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簡汐的發卡破空而來,就在離葉簡汐眼睛只有兩厘米的地方,一道沉喝聲忽然響起。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住手!」

與此同時,一隻女人的手從斜里伸出來,扣住了安亦舒的手。

那隻手看似沒怎麼用力,卻牢牢地止住了安亦舒。

葉簡汐頭皮發麻,瞳孔驟縮到了極點,怔怔的看著那枚近在咫尺的發卡幾秒,她驀地扭頭看向阻攔安亦舒的那人,認出她是把自己救了之後又葯暈自己的女人,臉上露出幾分詫異。

而就在這時,房間里響起了腳步聲。

葉簡汐看向那個地方,觸目所及的是,凌老爺子沉著臉向自己走過來。

而他的身邊還站著柏原崇!

他們兩個人怎麼會在一起?

葉簡汐第一生出來的不是害怕,是疑惑!

安亦舒被人阻攔住了,心頭不由得生出了怒氣,她等了那麼久好不容易,才等到叫醒你葉簡汐的一天,凌家的老頭子竟然來橫插一腳!難道他不記得自己的兒子是怎麼死的嗎?

是被葉簡汐害死的!

安亦舒扭過頭,盯著凌老說:「凌老,為什麼要叫我住手?你難道不想拿到賬目了?」

凌老爺子一步步的走上前。

一直到葉簡汐跟安亦舒跟前停下,他看了眼站在安亦舒跟葉簡汐中間的女人,沉聲道:「你以後就在這裡,看著葉簡汐,沒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擅自動她。」 第791章至死方休

「是,先生。」

女人恭敬地頷首應道。

安亦舒瞪圓了眼睛,詫異且驚怒的叫道:「凌老,你是不是瘋了?不動她,怎麼拿到賬目?」

葉簡汐這個女人,即便接觸的不多,也知道是個硬骨頭!

不把她往死里折騰,她根本不會把賬目交出來!

安亦舒不服氣凌老爺子的決定。

凌老爺子卻沒有跟她解釋,一旁的柏原崇漠然的看著安亦舒說:「亦舒,先跟我出去,讓凌老跟她說幾句話。」

「先生……」安亦舒咬著下唇,低喚了一聲柏原崇,想要說話,但接觸到柏原崇不容置疑的目光,不甘願的說,「是,先生。」

柏原崇轉眸望著凌老爺子的方向,輕描淡寫道:「凌老,你跟她好好談談,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凌老爺子聽到他的話,沒有任何錶態。

柏原崇也不在乎他的態度,帶著安亦舒出了房間。

咔嗒——

輕微的關門聲響起,隔絕了他們的身影。

空蕩的房間只剩下了三人,葉簡汐緊繃的神經緩緩地放鬆了下來,寒氣順著濕漉漉的肌膚,鑽入肌理,她環抱著雙臂,身體忍不住的哆嗦。

凌老爺子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吩咐中年婦女道:「紅葉,打開暖氣,給葉小姐拿一身乾淨的衣服。」

名叫紅葉的女人點頭,轉身去了隔壁。

葉簡汐聽到凌老爺子說的話,忍不住抬頭看著凌老爺子,問:「凌老,既然你不想害我,為什麼要跟柏原崇合作?」

她想不通,為什麼凌老會跟柏原崇合作。

自己不是跟他早就達成了協議,生下的孩子會過繼到凌家一個,凌老爺子既然想要這個孩子,那完全沒必要幫著柏原崇,跟慕家為敵。

葉簡汐不解的望著凌老爺子。

「因為賬目。」凌老平靜的跟她對視。

「賬目?」葉簡汐心頭一跳。

「是。」凌老爺子點頭,「葉簡汐,你拿到賬目,難道沒有看過裡面的內容嗎?」

「看過,不過沒看完,」葉簡汐話說道這,頓了下遲疑的問:「難道賬目有凌家的?」除了這個,她想不到別的。

但話說回來,若賬目里真的跟凌家有關係,為什麼之前凌南晟找到賬目,凌老爺子一點也不擔心?

甚至,在凌南晟走後,也從沒有找過賬目?

葉簡汐心裡的疑問更多。

凌老爺子似是猜測到她在想什麼,背著雙手,神色嚴肅解釋道:「是有凌家的東西……阿晟他大哥的,當初他大哥,曾經跟姚明琪有過牽連,不過沒多少,阿晟他哥,抱著僥倖的心,覺得姚明琪不會留下自己的證據,也就沒把賬目的事情放在心上。可沒想到,十年後,這本賬目重新出現了。」

葉簡汐聞言,眉頭瞬間擠在了一起。

當初賬目的事情發生,她拿到賬目的時候,她猜測過,凌南晟那麼做,可能會有別的原因,覺得他或許在護著什麼人,這個人可能是凌老爺子,因為按照時間推算,唯有凌老爺子最可能。

但凌老爺子後來的種種表現,並不像是和賬目有關。

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只當凌南晟卑鄙無恥,利用賬目要挾自己。

卻不曾想過,凌南晟還有一個大哥,那個一向以正面形象出現的人,會和姚明琪的事情有牽連!

現在仔細想想,凌家大少的確有可能。

他年齡足足比凌南晟大了二十歲,接手管理凌家的時間也跟姚明琪的事情對得上。

賬目里有凌大少的話,凌南晟遲遲不肯把賬目交出來也有了更加合理的解釋——

他想護著凌大少。

護住這個對他亦兄亦父的人!

「阿晟找到這本賬目,發現有他哥的,思考了很久后,跟柏原崇達成了協議,柏原崇答應他不動你,而他把賬目藏起來。原本這一切,都該風平浪靜,可偏偏,阿晟不知怎麼的,在臨死前,留給你了這本賬目。」凌老爺子語氣摻雜了几絲顫抖,他沒想過,自己的兒子會跟姚明琪的事情有關係。

若不是柏原崇找到他,他還蒙在鼓裡。

可更讓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阿晟當初決定把賬目藏起來,反倒在死後,又把賬目留給了葉簡汐。

阿晟難道不知道,一旦賬目公布出來。

他大哥這一輩子都要毀了嗎?

凌老爺子用力的攥緊了手,盡量屏聲靜氣道:「葉簡汐,阿晟當初為了救你,三番四次涉及危險,後來他雖然做了一些錯事,可無論如何他都是護著你的,甚至在自己死的時候,還把自己的心臟給了慕洛琛,哪怕……沒有救活,但總歸,他給了你他能給的所有。」

「所以,我懇請看在阿晟為了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上,把賬目拿出來。只要你把賬目交出來,我以我的名譽擔保,不會讓你受一點傷,柏原崇也不會再為難你。」

葉簡汐聽到凌老爺子說到最後,心已經徹底的沉入了谷底。

其實,在凌老說出,賬目里有凌大少時,她就猜測了一切。

但真的聽他親口請求,還是忍不住的失望。

「凌老,你難道沒想過,為什麼,凌南晟會在最後,把賬目留給我嗎?」

葉簡汐輕聲問。

凌老爺子沒說話,充斥著皺紋的面部,卻細微的抽搐了下,泄漏出了他此刻的焦躁。

葉簡汐微微的嘆息般自顧自的回答,「因為凌南晟想通了,他哪怕能幫著自己的大哥遮掩一時,卻遮掩不了一世。凌大少跟姚明琪的事情遲早會暴露出來,凌大少主動去投案自首,舉報其他人,或許罪名還會輕一些。你自己也說了,他跟姚明琪的事情牽連不多,最後不會判多重,甚至可能得到豁免……」

「你說的那麼輕鬆,因為不是跟你有關係的人!」凌老爺子粗暴的打斷了葉簡汐的話,「葉簡汐,你不是我,沒資格替我決定這些。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不能再讓另一個兒子深陷牢獄!」

凌老爺子面上青筋凸起來,鼻息下的八字鬍隨著急促的喘息,而上下的抖動。

葉簡汐唇瓣動了下,想說什麼,又緊緊地咬住了下唇瓣。

的確,這個時候,凌大少出事,對凌老爺子、凌家的人都是最殘忍的。

可難道就這樣把賬目交出去,放任柏原崇逍遙法外?

那些枉死的人該怎麼辦?

她的父母,以及那些因為姚明琪事情死死傷傷的人,就這麼白白的死了嗎?

不甘心……

明明只剩下一步,就可以將柏原崇繩之以法。

就這麼白白放了他,她死都沒顏面去見自己的父母。

葉簡汐低頭看著自己的指尖,沉默著不說話。

凌老爺子漸漸的平靜了情緒,說:「葉簡汐,你還是再想想吧。你若是不肯把賬目交出來,柏原崇不會等你太久的,他對付人的手段,你見識過,到時候,我是無法保住你的,你自己好自為之。」

說罷,凌老爺子轉身要走。

葉簡汐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握成拳頭,「凌老,不用想了,我不會答應。你可以直接告訴柏原崇,賬目我已經交給文清,他沒有回頭的餘地。」

「至於你家裡的事……對不起。」

根本不用想,無論如何她都不能放過柏原崇。

哪怕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也絕不會後退一步。

凌老爺子背對著葉簡汐,聽到她說的話,腳下的步子頓了一下。

但很快恢復了原有的速度,快步走出了房間。

紅葉拿了衣服,走到她跟前,把衣服塞給她后,安靜的守在一旁。

葉簡汐換了乾燥的衣服,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靜默了幾秒后,對站在一旁紅葉說,「能不能給我一杯熱水?我還是有些冷。」

紅葉看了她一眼,默不作聲的倒了一杯茶。

葉簡汐接過茶水,說了聲謝謝,一口一口的喝著。

滾燙的茶水,順著食道流入胃裡,暖了身體。

葉簡汐望著空氣里的一點出神,她真的沒想到,賬目會跟凌大少有關。

當初凌南晟做的種種,在知道這件事後,也有了別的解釋。

換做她站在凌南晟的位置去選擇。

結果,未必會比凌南晟好吧……

人都是自私的,下意識的,會維護自己最重視的人。

凌南晟……

她或許真誤會了他很多,但現在他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他所做的種種,已經不得而知了……

安亦舒跟著柏原崇走出房間,怎麼想怎麼覺得,不整治葉簡汐不舒服。

於是開口說,「先生,為什麼要答應,凌家老頭子的要求?現在耽擱一天,就多了幾分危險,萬一慕家的人把賬目公開,您的處境會非常危險!你讓我去問葉簡汐,我保證,會讓她開口。」

「你想讓她怎麼開口?嚴刑拷打?划花她的臉,還是別的?亦舒,你真以為那麼做,會對葉簡汐有用?」

柏原崇冷聲反問,神色間止不住的透出濃濃的嚴峻。

安亦舒被他問的啞口無言。

柏原崇睨著她繼續道:「當初葉成書是當著葉簡汐的面跳樓的,子夜……是葉簡汐親眼看著毒發的,而是慕洛琛也是我害死的,憑著這些,你覺得葉簡汐有多想置我於死地?而你又覺得,多大的折磨能抵得過她的恨意?」 第792章一線生機

「我……先生……」

安亦舒眼底閃過一抹不自然,她真的沒想到這些。

只想著,怎麼折磨葉簡汐。

憑什麼慕洛琛看得上葉簡汐,卻看不上她安亦舒?

慕洛琛不要她,她偏要往死里折磨葉簡汐,讓慕洛琛死也不得安生!

「亦舒,我以為你是聰明人,可現在我覺得我錯了,你連這點簡單的事情都看不明白。只想著報複葉簡汐,以泄私憤,這樣的你,真是令人失望至極。」

柏原崇丟下這句話,不再看安亦舒,大步的向前走。

安亦舒頓時慌了,追著柏原崇的腳步說,「先生,我知道錯了,對不起,我以後會想的更全面,你別生我的氣。」

她不停地解釋,柏原崇卻不想再聽。

兩人的距離漸漸的拉大。

直到柏原崇上了車,嘭的一聲車門關上。

車子絕塵而去。

安亦舒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車子消失的方向,跺了跺腳:「我不就是一次沒想到嗎?為什麼就憑這一次,你就可以那麼輕易地抹殺我的所有努力?柏原崇,柏原崇……總有一天,我要讓你知道,只有我可以配得上你!」

車子飛快的向前行駛,眨眼便把安亦舒遠遠的拋在身後。

柏原崇面帶不耐的坐在後駕駛座里,冷聲簡潔的說:「做好準備,一旦賬目暴露,先殺了葉簡汐,不惜一切代價把我們的人撤離,留下安亦舒一行人,頂替所有的事情。另外,把西西安置好,不能讓任何人靠近她。」

「是,親王。」

坐在副駕駛座的男人,聲音鄭重的回答。

柏原崇吩咐完,沒再說話。

只是那神色冷冰冰的沒一點人氣。

他從沒想過,凌南晟會把賬目留給葉簡汐,還真是低估了葉簡汐對他的影響力。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他絕不會坐以待斃。

最壞的結果,不過是賬目暴露,他那位遠在瑞典的哥哥,趁機將他趕出王室,拔出他所有的勢力。

可就算失去所有,又能怎樣?

他會殺了葉簡汐。

殺了害死子夜的兇手。

這對他來說,足夠了。

夜色濃重,秋風蕭殺,街道上行人腳步匆匆,一輛車飛快的掠過街道,路旁的霓虹燈投射在車窗上,照亮了車裡的人。

那人的劍眉星眸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出迫人的氣勢。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慕洛琛。

「還是沒消息嗎?」

清越的聲音在車廂里響起,每一個字都重重的壓在心上。

坐在副駕駛座的容子澈收了線,回過頭來說,「周文達剛查了下,給嫂子開車的田伯的屍體已經找到了,而他的家人,現在失去了蹤影。」

泄漏消息的人是田伯。

誰也沒想到。

田伯跟福叔都是慕家的老司機,在慕家開了一輩子的車,當初慕洛琛從老宅里搬出來,老太太親自指派的四個司機里,就有田伯。

慕洛琛對他的信任,源自於老太太。

葉簡汐出事後,他們甚至懷疑過文清,也沒懷疑過田伯。

如果不是他一直沒回來的話……

誰也想不到,會是他。

慕洛琛聽到容子澈說的話,嘴角拉平,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微微的輕叩了兩下,「其他的線索呢?」

「在嫂子出事的地方,路旁的監控錄像,顯示當時嫂子已經脫身了,但被同她一起的女人帶走了,我們在警察局的資料庫里,調查了關於那個女人的資料,可沒有搜索到關於她的任何資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