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等下次坑爹的時候多坑一些,這樣就可以給那傢伙買禮物了。

2021 年 1 月 9 日

背著那麼大一包東西,顧紫溪累的氣喘吁吁,終於忍不住停下來休息的時候,耳旁傳來了林不凡的聲音。

「喂,笨丫頭,你幹嘛自己背著這麼多的東西?不嫌累啊,不是有混沌珠這個天然大空間麽?」

顧紫溪氣的想要跺腳,這丫就不能早點開口提示她麽,眼看自己累的半死,馬上就要到達南宮楚逸的府邸里,才優哉游哉的開口,一定是故意的吧,她哪裡知道這混沌珠還可以當儲存空間來著。

眼看此刻路上沒有人,顧紫溪按照林不凡教的那樣,將一大包東西全部塞進了混沌珠里,頓時只覺得自己輕鬆了不少,再次邁開步子向著七王爺的府邸走去。

七王爺府中,此刻院內一片兵荒馬亂,不時傳來一陣陣小孩的笑聲,和某些人無奈的嘆氣聲。

顧紫溪出現的門口往裡面望的時候便看到了這樣一幅場景:南宮楚逸站在一旁誇張的笑著拍手,臉上滿滿都是傻氣的笑容,顧小墨懷裡抱著小白坐在某個看起來有些眼熟的男人脖子上,笑的開懷,至於被顧小墨壓著的鐵柱,則好不停息的跟對面的雲言決鬥,手中的幻力一道又一道的劃過。

清霏冷著臉站在一旁,沒有太多話語,只是將關心的視線落在南宮楚逸身上,至於院子中圍觀的其他下人們,則是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十分緊張的看著院子里發生的一切,不時發出一陣陣驚呼。

顧紫溪無語,這廝的,還真是扮傻子扮上癮了?居然帶著小墨一起瘋了?

「娘親,你來啦?」眼尖的顧小墨終於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顧紫溪,頓時出聲喊道,一出聲音,其他人的視線也很快的落了過去,而雲言的視線則是來回的在顧紫溪和南宮楚逸身上徘徊。

「娘子,你來看我們了,嘿嘿……」南宮楚逸從鐵柱那邊接過顧小墨,然後牽著他的手,笑眯眯的朝著顧紫溪走了過去,嘴裡的話語充滿了孩子氣,裡面帶著一絲聽不出來的真誠。

「小墨,想我沒有?」顧紫溪揉著小墨的頭,臉上儘是溫柔。

「嗯啊,小墨很想娘親的,能見到娘親真好……」顧小墨快速的跑過去一把抱住顧紫溪大腿,六十度抬頭,水汪汪的眼睛盯著顧紫溪看去,那樣子十分可愛。 「娘子,為夫也十分的想你,能見到你,真好……」南宮楚逸也不落後,一把過去抱住顧紫溪的胳膊,開口。

院子里的人頓時驚掉了眼球,主子似乎又開始不正常了……

顧紫溪一臉嫌棄,使勁的扒開了南宮楚逸抱著自己的胳膊,對著他做了一個冷哼的動作,然後又感覺到另外一個腿似乎被其他什麼東西扯動。

一低頭,小白正咬著她的褲腿,使勁的拽,眼神中光彩不明。

顧紫溪徹底無言,這都是什麼事兒啊。

「我來接小墨回家,那什麼,七王爺,多謝你這一段時間對他的照顧……」顧紫溪說完這句,便準備牽著顧小墨離開,卻看見了顧小墨十分不舍的眼神不住的落在身後南宮楚逸的身上。

「娘子要走了麽?我要跟娘子一起,娘子和小墨在哪,我就要在哪裡……」南宮楚逸走上前來牽著顧小墨另一隻手,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中滿是小孩子賭氣時的任性。

「……」顧紫溪無語,這哥們,搞什麼,看來,真是需要時間跟他好好談談了,她可不相信眼前這人是對她一見鍾情了。

於是,去丞相府的一路上,顧紫溪左手牽著小墨,南宮楚逸則牽著顧小墨的另外一隻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迷死了路旁無數女子的放心,至於他們身後,則跟隨著雲言,鐵柱和清霏三個超級大燈泡,一路保駕護航。

回到了顧紫溪破舊的小院子,蘇岑立刻迎了出來,待看到眼前這一隊人馬時頓時有些愣神,還是顧紫溪開了口,她才終於反應上來。

原來面前這個長相十分俊美的男人就是傳說中的七王爺南宮楚逸啊?可是,對了,她家小姐不就是被賜婚給了七王爺麽?傳說七王爺不是傻子麽?

「蘇岑,幫我照顧小墨,我跟七王爺有話要說……」顧紫溪開口,南宮楚逸臉上頓時露出欣喜的光芒,不由自主的拍著手叫好。

進了屋子,顧紫溪索性自己往椅子上一坐,看著南宮楚逸依舊那副痴傻的表情不由白眼一翻,嘴裡喊道:「行了,沒人了,你可以啟動正常模式了……」

南宮楚逸眼底劃過一絲笑意,面上繼續呆傻,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十分無辜的瞪著顧紫溪看去,糯糯的開口:「娘子,你再說什麼?為夫聽不懂……」

顧紫溪怒,隨手抓起桌子上一個茶杯,劈頭蓋臉的朝著南宮楚逸砸了過去,嘴裡喊著:「小樣,你敢正常一點麽?信不信我發飆……」

南宮楚逸十分靈活的躲過茶杯的襲擊,身子一動,在半空中一個十分優雅完美的旋轉,然後落座,手中捧著那杯茶,氣質卓越。

揭開茶杯蓋,運了下,還緩緩吹了口氣,抿了一口,臉上笑意真摯,帶著三分真誠七分魅惑。

「娘子,你一定是知道我渴了,所以故意的吧?看來娘子果真疼我……」

顧紫溪咬牙,她恨不得走上去將眼前這個妖孽一般的男子放在腳下狠狠的踩死,在弄活,在踩死……

「說吧,你有什麼目的?我可不認為你對我一見鍾情……」顧紫溪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恢復正常,還真是沒有人能這麼隨隨便便引起她的怒火。

「娘子,你說的什麼話?為夫當然是喜歡你啊,哪會有什麼目的。再說了,太后她老人家不是已經賜婚了麽?」南宮楚逸開口。

「你過來……」顧紫溪勾手,臉上帶著一絲壞笑。南宮楚逸起身,果真朝著顧紫溪走了過來。

然後,便聽到了屋內傳來的曖昧的誇張的大叫聲,站在屋外的蘇岑,雲言,鐵柱,清霏,小墨不由渾身一顫,集體沉默,然後眼光中閃動著十分好奇的光芒,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好想看直播有木有。

聽聞七王爺駕到,剛剛走進院子的顧臨風聽到那個聲音也是臉色一變,加快了腳下的步子。

推開門的一瞬間,站在外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完全驚呆了有木有!

話說這屋裡是什麼情況?

他們是該走開呢還是該走開呢?

只見屋內兩人的姿勢十分怪異,又甚是曖昧的疊加在一切,顧紫溪的腳踩在南宮楚逸的腰上,南宮楚逸的雙手緊抱著顧紫溪的大腿,兩人是一上一下,南宮楚逸在上,顧紫溪在下。

開門聲響起之後,南宮楚逸頓時委屈的大叫了一聲,然後聲音甚是低落。

「娘子,你怎麼摔倒了?快,我扶你起來喔。」

顧紫溪心中十萬頭草泥馬奔騰,我怎麼著你了,我怎麼著你了,誰能告訴她為什麼會這樣!

她明明只是讓那傢伙走過來好認真的心平氣和的談一談而已。最多也就是捉弄他一下而已。怎麼著就忘記了這廝也是一個高手,於是兩人比劃的時候落了下風,南宮楚逸退了一步,然後摔倒了成了這麼一副樣子……

「胡鬧,不成體統,顧紫溪,你還想做什麼!要氣死我麽!」顧臨風怒喊,眼神中對於顧紫溪的不待見十分明顯。

「臭老頭,你閉嘴,不許說我們家娘子,哼!」南宮楚逸看到顧臨風的暴怒,頓時皺著一張臉,十分不滿的盯著顧臨風看去。

「額,七王爺,微臣只是……擔心您的安危。」顧臨風聽到這裡頓時臉色一紅,開口解釋道,眼底卻是快速的閃過一絲鄙視。

「哼!娘子,你沒事吧?腰還好吧?要不要我幫你揉一揉……」南宮楚逸對著顧臨風冷哼一聲,轉頭立刻換了一副笑意妍妍帶著疼惜的表情看著顧紫溪。

「不用了……」顧紫溪眼神淡平靜,卻是暗地裡將顧臨風的表情看在了眼底。

「娘子,你放心,以後不會有人欺負你的,我會一直保護你的,誰敢欺負你,我就滅了他,踩死他……」看著顧紫溪眼底的那絲落寂和沉痛,南宮楚逸心中微微一痛,表面上依舊呆傻,字裡行間卻帶著滿滿的堅定。

雲言,鐵柱,清霏三人已經完全愣住了。主子這是怎麼了?怎麼越發的不正常了!

話說,他們突然很好奇,他們兩個人在屋子裡都聊了些什麼!發生了些什麼! 南宮楚逸搬進了破舊的丞相府北院,美名要跟他家娘子住在一起,時時刻刻保護她。

顧臨風心中頓覺忐忑。

雖說南宮楚逸是一個傻子,但好歹人家是王爺,還是當今太后最喜歡的孫子之一,而且七王爺的名頭在外面甚是有名。北院這麼破舊,讓南宮楚逸住在裡面真的好嗎?

顧紫溪對此沒有發表其他觀點。第一,她又要開始閉關了,閉關期間需要有人照顧小墨。蘇岑雖說可以,但是實力終究太差,府里的顧紫依顧紫淺可不會閑著。

第二,拋去其他不說,南宮楚逸這人還是不錯的,不管是隱藏的實力,還是他的身份,用來壓人棒棒的。再不濟,他的身後還有三個保鏢不是?


第三,對於南宮楚逸這個人,顧小墨很喜歡。而她,似乎也不怎麼討厭了。

於是,顧紫溪便再一次進入到自己的房屋中,一邊修鍊一邊學習煉丹煉藥,完全不怕有其他人打擾。

南宮楚逸剛開始還十分得意能跟顧紫溪在一起了,誰知一轉眼她就去閉關了。不管轉念一想,南宮楚逸便又笑了。他最喜歡有實力有本事又別緻的女人了,他家小溪溪就完全符合他的標準。

再說了,自從他住在這裡以後,生活變得越發有趣了,不像以前,太無聊。

有可愛的顧小墨,有愛睡覺的白色小獸小白,有雲言,鐵柱,清霏三人組,還有時不時找上門來欠虐的丞相府二小姐三小姐,南宮楚逸覺得,太好玩。

只不過,他是不是要做些什麼才好呢?最好能讓顧紫溪一出來就感激他,一有這個想法,南宮楚逸頓時滿臉帶笑的朝著顧小墨走了過去。

卻說顧紫溪進入到房間之後,對於南宮楚逸的本事還是很相信的。她深知不會再有人進來打擾她,索性直接進入到了混沌珠內。

混沌珠內的林不凡得知她此次進來的目的,也沒有多說什麼,打了個招呼之後便各自修鍊了。混沌珠裡面的靈氣甚是濃郁,顧紫溪閑下來看書的時間一邊修鍊一邊學習。

等書本上的東西了解的差不多了,她便將自己從外面買來的丹爐和材料全部拿了出來,準備動手。

架起丹爐,點燃火種,調整火勢大小,然後腦海中將書里講的那些自動過濾了一邊后,將注意事項牢牢記在心中,然後開始上下其手。

材料按照順序一株株的丟了下去,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步驟的不斷進行,火候也保持著一定的規律。

加料,提純,萃取,除廢,合成。

眼看著第一批丹藥馬上就要成功的出爐,顧紫溪心中一動,還來不及欣喜,只聽嘭的一聲,丹爐內原本即將就要合同的丹藥突然炸裂,成了廢渣。

失敗是成功的丈母娘。顧紫溪並不灰心,沒有因為一次失敗而難過,腦子中回想了一下方才自己的動作跟書中講的有何不妥之後,再一次下手了。

還是同樣的步驟,只不過這一次顧紫溪卻是嚴謹了很多,每一個步驟都做的十分緩慢,完全的按照那本煉丹大全進行,心中絲毫沒有半點的焦急感。

一旁的材料一點點的減少,一陣陣爆炸聲不斷傳來。經過時間的推移,爆炸聲傳來的頻率越來越慢,到最後,完全沒有了,轉而傳來的則是,特屬於丹藥的獨特芳香。

終於成功了,看著安靜的躺在自己手心的三顆三品上玄丹,顧紫溪心中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完全忽略了此刻自己那駭人的形象。

上玄丹和上一次蒼冥學院的石軒送給自己的那顆天玄丹同樣隸屬三品丹藥,只不過這三品丹藥同樣分了上中下三個等級。顧紫溪煉製出來的上玄丹屬於中級三品丹藥,那天玄丹則是極少見的上品丹藥。

不過,對於一個初次學習煉丹,還沒有師傅指教的人來說,能煉製出三品丹藥已經是妖孽一般的存在了,更別說還是第一次煉丹,就煉製出了三顆的中級三品丹藥,這要是傳出去,絕對嚇死一大票人。

要知道,尋常一個煉丹師,就算天賦很好,想要煉製出三品丹藥,沒有二三年的本事想都別想,這還不說數量和失敗的概率。一半剛開始學習煉丹,煉製出來的可不都是下品的一品丹藥。所以,滄雲大陸的煉丹師地位非常高也是可以理解的。

有了一次的成功經驗,顧紫溪心中終於起了一絲波瀾。接下來的過程中便順利了很多,偶爾也會有難聞的味道傳來,但是更多的卻是成功的香味。

隨著顧紫溪動作的越發熟練,她的煉丹速度便快了起來,隨著一旁藥材的不斷減少,另外一邊的丹藥數量也逐漸的多了起來。

說起上玄丹的作用,雖然不及天玄丹那麼明顯,卻也是滄雲國的人趨之若鶩的好東西,比之前顧紫溪剛剛醒來的時候顧臨風給她的那枚玄元丹只好不差。一般修鍊的人若是服用此丹藥,不僅會穩固修為,同時也能提高自身的戰鬥持久能力。

比如說,兩個強弩微末的人對峙中,一方吞食了上玄丹,那必然會在短時間內恢復體力,這樣一來,就等於開了外掛一般,想打敗對方分分秒的事情。

隨著一旁藥材的完全用盡,在到顧紫溪手對著丹爐一拍,三顆成功的上玄丹十分準確的落入到瓶子之內,顧紫溪露出舒心滿意的笑容。

一旁的林不凡開口:「嘖嘖,看不出來,小丫頭你對煉丹還挺有天賦的,比外面那些人強多了……」

「多謝誇獎……」顧紫溪毫不謙虛。

「可惜形象不好,減十分……」林不凡看著顧紫溪此刻的摸樣,不由的搖搖頭。

顧紫溪聽到林不凡的話先是一愣,轉而快速奔到了混沌珠廣場中心的水池旁,看著裡面那個頭髮爆炸,一臉烏黑,完全沒有半點形象的她之後,果真受了打擊一般的喊了一嗓子,林不凡站在一旁得意的笑。


「少得瑟,本姑娘收拾過後照樣是如花美眷。不像你,身材龐大,五官醜陋,說你長得像龍吧,又不像,還偏偏被關在這個地方出不去,幻化不出人型,我在怎麼非主流,也比你好啊,切……」顧紫溪快速的整理了她的儀容,對著林不凡的囂張,毫不介意的潑冷水。

「你……你這無知的人類。本獸可是堂堂的上古神獸,本獸這麼霸氣吊炸狂的體魄,幻化成人後更是迷死億萬少男少女,你居然敢嫌棄本獸……」林不凡怒了,對著顧紫溪發出一聲獸吼。

「淡定淡定,你是尊貴的上古神獸,要有非人的度量,不要這麼容易生氣嘛。你放心,我會十分努力的幫你找妖獸的,好讓你早日成人……」顧紫溪對於他的發飆並不感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裡面確實帶著認真。 顧紫溪閉關的時候,外面的南宮楚逸和其他人同樣很忙。

雲言,鐵柱和清霏忙著按照自己家主子的要求各種折騰丞相府里的人。


那些被折騰過的恰好是以前欺負過顧紫溪和顧小墨的人。比如,有些下人早上出門的時候,莫名其妙被主子命令暴打,或者晚上睡覺的時候遇到了鬼壓床。再或者,吃飯的時候吃到了一半的蜈蚣,蟑螂。

至於二夫人三夫人,二小姐三小姐們更慘。

總覺得暗地裡有人使壞,卻偏偏無跡可尋。早上出門被頂撞,出了丞相府被騷擾,睡覺時床上莫名其妙多出些動物來,老鼠蛇刺蝟什麼的,更別說第二天起來臉上多出來的紅色東西,跟胎記一般。走路,莫名會掛一陣風,將她們刮進一旁的水池裡,偶爾撞牆,偶爾扭到腰,偶爾看到背後有鬼影等等。

反正按照那些人的話來說,府里最近似乎中了邪一般,太特悶的詭異了,大白天的都不敢出門了。

對於這些,閑暇下來的南宮楚逸只是淡淡的搖頭,然後指責似的開口:「雲言,鐵柱,清霏啊,你們這做事的本領,怎麼越發的走下坡路了,還能愉快的整人不?不好玩,不盡興,一點都沒有為我家小溪溪出氣……」

說完這些又開始忙,雲言鐵柱清霏三人愣,內心在咆哮,主子,以前我們也這麼著的啊,您不是看的挺爽的嗎?難道您還有什麼好招數,教教我們可好?

北院里的人都在忙,顧小墨也不例外。

蘇岑除了每天的各種事情以外,還要被面上笑容滿面,實則嚴厲無情的雲言拉著鍛煉身體,美名曰,你這麼差勁,將來怎麼保護你們家主子。蘇岑內心很認同這個觀點,所以對於雲言制定的魔鬼計劃也咬牙堅持著。


顧紫溪從房間出來的時候正巧是四月三十日,測試峰會的前一天早上。

蘇岑一看到顧紫溪出現的身影,頓時停止了自己手中的鍛煉,連忙跑上前去回話:「大小姐,您要是再不出來,我都快著急死了!」

「怎麼了?」此刻的外面天才剛剛亮,顧紫溪使勁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雙手無意識的抬著活動著身子,腰緩緩的左右擺動。

「兩天前,二夫人那邊傳來消息,今日長公主宴請滄雲國內各大官家小姐觀賞花宴。我正擔心小姐您能不能出來呢。」蘇岑的鼻尖還掛著一絲汗珠,語氣微喘的說道。

「花宴?」顧紫溪微愣。

長公主南宮蕭是當今皇帝的親姐姐,據說是一個性子孤傲,甚至有些旁人理解不了的人,一旦她作下的決定不會輕易更改。當年長公主排除萬難,十分固執的嫁給了狀元郎,甚至有了孩子,不料兩年前長公主嫁的人居然病逝了。從此之後,南宮蕭的性子便越發怪異。


而當今皇帝對於自己的胞姐從來都是好的出奇,如今南宮蕭沒了夫君,皇帝便專門為她建造了府邸,而且她的話皇帝一般都不會反對。所以,長公主南宮蕭的名號在滄雲國也是十分的出名,那些官家的小姐恨不得上門去跪舔著巴結。

只是,往年以來顧紫溪從來沒有參加過什麼花宴,更是跟南宮蕭沒什麼交集的,怎麼請柬會發到她這裡來?

「娘子,你在做什麼?見了為夫也不至於這般激動吧?」南宮楚逸一手牽著顧小墨走過來,看著顧紫溪隨意舒展著的動作,漆黑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溫情,臉上掛著單純好玩的笑容開口。

「娘親,小墨想死你啦……」看到顧紫溪的身影,顧小墨連忙從南宮楚逸手中掙脫開來,一張可愛的小臉上陽光明媚,一頭扎進了顧紫溪的懷裡。

幾天不見,顧小墨長的越發可愛了,顧紫溪看到他的時候動作便停了下來,臉上儘是溫柔,至於南宮楚逸,果斷被華麗麗的忽略了。

「既然是長公主的花宴,自然是要去湊湊熱鬧的。小墨,今天娘親帶你出去玩好不好?」顧紫溪乍一思忖,便明白了過來。

南宮蕭邀請自己的原因無非是因為太后的賜婚。不管怎麼說,傳言中長公主對於南宮楚逸這個有些呆傻的親人還是十分不錯的。不出以外的話,應該是想湊著這個機會見見自己的吧。

「好哇好哇,小墨最喜歡娘親了……」顧小墨聽到這裡頓時開心的拍起手來,小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對了,娘親,那南宮叔叔呢,他不跟我們一起去嗎?」顧小墨抬頭看著顧紫溪,一雙黑漆漆的眼睛呆萌的眨著,小嘴無意識的皺著,面上帶著几絲期待。

南宮楚逸原本被人忽略心情本就不美麗,不料突然聽到顧小墨提到了自己的名字,心中頓時開心起來,果真他沒有白疼這孩子。

而且,通過這幾天的相處,顧小墨身上的韌性和堅持讓他越發的喜歡了。不管怎麼樣,甚至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他就不由自主的喜歡上了這個孩子,那彷彿就是天生的有著一種親近感。

「他……,好吧,既然小墨這麼喜歡他,那我們就勉強帶上他吧。反正他智商捉急,整個人呆傻不已,放在府里我還不放心呢。萬一不小心燒了我的院子……」顧紫溪開口。

其實就說顧小墨不說,南宮楚逸也會出現在花宴上的。

所謂的花宴邀請的可不都是女子,還有皇宮中的各皇子,各官家的世子,外加四大家族的人,若說的直接一下,就是一場上流社會的相見會。

「小溪溪,你對我可真好,到時候娘子你可一定要保護我喔,不然你們家相公這麼呆傻,被人欺負了怎麼辦?」南宮楚逸臉上儘是小孩子的開懷,說出的話頓時惹得雲言,鐵柱,清霏他們再次一個惡寒。

「好……」顧紫溪咬牙,盡量不然自己寒毛炸立,該死的男人,還能在噁心一點嗎?能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