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穆七好奇的問道:「塵哥哥,這裡冰天雪地活人都很困難,高山之上只有積雪,食材是每天都要從外面空運過來嗎?」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如果是那樣的話成本太高也未免太麻煩了一些,一旦吃不完就會很浪費。

「當然不是,空運過來太麻煩,而且有些食材需要保證絕佳的新鮮口味,先生那麼愛太太,自然而然會考慮到這點。

就像是你們看到的花圃一樣,先生在早年間根據各種食材生活環境的特殊性準備了許多場地。

有的種植蔬菜有的種植水果,這些蔬菜和水果可以近一步加工成食物。

例如魚的種類也有很多,只需要從外面買來魚苗飼養即可。

久而久之,這裡已經形成了一個完成的生物鏈,各種你們能在外面吃到的東西都可以自己加工完成。

由智能機械控制,不會出現紕漏,操作也更加簡單,可以保證食材的新鮮和口感。」

琳達聽得眼睛里發光,「那豈不是可以一輩子都宅在這裡不用出去了?反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只可惜沒有網路。」

「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先生那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會考慮不到這點,太太那個活潑好動的怎麼可能在這裡修身養性。

先生自己發射了多顆衛星,而且用了他自己製作的伺服器,網速比起國內外的那些要快上好幾倍。

在這裡上網的體驗感是你們從來沒有過的,不僅足不出戶就能盡知天下事,而且IP地址絕對隱蔽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先生簡直就是神!這隻有神才能做到這些吧。」

以前老聽說這位神秘的先生很神奇,如今看來,哪裡是神奇簡直就是神。

「城堡很大,衍生的產業鏈也有很多,以後你們可以多看看。」穆塵提醒道。

琳達點點頭,這裡簡直就像是天堂一樣,她來了才不想走。

「小姐,走,我們去看看你的房間。」

穆七也很好奇,在這種冰宮殿里睡覺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她的房間很溫馨,主要以白色和粉色為主,也許當年給她設計的時候穆南樞還只把她當成了小女孩。

房間里擺放著一些女孩子喜歡的娃娃,床也是粉色,還有漂亮的紗帳,腳下是綿軟的地毯。

只是不知道床是什麼材料所制,睡上去又軟又暖,據說還是24小時智能恆溫的。

浴室也是各種高級設備,靠在浴缸里就可以看著外面的雪花。

外面天寒地凍,裡面溫暖如春,簡直太爽了。

「小姐,我都想一輩子住在這裡不回家了。」

機器人已經將她們點的飯菜送了過來,全程智能化,沒有一點麻煩的地方。

穆七笑了笑,「喜歡咱們就多住一段時間,可以嗎塵哥哥?」

「只要你不去外面,在城堡里溫度合適也是沒問題的。」相比之前穆塵妥協了很多。

能讓穆七開心,那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北極圈的夜是很漂亮的,穆七躺在溫暖的床里,溫柔的看著外面飛舞的雪花,生活在這裡所有的煩惱都沒有了。

她真希望顧柒能早點回來,這裡的一草一木全部傾注了穆南樞的心血。

生平第一次穆七引發了思考,究竟什麼是愛情呢?

愛情可真神奇,哪怕當年顧柒帶著姐姐們離開,父親卻依然可以在原地等待她回來,一等就是這麼多年。

他記得她的容貌,記得她的喜好,記得她說過的每一句話,然後將她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一一實現。

父親在這裡等了多少年,從未有過一天遺忘,這種愛情比起生和死還要偉大。

自己這病怏怏的身體將來能找到一個像是父親般體貼溫柔又情深似海的男人么?

穆七剛來新環境睡不著,靠著軟和的床墊坐起身來。

她拉起睡衣,在她的胸口處有一道難看的疤痕,那是做手術留下的。

白皙如玉的肌膚上就像是爬著一條蜿蜒曲折的蜈蚣醜陋不堪。

哪怕她每天都在使用穆南樞特別給她製作的藥膏,穆七也覺得這個疤痕沒有那麼容易消失。

將來那個人會不會嫌棄她的身體醜陋?會不會覺得她的病是個累贅?會不會覺得她什麼都不會就是個廢物?

穆七胡思亂想著,對於未來也多了一些憧憬。

來了幾天,她就只有一開始那天見過穆南樞,大多時候穆南樞都是在實驗室。

他總有做不完的實驗,想不完的點子,活得比誰都要繁忙。

一開始穆七不敢去打擾他,直到這個深夜她睡不著,悄然披著衣服下床去找穆南樞。

穆塵說過這裡有著全世界最頂尖的設備以及科研人員,他們每天都在進行一些在人類看來反人類的實驗。

哪怕是晚上也是燈火輝煌,大家沒有睡覺仍舊在練習。

穆七悄悄進了穆南樞的實驗室,因為她身份特別並沒有人阻攔。

一進來就聽到各種瓶瓶罐罐砸在地上的聲音,有些儀器和設備則是「滋滋」冒著光。

而她的父親高大背影撐在桌子前面,「為什麼,為什麼不成功!」

穆南樞的口中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嚇得穆七趕緊迎了上去。

「爹地,你沒事吧?」

那樣年輕的穆南樞,他的容顏仍舊英俊沒有皺紋,可是一雙眼睛里卻是蘊涵著過盡千帆過盡的複雜和悲涼。

見到是穆七,穆南樞擦拭了嘴角的血跡,「嚇壞你了吧?」

穆七搖搖頭,一臉心疼的將他扶到一邊坐下,「爹地的實驗又失敗了嗎?」

「是啊,我是不是很沒用,如果我能救她,她當年也不會離開我了。」

那樣強大如神的男人此刻竟然會像是孩子一樣可憐,以前穆七所有的不解到現在都能解釋了。

這個男人情深似海,早已經將顧柒愛到了骨子裡,愛到差點成了一個科學怪人的瘋狂。

「不,爹地很棒很厲害,你一點都不差。」穆七含著淚水心疼的看著他。

那個本該驕傲的男人臉上寫滿了挫敗。「怎麼會不差呢?我是一個失敗的丈夫,失敗的父親,這些年來沒有照顧好我的妻兒,讓你們白白受苦。」 外面風雪交加,屋子裡穆南樞神情悲愴,穆七這才感覺到穆南樞的無可奈何。

對於這些年來他對自己不聞不問也就釋懷了,這個實驗室很大,到處都是實驗設備和器材,擺滿了各種瓶瓶罐罐。

可想而知這些年來他為了能夠治好顧柒身上的毒花費了多少精力和時間,這樣的穆南樞她又怎麼怪得起來呢?

「爹地,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你要好好保重身體等著媽咪回來。」穆七替他擦拭乾凈嘴角殘存的血跡。

「她回來,她還能回來嗎?」

穆南樞的眼中一片空洞,他等了太多年,可是到了現在顧柒還是沒有回來,甚至杳無音訊。

周圍的人總是會說顧柒會回來的,一開始他也相信,等了個太久太久,他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等著一個不會回來的人,守著一個不會圓滿的夢。穆七第一次看到那個猶如神一樣的男人臉上露出孩子一般可憐的模樣,她緊緊抓著他的手道:「爹地,會的,有你這麼愛媽咪,她一定會好好的,等她身體恢復了就會

回來。」

「丫頭,我好累,我真的好累。」穆南樞年輕的面龐上露出一片疲憊的神色。

「爹地,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也許等你醒了媽咪就回來了,到時候她回來看到你這麼虛弱的樣子,她一定會心疼的。」

她勸了半天才將穆南樞勸回房好好休息一下,守在穆南樞身邊,一直等他睡著她才悄悄離開。

從小到大她也曾經想過很多次,一定是自己不討人喜歡,所以穆南樞才會捨棄她。

直到今天穆七才知道穆南樞是對顧柒的愛太深,他心裡只有媽咪一個人,連他自己的身體都從來沒有在意過,又怎麼會在乎自己呢?

這些東西她都可以理解了,對於這樣的父親穆七隻會更加心疼。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穆南樞憔悴的容顏讓穆七感同身受,回到房間她剛剛準備睡下就發覺自己的心臟疼得厲害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種痛和上次被薔薇刺激的又有些不同,穆七捂著胸口,從枕頭下摸出葯服用。

自打上次的事情發生以後,穆塵在她活動的範圍內都準備了藥物,以防止有時候病發作不能用藥。

做了換心手術以後穆七的心臟就時常不太舒服,醫生說這是手術后的副作用,她還沒有和心臟徹底融合。

希望睡一覺起來就會好一點,穆七裹好被子借著葯勁沉沉睡去。

琳達已經徹底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在這裡雖然外面溫度很低,唯獨冰宮殿里四季如春。

在這裡她可以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想吃水果自己去摘就好了,餓了就讓機器人做飯。

琳達結下一些新鮮的草莓,天然的水果壓根都不需要清洗,她咬著就去找穆七。

房間里靜悄悄的,穆七今天怎麼還沒有起床?

「小姐,該起床吃早餐了,你看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琳達拿著草莓在穆七的鼻子下面晃了晃。

穆七的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白,其它倒是沒有太大的區別,琳達叫了好幾聲還沒有任何反應。

琳達覺得不對勁,又推了推穆七,「小姐,小姐你不要嚇我……」

穆七仍舊紋絲不動,琳達的籃子摔到地上,鮮紅的草莓灑落一地。

琳達風一般卷出去,一邊跑一邊哭,「塵少爺,小姐她……她……」

「怎麼了?你慢慢說。」穆塵見她這個表情心中有了不詳的預感。

「剛剛我去找小姐吃早餐,不管怎麼叫小姐都不醒,她臉很白,是不是已經……」

琳達壓根就不敢說出那兩個字。

「不會,絕對不會。」穆塵跑著去了穆七的卧室,這段時間她雖然有些排斥,身體檢查是每天都做的,她是沒事的,怎麼可能突然就出事了呢?

看著床邊灑落的草莓,穆七乖乖的躺著,就像是一具沉睡的睡美人。

「七兒……」穆塵叫了一聲沒有人回答,穆塵幾乎是顫抖著將手指移動到她的鼻子下面,直到感覺她鼻下有微弱的呼吸這才鬆了一口氣。

「馬上叫醫生過來。」

「是。」

穆塵簡單的檢查了一下穆七,除了就像是睡著身體倒是沒有任何異樣,有呼吸就好。

「七兒,不要再嚇我了。」穆塵輕輕握著她的手。

穆南樞聞訊趕來,在醫生團隊仔細檢查之下得出一個結論,「小姐和心源仍舊排斥,目前心臟有衰竭的情況。」

「那怎麼辦?再做一次換心手術?」穆塵著急死了,恨自己沒有學醫,現在只能幹著急。

穆南樞手指放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示意他要冷靜一點。

「丫頭身體本就不好,上次換心已經是鋌而走險,別說是她,就連正常人也無法在這麼短暫的時間進行兩次這麼大的手術。」

醫生點點頭,「先生說得沒錯,上次換心已經很驚險,要是再來一次,恐怕小姐連手術台都下不了。」

向來沉穩的穆塵此刻卻像個孩子一樣扯著穆南樞的袖子,「先生,你一定要救救七兒。」

「你不要著急,丫頭是我女兒,我肯定會全力救治,目前她沒有生命危險,讓我和醫療團隊商議一下怎麼辦。」

「是,先生。」

穆南樞和醫療團隊商量了許久,列出了好幾個方案,最後定了下來。

「經過我們的商議,丫頭暫時和心源無法很好適應,時間一長這顆心臟也會衰竭。

就算是要換心也得等幾年把她的身體養好,問題的關鍵是她有可能熬不到那個時候心臟已經衰竭了。

所以我提議將七兒的身體冷凍起來,這樣可以讓她和心臟有個長時間的適應過程,興許就不會排斥了。

即便到時候還是不能融合,我們也可以找到一個和她適合的心源再做一次換心手術。」

穆塵聽得雲里霧裡,「冷凍起來?那不是就死了嗎?」

「不會,先生這些年來為了太太的身體做了很多實驗,也研究出許多先進的設備。

例如冷凍機,可以給一些類似七小姐這樣病症的人使用,身體連接各種儀器設備。

並不是進去就像是冰箱一樣被冷藏,身體的各種機能仍舊在繼續運轉,只不過新陳代謝比起常人慢了很多很多。

這樣一來七小姐的心臟就沒有那麼大的負荷,衰竭的速度也不會那麼快,興許慢慢融合了也不一定。」

穆塵這才聽明白,「好,我知道了。」

「沒有意見的話那就這麼做了,現在準備調試設備,再給丫頭做一次全身檢查,我要確保萬無一失。」

「是,先生。」

穆塵幫不上忙,只能站在一邊看著大家忙前忙后。

「放心,丫頭不會有事,她的各方面都很正常,這些天我會親自檢測她的身體,一直確保到她平安無事為止。」

有穆南樞這句話穆塵才鬆了口氣,看著被裝入那台神秘的儀器,外表就像是水晶棺材,穆七真的成了睡美人。

「先生,如果將來仍舊產生排斥那怎麼辦?」

「時機成熟可以再做一次換心手術,就連我也無法保證再換心一次她就不會排斥了。」

這件事是誰都說不定的,穆南樞不是神,無法控制。

「是么……」穆塵眼裡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也就是說現在對穆七來說僅僅只是拖延時間而已,究竟要怎麼做才能找到一顆絕對不排斥的心臟呢?

合適的心源不難找到,關鍵是一顆既匹配還能被她接受,那才是永久的辦法。七兒,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找到一顆合適的心臟。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正好路過的顧浣聽到顧柒那中氣十足的叫聲,嚇得她身體一顫。

「小姐這是怎麼了?似乎很生氣的樣子。」

要是以前阿旺肯定會為顧柒的生命安危擔心,如今知道了顧柒在他心中的地位他一臉平靜。

「不用管,先生那麼寶貝顧小姐,一定不會傷害顧小姐的。」

「說得也是,這次你們一說小姐出事,先生立刻就趕過來了,足以見得先生很愛小姐。」

之前顧浣對顧柒和穆南樞的感情還有些擔心,她始終覺得穆南樞那種人就像是沒有心的。

論般配,還是要顧柒和南宮離,現在她慢慢改變了這個看法。

浴室之中,顧柒本來興高采烈跟著穆南樞進來,想要一窺春色。

誰知道穆南樞就著她的鐵鏈將她鎖在了浴室。

「混蛋,鬆開我!」

穆南樞眉眼淡然,「你不是說你只想要看看我沐浴,我讓你看就是了。」

「穆南樞,你這個王八羔子,你信不信一會兒我拿大耳刮子狠狠抽死你!」

穆南樞無所畏懼,當著她的面準備好衣物,放水,放自己喜歡的精油。

手指解開了衣袍的紐扣,脫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長褲。

一具比女人還要白的身體出現在顧柒的眼中,他的身體很美,全身毫無瑕疵。

穿著衣服的他顯得很書生氣,脫下衣服之後該有的胸肌腹肌一個不少。

每一寸線條都透著無盡的優雅,美色惑人,顧柒都開始發花痴了。

「小樞樞,你的身體真好看。」

「那就多看幾眼,我不收費。」穆南樞邁開修長的腿進入浴水之中。

看著他解開自己的長發,一頭墨發灑落下來,猶如黑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