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程念騰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所以你還是答應了?」

2022 年 2 月 22 日

路星洲被嚇了一跳,抬頭看她,「你站起來幹什麼,嚇得我薯條都掉地上了,這可是薯條啊!薯條!」

「明天食堂我賠你四片兒土豆片兒。」程念最終嘆了口氣,緩緩坐下,「那還有別的條件嗎?」

「沒了。」

「真的?」程念不信,狐疑的看着旁邊的少年。

「真的。」路星洲一臉誠懇的點頭,「這事我騙你幹嘛。」

程念雖然還是有些懷疑,但看路星洲一臉真誠,才漸漸放下心來,聲音里透著擔憂,「之前一個月寫一首歌都覺得壓力大,現在又多了一首,你會不會……」

「困難像彈簧,你弱它就強。」路星洲突然大起來的聲音打斷了程念的擔憂,他堅定地拍了拍程念的肩膀,嚴肅的說,「年輕人怎麼能因為一點挫折就放棄呢。」

「可是——」

「而且說實話,公司已經對我很好了,我認識一個唱搖滾的哥們兒,要求他一個禮拜交一首,這誰受得了。程同學,放心吧,我沒事。」

程念想說的話堵在喉嚨,開心時,他叫她程念,念念,挎過她的肩說這是我最好的兄弟。

然而遇到問題時,他只是生分的叫上一聲:程同學。

對於路星洲來說,上次少女擁抱過後的殘存溫柔是他最後的貪念,而那一句「你明天還回來嗎」的小心詢問,則是他最後一次的自私。

程念沒在說話,心中各種複雜異樣的情緒卻在抬眸看到路星洲臉上的笑容后全都消失不見。少年好像有一種魔力,好像所有的問題麻煩只要聽到他說「放心」二字就全部能遊刃有餘的解決,對於程念來說,世界上最溫暖的話並不是我愛你或謝謝你,而是放心吧。

放心吧,我沒事。

放心吧,我能照顧好自己。

放心吧,這不算什麼。

是啊,所以令人擔憂的事,只要有人對你說放心吧,就好像真的可以放下去來,去毫無防備和保留的依靠他,就好像狂風暴雨中正在海中漫無目的飄搖的小船,儘管兩個人只有一把雨傘,但只要你說放心,我就很安心。

「你給他們三人說了嗎?」程念又問。

「還沒。」路星洲說,「又不是什麼大事兒,而且雖然王哥答應我了,但具體什麼時候有工作還不知道,等真有工作安排了再給他們說也不遲。」

程念點頭,眉頭也終於舒展開來,笑意溫柔明媚,「雖然我不是神棍,但路星洲,我有種預感,今後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喜歡聽你的歌,你會離你的夢想越來越近。」

路星洲眯起眼睛,正午陽光耀眼,順着窗子緩緩灑落,離他很近的少女,此時被陽光包圍,既溫暖,又充滿希望。

「誰在屋裏吃漢堡了,滿屋子味兒。」此時教室里已經陸陸續續有人進來,前桌剛走過來,就伸手準備開窗戶,程念有些不好意思,他們剛剛吃漢堡的時候就一直開着窗戶,直到教室有人進來才關住,看來味兒不是這麼好散的。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吃漢堡的就在下。」路星洲理直氣壯地樣子讓程念更加心虛,但只見前桌又吸了兩口鼻子,一臉陶醉的說:「好香啊,我也想吃漢堡。」

「……你能不能控制一下自己,你這種沒出息的表情讓我很不想承認你是我的同桌。」高冷傲嬌小公主嫌棄的說。

「鄒凱,沒事,別搭理她,等著啊,如果我有朝一日開演唱會掙大錢了,一定請全班吃漢堡。」路星洲的豪言壯語讓前桌發出「嗤」的聲音,又說,「你開演唱會了以後就請大家吃漢堡?小氣。」

「那如果我真能開演唱會的話,我就就給全班同學一人一輛買——」寶馬二字還沒出口,就被程念捂嘴攔下,你以後真的能開演唱會,而且,就算你開了演唱會也買不起六十輛寶馬。

說大話的敗家玩意兒。

「這就開始護短了?程念你也太不夠意思了。路星洲你身為男人的硬氣呢!怎麼能屈服於同桌的權威之下,要反抗啊!」鄒凱叫起來,小公主黎芊芊一巴掌拍上了後背,瞪了他一眼,語氣不好的說,「能不能動靜小點兒。」

前桌如同霜打的茄子,立刻蔫兒了下去,規規矩矩的坐好,後面傳來路星洲在幸災樂禍的嘲笑,「真聽話啊你,不是我說你,男人的硬氣呢?怎麼能屈服在同桌的全威之下,反抗啊,快反抗!」

程念也被路星洲吵得有些頭疼,此時教室已經漸漸安靜下來,顯得路星洲的聲音格外的大,因此也瞪過去「閉嘴。」

路星洲:……「哦。」

嗯,事實證明,是男人,就要乖乖聽同桌的話,俗話說,不反抗的男人才是好孩子。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而,就在這時。

一道身影,緩緩走了出來,坐在對面。

赫然,是江南事務長,柳乘風!!

「看來,只能採取極端計劃,將這傢伙……送給秦蒼穹了。」

他打量了曹任沖一眼。

滿是不屑神色。

紫檀輕啜一口茶水,淡淡道:「說起來,那個逃走的天擎門餘孽…」

「你,打算怎麼解決?」

聞言。

陸乘風微微一挑眉,嗤笑起來,「區區一個廢物,能有什麼?」

「等滅了秦蒼穹,天擎門餘孽,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在他看來。

丁一的背後,是秦蒼穹。

而,滅了秦蒼穹。

這傢伙,還能翻了天不成…?!

……

蒼星集團。

樓下,大廳門前。

轟…!!

一輛瑪莎拉蒂,呼嘯而來!

嘎吱!

豪車,驟然停下。

而,此刻。

紫檀踩着高跟鞋,緩緩走了下來,身姿搖曳,輕輕扭動着腰肢。

唰…!!

四周。

看到這一幕的人。

都是神色獃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這,簡直…

香車美女,還是這個級別的美少婦…

完全,就是絕配啊!

紫檀紅唇微翹,緩緩朝着大廳走來。

唰!

看到她的到來。

即便是前台,都忍不住看來。

而,此刻。

紫檀俏臉帶着淡淡微笑,「麻煩,約見一下秦蒼穹。」

聞言。

前台小姐,不由一愣。

「你有預約嗎?」

「沒有。」

紫檀微微一笑,「不過,請將這一封信給他。」

說着。

她指尖一點,留在桌上一封,帶着裊裊余香的信封。

爾後,朝着門口款款走去。

……

十分鐘后。

樓上,辦公室內。

宋憐星面對着電腦,雙手如飛一般,輕輕敲擊著鍵盤。

而,此刻。

小秘書敲門,走了進來。

「宋總,剛剛有個超級大美女過來,留下了一封信…」

「說是要給秦總的。」

唰!

宋憐星,不由一愣。

「給蒼穹的?那就直接給他好了。」

聞言,小秘書不由一急,「宋總,那個女人真的很漂亮啊!」

「難道,你不打算看看嗎?」

宋憐星不由失笑。

她,這才明白過來,小秘書的心意。

「不必了。」

宋憐星擺了擺手,有些無奈,「以後這種東西,該給誰……就直接給誰。」

「不要搞的緊張兮兮的。」

她對秦蒼穹,可謂是無條件的信任。

何況。

宋憐星的性格。

本來,就相對單純。

她反而,更喜歡撲在科研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