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等到轟隆隆的聲音褪去之後,提耶拉才揮了揮「瘋狂行者」,撤去了納克特之壁。

2022 年 2 月 24 日

「嘖嘖嘖……」提耶拉搖著頭說道,「您說您這是何必呢?我們霍格沃茲是一所擁有上千年歷史,學風優良,學生都誠實守信的魔法學校,我們學校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不屑於用作弊這種手段去贏得比賽。」

在提耶拉撤去了納克特之壁之後,鄧布利多走到帳篷邊緣,通過帳篷上的窗戶看向外面——

「既然這樣——」鄧布利多說道,「既然你是這麼一個學風優良,誠實守信的霍格沃茲的學生……」

「那你一定不介意賠償一下周圍森林和草地的修繕費用對不對?」鄧布利多氣定神閑的說道。

「……」提耶拉瞬間噎住了,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脆弱的小心臟都要停跳了,盯着鄧布利多看了一會——

鄧布利多也笑盈盈的回望着提耶拉。

「請……請把賬單發給吉德羅洛哈特。」提耶拉說道——

天涼了,該讓吉德羅洛哈特帶着他的那筆巨額欠款消失了。

「呵呵……」鄧布利多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

……

與此同時,斗龍場上的比賽也很快的就進入了尾聲。

巨大的隕石雖然嚇得芙蓉德拉庫爾目瞪口呆,但是同時隕石到來所造成的劇烈的震動也讓放在石柱上的金蛋瞬間掉落,幾經翻滾,停在了芙蓉德拉庫爾的腳邊。

就這樣,芙蓉德拉庫爾幸運又順利的拿到了金蛋,除了最開始擔驚受怕的使用了幾個變形咒之外,芙蓉德拉庫爾贏得可以說是不廢吹灰之力。

但是誰都沒有為她歡呼——

因為無論觀眾還是芙蓉德拉庫爾本人都沒有從天降隕石的震撼中反應過來。

尤其是賽場的觀眾,一下子被提耶拉連砸了兩顆隕石,直到現在他們都還處在一種如夢似幻般不真實的感覺中。

在芙蓉拿到巨龍的金蛋沒多久之後,鄧布利多,盧多巴格曼,大巴蒂克勞奇,馬克西姆夫人和伊戈爾卡卡洛夫就回到了裁判席上,盧多巴格曼興奮的宣佈著芙蓉德拉庫爾的勝利,同時宣佈邀請下一位選手,威克多爾克魯姆。

提耶拉原本想以「賽前鼓勵哈利」為由悄悄溜走,但是——

「嘿!提耶拉!」鄧布利多笑着說道,「別急着走呀,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然後提耶拉的胳膊就被鄧布利多拽住了——

「這是紐特斯卡曼德。」鄧布利多說道,「就是你最愛看的那本《神奇動物在哪裏》的作者,喜歡世界上所有奇形怪狀的怪物,我想你們一定很有共同語言。」

不知道是不是提耶拉的錯覺,他總覺得鄧布利多在「怪物」這個詞上加了重音,似乎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在裏面。

「你好,斯卡曼德先生。」提耶拉微微一笑,像個真正的靦腆小孩一樣,微微低垂著腦袋,向紐特斯卡曼德伸出了手——

提耶拉記得紐特斯卡曼德小時候也是個有點靦腆還有點自閉的小男生。

提耶拉希望自己的這番惺惺作態能引起紐特斯卡曼德的共鳴,在自己身上看見他小時候的影子,能把提耶拉當初一個晚輩一樣寵愛,然後——

帶着提耶拉去他的神奇手提箱。

鄧布利多這個老機靈鬼,可真是提耶拉的送寶老頑童。

提耶拉心裏嘿嘿嘿的想着。

「哦,你好。」紐特斯卡曼德冷漠的回應了一下,但是並沒有握住提耶拉伸過來的手,「鄧布利多教授的意思是希望我能作為你三強爭霸賽期間的監護人,幫助你……和神奇動物們度過接下來危險的兩個項目。」

「哦……好吧……」提耶拉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沉默的氣氛在兩者之間蔓延。

提耶拉抬頭看着紐特斯卡曼德那雙蒼老和隱藏着憤怒的雙眼,想知道紐特斯卡曼德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冷漠。

而紐特斯卡曼德也真好回望提耶拉,透過那雙湛藍色的眼睛,提耶拉讀到了——

【就是這個小怪物殺掉了小伯洛格……】

【小伯洛格還是只幼龍,它那麼美麗,還那麼年輕,就……】

哦,原來是為了那條小龍呀。

「哦,天哪,快看。」這個時候鄧布利多打圓場說道,「威克多爾克魯姆上場了。」

說着鄧布利多拉了拉提耶拉,又拉了拉紐特斯卡曼德,示意兩個人坐下來,先看比賽。

但是這並沒有什麼卵用,無論提耶拉還是紐特斯卡曼德的心思都不在比賽上。

紐特在緬懷剛剛「死掉」的那條伯洛格龍,而提耶拉則在盤算著怎麼搞到紐特斯卡曼德那一箱子和一地下室的神奇動物收藏——

電影裏面展現的是紐特斯卡曼德三十多歲時的神奇動物收藏,現在他老人家九十多歲了,想必收藏變得更加豐富了。

一想到這個,提耶拉腦海里就止不住的開始迴響起「哧溜,哧溜,哧溜,哧溜……」的聲音。

「吶吶吶,斯卡曼德先生,您是因為我殺掉了那條伯洛格龍所以生我的氣嗎?」提耶拉想了想之後,開口問道。

「哦天哪!快看!」鄧布利多聽到提耶拉的問題之後突然喊道——

依照他的經驗,一旦提耶拉發出「吶吶吶」,或者「啊咧咧」之類的叫聲的時候,那接下來他的話要麼能把人氣個半死,要麼能把氣個全死。

所以鄧布利多直接打斷。

「快看!威克多爾克魯姆他用飛來咒招來了他的火弩箭!真是完美的飛來咒,真是天才的想法!」鄧布利多喊道,他這番反常的話引發的伊戈爾卡卡洛夫,馬克西姆夫人還有其他裁判和教授的接連側目。

「吶吶吶,請不要傷心,斯卡曼德先生。」提耶拉說道,「那條伯洛格龍沒有死,他只是去了更美好的地方了。」

「什麼地方?」儘管知道不可能,但紐特斯卡曼德還是下意識的問道。

「天堂。」提耶拉悲天憫人的雙手合十。

7017k「膽子還不小,敢打老子。」壯漢沒有手下留情,抓住女人的胳膊就把她給拽起來,然後扯到自己的懷裏,那個臭嘴隨即就親了上去。

老闆娘奮力掙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男客人就沖了上去,抓住壯漢的衣領,本想把他給拉開,但是奈何自己的力氣似乎不夠大,不僅沒有把壯漢給拉走,反而更加的惹怒了他。

壯漢將女人給推開,反手就給了年輕男子一拳。

年輕男子戴個眼鏡,文質彬彬的,看樣子就是個文藝小子,哪裏會是這些人的對手。

「特么……

《神相風水師》第二百八十八章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過近兩日或許有人會找上父親說些官場的事,若有的話你也只找個由頭打發出去罷了,不要讓那些人擾了父親。」

「……」

錦城近兩日時疫似又嚴重不少,但據他所知款項應當還未分發下去,那些人在京都找不到父親未必不會找到這裡來。

既父親都言過此事無需再提,那他也不想以此引父親煩憂。

沈長柏眸子微閃。

**

另一邊。

沈明珠腳步匆匆轉身離開。

但才走出一段距離又見著一行人從不遠處走來,看著均是些的商戶打扮,似與常人無異,但仔細觀察后便可發現這些人雖然看似散漫,但幾人之間相隔卻剛剛好是可以動手的距離,眼底間更帶著幾分若有若無的防備。

暗衛?

沈明珠臉色微變。

只微微猶疑片刻便從那些人身旁走了過去,腳下一個踉蹌更是直直的朝著其中一個人撞了過去,

「哎呀!」

「什麼人?」

「你是瞎了不成?看不到這裡有人還往上面撞?找死呢?」

「……」

幾乎是瞬間。

剛剛與沈明珠擦肩而過的男人手下更是毫不猶豫的將她甩了出去,整個人頓時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她疼的臉色微白。

對著那幾人直接嚷嚷了起來,

「這光天化日寺廟門口你們想殺人不成?不過是不小心撞了你你竟敢出手傷人?還有沒有天理,有沒有公道啊!大家都來看看啊,這在寺廟這般清凈地還這麼猖狂的動手,眼裡還有佛祖嗎,這是來上香的還是來殺人的?」

「……」

「怎麼回事?」

「這可是寺廟!竟這般出手傷人?」

「……」

此時。

寺廟門口不少人被沈明珠的叫嚷聲吸引了過來,待看清之後更是一個個忍不住的開口幫襯著,頓時讓那男人臉色一沉,看著沈明珠的眼神兒中也似有殺機浮現。

「找……」

「行了!」

那男人話都沒說完,便被站在前面領頭的男子打斷。

目光從沈明珠身上掃過,雖一身商戶裝扮,但卻看不出半分商者常有的算計,語氣更是淡淡的透著幾分冷意,惜字如金,

「既如此,那就賠你一錠銀子權當謝罪了。」

話落。

更是從袖口中甩出一錠銀子,砸在了沈明珠的身側,也頓時讓剛剛開口幫襯的路人止住了話頭。

幾人轉身離開,那個對沈明珠動手的男人則是扭頭恨恨的瞪了她一眼。

沈明珠神色未動,心卻漸漸沉了下去。

沈丞相他們前腳剛來後腳便多了這些來路不明的人,若說和丞相府沒有關聯是絕無可能,她刻意鬧出些動靜,也只希望丞相府能多留幾分心思。

**

「照我說剛剛就該直接一刀了結了他,你竟還給他一錠銀子,剛剛若不是他撞過來,那……」

「行了!」

男人臉色一沉,看著剛剛的人還想繼續開口,神色也頓時冷了下去,「現在都說了行事小心,你倒全都當耳旁風,若引起丞相關注這後果你擔當的起嗎?」

「……」

老三頓時一僵。

迎著男人森冷的目光卻不敢再多說一句,

「她囑咐過只對那男子動手,待晚上只悄無聲息的殺了他,讓人將他引到後院林子中去,不許漏出半分馬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