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紅顏突然小聲道:

2020 年 10 月 28 日

“網友建議你關閉視頻,偷偷的吃。嘿嘿!”

江子涯搖了搖頭,開始離開潭水,向着半乾不溼的衣服走過去,邊走邊說道:

“雖然ZJ信仰解釋Z東南不吃魚是因爲怕業障,因爲一個人吃飽,要吃好幾條魚纔可以,而一條魚產一次卵,可以上千枚,這就無端增加了殺孽。

牛羊相對來說,則業障很少,因爲一隻牛羊,可以讓整個家庭吃好幾天,而且牛羊的後代也比較少,這是因果的解釋。

當然還有說水葬習俗造成的,畢竟水葬的屍體,都進了魚腹,但其實那都不是最根源。

真正的原因是,Z區的冷水魚,有很多亞種,一旦烹飪不當,很容易食物中毒,所以,無論從地區尊重還是自己的身體健康,那條魚我都不能吃。

希望我的敬重,能讓這片天地爲我敞開善意的大門,把美好的食物送到我的身邊!”

江子涯穿好了衣服,小跑了一會,讓身體暖和起來。

“呱!呱!呱!”

一隻烏鴉落在一棵枯萎的老樹上,對着江子涯的方向難聽的叫喚着。

觀衆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打趣道:

“哈哈,印第安納江剛給完山神面子,它老人家就送來一直烏鴉叫喪,哈哈!”

“老鴰背後叫,喝水塞牙,走路摔跤,哈哈!印第安納江前路艱險啊!還是回頭吃魚爲妙!”

“EMMM,我覺得,可以把這隻烏鴉幹掉,然後燒烤,挺肥的啊這傢伙!”

“別鬧,如果真如江扒皮猜測,那裏是Z區東南部,那麼這隻烏鴉不但不能吃,正常江子涯需要跪拜行禮才行!”

“我擦,爲啥?求它別來倒黴自己?”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記得以前去Z旅遊的時候,看到過有人跪拜烏鴉。”

江子涯沿着喝水前行,看到定位儀屏幕上觀衆的彈幕聊天,禁不住解釋道:

“烏鴉,我們也叫老鴰,在Z區的地位很高,是能夠溝通神的使者。同時這裏也有着很有名的鳥卜。就是按照烏鴉的鳴叫,來判斷吉凶。

剛纔有位兄弟說老鴰背後叫,喝水噎死,走路摔跤,那是中原地區的說法,在這裏,趕路的人,烏鴉在背後叫,是證明我前路順風順水。

迎頭叫纔是倒黴有危險的徵兆。”

胡婷在另一側正在和壬晴兒的觀衆聊天,看到了紅顏這面聊得熱鬧,也來了好奇心,對着紅顏的語音說道:

“同一種鳥,在你那裏就是神鳥,在我們這裏就被追打追殺的,所以說,迷信的東西,真的太多矛盾。”

江子涯聽到了胡婷說話,縮着肩膀,笑道:

“其實烏鴉挺冤枉的,自古以來,無論是我現在所處的地方,還是中原地區,烏鴉都是神鳥,代表着吉祥。只是後來受了別人的連累,才成了號喪的惡鳥。”

紅顏馬上問道:“被人連累?誰啊?”

這一聊天,倒是轉移了不少寒冷的痛苦,江子涯也樂得如此。

“被CX太后老佛爺連累的,我給你們說說這個故事。

話說,自古有個說法,那就是大人物出生的時候,必有異象。

比如武則天出生,滿室磬香,濟顛出世,房屋前後,木樑上都是靈芝等等。

這CX太后那也不是一般人,她出生的時候,天地也有異象,那就是房前屋後,烏鴉旋轉着亂飛,成爲人們口傳的奇景,認爲此女將來必有大成就,因爲那時候烏鴉還代表吉祥。

哪成想,這孃兒後來禍國殃民,當時的人們爲了推翻她的統治,就找各種理由,從各個方面抨擊她,包括她出生時候的異象,於是烏鴉就跟着她一起倒了黴。

也是從那個時候起,烏鴉鳴叫不再是吉祥,而是號喪。”

這樣邊聊邊走,江子涯已經走出很遠。

此時,一道山崖攔住了去路,而那清澈的河水,則流進了山崖底部的一個洞內。

這個洞口並不規則,好像是亂石堆砌的一般。

事實上,似乎也真是亂石落散而成。

因爲,這裏原本應該還是峽谷,只是因爲兩側懸崖的山石塌方,生生的把峽谷徹底填滿。

好在這些石頭都很巨大,所以羅列在一起,倒是依舊有着足夠江子涯鑽進去的空隙。

只是,這路確實不怎麼好走。

因爲誰也不知道,這樣的洞穴另一頭,會不會有出路,很有可能,到了中間某一段位置,就沒有能夠容納江子涯身體的空隙。

而且,這裏面也有着不可預料的危險。

比如這些山石自然脫落堆砌,穩固性未知,還有就是,萬一江子涯鑽進去這水洞,上方突然來了暴雨,那麼江子涯就是甕中之鱉,活活淹死。

要是往常,江子涯絕對不會冒這個險,但是今天不行。

因爲他現在很冷,潮溼的衣服每時每刻,都在帶走他身上的大部分熱量。

這樣的環境,沒有食物,衣服溼透,江子涯堅持不了許久。

他必須儘可能的節省體力,追趕時間,直到找到食物,引起篝火。

百分之五十的機會!

這是所有事物,所有選擇,最準確的機率。

江子涯緊好了腰帶和揹包,一手拿着尼泊爾狗腿刀,鑽進了那形狀沒有絲毫規則的水洞之中…… 水洞內漆黑一片,但是在遙遠處,似乎有着一絲亮點。

這也是江子涯敢於進入水洞的原因。

有光,那麼就證明這水洞最起碼是通氣的,而至於盡頭處,是否能容納自己的身體通過,則只能是賭博。

這種拼機率的選擇,江子涯一般是很少做的,但是此時此刻,他身後有着十來米高的瀑布攔路,四周是酥脆的風化巖壁。

從那樣的巖壁上爬過去,危險係數並不比走水洞小。

而且,他現在全身溼寒,大風無時無刻都在帶走他身上本就不多的熱量,要知道體溫漸漸降低,帶來的危險,超過突然急速的寒冷,這個溫水煮青蛙一個道理。

當一個人的體溫達到34度的時候,他會漸漸不覺得冷,但是思維開始遲鈍,最終徹底失去意識。

同時,他的肚子很餓,接近兩天一夜沒吃東西,他現在可以稱得上是前胸貼着後背了。

偏偏你隨時可以看到魚兒在水裏搖晃,但是卻不敢下嘴吃。

是的,真的是不敢,江子涯可不想進入荒野的第二天就食物中毒。

至於想辦法弄只烏鴉來吃,江子涯更是想都不敢想,要知道這地方可是有着天葬的習俗。

走到現在,江子涯基本已經百分之八十確定自己就是在Z區中部或者偏東南部。

能在這個季節有這樣的環境,除了喜馬拉雅山脈附近,再沒有其他的可能。

水洞之內,高矮不平,江子涯要不時的彎下腰,甚至要四肢着地爬着走。

冰冷的河水,已經把他折磨的想要破口大罵。

那亮點越來越近,江子涯終於到了水洞的盡頭。

沒錯,河流確實通向巖壁的外面,只是這下面的洞口實在是太小了,就好像農村院子,專門給小狗出入留出來的狗洞。

江子涯可沒自信,自己能有京巴的好身材。

這萬一要是鑽進去,不小心卡住,前進後退不得,那可就尷尬了。

好在,這裏亮光並不是一處,就在水流出去的小狗洞旁邊不遠處,也有着亮光傳過來。

那裏是河岸側面,江子涯脫離小河,走了過去。

“天坑!”

這是江子涯對這裏的第一印象。

接近圓心的一個空間,上面七八米露出圓圓的…灰天,這也讓江子涯更深刻的明白了井底之蛙的含義,畢竟萬事萬物,只要學會站在他人他物的角度,總能有心得體會。

有着並不大的雨絲僥倖斜着射到江子涯的臉上,外面不知何時開始,又下起了小雨。

水流的小狗洞是肯定不能走的,自己沒辦法在不知長短的水洞裏學蛇行,那麼自己最可能的出路,就是這個天坑。

這裏應該是地質變動之時,產生的自然塌陷。

坑壁上,都是酥軟的土石,用手抓住,稍微用力,就能捏碎,這是最難攀爬的地形,因爲無處着力。

江子涯坑底,左右看了看,有着不少的乾枯矮樹散落在地面上,看樣子氧化的並不嚴重,應該也就是這幾個月才跌落下來的。

現在這個海拔的高度,很難有高大的樹木,因爲大風不允許它們參天,會天天刀子一般的把它們颳倒,物競天擇下,這裏的植物,自然就變得矮小,但是枝葉繁茂。

江子涯用狗腿刀砍下來一截樹枝,上面有着很多的分叉,仔細數一數,竟然有着七根分支。

現在的觀衆已經習慣了看江子涯這種表情,因爲一旦出現這樣自信的笑容時,就證明他有了解決難題的辦法。

所以,大家都靜靜的看着,沒有出聲。

最起碼在他們看來,現在只有回頭一條路,且看江子涯如何應付。

江子涯似乎想通了什麼,手裏的狗腿刀速度很快,斬斷了好幾根枝丫很多的樹杈,然後略做修剪,握在手裏,看起來就像是古代採花賊飛檐走壁的飛抓百鏈索的爪子。

江子涯把幾根樹杈,分別綁在兩個大臂上,鞋底上,同時雙手各握着一個。

然後,來到坑壁下面,把大臂上沿着肘部伸出的樹杈扎進坑壁的土裏,再把雙手的樹杈隨後深深扎進去。

雙臂用力一提,雙腳下面的樹杈隨之扎進坑壁,如此一停一閒,江子涯就好像是長了六條帶着利爪的生物,沿着七八十度坡的坑壁,快速的向上爬出去。

“我擦,這也可以!”

“這可算是純粹的飛檐走壁了!”

“那六隻腳的怪物,哪裏走!”

“再加兩條腿,就是純種蜘蛛俠了!”

“……”

觀衆們對江子涯的隨機應變能力肯定非常。

來到地坑的上面,江子涯身上倒是暖和了不少,不是天氣暖了,是累的。

費力的來到頂端,站在高處往下一看。

“呼!”

所有的鬱結之氣頓時煙消雲散。

厚婚祕愛:總裁老公超給力 就在他的前方不遠處,這高高的山恆下面,竟然是一片碧綠。

高高的綠樹迎風而動,碧綠的河水掩映其中。

不時有着鳥兒的鳴叫聲徐徐傳來。

這一切,更加肯定了江子涯的判斷。

此處,就是那一山四季的Z區東南部,甚至江子涯已經想到了一處神祕所在,似乎正適合做爲這場國內終極賽而用。

荒野生存,第一要務是尋水,第二是取火,第三是食物,第四是避身所,第五纔是尋找出路。

只要按照這個順序,在這一片區域,最後所有的選手,必定會聚攏在一處。

因爲大家都會很聰明的順水而行,那麼必然會來到那全天下第一的大峽谷。

雅魯藏部大峽谷。

這是一片神奇的區域,有着無數的未解之謎。

同時,這裏又有着獨一無二的自然景觀。

那就是從海拔高處到低處,囊括了北極圈一直到熱帶的植被轉變。

一山有四季,絕不是虛言。

江子涯所在的山恆雖然距離下面有着很高的距離,並且陡峭。

但是,這裏的坡面質地已經不似之前那般酥脆,而是標準的北方黑土。

這樣的土質密度大,結實牢靠。

而且有着不少的矮樹和岩石凸凹其上,以江子涯的靈巧,這樣的地形,幾乎沒有絲毫的難度。

他如白猿,沿着山坡而下,終於在太陽落山前,走近了那片生命旺盛的溫帶叢林……

然而,就在他下到半山腰的時候,卻被身邊閃過的一團白色的影子深深吸引! 江子涯來了一個急剎車,身體又衝下去五六米,才止住身形,然後轉身回返。

來到那團白色之前,定睛一看,只見這朵植物,上部滿是稠密的白色厚棉毛,幾許稀少綠色掩映其中。

直立約三十釐米高度左右,整體呈橢圓形,好像巨大的雞蛋。

直播間的觀衆頓時炸鍋:

“我去,這是什麼植物,長得這麼好看。”

“能在岩石縫隙裏生長,又是獨苗一根,怕不是傳說之中的雪蓮花吧?”

“不對啊,雪蓮花不是大葉子嗎?”

“有一種綿頭雪蓮,就長這模樣,據說也是藥效最好,最珍貴的雪蓮。”

“江扒皮這是又發了一把小財啊!”

“我看這個像水母雪蓮,幾乎一模一樣。”

“管他呢,反正肯定是雪蓮花,這玩意野生天然的,貴了去了!比人蔘都貴!”

“……”

觀衆開始對着雪蓮花的藥效以及價值開始了探討,紅顏知道雪蓮是有名的美容養顏,添精補髓的神藥,立馬對着麥喊道:

“大江,一定要幫我帶回來,你別吃了,人家女孩子才需要這個呢!”

觀衆轟然,大小紅顏大美女,竟然爲了雪蓮花,聲音都嗲了。

別說紅顏,就是胡婷也在一邊舉着剪刀手,大讚紅顏反應快,否則真保不齊被餓了兩天的江子涯生吞吃掉。

至於當事人江子涯,此時正圍着那團東西轉圈圈,看了大概有三分鐘,這貨一把連根拽出來,瞅了兩眼,搖頭嘆息一聲,張嘴就是一口,吃掉了好幾片葉子。

紅顏怒,觀衆怒。

“死大江,我和你沒完,我和你拼命,我..我要拆了你的房子!你吃我的雪蓮花,嗚嗚嗚!”

觀衆也慫恿道:

“就是,就是,好好地良藥,被江扒皮牛嚼牡丹,暴殄天物啊!”

“江扒皮,不是我說你,這東西你吃了,也就是變成便便,紅顏大美女吃了,那可能就有蛇舞看啊,同志們,噴死丫的,讓我們紅顏不高興。”

江子涯聽到紅顏在那聲嘶力竭的吼叫,不由得“呵呵”笑道:

“別吵吵了,這玩意兒不是雪蓮,只是和雪蓮長得比較像而已。很多人在火車站或者特產店買到的假雪蓮纔是這東西。”

紅顏懵,這才弱弱的問道:“那這是什麼東東?”

江子涯又吃了兩口,葉子都不吐,笑道:

“這東西叫雪兔子,生長環境和雪蓮差不多,都是在海拔兩千米以上到海拔四千米一下的山腰位置。藥效嗎也是有的,不過紅顏你們都不適合吃,這玩意治療婦科病,嘿嘿!所以,還是給我果腹吧。”

讓大傢伙興奮半天的所謂雪蓮,原來就是一株三五塊錢的雪兔子,這讓大家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紛紛大罵那山不是好山,長得東西都山寨。

這雪兔子屬於偏弱鹼性的植物,江子涯兩天一口東西沒吃,用這東西和胃酸再好不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