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絡青衣剜了他一眼,「幼不幼稚?」

2021 年 1 月 8 日

墨彧軒瞥過頭,眸光落在窗外,眉頭一點點蹙起,想著他很幼稚嗎?小青衣這個不解風情的丫頭!

第二日,他們收拾好后準備離開客棧,可昨日那些人並沒有走,反而都排隊站在客棧門口等著他們出來,客棧的門一打開,門口的人瞬間沖了進來,差點將開門的奕風踩扁。

墨彧軒揚袖揮出一道結界,將那些人攔在結界外,恰好,奕風也被攔在了外面。

「我們從後門走。」墨彧軒握著絡青衣的手先走了出去,凌聖初和媚香隨後,當歸投給奕風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也拽著獨活離開。

水無痕和清流停頓了一下,瞧見奕風無比可憐的看著他們,兩人互視一眼,不為所動的緩步走了出去。

奕風被眾人包圍,頓時成為眾人圍攻的對象。絡青衣忍受著墨盵嘢那抹刺骨冰冷的目光,忽然,她察覺到一道輕挑中盈滿笑意的視線向她投來,絡青衣僵硬的站在原地,一股寒意從心底蔓延……

絡青衣側過頭迎上那抹清鑠玩味的目光,頓時,腦海中浮現出八個字:輕浮飛揚,笑意盈盈。

墨彧軒腳步微頓,他拿著玉骨扇在掌心輕拍,隨後邁開腿,筆直的朝兩人走來,而那張俊美如玉的容顏上滿是笑意,即便是當著墨盵嘢的面,他也笑得絲毫不加以掩飾。

絡青衣心底一顫,雙眸不由得睜大,只見他嘴角勾著一抹輕挑的笑意,美如冠玉,一襲白衣,好似不染纖塵,襯得他風流瀟洒。而他又這般閑庭信步,悠閑而來,那雙勾人心魄的紫眸,好似深紫色的水晶泛著琉璃般清透的顏色,流光四溢,更顯俊美慵懶,更添神采飛揚。

若只能用一句話形容,便是意氣風發中不失狂妄,光彩奪目得讓人捨不得移開眼。

墨盵嘢狹長的鳳眸愈發深邃,他看著墨彧軒緩步而來,邪魅的俊顏頓時籠罩一層薄霧,低聲喚道:「九弟。」

墨彧軒挑起一道俊眉,逐漸收回放在絡青衣身上的目光,轉眸看向墨盵嘢,笑吟吟的開口:「聽說今夜懿妃娘娘的寢宮失火,皇兄,你不在懿楚宮忙活,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墨盵嘢眯了眯眼睛,眸底不斷溢出一絲絲幽冷的光,「九弟,莫不是你沒看見有人夜闖皇宮?」

無妙唇線緊繃,他趁兩人說話的功夫悄悄凝聚玄技,還沒等打出,就被絡青衣一把握住了指尖。

無妙詫異的回頭,便聽絡青衣小聲怒道:「你若想死我不攔著,可我還想活著!」

絡青衣瞪了無妙一眼,敢當著墨盵嘢和墨彧軒的面動手?他是活膩歪了!

無妙面色愀變,手中的藍色光暈漸漸消退,他死死的咬著唇,一身未言。

而這時,墨彧軒低低一笑,他散漫的瞥了絡青衣與無妙一眼,又掃見墨盵嘢逐漸冷然的面容,這才笑盈盈的啟唇,「臣弟自然是看見了,不過…這個小太監,倒是面生的很!」

墨盵嘢嘴角噙著一絲冷笑,手指輕彈,聲線頗涼,「九弟何時對一個太監感了興趣?宮裡的太監不止千人,本宮還未曾見到九弟為一名太監開口。」

墨彧軒挑眉,紫眸內笑意悠悠,「臣弟可不是對他感興趣,皇兄莫要誤會。」

墨盵嘢見他又看向無妙,忽地瞭然一笑,「原來你感興趣的人是他?」

墨彧軒把玩著玉骨扇,指尖勾起頰邊一縷落髮,輕吹了吹,緩緩道:「若非他以黑紗遮面,臣弟倒是想邀他去醉璃苑走上一圈。」

所謂醉璃苑,乃是雪月國最大的男憐館,據說裡面的男寵全都極為優秀,且由墨彧軒親自調教,甚至比雪月的秦樓楚館都更為出名!

墨盵嘢深邃的鳳眸內破碎出一抹涼意,他看了無妙滿是怒火的面上一眼,緩緩道:「九弟不妨撤了他的面紗,若他入了你的眼,本宮便讓你將他帶走。」

「當真?」墨彧軒將玉骨扇別在腰間,不等墨盵嘢回應,他身影一閃,立即站在無妙身前,修長的五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扯落無妙臉上的面紗。

絡青衣瞧見無妙眸底的驚慌,她袖中的手指輕輕一動,彈出一滴無味透明的水,無妙只感覺臉上一涼,黑色的面紗便被墨彧軒輕鬆的以指勾掉。

墨彧軒將面紗彈落,眯著紫眸細細的打量著無妙。

片刻,他輕笑道:「算了,臣弟怕他會嚇跑醉璃苑裡的客人,皇兄還是帶著人去交差吧。」

無妙並不知道墨彧軒為什麼突然放棄他,莫非是嫌棄他長得不夠帥?

墨盵嘢掃了無妙一眼,勾著嘴角道:「有些可惜了,若非他臉上的那塊傷疤,倒也是個英俊瀟洒的男子!」

臉上的傷疤?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他臉上什麼時候有過傷疤?


突然,無妙想到剛才臉上的涼意,立馬看向絡青衣,無聲的問:是不是你對小爺做什麼了?

絡青衣對無妙眨了眨眼睛,還沒給予明確的回應,便聽墨盵嘢那抹涼薄的聲線襲來,「為何…你方才不將他抓住?」

絡青衣心裡一凜,明白這是墨盵嘢再問她,她忙將頭低下,恭敬的回答:「此人以奴才性命相挾,逼迫奴才帶他出宮,所以奴才在沒看見有人路過時並不敢輕舉妄動。」

逼迫?無妙咬牙,這女人顛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小啊!

墨盵嘢聽后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片刻,吐出一句話,「你倒是機靈!」



「奴才不敢承蒙太子爺誇獎。」絡青衣微微抬頭,唇邊勾勒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墨彧軒瞧著這個柔弱乾淨的少年,紫眸內的興味越來越濃。

墨盵嘢對一旁的侍衛揮手,有侍衛立刻上前將無妙抓住,隨後,墨盵嘢轉身,冰涼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你叫什麼名字?」

「奴才名喚青衣。」

青衣?

墨盵嘢甩袖向前走去,鳳眸內的冰冷漸漸消退,他瞥了一眼欲從侍衛手中掙脫的無妙,眸色漸漸沉澱了下來。

他記得,言總管有個乾兒子,就叫青衣!

「青衣…」

優雅清柔的嗓音響起,還帶著一分慵懶風流,墨彧軒淺淺勾唇,玉骨扇抵在自己的下顎,笑著點頭,「是個機靈的小太監!」

絡青衣這才意識到墨彧軒根本沒走!她眸光輕閃,笑著迎上墨彧軒那若琉璃般清透的眼眸,對他行禮,道:「奴才多謝王爺謬讚。」

「呵呵。」墨彧軒諱莫如深的盯著她瞧,絡青衣以為警報解除,便想直起身子,可她剛動,後背便被一把清涼的骨扇壓住,隨後,她耳邊響起那抹慵懶的聲線,「爺向來很少夸人,青公公,可惜你是個太監,不然爺的醉璃苑,指定有你一席。」

絡青衣不敢起身,只能被迫半彎著身子,明眸輕眨,乾笑道:「奴才只是個太監,王爺莫要拿奴才說笑。」

驀地,絡青衣後背上的清涼感消失,她漸漸直起腰,就聽那人懶洋洋地又道:「可爺的醉璃苑,還真就缺個太監!」 墨赤炎和夏侯月就在皇宮裡居住下來,墨赤炎的寢殿離墨盵嘢的寢殿較近,因此每當夏侯月出門的時候都會路過墨盵嘢的寢殿。

這一日,夏侯月挺著肚子向裡面張望一眼,她只看了一眼,卻正好被皇后瞧見,皇后羞澀的笑了笑,對夏侯月招手,「五弟妹,要不要進來坐坐?」

夏侯月擺手,她對皇后回以一笑,隨後離開了寢殿門口。

待夏侯月一離開,皇后才問身邊的宮女,不解地道:「五弟妹好像並不喜歡本宮,這是為何?」

「娘娘您多慮了,五皇子妃怎麼可能不喜歡您?」身旁的宮女連忙回著,「大概是五皇子妃不喜歡與人親近吧,您看她在宮裡除了與五皇子相處,都不與其他人相處的。」

皇後點了點頭,這名宮女的說的沒錯,夏侯月在宮裡不與人親,她還以為是自己不得夏侯月的喜愛,想來真的是她不喜歡與人親近吧。

夏侯月漫無目的在皇宮裡閑逛,她只想出來透透氣,整日待在寢宮裡當真是太悶了,誰知道她一出來就能看見皇后,現在的墨盵嘢對皇后應該很好,不然皇后怎麼還能維持那份小女兒的嬌羞?

夏侯月並不傻,她能看出皇后臉上的神色是真是假,她也知道皇后對她沒有敵意,可當皇后叫她進去坐坐的時候,她第一個想法就是快點離開,不為別的,只為她不想與墨盵嘢身邊的人親近,她既斷了對墨盵嘢的念頭,就不該與皇後有交情。

若不是為了讓墨赤炎能夠盡孝,她也不會再一次回到雪月皇宮。

還記得去年那棵樹下,她執一杯溫茶,親自遞給墨盵嘢,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神色,期盼他能說上一句好。

也記得去年宴席上,她梳著高高的馬尾,整個人顯得有幾分英姿颯爽,她在眾人的目光下站起身,端起酒杯對著墨盵嘢的方向,堅定的笑道,我夏侯月,只為你而來。

更記得今年墨盵嘢寢殿中,她被墨盵嘢親手推到墨赤炎懷中,雖然她不知道那時的墨盵嘢是由墨彧軒假扮的,可是她知道,不管是什麼時候,墨盵嘢對她都沒有一點感情。

因為是你,我夏侯月非死不回!

多謝你的狠心讓我斷了愛你的念頭。

這還是她的原話,她的原話啊……

一晃,竟過去大半年了。幸好,現在的她和墨赤炎生活的很幸福。

「夏侯月。」清潤柔和的嗓音從夏侯月身後傳來,使得夏侯月向前的腳步一頓,她訝異的回頭,便看見身後站著一名華光灧灧,容色絕世的女子。

夏侯月不禁愣住,面前女子長得竟然比絡青衣還要美,她活了這麼多年,好像還從未見過這般風姿濁世的女人。

不過,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認識我?」夏侯月上下打量著她,眼中充滿了狐疑。

「自然。」灧芳華淡淡一笑,她點了點頭,緩步向前走,走到夏侯月眼前站定,隨後道:「我不止認識你,更是救過你的命,怎麼,這些你都不記得了嗎?」

夏侯月搖頭,她救過自己?怎麼可能?

「要我帶你回憶一番?」灧芳華突然抓住夏侯月的手腕,不等夏侯月反應過來就帶著她開啟傳送,以最快的速度到了一個地方。

夏侯月下意識的將手護在鼓起的肚子上,她被灧芳華抓住的時候沒有驚呼,反而十分鎮定,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看見自己站在一個非常熟悉的地方,這個位置,她好像曾經來過。

等等,夏侯月眨了眨眼睛,很不確定的看了周遭一圈,嘴巴微張,一臉的不可置信。

「想起來了?」灧芳華灧美的臉上掛著一抹微笑,她掃著山下的崖壁,手一指,緩緩道:「或許你還記得那個地方,我曾帶著你在那裡休息過。」

夏侯月感覺被電擊了一下,她整個人怔楞站在原地,臉上漸漸沒了表情。

這裡是馭婪山。馭婪山下有一處崖壁可以休息。可是她又怎麼會知道?

夏侯月不相信,救她的人明明是墨盵嘢,明明就是墨盵嘢啊!怎麼可能……會是個女人?

灧芳華站在夏侯月身前,一手負在身後,唇畔輕揚,「夏侯月,就是我化作墨盵嘢的模樣在馭婪山救了你,你是否曾問過墨盵嘢他可去過馭婪山?想來你已經知道了他的回答,但你始終不信,是不是?」

夏侯月倒退一步,面色極為震驚,她盯著灧芳華的背影,牙關緊咬,顫抖道:「你是……芳華樓的樓主灧芳華?」

灧芳華緩緩回神,對夏侯月微微一笑,聲音溫潤,「夏侯公主果然聰明,我就是灧芳華,灧是我自取的姓,因為我本身便有芳華二字。」

夏侯月緊緊蹙眉,什麼叫本身便有芳華二字?

「是我故意引你前來,馭婪山和我的炎獄一樣,都是人魔大戰後留下的扭曲空間,四年前我設下圈套,只為了讓你愛上墨盵嘢,沒想到當真成功了。」灧芳華低頭一笑,笑容中竟多了幾分苦澀。她再次抬頭,臉上已經變成了墨盵嘢的模樣。

夏侯月緊緊的盯著她看,竟在她臉上找不出一絲破綻!完美的真與墨盵嘢無異!尤其是那雙涼薄的鳳眸,灧芳華怎麼能學的這般相像?

灧芳華抿了抿唇,易容術還是她交給絡青衣的,自然,她的易容術相比絡青衣更加爐火純青,沒有人能看出她的破綻,就連她自己,也找不出來。

還記得霧聲強逼著善沢吞下一粒九轉還魂丹,那粒九轉還魂丹是她親自煉製,這世間也正是除了她,便再沒有能煉製最為純正的九轉還魂丹!

「為什麼?」夏侯月不僅覺得心裡苦,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充滿了苦味,她不能想象,她愛了多年的男人竟是眼前的灧芳華!

她曾那般期待問著墨盵嘢,三年前,馭婪山,你都不記得了嗎?

我被逼落山崖,你救了我,並帶著我在一群獸妖中突圍,你,想不起來嗎?

真的,沒去過嗎?或者,或者是你失去了這段記憶?

那時的她,還以為墨盵嘢是在騙她!就在她知道真相之前,她都以為墨盵嘢是在騙她!

原來不是,原來這一切都是她一廂情願,原來這一切與墨盵嘢沒有一點關係!

為了墨盵嘢,她拋棄了家國,拋棄了父母,甚至…她拋棄了尊嚴,可卻仍得不到那人的正眼相待。本來,她心裡對他是有一絲恨意的,可當她知道真相后,她對墨盵嘢也就再也恨不起來了,為什麼要恨?這件事與墨盵嘢沒有一絲關係,從頭到尾,不過是她自己鬧笑話罷了。

她夏侯月,竟然一直活在一個笑話當中!

「為什麼要告訴我?」夏侯月淚眼婆娑,她仰著頭問向灧芳華,她一點都不想知道這件事情的真想,一點都不想知道她愛的人其實與墨盵嘢無關。

「因為我是芳華獸,也是榮華獸,我要脫離魔妖獸,就必須為他們做完這最後的一件事情。」灧芳華神色忽然寡淡下來,她繼續道:「將你引來馭婪山,並讓你愛上墨盵嘢,也是因為我在替他們辦事,當時他們說,只要我做完這件事,就可以離開魔界,可以過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神器出世,他們終究還是不能放過我,若不是青丫頭,我到現在還會被關在修羅道里。」

「你想要屬於你的自由,所以你就犧牲我的一生?」夏侯月眼眶紅透,她反手指著自己,看向灧芳華的目光里充滿了諷刺。

灧芳華看著她,半晌,終於吐出一個字,「是。」

「哈哈。」夏侯月仰頭狂笑,她狠狠的推了灧芳華一把,但灧芳華還站在那裡沒有動,可是這一下,她卻發現了灧芳華的秘密。

「你……」夏侯月指著灧芳華,眸中露出一絲驚訝,不可置信的看著她,「你不是女人?」

灧芳華直直的看著她,薄唇輕扯,從唇瓣里溢出一抹輕笑。

「灧芳華,是個男人?」夏侯月今天受到的打擊不小,想必世人都不曾想到,芳華樓的樓主灧芳華,竟然是個男人!一個有花魁之名,濃妝艷抹了幾十年的男人!

就連絡青衣,都沒想到,而絡青衣與灧芳華相處那麼久,她也不曾發現。

除了魔妖獸,知道灧芳華是男人的也就只有墨彧軒,況且在兩人初見之時墨彧軒就已經知道了,那時墨彧軒還對灧芳華語出威脅,後來,墨彧軒沒有告訴絡青衣,所以絡青衣也被蒙在鼓裡。

「是。」灧芳華淡淡一笑,他在夏侯月震驚的目光下緩緩點頭,一字一句道:「我一直都是男人。」

「那你為什麼……你為什麼……」

「為了接近絡青衣。」這是灧芳華的回答。

「為什麼?」夏侯月依舊問著這三個字,她還是不明白,她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但灧芳華終究不會告訴她。

「這是我的事情,你不必多管,我帶來你馭婪山,只是想讓你知道多年前是誰救了你,現在,你這條命是在誰的手裡。」

夏侯月臉色很白,她摸著肚子連連後退,搖頭道:「你想要我的命?」

灧芳華嗤笑,「放心,我不要你的命,只是想讓你替我辦件事。」

「什麼事?」夏侯月忽然停下腳步,因為灧芳華將她定在原地,令夏侯月一動也不能動。

「替我…搶奪神器。」灧芳華輕啟薄唇,眉眼間驀地顯露出一顆鮮紅色的硃砂,就連他身上的衣服也有了新的變化,一襲淺藍長裙陡地變成一件艷紅綉金絲火焰與海棠花的繁複錦袍,錦袍長長曳地,隨風輕舞,他緩緩笑著,一步步逼近夏侯月。

夏侯月的臉色愈發蒼白,搶奪神器?她怎麼可能辦到!

灧芳華……會不會傷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灧芳華沒走一步都似乎尤為沉重,他嘴角的笑容漸漸抿成一條直線,若可以,他也不想動用夏侯月這顆棋子,更不想傷害與絡青衣有關的人。

如果青丫頭知道,這些年來,他都在利用她,她心裡又是什麼感受?

可他不得不利用,他芳華獸只想獨立於世間,若沒有代價,他又怎能有自己的自由?

他借絡青衣之手離開修羅道,其實在絡青衣清醒前他就與其他的魔妖獸商量過了,只要將神器奪來,他就可以重獲自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