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童阮阮立刻攔住她去路,「你站住,你連你媽都不管是嗎?她很擔心你。」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她是我媽又不是你媽,關你什麼事,讓開,你這個賤人!」

啪!

童阮阮一巴掌扇上她的臉,「你罵誰賤人呢?」

「你這副樣子跟童雨馨有什麼區別? 大叔寵嬌妻 我們兩個是一家人,是姐妹,你卻偏要幫童雨馨來對付我,你到底圖什麼?你圖錢,現在你家也不缺錢,你跟我有仇嗎?我倆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你至於這樣對我?」

童阮阮不光是憤怒,也有一些傷心,畢竟羅心悠是她的表姐,為什麼她的親人,一個個都這樣對她。

「你……」羅心悠捂著自己發燙的臉頰,怒道,「你還好意思說,我有今天全都拜你所賜,我明明應該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可是你當年故意把那份設計稿賣出去,害得伊琳娜以為我是抄襲的,把我趕走,我沒能去她的公司上班,所以只能跑去找童雨馨,你以為我願意嗎?全都是你害的!」

面對羅心悠的指責,童阮阮一時間錯愕不已。

她的臉皮到底是有多厚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當年羅心悠偷走了她的設計稿,成據為己有,然後跑去找工作,那種情況下,無論自己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都是正常。

難道只准羅心悠偷她的設計稿,她就不能反擊嗎?這是什麼道理?羅心悠簡直就是流氓思維,流氓搶了別人的東西還不準別人搶回來。

「羅心悠,你怎麼有臉說?」童阮阮氣憤不已,「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你不腳踏實地好好做人,卻非要做出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你這樣對你沒有什麼好處的,你最後會害了自己。」華夏中文

「我就是願意害我自己,你沒資格管我!沒錯,我的確是到了你的設計,可是你活該,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這麼做的。」羅心悠毫無悔意。

「你真是瘋了。」童阮阮一臉恨鐵不成鋼,「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每次都把我當成敵人,可我不是你的敵人,我是你表妹,無論如何我是不會故意害你的,你怎麼就聽不清這個道理?」

「哈哈哈。」羅心悠彷彿聽到什麼笑話,「你不會害我?你有什麼臉說?」

「我給你工作,我為什麼不能說?」

「工作?別以為我不知道心裡怎麼想的,我不過是個打雜的!」

「打雜的?」

童阮阮聽到這三個字,嘲笑都笑不出來,「羅心悠,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你覺得我給你的工作是打雜的,那什麼工作對你來說是好工作,給童雨馨當狗,聽她的使喚,這就是你想要的?」

童阮阮的話,彷彿激怒了羅心悠,這是羅心悠不願意承認的事實。

羅心悠激動的說,「沒錯,就算給她當狗,也總比聽你的時候要好!我恨你,從小到大就恨你,自從你來了我家,我媽對你永遠都比對我好,我是她的親生女兒,你呢?你只不過是她姐妹的女兒,可是為什麼她對你和對我差別那麼大?每次有什麼事,她罵的總是我,從來都沒有責怪過你,不公平!是你奪走了一切,你奪走了屬於我的母愛!」

「……」

「我沒有奪走你的母愛,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你母親很關心你,你是她的親生女兒,你……」

忽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童阮阮的話。

童阮阮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

慕淵臨打給她的。

就在童阮阮看手機的時候,羅心悠拔腿就跑。

「羅……」

童阮阮想叫住她,但是羅心悠已經跑遠了。

童阮阮有些惱,她不想接慕淵臨的電話,於是直接掛斷。

童阮阮剛準備上車,手機叮咚一聲。

她拿起手機,是一條短消息。

她點開,裡面是一張圖片。

瞬間,童阮阮愣住。

照片上,是嘯卿和喬喬。

驟然之間,童阮阮如遭雷擊。

慕淵臨這是什麼意思?

童阮阮立刻撥通了慕淵臨的號碼。

然而這一次,輪到慕淵臨掛斷了。

該死!

童阮阮立刻上車。

她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回家,可是家裡的電話無人接通。

糟了,孩子肯定不在家了。

童阮阮咬了咬牙,忽然調轉車頭,往家的反方向開去。

……

路上,童阮阮無數次撥打慕淵臨的手機號碼,可是手機那頭立刻掛斷。

最後,慕淵臨給她發了一條簡訊,「想見孩子就來找我,我在公司。」 童阮阮恨死了慕淵臨。

她剛要開車去慕淵臨的家,收到這條簡訊之後,又調轉了車頭,往慕淵臨的公司開去。

總裁辦公室。

嘩啦一聲!

童阮阮直接將自己的包,狠狠的扔在了慕淵臨的身上,「慕淵臨,孩子呢?你把他們怎麼樣了?你要是敢傷害他們我跟你拚命!」

慕淵臨將童阮阮丟在她身上的包拿了起來,慢條斯理的放在辦公桌的桌面,「這麼暴躁幹什麼?你之前不是高冷的很不接我電話,你們女人還真是善變。」

重生之人魚進娛樂圈 童阮阮氣憤地繞過辦公桌,來到慕淵臨面前,「你……」

她剛要開口罵他,忽然,慕淵臨大手一抓,直接將童阮阮拉入懷中。

一陣旋轉,童阮阮被迫坐在了他的腿上。

慕淵臨單手摟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頭轉了過來,「凱伊小姐,這麼寂寞,大老遠跑來勾引我。」

聽著慕淵臨說這些不要臉的話,童阮阮心中噁心無比,「孩子呢?他們在哪?你要是再傷害他們,我跟你同歸於盡!」

「他們也是我的孩子,我怎麼會傷害他們呢?我只是想他們了,所以把他們接走。」

「你這是公然搶走我的孩子是嗎?」童阮阮咬牙切齒地問。

「阮阮,你忘了我今天跟你說的話?我去找你,不是為了找你,只是找個理由,現在你明白我這句話什麼意思了吧?」

「……」

「你是打算搶走我的孩子,所以才去找我的?」童阮阮如遭雷擊。

如果早知道這樣,她是絕對不會讓慕淵臨出她的辦公室。

「我當時在給你機會,所以才去找你,但凡你對我好那麼一點點,別那麼殘酷,我又怎麼捨得做這樣的事?只可惜,你太壞了,狠狠的傷我的心,讓我痛苦的不想再顧慮你的感受,乾脆把孩子搶走算了。」慕淵臨的聲音是低啞的,甚至有些哽咽,充滿了委屈,彷彿自己才是受害者。

「你無恥!」童阮阮吼道。

「阮阮,這麼多年了,你的腦子還是這麼簡單,真是讓我又愛又恨。」他的大手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

童阮阮目光猩紅,「把孩子還給我。」

「你可以跟他們通話。」慕淵臨拿出自己的手機,「我現在可以打電話給他們,讓你跟他們聯繫。」

韓娛之勳 童阮阮激動道,「快點打給他們。」

「不過在打給他們之前,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孩子們不知道是我強行把他們帶走了。如果讓他們知道了,他們會害怕,而且也不會因為他們害怕,我就把他們還給你,所以會導致他們更加害怕,如果你真的愛孩子,那麼通話的時候就要小心一點,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畢竟他們還那麼小。」

「……」

明明是那麼溫柔的聲音,卻充滿了凜冽的威脅。

童阮阮咬了咬牙,目光狠狠的瞪著他。

慕淵臨在她憤怒的注視下,撥通了號碼。

「喂,先生。」

慕淵臨開口,「讓孩子們接電話。」

「好的請稍等。」

很快,手機里傳來兩個小傢伙的聲音,「大壞蛋。」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媽咪,你不要騙我們,要不然我們會討厭你的。」

慕淵臨說,「寶貝們,你們的媽咪現在就在我身邊,爹地不會騙你們的,你們現在就跟她說話。」

童阮阮迫不及待的將慕淵臨的手機搶了過來。

兩個小傢伙聽到童阮阮的聲音,異口同聲,「媽咪,你現在在哪裡?」

「寶貝們,你們怎麼樣了?有沒有人欺負你們?」

「媽咪,大壞蛋跟我們說,你要跟我們玩一個遊戲,如果他騙我們他就是小狗,看來他果然沒有騙我們。」

童阮阮搞不清慕淵臨具體跟他們玩什麼遊戲,可是很顯然是在騙他們,欺負他們小不懂事。熱搜小說

童阮阮強忍在心裡即將奔騰而出的憤怒情緒,微笑道,「寶貝們,沒關係,媽咪很快就去找你們。你們現在在哪裡?」

「我們也不知道呢,我們在一個大房子里。」

慕淵臨忽然握住童阮阮的手腕,目光警告的盯著她。

童阮阮氣的發抖,但最後只能咬牙說道,「寶貝們,你們安心待在那裡,媽咪會去接你們的。」

「媽咪,那你要快點來哦,我一會沒見你就想你了。」童蘇喬可憐兮兮的,聲音中充滿了思念。

「好的,寶貝們。」她快要哭出來,自己沒有保護好他們,「媽咪也想你們。」

慕淵臨將手機又奪了過來,對手機那頭的孩子說道,「寶貝們,爹地和媽咪待會要去吃飯了,然後去做有趣的事情,你們乖乖的呆著,知道嗎?」

童嘯卿說,「媽咪不是很討厭你嗎?為什麼還會和你一起出去吃飯呢?」

「對呀。」童蘇喬也問,「還要做有趣的事情,為什麼呢?」

「因為你們的媽咪最愛爹地了。」

慕淵臨不臉紅的說這些不要臉的話。

童阮阮在一旁陰冷的瞪著他。

兩個小傢伙都有點懵了,然後軟糯糯的開口,「媽咪,你真的最愛他嗎?你不是很討厭他嗎?」

他們都搞不懂媽咪,為什麼總是變來變去。

「寶貝們在問你問題呢。」慕淵臨故意在旁邊煽風點火。

「媽咪,你為什麼不說話?」童蘇喬有點怕怕的,「不要這麼沉默好嗎?」

童阮阮深吸了一口氣,忍著怒火,對手機那頭的孩子說,「寶貝們,關於這個問題很嚴肅,媽咪等見到你們了,再回答你們好不好?」

「……」

「嗯,好的媽咪,我們等你哦,喬喬愛你,么么噠。」

雙方各自掛了電話。

……

啪!

童阮阮狠狠給了慕淵臨一巴掌!

「你這個賤男人,想用這樣手段逼我就範是嗎?你怎麼那麼惡劣?你想要孩子,有的是女人給你生,你憑什麼扒著我不放?你根本就不是人!」

童阮阮氣不過,又給了他一巴掌。

慕淵臨任由她打罵,「打夠了嗎?如果不夠就繼續。」

他抓住她的手。

「別以為你這個樣子我就會心軟,把快孩子還給我,不然你想要我的命嗎?」

「我沒想到你的命,我只想要你的人。」

「不可能,我是不會屈服你的。」

「屈不屈服我,你自己可以選,如果是一個成年人,就要學會妥協,這是最基本的。」慕淵臨將童阮阮的手放了下來,「我不逼你一定要和我在一起,你可以自己選,你現在轉身離去我都不會攔你。」

「那孩子呢?你會把孩子還給我嗎?」

「我是孩子的父親,孩子跟我在一起也無可厚非。」

「你這個流氓,你分明就是在威脅我!」

「沒錯,我是在威脅你,不過你可以選擇不接受我的威脅。」

他完全就是流氓!

「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要讓你回到我的身邊,我們現在就去領證結婚,無論你是童阮阮,還是什麼凱伊,你都必須要是我的妻子。」 「……」

「那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你就永遠都別想見到孩子。」

「……」

一陣詭異的安靜襲來。

童阮阮的視線忽然環顧四周。

她看到了一個裝飾花瓶,立刻衝上前,抓起花瓶狠狠砸在地上。

嘩啦一聲,碎片一地,童阮阮直接抓起了一個碎片抵在脖子上,「你是不是想讓我死?」

慕淵臨立刻站了起來,「你幹什麼,放下!」

外面的保安聽到動靜沖了進來,「慕總,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眼前的場景,他們剛要上前阻攔,慕淵臨沖他們吼道,「滾出去,沒有我的同意不準進來!」

保安嚇了一跳,立刻離開了辦公室。

「阮阮,你冷靜一點,把碎片放下!」他的語調十分著急。

「慕淵臨,你所做的一切都在逼我,我是不可能嫁給你的,我寧願去死!」

「……」

一陣絞痛的感覺,從心臟的部位炸開。

明明童阮阮拿著碎片對著她自己的脖子,可是彷彿在對著他,比對著他還要疼。

「阮阮,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可是你不至於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是你逼我的!」童阮阮的吼道,「你用孩子來威脅我嫁給你,等於要我的命,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我寧願去死!」

她真想直接抹脖子,現在唯一猶豫的理由就是因為兩個孩子。

「你冷靜一點,我不逼你嫁給我了。」慕淵臨只能妥協。

一個成年人要學會妥協,這句話應該送給自己。

童阮阮恨恨道,「我不會相信你的鬼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