑的茹夢子,與王旭兩人再次慢慢地向著縱深不知幾許的山洞走入!一個時辰后,就是王旭都有些駭然。因為這確實不能再說是一個山洞,它儼然就已經能夠說是自成一個小山谷了!

剛開始時,還保持著山洞模樣,但就在王旭和茹夢子兩人向內走入近五里左右的距離后,卻發現通道越來越大。最後,整個山洞的通道已經有著近百米高、近三百米寬!這不再是一個山洞通道了,而應該說是一個小峽谷了!

王旭和茹夢子還在為眼前突然間的景象而震驚時,卻是剎那間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氣息向著他們猛然間靠近!感受著這股詫異出現的強大氣息,就是之前有所感應的王旭,都是心中暗自震驚,他也沒有料到,之前感應的氣息會與眼前的這股氣息有著如此大的差距!

若說剛剛王旭預想的只是一股三階巔峰之境的氣息,那現在感受到的如此巨大威壓的氣息,也至少是四階人級之境的!王旭在以前沒有離開過紫荊山莊之前,確實不明白半聖境以下各種境界的威壓,是以,也從來就不知道自己的識海有何特別之處!

但是,後來隨著與南宮若穎出來闖蕩后,儘管王旭嘴上不說,但他內心也明白自己的識海必定有著特殊之處。他每每都感覺到他每次感受到的各境界氣息強度與李薇兒、南宮若穎等人描述的大不一樣!


王旭的瞬間走神之際,卻見遠處出現了一條身體有著近三米粗,身長長達兩百多米的灰色巨蟒,迅速地朝著他們兩人靠近!一股龐大的壓力撲面而來,瞬間讓王旭和茹夢子兩人覺得呼氣都有些困難!

看著如同一條小山丘一般、不斷靠近的灰色巨蟒,天性怕這類線性動物的茹夢子,卻是臉色巨變!渾然忘卻自己是一個有著守一境四重天的修神者!身體都下意識地靠向一邊王旭那比她還要瘦小的身上!

王旭顯然也看出茹夢子並非是畏懼灰色巨蟒蛇的實力,而是僅僅出自於女孩子的天性,心中沒來由地掠過一絲的憐惜、又有著幾分的笑意!儘管王旭也知道這個場景之下,委實不應該有這種反應!

灰色巨蟒詫異地在王旭兩人的十丈開外停了下來,巨大雙眼竟然有著幾分的思索神色,似乎也在細細地打量著眼前兩個意料之中的來客!王旭和茹夢子雖然心中對突然間停了下來的灰色巨蟒而感到奇怪,卻也是絲毫不敢大意,全神貫注地留意著巨蟒的舉動!

於是,這片小峽谷一般的山洞中,出現了奇怪的一幕!

一條如同小山丘一般的灰色巨蟒和一大一小的兩個人類相互對視著!似乎誰也不願在沒有找到對方破綻的情況下冒然出手!良久過後,灰色巨蟒似乎也不太習慣於這種與兩個身體如螞蟻一般大小的人類對視著!巨蟒口中赫然發出了另王旭兩人震驚的聲音!

「人類,本王知道你們必然是為了七色果而來的。而且,你們三個人也都不想表面上那麼簡單。都有著不弱的實力,這樣,與本王做個交易,如何?」

耳邊傳來如雷鳴般聲響的巨蟒的話語,心中有著猜測的王旭還好一些,只是在確定了眼前的灰色巨蟒確實是一個至少是有著四階實力的妖修后,微微有著一絲絲的振動。而一邊的茹夢子卻是容顏巨變!

茹夢子儘管也在某些情況下,能夠發揮出跨越幾個小境界的真實戰力,那是依靠宗門賜予的寶物!但卻是完全不同於王旭,王旭是憑藉強大的識海能量。那是真正的實力憑藉,而茹夢子卻是只有著真實的守一境四重天的修為,她不能如同王旭一樣,大概從氣息中感應出灰色巨蟒的境界。

是以,一時之間,巨蟒開口說出人言的時刻,茹夢子明白了眼前的灰色巨蟒儼然不再是一隻妖獸,而是實實在在的妖修之際,心神巨變!茹夢子知道,就是她和王旭手中再有著底牌和威力強大的武器和法寶,也不可能越過兩個大境界對敵!

道理就好比手中握有手槍的剛剛出生的嬰兒,也不能有力量扣下板機,殺死一個巨漢一樣!

不想,王旭卻是似乎已經從之前的對視中發現了什麼,一改先前的凝重神色。臉上出現一抹笑意,不緊不慢地說出一句只有灰色巨蟒明白的話語:

「果然如此。不過,道友大可放心,百公里之外的雕兄,也只能憑藉**力,強行開山而入。唯一的出口,已經被我下了一個禁制,相信只要不是萬古巨頭一樣的存在,是不可能在一日之內強行破開的!」

王旭說到這裡,沒有先理會身邊滿臉訝然之色的茹夢子,而是一幅瞭然於胸的眼神看著不遠處的巨蟒。輕聲說到:

「只能破山而入的雕兄,一進來,就已經是疲憊不堪的狀態,再加上蟒兄和在下的以逸待勞的攻擊,相信會讓我們雙方都有一個滿意的結果!請走那位不速之客后,你我雙方再主成果進行分配!怎麼樣?蟒兄,這個提議還可以吧!」

灰色巨蟒一聽王旭的話語,就已經明白他還是遠遠地低估了這個給他一種神秘感的小男孩。不,應該說是一個披著小男孩外衣的老妖精!巨蟒心中甚至相信眼前的王旭,應該是哪一個大能境強者的一具分身! [正文]第一百一十三章陷入僵局

————

茹夢子看了看面對著一位至少是四階境界的妖修,卻還能夠面不改色的侃侃而談的王旭,心中有著一絲的異樣感覺。茹夢子委實不知道是王旭真的有著絕對的把握對上灰色巨蟒,才能夠與巨蟒面然自若,還是只是虛張聲勢地嚇唬巨蟒!

茹夢子感受著從王旭輕輕握住她的手中傳來的熱量,這才緩緩平靜下來。恢復了一貫的平靜無波的狀態!心靜平靜的茹夢子,慢慢地抬頭向著不遠處的灰色巨蟒望去,從巨蟒巨目中的一絲絲的看向王旭的眼神中,發現了一種畏懼的神色!

確信自己沒有看錯的茹夢子,卻是芳心劇震,她怎麼都不能夠相信眼前的巨蟒是真正的對王旭,有著一種莫名的畏懼神色!瞬間,茹夢子想到了武修世界中,實力為尊的永恆不變的法則,一位至少有著四階境界的妖修所畏懼的人類!

這個人類需要有著什麼樣的實力!最少也應該是同等實力的人類吧!茹夢子想到這裡,更是不能相信自己的判斷,難道王旭真的擁有著不弱於四階也就是半聖境人級的實力嗎?一個不足十歲的男孩,有著堪比千古巨頭一般存在的實力!

茹夢子的震駭中,卻是突然間從洞頂傳來了陣陣的撞擊聲。僅僅是不到三息的時間,洞頂被一股強大的能量,直接破開了一個有著百米直徑的巨大圓形通道!一個中年男子緩緩從巨大通道中降落而下,立在王旭和巨蟒的中間位置,三人瞬間形成一個三角勢力!

茹夢子感受著這個從天而降的修者的能量波動,卻是駭然發現,她覺得自己的神識似乎無意間闖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中,一股強大的吸附力,直欲要將她的那股神識直接拉扯進去。

就在茹夢子感覺到一種未日來臨的絕望感時,從她的背後卻是傳來了一股強大的熱量,直接彷彿一隻無手的強有力的巨手,將她的神識直接從漩渦中撈了回來。茹夢子正好回過頭去,卻是聽到王旭傳音說到:

「二師姐,站在我後面去。好好護住自己,過會動手時,我不見得能夠分心照看你!」

王旭說罷,就一把將茹夢子拉到身後,而後臉上也難得有著一絲的凝重之色,緊緊地注意著前方的巨蟒和剛剛從天而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始一進入洞中,這才發現洞內除了他預想中的巨蟒之外,赫然出現了兩個陌生的人類。中年男子雙眼突然間彷彿有著閃聲掠過一般,銳利、森寒的眼神瞬間掃過王旭和茹夢子兩人。王旭擁有著強大的金色識海能量護住神識,還沒有感覺到什麼!

茹夢子卻是在中年男子的一個眼神之下,小臉頓時煞白得毫無血色,緊接著,一口鮮血從茹夢子的口中噴吐而出!中年男子蓄意的一個眼神之下,赫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攻擊著只有著守一境四重天境界的茹夢子的神識!


果斷、狠辣、乾脆!

王旭瞬間對中年男子做出了這種判斷!剛剛就是王旭都沒有料到中年男子會在始一出現,就當機立斷、不分青紅皂白的下狠手!直接去除了一個其他方的有生力量,現在的茹夢子最多也就只能自保,絕對沒有辦法傷敵!

王旭在茹夢子吐出一口鮮血后,也是心中大為駭然。王旭雖然在紫鼎中輪迴一世,但畢竟那也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靈魂深處的經歷,那時的他更多是以局外人的身份一同見證了獵手弟弟一生的悲慘遭遇而已!

是以,王旭對武修世界中的那些真正的爾虞我詐的東西,還是見識得不夠多,否則,剛剛在中年男子進入洞中時,就應該對中年男子有著十二分的戒備!

王旭見到茹夢子的情形后,才離開茹夢子腰部的左手,再次按住茹夢子的腰部位置,一股龐大的識海能量瞬間流過茹夢子的經脈中,將茹夢子的傷勢暫時穩住!從中年男子進入山洞、傷人到王旭救人,都不過在短短十來息的時間中!

王旭暫時性穩定住茹夢子的傷勢后,這才將目光轉向中年男子,臉色的神色不咸不淡,卻隱隱透露著三分的怒氣和七分的不怒自威的淡淡威壓!絲毫不懼地朝著中年男子衝擊過去!

捲起了陣陣的氣流,龐大的能量餘波,赫然將地面眾多石塊擠壓得成為一堆堆的粉末!粉未也瞬時被陣陣強大的氣流卷上空中,朝著中年男子席捲而去!

飛沙走石一般的情形,更是增添了王旭的三分威勢!看著因為茹夢子意外受傷而引起的王旭的怒氣,灰色巨蟒雙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神色,若有所思地看了茹夢子一眼!而中年男子在感受著眼前這個小男孩的龐大威勢后,卻是眼中露出了訝然神色!

顯然,由於王旭在中年男子出現之前就已經將自己的氣息收斂,是以,中年男子也只是將王旭和茹夢子兩個從表面上感覺只有著守一境境界的人類修者,視為無意之中闖進灰色巨蟒的山洞中,成為巨蟒的人形傀儡而已!

因而,中年男子才會在剛剛發現洞中的兩個一大一小的人類修者中,有人用神識查看他時,立馬將王旭兩人當作是巨蟒有違約定,利用人形傀儡偷襲於他。他也才會毫不猶豫地施予辣手!否則,僅僅憑藉王旭兩人的贊同於二階妖獸的實力,確實不能入中年男子的法眼!

說到底,茹夢子的那個下意識的神識查看的舉動,才是她遭受中年男子強力抹殺的罪魁禍首!

然則,不明白其中道道的王旭,卻是直接將這一切歸咎於中年男子的辣手無情之上!看著茹夢子突然受傷,王旭心中有著陣陣不舒服,這才會將眼前的形勢置若罔聞,直接對上中年男子,發出了自己的威壓壓制!

已然是人老成精、確切的說是一個真正的妖精的中年男子,在仔細地看了看一邊一幅隔山觀虎鬥的巨蟒和滿是憐惜、擔憂之色地看著憤怒中的王旭的茹夢子,中年男子瞬間明白這其中必定有著他不知道的情況在內!

近身狂醫

但是,就在剛剛他欲要將茹夢子強力擊殺之際,卻是有著一股絲毫不弱於他的識海能量直接襲擊於他,將茹夢子從死神手中奪了回去。那時的中年男子就已經知道救茹夢子的絕對不會是巨蟒,那就只能是眼前的這個貌似只有著不足十歲的小男孩了!

心中對這個小男孩的實力有著猜測的中年男子,清楚地知道他這次隱瞞著其他族人,孤身前來這個他在幾百年之前就已經發現的山洞,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得到即將成熟的七色果,而非為了莫名其妙地與人結仇!

以他現在四階人級的境界,雖然身為妖修,在同等境界中所具有的壽元會是人類修者的近十倍之多,也就是說他能夠有著近萬年的壽元。然則,武修的大道上,妖修卻是比人類有著更大的障礙,他已經在四階人級這個境界整整困住了近三千年!

此次他冒險孤身前來,就是為了能夠從幾百年前偶然遇到的這個生長著七色果的山洞中,獲得一枚七色果。只要有著一枚的七色果,都至少能夠讓他瞬時脫胎換骨、永遠消除身為妖修修行的種種障礙的同時,讓他的境界短時間內進入五階之境!

明白了王旭有著絲毫不下於他的實力,對上王旭一人都沒有著絕對的必勝把握的中年男子,自然不敢再有異動。更何況旁邊還有著一個實力甚至會隱隱在他之上的四階妖修,在一旁虎視眈眈!

是以,有著明確打算的中年男子,卻是右衣袖對著王旭示威性的龐大威壓所引起的氣息輕輕一拂。暫時性地示弱於王旭,間接地對剛剛傷害到茹夢子道了個歉!

王旭示威性的釋放了一記威壓后,發現中年男子竟然能夠藉機下坡,也不得微微地為中年男子的能屈能伸和審時度勢而感到訝然!

剛剛王旭一方面確實是因為茹夢子的受傷而生氣,更有一個原因是要借中年男子意外傷了茹夢子一事,讓自己立於道義的至高點,挾帶著這股威勢,與巨蟒一前一後,按照之前的約定,直接對中年男子施予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以期能夠先讓中年男子直接先出局!

不想,中年男子卻是能夠有著極為忍讓的一面,放下高階妖修的身份,對著一個僅僅是贊同於二階妖獸實力的人類低階修者間接性的道歉!這不僅僅出乎王旭意料,似乎更是讓巨蟒大失所望!

看著王旭已經收起了攻擊氣息的巨蟒,因為顧及王旭的存在,也不得不散去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力量!巨蟒也瞬間明白了,應該是剛剛中年男子無心插柳柳成蔭,意外地讓茹夢子神識受到巨創,徹底失去自保的能力,從而使得王旭有些投鼠忌器!

各自收斂了自己的氣息的王旭、中年男子和巨蟒各立一方,場面再次陷入了僵局之中。良久過後,從山洞深處再次擴散而出的更為濃厚的香氣卻是讓僵局中的三人,都有著絲絲的波動!

他們三方都明白,七色果已然快要成熟。這時,不僅是本已熟悉七色果特性的中年男子和巨蟒,就是從茹夢子那裡也清楚了解了七色果情況的王旭,也都心中暗自焦急。他們可是都知道,七色果即將成熟,而他們三方若是還保持著這種僵局的話,都只能誰也得不到!

七色果,之所以難以獲得,還有著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七色果一旦成熟后,自動掉落到地面上十息的時間內,沒有被存入修神者的識海空間中,或者直接化成能量存入修武者的**中或是利用特殊容器包裹住的話,就會化成陰陽二氣和五行元素,消散在天地之中!

感受著越來越濃郁的香氣,王旭和中年男子、巨蟒三方,都相互對視了一眼。彼此之間有著點滴的默契。片刻后,巨蟒出聲到:

「我們三人都相互牽制著,而且相信彼此之間都不可能有著基本的信任,而因為七色果成長的地方只能容下一個人的身體進入。那麼,我提議,就由這個實力不過二階的小女娃進去,將所有的七色果摘取下來。

當然,我和雕兄都會在小女娃身上下一道只有我們兩人才能夠解開的禁制。會全過程地監視著小女娃的舉動,以防有誰不服!你們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王旭和中年男子聽著巨蟒的建議,彼此也都知道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否則只會誰也得不到七色果,一拍兩散!王旭看了一眼茹夢子,心中明了別無他法,除非他和茹夢子兩人現在就退出山洞,放棄七色果,否則只能夠按照巨蟒的提議行事。

片刻后,王旭說到:「讓她過去取也可以。但卻不能夠下任何的禁制,以她的實力,根本就逃脫不過我們三人的神識感應。但若是讓你們兩人下了你們才能解開的禁制,過會你們反悔,我們兩人豈不是只能自認倒霉!」

看著一臉堅決之色的王旭,中年男子和巨蟒只能心中暗自嘆息。他們終於確信,絕對不能以王旭所表現出來的年齡來判斷他。無奈之中,他們更是擔心七色果會提前脫落,只能同意王旭的做法!

茹夢子見到王旭在面對兩個至少是四階妖修的時候,還能夠如此從容不迫的爭取著屬於他們的那一份利益,而且還能夠考慮到她的安危。芳心中,竟然一時之間忘卻了眼前七色果的誘惑,而是充滿著一股她也不明白的衝動! [正文]第一百一十四章二枚七色果

————

茹夢子剛剛就要朝著洞內七色果生長的地方走去,卻是突然間聽到王旭再次出聲說到:「慢著!看來兩位道友仍然是賊心不死啊!沒有著絲毫的誠意,大不了就大家一拍兩散,誰也別指望得到七色果!」

茹夢子乍一聽到王旭的話語,雖然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中年男子和巨蟒又在哪一方面表現出他們的其他機心。e但是,基於對王旭的信任,茹夢子還是依言停下步伐,轉頭看向王旭那略有不悅之色的臉龐!

王旭的反應似乎也擊碎了中年男子和巨蟒最後的一絲兩人平分王旭一份七色果的意圖。他們兩人的神色都微微有些不自然、更多的卻是失望!當然,對王旭的指責,卻是沒有出言否認,似乎也不屑於否認!

看著王旭似乎在他們兩人對他耍機心的同時,王旭也藉機對他們兩個人進行一系列的試探。中年男子和巨蟒此時終於絕了在順利取回七色果之前就動手的心思,他們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后,巨蟒出聲說到:

「既然小友你已經看出來了,我們兩人也不至於不敢承認。不錯,我們剛剛是準備獨吞你的那一份,只要這個小女娃真的會將七色果直接放入她的識海之中。那一旦取回七色果后,在我們均分之際,我們確實有著千萬個機會在小女娃子身上下禁制!」

巨蟒的坦言卻也出乎王旭的意料,而一邊的茹夢子卻是這才從剛剛對王旭的複雜心思中清醒過來。否則,以她一貫的蘭心慧質,中年男子和巨蟒的那些機心如何能夠隱瞞得住茹夢子。

清醒過來的茹夢子卻是一陣陣的后怕,她根本不能想象若真的發生了如同巨蟒所坦言的事情,他們今天不能夠得到七色果不說,更有可能進而讓他們一行三人命喪於死!心中有著陣陣后怕的茹夢子,頓時運轉玄功,使得心靜恢復古井不波狀態,頓入空明之境!

王旭看見巨蟒已經坦然承認他們的機心,也知道不能夠對他們迫之過急。就藉此下坡的點到為止,淡淡地說到:

「你們既然早早準備收取七色果,那就肯定都準備有著相應的收取盒子。拿出來吧!不過,必須讓另外的兩個人都一起在盒子中下個禁制,你們兩人沒有意見吧!」

時至於此,中年男子和巨蟒也只能依照王旭的提議,最後由中年男子取出了一個黑色盒子,盒子表面透露著陣陣古樸氣息。必是一件久遠而珍貴的法寶!這也使得王旭和巨蟒都在心中猜測著中年男子的來歷!


五個時辰后,王旭和中年男子、巨蟒三方的相互牽制和監督之下,場中修為最弱、能夠使得中年男子和巨蟒都放心的茹夢子,使用著中年男子的盒子法寶,進入了七色果的生長地中取出了七個七色果!

七個七色果被取出來,放在三人的中間時。王旭赫然感覺到了有著七道流光圍繞著每個果實的表面,依著玄之又玄的轉變流轉著。陣陣的氣息不斷地向著四面八方散發著,更讓王旭心神劇震的是,他明顯地感覺到了金色識海上空七界塔的莫名躁動!

金色識海在近距離地感受著成熟的七色果,卻是彷彿是遇到腥味的貓兒一般,整個識海掀起了濤天巨浪。被陣陣的七色香氣捲起股股波浪,巨浪更是引起了金色識海上空的四神獸發出仰天咆哮!神獸神威浩蕩一方!

吸收著從外界滲透進來的七色果的七色氣息,條條玄奧道紋源源不斷地從四神獸的身上向著金色識海的四方空間擴散而去!王旭此時甚至忘記了目前的處境,他的神識不由得進入了金色識海之中,他覺得自己竟然在這一瞬間觸摸到了一種奇怪的景象!

王旭發現,通過他的神識,他赫然發現原本是無色的金色識海上空,卻是突然之間出現了幾條極其微弱的細絲!僅僅是十多條的細絲卻是有著無限的長度,彷彿連接著金色這一邊到識海另一邊的盡頭!


股股詫異而讓王旭極度興奮的感受充斥著王旭的心神。王旭他在將神識附在此十多條微弱的細絲上方時,王旭頓時覺得自己似乎能夠揮動著這條細絲,而這條細絲也在同時,變成了一柄無堅不摧的利器!

王旭甚至有著一種錯覺,他能夠憑藉著這條細絲輕易地將三階以下的妖獸一切兩半。更是可以將座座山峰從山腰處切開!

王旭不知道的是,這十多條微弱狀態的細絲赫然就是因為王旭隱隱約約地觸摸到了點滴的空間規則!空間規則,是屬於四大至高規則之一!

四大規則,分別是時間規則、空間規則、生命規則和死亡規則!然而,四大規則卻是屬於大能境絕世強者的能力!只有著突破大能之境的絕世強者,才可能在天大機緣之下,觸摸到四大至高規則中的一絲規則!

王旭卻是由於七色果剛剛成熟脫落,附著在七色果上方的七種基本規則氣息還沒有全部化成純粹的七色能量,凝聚在七色果內部。

是以,七種基本規則的刺激之下,加之於王旭在禁地中,也無意之中見識到了開天三式那充滿天地初開氣息的威勢,這才機緣巧合之下,讓王旭隱約之間觸摸到了一絲絲的空間規則!從虛無的空間中窺探出那十來條微弱的細絲!

王旭神識感受著金色識海上空的十來條微弱細絲,其實前後也不過是三息的時間。也就是片刻之間的出神而已!卻讓中年男子和巨蟒大為戒備,以為王旭要趁機發難!因為在中年男子和巨蟒的心中,也就王旭這個意外闖入的貌似小男孩的人類修者,最是神秘莫測!

中年男子和巨蟒之間,卻是在數百年之前,兩人先後發現了這個山洞以來,就已經想到交手不下於百來次,對彼此之間的實力和底數都有著一定的了解。但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他們兩人之間更加不可能合作與信任,他們都太清楚對方是一個怎麼樣的妖修!

清醒過來的王旭,再次感受著金色識海上空的十來條細絲的威力后,心中更是有著一分的自信。嘴角微微有著一分笑意,看著滿臉戒備的中年男子和巨蟒,王旭這才出聲說到:「兩位道友,一共是七顆的七色果,如何分配啊?」

中年男子和巨蟒相互對視一眼,而後,依舊是巨蟒出聲說到:「我們三個人,先每個人分到兩枚的七色果,剩下的一枚另外計算!」

巨蟒的決定儼然是將一邊的茹夢子直接排除在外。王旭看了看茹夢子,本以為茹夢子在聽到巨蟒的話語后,會有些不高興。然而,王旭卻是發現,他不能從茹夢子的絕美容顏上看出半分的異樣神色,似乎茹夢子此時已經是一個局外人一般!

王旭不知道的是,恢復了以往心靜的茹夢子,卻是一個能夠及時地審時度勢之人。她非常清楚武修世界中的一條最根本的法則——強者為尊!既然四人中,她的實力根本就排不上號,那麼及時退出就是她目前唯一的選擇!

否則,茹夢子相信,就是有著王旭在一邊護著她,中年男子和巨蟒都會同時聯手將她輕易的抹殺當場!那才是真正的以卵擊石、自取滅亡呢!

王旭感覺到茹夢子確實是一幅跳出利益之爭的圈子后,這才對中年男子和巨蟒緩緩說到:「同意!」

達到初步共識的三個人,小心翼翼地各取從盒子中取出了三顆的七色果,收藏起來之後。三人都不約而同地再次看向盒子中的唯一的一顆七色果,顯然,他們誰也不會白白地讓出這枚七色果!

相互之間凝視片刻后,王旭卻是首先出言到:「兩位道友,既然我們三人之中也就一人能夠得到這枚剩下的七色果,那麼,我們也就只能讓得到七色果的道友,拿出等價的寶物來補償其他的兩個人了!」

王旭的提議獲得了中年男子和巨蟒的一致同意,他們也都明白這是目前最要的辦法。畢竟再貴的天材地寶也有個大致的價格!彼此之間交換了一個隱諱的眼神的巨蟒出言到:「這樣,我的身上有著七百塊的上品靈石。我就用他換下這枚七色果,如何?」

王旭看了看中年男子和巨蟒,卻是語氣有著微微的不悅,凝聲說到:

「兩位道友,你們是在欺負老夫目不識丁還是怎麼的!一顆成熟了的七色果,就只值七百塊的上品靈石嗎?若是你們依然還有著占老夫便宜的心思,那我們乾脆現在就將這枚七色果當場吸收,誰也不要心疼白白浪費寶物了!」

中年男子和巨蟒在感受著依然強勢無比的王旭,卻是將心中剛剛升騰而起的那分心思強行壓下。而一旁的茹夢子看著與中年男子和巨蟒就剩下的一枚七色果據理力爭、討價還價的王旭,卻也是心神有些微微的異動! [正文]第一百一十五章暫時退避

————

茹夢子自然也明白,剛剛中年男子和巨蟒的話語,看似要貪圖一些上品靈石,但是茹夢子卻是心中雪亮。老奸巨滑的中年男子和巨蟒說出一枚成熟的七色果只值七百塊的上品靈石的目的有二。

其一是依然不死心地要旁敲側擊地套出王旭的底細,若是王旭真的相信一枚七色果就真的只值七百塊的上品靈石,則就說明王旭並沒有真正了解七色果的價值。也能夠從點滴處說明王旭沒有著驚人的來歷!

另外的一個用意就更是隱諱,他們用七百塊靈石來衡量一枚七色果的價值,若王旭接受這個價格。也就從一種無形的氣勢上,將王旭隱隱地壓制下去。這種被壓制下去的勢,卻是能夠在高手過招時,先天上就佔據一成的優勢!

茹夢子心中轉過這些念頭,卻是對王旭更為的好奇。她儘管不知道王旭之前,是因為他也真正猜測出這兩個方面的原因才拒絕的,還是純粹地依據他在進入山洞之前,就告訴他的那個宗門前輩的事實,從而推斷出七色果價值而拒絕的。

但是,僅僅是王旭能夠不禁於兩位四階妖修的膽色,不但能夠順利地分得兩枚的七色果,還能夠對剩餘的一枚七色果的利益分配保持寸土必爭的強勢而感到十分的訝然!

王旭和中年男子、巨蟒三方又僵持了近百息的時間后。中年男子卻是意外地出聲說到:「這位道友,不要動怒。剛剛碧血妖王也不是有意佔道友的便宜,他是說他身上的靈石就只有七百塊,但還有著其他的天材地寶藉以補償的。是不是這個意思啊?碧血兄!」

巨蟒也立馬說到:「沒錯。紫玉妖王說的正是我的意思!一枚成熟的七色果,在市面上都是無價的天材地寶,至少能夠出售一萬至一萬一千塊的上品靈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