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紅妝烏亮的眼睛一瞪,臉忽的紅了,急辯解道:「小姐,我哪裡念及什麼別人,只是你大概忘了,九皇子重墨對你有婚約的。」

2021 年 2 月 3 日

令濃彩震了震:「紅妝,你現在是什麼話都能亂說。」

「小姐,上次重墨親口說還沒有皇子妃,要小姐做他的皇子妃……」

「他胡言亂語,你能當真!」

「小姐,你這麼聰明,怎麼就不能領會,他們皇子之間爭的就是這一幅《大好河山圖》,我們因此才有了價值。」

紅妝這一句何其深刻,令濃彩眼光忽閃,點頭微笑:「像句人話。」 第九百八十八章適應五倍重力

靈玉大陸,青天王朝皇城劉家,在一片美輪美奐,富麗堂皇的建築群中,有著一個生長著無數鮮紅楓樹的庭院,在其中,有著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婷婷少女,面色有些羞紅地看著手中緊緊把著的書信。

少女有著一張天使般的容顏,白皙如玉的肌膚,似乎嫩的能夠滴出水來,十八歲的年齡,讓得她猶如一株綻放的蓮花,那股清醒脫俗的氣質,縱然是在楓樹林內都能展露地極為明顯。

「嚶嚀……」

望著手中的書信,不知怎的,少女那原本就是羞紅的容顏之上,會再度泛起一抹抹紅暈來,小臉蛋猶如那熟透的蜜桃,一直紅到耳根處,不難想象,整張臉在此時有多麼的發燙。

猛虎下山 歌兒,你在修鍊嗎。」

就在這時,一道攜帶著某種雍容華貴氣息的聲音自楓林外傳來,沒錯,就是攜帶著一股這樣的氣息,很難想象,只是聲音而已,便能讓人產生這種感覺,但此時的情況真的就是如此。

猶自沉浸在羞澀之意中的少女,顯然並沒有聽到外面傳來的聲音,而是一遍遍、反覆地閱讀著手中的書信,如果沒記錯的話,從昨天下午書信到達至現在,她已經看了不下幾千遍了……

「歌兒……咦。」

聲音越來越近,下一刻,一名滿頭烏黑秀髮直垂腰際的貴婦,緩緩自楓林外走了進來,傾國傾城的容顏,將周圍的楓葉都是映襯的黯然失色,相比於少女那給人一種清新活力不同,她的美,更容易讓旁人的心神在頃刻間淪陷。

此人,正是遠古之時一品大宗門鳳宗的少宗主,現今劉家之內的最高掌權者,鳳離月。

「祖奶奶。」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少女才猛然發現了來人,一聲嬌呼之後,整個人如同受驚的小鹿一般,猛然將手中的書信背在了自己的身後,嬌嫩的櫻唇撅起,有些不情願地道:「祖奶奶……來找歌兒……怎麼也不事先說一聲……」

沒錯,這名少女,正是劉歌,和傲爽有著三年之約的劉歌,確切的說,只剩下一年半的時間了。

「奶奶的好孫女呦,我可是叫了你好幾聲,你不答應奶奶啊,說吧,背後是什麼東西。」

笑盈盈地看向劉歌,對於自己的這個孫女,鳳離月可是喜歡的不得了,其實她怎能不知道她手中的東西是什麼,經劉能手從來的傲家小子的信件,剛送到這裡時便是交到了她的手中,只是並沒有打開查看其中的內容罷了。

「是……是傲大哥給我寫的一封信……」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劉歌只感覺自己的內心猶如小鹿般撲撲亂跳。

「給奶奶看看,讓奶奶幫你參謀參謀,傲家的那個臭小子到底幾個意思。」

鳳離月的聲音中明顯有著一股責怪之意,距離風雲亂戰結束也過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再怎麼說,你傲爽也回到傲家了吧,並且待了一個多月左右的時間,難道在這段時間內,就不能來皇城看看歌兒,是沒有準備好,還是沒那個勇氣。

和祖奶奶一起生活了整整十八年,劉歌自然是聽出了前者聲音中的那絲責怪,心思縝密的她,自然知道其中的端倪,連忙替傲爽解釋道:「奶奶,傲大哥很好的,他這次也是因為一些特殊情況,才沒能來看上我一眼,不過等到一年半以後的青天擇雄,他一定會來的……」

「這我還沒說什麼,你就趕緊給那個臭小子解釋起來了,歌兒,今天我必須看看他給你寫的信,你要是不給我看,哼,別說你爹劉封不讓,就算在奶奶這裡,我也不允許他和你有什麼交集。」

其實明眼人,都能聽出鳳離月這是在詐唬劉歌。

可劉歌因為心中實在太不想情況發生,直接就繳械投降了,將書信交了出去……

「這就對了,讓奶奶幫你參謀參謀吧。」

嘴角處掀起一絲得逞的笑意,很難想象,在劉家上下所有人眼中都異常嚴厲的鳳離月,也能表現出這樣的一面,不過這次,她可能真要失算了,因為她所看到的信件,已經不是原裝貨了,而是經過傲爽的親生母親雲夢怡修改過一番的『進口貨』。

「猜猜……我是誰,哈哈……沒錯,我就是你的……傲大哥,匆匆一別,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俗話說得好,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想念你的日子中,每一分……咳……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異常的熬人……」

念到這裡,鳳離月也是抬頭看向了劉歌,發現後者此時的神情已經徹底嬌羞了下來,看著猶如一個紅透了小蘋果,讓人忍不住就想咬上一口:「歌兒,這真是傲家那個臭小子給你寫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句話,寫的倒是不錯。」

此時的劉歌,哪還能聽進去自己的祖奶奶到底說了什麼,心中的嬌羞之意,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歌兒,我想你……歌兒,這稱呼,叫得真是隨意,親密啊……」

「我的心中滿滿的都是你,怎麼能被這些東西迷惑,這裡的『這些東西』,指的就是前面寫的大家閨秀了,我參加青天擇雄,就是為了完成當年對你的承諾……」

「當著全天下的面,告訴所有人,你劉歌是我的,不管是誰……都別想從我手裡把你搶走……這個臭小子,還真是有些霸道……」


「離別……只是為了更好的相逢……只要不曾道別離……滄海不枯情不移……」

別說是劉歌了,就連鳳離月念到后來,都有些不好意思念下去了,這哪是什麼書信,明擺著的就是一封情書,而且兩人還是情投意合,濃濃的情意,恐怕瞬間就能繳獲劉歌那顆少女的心。

「奶奶……我都說了……別念了……」


實在是嬌羞到了極點之後,劉歌索性將皓首埋低,用兩手柔嫩無骨地小手捂住了臉,都不敢再抬頭看向鳳離月一眼。

「歌兒啊……奶奶這是替你高興啊……你知道嗎,在你這般年紀,能有一個你喜歡,還同時喜歡著你,並且敢於表達出來的人,那是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說完之後,鳳離月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將身前的劉歌擁入懷中,只是用手在捋順著後者的秀髮,沒有再說些什麼。

可,在她腰間的一包香囊之內,卻是驀然透發出了一股莫名的氣息來……

……

「呼。」

拖著又被五倍重力折磨地殘破不堪的身軀,傲爽爬入了那個讓他無數次感到『希望來了』的木製浴盆內,『噗,』水流顫動的聲音傳來,隨後,是一陣陣舒服至極點的呻~吟之聲。

整整兩天的時間,傲爽一直沒有休息,只是不停地在重複著一件事情,那就是進入重力空間內,將身體折磨到沒有一絲力量,並且皮開肉綻之後,再進入浴盆內恢復身體,恢復至巔峰狀態后,再度進入重力空間中接受重力的擠壓。

唯一慶幸的,除了自己已經能夠適應五倍重力外,就是在這等熬人的痛苦循環之下,還能夠在這個浴盆之內,體會到一種力量復甦,進而壯大的感覺。

殘破的身軀,從表面的皮肉組織,到傷口中流淌出的大股鮮~血,再到被擠壓得不成形的筋脈,直至五臟六腑,甚至是身體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受到重創,達到一種真正的『破』,而這種復甦,自然也是全方面地痊癒,可以稱之為『立』。

破后而立,或許就是這麼來的。

至於傲爽所說的適應五倍重力,也是因為肉~身的韌性,相較於在沒進入重力空間之前,提高了整整五倍之多,這倒不是說他的肉~體力量提高五倍,而是肉體強度提高了整整五倍,並且連帶著,身體的協調性也好了許多。

最起碼,已經能夠做到瞬間適應五倍的重力了,這等協調性,還不足以堪稱恐怖么。

這般速度,即便是魔天都是不由讚歎了一聲,因為他當年,完全適應五倍重力也是花費了整整十天的時間,並且和傲爽相同,也是一刻不停頓地進入重力空間,恢復,但或許也會個人體質有關,相差了整整五倍之多。

不過,魔天自然沒有當著傲爽的面誇讚於他,而是撂下了一句:「只是五倍而已,什麼時候提高到十倍。」

這句話一出,傲爽也是一個勁地搖頭,就像自己剛來靈玉大陸時,父親跟自己說的一句話相差不多,『修鍊一途,需要循序漸進,切不可急功近利』,五倍和十倍之間,看起來只相差一倍,但恐怕自己的肉體強度,還是不足以支撐太長的時間。

只是一瞬間就從重力空間內被擠壓出來的話,肯定是不能對肉身有著什麼幫助的,所以十倍的事情,還是往後再說,下一步,除了練成《暴身》之外,先將重力提高到六倍或是七倍,嘗試一下,再度適應了之後,再說八倍、九倍、十倍重力的事情……

「接下來,既然已經適應了五倍重力,就要著手修鍊《暴身》了啊,只剩兩天的時間,不過,應該夠了。」 令濃彩已經畫出了第一幅《江南》可是她自己不滿意,和原圖比,總差了一些底蘊和靈魄。

原圖畫風比較簡潔,三片葉,一株蓮花,幾滴晶瑩水珠,二條欲露未露的肥鯽魚, 虎歸山

「這五月雲扇是誰?這寥寥幾筆,夠本小姐學幾年的了。」令濃彩第一幅不滿意畫到第二幅,還是不滿意,旁邊已經丟了一堆廢紙。

「小姐,畫累了就歇息吧,又不急著賣畫買米好下鍋做飯。」紅妝對這幅《江南》也暗暗揣摩了很久,這幅畫不是簡單的詩情畫意,好像藏著玄機,是什麼樣的玄機,她一時揣測不透。

畫提著一隻熱茶壺走進來,放到桌子上,對文案桌邊的令濃彩和紅妝問:「小姐,你們要喝茶嗎?」

「不喝,要喝我們自己倒。」

畫放下茶壺,不急著出去,反而走向文案桌邊,道:「這五月雲扇是江湖一大傳奇。也許是一個組織,也許是一個人。」


「組織?」令濃彩只想過是一個繪畫高手,是一個組織讓她覺得好奇。

「就是五月雲扇畫了《大好江山圖》,然後輾轉到了令香嵇手上。」

話題一下繞道《大好河山圖》!

令濃彩輕咬住薄唇,沒有回話,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她心中靈秀,這太子目標就在這幅圖上,一旦證實令濃彩她母女手上什麼也沒有,她們只是莫名捲入這裡面來,那她們就不想簡簡單單從太子府出去了。

畫見令濃彩沉默不語,也不尷尬,粲然一笑,走到令濃彩身邊,從筆筒里抽出一支最粗最重的筆,道:「我也學過幾天畫,我也來獻醜畫一幅吧。」說罷也不看令濃彩和紅妝驚訝的眼神,兀自攤開一張白紙畫起來。

畫的筆線嫻熟老練,不過一炷香時間,就完成了。

「拿著那麼笨重的一支筆,竟然比自己畫得還快,畫得還精粹。」令濃彩暗暗驚異:「兩圖筆力氣韻恨接近,而且一氣呵成,中途沒有換筆,粗細線都是一隻筆出,真乃高才。」令濃彩愣愣地看著那畫,再看粗糲醜陋的那一張臉,這完美的畫怎麼會出自她的手,令濃彩又盯著她的手,卻出奇的秀麗修長,一幅一二米的畫幅,竟然絲毫汁墨未沾。

太子底下有多少能人?


畫似乎猜到令濃彩的意思,粗糲的臉上是嫣然一笑,那種粗糲之陋和嫣然之美莫名融合在一起,讓令濃彩膽戰心驚。

「令濃彩小姐,我們太子從來都喜歡人違逆他,至於九皇子重墨想要和太子抗衡,也只是給自己製造殺機。」

畫說完,又是莞爾一笑,然後才姍姍出去了。

哼,幫著重墨對抗太子,誰說的,令濃彩不想幫誰,她想幫自己,然後救出她娘……

令濃彩眼睛凝視著前方,對紅妝道:「紅妝,我決定了,答應太子做他的側妃,還要做他做寵愛的太子妃。」

紅妝嚇得一愣:「小……姐……你真的決定了,不要九皇子重墨了?」

令濃彩的決定讓紅妝一下反應不過來,在此之前令濃彩一定是喜歡過重墨的,令濃彩不會隨隨便便喜歡一個人,也不會隨隨便便丟棄一個人,紅妝了解自己的主子,令濃彩不是這樣隨隨便便的……

「那個涼薄之人,要他做什麼。」


聽此話之音,一點迴旋的餘地也沒有。

紅妝還不肯死心:「小姐,你想過沒有,做太子的側妃,對敵將是重墨,小姐真的要與太子結盟,與重墨為敵?」

「是!」

「他可是你花了二棵香汀草救回來的!」

說起這個令濃彩就心疼,那兩棵香汀仙草可得來不易,自己吃下可以通多少靈氣異稟稟,足夠讓她打開武學靈智,就是她武學天賦異稟奇低,也能成就一個畫廊山第一高手,令濃彩皺眉道:「紅妝,你不要再提那兩棵香汀草,我也只當那兩棵香汀草當喂狗了。」

哎,要真的喂狗了就好,比喻餵給了何田田。

…………

張碧極匆匆走進疊嶂乾寧宮見主子重墨。

重墨不在大廳,在後院的一個湖邊練武場上赤著上身練習舞劍,兩邊站著十多個衣著單褂的陪練,都挺拔英武,肅嚴齊整。

深冬的風寒冷刺骨,重墨和他的陪練們練得全身大汗淋漓,十分軒暢。

見到張碧極臉上有焦急之色,重墨把手中的赤霞劍遞給一邊的小太監,對張碧極微微一昂頭,張碧極便跟著重墨朝前方的涼亭走去,進了亭子,重墨拿過放在亭架子上的錦袍穿了,一邊整理衣服一邊面色淡漠地問:「有什麼消息?」

張碧極拱手回稟:「殿下,從太后養心殿得來消息,皇太后做主,瑞丹娶錦恆將軍之女為瑞王府正妃。」

重墨挽結腰裡綠絲絛的手不覺停頓,這確實是一個大消息,也是一個極大的壞消息。

錦恆作為一百萬京城禁軍統領,權力傾天,錦恆之女是京城多少皇室公子想攀附結娶的對象!

半年前皇后也曾經向恆源請求重墨與錦恆之女的聯姻,孝直皇后還為此在熙園宮專門宴請過錦恆的三小姐香霧,讓重墨和香霧有培養彼此好感的機會,人家香霧對九皇子錦恆也確實很感冒……

皇上卻以錦恆之女香霧才十三歲,還未及笄,不到談婚論嫁的年齡為由一口拒絕!

沒想半年之後皇太后一句話就輕鬆搞定了瑞丹與錦氏姻緣盟結。瑞丹也將成不可撼動的皇室力量。

錦恆一直是皇后拉攏示好的對象,為重墨將來崛起做籌備,一旦瑞王和錦氏姻親結成,一切設想都成雲煙。

「殿下。」

重墨的臉色由紅轉青:「先回議事廳再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