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童言冷笑一聲道:“七——殺——門!” 青冥之前就向童言告知過,七殺門已經盯上了他們。只是沒想到,這七殺門的動作竟然如此之快,現在更是找到了這裏,由此可見,七殺門的確神通廣大。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丫頭見童言眼冒寒光,心知這次是遇到了狠角色,於是開口問道:“少主,要不要把無情他們召回來?”

童言搖了搖頭道:“無情他們另有職責在身,況且七殺門的人已經來了,現在就算召他們回來,也來不及了。”

丫頭聽此,皺起秀眉道:“那怎麼辦?少主可有必勝把握?”

童言淡淡一笑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會會這七殺門的人,又怎知必敗無疑呢?”

丫頭面露鄭重之色,重重的點頭道:“少主放心,屬下死守在此,絕不讓別人傷你分毫。縱是一死,也絕不後退。”

童言微微笑道:“你這話說的有些嚴重了,你不會死,我也不會死。相信我,去開窗吧!”

丫頭聽童言這樣說,臉上的擔憂之色這才消除,整理了一下情緒後,隨即動身向着窗前飄去。

可還未等她靠近窗戶,一個黑影突然撲上窗櫺,只聽到“砰”一聲巨響,窗戶上立刻被撞出一個大洞來,緊接着,黑影直接堂而皇之的闖了進來。

黑影入侵,丫頭趕緊回撤,直接護在了童言的身前。

“來者何人,意欲何爲?速速報上名來!”丫頭冷冷的喝道。

黑影在地上抖擻了幾下,慢慢的直起身來。定睛一看,來者竟是個身着黑色斗篷,頭戴白色面具的人。

一看到這張面具,童言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可接着便又恢復了常態。

面具人掃了一眼丫頭,最後將目光落在了童言的身上。

“你應該就是七星集團的那個叫童言的小子吧?你可知道我此次爲何而來?”

童言聽此,冷冷一笑道:“七殺門的殺手來此,不是爲了殺人,難道是來喝茶嗎?”

此言一出,面具人當即哈哈大笑起來。

“真是了不得啊,你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兒,竟然會知道我們七殺門?你知道的事情可真不少啊!說說看,你還知道什麼?”

童言淡淡笑道:“我知道僱傭你們七殺門來殺我的人是王步忠,還知道閣下不是人,而是一隻有千年道行的蛤蟆精!對了,還有一件事,你想知道嗎?”

面具人聽此,冷哼一聲道:“什麼事?有話就說,有屁就放!遲了,你可就再沒有這個機會了。”

童言不屑一笑道:“有沒有這個機會可不一定,但我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的好。不然的話,只怕你等會兒死了,都不知道是被誰殺的。”

面具人一聽此言,頓時怒喝道:“臭小子,敢在我面前胡說八道,本座這就要了你的狗命,乖乖受死吧!”

話聲剛落,面具人突然向前一躥,接着他的雙手和雙腳竟在眨眼之間變成了蒲扇狀,戴着面具的腦袋也在此時徹底解放,掙碎了面具直接變成了一個三角形的大腦袋。只見這腦袋之上長着三隻眼睛,兩隻巨大位於臉上,一隻稍小長在眉心。一張森然大嘴橫跨整個腦袋,嘴裏滿是鋒利的劍齒。從外形來看,除了他的肚子沒有放大之外,他整個人都已無限接近於蛤蟆了。

如此看來,童言所言非虛,眼前的這個傢伙的確不是人,而是一隻徹頭徹尾的大蛤蟆。

蛤蟆精剛一現出本體,二話不說便向着童言撲來。

丫頭見此,不敢遲疑,當下揮着鬼爪迎了上去。

可不曾想,她這邊剛剛靠近蛤蟆精,竟被蛤蟆精一巴掌直接扇在了身上。雖然鬼魂看似無形,可在這個有千年道行的蛤蟆精面前卻仍舊無從躲閃,僅僅一下便險些將丫頭扇得魂飛魄散。

童言把一切看在眼裏,倘若蛤蟆精再來一下,丫頭今兒個算是徹底交代了。

“孽障,你要殺的人是我,有什麼本事,就衝着我來吧!”

說到這裏,童言突然伸手放於腰間,接着猛地一拉,一枚銅錢竟被他從腰間取了出來。仔細一瞧,原來正是那條被他當成腰帶的一串銅錢。

童言手捏銅錢,雙眉一凝,當即一指打了出去。銅錢剛一離手,猶如子彈一般,立刻呼嘯着射向蛤蟆精。

蛤蟆精從丫頭身上收回目光,一見童言的銅錢打來,趕緊橫臂去擋。可他想憑藉肉身就擋下鋒利的銅錢,後果可想而知。

只聽到“噗嗤”一聲,銅錢不負所望,直接射入蛤蟆精的手臂。而這樣一來,蛤蟆精也徹底的被童言激怒了。

他轉過身狠狠的瞪着童言,三隻眼睛頃刻間變得血紅。

“呱呱……小子,你竟敢偷襲我,我要吃了你,吃了你!呱呱……”隨着呱呱的叫聲越來越響,他的肚子也變得越來越大。一分鐘不到,他的大肚子竟然將身上的衣服都給撐碎,一個白色的大肚皮隨即露了出來。

蛤蟆精肚子變大,難以保持站立,隨即四肢下伏,直接趴在了地上。因爲衣服破碎,他背上的顆顆肉瘤也隨之顯露出來,這回再看它,已經看不到半點兒人樣了,整個一放大版的癩蛤蟆。

童言冷冷的看了一眼,當下又從腰間取出了兩枚銅錢。不等蛤蟆精撲來,兩枚銅錢瞬間離手,再次射向了癩蛤蟆。

癩蛤蟆剛纔已經吃了一次虧,知道童言打出的銅錢威力不俗。眼見銅錢襲來,它終於不再硬擋,而是四肢發力,猛地向上一躍。

癩蛤蟆身體跳在空中,躲過童言打來的銅錢,大嘴頓時張開,緊接着一條血紅色的長舌頭直接被它從嘴裏吐了出來。這長舌頭尖部鋒利,宛若長槍一般,剛一出現,便以極快的速度向童言迎面刺來。

童言一見,趕緊轉動輪椅,就要躲避。可這癩蛤蟆的舌頭卻如同長了眼睛一般,無論童言往哪裏移動,它竟然都能跟來。

眼見長舌無法避開,童言頓時亮出詭符,直接打出。可誰曾想,就在詭符臨近長舌之際,這血紅色的長舌頭竟突然一分爲二,不僅躲過了童言的詭符,還一個猛刺直接洞穿了童言的手臂。

手臂被穿,童言不由得悶哼一聲。可是緊接着,一分爲二的另一條長舌卻在此時對準了他的眉心。只要長舌刺下,童言必死無疑。

就在這萬分危急之下,一道白光突然從窗外襲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擋在了童言的面前。

血紅色的長舌頭剛一接觸到白光,頓時滋滋作響,好像是被融化了一般。

囚途陌路 蛤蟆精舌頭被傷,趕忙縮回,同時高聲喊道:“是誰?竟敢壞我好事,不想活了嗎?”

它這邊話聲剛落,一個傲慢的女聲隨之響起。

“臭蛤蟆,他是我的男人,誰敢動他,我就弄死誰!今天就拿你開刀!” 話聲未落,一個白色倩影立即從窗外飄了進來。 定睛一看,來者不是旁人,正是那位被童言解救的九尾妖狐。

九尾妖狐今天穿着一件白色長裙,一頭秀髮隨風而動,身披毛絨絨的白色披肩,腳上穿着一雙精緻的小皮鞋,宛若仙女下凡一般,蒞臨到此。

她的華麗出場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那隻癩蛤蟆更是盯着她出了神,口水都不自覺的從嘴角流了出來。

九尾妖狐狠狠瞪了一眼癩蛤蟆,隨即身形一閃,直接飛到了童言的身前。

“小相公,你沒事兒吧?要不要緊?”

童言聽此,尷尬一笑道:“我還好,這點兒傷倒也算不得什麼。只是姐姐,你能別這麼叫我嗎?我一個殘廢,實在受不起你的擡愛。”

九尾妖狐嘿嘿一笑道:“人家在跟你開玩笑呢,你怎麼還當真了呢?行了,姐姐我先幫你除掉這隻癩蛤蟆,回頭你請我喝酒哦。”

童言點頭笑道:“有勞姐姐了,美酒已經備好!”

九尾妖狐向童言嫣然一笑,隨即瀟灑的轉過身去。

“喂,你這隻臭蛤蟆是不是腦子壞了?不好好的在深山裏修行,竟敢跑到這裏來害人,我看你真是活夠了。說吧,你想怎麼死?是煎是炒是炸是煮,你挑一樣吧!老孃一定儘量滿足你!”

癩蛤蟆聽此,陰陽怪氣的道:“小娘子長得如此秀美,若是能死在小娘子的石榴裙下,何嘗不是一件美事兒?只是小娘子,你真的捨得殺我嗎?你難道就不想嚐嚐我的手段嗎?”

九尾妖狐冷笑一聲道:“俗話說的好,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今兒個算是見識了。可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你長得這副德行,竟然還敢想好事兒,真是厚顏無恥到了極點。識相的,立刻自絕於此,否則,休怪我打得你元神俱滅!”

癩蛤蟆嘿嘿一笑道:“想滅我?那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兒,可不要被我不小心給撲倒了,到時候,可就由不得你了!哼哼……”

九尾妖狐聽此,眼中頓時寒光畢現,嘴裏狠狠地道:“真是膽大包天,老孃這就取了你的狗命!受死吧!”話聲剛落,她一點地面,瞬間身形如電,直接迎面衝向了癩蛤蟆。

癩蛤蟆看上去囂張至極,可它畢竟有點兒能耐,眼見九尾妖狐突然攻來,當即伸出長舌,猛刺而去。

只可惜它的舌頭雖然厲害,卻始終無法刺中九尾妖狐,電光火石之間,九尾妖狐竟然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兩條長舌,直接出現在它的面前。

癩蛤蟆一瞧,頓時大驚失色,趕緊吸回舌頭打算從後攻擊九尾妖狐。可聰明絕頂的九尾妖狐又豈能料不到這點,不等癩蛤蟆的長舌頭近身,她已經單手化刀直接砍向了癩蛤蟆的舌根。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癩蛤蟆想要退開怎奈爲時已晚,只看見白光一閃,這兩條長長的舌頭就這樣被齊刷刷的斬落在地。

長舌被斷,疼的癩蛤蟆“呱呱”直叫,可不等它緩過勁兒來,九尾妖狐已經一躍而起,踩着癩蛤蟆的大臉,一個蜻蜓點水便躍到了它的背後。

接着,慘不忍睹的一幕隨即出現了。九尾妖狐不知何時祭出了一柄長刀,猶如剁肉一般瘋狂的砍剁着癩蛤蟆的後背。幾刀下去,癩蛤蟆的背上已經是傷痕累累,只疼的它又蹦又跳,又吼又叫。但九尾妖狐對此卻毫不理會,身體一轉,刀尖向下,一個瀟灑的轉刺直接穿透了癩蛤蟆的身體。

可嘆這癩蛤蟆想要跪地求饒卻也沒有機會了,幾道白光疾射而出,偌大的一隻癩蛤蟆竟然……竟然就這樣被斬成了數段。

一時間刺鼻的腥臭之味蔓延開來,嗆得童言咳嗽不止。

就在九尾妖狐打算停手之際,一顆紅色的圓球突然從破碎的蛤蟆屍體之中鑽了出來。瞧準時機,這紅球就要從窗戶上的大洞逃出去,怎奈它的速度實在太慢,竟被九尾妖狐一把抓住。

仔細一瞧,在這圓球之中竟然有一隻綠色的小蛤蟆,實在匪夷所思。

童言盯着圓球看了看,就要開口索要,豈料九尾妖狐竟突然張大嘴巴,直接將這圓球塞進了嘴裏,接着竟大口的咀嚼起來。

童言見此,一陣無奈,可不管怎樣,九尾妖狐畢竟救了他一命。

九尾妖狐將圓球吃下之後,隨即如同小女孩一般開心的笑了起來。

“真是好吃,千年道行的妖怪元神的確美味。只可惜只有一個,要是再來十個那該多好啊?”

說到這裏,她突然委屈的看向童言,那眼神似乎在說,你怎麼不多招來幾個妖怪呢?

童言又何嘗看不懂她的眼神,只得無奈的攤了攤手。

“小相公,我有點兒累了,應該不會再有妖怪過來找你麻煩了。我就先走了,哦,對了,你說給我準備的美酒呢?在哪兒啊?”

童言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酒櫃,九尾妖狐一看,立刻蹦蹦跳跳的走了過去。拿上幾瓶不錯的紅酒之後,九尾妖狐向童言來了一個飛吻,隨即瀟灑的身形一轉,直接從窗戶上的大洞跳了出去。

眼見着九尾妖狐離開,童言不由得苦笑起來。剛纔被九尾妖狐吃掉的就是那蛤蟆精的元神,本來想讓那蛤蟆精回去報信兒,沒想到竟被九尾妖狐一口給吃了。不過也沒有關係,七殺門的得力干將意外殞命,相信很快就會有新的殺手過來尋仇,到時候再進行下一步計劃,應該也不算太遲。

被蛤蟆精打傷的丫頭掙扎着站起身來,接着關切的問道:“少主,你的傷勢不輕,要不要我去幫你請位醫生來?”

童言搖了搖頭道:“這樣的外傷若是被普通醫生看到了,只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回頭我自己簡單處理一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你回去養傷吧,這幾天就不要過來保護我了。”

丫頭聽此,點了點頭道:“是,屬下先行告退。”說完,她身形一閃,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着屋裏的爛攤子,童言不由得輕嘆一聲。好在他之前就在這房間的周圍佈下了隔音結界,否則的話,現在怕是早已招來了一大堆閒雜人等。

剩下這一地狼藉還有癩蛤蟆的屍體,就只能他自己處理了。

就在童言滾動輪椅打算用化屍粉清理掉癩蛤蟆的屍體時,豈料他竟意外的發現了一顆綠色的橢圓形石頭。

童言趕忙上前,伸手將那石頭拿在手中看了看,接着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欣喜之色。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癩蛤蟆的體內竟然藏着這麼一顆堪比靈物的寶貝。上天垂憐,難道他真的命不該絕嗎?

童言握着手裏的石頭,頭一次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起來。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什麼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是上天對他的賞賜,他也頭一次開始嚮往美好的人生。

可是,這顆石頭究竟是什麼呢?它對於童言而言,到底有什麼神奇的作用呢?

欲知後事如何,我們下章再說! 手裏握着這顆綠色的石頭,童言先是放聲大笑一會兒,接着竟又捂臉痛哭起來。

他幾年,他承受了太多常人所無法想象的痛苦,雙腿殘疾,渾身無力,附骨之毒的時常摧殘,這一切都讓他無數次徘徊在死亡的邊緣。

曾幾何時,他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少年,他有着溫暖的家庭,有愛他的爸爸媽媽,有天天圍着他轉的可愛妹妹。但是因爲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一切的一切都離他而去了,他的人生也在那一刻發生了劇變。

他清晰的記得父母和妹妹臨死前的無助眼神,他清晰的記得那輛迎面撞來紅色大卡車。坐在後座上,他驚恐的呼喊着,他多想將身旁的妹妹摟在懷裏。可是……可是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了,快的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死神便悄然而至了。

於是他想在父母和妹妹的頭七見他們最後一面,沒想到卻等來了一直煞鬼,並慘遭挖眼。

若不是師父及時趕到,恐怕他已經死在那煞鬼的手上了。

從那時起,他的心中就只剩下復仇二字,他更改了自己原來的姓名,更是因爲中毒而面容大改。爲了有能力報仇,他只得背井離鄉,忍辱負重。

直到他憑藉聰明才智,爲詭門立下驚世之功,這才成爲了老門主的關門弟子,並一舉成就詭門歷史上最年輕的少主。

但他心裏清楚,他所付出的任何努力都是爲了有朝一日爲自己慘死的父母妹妹報仇。他清楚的記得自己原來的名字,他叫吳寂,只可惜這個名字他或許一輩子都不會再向別人提及,他雖然不再是原來的他,可是復仇卻永遠不會停止。

什麼時候他除掉了自己所有的仇人,什麼時候父母和妹妹慘死的真相大白於天下,他或許纔會向別人說,他就是那個車禍裏倖存的孩子,他就是那個苟活到現在的孤兒,他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復仇。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擡頭看!蒼天饒過誰?

童言大聲的痛哭了好一會兒,終於漸漸的冷靜下來。他伸手拭去眼角的血淚,這才重新露出了那個迷人的笑容。

他其實很少哭,也不敢哭,因爲每一次痛哭,他的眼睛都會撕心裂肺的疼。這雙不屬於自己的眼睛,雖然能讓他看到遊走在人世之中的鬼魂,但同樣的,只要稍稍動了情感,這雙眼睛便會給他帶來難以承受的痛楚。

所以童言始終是笑的,他從不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緒,而也正是因爲這樣,他才能在詭門這個魚龍混雜的生死之地混到今天的地位。有一句話叫,笑的人其實比滿臉兇狠的人還要可怕。這一點在童言的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所以他在詭門之中才有了一個響亮的外號,那就是笑面閻王!

童言將手中的綠色石頭小心的收好,隨即拿出化屍粉開始清理的癩蛤蟆的屍體,等他把一切收拾的差不多了,他這才疲憊的躺在了牀上。

手臂上的傷口已經結疤,因爲沒有傷到骨頭,所以只能算是皮外傷。

他閉上雙眼,很快就入眠了,直到午夜時分,他才從睡夢之中醒來。

看了看手臂上的傷口,他沒有多加理會,而是拿着那顆綠色的石頭爬到了牀頭。藉着窗外撒進的月光,他隨手將那枚打傷蛤蟆精的銅錢拿在手中,然後用它一點一點的去刮綠色的石頭。

讓人略感意外的是,這綠色的石頭似乎並非十分堅硬,銅錢在上輕輕的颳了幾下,竟掉下了條條綠絲。

童言只是颳了一小會兒,便將銅錢重新放回了腰間。至於那幾條綠絲,則是被他拿起來直接放進了嘴裏。

收起綠石,童言努力的盤膝坐好,很快就入了定。在月光的照耀下,童言的頭髮根根豎起,一條條綠色的氣體則是從他的眉心鑽出,然後迅速的向着全身蔓延。

如此這般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隨着月亮的下山,童言身上的綠氣才鑽回了他的體內。

與此同時,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再看他手臂上的傷口,竟然神奇的復原了,而他整個人也顯得精神奕奕,就好像是大病痊癒一般。

童言打量自己幾眼,接着微微一笑道:“不愧是蛙寶,果然妙用多多。只可惜以我現在修爲一次所能吸收的實在太少,否則這麼一大塊蛙寶全被吸收,不僅我體內的附骨之毒能夠全部驅除,說不定我這兩條廢腿也能重獲新生。”

沒錯兒,童言在蛤蟆精體內所獲得的綠色石頭,就是蛙寶。

何爲蛙寶呢?單獨說蛙寶可能大家並不清楚,但是馬寶和狗寶,相信大家一定知道。

在《本草綱目》和《輟耕錄》中稱鮓答。具鎮驚化痰、清熱解毒之功,主治驚癇癲狂、痰熱內盛、神志昏迷、惡瘡腫毒及失血等。這裏記載的就是馬寶,馬寶爲我國傳統中醫藥材,自古與牛黃、狗寶並譽爲“三寶”。

蛙寶與馬寶、狗寶相似,但它卻是蛙類動物身上之物。而童言所獲得的這枚蛙寶更要厲害,因爲它是千年蛤蟆精身上的寶貝。幾乎蛤蟆精這一千多年所吃過的天地靈草的精華全部被凝聚在這枚蛙寶之上,故此纔會有驅除附骨之毒、白骨生肉、起死回生之美譽。

童言意外獲得此寶,幾乎等於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但此物乃大補之物,一次若是攝取太多,身體根本無法承受,只會自己害了自己。

像童言這般聰明之人,當然知曉其中的厲害,所以昨晚才只是攝取了一點兒,並藉着月光之力方纔順利吸收。但也沒有關係,只要他能持之以恆,每日如此,終有一天他就能將這枚蛙寶全部吸收,等那時,說不定還會有意外之喜。

正當童言打算下牀洗漱之際,豈料房門竟被人一把推開,接着就看到青冥急匆匆的闖了進來。

他剛一進屋,立刻向童言急聲道:“小童,大事不好了。七殺門已經發了絕殺令,門內十大護法一同出動。咱們這一次,真的是大難臨頭了!” 童言聽此,眼中閃過一絲凝重,可接着又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早晚都會走到這一步,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那個刺殺你的殺手呢?該不會也被你滅了吧?”

青冥撇了撇嘴道:“我不弄死他,他就得弄死我,我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咋?我做錯了?”

童言搖頭笑道:“無謂錯與對,我們本來不就是要搗毀七殺門嗎?他們既然派出了十大護法,那也就說明,他們已經將我們視爲了敵人。此戰已無可避免,還是想辦法迎戰吧!”

“迎戰?十大護法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僅憑我們幾個,恐怕都不夠給人塞牙縫兒的。小童,實在不行,咱們還是先回門裏避避風頭吧,你說呢?”

童言稍稍猶豫了一下,接着輕嘆一聲道:“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我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如果現在就收手,那我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將付諸東流。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也不知道自己這個身體到底還能撐多久。假如不能在有生之年爲父母妹妹報仇,那我活着又有什麼意義?青哥,我已經無路可退了,唯有孤注一擲、放手一搏了。”

青冥聽此,隨即灑脫一笑道:“我知道了,無論你做出怎樣的決定,我都支持你。這樣吧,這幾天我就守在你身邊了。若是七殺門的十大護法找來,你我兄弟聯手拒敵便是。想殺掉我們,沒那麼簡單。”

童言見此,感激的點了點頭。

“哦,對了青哥,翡翠山和王家公館有沒有什麼動靜?”

青冥聞此,立刻答道:“王家公館倒是挺安分,可是翡翠山怕是有點兒麻煩了。”

童言微微皺眉道:“此話怎講?難不成那古墓裏面有大傢伙?”

“被你猜對了,那古墓裏的確有大傢伙,我本打算親自去解決掉,可是七殺門的那廝卻突然找到了我。我這邊除掉那殺手,便往你這兒趕來了。你說現在怎麼辦?聽說一個考古隊已經入駐翡翠山了,恐怕這兩天就要着手挖掘了。”

童言思量了一會兒,接着微微一笑道:“七殺門的十大護法不是來了嗎,不妨就將他們引入古墓,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借他們之手除掉古墓裏的邪祟。我們只需坐收漁翁之利,也便可以了。”

青冥一聽,立即眉頭緊鎖的道:“這樣會不會太冒險了?萬一腹背受敵,那可真的有死無生了。”

童言輕笑一聲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若能在古墓之中將七殺門的十大護法和裏面的邪祟全部蕩除,這纔不虛走上一遭。”

青冥見童言執意如此,也不好再說什麼。

“你拿注意吧,我這就去召集人馬,這個時候,還是人多一點兒的好。”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然後目送着青冥離開。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就在這時,他的餘光突然掃到了角落裏的一把雨傘,接着自言自語道:“高倩她爲何追殺翡翠山裏逃出的殭屍呢?難道他跟這座古墓有所牽連?”

想到這裏,他忽然察覺到了什麼,於是立刻拿出手機打通了班主任老師的電話,並順利的從老師口中得到了高倩家裏的地址。

一切準備妥當,他這才風塵僕僕的離開了酒店。

高倩因爲負了傷,所以這三天都向學校請了病假。一來可以在家中調養一下身體,二來也好向她臥病不起的父親瞭解古墓之中的情況。

職場小新 古墓裏已經有殭屍爬了出來,相信很快就會有第二隻。如果一直守在墓道外等候,這終究不是辦法。畢竟她還是個學生,而且還是個高三的學生,沒有文憑和知識,想在這樣一個社會活的舒適一些,基本沒有半點兒可能。

古墓裏或許有很多寶貝,但那些不屬於她,她需要錢,她需要很多錢,她父親的病情越發的嚴重了,她只有考上名牌大學,以後才能獲得不菲的收入,只有那樣,她纔有能力替父親支付高額的醫藥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