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給帝星辰吸完毒之後,就是紫宸,等到給紫宸吸完毒之後,鏡炎趴在桌子上,已經爬不動了!

2021 年 1 月 8 日

晃了晃小腦袋,鏡炎以靈魂之音對寧安說道,「吃太多了。」

接收到鏡炎說的,寧安笑了笑,將鏡炎放回了空間。

「他們今天晚上應該還有行動,我們不用亂走動,雪流他們會想辦法找地圖。」帝星辰平靜的說道。

「糟糕。」寧安驚呼一聲,急忙把嘨龑從空間裡面召喚了出來。

嘨龑從空間裡面出來之後,看了寧安一眼,問道,「什麼事情?」

寧安聞言,說道,「嘨龑,你去找應紅,找到她之後帶她去找眾神之墓的地圖。」

聽到寧安這麼說,嘨龑很快就離開了房間,去找應紅他們。

如同帝星辰說的,晚上的時候,那女子在他們睡著之後,都去了他們的房間,像是在檢查什麼一樣。

第二天一早,寧安和帝星辰紫宸就跟著百里天一起去有著食人花的地方,看食人花,而嘨龑也一直沒有回來。

—–晚安,更新完畢,大家早點休息! 食人花在血之境地的東南面,那裡有著許多的食人花,因此一般的半魔是不會去哪裡的。

寧安他們也只是隨便找的一個借口,對食人花根本不敢興趣,卻還是在看到食人花的時候表現出了驚訝。

不為別的,就因為眼前那些食人花都是超大一朵的,就算是寧安也沒有見過那麼極品的食人花……


看過食人花之後,寧安他們就回到了之前休息的地方。

坐在房間裡面,寧安看著眼前的女子,勾唇輕笑,「不知道莫族長有什麼事情?」

帝星辰和紫宸坐在寧安的身邊,都沒有說后。

被寧安問的女子偏頭看了他們兩人一眼,隨後對著寧安說道,「卡洛姑娘,實不相瞞,阿天很喜歡你,所以我這個當娘的希望你能留在這裡,和阿天拜堂成親。」

終於進入正題了……

寧安似乎有些惱怒,看著女子說道,「莫族長,難道你要將我們強行留在這裡嗎?」

居然要她和百里天成親,有沒有搞錯?

第一次在皇宮見到百里天的時候,他對她可是厭惡之極,第二次,是帶人要殺了她,現在居然要娶她?

簡直就是笑話……

聽到女子那麼說,帝星辰和紫宸同時蹙了蹙眉,為他們感到同情,誰的主意不好打,居然算計到寧安的頭上了!

要不是應紅他們還沒有找到地圖,他們才不會繼續留在這個鬼地方!

「我並沒有想要將卡洛姑娘強行留在這裡,但是卡洛姑娘,不知道昨天晚上你有沒有感覺到身體什麼地方不舒服?」

聽到她這麼說,寧安站了起來,憤怒的說道,「你給我們吃的東西裡面下了毒?」

見寧安如此激動,女子站了起來,拍了拍寧安的肩膀,說道,「卡洛姑娘再好好想想吧。」

話落,女子就朝著外面走去。

見她朝著外面走去,一直沒有開口的紫宸緩緩開口,「在你威脅她之前,最好派人出去查一查卡洛心這個名字代表著什麼。」

聽到紫宸這麼說,女子蹙了蹙眉,迅速的離開了房間。

從房間裡面出去,女子就看到了等候在外面的百里天。


嘆息一聲,朝著百里天走過去,站在他的面前說道,「你放心吧,娘已經告訴他們了。」

百里天聞言笑了笑,說道,「娘,謝謝你。」

「不用,你這幾天先下去吧,就不要到處亂跑了。」話落,女子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女子便把自己的房間關了起來。

「影子。」站在房間裡面喊了一聲,莫雪走到一旁坐下。

很快就有一個人出現在了房間裡面,恭敬的跪在莫雪的面前。

見他出現,莫雪說道,「你立刻去魔族和大陸上查一查卡洛心這個名字。」

那影子聞言,應聲道,「是。」隨後消失在了房間裡面。

等他離開,莫雪揉了揉眉心,腦海裡面再次想起了紫宸說的話。

卡洛心,這個名字到底代表著什麼?


為什麼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難道卡洛心真的不是她能夠惹的人?

笑話,她連魔族都不怕,又怎麼會怕這麼一個她都不知道的名字……

接下來的幾天,寧安三人就被囚禁在了房間裡面,三餐有人按時送過來。

紫宸站在窗邊,朝著外面看了看,說道,「防守的很嚴格,四周都有人守著。」

只是,他們只要真的想出去,這種看守又怎麼可能攔的住他們……

寧安沒有說話,倒是帝星辰開口說道,「拿到這裡的地圖之後,我們就去青丘狐族。」

正往這邊走的紫宸一頓,看著兩人詫異的問道,「寧安,難道有地圖在青丘狐族嗎?」

「嗯。」寧安沒有打算瞞著紫宸,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剩下的地方有青丘狐族和雲家,銀龍一族我交給藍蕭了,你知道的。」

「你和青丘狐族有關係!?」雖然是在問,可帝星辰的語氣更像是確定。

紫宸和寧安他們從修羅城到魔族再到這血之境地,也算是了解了帝星辰,知道他不怎麼說話,也不介意。

沉默了一下,紫宸說道,「準確的說,寧安跟青丘狐族的關係更密切。」

正在喝茶的寧安聞言,被茶水猛的嗆到,咳嗽了起來。

帝星辰見此,伸出手拍著寧安的後背,動作溫柔之極!


「我跟那個地方有什麼關係?」她爹是魔,她娘是神,她誰是狐狸啊?

「無邪。」就在寧安問出來之後,紫宸淡淡的說道,「無邪是青丘狐族的王,四大陸以來的第一隻狐妖,數萬年前就已經出現,你的娘就是被他所救,你娘的名字,神樂也是他取的。」


聽完紫宸說的,帝星辰有些震驚。

難怪,難怪第一次見到風無邪的時候,他能感覺到他體內被封鎖著發揮不出來的力量。

還有那隻叫小白的狐狸……

「那無邪渡劫的地方就是青丘?」寧安問。

這個消息來得太震撼,無邪居然是狐妖……

她一直以為無邪那樣的人應該是神的,沒想到居然是妖!

「嗯。」紫宸點了點頭,說道,「他的身體不是他原本的身體,也沒有寧安你這麼強的融合力,真正的身體被冰封在青丘的寒冰洞中,無邪渡劫以後,魂魄會和之前的身體融合在一起,所以需要時間,不過現在已經過去一年多了,他應該已經醒了。」

帝星辰聞言,沒有說話,腦海裡面浮現出了關於無邪的那些信息。

青丘狐王神無邪,不是天地間的第一隻妖,卻是第一隻狐妖,再強的天劫,他都平安渡過了,所以時間飛逝,歲月流逝,而他依然行走在時間的長河中。

神界的一名大將曾經被神無邪所殺,歸月因為懼怕神無邪的力量什麼都沒做,而弱小的妖族也因為神無邪的出現,得以平安,有一方生存之地……

寧安怔愣許久,才看向紫宸,問道,「那無邪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神樂的女兒?」

聽到寧安這麼問,紫宸搖了搖頭,說道,「無邪知道你是神樂女兒的時候,是他閉關出來的時候。」 「怎麼回事?」寧安蹙了蹙眉,有些疑惑的問道。

紫宸聞言,說道,「無邪之前忘記了以前的記憶,在天洛閉關出來之後,他才想起來,但是天劫降至,他沒有時間多停留,所以就離開了,無邪離開之前,讓我不要把你娘的事情告訴你,等他回來之後,他會告訴你,所以我才一直瞞著你。」

聽完紫宸說的,寧安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無邪居然是她娘的救命恩人……

「紫宸,神無邪有沒有告訴你,寧安她娘的事情?」帝星辰淡淡的說道。

紫宸聞言,沉默了一會,又才開口說道,「無邪之告訴過我,寧安的娘是他在雪湖撿到的,當時還是一個孩子,後來他知道神樂是神族,而青丘狐族又和神族向來不合,所以就讓神樂離開了,說到底,無邪自己也不知道神樂是什麼人,只知道是神族,而且是真正的神族。」

「是締神宮的人。」寧安想起紅月說的話,蹙了蹙眉。

帝星辰並不了解締神宮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但他知道,那裡的人和九天之上的神族不一樣,她們,是真正的神族,而九天之上的,大多數都是居住在那個地方或者修鍊以後去的……

「算了,等去了青丘狐族再問無邪吧,他應該會知道的多些。」寧安說完,就靠著帝星辰不再說話。

無邪,居然是狐王,多高大上的身份啊,想想當初,她還凶過無邪,哎……

紫宸眼神暗了暗,如果無邪知道蕭魔那樣對待過寧安,一定不會放過他吧……

他也不會放過蕭魔,太古一族那麼多人的性命都葬送在蕭魔的手上!

僅僅是因為一把魔劍!

過了三天,應紅他們依然沒有出現,但是這一天,一直沒有出現的莫雪卻再次出現在了房間裡面。

看著隱約帶著怒氣進來的莫雪,寧安知道,莫雪一定是派人去查了她的身份……

「莫族長,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情?」寧安好整以暇的看著莫雪,完全忽視了她的怒氣。

莫雪咬牙切齒的看著寧安,腦海裡面回想著影子帶回來的消息。

卡洛心是修羅城的少主,而修羅城出世之後,便有人見識過它強悍的力量,上千的魔獸,強大的魔,連魔族都不敢輕易招惹修羅城!

「你來我們半魔一族到底有什麼企圖?」莫雪厲聲問道。

之前她就不相信她是來看什麼食人花的,現在就更加不相信了,修羅城少主想看食人花用得著親自前來?

「我說了,我們是來看食人花的。」寧安淡漠的說道。

「你撒謊。」莫雪指著寧安說道,「你是修羅城的少主,想看食人花用得著親自來嗎?說,你來我們這裡到底有什麼意圖?」

「為了這個。」就在莫雪問寧安的時候,一直沒有出現的應紅幾人出現在了房間裡面,而應紅的手中還拿著一個盒子。

看到那盒子,莫雪的雙目赤紅的看著應紅,「還給我。」

話落,莫雪就要去搶應紅手中的盒子。 應紅一偏,莫雪就撲了個空。

「這可不能給你,我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應紅說完,將手中的盒子拋向了寧安。

寧安接住盒子,打開看了一眼,就將盒子丟進了空間裡面。

將盒子放進空間之後,寧安站起身,看著莫雪勾唇輕笑,「東西已經拿到了,我們也就不打擾了。」

話落,寧安就朝著外面走去。

「站住。」看著寧安他們要走,莫雪大喊一聲,說道,「你們今天要是不把那個東西留下,休想離開這裡。」

聽到莫雪這麼說,應紅幾人都笑了起來。

她以為,這個地方可以攔住他們?

「走吧。」不想和莫雪廢話,寧安徑直朝著外面走去。

「影子,讓外面的人攔住他們。」顧不上寧安的身份,莫雪直接下了命令。

眾神之墓的地圖絕對不能讓他們帶走……

剛從房間裡面走出來,寧安就看到外面沾滿了半魔,他們的手中都拿著武器。

為首的不是別人,正是百里天……

見此情況,寧安蹙了蹙眉,當初百里天逃離百里帝國,她的仇雖然沒報,可畢竟是他們來這裡搶了眾神之墓的地圖,她不想再大開殺戒!

「讓開。」冷漠的看著那些人,寧安一行人一步步往下面走去。

看著他們出來,百里天上前,攔住寧安的去路說道,「我娘給你們下了毒,你們如果就此離開,會毒發身亡,你們難道不怕嗎?」

寧安聞言,笑了笑,「那毒我們早解了。」

「怎麼可能。」聽到寧安這麼說,百里天後退幾步,不敢相信的看著寧安。

用食人花煉製出來的毒藥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被解了?

「百里天,我們見過的。」寧安輕聲說道,「在百里帝國我們就見過了。」

「你見過我?」百里天震驚的看著寧安,卻始終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

如果他真的見過她,以她的容貌他不可能會忘記。

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

見百里天一直想不起來,寧安上前幾步,在他的面前停下,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我是寧安,百里帝國你可是要殺我的,不過你跑得快,在那之後我沒能找到你。」

寧安……

似乎被這個名字嚇到,百里天後退,卻踩到一塊石頭半坐在了地上。

見此情況,寧安微微彎下腰,輕聲說道,「我現在的身份是卡洛心,百里天,我相信你不會把我的身份泄露出去,否則以我們幾個的實力,就可以殺了你們這裡的半魔。」

話落,寧安站好身體,回頭對著那幾人說道,「我們走吧。」

帝星辰點點頭,就走到了寧安的身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