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等香香找到毒品位置,估計到時候不是安排他們到處參觀,而是生怕他們懈怠。

2020 年 11 月 18 日

趙寧此時非常慶幸,果斷把秦旭調過來。

從與小香豬相處的感覺能明顯看出來,雖然同列訓導員,陳敬雲與秦旭根本就是兩回事。

在其他人面前,脾氣很懶的小豬香香,等秦旭一來,精氣神就立馬發生改變。

幾個人在一間小會議室嘀咕時,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穿著警服腦袋圓圓大大,微微有點齙牙的中年男子走進來,有些抱歉地說道:「老趙,抱歉,我們隊長沒有安排你們加入行動,是擔心你們不熟悉我們蘇明市的情況,發生意外。我正在……」

招呼這個傢伙,趙寧可沒有對自家隊員的和氣,他臉一沉,不等他說完,一把攬住他的脖子,很不滿地說道:「好你個陳聰遠,好話說盡把我們騙來,就這個待遇?你怎麼解釋都沒用,你那個榮隊長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們潮海市的緝毒警?」

「怎麼會呢?」蘇明市禁毒支隊副隊長陳聰遠苦笑擺手解釋,「你放心,我真是誠心誠意請你們過來幫忙。」

陳聰遠覺得自己倒霉透了。

現在就像一個夾心餅乾中間的餡,兩面不是人。

「我不管,我來你們這兒,是來辦案子的,就是你說的大案子,什麼戒毒所,什麼社區禁毒宣傳,你以為我們潮海市沒有呀?」趙寧一句話,直截了當表明自己的野心。

嶺南省兩年前曾經組織大規模的禁毒行動,對毒品交易市場打擊很大。

潮海市禁毒支隊,當時可是在整個行動中,被省點名表揚,榮獲先進。

所以,這兩年,潮海市毒品交易受到嚴重打擊,萎靡不振。禁毒支隊已經很久沒有捉到大魚了。

而上個月小香豬一天三個案子,更是把潮海市這個池塘翻個兵荒馬亂,別說是魚了,就連小蝦米都嚇得逃出潮海市這個被漁夫不知道撈了多少遍的淺水窪。

這種環境,對居住在這裡的市民非常友好安全,但趙寧卻覺得有點不得勁。

趙寧會爽快答應好友陳聰遠的要求,帶小香豬前來蘇明市除了仗義相助之外,當然是身為一位緝毒警蠢蠢欲動,想抓大魚的野心。

比起潮海市目前還算明朗的毒品環境,蘇明市的禁毒形式,不得不用嚴峻來形容。

從趙寧打聽來的線人消息來看,蘇明市的毒品交易市場,是個深不見底的渾濁大水塘,一定有狡猾的大魚,而且遠不止一條。

「老趙,老趙你別急,你相信我,既然把你們請來,萬萬沒有耽誤的道理,這樣吧,先吃飯,先吃飯,你們舟車勞頓,吃完飯休息一下,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陳聰遠儘力說服,不斷打圓場。

「吃飯不急,」趙寧把陳聰遠拉到會議室的最角落,腦袋碰腦袋,說道,「沒把事情說清楚,我可吃不下飯,陳聰遠,既然你們榮隊長覺得我們不熟悉情況,派不上用場,那我也認了,我就一個條件,你可要答應我。」

「什麼條件?」陳聰遠奇怪脾氣一向很執拗的趙寧居然這麼好說話。

「如果我們找到藏毒的線索,你們可要調特警協助,絕不能推三阻四。」趙寧盯著陳聰遠的眼睛說道。

陳聰遠一愣,大概知道趙寧這人打什麼主意了。

他有些無奈地說道:「老趙,你們也就在這待兩周的時間,我們都盯了八個月了,現在還沒有線索,甚至犧牲了一名卧底的線人,損失很大。你們根本不可能在兩周之內,有重大突破。」

「這點你管不著,你就說,答不答應我吧!」趙寧不為所動地說。

「那肯定的,」陳聰遠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自己是能夠辦到,隨即應承,「別說是你們的線索,就算是群眾提供的蛛絲馬跡,我們也會全力出動。」

「嘿嘿,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還有別讓你們那個使勁誇你們緝毒犬的榮隊長耽誤了。」趙寧鬆開攬住陳聰遠的脖子的手,「走,吃飯去。」

秦旭接到趙寧喊吃飯的電話,正好處理完第二隻三黃雞。

兩隻雞,總共製作了五斤多的雞肉丸子。

用來跟香香換毒品的話,不知道輪到那個毒販倒霉催被盯上。

五斤雞肉丸子等於五斤的毒品,這麼一算,秦旭頓時覺得自己身價暴漲。 秦旭沒想跟大部隊一起吃飯行動,找了個借口,申請脫離大部隊,獨自行動。

「趙隊,我不過去了,香香估計在車上屋子裡有點悶得慌,我打算帶她出去散步。」秦旭說道。

趙寧一聽,不僅沒多勸,反而像知道秦旭要做什麼,叮囑道:「行,你們要注意安全,有啥發現,別莽撞,記住,千萬別獨自行動,切記切記,」

秦旭當然不會傻到抱著小香豬,跑去和心狠手辣的毒梟干戰。

他就是去溜達溜達。

順便,帶上一小包剛煮好的雞肉丸子。

秦旭牽著小豬,先給小豬香香嘴巴里塞了一粒雞肉丸子,然後晃了晃手裡的一袋雞肉丸子,說道,「你隨便逛,找到多了,我回頭給你補上。」

比起遛狗,顯然帶一隻小豬散步更吸引人注意。

日常養小豬為寵物,比起貓狗,數量較少。

街上的很多人,似乎都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在遛豬,還是一隻皮毛特別漂亮的圓潤小豬。

它走在秦旭前方,小腦袋左搖右擺,鼻孔有節奏地縮放,步伐不快,看起來特別悠哉輕鬆。

秦旭跟在小豬香香身後,步伐更慢,畢竟腿長,一步等於小香豬三四步。

它沒有像在潮海市工作時那樣,感覺快到飯點,就帶著禁毒警察們一路直奔,毫不停頓,直奔目的地。

在蘇明市街區,它走走停停,時而低頭,時而抬頭,有時候又好長時間停滯不前,有時候又四蹄飛奔,跑了老長一段距離。

秦旭跟著小豬香香,一路走到一條店鋪風格統一,連招牌都款式都一模一樣的街道。

仿古的模樣,嶄新的街道,熱熱鬧鬧的行人,生意興隆的店鋪,讓整條街看起來有些違和感。

街道兩旁,有工藝美術品店,有蘇明市老字號小吃店,還有快餐漢堡奶茶店,也有文青味十足的咖啡館。

小豬香香帶著秦旭走呀走呀,拐進一條支路,支路人少,小豬香香終於在一家布置古香古色的小院茶館停下來。

這是小豬香香和秦旭約定好的暗號,一旦它找到目標,就在其位置停下。

秦旭餘光往裡面這座安靜茶館瞥去,從環境上看,比外面街邊店鋪布置更文雅自然,植物疏密有致,傢具擺設很有歷史感。

秦旭對小豬香香的能力十分信任,儘管這一處看似鬧中取靜的茶館,看著與世無爭,頗有風範。

但在秦旭眼中,裡面正藏著一批毒品。按照秦旭對小豬香香貪心程度的了解,裡面毒品的重量,不少於秦旭今天加工雞肉丸子。

絕品棄後 小豬香香提示秦旭之後,並沒有多站,繼續邁著小肥腿,開心往前走。

秦旭從袋子里取出一粒雞肉丸子,獎勵性地說道:「好棒,先給你獎勵一個,剩下地屯起來。」

秦旭沒有走遠,找了一家漢堡店坐下,掏出手機,給趙寧發送消息。

婚前以身試愛 趙寧從秦旭領著小豬離開時,心裡就在等消息了。

原本按照以往的案子,幾乎不超過十分鐘,無論毒品掩藏的位置多麼隱蔽,都逃不過小豬香香可沒想到,這麼一等,就等了快一個小時,還沒接到消息。

一頓接待飯都吃完了,還沒有消息過來。

時間長到,趙寧都忍不住懷疑,難道秦旭真只是帶香香出去散步?

還好,這種懷疑沒有持續多久,秦旭的短消息就發到他手機上了。

地址明確。按照小豬香香從未失手的輝煌成績來看,這裡面必然有涉及毒品犯罪的證據,完全可以一捉一個準。

就是不知道,能搜出多少罪證。

趙寧找陳聰遠調派人手的時候,心裡暗想,可千萬別像某一次那樣,只抓了一個剛剛吸食完毒品的癮君子。

趙寧並不知道秦旭與香香的約定。

陳聰遠知道趙寧行動力很強,但也沒想到這麼快。

這還沒一頓飯的功夫,怎麼就開始行動了?

如果不是太熟悉趙寧的性格,絕不會拿這種事情鬧著玩,陳聰遠都差點要認為趙寧是開玩笑了。

陳聰遠到底不是深受香香影響的潮海市禁毒支隊的隊員,雖然是他努力邀請趙寧幾人,但碰上事情,一時也沒聯想到小豬身上。

秦旭在漢堡店裡,點了份套餐,邊吃邊等趙寧的行動消息。

想到等會兒的抓捕現場,喜歡那種氣氛的秦旭,覺得心裡痒痒的。

他就等著趙寧的消息,然後帶著小豬香香,跟著蘇明市當地警方一起,進入茶館,找到真正的毒品位置。

秦旭也十分好奇。

小豬香香在一路上,顯然通過鼻子的嗅覺,發現了很多處毒品地點,而顯然因為與秦旭的約定,它對這些地點毒品的數量並不滿意,直到發現了這間名叫風海茶館的店鋪。

到底藏了多少的毒品,才能讓小豬香香拍蹄選它呢?

半個小時之後,風海茶館被特警包圍,小香豬沒有讓事情發生任何波折,帶著所有人直搗黃龍,在茶館倉庫里,發現了二十公斤偽裝成茶餅的毒品。

趙寧看到這批繳獲,一顆心當回肚子里,樂得不客氣地哈哈大笑,猛拍陳聰遠的肩膀。

陳聰遠正抱著手機,給蘇明市禁毒支隊隊長榮關打電話,彙報這次行動。

榮關在趙寧他們出發前,壓根不相信這些不熟悉蘇明市情況的警察,會這麼迅速手上出案子。

這早上剛來,連蘇明市警察局的大門都還沒出來,怎麼就一步跳到領人抓捕的程度?

榮關當時就覺得,趙寧此人,愛瞎胡鬧,

陳聰遠打電話給他彙報的時候,榮關是一句話都沒信。

再三確認,真從茶館里搜出二十公斤毒品時,榮關也顧不得自己先前對趙寧一行人的態度,飛速趕往現場。

什麼見鬼的參觀禁毒所,早被他拋之腦後了。

找到風海茶館,榮關費力擠過圍觀群眾的人牆,衝進茶館。

茶館內,無論顧客還是服務生,都被羈押。

涉及毒品犯罪,再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就算這些人中,有些只是來這裡喝茶買茶葉的,在沒有調查清楚前,都是重點關注對象。 這一批被小豬香香嗅到的毒品,每包三百五十克,六十個茶餅,確切的數字是二十一公斤。

榮關估計,這一包偽裝成茶餅的毒品在東南亞毒梟手中進價要兩萬多一袋。在蘇明市,一包價格不低於六萬元,而如果進入內地城市,單包價格要十二萬元,賣給吸毒人士,售價高達每克六百元。

極其恐怖的利潤,才是導致毒品犯罪無法禁絕的原因。

無論緝毒警截獲這一批毒品的心情,是多麼激動,對小香豬來說,這只是它從秦旭手裡換肉丸子的一種物件。

如果不是找到它,就能從別人手裡換到食物,小豬香香對它一丁點的興趣也沒有。

對蘇明市警方而言,繳獲毒品,才是案件的開始,後續還有大量的偵查工作在等著緝毒隊員。

這些秦旭插不上手,他在確認毒品數量之後,拿出順路文具店裡買來的便簽本,當著小豬香香的面,鄭重寫下一個二十一公斤的記錄。

「香呀,我數學不好,還是記下來,這樣不會弄錯,反正咱們這一次交易的有效期,就是離開窩的這幾天,過期作廢,下一次交易暫不確定時間。」

秦旭用小香豬能聽得懂的語言,正兒八經跟它交流。

在外人看來,秦旭就是一臉嚴肅認真,對著緝毒豬,滿嘴咕嚕咕嚕的怪聲。

小豬香香雖然看不懂秦旭在寫什麼,但它朝著秦旭嗅了嗅,然後放心地,極富有人性化地點點頭。

陳聰遠雖然一直在跟趙寧說話,但他的注意力,始終沒有離開秦旭這個方向。

核心重點是那隻皮毛特別漂亮的小香豬,當然,秦旭這位訓導員,也是需要關注。

以前雖然從趙寧口中得知,他們這隻緝毒豬對毒品的辨識能力,遠遠高於緝毒犬,但陳聰遠當初聽趙寧隔著電話,所舉列的一大堆例子,其實並沒有特彆強烈的震撼感。

大概是因為,這隻警豬的功績雖然多,但總和分量實在太少,他們蘇明市的功勛緝毒犬,哪一隻都能將它遠遠拋在身後。

陳聰遠今天才想透原因,它所找到的毒品少,可不是它的鍋,根本原因還是所在城市的毒品泛濫程度決定。

要不然這隻小傢伙,一到蘇明市,隨便逛了兩圈,就給他們送了個大案。

因為出其不意的抓捕,涉案的毒販沒有人逃脫。

陳聰遠心中,有很多急欲知道的疑惑。

緝毒豬是如何訓練?

它的嗅覺範圍是多廣?

能辨認多少種毒品?

有沒有更多的警豬投入到緝毒工作中?

努力擺脫難纏的趙寧,陳聰遠見縫插針,找到秦旭,笑得一臉敦厚樸實。

「小秦,你們年輕人實在不簡單,這隻緝毒豬它……」陳聰遠想說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秦旭的手勢制止。

陳聰遠一愣,看到這個特別高大的年輕人,咧嘴露出一個比他更讓人充滿信任感的燦爛笑容,說道:「陳隊,我們還有事,等會兒說。」

正當陳聰遠以為是這隻緝毒豬是不是需要餵食或者排便時,秦旭朝著遠處正跟榮關交談的趙寧招了招手,喊道:

「趙隊,沒完呢!」

趙寧一個激靈,將被他吐槽的有些鬱悶的榮關甩下,越過幾位羈押毒販的特警,火速飛奔至秦旭身邊。

「還有呀?」

趙寧按捺住怦怦亂跳的心臟,笑眯眯地問道。

他實在太喜歡小香豬了。

他才不喜歡什麼熱血激戰,與犯罪分子勾心鬥角,一波三折,鬥智斗勇,譜寫一首驚心動魄的戰歌呢!

當警察,趙寧最喜歡不動聲色,出其不意,簡單粗暴,一窩全端。

跟著小香豬緝查毒品,跟著香香的指引,一路狂奔,直接了當,人贓並獲的爽快感,簡直比毒品還快讓人上癮。

「小馬哥和老嚴他們便衣方便,跟我們一起去確定位置,剩下的交給你們了。」小馬哥和老嚴,是負責保護小香豬的兩位特警。

陳聰遠眨了眨眼,插不上話,但從秦旭與趙寧的交談中,他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麼特別不得了的事情。

秦旭點點頭,拍了拍小香豬的腦袋,直接往外走。

小香豬特別興奮,飛快撒開四蹄,靈活奔跑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