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紅依則大膽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好一番打量,驚異道:「這幾天我來了好幾次,每次都看到這個房間有人佔據,根本沒見人出來過,莫非是你一直在裡面呆著?不會這麼兇殘吧?」

2021 年 1 月 17 日

「上次打擊太大,痛定思痛,就拚命的修鍊了!」

楚寒聳聳肩,自嘲笑道。

「這樣不好呢,疲勞修鍊,容易留下暗傷,消耗潛力!」

白依甜膩膩的認真說道。

「謝謝,我明白!」

楚寒看著白依,心中有種很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

「哼哼!他可是無雙之才,天資之高,蓋壓同代,這點又怎麼會想不到,是不是呀楚大才子?」

紅依有些酸溜溜的說道,不知是不是嫉妒楚寒的天份,「七天之前,我和妹妹可是一年級的首席,核心學子的前兩名,本想那時候教訓教訓你,打壓你的氣焰,卻沒想到發生一系列的事情,之後的會武你也沒參加,當真可惜!我和妹妹已經突破,步入四重之境,以你無雙之才的身份,也不算乒你,我們比試比試?先說好了,只是比試,可不是生死搏殺!」

最後一句,顯然對於楚寒狠辣的手段十分忌憚。

「改天成不,我快餓扁了!」

楚寒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

嘻嘻噗嗤……!

白依嬌笑,可看到楚寒看過來的目光,臉色一紅,連忙低頭,低低說道:「姐姐,他呆在重力室應該好幾天了,哪怕一直服用丹藥,腸胃也難以承受呢!」

「也是啊!」

紅依不甘的盯了楚寒的肚子好一會,大手一揮,「去吧、去吧,下次見面,一定要比試比試,我想看看無雙之資的天才,究竟有何不同?」

「一定!」

楚寒笑笑,沖兩位擺擺手,轉身而去。

「記住呀,餓了幾天,又過度的消耗,千萬不能吃的太飽,最好喝點葯粥,先適應適應!」

白依不忘提醒一句,帶著微微的關切。

「謝謝,我記住了!」楚寒驀然回首,陽光照射在身上,蒙蒙的金色光輝,讓他的微笑分外迷人。

白依呆了呆,下一刻,臉上蒙上了一層紅暈。

「姐姐,他的笑容好陽光哦!」

看著遠去的背影,白依握著的秀拳舉到了唇前,臉上蕩漾著迷醉的笑容。

「小妮子思春了,沒救了!」紅依一拍額頭,忽而又一笑,「說實在的,還真是有點好看,特別是他淡然的氣質,感覺?怎麼說呢,十分舒適!」


「嘻嘻,姐姐還說我呢!」

白依淺笑,陽光下,柔風裡,響起一串串醉人的笑聲。

回到宿舍,梳洗已畢,渾身舒爽,稍微等了一會兒,楚寒沉吟片刻,留下一張字條,就走了出去。

餐廳之中,他點了五碗暖陽米粥,喝下之後,空蕩蕩的腸胃立即暖烘烘起來,沒有再用其它食物。

出了餐廳,信步而行,漫無目的,只是讓身心完全平靜下來。

七日苦修,他雖沒有什麼異樣,但也極其壓抑,需要時間來撫平和消散。

不知不覺,他來到了流水旁,假山處,靜聽流水潺潺,感觸陽光的溫柔,他來到一棵樹下,緩緩的躺在草地上,枕著雙手,好不愜意。

「還是這樣的日子,讓人迷戀!」

輕笑一聲,楚寒微閉上眸子,骨子裡,他有些文人的散漫性格,不過更加理性,更加嚮往武道的神奇罷了,更還有不太清楚的仇恨催促,讓他時刻不停的提升實力。

上次擂台之事,被逼迫進入正氣堂,以自身資質開啟神鏡,進行評判。以他從骨子裡都是濃郁的傲氣來說,可是極大的羞辱。

這才有了七日的苦修。

「以後,七日全身心的投入修鍊,七日進行休息!」


楚寒定下了今後的章程。

溫和的陽光,輕柔的微風,讓他慢慢的陷入似睡非睡之中,心境空靈,雜念不生。

叮叮叮……!

也不知何時,忽然一陣悅耳的琴聲響起,曼妙天音,音符流淌,緩緩的流進了楚寒的心海,好似一道甘泉,讓他的心海好似洗去了一層塵垢,更加通透。

楚寒似乎看到了跳動的音符,化成一個個歡快的精靈,在眼前跳動,在空中起舞,在田野間嬉鬧,在山野中奔放,在心海中暢遊。

他臉上綻放出了笑容,非常純凈,猶如嬰兒的第069章本來想寫三千字,可寫到這裡,就自然而然的停了下來,老李怎麼也不忍心破壞這個畫面!

老李很懶散,但也想追求完美的意境,雖筆法不足,底蘊欠缺,但老李會一直努力,寫出一種獨屬於老李的美!

也許,女主出現了,為了這一刻,請投票、收藏支持吧!

新書期還剩下幾天,收藏還不到兩千,成績一塌糊塗,沖入首頁的新書榜是沒希望了,只希望喜歡本書的朋友,點擊收藏,加入書架,投兩張票票,讓老李在辛苦之餘,能欣慰的笑笑! 溪流旁,她白衣如雪,恬靜而純真,蕩漾的水波反射過來,照射在眸子上,讓她的眼睛看起來比溪水還要清澈。

她靜靜的盤坐著,青絲飄蕩,在雙腿前放著古箏,嫩長的食指按在琴弦上,肅穆之中帶著無限的甜美,宛若仙子。

楚寒看著那一雙沒有任何雜質的眸子,一時間痴了。

彈琴的女生,直直的盯著楚寒的眸子,不知是不是琴音相合的共鳴,還是被那一雙深邃的眸子吸引,不願意挪開目光。

陽光笑了,清風痴了。

「白依!」

久久,楚寒輕輕的吐出兩個字,臉上綻放出純凈無比的笑容,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彈琴的女孩,正是他所熟悉的白依。


「楚寒!」

白依下意思的應和了一聲,,但也從剛才的意境中脫離而出,粉白的臉上剎那間蒙上了粉紅之色,慌亂的低下了頭,不知所措。

楚寒的笑容更勝了,站起身,走了過去,幾十米遠的距離剎那間就到了,自然而然的坐在了白依身旁。

嗅著熟知而獨特的芳香,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寧靜,就連念力六級的瓶頸,也悄然間出現一道大裂隙,隱隱有破碎的跡象。

「你、你怎麼在這裡?」

白依羞赧,不敢再看楚寒一眼,聲音低低的,就好似髮絲之間的摩擦聲。

「洗漱之後,吃了點米粥,就自然而然的來到了這裡,山水樹木,讓心情也平靜下來,就躺在了樹下,差點睡著!」

楚寒笑著道,「你的琴音真好聽,已經處在音之意境的邊緣,我都被帶入琴音之中,無法自拔,心中有很大的促動,就應和著吹了一曲,你不會怪我吧?」

「怎麼會哩,你音律方面造詣也很高呢,和我、能完全契合我的琴音,當真猶如高山流水,清風白雲……!」

白依的聲音更低了,但聲音中卻蘊含著某種激動,還有種知音之感的神妙,她想鼓起勇氣,勇敢的扭頭看看,再看看那一雙讓人心醉的眸子,只是、只是,她的頭更低了。

楚寒心神狠狠一震。

高山流水!

清風雲白!

百花蝶舞!

星辰明月!

楚寒的笑容更勝了。

兩人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在說話,那種靜謐之感,讓白依也平靜下來,微微抬頭,偷偷的撇過一抹目光,就慌張的躲躲閃閃。

溪流潺潺,假山的陰影漸漸的挪移過來。

這種感覺,楚寒分外喜歡。

「我們再合奏一曲如何?」

楚寒問道。

「好哩!」

白依點頭。

楚寒伸手一抓,一片泛著金色陽光的葉片,落到了手中,被他放在了唇前。十分默契,琴弦波動,樹葉輕顫。一縷縷美妙的音符傾瀉而出,流淌在陽光里,暢遊在溪流中。

音曲婉轉,清麗脫俗,又配合十分默契,好似一人在演奏。

音律之道,棋藝之道等楚寒本來就會,在沒有恢復之前,用來打發時間,也培養心性,後來造化天書出現,修鍊之餘,他也跟隨書中仙學習不少,十分精通。

彈琴時,白依在沒有一點羞澀之意,認真之中,帶著歡喜的笑意,沉醉其中,暢遊音韻的海洋。

一曲消散,餘音裊裊,兩人都沒有動,回味餘韻。

「我、我要走了,不然姐姐找不到我該著急了。」

白依低低開口,有些不舍。

「你經常來這裡嗎?」

楚寒問道。

「這裡清靜,沒人打擾呢,時常會來,你呢,以後會嗎?」

她壯著膽子,看向了楚寒,只是臉上的紅色,讓她看起來更加的可人。

「會、會!」

楚寒毫不猶豫的點頭。

白依走了,留下了一地的音符還有若有若無的芳香。

「我……!」

楚寒攤開手掌,怔怔出神,忽而搖頭,仰首望天,「這種感覺,很神奇!」

「有些激動,有些心跳,有些渴望,還有些惆悵!」

站起身,愣愣出神的看了好一會白依所坐之處,又看看垂落的夕陽,吸了一口涼氣,轉身而去。

「這種感覺……!」

楚寒會心一笑,將擋在身前的樹枝撥開,又隨手扯下一根枝條,晃晃悠悠的走向了餐廳。

他買了很多肉食和水果,打包返回了宿舍。

推開宿舍門,裡面的鐵柱和戰狂一愣,同時大喜,站了起來。

「寒哥兒!」

「老大!」

鐵柱還是喜歡這樣叫,畢竟已經習慣了。

「七天了,都有沒有進步?」

楚寒將食物遞給鐵柱,問了一句便去洗洗手,清爽之後,坐在桌子前。他已經發現,這兩位的氣息都有不同程度的變化。

「那當然,也不看看咱是誰,能沒有進步嗎?」戰狂十分得意,「已經突破,進入武道四重初期,很快就能和鐵柱一起進入二年級了,老大,怎麼樣?」

「不錯!」楚寒笑道,「鐵柱呢,達到巔峰沒有?」

鐵柱憨厚一笑,忙不迭的點頭,「四重巔峰,我感覺,最多兩個月,就能突破到五重之境。」

「**啊!」

戰狂嘟囔一句,很受打擊,連忙追問,「老大呢,有沒有突破,不會還在三重巔峰吧?」

「即使在三重巔峰,一隻手也能將你打趴下!」楚寒道,「我也突破了。」

「哦,老大若是不能突破,就太對不起無雙之資了!」

戰狂沒有多少意外,鐵柱更理所當然。

「剛剛進入四重中期!」

楚寒補充了一句!

「我靠!」戰狂脫口而呼,搓搓牙花子,「嘖,老大不愧是老大,服了!」

用過食物,天色漸暗!

「你們按照你們的修鍊計劃堅持下去,我出校一趟,去籌備點丹藥,明天或者後天這個時候回來。」

交代一句,楚寒便離開了宿舍,走出了校園。

天雲學院正門之外的兩側,格外繁華,特別是現在,華燈初燃,萬家燈火,街道上的行人非常多。

招來一輛馬車,坐了上去,說出要去的地點,就微微閉目。用了小半個時辰,才到達地點,付過帳之後,就站在了楚家門前。

楚寒神情微微一動,眼角餘光一掃,發現了兩個鬼祟的身影不時的往這邊掃視,又看了看另一邊,他感覺到斜對面的一家酒樓上,也有一道目光注視著這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