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站在了袁立的一邊。

2022 年 1 月 2 日

於是得知燕王大軍抵達平郡后,他立刻集合平郡豪族的私兵前來叫陣。

對戰勝燕王他自然是不抱希望的。

但是這個姿態他必須做出來。

否則北狄入關,他如何在北狄可汗面前表功呢?

平郡豪族大都是這個想法。

在他們看來,燕州完了,大頌也完了。

一旦北狄入關,將如秋風掃落葉一般摧毀大頌。

此時不爭著立功,更待何時?

他正想著。

忽然就見棍子後面的士兵擦亮了火摺子。

本能意識到不妙,他立刻往自家軍陣中跑去。

當還沒有跑出幾步,忽然「轟轟轟…」悶雷一般的炸響崩出。

巨大的聲響嚇得他如呆雞一般。

而他坐下馬匹受驚嘶鳴,撩起前蹄將他摔落馬下。

就在他墜地的瞬間,他感到數道勁風從他身邊擦過。

一道道黑影飛出了他身後的軍陣。

「呲呲呲……」

一聲聲接一聲豬肉被拍打的似的聲音響起。

他望去,只見密集的軍陣出現整列整列的缺口。

此刻,他腦袋麻麻的,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而對豪族私兵們來說,董琦是幸運的。

巨響傳來的瞬間,不少豪族被嚇得渾身一抖,甚至有豪族子弟直接坐在了地上。

但這似乎只是開胃菜。

他們還未反應過來這巨響是何物,突然感覺到臉上濕濕黏黏的。

一個豪族子弟擦了擦臉,發現手上全都是鮮血。

他如同殭屍扭打脖子一般看向身側,只見旁邊的士兵腦袋整個消失了,鮮血正是從脖子里噴出來。

而在這個士兵的身後,同一個高度一片糜爛,沒一個活人。

他從未見過如此慘烈的景象,一種極度的恐懼瞬間佔據了他的全部身心。

「轟轟轟……」就在他還未理清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燕王軍中再次傳來巨響。

這時他看見了。

黑色的殘影沖向他們,掠過之處血肉橫飛。

那是燕王帶來的武器!

豪族子弟的腿不受控制地,彷彿釘在了地上。

他艱難地邁開腿,現在,他只有一個想法,逃!

「妖術啊!」

一個士兵再也受不了了,如同瘋子一般捂著頭大叫一聲,丟下手中的劍就跑。

其他豪族私兵心中緊繃的恐懼終於在這一聲中瀰漫開來。

甚至沒有一個豪族將領阻擋士兵,整個豪族軍陣亂了起來。

「轟轟轟……」巨響如同地獄的使者再次降臨。

黑色殘影再次刺穿了軍陣,帶起腥風血雨。

一條直線的士兵肢體破碎。

這令人驚駭的一幕讓豪族士兵們恨不得自己多長兩條腿。

就在這時。

他們忽然聽見一種不同於巨響的聲音。

「隆隆隆……」有豪族私兵回過頭。

他們看見在夕陽的光輝中,一群身穿銀色盔甲,馬匹也披著盔甲的騎兵排成一條線向他們而來。

:。: 聽到這話,韓湫自然是立即明白過來,兩儀宗的那位天之驕子林岳,竟然真的就是張若塵。

無論是林岳的劍道,還是張若塵的時空力量,皆是能夠威震天下,讓年輕一代的那些人傑、天驕,望塵莫及。

當他們兩人重合在一起,天資又將達到何等驚人的地步?

韓湫的一雙星眸,變得無比明亮,道:「我早就猜到林岳很有可能是你,但是,卻一直覺得太匪夷所思,所以不敢相認。早知道,當初你追求我的時候,我就該答應下來。」

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正要告訴她,當初追求她的林岳已經死去。

可是,木靈希卻從一座廢棄的樓閣之中走了出來,精緻玲瓏的臉上,掛着十分玩味的笑容,道:「怎麼?張若塵還主動追求過你?」

韓湫看到木靈希,略微詫異了一下。

魔教的聖女,竟然與張若塵一起出現在兩儀宗,他們到底是來做什麼?

不過,韓湫的心理素質還是相當了得,立即就恢復過來,伸出一條柔弱無骨的玉臂,挽住張若塵的手腕,頗為傲嬌的道:「對啊!張若塵追求我的時候,還與人爭風吃醋,戰過好幾次。聖女殿下,是不是很嫉妒啊?」

木靈希只是對她翻了一個白眼,張若塵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她還不了解。根本不可能主動追求任何女子。

就連她和黃煙塵都沒有那樣的待遇,更何況是韓湫?

張若塵立即乾咳了兩聲,開始說正事,道:「韓姑娘,此次我來找你,其實也是想要向你詢問一些事,同時,也希望你能幫我做一件事。」

隨後,張若塵從空間界子之中,取出一節三寸長的珊瑚,遞給了韓湫。

珊瑚的內部,有着赤紅色的血絲在遊走,猶如是一條條細小的虯龍。

張若塵從來不喜歡欠人人情,既然是要請韓湫幫忙,當然要給她一些報酬。

韓湫將精神力釋放出來,探查珊瑚內部的血絲。

「聖龍之血……不,難道是傳說中的龍帝之血?」

韓湫的手指,略微顫抖了一下,相當吃驚的抬起頭來,望着張若塵。珊瑚的內部,有着一股強橫至極的龍氣和血氣傳出,似乎要將她的身體完全吞噬。

張若塵道:「沒錯,正是一滴龍帝之血。」

當初,張若塵得到神龍骨,曾經和神龍半人族做了一筆交易,換取三滴神龍之血和二十滴龍帝之血。

三滴神龍之血,已經全部用掉。

二十滴龍帝之血,還剩十五滴。

與神血不同的是,龍帝之血更加容易被魚龍境修士吸收,對修士的修為提升有巨大的好處。

只要韓湫將那一滴龍帝之血煉化,完全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將修為提升到魚龍第八變,甚至第九變。

「如此珍貴的寶物,隨手就送了出去,這個傢伙身上的修鍊資源,到底有多麼豐厚?」

韓湫當然也是十分聰慧,神情變得十分嚴肅,道:「張若塵,我本就欠你一個人情,你若是真的有事需要我幫忙,只要吩咐一聲就行,沒必要一見面就送出一份如此厚重的禮物。龍帝之血,你說我到底是收下,還是不收呢?」

張若塵盯着她,看了半晌,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開門見山的與你談。失蹤的這幾個月,我去了一趟陰間,了解到很多外界不知道的隱秘。」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十年之內,很可能會迎來下一次的大劫難,整個東域,甚至整個崑崙界都有可能會蕩然無存。」

韓湫的臉色,變得十分凝重,因為她知道,張若塵並不是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既然這麼說,肯定有這麼說的原因。

於是,她問道:「與陰間有關?」

「沒錯。」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你的體質,乃是黑暗之體。大成的黑暗之體,凝聚有無盡的黑暗之力和陰煞之氣,可以自由穿梭崑崙界和陰間,能夠召喚鬼魂和亡靈,以聖屍為兵將。所以說,我很希望,你能夠儘快將黑暗之體修鍊到大成。」

黑暗之體會不斷凝聚黑暗之力,越是往後,越是強橫。

當然,身具黑暗之體的修士,也很容易夭折,很多人還沒有成長起來,便因為遭受黑暗之力的反噬而死去。

不過,張若塵還是十分看好韓湫,畢竟,她已經修鍊到魚龍境,渡過了最危險的時期,算是已經達到黑暗之體的小成境界。

韓湫則並不像張若塵那麼樂觀,輕輕的嘆了一聲,道:「想要將黑暗之體修鍊到大成談何容易?若不是修鍊兩儀宗的鎮宗法典《太極先天道》,可以平衡體內的力量,說不定,我都已經被黑暗之力吞噬。」?張若塵道:「如果你跟我走,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幫助你儘快將黑暗之體修鍊到大成。」

韓湫略微詫異了一下,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斜盯張若塵一眼,唇紅齒白的一笑:「我今天才看出來,你竟然也是一個有野心的人。說吧!你到底是想要將我收於麾下,還是想要誘拐良家女子?」

站在一旁的木靈希,再次翻了一個白眼。

張若塵的臉上,沒有任何笑意,「我只是覺得,一個人的力量,終究還是有限,應該聯合更多的人,盡最大的努力一起去做一些有意義事。」

在陰間,張若塵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既然池瑤可以拿出大把的資源,用來培養九大界子。那麼,他也掌握有大把的資源,為何不能尋找一些頂尖級別的天才,也培養出幾個堪比界子的強者出來?

他掌握著接天神木的新苗,又有十倍時間的乾坤神木圖,還有大量神血,不應該只是用來自己修鍊,也應該組建屬於自己的勢力。

將來,若是大劫難真的到來,他也不至於陷入單打獨鬥的困境。

步千凡、橙月星使、敖心顏、韓湫、阿樂,這幾人,全部都擁有非同一般的體質,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所以都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

只不過,步千凡和敖心顏的背後,都有一個偌大的家族,想要聯合他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對來說,韓湫和阿樂,應該更加容易一些。

而且,他們以前是有一定的交情,只要張若塵能夠提供給他們足夠的修鍊資源,相信是可以將他們爭取過來。

張若塵見韓湫頗為猶豫,於是笑了笑,道:「你不必現在就回答我,可以先考慮考慮,等到考慮清楚,再來找我也不遲。」

說到底,張若塵現在只是一個逃犯,仇家眾多,自然是無法與底蘊深厚的兩儀宗相比。

韓湫憑什麼要離開兩儀宗這樣優越的修鍊聖地,去與一個居無定所的逃犯一起修鍊?誰知道哪一天,張若塵就被朝廷抓住,死於非命?

韓湫點了點頭,道:「幸好你沒有逼我現在就給你答覆,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你。說吧!你這次來找我,還有什麼事?」

「我想知道,離開的這幾個月,到底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張若塵道。

接下來的兩個時辰,韓湫告訴了張若塵很多東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