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站在第一排的紀優陽和沈呈鞠躬時身後的人全部跟著鞠躬。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祭拜結束后,保鏢分散在四周巡查,紀優陽和沈呈沿著青石路離開,方秦和方朵跟在後面。

沈呈將復原后導入手機的視頻遞給紀優陽。

青石路狹窄,沈呈擔心紀優陽光顧著看手機沒看路摔出去,出於安全起見伸手攬住紀優陽的肩膀,目光謹慎看向四周,「他們稱呼這個幕後黑手做老闆娘,是個女的,又要殺木兮,有沒有可能這個老闆娘就是董雅寧?如果真是董雅寧,那我們可就是低估了董雅寧背後的實力了。」

「除了她,沒有其她人比她更有嫌疑。」看完后紀優陽將手機遞迴給沈呈。

「那你打算怎麼辦?」如果真是董雅寧,那真的是太出乎意料,根本不知道董雅寧到底實力有多大,現在是敵暗我明,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否則隨時都要被董雅寧將一軍。

「改變策略,兩軍爭鬥必有一損,如果我損了,得益的人不止是董雅寧還有高博文一黨。」以他性格也輪不到別人看他爭鬥後背得利。

「你不收拾董雅寧,那就任由她繼續為非作歹下去?」沈呈將紀優陽往自己這個方向推,繞過紀優陽後背來到紀優陽這邊,將安全的地方讓給紀優陽。

沈呈站出去以後,紀優陽像剛剛沈呈對他那樣攬住沈呈的肩膀保護他安全,「把前線留給木兮和江別辭,我退居幕後,適當提供一些證據,沒有人比她更適合跟董雅寧交手。」紀優陽深嘆一口氣,他知道這樣做會傷到她,也很卑鄙,可是木兮要自己查案,他也想木兮離開紀澌鈞換取平安,既然這樣,那唯有用這個辦法,人生就是這樣,有失有得,不能兩全其美。

「這個辦法確實不錯,只是我擔心,那個木兮到底嫩了點,怕不是董雅寧的對手吧。」

「背後不還是有咱們把控著。」小事有可能照顧不全,但是傷及她性命,他也不會允許。

「說是這麼說,我就擔心,她感情用事,這女人一旦愛上可就是不管不顧。」

「也可以這麼說,但是哥,你別忘了,她還是一個母親,這女人再弱,為母則強,紀家的人要是知道這個孩子是紀澌鈞的,肯定會帶回去,到時她不為自己也會為了這個孩子和她們那群人拼了。」

聽紀優陽分析的這麼在理,沈呈滿意點了點頭,「Augus,有了這一次的歷練,看來日後你接管集團哥就放心了。」

雖然他是說過等一切過去,就讓沈呈去干自己想乾的事情,可突然聽到沈呈用這種口氣說話,心裡到底還是有些難捨,「怎麼,許佑走了,你也打算拋棄我?」紀優陽瞥了眼沈呈。

沈呈對上紀優陽怪責的眼神忍不住笑了,「哥肚子里就那點墨水,這一場歷練后,你的本事肯定超越我,到時哥就能退休了。」

紀優陽停下腳步,來到沈呈面前,摟住沈呈,臉靠在沈呈耳邊,「哥,你要走也得等我死了再走吧,讓我活著看你走,畫面會不會有些凄涼?」

「別胡說,有哥在你不會有事的。」沈呈寬厚的掌心落在紀優陽後腦勺,他不會讓Augus出事,也不允許Augus出事,因為除了Augus,他已經一無所有了,如果連僅剩的所有都保不住,那往後真是連活下去的意義都沒了。

打小到現在一直都羨慕也眼紅紀澌鈞能得到紀澤深這個大哥所有的疼愛,每每提到這件事都是心裡的一根刺,「哥,其實我不比我二哥差吧,為什麼我大哥只疼愛他不喜歡我呢?」如果,哪怕只有一點點對他的喜歡答應他的邀請,當初紀澤深也不會出車禍。

沈呈的臉靠在紀優陽的腦袋,說話的時候輕輕摸過紀優陽的後腦勺,「Augus,這緣分有時候是很奇妙,哪怕一母同胞最後也有可能反目成仇互相殘殺,或許這就是有緣無分,也許,上天另有安排,以後別再想這些,也無需感到遺憾,他給紀澌鈞的,哥十倍給你,你只要記住,你是我沈呈的弟弟,在哥心裡,世界上沒有人能比得上你優秀就足夠了。」

他哥真是夠霸氣,十倍呢,往後真的沒必要再去羨慕那些不屬於自己的,如今他也有哥,雖不是親生,卻勝過親生,心頭的結解開后,紀優陽頓時感覺自己輕鬆了不少,故意抬頭沖著沈呈耳朵吹氣,「哥,怎麼辦,我越來越離不開你了。」

沈呈打了一個寒顫,臉頰瞬間紅了,渾身僵硬,伸手去推紀優陽,說話的語氣也有些硬冷,「行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趕緊回公司吧。」

「哥,我還有好多話要跟你說,你推我幹什麼?」紀優陽說到最後看到沈呈的反應實在是忍不住了低聲笑起來。

被紀優陽笑話,沈呈更是滿面通紅,眼裡寫滿羞澀和難為情,壓著聲音小聲警告一句:「以後,不準做這種無趣的事情。」

靠在沈呈耳邊的唇瓣緩緩張開,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在喉嚨里饒了幾遍后才從唇瓣吐出,「那,哥,你告訴我,什麼樣的事情才叫有趣?」他就喜歡看他這位一絲不苟,嚴肅派的哥哥面紅耳赤不知所措的模樣,偶爾逗逗沈呈,兄弟倆的感情會更好。

「Augus!」

好像真的生氣了,玩過火了,紀優陽沒有再說話,用手輕輕拍了拍沈呈的背,「……」

站在不遠處的方朵看到那摟摟抱抱的一幕忍不住湊到方秦後面,用手扯了扯方秦的衣服,小聲說話:「哥。」

「嗯?」方秦目光在四周來回打量看看有沒有可疑人物出現,他和大家一樣,看習慣了東家和沈先生勾肩搭背兄弟情深的樣子並不感覺有什麼奇怪。

「你說,咱們東家和沈先生都命里嚴重缺愛,彼此又互相關心真情以待,會不會缺著缺著東家就把沈先生掰彎了?」

方秦被這句話嚇到了,立刻回頭瞪了眼方朵,壓著聲音訓責一句:「你別胡說八道。」

「我不就是說笑說笑,再說了,要彎也不可能是沈先生,沈先生除了對東家溫柔外,對其他人都很強勢,我估摸著彎也是咱們東家彎,就沈先生那性子不可能是躺在下面的人,難怪我坐他腿上,他非但沒反應還斥退我,咱們東家抱他,他就面紅耳赤,看來,這不是不近女.色,而是根本就不好這口。」

「還說,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禍從口出!」

平時都沒空和方秦見面,難得有空見見親哥,她也想逗逗方秦開心,「我就開玩笑嘛,別生氣。」

「我跟你說,這種玩笑是會死人的,如果傳到董事長夫人耳中,沈先生這條命就算葬送在你手裡了。」東家未來是要接管集團,不管是蘇嵐還是沈東明都不會允許東家身邊出現這種不好的傳聞,哪怕不是真的,只要有一個人提起,那都會害了沈先生。

「知道了。」方朵噘著嘴。

方朵注意到有人看過來,回過臉就望見紀優陽對著她招手,方朵提步走過去,「東家。」

「高博文那邊有什麼動靜?」

「他最近都在查登島暗殺東家的真兇,不過他對我很防範,住的地方也是每天都要派人地毯式搜查排除安全隱患,他叫我過去,到了門口就讓人搜我身,除了人和衣服其他都不讓帶進去,特別謹慎。」

「像他這種出身的人,見的最多的就是被人偷裝竊聽器之類的,所以在這方面他會特別謹慎,以後你只需要口頭轉告就可以。」

「是。」

「還有沒有其他異常?」

「暫時沒發現其他異常。」

「你自己注意安全。」

「對了,今早,我離開的時候,高博文好像提到讓我出演電影,如果我答應的話,不知道趙純宇會不會多疑利用我和他合作的事情來威脅我。」

「白讓他逍遙了那麼久也該做點貢獻了,有事讓他忙,滿足他的野心,他暫時不會有空去理你的事。」

「那東家打算怎麼對付趙純宇?」

「不是我對付他,而是他對付紀澌鈞。」紀優陽笑著點了點頭,拍了拍沈呈的肩膀,「我回公司開會了。」

「路上注意安全。」

看到紀優陽要走,提步跟上的方秦路過沈呈的時候對著沈呈鞠躬。

「保護好東家。」

「請沈先生放心。」

方秦跟著紀優陽離開后,方朵準備離開對著沈呈點頭,還沒說話就招來沈呈一道凌厲的目光。

方朵嚇到頓住微微下彎的腰看著沈呈,一動都不敢動,她可不記得自己得罪過沈呈,好端端怎麼給她一個這種怪嚇人的眼神?

「管好你的嘴!別沒事就在背後議論東家的事情。」剛剛還好看見讀懂方朵唇語的人是他,而不是紀優陽或者是其他人,否則不止他出事,紀優陽肯定也會被連累。

「是。」這都知道?難不成這個沈先生腦袋後面長眼睛了?

此時的沈呈臉上半分剛剛對紀優陽那種溫和柔情都沒有,板著臉叱喝方朵一分情面都不留,「下去吧。」

「是。」這個沈先生待人不是一般的嚴厲,而是非常嚴厲,還好日後接班的是東家不是這個沈先生,否則真是一群人被壓得無法喘息整日活的誠惶誠恐。

方朵離開后,站在四周的保鏢也陸陸續續跟著紀優陽離開。

人都離開后,站在原地的沈呈抿著下唇,吞咽唾液后深吸了一口氣后,舔了舔唇瓣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直到臉頰上的羞紅褪去后沈呈才重新提步往前走。

……

木兮去醫務室處理傷口的時候見到江別辭還沒走,處理完傷口木兮打算回辦公室把iPad還給江別辭比較保險,木兮回到辦公室,剛推開門就聽到裡面傳來熱鬧的談話聲。

女人的聲音?

是董雅寧和尋夏?

還好抽屜里的東西上鎖了,木兮頓時鬆了一口氣,放輕進去的步伐。

坐在沙發的董雅寧和尋夏兩個人有說有笑,看到木兮進來,兩個人都停止了談話看著木兮。

最先和木兮打招呼的是滿面笑容的董雅寧,「木兮啊,忙完了?」

「是,雅寧夫人怎麼來了?」木兮目光掃過站在沙發後面的丁如意和吳玲,丁如意對她是一如既往的笑容點點頭,而吳玲就像容嬤嬤一樣,恨不得把她摁在地上用針狠狠扎她的背。

「這是我表哥的公司,我姑姑作為我表哥的母親是不是連來公司的資格都沒有?」一道尖銳帶刺的聲音響起時木兮收回的眼神看見端著剛洗乾淨的水果走來的董佳期。

坐在沙發的尋夏立刻圓場,「佳期,木秘書不是這個意思……」剛剛木兮沒過來的時候,已經聽了不少董佳期抱怨木兮的話,知道董佳期不喜歡木兮,故意接了句:「你啊,別誤會人家的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還能是什麼意思,像她這種出身的女人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金龜婿還不抓穩往上爬,等她爬上去了,到時可就不是這副乖巧的嘴臉了,不是我誤會她,是所有人都誤會她了!」董佳期瞟了眼木兮,繞過沙發,把水果放在桌上。

董雅寧帶著責備的語氣喊了句,「佳期。」

「哼!」 鄉村絕品小神醫 和她想的一樣,果然關係曝光以後,姑姑會看在紀澌鈞的份上對木兮有好感,哪怕木兮先前不懷好意接近紀澌鈞,姑姑也能包容,拿過水果的董佳期用手上的刀子使勁劃過蘋果的表皮,猶如要把那個曝光木兮和紀澌鈞關係破壞她計劃的人碎屍萬段。 「王叔,如果您要進去的話,沒準您的肥胖症就給您治好了。」李雅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這傢伙說一句話都得帶著個看守所,擺明了就是找事兒。

「那敢情好啊,我還想出來有個好身材呢,不過某些人就不一樣了,外面的企業破產,那麼多的債主,就算是出來的話,恐怕日子也不好過吧,沒準兒天天債主上門呢,還是多想想怎麼回去吧,在裡面雖然沒自由,但是至少沒那麼多的債主,沒準能多活兩天。」其實這種人就是不能搭理他,只要是搭理他,他嘴裡的怪話多著呢,這會兒就想看看李家父女落魄的樣子。

「我說你沒事兒能幹點兒正經事兒嗎?別在這沒事兒跟一些破落戶聊天兒,都把咱們的層次給拉低了,現在這都什麼時候了,別以為住在這個小區里的都是素質高的,現如今這社會跟以前不一樣了,有些人住著別墅一樣是窮鬼,早晚得讓人家把別墅收了去。」這位王先生的老婆也是一個土肥圓,這兩口子一唱一和的,可把老爺子氣的不輕。

「王嬸兒,你說明白點,你說誰的素質不高呢?」李雅怒氣沖沖的說道。

「哎呦,這不是李家大侄女兒嗎?怎麼今天這麼有空啊,原來李大哥也出來了,聽說是趙家使勁兒的,要不是趙家使勁兒的話,估計李大哥得在裡面過年吧,我們可不敢說你們家素質不好,現在趙家人如日中天,整個縣城的市場都在他們的手中,我們要是說個不字,還不得把我們公司給封了呀。」半個縣城的商人們都知道,李家的閨女被趙家霸佔了,所以她說這個話的意思就是說,李家靠賣閨女才把李老爺子給弄出來的。

「你胡說什麼呢?誰跟趙家有關係了?」李雅氣得渾身發抖,這些人聽風就是雨。

「誰跟趙家有關係誰知道呀,反正不是我們跟趙家有關係,難怪看不上我們家小冰,原來是自己有想法呀,只是給人家趙家當小老婆,估計也沒那麼好的日子過吧。」原來王家的兒子曾經追求過李雅,被李雅拒絕了,現在這個情況,他們當然是要說酸水兒了。

這倆人也沒有調查過情況,就以為李老爺子出來跟趙家有關係,在他們看來,李家現在已經樹倒猢猻散了,一個好好的公司活活的被李老爺子敗了,哪裡還有能力從看守所當中出來呢?

當然,他們也知道趙家公子不是真的對李雅用情,僅僅是玩玩而已,如果李雅真的是正牌趙家少奶奶,估計他們巴結還來不及呢,沒那個膽子在這裡胡扯淡。

「你們兩個給我住嘴,說我的閑話可以,但是說我女兒的就不行。」李元秋的拐杖震地有聲,倒是把這兩個傢伙給嚇著了,畢竟以前的時候也是縣城知名商人,在縣領導那裡也挂號的,他們只是小打小鬧罷了。

「哎呦喂,還真別說,還真有當年那個氣勢,您要是去拍電影的話,肯定能獲得個什麼獎,還以為現在是以前呢,我們當時開小飯店兒,靠您的關照過日子,現在可不是那個時候了,你們李家欠了一屁股債,在縣城當中,誰不知道還敢跟我們牛呢?這年頭也得看自己有沒有實力,光靠著以前的一些微風,有個屁用呀。」安靜了不到十幾秒鐘,這兩個人笑呵呵的說道,根本就不把李家人放在眼裡。

「老公,我最看不慣這些人了,現在都沒那個本事了,還要裝腔作勢的,我要是某些欠債的人呀,現在就趕緊的穿上一些民工衣服,跑到人群當中去,不讓那些債主知道,哪跟某些人似的,腦子傻了吧唧的,還在這裡遛彎兒。」

「我們家的債務早就結清了,你們不要在這裡胡說…」早上晨練的人不少,聽到王家兩口子的話之後,在周圍指指點點的人也不少,李老爺子是一個要面子的人,要是大家都這樣說話,他的心裡就感覺到不舒服。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誰不知道你們家的債務可是幾千萬呢?莫非天上掉了個大金磚,專門砸在你家裡了嗎?怎麼可能會那麼快把債務給清了呢?你也只能賣給趙家一家啊,難不成還能賣了好幾家嗎?要是這樣的話,沒準還真把債務給還上了……」這說話是越來越難聽。

「你放屁…」李雅實在是忍受不了了,上去推了這個胖婆娘一把。

「哎呀,你個小賤人敢動手?保安去哪兒了,保安……」這胖娘們兒心裡可怒了,要是以前的時候他可沒那個膽子,李家比他們家強太多了,現在的李家就跟廢物一樣,什麼人都能上去踩一腳,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李家的丫頭給推了一把,這要是傳揚出去,自己怎麼在這個小區當中混呀。

「我的鑽石手鏈呀,可是花了幾十萬買的,就這樣扯斷了,你給我賠,要不然咱們就去警察局,我就不相信天底下沒個說理兒的地方了?」這潑婦大喊大叫的,李元秋也怪李雅,不管怎麼說,不能動手呀。

「老王,咱們都街里街坊的住著,這都是鄰居,沒必要弄那麼大吧,這串手鏈多少錢我替小女賠給你們就是了,怎麼說咱們也是有頭有臉的人,鬧到警察局去多不好。」李元秋無奈的說道,其實他心裡也不想陪,可畢竟是自己弄壞的。

「少啰嗦了,你們拿什麼賠呀,誰不知道你們李家窮的都要賣褲子了,別說是這一串手鏈的錢了,估計你們下個月水電費都成問題,保安怎麼還不來,就得看好了,省得你們再跑了,我可跟那些債主不一樣,別指望拖我的賬,先給我賠了再說。」這個時候周圍的人竟然選擇站在潑婦這邊了,這也難怪了,吵嘴幾句倒是無所謂,他拉壞了人家一串鑽石手鏈兒,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王家兩口子成了弱勢群體了。 李家在整個縣城都欠了大筆外債,而且據說現在都沒有還的上,要是以前的時候,這串手鏈的錢不算什麼,但是現在對於李家來說,這應該就是一筆巨款了,反正華夏人都喜歡看熱鬧,圍的人是越來越多。

「怎麼了王先生,王太太?」這個時候才有一隊保安跑過來。

「把這個小娘們給我扣住,拉壞了我的鑽石手鏈,趕緊報警,讓警察過來處理,我就不相信了,現在毀壞的東西還有不賠的,要是你們沒錢,我可就讓人搬你們家東西了,別指望給我打個欠條,那玩意兒老娘不認,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我跟我家老頭子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沒理由就這樣栽你家手裡,這年頭,國家還要處置老賴呢。」還真別說,這胖娘們的演技還可以,小區里的人竟然開始對李家爺倆指指點點了,就好像他們真的是老賴一樣。

保安隊長本來心裡也有些顧忌的,能居住在這裡的人,本來就是非富則貴的,一般碰到這樣的事情,他們都是和稀泥,希望兩家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得罪了其中的一個,估計他們過得也不舒坦。

「走吧李小姐,牽扯的金額有點大,到保安室稍事休息,等警察來了,交給警察來處理吧。」保安的態度讓大家一愣,原來保安不會這樣說話的,很快他們就明白了,王家是處於上升狀態的,最近這買賣越做越大,李家都已經是全城知道的破落戶了,能居住在這裡還不知道幾天呢,這些保安當然沒必要維護李家了。

「老王,你真的就要這麼辦嗎?」李元秋看著老王說道,知道他媳婦是個不講理的貨,但是跟老王之間多少還有些交情,剛搬進來的時候,倆人還一塊釣魚呢。

「要不,要不讓他們打個欠條算了…」老王小聲的說道,或許也想起了以前的交情。

「你怕什麼呢,就他們家現在這個樣子,難不成還能鹹魚翻身不成嗎?那得是多強壯的鹹魚呀,你也給我硬氣一點兒,你忘了以前咱們家的飯店是怎麼賣給他們的吧?給的價格多低呀。」這胖娘們虎著個臉說道。

當初王家的飯店幾乎都要被清盤了,能有人接手就算是不錯的了,後來人家李家把這飯店經營火了,王家這兩口子的氣兒就下不去了,感覺那財運本來是他們的,白白便宜了李家人了。

「放手,我自己會去,別碰我…」保安也明白了這裡的情況,準備拉著李雅去保安室呢,牆倒眾人推,破鼓有人捶。

換成別家人,他們不敢,可是李家就不一樣了,最近一段時間不少社會上的大哥來找李家的麻煩,而且給了他們不少的好處,讓他們睜一隻眼閉隻眼,保安隊長借這個事情又感覺有了機會,把李家這爺倆帶到保安室去,在給那些社會大哥打電話,恐怕能結識不少人吧。

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最近來李家鬧事兒的人都有恃無恐的,根本不在乎保安隊里的人。

「你們幹什麼?誰給你們的權利抓人?難道保安現在都有權利抓人了嗎?」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幾個小保安都敢這樣辦事兒了,李元秋把李雅拉到了自己的背後。

「李先生,您別讓兄弟們難做呀,這根據小區的保安條例,如果發生了類似的事情,是應該把嫌疑人放在保安室看管的,等待警察前來,當初這些條款你們都是知道的,況且現在那麼多的目擊證人,難道我們還會胡扯嗎?」保安隊長囂張的說道,以前這樣的人,在李元秋的眼裡屁都不是,現在他能在李元秋面前大聲說話,竟然有很大的滿足感。

滴滴…汽車喇叭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個情況這是?趕緊讓路呀,耽誤了老子的事情,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黃毛從他的越野車當中伸出了腦袋。

「表弟,快過來幫我忙,我被人欺負了。」這胖娘們原來是黃毛的表姐。

黃毛是不願意下車的,這表姐跟自己的關係都一表3000里了,別說是這樣的破表姐,就算是關係近的,那也不能耽誤李爺的事兒啊,今天可是來這邊干正事的。

黃毛又往前瞟了一眼,差點沒把自己的眼珠子給飄下來,趕緊的拉開車門,帶著幾個小弟過去了,這要是出了事兒,自己好幾個腦袋都不夠掉的。

「周哥,你來了,正準備把這娘們弄保安室去了,今天有事犯我手裡……哎呦。」這傢伙正想過去拉扯李雅呢,黃毛一巴掌就打到這傢伙眼冒金星。

「瞎了你的狗眼了,給老子滾一邊去,一會兒再跟你算賬,今天不打斷你狗腿,我他媽跟你姓。」黃毛這一巴掌用勁兒過猛,自己的手都感覺生疼,保安隊的人也傻眼了,這位開發區的老大不是經常來找李家的麻煩嗎?怎麼現在幫著李家出頭了呢?

「大小姐,發生了什麼事情?」黃毛誠惶誠恐的來到李雅的旁邊。

保安們都傻眼了,普通的住戶可能不認識黃毛,但是他們這些保安怎麼能夠不認識社會上的閑雜人等呢?不然的話就沒可能在這裡當的好保安,黃毛可是開發區的老大,手下有幾十號小弟的,竟然叫李雅大小姐,今天真是踢到鐵板上了,看來想要溜走都不容易,被黃毛惦記上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表弟,你瞎說啥呢?姐在這裡呢,什麼大小姐?」胖娘們的智商也真是可以了,都現在這個時候了,還沒有看清楚局勢。

「我這有事兒,一會兒再說。」雖然不願意搭理這個表姐,但至少也是親戚,面子上總歸得過得去。

「這女的是你表姐啊?」李雅玩味的說道,黃毛是李天的小弟,這一點李雅老早就知道了,那天黃毛就跟在李天的後面,比小弟還小弟呢,要不然也不會叫自己大小姐了。 「木兮啊請你不要見怪,佳期這個人就是心直口快。」董雅寧說話的時候從沙發起身,走到對面沒人的沙發坐下后對著木兮招手,「過來我這裡。」

木兮挪步朝董雅寧走去的時候,開口說道:「我相信時間會化解我和佳期之間的誤會……」木兮停頓數秒后入座望著對面咬牙切齒在削皮的董佳期,「佳期你說是不是?」

居然叫她佳期?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她們很熟嗎?董佳期發出一聲冷笑順著木兮的話接下去還不忘嘲諷木兮,「我倒是有時間和你慢慢化解,只是擔心到時誤會還沒化解你跟我表哥就吹了。」

「謝謝提醒。」面對董佳期的嘲諷木兮回了一抹笑容沒有再理會董佳期,和尋夏點頭打招呼后木兮滿面笑容看著董雅寧。

董雅寧主動握住木兮的手,「我啊剛剛去寺廟祈福,最近你們幾個總是多災多難,我求佛主多保佑你們,一會中午約上澌鈞一塊去寺廟吃頓午飯怎麼樣?」

「一定要去。」木兮說話的時候沖著董雅寧眨眼睛,還主動伸手回握董雅寧,「雅寧夫人,你對我真好,我從小就沒媽都不知道什麼叫做母親的疼愛,自從看見你以後,我就感覺到了,真的好感動噢。」

對面的董佳期和尋夏聽到木兮這句話兩個人一個翻白眼一個被氣到眼睛瞪大。

這個女人怎麼能那麼不要臉!

董雅寧用手去碰木兮額頭包裹的紗布,「真是個可憐的孩子,以後就不要再叫我雅寧夫人了,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叫我阿姨。」

在董佳期和尋夏暗暗咬牙切齒怒瞪下,木兮主動摟住董雅寧的胳膊,靠在董雅寧的胳膊上,說話的時候扁著嘴一臉感動看著對面兩個女人,「我怎麼會嫌棄呢,以後我就叫你做阿姨,我一定會和鈞哥一起好好孝敬你。」董雅寧表面對她好,背地裡搞動作,別以為這招障眼法溫柔計她不會用。

「以後啊,阿姨也會把你當親生女兒一般疼愛,如果澌鈞敢欺負你,阿姨絕對饒不了他。」

「謝謝阿姨。」木兮雙手端起桌上的茶遞給董雅寧,「阿姨,請喝茶。」

看到木兮溫柔乖巧討好董雅寧的舉動,尋夏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沒想到這個木兮居然那麼不要臉,一點都不懂的客氣,難不成就是用這招拿下紀澌鈞的心? 幻界之佛系法師 肯定是,在董雅寧面前都這麼不要臉去討好,十有八九在床上更像一個盪.婦,不然怎麼會得到紀澌鈞的喜歡,絕對是!

一想到眼前這個生活不檢點的女人爬上澌鈞哥的床,尋夏是妒忌又恨,用力握拳指甲陷入掌心恨不得把木兮碎屍萬段。

董佳期被木兮氣到差點當場暈過去,以前怎麼就沒發現木兮還會這招?看來這個女人太能裝了,現在正在露出馬腳,她倒要看看這個女人還能裝多久!

「叩叩叩……」身後響起敲門聲。

「請進。」木兮回頭看著門口的方向。

抱著文件進來的是市場部的人,來到木兮面前,把手裡的文件遞給木兮,「木秘書,這是紀總要的資料。」

「好的,謝謝。」起身接過文件。

「對了,木秘書,前些天刮颱風,市場部那邊暫存的複印件因為窗戶被刮開複印件都打濕了,部分毀壞無法復原,能跟您這邊要下原件去複印嗎?」

「噢,好的,我現在去給你取,要什麼時候的?」

「今年1、4這兩個月的。」

「好,一會取了我送你們部門去。」難得有工作要忙木兮顯得很是激動。

「謝謝。」市場部的人離開后,木兮身後就傳來董雅寧的聲音:「木兮啊,你不用招待我們了,有尋夏和佳期陪著我就可以了,你先去忙吧。」

「那我就先去忙了,一會見。」

「好,一會見。」

木兮走的時候和尋夏,董佳期揮手,董佳期冷哼一聲直接漠視木兮,而尋夏則是面帶淡淡的微笑和木兮揮手。

離開辦公室以後,木兮去資料室取原件,秘書辦的資料室很大,主要是用來儲存各個部門資料原件,這裡除了秘書辦的人因工作需要可進入外,其他閑雜人等要進入都需要經過秘書長的審批,木兮用鑰匙開了門進去,剛開始找資料就聽到關門聲。

關門的聲音很大,伴隨關門聲還有資料被風吹動的聲音,未免資料室里空氣不流通,一般都會由秘書輪班開關資料室的窗戶,所以看到風把門吹閉木兮也見怪不怪,這種情況之前也發生過,沒有理會木兮繼續找資料。

紀優陽回到公司,剛進電梯就聽到身後有低聲議論的聲音,對這些八卦不感興趣的紀優陽低頭刷手機,看看紀澌鈞起訴各家媒體的事情進展的如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