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秦守伸出玄武甲中。瞳孔不由得一縮,這英靈着實詭異的很,身上傳來的足以傷及靈魂的氣息倒是與那地獄陰風極爲相似,而且他們吞噬血氣,類似於亡靈魂魄索命吸食陽氣一樣,與這種陰冷的生物戰鬥,那可是極爲損傷血氣本源,恐怕只有少數至陽至剛,萬邪不侵的手段才能剋制吧。最不濟,也是需要消耗信仰力的!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十多道高大被灰濛濛的霧靄所包裹的身影極具壓迫感,如同一座座山峯懸浮在天空之中。英靈現世,詭異的氣息充斥在天地間,陰風呼號,雪花繽紛,冰雪世界越發的森寒,神尊揮動尊魂幡。十數道上古神靈殘魂所成長的英靈發出震天撼地的衝鋒號角,金戈鐵馬的蒼涼氣息迸發而出。

“殺!”

灰色的霧靄迅速的涌動着。隨後三輛巨型的古老戰車出現了,由六架巨翼蝠龍駕馭,巨輪似混金製成,青亮而幽深,其中一位英靈看不清面容,手中揮舞着蛇龍椎骨長鞭,噼啪怒響,蝠龍怒吼盤旋,巨翼層疊舒張,登時遮天蔽日,山壑陡暗,金戈鐵馬蒼涼的殺伐之氣直衝霄漢,直奔宇智波斑而來。

宇智波斑冷冷的笑了,這種靈魂程度的攻擊對於輪迴眼,能起到效果麼?

“人間道!”

輪迴眼無與倫比的恐怖瞳力再度爆發出來了,與宇智波斑相連的十尾化的外道魔像低低的悶吼着,隨後那龐大的十條尾巴迅速蔓延覆蓋上一層透明的能量膜,十條尾巴遒勁有力的擺動着,當那三輛上古先民的戰車到來的時候,十尾十條尾巴勾動雲庭霄漢,斗轉星移,天象再變,人間道吞噬靈魂的力量悍然發動,宇智波斑冷漠而輕蔑的看着那英靈的到來,十條尾巴同時迎面而上。

讓人駭然的事情發生了,並沒有任何激烈碰撞的戰鬥痕跡,只見那數道強悍的英靈包括那灰色霧氣所化的戰車,通通都被外道魔像的十條尾巴吸收了,短短的拍打,直接將所有英靈抽散,灰色霧氣被十條尾巴輪番吸取,隨機十條尾巴上覆蓋的透明光膜越發的鮮亮。

“英靈……被吞噬掉了?!”三位至尊齊齊渾身一震,臉上露出愕然之色。

神尊瞳孔驀然一縮,暗道不好,只見宇智波斑得勢不饒人,十尾速度快到不可思議,那擁有吞噬英靈的魔性尾巴再度奔襲而來,目標悍然竟然是他的英靈界隧道!神尊吃了一驚,英靈界是他的心血,現在還不是備戰的時候,不能有半點兒損傷,神尊悍然現出自身的法相,秦守嚴格來說並不陌生,那是神我身。

比起當初大皇子不知道強出多少倍的神我身,神胎凝練而卓然,當真如同神靈的神格一樣,高高在上,超然的享受衆生的香火膜拜,那千丈的神我身浩大廣博,巍巍然如神靈降世,炫彩繽紛,讓人難以直視。

“呦……終於肯正面一戰了麼?”宇智波斑嘴角罕見的露出嘲諷似的笑容。

神尊面沉如水,可以說是不得不戰,這是被逼無奈的選擇,一切的能量攻擊對眼前這個人完全沒有效果,反而會被對方吸收拉大戰鬥的優勢,而且神尊的英靈竟然完全被其剋制,對方竟然擁有吞噬英靈的詭異能力,這是神尊在亡靈魔法師覆滅之後,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

英靈界的入口終於被徹底封閉了,神尊千丈神我身也不得不與宇智波斑近身搏殺。

宇智波斑發出酣暢淋漓的狂笑,笑容略顯猙獰,浮凸的眼袋中波紋狀的輪迴眼散發着無窮無盡的殺意,藍紫色的查克拉風暴席捲,這是須佐能乎的究極體。此時覆蓋在了十尾化的外道魔像之上,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強的野獸之難了,堅不可摧的鎧甲覆蓋了十條尾巴。猙獰的天狗頭盔扣在了外道魔像那始終露出痛苦之色,七隻眼睛血流不止的腦袋上,強悍的氣浪風暴鋪天蓋地的散發出驚人的氣勢,竟然絲毫不亞於神我身的威勢!

“尾獸玉!”

宇智波斑控制下的十尾化外道魔像張開巨口,三尺見方的袖珍尾獸玉竟然一口氣凝聚出了兩顆,同時吞併如口中,隨後猛烈的噴出。見識過十尾尾獸玉的強悍破壞力的神尊不敢怠慢,背後的神盤終於亮起。九道神環是他的本源力量,一一亮起,一枚漆黑如墨的尾獸玉迅速奔襲而至,在九天神環前方爆炸了。劇烈的衝擊波統統被神盤擋在了外面。

咻!

但是第二枚漆黑的尾獸玉竟然分毫只差的擦着神盤的邊緣朝着天外飛了出去,這頓時讓神尊一陣愕然,不光是他,觀戰者同樣是一頭霧水,看的雲裏霧裏。

“怎麼回事?難不成打偏了?”老頑童阿里克怔怔的詢問道。

“應該不可能,到了這種境界的高手,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出差錯!”老龜搖了搖頭,眉峯緊鎖的思考着。

“怎麼可能打偏!”秦守立刻明白了宇智波斑的想法,同時額頭冷汗直流。

很快。遙遠的相隔近百萬裏之遙的大陸另一端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蘑菇雲沖天而起,璀璨的光芒甚至連這裏的烏雲都被染上了一層銀邊。大陸都在隆隆的震動着,神尊瞬間臉色就變了,鐵青一片!

“那麼遠也能攻擊到?!”

風霓裳冰雪聰明,立刻從神尊的表情上明白了宇智波斑的攻擊地點,隨後難以置信的倒吸一口涼氣,那小小的尾獸玉竟然一口氣達到了大陸的另一端。正中冰神殿!懸空山的冰神殿一直以來都是大陸的禁地,因爲有着大陸第一人神尊的鎮守。那就是朝聖的聖地和用不可侵犯的聖土,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神尊三元歸一,分身乏術,而十尾的尾獸玉射程極遠,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都被籠罩在內,包括冰神殿!

可想而知,毀滅性的尾獸玉在冰神殿爆炸時壯觀的景象和恐怖的破壞力!

不光是神尊臉色鐵青,秦守也不由得一陣心慌,因爲採離還在冰神殿呢!天知道她到底有沒有受傷!萬一被尾獸玉的爆炸餘*及到了,那麼秦守真心是連死的心都有了,不過轉念一想,用來關押聖女的囚籠肯定是再堅固不過了,在這種毀滅性的打擊面前,往往是波及較輕的,只可惜,冰神殿有着莫名氣韻的籠罩,仙術力量無法感知其內部,否則現在可以好好的感受一下采離的氣息了。

神尊面沉如水,他對尾獸玉的威力恐怕是知道最清楚的人了,畢竟他切切實實的正面迎擊了,那尾獸玉的爆炸力真的非常驚人,即便是掌控着神盤,神尊仍然感覺雙手發麻,而眼前那十條尾巴的怪物,給神尊的感覺竟然是能量近乎無窮,天知道這怪物還能使用多少這樣的遠距離攻擊!

正所謂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神尊的根基可都在冰神殿呢,即便是有着守護大陣,這種陣法在同級別戰鬥力和破壞力的十尾面前根本不夠看啊!

神尊一下子就被掣肘了!

宇智波斑除了戰鬥中的絕對霸氣和強悍無解的力量之外,還有這驚人的戰鬥意識和智慧,並且對於人性陰暗面的掌握打擊敵方士氣的方面不知道甩開其他人多少條街,宇智波斑的心理戰術,足以媲美其戰鬥力,若非是敗在了最信任的黑絕手中,恐怕宇智波斑是當真無愧的最終贏家,不折不扣的幕後超級佈局者!

宇智波斑冷笑的看着神尊,與此同時,須佐能乎之下的十尾比起之前體積大了十倍的超大號尾獸玉壓縮到了極致,準備施展,蓄勢待發,只聽到斑淡淡的聲音傳來:“下一枚,到底打哪裏好呢?”

神尊的臉色前所未有的陰翳,就算現在宇智波斑讓神尊躲開,神尊都不敢躲了,只能被動硬抗!原因無他,一旦神尊避開,這尾獸玉的攻擊對象那就是他的老家冰神殿,冰神殿裏面的大祕太多了,所有的底蘊都在那裏,神尊也無法捨棄根基,還有冰神的傳承在其中,如何能輕易的毀去!?

“真是傷腦筋的決定啊……”宇智波斑淡淡的說道,十尾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尾獸玉張口一噴,十倍大的尾獸玉迅速噴出,神尊面沉如水,神盤繞舞,九天神環紛紛亮起,漫天都是冰霜雪花,硬抗宇智波斑的尾獸玉!

轟隆隆!!

刺目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睛,洶涌浪潮般翻滾的氣浪衝擊波讓千里之內都成了廢墟,尾獸玉的近距離的爆炸了,神尊只能硬接,神我身如此至高無上,卻成了沙袋,不由得不讓人唏噓,十尾彷彿不知疲倦的戰鬥機器,十倍大的尾獸玉接連不斷的轟擊,連環的劇烈爆炸瘋狂的竄起。

這恐怖的爆炸將山川大地毀得面目全非,深不見底的溝壑幽深漆黑一片彷彿連接着另一個詭異的世界,洶涌的地下水剛剛被激發出來,緊接着就在爆炸中生生被壓了回去,神尊悶哼連連,十尾的狂暴讓他也吃不消,此起彼伏的爆炸聲終於告一段落,玄武甲內的至尊們終於鬆了口氣的同時,心再度被提了上來。

神尊面色也陡然僵硬,因爲十尾壓根就不是停下來了,而是費勁的凝聚出了百倍巨大的尾獸玉,那規模前所未有的恐怖,毀滅性的力量流轉,這一擊下來,恐怕足以毀掉十分之一的大陸!這哪是尋常皇者能夠達到的力量啊!冰神殿只要被打中,恐怕所有底蘊和根基就要毀於一旦了,換句話說,神尊絕對不能躲開!

“好好的享受這終場的盛宴吧!”

宇智波斑喝道,十尾化的外道魔像終於將超大號的尾獸玉凝聚成功了,目標悍然對準了百萬裏外的冰神殿,氣機鎖定之下,神尊表情僵硬,無從躲閃!九天神環已經爆發出最爲璀璨的光芒,神我身神光熾烈,燃燒着更爲濃烈精純的力量,神尊竟然不得不燃燒自己神胎的本源力量,以永久性的損傷爲代價!

“去死吧!”宇智波斑大喝。

超大號尾獸玉轟然爆發! 殤拔出刺入土地中的短刃,並後退幾步,掃了一眼向自己靠過來的異類們,重新制定了下一步戰鬥方案。

「人多,勢眾嗎?」

儘管孤立於敵軍之中,殤的眼中也沒露出一絲退卻之意。不如說,身處困境恰好引發了他對於戰鬥的強烈渴望。越是強大的敵人就越能激發殤的鬥志,而弱小者只能讓殤昏沉欲睡。殤並不擔心自己會失敗,因為他不覺得敗給比自己強大的敵人是件可恥的事情,反而能讓他摸清自己的底線,從而得到進一步提升。

「人多,勢眾!」

樺柑用不同的語氣重複了殤剛才說的話,並示意一種異類同自己一起對殤發起攻擊。

殤的反應也很快,他在看到樺柑那凌厲的眼神后,立馬就展開了反擊。即便傷了左臂,殤的速度依舊很快,他躲過了大部分異類的攻擊,並以他能實現的最小代價擊倒了三個異類。這一次,殤也認真了,他沒有顧忌塔可的情面,而是追隨戰鬥的慾望,重創了那三個被自己擊倒的異類。

「大家,絕不能饒恕他!」

千枚見到自己同伴被擊倒后,急了,她恨不得立刻就將殤擊倒,為自己的同伴們報仇。而樺柑則與之相反,樺柑很鎮靜,她在施展能力的同時,也分析起殤的作戰手法。

異類們再一次發動了進攻,而結果和上次一樣,殤雖然抗下一部分傷害,但他卻閃過了致命攻擊,並又擊倒了兩個異類。而在這兩波攻擊之後,殤也意識到,對自己威脅最大的敵人是樺柑。

殤能看出,樺柑剛才是怕傷到同伴,所以才在群攻中放水了。如果樺柑剛才要認真起來,那殤則要承受多不止一倍的傷害。不過,殤同樣也能看出,隨著同伴一個接一個倒下,樺柑的態度明顯比剛才更認真了。

「你的體力還夠你維持這種速度多久呢?

大家都請自重,不要白白被他傷了。」

樺柑看著傷痕纍纍的殤,她認為殤不會堅持太久。所以,她就回了周圍的同伴一句,示意他們見機行事,不要做無謂的犧牲。

接著,樺柑也沒給殤喘息的機會,她和千枚為首,對殤發起了近身攻擊。

殤擅長近戰,可在被一眾異類圍困下,他也難以大展拳腳,更何況他還要躲避其他異類施展的遠程攻擊。

由於這次部分較弱的異類選擇下場輔助,讓剩下較強的異類能放開和殤交手,所以這次異類的攻勢明顯比上次兇猛了許多。殤硬接了好幾招之後,才擊倒了一名異類,打開了突破口,讓自己能喘一口氣。

不過,還沒等殤多喘口氣,樺柑就繼續攻了過來。而這一次,樺柑見殤身後無人,就快速施展能力,用能力將殤向後退去。

殤本以為自己能躲過樺柑這次的攻擊,可他大意了,他忽視了身上的傷對自己產生的影響。而殤見自己最終無法躲開這次的攻擊,於是就本能地硬抗下來。不過,這也恰巧中了樺柑的圈套。 “轟!”

炫目的耀光遮蔽了大日,將所有的陰雲統統衝散,超大號的十尾尾獸玉當面無差別的爆炸,可想而知其破壞力到底多麼驚人,而神尊根本無法躲避,背後關係到他的根基冰神殿的所有底蘊,神尊九天神環所化的神盤如同堅不可摧的防禦護盾,而神我身發出無量光,無法形容的祥和與至高的氣息充斥在每一個角落,浩大而淵博。

面對毀天滅地的恐怖爆炸,神我身也受到了極大的波及,尤其是燃燒本源所做出來的抵抗更是後果慘烈,尾獸玉的威力不容小覷,方圓千里已經不單單是寸草不生這麼簡單了,已經成了滿目瘡痍的浩劫之後的景象,數之不盡的深淵巨洞放眼望去,比比皆是!尤其是最中央的巨洞,儼然是已經要打穿了整個大陸,通往另一個世界,漆黑的嗚嗚風聲從地下用來,可怕的地底岩漿不時地衝天而起,但是無一例外不是被更爲恐怖的衝擊波硬生生重新壓了回去!

尾獸玉的餘波最後消耗殆盡,煙塵潰散間,宇智波斑的藍紫色須佐能乎究極體所駕馭十尾睜開的七隻眼睛帶着猙獰的殺意和暴虐,低低的嘶吼着,宇智波斑面無表情的看着前方,神尊的神我身下場狼狽不已,九天神環不知道是何等念力所凝聚而成的本源,竟然看不到絲毫的破損,神尊的神我身、神胎的本源卻大幅度消耗了。噴薄的霞光和神彩變得略顯萎靡,神我身也是千瘡百孔,精氣外泄。下場頗爲慘烈。

“殺!”

野獸之難狀態下的宇智波斑可以說是最巔峯的狀態,波紋狀的輪迴眼瀰漫着震人心魄的殺機,須佐能乎手中提着藍紫色的能量光刃,而須佐能乎的左手手心成了空洞,圓錐形的求道玉從空洞中穿過,鈍面則是盾牌狀態,與神尊的神我身大戰!

神尊眸光大熾。沉聲冷哼,神我身金甲蓋體。如威風凜凜的天降神靈,神胎的氣息浩蕩無邊,精氣翻涌,神光湛湛。神尊半隻腳踏入了神域,是大陸唯一一個可以使用神力加持的術法的人,得天獨厚,所有的壓制力量對於神力沒有任何效果,而神力對於其他交鋒對手擁有極大的傷害力和壓制力,但是屢試不爽的招式在宇智波斑面前,確切的說是在仙術力量面前僅僅保持持平,無從壓制和破壞,而宇智波斑的仙術力量也是將其震撼。近身戰鬥並不是神尊的強項,尤其是對方還擁有着十尾化的外道魔像,近戰能力何等恐怖!

“嘩嘩!”

神尊神力噴涌。冰神咒法接連不斷的施展着,數之不盡的萬仞冰山沖天而起,雪峯此起彼伏突兀淋漓,冰丘嶙峋,彷彿萬千銀牙尖刀交錯橫空,宇智波斑木遁祕術層出不窮。在冰山之中煥發無窮生機,生命精氣沖天的樹木再次覆蓋了方圓千里。森羅萬象再現,木遁再次降臨!木龍、木人等具象化的木遁祕術毫不留情的破壞着山川地貌。

“冰神咒,雪殤!”

前方峭立的萬仞冰山被一股可怕颶風掃過,崖裂石飛,滾滾雪崩,氣浪衝涌,彷彿雪濤海嘯,洶洶奔騰逸舞,轟隆震響,不絕於耳,轉瞬之間,又有數座突兀的山崖被狂野的雪崩氣浪震飛崩塌!接連不斷的成爲一股一往無前的毀滅之力,氣勢磅礴,如萬壑松濤,一川天瀑!

“神羅天徵!”

一股光圈從輪迴眼中迅速擴散,無與倫比的恐怖瞳力驟然爆發。

面前所有的雪崩海嘯,氣勢磅礴的山川大勢演化而來的偉力在輪迴眼天道的力量面前竟然不值一提,被可怕的斥力登時擊潰,餘力毫不留情的轟然朝着神我身爆發而至,神我身頓時渾身一震,所站立的地面轟然凹陷百丈,神我身硬抗神羅天徵的力量,但是宇智波斑根本不打算給他機會。

“萬象天引!”

與之前截然相反的吸力再度爆發,神我身迅速被拉近與宇智波斑之間的距離,神覺極爲敏銳的神尊猛然間似乎差距到了不對勁,背後九天神環亮起八個,一一倒映着不同的神形,遠處觀戰的秦守瞳孔一縮,看的清清楚楚,那竟然是八大獸王,日曜王等大成王者,前後八個!神尊再伸手一招,原本化作冰靈的三眼金猊、惡魔猿王、暗淵邪虎三位聖皇同樣化作神環。

神尊盤坐的神胎背後已經有十二個神環,其中十一個璀璨耀目,只有一個始終處於黯淡的狀態。

十一個神環轟然閃爍出璀璨的神光,硬生生從萬象天引的束縛中掙脫了,神環繞體,霞光萬道,照破千萬煙霞,神我身所有的傷勢迅速恢復,神霞騰騰,如同燃燒着奪目的神焰一樣,宇智波斑不怒反喜,沉悶的開始喘息着,一雙讓人心悸的輪迴眼中迸發出猙獰的狂喜,大笑連連:“熱血沸騰的戰鬥啊,終於可以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了!終於……”

這個時候,神尊竟然感覺到了難以言喻的心悸,心頭猛然一跳,再看向宇智波斑的時候,憑藉他的神覺,竟然駭然的發現了讓他極爲震驚的一幕。

“竟然……有四個?!”

只有神尊,具備了神力的神尊才能清楚的感覺到宇智波斑輪墓世界中的‘影子’,也明白之前一口氣將烈羽玄和海問天以摧枯拉朽之勢搞定的原因,就是從宇智波斑的身體裏出來的‘影子’,速度和力量恐怖到超出本體最強狀態數十倍,無限接近於神靈那毀滅性的破壞力量,而且他還發現極爲可怕的事實,那就是尋常的攻擊對於那影子竟然是完全無效化的!

兩個影子已經是神尊所得到的情報了。原本已經暗暗提防,但是萬萬想不到,宇智波斑的能力竟然不僅僅只有兩個。而是四個!

“冰神咒,離魂!”

神尊低喝,以神尊爲中心的一道奪目的光環迸發而出,四道輪墓影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靠近,竟然穿過了那冰神咒力量所化的光圈,完全無視攻擊,趕到神尊面前。神尊面色一沉,剛纔是靈魂層次的攻擊。這影子竟然同樣完全無視,攻擊已經成了無效化,說明這影子並非是亡靈和陰魂,似乎是真真切切的實體。但偏偏能夠免疫傷害。

神尊近身處,十一道亮起的神環如同灑落星輝的星辰,在內部形成了一道神光場域,四道輪墓影子無形無相,但是一靠近這個場域,就開始勾勒出模糊而顯眼的影子,那是與宇智波斑一模一樣的身影,力量和速度統統都要超過本體數十倍,這是神尊的絕對領域。神我身的內部,也是念力的最中央本源地帶。

在這裏,神尊可以使用神力來干擾輪墓的影子。

砰砰砰砰!

但是宇智波斑根本不給神尊反應機會。本體駕馭的野獸之難狀態下的須佐能乎究極體爆發出更爲可怕的攻擊手段,尤其是那求道玉所化的盾牌,竟然能將神尊所有的咒法力量化作虛無,到底是怎樣的手段才能做到!而神尊神力卻不能如此隨意的揮霍,不成神靈,無法自由使用神力。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只能作爲底牌殺招來運用,但是現在卻不得不開始瘋狂的消耗了。十一道神環的光芒迅速的開始黯淡。

神尊的神我身被宇智波斑壓制,而神尊卻還不得不強行使用神力來對抗輪墓影子,僵持之下,四大輪墓影子終於有所建樹,來自四個方向的攻擊頓時將神尊本體擊飛,唯一有所建樹的輪墓影子狠狠的一拳,擊中神尊的脊樑骨,這一拳,深深的將神尊的脊樑打斷至凹陷,神尊幾乎被攔腰截斷!

“砰!”

神我身倏然潰散,神胎竟然還硬生生的被留在了原地,而神尊的本體則一口氣被輪墓擊飛,硬生生拉了出來。

須佐能乎究極體擡手,十尾化的外道魔像之手所施展出來無限壓縮成一條線的神羅天徵的力量轟然爆發,接連不斷的音爆炸裂空間,沿途的虛空連續不斷的炸裂出一道道波紋狀的衝擊波,一道比一道更爲龐大,疊加出來的力量毫無保留的傾瀉到了神尊的身上,神尊那月白色的長袍存存崩裂,赤霞漫天,仰天噴出大嘭鮮血。

“隕石天降!”

宇智波斑再度結印,這次藉由十尾的力量所施展出來的地爆天星,簡直就是無差別的流星雨打擊,天昏地暗,日月無光,遮天蔽日的可怕隕石密密麻麻,成百上千,每一塊都絲毫不亞於之前的隕石,這簡直是毀滅性的攻擊手段,大陸三分之一的疆域土地都被遮天蔽日的隕石遮擋了日光留下大片的陰影,萬靈驚悚,驚懼的看着這不啻於神罰的可怕浩劫!

神尊渾身神焰騰騰,咔咔作響,一瞬間修復了全部的傷勢,少年神尊重新回到巔峯,但是此時可以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將自己籠罩的黑色陰影,仰頭一看,同樣不由得深深的吸了口涼氣,這等可怕的攻擊,簡直是神靈級別的力量!真的是人力可以達到的?!

玄武甲內的三位至尊一個個臉色發青,嘶嘶的倒吸着涼氣,老頑童阿里克結結巴巴的道:“這麼多的隕石,難道要把我們也一起算入攻擊範圍內麼?”

“這麼多的隕石同時降落到地面,破壞力足以毀滅三分之一的大陸啊,造成的損失不計其數,對於大陸萬靈來說,簡直是毀滅性的浩劫!”風霓裳嬌軀發顫,絕色的臉頰毫無血色。

“神靈級別的偉力啊……當真是人力可以達到的?”北海老龜這時候了還是慢悠悠的,一雙王八綠豆小眼睛矍鑠,“就是不知道我這玄武甲能不能完整的防禦下來……”

“總感覺似乎並不是這麼簡單的隕石降落!”秦守眯着眼睛,永恆萬花筒死死的盯着戰局。

數之不盡遮天蔽日的恐怖隕石迅速的降落,但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可怕的隕石即將撞擊到地面的時候,卻硬生生的停住了,懸浮在半空,擊潰了雲霄,每一塊隕石都至少是以萬丈方圓來計算的,比起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都大上數十倍,更何況現在神尊想必只有芝麻大小的身影,隕石緊緊的將神尊圍困,不給他半點兒喘息的機會。

“地爆天星!”

宇智波斑的輪迴眼深邃的可怕,恐怖的瞳力在瘋狂的流轉着,十尾震天長嘯,風壓陣陣,颶風驟雨席捲八方天象,任誰都能感覺到,十尾無窮無盡的恐怖能量的急速消耗,這是要動用底牌殺招了啊!

須佐能乎究極體擡手一指,正對神尊,神尊就彷彿成了最中心,所有震天撼地的隕石撲簌簌的動了起來,遮天蔽日的體積悍然移動了運動軌跡,轟然間聚攏,瞬間形成了一個核心,神尊登時被包裹在其中,密密麻麻的巨型隕石被恐怖的吸力所影響,轟隆隆的被牢牢的吸附着,地爆天星的力量驟然爆發了,可怕的吸力幾乎是眨眼的功夫,就把所有的隕石統統都吸引而來,懸浮在萬丈高空。

遮擋了太陽的光芒,如同鑲着金邊的日蝕盛況,體積實在是太恐怖了,如果站在那地爆天星形成的巨大隕石上,恐怕放眼看不到邊,少說擁有百萬裏之遙,當真只有神靈才能做到這種可怕的地步,但凡是看到這一幕的生靈,無不手腳冰涼,渾身顫抖着,大陸所有的十聖至尊統統都感受到了這可怕的力量,撲簌簌的不由得顫抖起來,滿面駭然之色!

地爆天星的力量毋庸置疑,幾乎是相當於凝聚成了一顆真正的星辰,即將撞擊到了大陸,近距離的擦肩,得以看清這恐怖的體積,而地爆天星的吸力還在繼續,玄武甲處的大地轟隆隆的震動着,迅速的開始皸裂,然後所有的碎石、冰山、塵埃、樹木都被吸附上去,以不可思議的程度繼續擴大,牢牢的增加着地爆天星的體積! 殤無法閃過樺柑攻擊,他只能選擇硬抗下來。而這也恰巧中了樺柑的圈套,當樺柑施展能力牽制殤之時,千枚和其他異類也各自對殤發起了攻擊。

毫無疑問,殤現在根本沒辦法騰出手來應對其他攻擊。如果殤屬於應對樺柑的能力,那他必將被樺柑重創;可若殤不理會其他人的攻擊,那他同樣也會被其他人重創。

殤不得不皺起眉頭,在心裡快速權衡利弊,分析那種結果造成的創傷較輕。不過,在經過短暫的思考過後,殤認為這兩種結果都將威脅到自己的性命,兩種結果分不出輕重。既然這樣,殤也就沒辦法了,為了保命,他只能嘗試被自己放棄的、看似不可行的第三種辦法,那就是奮力一搏,掙脫樺柑的壓制。

千枚等人不會留給殤太多思考時間,殤才剛想出第三種辦法,千枚和其他異類的攻擊就已經落實在殤身上。由於千枚的能力是感知,她的能力無法對敵人產生實際的物理傷害,所以她就用同伴給她的長刃,直刺入殤的腰部。

這次的進攻進一步惡化了殤的身體狀況,可他卻表現得像個沒事人一樣,彷彿感覺不到痛苦,甚至依舊能抵抗住樺柑的能力。而在吃了千枚和其他異類的攻擊后,殤也很快做出了反擊。不過,樺柑的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儘管殤使出了全力,但在樺柑的牽制下,他依舊沒能移動一步。

而與此同時,千枚等人又一次對殤發起了攻擊。至於樺柑,她當然看到了殤的嘗試,可她並不認為殤能從自己的能力中掙脫,她對自己的能力很自信。而樺柑表現得如此自信也是有道理的,因為按照能力強弱等級排序,樺柑的能力屬於公頃級(即最高級別)。

不過,樺柑的自信並沒撐太久。也許由於她太過自信而疏忽了對殤的壓制,殤竟然在她的壓制下揮動了那條握著短刃的右手。

『這怎麼可能?』

樺柑在看到這一幕後,愣了。她知道自己也許疏忽了對殤的壓制,可即便那樣,她所施展出的能力也是很強的,即便是千夫長也不可能輕易掙脫。

正因樺柑愣了幾秒,殤才有機會擊倒了幾個圍攻他的異類,並順勢抽身閃出了樺柑的能力範圍。雖然殤擺脫了樺柑的壓制,可他也為此付出了不少代價。他身上的部分肌肉和血管因為用力過猛而裂開,他看起來就像剛從岩漿里爬出的惡鬼一般猙獰。

換做一般人,再承受這麼多傷痛之後,早就倒下了。可殤卻依然屹立在樺柑等異類面前,甚至都沒因傷痛而顫抖一下。

樺柑看著殤,她佩服殤那強悍的身軀,她沒有繼續施展自己的能力,反而問了殤一句。

「你曾是那個組織的一員,那你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夫長?」

「他是百夫長,樺柑,你還愣著做什麼,我們馬上就能擊敗他了。」

千枚搶在殤前面回應了樺柑的問題,不過,千枚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她同樣沒有輕舉妄動,因為殤剛才的行為也嚇到了她。 “這……這……以一己之力,竟然凝聚出了一顆如此恐怖的隕石!”風霓裳瞠目結舌,艱難的從芳脣中吐出字,“不應該說是隕石了,恐怕這要成爲真正的星辰吧……”

“宇智波斑……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傢伙!!這傢伙真的是人族麼?這可是神靈才能達到的力量啊!”

“神尊真的能逃出來麼?這真的難以想象,不論是哪位皇者,一旦被包進去,恐怕生還的機率無限接近於零吧,誰能從中逃脫,恐怕神靈被包進去,也不要指望能活着出來了!”

“這麼大的一顆隕石,不,確切的說是大星,如果就這麼撞上大陸,恐怕整片大陸的所有生靈都要遭到波及吧,如此一來,大陸估計不用等到魔族入侵,就要徹底毀滅了!”老頑童阿里克渾身打了個激靈,結結巴巴的叫道。

即便是伸出大陸最爲偏僻的角落,也能清晰的看到那遮天蔽日的可怕隕石,地爆天星的體積實在是太大了,徹底的遮蔽了日光,只能看到邊緣角落中的點點金色的餘暉,如同日蝕一樣的天象着實震撼了大陸萬靈,衆生都在撲簌簌的顫抖着,即便是聖域高手也是面如土色,十聖至尊無不是震驚的看着那可怕的大星,簡直如同一輪真正的月球撞上了大地,可想而知慘烈的後果,恐怕十聖至尊也要遭受可怕的波及!

“我的天……那是什麼?!”

“竟然是一顆隕石啊!我的乖乖。這未免也太大了吧!真要是撞上地面,那可是真正的滅世浩劫啊!”

“這般恐怖的規模,怎麼會突然……”

“那是神尊與宇智波斑交戰所施展的祕術。實在是太過震撼人心了,這就是大陸最巔峯極致戰鬥力的體現麼?這……真的是人類能夠達到的層次?”

大陸百族勢力議論紛紛,紛紛停下了手中的事情,面帶震驚之色的看着恐怖的地爆天星橫空,而且體積竟然還在不斷的增大中,雲朵被衝散,化作流雲鑲邊霧狀盤桓。與大氣摩擦所形成的巨大尾焰如同金色的煙花在綻放!浩蕩恐怖的衝擊波壓迫力已經臨近,大陸中央甚至已經凹陷下去大半。

“轟隆隆……”

地爆天星的中心傳來了劇烈的抖動。整塊大星竟然都在震動起來了,浩蕩的神力在翻涌不休,幅員遼闊,足足百萬裏直徑的大星表面竟然遍佈裂痕。從漆黑的丈許裂痕中,迸射出刺目耀眼的光芒,彷彿一隻真正的神靈在復甦着,神尊的掙扎竟然有着即將脫離地爆天星的趨勢!

“會讓你這麼輕易的出來麼?”宇智波斑冷笑道。

他雙手合十,在十尾化的外道魔像傳來的恐怖浩瀚查克拉的作用下,地爆天星的力量越發的恐怖了,黑色的暈輪爆閃,裂開的縫隙迅速的癒合,重新歸爲平整。而且不光如此,大地之下產生了方圓萬里的巨坑,彷彿大陸的一角被生生的憑空挖走了似的。深邃的看不到盡頭,這裏將會成爲一片內海,地下水翻滾不休,所有的土木石塊統統被地爆天星的力量吸走,化作大星的一部分。

神尊似乎是意識到了危險程度加重了,掙扎越發劇烈了。神光透體而出,在大星之上形成了他的本源法相。

唰!

宇智波斑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應的機會。已經回到身體中溫養之後的四大輪墓影子再度出擊,無視層層的地爆天星的阻礙,直衝最中央,重新被勾勒出了身影,但是每一個宇智波斑的輪墓影子統統都展現出了手中的黑棒,神尊元神在燃燒,分離抗擊,但是漆黑如墨的求道玉不知何時已經將神尊通體包裹了,四大輪墓影子將所有的力量統統都傾瀉到了他的身上,與此同時,求道玉轟然爆發!

地爆天星內部傳來悶聲如響雷的震動,百萬裏直徑的大星中央竟然凹陷下去了,成了極爲不規則的多邊形,緩緩的在修補着,神尊的法相消失了,可想而知宇智波斑的補刀已經得手了,秦守手中的最後一枚求道玉也就這樣徹底報銷了,求道玉的威力可想而知,即便是神尊恐怕也吃不消,有着神力的阻礙,縱然可以讓他所受的傷害減半,但並不代表反抗能力有限的神尊會毫髮無傷。

咻咻!

地爆天星劇烈的震動,大陸萬靈都心神一緊,面無血色的驚恐交加的看着這顆恐怖的大星,若是它真的撞了下來,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不過讓大陸毀滅的浩劫並沒有發生,十尾化的外道魔像震天咆哮着,可怕的能量浩瀚無邊,被瘋狂的抽取着,只見地爆天星體積竟然再度膨脹起來了,並且不斷的升空。

最後露出了久違的太陽,溫暖的日光灑下,將所有渾身冰涼的身體照的暖洋洋的,但是他們心中的震撼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平復,大星越升越高,到最後仍然能看到輪廓,秦守放眼望去,知曉宇智波斑這一舉動是在仿照六道仙人的能力,以地爆天星的吸力,吸引宇宙塵埃,堆砌而成,要化作第二個月亮!

咻!

一道神形狼狽逃竄,竟然硬生生的從地爆天星中穿梭而出,迅速的逃離。

在場的至尊紛紛嘆息,那道神形赫然便是神尊的人元分神,十二道神環化作神盤,神焰騰騰,元神之力在燃燒着,竟然是受傷極重的人元分神,可見神尊已經遭受了多麼可怕的創傷,至強的地元分神和天元分神竟然被迫都留在了地爆天星之中,神尊根本來不及予以任何攻擊,一瞬即逝,遁向遠方,剎那之間消失了蹤影。

一個足以與皓月相提並論的大星升上了太空。遠離了大陸,冰冷而黑暗的宇宙中,多了一顆星辰。這顆星辰完全由塵埃組成,看不到半點兒生命的跡象,內部封印着神尊的兩大強橫分神,相當於兩位半神級的人物,就這樣封印到了宇宙中了。

最終,地爆天星的極限吸力告罄,脫離了星辰引力的束縛。找到了合適的軌道,竟然沒有被損毀。而是就這樣與月亮並列,成爲月亮的一顆衛星,足足有月亮的三分之一大小,只可惜現在的宇智波斑並非是六道仙人模式。否則的話,天上即將要多出第兩顆月亮!

北海老龜卻若有所思的蹙眉思索,目光怔怔的看着神尊遠遁的毫光,若有所思的呢喃:“是我的錯覺麼?爲什麼感覺神尊力量從一開始出現就削弱了那麼多?難不成並非是本體……不對,肯定是三元歸一的本體,但是……爲何總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宇智波斑的力量太強還是太弱?

這個恐怕連秦守都無法下結論,原因很簡單的,說宇智波斑現在弱,那的確很正常。現在並非宇智波斑真正的巔峯時期,沒能成爲十尾的人柱力,無法化作六道仙人模式。那麼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就差了一大個層次,若是宇智波斑能夠自由的使用仙術陰陽遁的力量,如佐助一樣徹底覺醒了因陀羅的轉生力量,那麼宇智波斑的戰鬥力,將會是真真正正的仙人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