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秦雲放聲大笑,所有錦衣衛也是全部放聲大笑。

2022 年 2 月 18 日

彷彿聽見了全天下最好笑的事情。

「笑你祖宗,兄弟們,動手,該吃肉吃肉,該喝血喝血,幹完這一票大的,又可以瀟灑一陣子了!」黑漢發號施令。

頓時,城寨衝出一隊草莽。

水裏,也咕咕咕的冒起了泡泡。

「等等!」秦雲伸手阻止。

「等你麻痹,現在知道怕了?」黑漢囂張狂妄,察覺不對勁也毫不在意。

秦雲笑道:「既然各位好漢要抹我們的脖子,那我焉能有拒絕你們的道理?」

啪啪!

他似笑非笑的拍拍手。

「所有人出來,排好隊,讓各位好漢殺的舒服一些!」

噔噔!

船中,湧出無數的黑色玄甲,黑壓壓的一片,壓迫力極強!

近一看,竟是士兵,而且不是普通士兵。

毛臉黑漢子臉色驟變,看到這麼多人心中微涼,大吼道:「不好,是官兵!」

「快逃!」

秦雲冷笑,高聲道:「逃?你特么還想逃,不把老子的人給殺乾淨了,你們一個個的都不準走!」

「動手!」

上千禁軍抽刀,那轟鳴聲與雪夜碰撞,極為肅殺。

「啊!!」

很快,一名草莽身首異處,鮮血濺射起三米高。

噗通!

船上的十名草莽,看準時間跳入水中,想要逃跑。

水中冰冷刺骨,可他們卻如履平地,絲毫未曾受影響。

禁軍準備有序。

有將領嘶吼:「放箭!」

咻咻咻!

箭矢如梨花雨,可穿透鐵板,射入水中濺起無數漣漪,不消片刻,便是一團又一團的猩紅血跡浮現!

轉瞬之間。

毛臉黑漢的身邊屍體便是成片的倒下,對上禁軍,毫無還手之力。

他兇悍嘶吼:「快,快發信號,通知太保爺爺逃,官兵對咱們動手了!」

秦雲冷笑,幾分猙獰:「你還特么挺有道義的啊,把此人給我活捉過來!」

「豐老,你帶着藏花進入城寨,朕要見梅花公子的活人!」

「通知水師督辦,封鎖河面,一隻蒼蠅都不能放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因為兒子丟了,丈夫也跟她離了婚,好好一個家,就這麼散了。

她始終相信,兒子總有一天會回來的,就這麼守着自己的老房子,一等就是二十年!

過了很久,等人都走了,她一個人坐在以前的房子那裏,旁邊還放着一個錢封。

擦了擦眼淚眼淚慢慢的站起來,準備去附近的橋洞將就一下,省的兒子回來找不着她。

一邊走,一邊嘴裏嘟囔著,「兒子,媽媽就在附近,你回來可別找不着媽啊,媽好想你啊,你啥時候回來看媽一眼啊!」

「老瘋子,讓我們老闆這麼費勁,還想拿這份錢,做夢去吧!」

不知什麼時候,角落裏衝出來兩個男人,把她懷裏的錢給搶走,左臉有塊黑痣的男人還一腳把她踹倒在地上。

「把錢還給我,這是我找兒子的錢!別想動!」

她從地上爬起來,抱着那人的大腿不讓他走。

「死老太婆給我滾一邊去,你兒子早死了。」

左臉有塊黑痣的男人又踹了她一腳,看着她萬分嫌棄。

「別在這兒噁心我,兒子死了就死了,還特么的天天在這兒裝瘋賣傻!」

「我兒子不可能死!不可能的!」

她兒子那麼可愛聰明,怎麼會死?

一定有人在胡說八道。她要撕爛他的嘴!

她想將錢搶過來,可是又怎麼是兩個人的對手。

最後還是被打了一頓,最後只聽咔嚓一聲清脆聲響,頓時傳來了她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錢被搶走了,還被那個黑痣男人把腿給打斷了。

本來人就虛弱,被打斷腿之後,她整個人成了半死人。

怕弄出來人命,兩個人趕緊拿着錢跑了。

她拖着被打斷了一條腿的身體,在牆角找了個地方,瑟縮着想休息一會兒。

現在錢也被搶走了,想治一下腿也沒辦法……

自此,以前的房子前邊,就經常出現一個瘸腿女人。

她也不說話,天天在垃圾桶旁邊找點吃的,就在牆角旁邊坐着,渾濁的眼神在人群中探尋,彷彿在找什麼人。

……

很快,葉子龍便按照記憶,找到了曾經所住的那個地方。

二十年了。

記憶里的地宅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了,曾經的小平房變成了高樓,一點熟悉的影子都找不到。

葉子龍這二十年的生活不錯,容貌氣質都是一等一的好,像極了一個成功人士。

站在這裏沒一會兒,就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還有一群小丫頭看着葉子龍,就悄悄紅了臉。

確認自己找的地方沒錯,他拉住了一個過路人。

「請問,這裏之前不是一片小平房嗎,現在怎麼變樣了?裏邊的人呢?」

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下。

「你好幾年沒過來了吧,你說的都是幾年前的事了。」

「有個開發商看中了這裏的位置,給了那群人一人一筆錢,把房子給買了下來。」

「哎,可惜啊,要是當年我知道,肯定也住這兒了!」

那人嘆著氣走了。

葉子龍卻皺起了眉頭。

他記得沒錯,自己家以前的房子就在這裏。

至於剛才那個男人說的……

難不成母親真的把房子給賣了?

不可能,母親不會這麼做的,那母親去哪兒了,會不會已經……

這個念頭讓葉子龍心裏一揪。

不管怎麼說,他一定得找到母親!

抬頭看了一眼高樓大廈,直接跨步走了進去。

「我要見這裏的開發商。」

前台的小姐看葉子龍氣質不俗,不像是一般人,就把他請了進去。

「先生您等一下,我去把我們老闆叫過來。」

「你說,那人是來找我的?」

開發商摸著自己的頭,看到葉子龍的第一眼,莫名的覺得有點熟悉。

「這位先生,是來找我談生意的?」

確認了自己沒見過這個人,何多金試探的問了一句。

「這座高樓是你建的?」

葉子龍的態度說不上好,甚至有些目中無人。

何多金更加確定了對方的身份不簡單。

「對,這就是我建的,這大樓採用的是別國的建築技術……」

他還想吹噓一下自己的本事,葉子龍直接就打斷了他,「我來是想問,之前住在這兒的人呢?」

「你,你說,什麼人?我不是給了他們一筆錢讓他們走了嗎?您想要問誰?」

想起來之前那個瘋女人,他心裏咯噔一下,不會這麼巧吧?

這個瘋女人跟這個年輕人有什麼關係?

難不成這是她那失蹤多年的兒子?

「沒事,我先走了。」

葉子龍看問不出來什麼,皺着眉頭從這裏走了出去。

要是母親真的把房子給賣了,那她現在又去了哪兒?

亞洲地方這麼大,想要找一個人,簡直是大海撈針。

等葉子龍走了之後,何多金才鬆了一口氣。

剛才那人的氣勢實在是太嚇人了,在他面前自己完全大氣都不敢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